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语姜夜司羡

第1章:最后的礼物
 
“醒了?”
“昨晚是不是弄疼你了”
昨晚是她十八岁的生日,他等这一天等了两年。
而这也是顾语姜唯一能给他的东西,最后的礼物。
顾语姜眼泪溢满了眼眶,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抱紧他,她想记住抱他的感觉,想记住他身体的热度,想记住一切一切关于他的所有。
她把自己泡在温暖的热水里。
夜司羡起床后一直在接电话,最近他很忙,但是今天他答应她,陪她去看她的父亲。
顾语姜换上了一件红色连衣裙,耀眼的红,就如他喜欢的那种暗红色玫瑰一样,他总说这种花像她。
夜司羡一身清爽的倚在衣帽间门口,他的眸子半眯着,看着成为他女人后的顾语姜,她好像越发的迷人了,退去了少女的青涩,多了那么一丝诱惑。
顾语姜走向他,挽住他的手臂,他宠溺的摸摸她的头,然后两人走出了卧室。
她还记得昨天她生日宴会上,白牧哥哥那边的人给她的信息,让她今天带着夜司羡去墓地,这是她最后的一次机会。
对啊,只要过了今天,她就能回家,回到白牧哥哥的身边,她会嫁给他,过上她以前梦想的生活。
车上,她不再向过去那般爱说爱笑了,以前的她在夜司羡的面前总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爱说、爱笑、爱闹腾,而他也喜欢这样的她。
夜司羡把玩着她小巧的手指,她的手指十分好看,白的几乎透明,又小又纤细。
“宝贝,开心一点,以后你有我,咱爸也会放心的。”
他已经开口叫爸了,于他来说,夜司羡此生一定要娶顾语姜,特别是经过昨晚,她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他的女人。

第2章:你会想我吗?
车队达青山墓地,顾语姜看了眼跟在后面的一行人,她拉了拉夜司羡的袖子。
“能不让他们跟着吗?我怕吓着我爸。”
她那双如紫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无辜又水灵,看得他的心颤了颤,这样的她总是让夜司羡无法抗拒。
而且现在的夜司羡是完全信任她的,他抬手,让手下都停住。
冷邪有些担心,“先生,让我们跟着吧。”
夜司羡掌握着几个国家的金融命脉,他名下的产业很多,石油,航空都有涉略。所以不管是白还是黑,都有人想取他而代之。
暗杀他的次数已经无法用数字来计算,他能完好无事,全都是因为他足够冷酷,也足够绝情。
只要是背叛他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
当然每次出行,他的身边都会跟着很多人,他被保护的很好。
想暗杀他的人无从下手,但白牧的办法,就是把顾语姜送到他的面前。而顾语姜做到了让他放下警惕,也做到了让他爱上她。
她的目光不动声色的在墓地扫了一眼,这里安静的仿佛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就在这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天空阴沉的可怕,夜司羡看了眼冷邪。
“给我伞,你们等在这里就行。”
他给怀里的小女人撑着伞,陪着她一步步往她父亲的墓地走去。
顾语姜的心一点点收紧,等会会发生什么?她明明知道,可是她又希望什么也不会发生?
此时的她全身绷紧,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好像完全没意识,只有紧张和纠结。
她的眼睛望向那块熟悉的墓碑,她的父亲就死在夜司羡的手里,是他是害得她和家人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是他害得她只能走上这条路的。
想到这些,她的心又硬了一些,神情也放松了许多。
其实来墓地她不应该穿这么红的颜色,但是她希望夜司羡记住她,就算他死了也要记住她。
她自私的想让他就算去了地狱都不能忘了她,喝过梦婆汤也能记起这她身红色。
夜司羡低眸看她一眼,“你好像很紧张?”
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她的心颤了颤。
她挽着他的手紧了紧,“夜,以后你会想我吗?”
她莫名的一句话,引得夜司羡挑眉深目看着她。
“不会……”
听到他的话,她有些失落,小脸上本来的神采瞬间消失,他不会想她,可是她肯定会想他的。
看到她那失落的神情,夜司羡挽唇一笑,艳若玫瑰。
“傻瓜,你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每分每秒都能见到你,我当然不会想你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丝丝笑意,心情很好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他的身子狠狠一震,双眼闪过一丝锐利,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太阳穴喷涌而出,溅到了顾语姜的红裙子上,瞬间她的裙子就像开满了黑色玫瑰一样,越发的艳丽夺目了。
夜司羡的目光定格在了墓碑上的那张照片上,他的心底闪过一个名字。
“顾择天,她是顾择天的女儿……”
他倒在了她父亲的墓碑前,顾语姜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她报仇了,也完成了任务,可以嫁给她喜欢的人了。
可是看到他倒下的那一刻,她的心好像被生生剜了一般。
她痛苦的低唤他一声,“夜司羡……”

第3章:他的孩子
顾语姜心口处一阵阵的撕心裂肺之痛,原来他死了,她会这般痛,她不要他死,她后悔了,后悔了。
她双手捧着夜司羡那未闭上双眼的脸,痛到哭不出声来,接着失去了知觉。
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这一个月里她总是昏昏沉沉的,梦里她一直跟在夜司羡的身边。
那个男人邪魅的笑容,一直都在。他喜欢摸她的头,喜欢叫她宝贝,喜欢揽着她睡。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真实,她觉得他被一枪爆头只是一个梦而已,梦醒了,她后悔了。她不要他死,还好只是一场梦。
她开心的滑下床,套上拖鞋,连四周的环境她都没仔细去看。然后拉开卧室的门,小跑着去了书房。
她的脸上挂着笑容,此时的心情很好,非常好。
她要告诉夜司羡,她爱他,很爱很爱!
可是拉开书房门的那一刻,她的神情完全凝固住了,笑容慢慢消失。
顾青叶坐在白牧腿上,她抱着他脖子,两人正在接吻。
她们怎么在一起了?她很震惊。
而白牧再不是她记忆里那个谦谦君子的模样,此时的他,很明显想做什么?
顾语姜失神的看着两人,她怎么回到白家了?
“不……”
她的眼泪滑落,听到她凄惨的哭声,正忙碌的两人终于回神,白牧看到她时,把怀里的人一推。
他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半跪在地上,扶住捂着耳朵跪在地上的顾语姜。
“语姜,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没穿上衣,下面是一条墨色裤,走向她。
顾青叶也缓缓起身,往这边走来。
她衣衫不整,却并没有要整理的意思,脸上闪过一丝阴寒。
“姐,我已经怀了白牧的孩子,求你把他让给我。”
白牧听到她的话,冷冷的扫她一眼,让她闭嘴。
可是顾青叶摇头,她等这一天,等了两年了,这两年都是她陪在白牧身边。而姐姐呢,她却在夜司羡的身边。
“白牧,我真的好爱你,我们的孩子也爱爸爸,她不能没有爸爸。我姐已不是处子之身,她早就把她给了夜司羡,所以她已经配不上你了。”
她回来的那天,顾青叶就让医生检查过她的身体,她已不是处了,这也是她最想要的结果。
以后,顾语姜再也没有资格和她抢白牧了。
说完这些话,她笑看着像失了魂的顾语姜,看着她这么狼狈的模样,她却无比的畅快。
白牧唤她一声,“语姜……”
顾语姜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不是梦,夜司羡死了,就死在她的面前。
她冷笑一声,摘掉白牧的手。
“脏,别碰我。”
过去的诺言变成了谎言,白牧当年说过,只要她完成任务回来,他就会娶她。而她当时幻想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到了这天,她觉得自己就像走进了暗无天日的黑夜里,再也看不到光明了。
没有了夜司羡,她活着也没意义了。
她缓缓起身,出了白家,走进了暴风雨里,任由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她只穿了一件睡裙,双手双脚被冻的青紫。
她却像没知觉似的,一直往前走,她想去他的身边,她想一直呆在他的身边。
世上没有后悔药,他死了,他已经死了。
由于太过伤心,她又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睡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她睁开眼睛时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寒,身子微微一颤。
医生的声音响在耳边,“顾小姐,你醒了?”
顾语姜双腿被分开,能听到手术刀和手术钳碰撞的声音。她蓦的坐起身来,惊慌的问道。
“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医生正准备给她打麻药,听到她的话,都停住了里手的工作。
“顾小姐,你怀孕了,白少爷让我们拿掉你的孩子。”
孩子?她和夜司羡的孩子?
她的双眼里闪过一丝亮色,然后从手术台上跨了下来。
接着手术室里乱成一片,所有医生都扑向她,要强行把她按到手术台上。她虽然迷糊了很久,也没吃什么东西,但此时她要拼命保住他们的孩子。
夜的孩子,她一定要留下来,她要为他生个孩子,这是她对他的承诺。

第4章:初遇
五年后,凉城。
一场大雨突然来袭,把凉城洗刷的一尘不染。
顾语姜很喜欢这种天气,她撑着伞走在雨里,往地铁口的方向走去。
今天她没有开车,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刚从那片墓地回来。心情不是很好,好像每年的这一天,都会下雨。
雨越来越大,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
就在这时,一个妇人尖叫着被人往车上拖。她拧眉看了一眼,然后快步上去,抓住其中一个男人的肩。
“你们干什么?”
妇人看到她就像见到了救命稻草,她提高声音道。
“救我,他们是坏人,救我……”
而被她抓住肩的男人直接扣住她的手,与她打了起来。
顾语姜以前在白家的时候受过训练,所以身手不错,足以保护自己。
她速度极快的放倒了车外面的几个黑衣人,然后拉开车门把妇人拉出了车外,带着她往前跑。
妇人虽然不胖,但是也没这个体力,跑了一段后就实在跑不动了。
“姑娘,不行了,跑不动了。”
两人已经被雨水打湿,她停下步子,扭头看了一眼,那些人没有跟上来,她们便往不远处的商场跑去。
极其狼狈的两人站在门口处,躲雨的人都往她们身上看。
顾语姜今天穿了如当年一样的红裙子,此时被雨水打湿,粘在身上,使那原本就曼妙的身材越发的性感了。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然后有些尴尬的扭过头,不愿与那些目光对上。
妇人缓了一会,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洋装,比起顾语姜来说少了那丝狼狈。
她站到顾语姜的身旁,双目定格在她的小脸上,这么漂亮的丫头,还这么有正意感,她很是喜欢。
“小姐,刚刚,谢谢你了,我叫慕芸,很好高兴认识你。”
顾语姜看到她那温和的样子,虽然看上去十分贵气,但一点架子都没有,她与她握了握手。
“你好,我叫顾语姜。刚刚那些人?”
她很好奇,他们为什么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除非这位太太的身份很特别。
慕芸只是笑笑,“顾小姐,那些人可能跟我儿子有过节。等会我儿子就来接我了,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今天多亏你,不然我不敢想后果会是什么?”
想到自己的儿子顾南桀,她一直担心他的婚姻大事,可是那小子从来都不急,她这个当妈的可是急呀!
今天能遇到像顾语姜这样出色又善良的女孩,她正好可以给他们撮合一下。
顾语姜淡淡一笑,“阿姨,你就叫我语姜,饭我就不去吃了,下次有机会我请你。”
看到顾语姜拒绝,慕芸有点失望,刚刚她给儿子打了电话,他们应该快到了,她不想让机会就这么错过。
“语姜,阿姨害怕,你能陪我到我儿子来接我吗,那些人可能会追过来。”
她挽住顾语姜的手,顾语姜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恐惧,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论谁都会害怕吧?
她轻点了一下头,便陪着她等她儿子。
没一会,一列车队由远及近的开了过来,然后停在了商场前的广场上。
第三辆车门被人恭敬的拉开,一个穿着正装的男人撑过伞去,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迈下车来,接着是一张英俊的男人脸出现在顾语姜的面前。
她愣住了,红唇轻启,念出了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名字。
夜司羡?

第5章:世界上的另一个他
他长得和夜司羡一模一样,只是他的脸上没有那种坏坏的笑容,而且他的目光里没有她。
要是真是夜司羡,他一定会像过去一样,眼里只有她。无论她有多狼狈,他一定会一眼就看到她的。
她的身子颤了颤,难道世界上真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慕芸挽住她的手,“我儿子来接我了,去我们家吃晚餐吧,吃完再送你回家。”
她带着顾语姜往前走,赫南桀来的手下走向两人,给他们撑着伞。
顾语姜的心乱了,大脑一片混沌,所以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坐上车了。而刚刚与那个男人面对面的时候,他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
他的声音十分好听,低沉中透着暖意。
“妈,你一个人出来很危险,下次必须让人跟着。”
慕芸指了指身边的顾语姜,“今晚全靠语姜了,是她救了我,你要好好替我感谢人家。”
赫南桀的目光停在顾语姜的脸上,接着他的眸底闪过一丝波纹,但是很快就恢复平静了,转身走回车里。
直到到了桀家,车停下,慕芸笑着说。
“语姜,我们到了,等会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顾语姜才回神,才知道自己在车上。
车门被穿黑色正装的保镖拉开,慕芸跨下车,顾语姜抬目往外看,眼前是一座如宫殿一样雄伟的建筑。
这里是哪里?
好像这几年都是这样,只要遇到长得一点点像夜司羡的人,她都会像失去了理智一般,思想飘游着,沉溺在回忆里。
“语姜,下车呀!”
听到那道很有亲和力的声音,她才跨下车去。
“你放心,我们是好人,不是坏人,阿姨就是想感谢你,给你做一顿晚餐。”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顾语姜也不好拒绝。
不过,想到那个男人那么像夜司羡,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她得偷偷打听一下,是不是他没死,还活着。
她多希望是这样,心口处堵疼起来,这几年,她经常会这样,想起他,心口就会疼得厉害。
她也去医院检查过,都说正常。
她知道,这是心病,他走了,连着她的心也一并带走了。
进到那幢漂亮的别墅,赫南桀坐在沙发里,姿态慵懒,目光很凉。
慕芸挽着顾语姜笑着走向他,“桀,你带语姜去客房洗澡,我去给她找身衣服。”
她对着自家儿子使了使眼色,把顾语姜往前推了推。
顾语姜对着他微微颔首,赫南桀冷冷的起身,似乎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没任何感觉。
慕芸看儿子动了,这说明有点意思了,不然他可不是个听话的儿子。
顾语姜跟在他的身后,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简直就和夜司羡一模一样,她的手微微抬起,好想靠一靠他的肩。
顾语姜想到这里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不是,他不是他……
刚刚她已经问过了,他叫赫南桀,是慕芸的独生儿子,他没有兄弟,也没有去过南城,他今年也是25岁,与夜司羡一样。
这些话不停的在提醒她,他们只是长得像而已,他不是他。
她的手握成了拳,然后收了回来。
赫南桀双手插兜倚在一间客房的门口,双目冷冷的盯着她。

引用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