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桅周延承

第1章 一口价300万
“说吧,你要多少钱?”
秦桅一脸错愕的抬头,手下意识攥紧了身上的被子……
此时男人已经穿戴整齐,如同皇者俯视慌乱的她,眼黑如潭,深不可测。而眸底的寒光却似乎要将她生生冻结。
秦桅眼中划过一道屈辱,微颤的双唇艰难挤出句子:“周先生……我不是为了钱才……”
“想清楚再说话。”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周承延冷漠地戴上手表,唇边勾起一抹讽刺,“出了这个门,我一分钱都不会给。”
她分明是认识自己,才叫出他的名字,不是为了钱,何必乘着他醉酒,跑到套房里来投怀送抱?
秦栀屈辱的低头,眼泪在眼眶里面滚动,咬紧了唇瓣一言不发。
不知道父亲到底吃了什么迷魂药,为了讨好一个煤老板,就给她下药,在意识尚存的时候,她意外看见男人的身影,才不管不顾的追了上去。
她没想过要男人负责,更没想到要什么卖身钱……
可想到被假合同骗到身无分文的母亲,嘴里拒绝的话,突然又犹豫了。
良久,她干涩的发出一句话。
“……300万……”
“我急需用钱,以后会还的!”
周承延扣着白色衬衫上的修长有劲道的手指,微微一顿。
空气静得有些可怕,周延承背对着她给助理打了个电话,“送张支票来总统套房。”
一个小时后,他收了助理送来的支票,转身在豪华的红木桌子上流利的签了300万。
“啪”的一声。
他羞辱地将支票丢在她的脸上。
修长有力的手指着门的方向,眼中冰冷的厌恶,“现在,滚!”
脸被巨额支票打得很痛,秦桅拿下支票,顶着他厌恶的眼神。
她从床上坐起来穿上鞋子,刚刚站起来的一瞬间,双腿无力发软,双手没有支撑,猛的倒在地上。
砰的一声,手肘直接摔破了皮,精致发亮的男士皮鞋就近在咫尺,她仰头看到他居高临下的嘲讽。
“嘶……”秦栀捂着手肘,慢慢的爬起来哆哆嗦嗦的穿衣服,这种不堪令她无处躲藏,她勉力穿好衣服,起身离开。
刚推开豪华总统套房,秦栀就撞到了一个身穿豪华礼服的女人,她捂着受伤的手肘,小声道,“对不起!”
刚想从一侧避开,江雨琪一手攥住了她的手臂,蛮横的说道,“你撞了我说声对不起,就打算离开了?”
秦栀愣了一秒,一个耳光过来,秦栀半边脸被打的歪向一旁,火辣辣的痛,她慢慢的转头看着女人。
江雨琪视线落在秦栀的脖子上,红色的斑斑点点,明摆告诉她昨夜发生了什么。
“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敢勾引延承哥哥。”
她的脸因为嫉妒与怒火变得扭曲,眼神仿佛淬了毒。
秦栀脚步后退一步,眼神惊惧的看着她,这个疯女人究竟要干什么?
“既然你这么喜欢脱衣服,那你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衣服好了。”江雨琪叫上了站在身后的保镖,命令他们拔光秦栀的上衣,凭什么她长这样也能够被延承哥哥睡。
“不要!”秦栀在挣扎着,但是她弱小的力气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很快就被扒光了上衣,硬拽拖出了酒店,推进了外面的大雨当中。
大雨倾盆而下,冰冷的雨刺骨,秦栀浑身都在打颤,却还是记着把百万支票护在怀中。
她想要走到酒店门口避雨,刚到门口,周延承穿着白色衬衫,黑衣长裤,看见她跟没有看见一样。携着刚才那女子,坐上酒店门口的劳斯莱斯。
他在车里一脸冷漠,司机启动劳斯莱斯启动,车轮一滚,扬起的水泥飞溅,秦栀抬起手臂挡着水,再放下来时,身上已经变得脏污不堪,她抿着苍白的嘴唇,从来没有一刻这么的绝望。

第2章 携子归来
十个月后,帝城医院产房。
“秦小姐,用力啊!”
这场生产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夜,秦栀躺在产床上,浑身被汗浸湿,脸色苍白,呼吸都虚弱的断断续续。
她真的快没有力气了。
“秦小姐,您不能睡,孩子等不了了!”医生和护士都慌了,这样下去,恐怕会一尸两命的。
秦栀抓紧被单,憋着最后一口气,忽然用力……
一周后,秦栀望着保温箱里得靠仪器维持生命的女儿,默默哭泣。
七个月前,在意外和周延承发生关系后不到三个月,秦栀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九死一生生下一对龙凤胎,医生却告诉她,妹妹因为被哥哥长期汲取营养导致身体虚弱,一出生就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之后又被检测出心肺发育不良,需要高额治疗费。
可是她没有钱,之前是她恬不知耻向周延承要了三百万,但是为了救母亲,已经用完了。现在她又该怎么去救自己的女儿。
第二天,秦栀还是抱着脱离生命危险的女儿出现在一座豪华别墅门口。
她在女儿额头上印下一个深切的吻,然后狠心把女儿和钱放到了别墅门口的台阶上。
秦栀躲在暗处,看着周家人发现藏在女儿衣服里的纸条,然后将孩子抱回去。
当孩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后,她还是忍不住捂着嘴巴小声啜泣了起来。残酷的现实却告诉她,她要想自己的女儿活下去,就必须送给周延承抚养。
周延承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他就算再讨厌自己,也绝不会对自己的亲骨肉见死不救。
秦栀在这一点上猜得没错,当周延承得知秦栀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并且做过亲子鉴定确认就是他的女儿后,周延承惊怒交加。
那个女人竟然胆敢偷偷生下他的孩子!生下后竟还抛弃了她!
周延承紧攥着拳头,脸色阴晴不定,许久才冷冷吐出这么句:“找到她!就算把整个帝城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那个女人!”
“是,周总!”管家刚要走,目光看见襁褓中的孩子,还是顿住脚步迟疑道:“那周总,这个孩子……”
“请最好的保姆和儿科医生来。”
周延承看向孩子,眸中流露出一丝复杂。
五年后,帝城国际机场。
陈升焦急地等在接机口外的人群中,时不时往出口处张望,看了眼手里的手机,还是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对方正忙。
“秦总啊秦总,我的祖奶奶,你怎么不接电话呀!”
出口走出来一批刚下飞机的人,人群中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高级定制风衣、皮肤白皙、身材姣好的女人格外吸睛。
陈升见到她,顿时喜上眉梢,激动地上前接过了女人手里推着的行李箱,热情道:“秦总,我总算接到您了,我还以为您的飞机晚点了。”
“确实发生了些小插曲。”女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睛来,她不是别人,正是离开了整整五年的秦栀。
此时的秦栀丝毫没注意助理陈升跟她说了什么,目光一直在人群中搜寻。
“小秦少爷呢?”陈升这才发觉秦总身边少了个人,小秦少爷是秦总的儿子,这些年秦总不管多忙都会把小秦少爷带在身边,这次却不见小秦少爷人。

第3章 竟然是她!
“一定在那里。”秦栀果断地朝公共厕所走去,甚至不避讳自己是女的,直接闯入了男厕,一脚踹开了一个厕所门,吓得陈升直接捂上了眼睛,没想到秦总还是这么生猛。
“秦思言,你又乱跑!”
门后坐着的是个五岁的小男孩,他身上穿着和秦栀同款风衣,戴着黑色的小墨镜,更衬得他的皮肤粉嘟嘟的,手边还抱着个平板。
秦思言赶紧关闭平板,一把扑向秦栀,搂住她的双腿,仰着头露出了可爱又不失讨巧的笑容来,“妈咪,是Samon说她遇到了棘手的问题,我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帮她解决。”
“真的?”秦栀睨了儿子一眼,见儿子态度真诚,她也没有真生气,就领着儿子走出公厕,往机场大门口走去。
在经过一张大幅广告屏前时停了下来,秦思言望着广告上的男人,小小的眉头蹙了起来,“妈咪,这个叔叔怎么和我长得好像?”
秦栀神情凝滞,广告屏上的男人正是周氏集团总裁周延承。
五年了,整整五年,她的儿子秦思言被她培养得十分出色,秦栀感到欣慰的同时,想到的却是自己那个苦命的女儿。
当年如果不是他们,她不会和自己的女儿分别。现在她回来了,她就会讨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陈升划着手机屏幕,认真道:“秦总,橙趣的颁奖礼将在一个小时后举行,主办方坚持要求您出席颁奖,您看您是先回公寓还是……”
“不必了,直接去现场!”秦栀坐上车,直奔橙趣颁奖礼现场。
而此时的橙趣颁奖礼现场众网红齐聚,星光熠熠,其中不乏许多因为模仿秦栀但是以卖脸为生而小有名气的小网红们。
“你们说这次颁奖礼,白芨会出现吗?”
“她配吗?你看她的视频从来不露脸,我猜啊她就是因为长得太丑,所以才不敢露脸。”
秦栀是一众视频中以种草药而杀出重围成为的网红顶流,因为没有露过脸,私底下那些眼红她的小网红们可没少议论她。
“接下来有请我们今晚的重磅颁奖嘉宾,周氏集团总裁周总!”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射到了嘉宾席的中心位置。
“是周总唉!”
“他好帅啊!”
顿时引发无数小网红们的花痴脸,众所周知,周氏集团可是帝城的第一大集团,周延承抬抬手指就可以撼动整个帝城的商业板块。
更别说周延承帅气多金,到现在都还是单身,自然是引得无数女人追捧。
周延承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精致西装,更修得他身材比例优越,高大笔挺的身量一站上台,便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像周总这么帅气重磅的颁奖嘉宾,我们自然是要请同样人气超高的嘉宾和周总一起颁奖的,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欢迎我们的网红顶流,神医白芨!”
嘉宾席却一片安静,人人都好奇传说中的神医白芨到底长什么样?
奇怪的是,嘉宾席中并未有人站起,反倒是红毯的尽头处,一个身穿红色拖地晚礼服的女人缓缓走了来。
女人一出现,顿时便把目光聚焦,秦栀踏着优雅的步伐朝台上走去,时不时抬手并拢耳边的碎发,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气质,令人不禁感叹,这世界竟然还有这么漂亮出众的自然美女,一出场,便将那些整过容的人造美女给比了下去。
台上的周延承在看清女人长相后,双眼微眯,竟然是她!

第4章 绝佳妙计
秦栀自然地站在了周延承的身边,接过司仪手中的香槟,面对周延承,端着得体的笑道:“周总,好久不见。”
周延承冷傲轻笑,“这次,你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秦栀不怒反笑,浅浅尝了口酒,心中却是冷意横过,很好,一切都按着她的计划在走。
“秦总和白小姐能否站近一些,我们合影留念一下。”台下有记者迫切地要求他们靠近一些拍照,周延承一动不动,秦栀倒是很大方地主动走到他身边,甚至主动搂上了他的手臂。
周延承眉头微蹙,碍于有记者在场,他不能推开秦栀这个令他厌恶的女人,就只好任她搂着拍照。
“周总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你以为我还会像五年前那样,为了钱爬上你的床吗?”
“不是吗?”周延承自信反问,这些年像她这样装矜持刻意靠近他的女人不计其数。
“好,很好,麻烦二位再靠近一些,我们多拍几张。”
周延承就势主动搂住了秦栀的腰,既然她敢再次投怀送抱,那他也没什么好拒绝的,正好,他也有笔账要跟她好好算算。
台上周延承和秦栀无比亲近,惹得台下无数嫉妒的目光盯着秦栀看。
秦栀不为所动,拍完照便推开周延承,面无表情地走下台,拨通了陈升的电话。
“事情都办妥了吗?”
“放心吧秦总,都办妥了。”
“好。”
秦栀打完电话,一转头便看见被小网红们围住的周延承。
不经意间和周延承对上视线,秦栀漠然转身,只留给周延承一个高傲的背影。周延承望着秦栀的眼眸更深了,五年前敢玩弄他,五年后又敢如此无视他周延承的女人,秦栀是第一个。
洗手间里,秦栀站在洗手台前,用冷水洗脸,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刚才的那一幕深深地提醒了她,和女人纠缠不清的周延承怎么可能照顾好她的女儿?
可当初是她自己选择把孩子交给周延承抚养,作为母亲,自己又是多么失格。
她没有资格去指责孩子的父亲,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光明正大地接回自己的女儿!
私人公寓里,身量不足一米的秦思言坐在电脑桌前,目光冰冷地盯着屏幕上周延承的照片。
他小手迅速操作鼠标,很快就调出了今天橙趣颁奖礼的现场监控。
望着监控视频里周延承对妈咪不客气的态度,秦思言噘着嘴生气地哼了声,他插着手,眼珠子激灵一转,便想到了一个绝佳妙计。
“叫你不认我和妈咪,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腻害!”
橙趣颁奖礼结束后,秦栀坐私人轿车回到公寓。
路上,坐在副驾驶的陈升看了眼后座闭目养神的秦总,“秦总,像这种网红圈的颁奖礼,您不是从来都不感兴趣的吗?怎么这次……”
“让你办的事确定都万无一失了吗?”秦栀不正面回答陈升的问题,反而转移话题。
陈升一哽,赶紧回答一切都已经准备好,让秦总放心。
秦栀回到公寓后,刚脱掉恨天高的高跟鞋,摘掉卡着耳朵生疼的耳环,正准备躺在沙发上好好休息,就接到了陈升的电话。

第5章 黑客天才
电话那头传来陈升略显急促的声音,“秦总,您快上网看看,您出席橙趣颁奖礼的视频在网上疯传!”
秦栀立刻拿过笔记本,打开网页,果然瞧见今日热搜的头条就是关于她的。
‘网红顶流神医白芨终露真容,清纯长相吸粉无数!!!’
秦栀只是看这夸张的标题便觉得好笑,这些个八卦媒体就爱乱写。她浏览了底下的评论,发现都是粉丝和路人在感叹她的长相。
好几个营销号发了她晚会照片,话题度和讨论量一直都是位数前列。
她竟然是靠露脸,上热搜了?
五年前,她把女儿送到周延承手上后,便休了在大学的课程,搬到江城乡下。得闲时就把自己在乡下种药的视频发到网上,却为她收获了意外许多的关注。
她也从一个藉藉无名的视频博主,发展到如今拥有千万粉丝的顶流网红。
秦栀面无表情地阖上电脑,出名从来都不是她的目的,拿回属于她的一切才是她想做的。
“妈咪,妈咪!”
秦栀在这边想事情,儿子秦思言抱着笔记本电脑飞奔向她,面对儿子,秦栀这才露出了温柔的笑来,她一把抱起秦思言,抱在自己腿上,捏捏他圆滚滚的脸蛋,温柔含笑道:“这么晚了还不睡,是想妈咪了吗?”
秦思言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电脑屏幕,道:“妈咪你看,这是什么?”
秦栀这才看见屏幕是某处的监控,等她看清监控里一个五岁女孩蹒跚走路的背影,她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这是……”秦栀激动得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秦思言点点头,正要开口解释,电脑屏幕突然一黑。
与此同时的周氏集团内部,秘书林恒着急忙慌地冲进了周延承的办公室,凝重的神色终于见到一丝缓和,道:“周总,技术人员已经修复好公司的防火墙。”
站在落地窗前的周延承一动不动,黑夜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许久才听见他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么低级的错误,不要再有下次!”
平静的话语自带压迫感,吓得林恒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连连点头后就出去了。
公寓里,眼前的黑屏让秦思言对自己的技术产生了怀疑。别看他年纪小,他可是外网出了名的黑客天才,就没有他攻破不了的网络系统。
可是周延承公司的防火墙,却能够在他一次攻破成功后迅速修复好,实在是有些超出他的预料。这也让秦思言幼小的心灵,对这个从没见过的爸爸更加好奇了,甚至心里有了些钦佩。
“妈咪你等着,我一定让你见到妹妹!”秦思言说着就跳到地上,抱着有他半人来长的笔记本,蹬蹬蹬地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秦栀望着儿子的背影,无奈摇头微笑:“这孩子……”
秦思言回到房间后,迅速操作着电脑,最后嘴角勾起一抹自得的笑容,他重重按下回车键,远在百里之外的周氏集团的防火墙再次全线崩溃!
周延承刚回到别墅,就接到公司的电话。
“周,周总,不好了,公司的防火墙又被黑了。手法和上次的很像,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
周延承压着怒意,道:“那你不会追踪对方的定位吗?”
“查了,但是技术人员说对方隐藏了域名地址,无法追踪定位。”
周延承深吸一口气,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把公司损失降到最低才是重点,“查出对方的目的了吗?是公司机密文件还是财务信息?”
“都不是。”电话那头传来林恒哆哆嗦嗦的声音,“对方就只是黑了您家里的监控视频。”
费尽心思突破公司严密的防火墙,不为利益,就只是为了他家里的监控视频,对方想做什么?是想探取点他的私生活好勒索他吗?
可直接拿到公司的机密文件不是更好吗?对方不为利益的行为让周延承想不明白。
“这件事给我彻查到底,查不明白,你,还有整个技术部,都给我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