傅芝芝丁煜

隔壁来了个新邻居,儿子很喜欢。
「妈妈,你跟隔壁叔叔结婚吧,他姓丁,不像傅那么难写。」
我没同意,结果儿子认了人家当大哥,并带回了家。
我傻了……
这不是我去父留子的孩他爹吗……
……
1
「团团,零食!」
「团团,充电器!」
「团团,奶茶!」
我躺在床上一边追着剧,一边指挥着五岁的儿子。
「妈妈,你吃的这是什么呀?」
儿子眨着一双求知又渴望的大眼睛,盯着我手里的薯片。
「馒头片。」我头也不抬地说。
「能给我吃一口吗?妈妈。」
儿子咽了咽口水。
「小孩子不能吃,吃了会死。」
我指了指薯片上的粉末:
「你看,这都是撒的农药。」
儿子皱着眉,看我将吸管插在了奶茶杯上。
「妈妈,你以后点奶茶能给我点一杯吗?」
我吸了一大口芋泥,大满足!
「小孩子不能喝,喝了长不高,长不高以后娶不上媳妇。」
我指着奶茶杯子上的字,继续cpu他:
「你看,这写着『小孩喝了会死』。」
儿子委屈巴巴。
「妈妈,那写的是『芋泥啵啵三分糖』。」
我:……
养个聪明儿砸还真不好糊弄。
我赶紧三两口炫完,朝儿子勾了勾手:
「快点儿给妈妈讲今天的睡前故事,哄妈妈睡觉。」
儿子瘪了瘪小嘴,拿出手机念了出来: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第282章……」
儿子顿了顿又问道:
「妈妈,隔壁住进来个叔叔,特别帅,跟你这个小说里的一样。」
我无语地摆了摆手:
「妈妈现在喜欢小奶狗。」
「妈妈,那个叔叔姓丁,你跟他结婚了我就可以姓丁了,『傅』好难写……」
儿子还在不放弃,给我安利着。
「傅一,你娘我现在把你的姓收回去了,以后你就叫『一』,更好写!」
儿子肉嘟嘟地一团翻了上来,抓着我的衣角:
「那妈妈,我可以跟他结拜为兄弟吗?」
「随你随你。」
我一边磕着最新的姐弟恋甜剧,一边炫着零食,一脸猥琐地姨母笑。
「妈妈,那我明天可以带我大哥来咱们家玩吗?」
「随便随便……」
根本就没听清他说啥,抓起一把开心果壳塞给他,赶紧给打发走。
「这是妈妈给你捡的贝壳,乖,自己去玩。」
儿子一脸不解:
「妈妈,这个贝壳有点儿怪……」
「限量版的肯定与众不同。」
……
2
「妈妈,快起床~」
一大早,我是被团团小崽子摇醒的。
我按捺着起床气,拿起手机瞧了一眼:
「才10点!这么早叫我干吗!」
儿子咕噜噜地滚了上来,胖乎乎的小手揉着我的脸:
「妈妈,我大哥一会儿来找我玩。」
我困得蒙上了被子,不理他。
「来就来呗,你们小朋友在客厅玩,不要吵到妈妈睡觉。」
儿子闷闷不乐地走了,我蒙头继续睡之。
不知睡了多久,儿子又来吵我:
「妈妈,我大哥来了,你要不要洗把脸换个衣服呢?」
我无语地在床上装死,无力地吐槽:
「你大哥是国家总统啊,还值得你娘我洗脸?」
「就……就是他长得很帅……」
儿子支支吾吾。
嗐,我就不信了,能有多帅?
然后,我顶着步惊云同款发型,穿着小怪兽睡衣,被儿子从卧室拉去了客厅。
「妈妈,这是我大哥,丁煜。」
「哥,这是我妈妈傅芝芝,你叫小姨就行。」
我望着穿梭在客厅,收拾外卖快递盒子的高大身影,一瞬间失神。
丁煜穿着宽松的家居服,眉眼间淡淡的清冷气息,一如当年的模样。
眼睛聚集在一条线时,我们彼此都愣了一下。
我人傻了……
傅团团,你可真是妈妈的好大儿。
认个大哥,把当年你娘去父留子的爹给挖出来了……
过了几秒,丁煜率先打破安静:
「小姨?听说团团有个常年卧床不起的妈就是你?」
呵……正是你老姨我。
「呵……原来你就是我儿新认的好大哥……」
我咬着牙回道。
丁煜微微地蹙了下眉,拉起身旁一脸无知的儿子:
「团团,咱俩这辈分,得重新捋一下……」
他温柔地抚着儿子的头:
「跟哥哥,呃跟叔叔说,你爸爸呢?」
儿子眨着无知且清澈的大眼说道:
「我妈妈说我爸爸在乡下喂猪。」
我:……
「但我知道,她肯定是骗我的,我这么聪明早就猜到了,其实,我爸爸早就死了,要不怎么能这么多年都不来看我」」
我:……
我谢谢你个大孝子。
「我本来想让你当我爸爸的,但我妈妈说,他喜欢小奶狗。」
我:……
傅团团,你真是孝死我了……
「傅芝芝,团团是谁的孩子?」
丁煜望着minni版的他,神色复杂。
「当……当然是我的孩子。」
我不甘示弱,斩钉截铁地回道。
「团团五岁,六年前你刚毕业吧?孩子的父亲是谁?」
「反正不是你!!!」
3
上学的时候暗恋丁煜多年,只是他是朵高岭之花,眼高于顶,不知礼貌而疏离地拒绝了多少追求者。
为了接近他,我时常制造各种巧合和偶遇。
本来鼓足勇气想向他表白的。
结果却偶然听到他室友跟他聊天。
「我觉得咱们系傅芝芝蛮好看的,你说呢?」
而丁煜不过轻笑一声。
「太笨了。」
他说得没错,我是个学渣,他是个学霸。
丁煜在校期间各种大奖拿到手软,是导师眼里的香饽饽、女生眼里的清冷男神。
所以,暗恋也不过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一直是我不敢宣之于口的秘密。
那时候得知丁煜每周六下午都会去图书馆二层的资料室去自习。
于是我铆着劲儿雷打不动地周六去图书馆,就在他视线五米内刷存在感。
只是我这个人,实在是从知识里吸取不到力量。
丁煜学得很香,我睡得很香……
一直到毕业那天晚上的散伙饭,我酒壮怂人胆,不小心把丁煜推倒了。
第二天醒来后,慌了,扔给了他200块钱,买了连夜火车票就跑了。
两个月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后去找丁煜。
结果却看到他和系花一起有说有笑地在研究生学院报到。
那一刻突然醒悟,丁煜喜欢的是势均力敌的爱情,像我这种蠢笨的人,根本就是他不值一提的笑话。
我一个人哭着约了流产手术,体检完医生却告诉我,如果做手术可能以后就无法再孕了。
于是,我去父留子,当了单亲妈妈。
4
「哥,咱们别聊我爸是谁这种晦气话题了,我妈妈会不开心。」
儿子拉了拉丁煜的手,又围着他团团转,一脸迷弟的样子。
「你喜欢吃什么呀?叫我妈妈点外卖,她不会做饭。」
我:……
这个小崽子,我不会做饭?
我煮的泡面不香吗?
丁煜捏了捏团团婴儿肥的脸蛋,嘴角扬起一抹清晰的笑意。
「你想吃什么?叔叔给你做。」
儿子开心得一蹦老高,一双亮晶晶的星星眼弯弯的。
「真的吗?我想吃糖醋小排,可是我妈妈说那个有毒,一个月只能吃一次。」
我:……
丁煜转头往我身上扫了一眼,给我了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
然后,他俩手牵手去了厨房。
丁煜慢条斯理地挽起衣袖,看着厨房杂乱的各种用品,微微都皱了皱眉,然后开始收拾了起来。
「芝芝,油在哪里?」
他忽而抬头问我。
「呃……好像在……」
我脑子飞速地运转,也没转出个结果。
毕竟厨房这个地就相当于我的冷宫,它的存在就是等我爸妈周末过来稍微给点儿宠幸。
「在那个柜子里。」
直到儿子一声稚嫩的声音打破了尴尬。
「铲子呢?」
丁煜嘴唇微抿,细长的眼睛略带无奈地看向我。
我:……
「呃……也可能在那个柜子里。」
而身旁的儿子却一脸斩钉截铁地说:
「不,在那个架子上!」
行吧,默契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儿子颠颠地跑了出来,拉着我的手:
「妈妈,你去屋里躺着吧。」
然后转头,塞给了我一包辣条,给我打开了熟悉的「TIMI」游戏开启音乐。
「妈妈,做好了我们喊你。」
说完又跑到厨房,在丁煜身边开心得上蹿下跳。
丁煜熟练地切着菜,偶尔侧头,对着儿子浅浅地笑。
真是,好一副夫贤子孝的画面。
原来是我不配……
5
我躺床上后,大脑一直处于不在线状态。
游戏三连跪……
手里的辣条突然就不香了……
我烦躁地揉了揉一头的羊毛卷,一个鲤鱼打挺。
跑去了卫生间,洗脸、刷牙、化妆。
再见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丁煜的颜值真是一直扛打。
我瞅着镜子里还算有点儿青春胶原蛋白质的自己,两个明显的黑眼圈。
啊啊啊……早知道不熬夜了。
我快速地洗漱完,画了个不能轻易察觉又能提升气色的裸妆。
结果刚出门,儿子一把抱住了我:
「妈妈你好漂亮。」
「还画了个心机裸妆。」
我:……
你真是妈妈的好大儿……
我忍住家暴的冲动……
「妈妈,你看,都是你喜欢吃的菜,丁叔叔好厉害。」
我望着色香味俱全的一桌饭菜,一时语塞。
「妈妈,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让丁叔叔做我爸爸吗?」
「我可是把我兄弟让给你了。」
我真是……咬牙切齿地微笑
「傅一,你那嘴是租来的吗?少说两句会死?」
丁煜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坐着,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儿子却人来疯似的缠着丁煜不停地小嘴巴巴唠,从幼儿园暗恋的女生聊到我的相亲对象。
而我,好像是多余那个。
「我吃饱了。」
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人的尴尬,我放下筷子转身去了卧室。
没多会儿,儿子又悄悄地溜进我房间。
「你好大哥走了?」
我给他一白眼。
「嗯,把咱家里的垃圾也带走了。」
儿子一脸藏不住的开心。
「妈妈,你和他谈恋爱吧,不用考虑我,咱俩各论各的。」
我:……
真是谢谢你了,我的好大儿。
「妈妈,我今天好开心,你开心吗?」
我咬牙切齿地微笑:
「开心极了……」
「那能给我点杯奶茶喝吗?」
「傅一,你别逼我在这个开心的日子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