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欢沈寂之

1、001
夏夜燥热。
临仙桥桥头,简欢坐在边上,正在认真啃大饼。
大饼很硬,她啃得表情狰狞,满头大汗。
在她四周,坐着不少百姓摇扇乘凉,家长里短的谈话声随风飘来。
“要我说,还是做客栈生意最赚钱,这一个月老杨家的客栈房间千金难求,赚了不少!”
“哎,我白天还琢磨呢,要不要让两个娃搬出来和我挤一屋,把空的那间租出去,能赚多少赚多少。”
“那你可得快点,再过十天收徒大会就要结束了,到时候住店的人可没那么多了……”
听到这里,简欢忽而停下了嚼动的嘴巴。
她想了想,把没啃完的大饼仔细收好,很宝贝地放进包囊之中。
再抹了把嘴,简欢从桥的这一边挪到那一边,坐在那位大娘旁,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对方。
大娘一脸疑惑地侧过头来。
简欢笑眼弯弯,露出两排小白牙:“大娘,您说您要出租房间?”
大娘不动声色把简欢从上到下看了遍。
这小姑娘一看就赶了很久的路,风尘仆仆的,想来也是参加那收徒大会的。
而且没什么钱,衣服上都是补丁,缝了又补,寒碜得很。
大娘家里并不富庶,房间小且破旧,她的目标群体也是这种没什么钱住不起客栈的贫穷人士。
所以,这不巧了嘛!刚有这个想法,就有客人上门了!
大娘忙回以热情的笑:“是是是,不过那房间我两个娃在住,让他们今晚就搬出去恐怕不……”
简欢非常自来熟地挽上大娘的手:“没事没事,大娘,实不相瞒,我身上只有八文钱。”
大娘的笑容一顿:“……”
玉清派收徒大会期间,城里客栈涨得厉害,一间房一晚要好几两。
她的房间就算比不上客栈的,但一晚一百文也是要的吧?
八文?打发叫花子呢!
大娘刚想拒绝,简欢又笑眯眯的补上:“八文钱在您家柴房住一晚,您看行吗?”
大娘一顿,豆大的眼睛滴溜溜一转,收回了到口的拒绝:“行的,行的。”
柴房空着也是空着,八文钱也是钱啊。
大娘立马告别了同伴,喜滋滋的带着简欢回家了。
柴房里,简欢和主人家一起清出一块空地。
她从塞得鼓鼓囊囊的包囊中扯出一条毯子,铺在空地上,以包囊为枕,就这么睡下了。
夜色渐深,暑气散去,漏风的柴房里还挺凉快。
简欢摸着怀里妥帖藏着的婚书和同心佩,开始畅想明日拿到退婚钱后的滋润日子。
想想,眼泪都要掉下来。
多么不容易啊。
这苦逼的一个月,这度日如年的一个月,她终于要熬过去了!
时至今日,简欢还是对自己的遭遇充满怨念。
为什么别人穿书,都吃喝不愁,而她穿书,穷到惊天地泣鬼神?
一个月前,刚全款买了房的简欢,在睡前高兴地喝了杯酒,睁眼便莫名其妙成了《师妹江巧巧》这本书里的恶毒女配简欢。
《师妹江巧巧》是一本以修仙世界为背景的狗血虐恋文。
女主江巧巧刚进玉清派,便认出了少时救过自己的沈寂之。
此后,江巧巧一直不离不弃陪在沈寂之身边,就快要捂热沈寂之的心前,却半路杀出一个未婚妻,也就是简欢。
简欢的爷爷在小时候救过沈寂之一家三口,两家长辈一见如故,就给两个小娃娃订了亲,写了婚书,给了同心佩。
只是沈家离开简家后没多久,便失了音讯。
简欢身为炮灰女配,越长越坏,爱慕虚荣,在爷爷死去家境衰败后,迫于贫穷投了魔族。
她在魔族修炼三年后,因为非常出色的恶毒属性,被安排到玉清派当卧底。
刚进玉清派,简欢就通过同心佩认出了沈寂之是自己的未婚夫。
沈寂之因为简欢爷爷的救命之恩,并没有强行毁婚,而是试图以给钱或其他法子来和平解除婚约。
但原主死都不肯退婚,夹在沈寂之和女主之间兴风作浪,让女主很伤心,让沈寂之很厌恶,让读者很肝疼。
最终,失望的女主投入了温柔男主的怀抱。
沈寂之幡然醒悟却已经来不及,黑化成魔,搅得修仙界不得安宁,最终死于正道的围剿下。
对此,穿书过来的简欢表示,她愿意和平解除婚约,只要沈寂之能给钱。
书中有写过,沈寂之当时给原主的条件是十万灵石。
十万灵石……
睡在柴房的简欢在心里默念一声,忍不住嘿嘿嘿笑了出来。
-
玉清派坐落于群山之巅。
简欢天没亮就出发,午后才爬到山门口。
得益于这一个月的跋山涉水,简欢的体力上了好几个档次,背着个大包爬了大半天,也没觉得很累。
门前排着五条长队,都是从各地赶来参加收徒大会的年轻人。
简欢踮着脚观察片刻,发现其中有一队人特别多,且大多是女孩子。
她收回视线,在附近挑了个比较顺眼的人攀谈:“这位道友,敢问这收徒大会是个什么流程?”
原书有提过收徒大会,但也就提过,根本没写细节。
在简欢的计划中,找沈寂之拿退婚钱和就近加入玉清派修炼是同等大事。
原主是在魔族修炼的,简欢自然不可能去。
玉清派是修仙界第一综合大派,学什么的都有,当然,剑修是王牌专业,不过其他也不差。
简而言之,玉清派就是这个修仙世界的清华大学。
能上的话,简欢自然想上清华。
顺眼少年宫飞鸿见到她主动和自己交谈,非常欣喜。
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帅气吸引了简欢,因此显得很热情:“你先排队,轮到你后你就把手伸到测灵石上,看,就是那个——”
宫飞鸿朝最前边指了指:“测灵石若是亮了,你就登记姓名,交一下束脩宿费,便可以入门了。若是没亮……”
简欢眼皮一跳:“等等,束脩宿费?”
宫飞鸿莫名其妙:“嗯啊,不然呢?”
简欢一脸不敢置信:“难道不是不用钱吗??”
宫飞鸿无语:“你上私塾也要交束脩费的啊。”
简欢:“……”
原来这个世界是要交学费食宿费的。
可她看其他修仙小说,里头的门派好像都是免费入学包吃包住?
呔,她这个手气没谁了,穿书也就罢了,非得穿到个哪哪都要花钱的地方。
简欢捂住心口,战战兢兢地问:“那束脩宿费是多少?”
宫飞鸿:“束脩三千灵石一年,宿费就不一定了,有一人间,两人间,三人间……”
简欢眼前一晃。
她现在身上一个子都没有了,所有家当就一条破毯子,几件破衣服破鞋子。
但简欢转念一想,等会退婚之事谈妥了,十万灵石到账,她还能缺这几千灵石不成?
简欢脸上重新露出笑意来。
本想着先报个名再去找未婚夫,但现下,她还是得先找未婚夫,再拿钱来报名。
这么想着,简欢朝宫飞鸿抱了个拳:“多谢道友指点迷津,在下简欢。”
宫飞鸿也抱了个拳:“在下宫飞鸿。”
闻言,简欢微微一顿,眼神瞬间变得很是微妙。
这人在书中也算个有名有姓的人物,只是他和她一样,抽的都是无脑反派牌。
说起来,书中她这个角色还算死有全尸,宫飞鸿却死无全尸,比她惨多了。
哎,本是反派身,相煎何太急啊。
简欢伸手,同情地拍了拍宫飞鸿的肩:“宫道友,好好保重,有缘再会。”
宫飞鸿左肩一麻脸便微微红了,心想这一盏茶的时间都没到,这简姑娘就如此心悦他,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他脑补的正欢快,便见简欢离开了队伍,忙出声阻止:“简道友,你这是去哪?你不排了吗?”
简欢微微叹气:“实不相瞒,我现下出不起这束脩费。”
宫飞鸿一愣,有些犹豫。
他很有钱,但不代表他喜欢当冤大头。
有些人欠钱怎么催都不还,有些人欠钱恨不得早点还。
也不知道这简欢是哪种人。
但她在这么多人中唯独挑中了他,眼光这么好,人品肯定不会差。
这么想着,宫飞鸿不再犹豫:“我可以借你啊。”
简欢听了很感动,但还是拒绝了:“多谢宫道友,不过我有其他法子,就先不麻烦你了。”
她不喜欢欠钱,这也是为什么她在现代会选择全款买房的原因。
主流都觉得贷款买能避免通货膨胀,还能早几年住上新房子。但每个月都要还款,会让简欢没有安全感。
万一失业了呢?万一目前的工作实在不想干了呢?
她宁愿晚几年,攒够钱再买。
可等她买得起了,还没来得及搬进新房子,她就穿书了……
世事无常啊。
简欢内心泪流成河,在宫飞鸿的目送中,从旁边往前面走去。
走到队伍的头时,一位白衣女修将她拦下,公事公办道:“测灵根到后面排队,不要插队。”
简欢眨了下眼,乖巧出声:“可修士姐姐,我是来找人的。”
白衣女修疑惑:“找人?找谁?”
简欢拿出怀里的同心佩给对方看:“我找沈寂之,我是他的未婚妻。这是他们沈家的祖传同心佩,沈寂之身上应该有另外一半。修士姐姐你认识他吗?”
白衣女修一愣,脸上瞬间浮上诧异之色:“沈师兄?”
沈寂之,玉清派上上下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负责坐那测灵根的玉清派弟子们个个耳聪目明,也都听见了简欢的话。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齐齐朝同一方向望去。
简欢跟着看过去,便见队伍最长女孩子最多的那队前,一个人影缓缓站了起来。
山门前的几颗千年古树枝繁叶茂,层层叠叠的叶片将午后的阳光挡在外头,但有一束光透过缝隙溜了进来,细细碎碎罩在少年身上。
他穿着玉清派的白色弟子袍,头上束着普普通通的木簪,但精雕细琢的五官,却衬得他芝兰玉树,连木簪都变得矜贵了起来。
少年脸色透着不健康的苍白,幽深的双瞳是淡淡的棕褐色,像是琥珀。
他看向简欢,脸上没什么表情:“我就是沈寂之。”
作者有话说:
【大写加粗粗粗粗粗粗粗粗】:慢热小白文,金手指大,我即世界,非升级流,非正统修仙,所有设定只为剧情服务,无逻辑,勿考据。
谢谢大家,我就是个小白文写手,不喜可弃,给各位磕头了quq
-
-
预收文《你玩不起吗》求收藏~
文案:
单身贵族斐烟回家第二天,母上大人就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说对方帅的天怒人怨。
相亲那天,本打算走个过场的斐烟看着面前的男人,改了主意。
这人她认识。
高中的时候,斐烟大着胆子和他表白。
男人心不在焉的听完,抬眸瞥她一眼,笑容散漫:“不好意思啊,我是好学生,不合适。”
这么多年斐烟一直对此心存芥蒂,结果现下老天开眼。
她如今身价上亿,而当年天之骄子的他,却一穷二白。
斐烟红唇一勾,遂不动声色撩他,用金钱的魅力诱他,搞到手后就打算甩了他。
提出分手那晚,男人扯松了领带,往沙发上一仰,慢斯条理地细数自己的好处:“可是分手后你就不能亲我抱我,不能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舍得?”
斐烟:“……”

2、002
角落的银杏树下,简欢和沈寂之相对而站。
众人伸高了脖子望过去,那两人四处都是夏日热烈浓郁的绿,他们的白色衣袍在这一望无际的背景色中,像是冰天雪地里的两抹红,那般鲜艳明丽。
坐在椅子上的玉清派众人板着脸,一边严肃的给新弟子测灵根,一边小声八卦着。
“你们刚刚听到了吗!沈师兄居然有未婚妻!”
“我真的惊到了,沈师兄不是六岁时就被谷峰主带回玉清派,收为亲传弟子了吗?沈师兄的家人也都死于那次恶妖作乱,怎么还能有未婚妻找上门?”
“肯定是父母订下的娃娃亲。”
“可惜了,那姑娘还蛮漂亮的,但沈师兄一定会拒绝。”
“……”
这里远离人群。
沈寂之垂着眼,一字一句看着婚书,浓密的睫毛洒下一小片阴翳。
简欢仰着头,充满期待地望着他。
片刻后,沈寂之将婚书沿着褶皱原样折回,看向简欢:“你爷爷呢?”
两家订婚的时候,他才三岁,很多都记不得了,包括这桩婚事。
可听简欢说起,记忆深处那个给他糖吃的爷爷,却缓缓浮现。
简欢用鞋子踩着脚下的小石子:“爷爷三个月前没了。”
沈寂之抿了下唇,视线从她身上挪到外头排着长队的人上。
因着他的离开,那条队伍久久没有动静。
他收回视线,压下心中的烦躁,直言道:“简姑娘,对于这桩婚事,我一心向道,恐怕无能为力。”
简欢微微屏住了呼吸:“所以?”
沈寂之:“你要我如何做,才能同意退掉这门亲事?”
挺上道的嘛。
既然对方没有拐弯抹角,那她也开门见山了。
“十万灵石。”简欢伸出十根手指头,“只要你出十万灵石,我们这婚事就作废,如何?”
“……”
沈寂之的神情明显冷了下去,那双褐色瞳孔的眼泛着幽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简欢。
简欢被盯得有些发憷。
怎么了?价位不合适吗?
可这个价格,是书里他自己提出来的呀,她也没加价啊。
沈寂之闭了闭眼:“简姑娘没有其他要我做的事?”
简欢想了想,摇头:“没有。”
她现在最大的困境就是缺钱,只要有钱一切迎刃可解。
沈寂之确认道:“简姑娘只能接受这个条件?”
简欢没有犹豫:“是。”
闻言,沈寂之垂眸不再开口。
简欢也没有打扰他,十万灵石不是小数目,人家也要权衡一下的。
她百无聊赖左顾右盼,还有闲心弯腰捡了片绿色的银杏叶。
片刻后,沈寂之轻阖双目,复又睁开,似乎下了决定,语气生硬:“那就不退了。”
简欢的动作一顿,指尖的银杏叶从她指缝间滑落,在空中盘旋,而后颤颤巍巍重新落回地面。
她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你,你刚刚说什么??”
沈寂之看着她:“婚不退了,简姑娘想什么时候成婚都可,和我说声就行。”
他告辞:“我还有事,走了。”
简欢眼皮一跳,连忙拦住他:“哎,你等等——”
她现在非常震惊,极其不可思议。
啥玩意,书里他不是宁死也要退婚吗!
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啊。
简欢的脑袋瓜转的飞快。
是了,江巧巧如今还没进玉清派,她是赶在最后一天入门的。
那么现在,沈寂之和女主还没相识,他的退婚意愿没那么强烈,自然不肯出十万灵石。
简欢闭了闭眼,自暴自弃道:“那你觉得多少灵石合适啊?”
十万灵石不行,九万也可以,八万也不赖,七万算赚,六万也勉强可以,五万——
五万是底价,绝对不能比五万低了!
沈寂之扫了她一眼,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
简欢见此眼睛一亮,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这个她知道!
修仙小说里主角人手一份的芥子囊,可容纳万物。
沈寂之的灵石应该都装在里面,想到这里,她就有些激动。
可片刻后,简欢看着沈寂之掌心孤零零的三颗灵石,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一脸淡漠地陈述现状:“我只有这么多。”
简欢瞪大双眼,不可置信:“……你这么大一个芥子囊就装了三颗灵石?”
沈寂之看她的眼神很奇怪:“这不是芥子囊。”
“……”
想到什么,简欢有气无力道:“所以它只是一个普通的荷包?”
沈寂之:“嗯。”
简欢:“……”
《师妹江巧巧》用了倒叙的手法,是从三年后开始讲述的。
小说一开始,便是江巧巧对沈寂之渐渐失望乃至于心灰意冷的过程,唯独没有写三年前的沈寂之有多穷,以至于简欢有了错误判断。
沈寂之:“三个灵石……”
简欢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打断他:“门都没有。”
沈寂之:“哦。”
简欢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
她是谁,她可是简欢,连好不容易奋斗出一套房却突然间穿越,一朝回到解放前这事都熬过来了,现下算什么。
沈寂之怎么也算个潜力股,十万灵石他现在拿不出来,以后能拿出来嘛。
就当捏了张延期兑换的彩票吧。
简欢对着他伸出三根手指头:“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内你能凑齐十万灵石,婚事随时可退。”
沈寂之嗯了声,无所谓道:“那我回去了。”
他对成婚毫无想法,但十万灵石,鬼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拿出来。
那就随便吧,她说如何就如何。
简欢再一次拦住他,试探地问:“你应该住在霆剑峰罢?”
书里有写,沈寂之是霆剑峰峰主的亲传弟子。
刚刚从宫飞鸿口中得知,内门弟子和亲传弟子是不用宿费的。
沈寂之静静看着她:“你倒是对我挺了解的。”
简欢随意扯了个慌:“在临仙城,我打听过你的事。”
沈寂之:“是吗。”
简欢又绕回去:“所以你住在霆剑峰,没错罢?”
沈寂之:“错,我不住霆剑峰。”
简欢诧异:“那你住哪里?”
沈寂之明显不想回答:“……你有什么事?”
简欢:“没什么事,就是我没地方住,我能住你那里吗?”
沈寂之沉默了很久,他看了眼她后边背着的行囊,思及简家的救命之恩,认命地点了下头,想起什么,又道:“五天一个灵石,从十万里扣。”
简欢嘴角抽了抽:“……行。”
两人达成一致后便分道扬镳。
简欢重新回去,找到宫飞鸿,笑意盈盈:“飞鸿兄,您刚说的借钱一事,可还算数?”
…………
最终,简欢给宫飞鸿写了张欠条,借了三千一百灵石。
宫飞鸿一边把欠条收好,一边问:“你真不多借点?”
简欢摇头:“不了。”
宫飞鸿哎了一声,还挺可惜。
宫家有钱,来向他们借钱的不说一千,也有八百。
有些人恨不得多借,有些人能少借就少借。
爹娘说了,遇到后一种人可以多借点,未来九成都能有大出息,让对方多欠点宫家人情,以后好来往,能保他们宫家长盛不衰。
宫飞鸿好奇道:“那你住哪里?”
简欢指了指旁边面无表情让人把手掌放测灵石上的沈寂之:“他那。”
玉清派最差的十人间也要五百灵石一年,那当然是沈寂之五天一个灵石划算。
宫飞鸿看着沈寂之,神色有些窘。
也是刚刚才知道,简欢居然有未婚夫了,还是他未来的师兄。
那想来简欢对他的心悦之情,是他误会了。
宫飞鸿有些难为情,没说几句,便匆匆跟着其他师兄入了山门。
留下简欢在等沈寂之。
结果一等,就等了很久。
沈寂之面前的队伍最长,别人早就结束了,他还有一半人没弄完。
刚刚在树下聊婚事,她能明显感觉到沈寂之的不耐烦,总是想走。
可这会,哪怕人这么多,沈寂之也很有耐心。
而这一切,在简欢看着沈寂之去领工钱时,才恍然大悟。
白衣女修是掌门的亲传弟子白迎,此次收徒大会由她一手包办。
沈寂之道:“我今天测了三百人。”
白迎就从芥子囊里给了沈寂之三十颗灵石:“今日辛苦师兄了。”
沈寂之:“不必客气。”
他把灵石放好,才带着已经就地睡了一觉的简欢回去。
简欢跟在沈寂之身后,一步三回头。
只见后边,白迎师姐嗖的一下,便飞剑离开了此地。
她忙跑了几步,追上长手长脚步子迈的很大的人:“我们要走过去吗?”
沈寂之淡淡反问:“不然?”
简欢:“那个师姐飞走了欸,我们不能也飞吗?”
沈寂之:“我不会御剑。”
简欢:“那她为什么喊你师兄,对你还很尊敬?”
沈寂之加快脚步:“因为我比她入门早。”
简欢好奇地边追边问:“那师姐是什么境界?”
沈寂之眉眼中已浮现不耐:“金丹。”
简欢:“你呢?”
沈寂之:“炼气。”
简欢:“……”
书里,沈寂之是最难修炼的五灵根。
五灵根从炼气期到金丹这一路,关关难过,九成以上五灵根修士终生都停留在炼气期。
但五灵根只要熬到了金丹,从此之后便是一片坦途,是出了名的先苦后甜。
书里开头,沈寂之便已是金丹期修士,经常越级打怪,是玉清派年轻一代的翘楚。
没想到,三年前的他,还是个小炼气,连御剑都不会。
小说里留白的部分,如今看来都是坑啊。
-
两人到沈寂之的住处时已经很晚了。
这一天来,沈寂之在简欢心里的人设已经彻底更新。
从书里有钱很能打的大反派,变成了还在废材期的穷修士。
所以见到这个简陋的小木屋时,简欢心里毫无波动。
沈寂之的小木屋是单间,里边只有一张床。
但简欢‘出了钱’,所以床归她,沈寂之打地铺。
夜色已深,简欢累了一天,可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她好饿,胃空荡荡的,没有一丝重量。如果把胃掏出来,往窗外一扔,都能轻飘飘地被风卷走。
简欢忍了半晌,忍无可忍。
她改躺为趴,探着上半身,伸手去推地上睡着的人:“喂,沈寂之。”
黑暗之中,沈寂之的声音传来,透着几分不耐:“说。”
简欢:“你那有吃的吗?”
沈寂之沉默不语。
简欢锲而不舍地推他:“我饿得睡不着,你能不能想想办法?你对这里熟,四周有没有果树什么的?”
摘个果子垫垫肚子也好啊。
沈寂之侧过身子,灵活地避开简欢的手,坐了起来:“这是玉清派的地界。”
简欢不明所以:“我知道啊?”
“玉清派地界中所有灵植明码标价,你摘了过不了多久就有师兄师姐找你拿钱。”
简欢:“……!”
这玉清派怎么这么抠。
…………
一时之间,屋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两人彼此沉默着。
简欢轻轻叹口气,就打算空着肚子先将就一晚。
正想重新躺下,房间内的蜡烛忽而被点亮。
昏暗的烛光下,沈寂之微垂着头,神情难辨。
他顿了半晌,有些不舍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
他打开玉瓶的木塞,倒了半天,倒出一颗青色的辟谷丹。
这是最便宜的辟谷丹,两个灵石一颗。
沈寂之伸手,以灵气为剑,将这颗辟谷丹一劈为二。
他把另外一半丢给简欢:“一个灵石。”
简欢喜不自禁,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谢谢你。”
她刚想把辟谷丹放进嘴里,余光便看到沈寂之又把他剩下的那半颗辟谷丹劈成了三份。
他小心地把其他两份放回玉瓶里,自己吃了一小颗。
简欢:“……”
简欢喊他:“沈寂之。”
沈寂之面色不愉:“又怎么了?”
简欢把辟谷丹丢给他:“麻烦你,帮我劈成三份,谢谢。”
她也要留点给明天。
沈寂之:“……”
作者有话说:
贫贱夫妻百事哀之第一哀:一颗辟谷分六份,你三份我三份,我们都可吃三顿。
前排掉落小红包~
*
*

3、003
简欢花了十日时间,把玉清派混了个熟。
《师妹江巧巧》的作者是现代人,玉清派的设置很像现代大学的模式。
首先,玉清派弟子要交学费,交住宿费,在膳堂吃饭也要自己花钱。
其次,弟子们的学制都是四年,不过一年生是外门弟子,二年生三年生四年生是内门弟子。
至于亲传弟子,只要你入了几位峰主的眼,便自然而然可以跳出这四年制。
但峰主的眼,不是那么好入的,大多数人都只能按部就班的来。
一年生在玉清派学习修炼一年后,会有个内门考核,过关的顺利晋生为二年生,成为内门弟子。没过关的要么离开玉清派另谋出路,要么交钱复读,继续当一年生,直到通过考核。
成为内门弟子后,便可免掉学费住宿费,还能学习更深层次的功法,因此大家削尖了脑袋都想成为内门弟子。
简欢这一届,就有很多之前考核被刷下来,复读的师兄姐们。
为期一个月的收徒大会已于昨日结束,今天是简欢正式在玉清派修炼的第一天。
她和宫飞鸿都是双灵根,被分在双灵堂。
午时时分,玉清派东膳堂的三人桌上,简欢正在埋头苦吃。
红烧灵猪肉,卤灵鹅腿,灵番茄炒灵鸡蛋……
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灵食,在简欢的口中来不及被细细品尝,就被吞入腹中,温暖着她饿了很久的肠胃。
请客的宫飞鸿一脸复杂地看着她,忍不住劝道:“你慢点吃,我点了很多。”
简欢闻言,只来得及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听到了。
宫飞鸿跟着比了个‘ok’,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简欢咽下口中的饭菜:“就是‘好的’的意思。”
宫飞鸿一脸惊奇的哦了声。
简欢说完,筷子精准一伸,夹了个鸡大腿开始啃,啃的满嘴油光,毫无形象。
宫飞鸿另一边坐着的男人见此目光鄙夷。
他长着一双细长的眼,上嘴唇上方有两撇小胡子,明明十六岁的年纪,看着却像二十六岁。
胡志三日前在临仙城遇见宫飞鸿,知道宫飞鸿是宫家家主的儿子后,便一路巴结。
江、宫、谢、林是九州大陆最为显赫的修仙世家,宫家百年前出了位老祖宗,如今是御兽宗的老祖,目前正在闭关。
宫家后人修炼天赋都不如何,但有老祖在,无人敢轻视宫家。
胡志不是双灵堂的弟子,他在四灵堂。
四灵根天赋很差,胡志已经放弃了修炼这条道,就想着巴结个贵人,保自己此后富贵无忧。
宫飞鸿很适合。
胡志揣摩着宫飞鸿的内心,为他排忧解惑:“飞鸿兄,听说那江巧巧进了单灵堂?”
听到这,本还在研究‘ok’手势的宫飞鸿瞬间心情就不太美丽,敷衍的嗯了声。
一旁其实已经吃饱了,但也不知道下顿什么时候能吃饱,因此还在努力塞的简欢也抬起了头。
她的目光落在宫飞鸿和胡志身上。
书里,宫家和江家同为修仙世家,祖上结过仇。在胡志这个小人的献策后,宫飞鸿进行了一系列陷害女主的举动,最终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也是宫飞鸿死后,简欢从魔族来到了玉清派,接过接力棒,继续陷害女主。
按照进展,其实她和宫飞鸿应是不会有交集的。
但由于她穿书,提前三年来到了玉清派,巧合之下有了交情。
就冲着宫飞鸿今日请她吃大餐,简欢也会努力阻止对方作死。
想了想,她抱着碗筷起身作势离开。
“飞鸿兄,我实在是有些替你担心呐。”胡志给宫飞鸿倒了杯灵饮,压低声音不想让旁人偷听了去,“江家老祖几年前渡劫失败,身死道消,江家本应沉寂,但现下出了个江巧巧。江巧巧是难得的变异风灵根,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要我说,飞鸿兄,为了宫家,你该早做打算!”
宫飞鸿咯噔了一下:“胡兄,你详细说说,这是何意?”
胡志和宫飞鸿咬耳朵:“现在是江巧巧最弱的时候,不在这个时候把她拉下来,那以后——”
说到这,胡志意味深长地停了话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宫飞鸿陷入迟疑:“这……”
胡志见宫飞鸿心动了,刚想继续忽悠,可哪想,身后突然间传来一个声音。
“胡兄,你这真是胡来!”
胡志和宫飞鸿吓了一跳,齐齐转头看去,只见简欢抱着碗猫着腰就站在他们后面,嘴里还叼着根灵菜叶子。
也不知道偷听多久了。
胡志大怒:“我和飞鸿兄说话,你怎么能偷听?!”
简欢耸耸肩,朝宫飞鸿勾了勾手指头。
宫飞鸿朝她靠近。
简欢低声道:“飞鸿兄,我和胡来兄想的不一样。你家老祖不是还在御兽宗坐镇吗?”
宫飞鸿点了点头:“没错。”
简欢:“ 你们四大世家,就你宫家有老祖,其他三家都没了吧?”
宫飞鸿再次点头。
他家老祖胆子比较小,几十年了都不敢冲击飞升期。其他三家老祖胆子很大,一个接一个冲击飞升期,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冲击失败,身死道消。
简欢:“那不得了,现在你宫家是头一份,你急什么,要急也是其他两家急。江巧巧天赋如此高,其他两家比你更怕江家压过他们。你就自己好好修炼,其他都不用管。你若管了,你宫家和江家两败俱伤,其他两家不就坐得渔翁得利了?不划算呐!”
宫飞鸿恍然大悟:“你说得对!我差点就想岔了!”
他的目光扫向胡志。
胡志见此,知道大势已去,忙换了口风:“简欢师妹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还望飞鸿兄勿怪。”
宫飞鸿倒也不是很介意:“你也是为了我着想。”
他和胡志非常投缘,认识三日便觉得共同爱好很多,有聊不完的天。
胡志看向简欢,眼里都是恨意:“简欢师妹如此聪慧,日后我可要向你多请教请教。”
简欢摆摆手:“胡来兄客气了。”
胡志气得小胡子一动一动的:“……我不叫胡来!”
简欢抱着碗回到位置上,敷衍道:“嗯嗯好的。”
宫飞鸿心里十分感激:“简欢师妹,多谢你的良言。”
“谢就不必了,不过这些吃不完的——”简欢指了指桌上还剩下的灵食,“能不能打包送我?”
宫飞鸿:“……”
-
膳堂外,简欢和宫飞鸿挥手道别,提着一袋灵食朝炼器堂跑去。
通过这十天的全方位摸排,简欢对沈寂之的处境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他之所以如此贫穷,是因为他遇上了一个极其不靠谱的师傅,也就是霆剑峰的峰主谷山。
谷山此人爱美酒爱打架,百年来欠债无数,隔三差五就有人来玉清派讨钱。
谷山自己倒是溜了个干净,不过把不会御剑跑不掉的亲传弟子留下了。
当年若不是谷山出手相救,沈寂之早和他爹娘一起死在恶妖手上,为报恩,沈寂之不得不帮着还债。
沈寂之如今就在炼器堂里搬重物打铁赚灵石呢。
炼器堂门口,简欢探着个头,朝搬着一大堆灵铁的沈寂之招了招手:“喂,沈寂之!”
沈寂之蹙着好看的眉,把灵铁交给需要的师弟后,朝简欢走过去:“有事?”
简欢把手上的灵食递给他。
沈寂之:“我不用,你自己吃吧。”
简欢:“我吃过了,这些是剩下的。”
沈寂之也只是重复:“我不用。”
简欢被气得额头一跳一跳的。
沈寂之就是这德行,宁愿饿死累死也绝不接受任何人的好意。
她觉得他大概是报恩PTSD了,所以索性谁的人情都不愿意欠。
据说当年,玉清派有不少人想帮沈寂之,但都被沈寂之冷淡拒绝,至此之后无人再伸出援手。
说实话,要不是这十天以来,他每日早晚都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给她施清洁术,还免费把她买的辟谷丹悉数劈成六份,她才不打包。
简欢努力心平气和,反问他:“若有芥子囊,你以为我会给你送?”
她自己留着晚上吃明天吃不好吗?
灵食比普通饭菜还容易坏,得放在芥子囊或制成辟谷丹才能长久放置。
沈寂之沉默了。
这倒是。
当然,简欢也不可能白送给他:“这些灵食在膳堂买也要二三十灵石,但毕竟是剩下的,卖你五个灵石,你记账吧。”
沈寂之安静半晌,倒是没再拒绝。
简欢送完吃的就走了,晚上一路跑回小木屋时,沈寂之已经在家了。
她跑的满头大汗,一看他在就喊:“沈寂之,快,给我一个清洁术!”
沈寂之弯腰站在床前,不知在忙些什么,闻言头也没抬,右手起势,一个清洁术就精准朝简欢砸了过去。
瞬间,汗黏腻腻的感觉消失,身上恢复清爽,简欢舒叹一声,砰的一下把自己丢在床上。
床见此弹了好几下,承重处颤颤巍巍地响。
沈寂之语气平平:“床坏了赔三十灵石,不能记账。”
简欢:“……知道了。”
她顺势在床上翻了个身,好奇凑过去:“你在干什么?”
沈寂之修长的十指正在打绳结,灵活漂亮,见此他也没回答。
等到结打好,他收手起身,才道:“账本,你看看。”
他让开后,简欢才看到全貌。
一根绳子就系在床架上,另一头则吊着本本子。
玉清派发的,每个弟子有五本,她也有。
简欢翻开看了看,只见上头写着几行杀意凛然的字。
十万减一(辟谷丹半颗)减二(十日宿费)加五(灵食)减一(账本一半)。
今日结余:十万零一颗灵石。
简欢:“……”
作者有话说:
简欢:他居然连账本也要AA!
前排掉落小红包~
*
*

4、004
玉清派药王峰。
层层叠叠的灵田从山脚一路盘绕而上,望不见头。微风吹过,挤挤挨挨的灵草随风轻拂,空中的灵气浓郁地几乎能溢出水。
山脚的空地上,一年生弟子盘腿而坐。
这是节大课,专门教他们这些新弟子引气入体的,双灵堂三灵堂四灵堂五灵堂的弟子都在。
单灵堂不需要,单灵根的修士,三岁之前就能自发引气入体,进入炼气期。
气质斯文的男子手执一根竹条,缓缓在一堆弟子间走动:“能通过测灵石,你们的资质已是百里挑一,这世间大多人连灵根都没有。药王峰灵气最为浓郁,只要你们静下心来,定然能有所感。”
简欢觉得这和瑜伽课程结束前的休息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前世在瑜伽馆办过年卡,心疼花出去的钱,一有时间就往瑜伽馆跑,瑜伽老师的那段结束语,她都能背了。
简欢沉吟片刻,在心里默念那段话,把自己静下来,去感受空中的灵气,一点点亲近它们,召唤它们,让它们来自己的丹田做客……
羽青是负责一年生的长老,路过简欢时脚步一顿,有些诧异。
这才过去多久,这弟子居然已经成了??
没听说今年的多灵根弟子中有特别出色的啊。
羽青多打量了简欢几眼,把人记下,狠狠抽了几个坐在那动来动去的弟子,见到简欢睁开眼,就飘了过去。
羽青笑着问:“如何,可是成了?”
简欢感受着微微发热的丹田,自己也很开心:“回羽长老,是的。”
羽青赞许的点点头:“你叫什么?”
“简欢。”
“很好,简欢。”羽青笑的时候双眼眯成一条缝,“那你给大家讲讲你是如何做到的罢。”
简欢:“……”
简欢在羽长老鼓励的眼神中,站在了众人上方。
百号人齐刷刷朝她看来,数百只或大或小的眼睛里闪烁着求知的光芒。
宫飞鸿甚至朝她招了招手,很自豪地和身侧的同窗们显摆:“这是我好友——嗷!”
一根竹条破空而来,精准地抽上了他,宫飞鸿惨叫一声,不敢再说话了。
这长老看着如此面善,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但打人也太疼了!
上方,简欢清了清嗓子,开始传授经验:“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口诀。请各位坐好,闭上双眼,跟着我的口诀来。”
羽长老就在旁边盯着,那根竹条在空中上下浮动,显得很激动。众人不敢有其他想法,乖乖跟着简欢说的做。
简欢自己也闭了眼,放缓语速,一字一句柔声道:“请各位静观呼吸,随着每一次呼吸,你身体的疲备感、紧张感,都能够再减轻一些。每一次呼气,都能适放你的紧张、疲倦和焦虑;每一次吸气,又能够接收到更多浓郁的灵气。随着呼吸的深入,你的身体越来越轻松,像羽毛一样轻松。”*注1
“……此刻的你坐在一望无际的药田间,今日天朗气清,湛蓝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远处的鹅鸟悠闲地梳洗洁白的羽毛。微风吹过,灵草拂动,阵阵灵气朝你扑面而来,灵气围绕着你,从你的口鼻,你的肌肤进入,渐渐汇聚在你的丹田间。”*注2
尾音落下,药王峰恢复静谧。
简欢睁眼,好奇地朝下方看去。
有不少同窗都入定了,想来已是成功引气入体了。
当然也有一些,呃,睡着了……
他们的小脑袋瓜一点一点的,更离谱的是,片刻之后,居然有呼噜声响了起来!
羽长老眯着眼看过去,空中的竹条快如一道绿色闪电,一棍朝睡着的弟子身上敲去,敲得大家瞬间清醒,嗷嗷惨叫,疼得哭爹喊娘。
简欢的眼里,充满同情。
-
今日午膳依旧是宫飞鸿请客。
宫飞鸿一个劲往简欢碗里夹菜,欣喜之色溢于言表:“你那口诀真好用,我一下便入定,成功引气入体了!”
宫家资源很多,从小就培养宫飞鸿。但无奈宫飞鸿实在资质太差,多年来始终无法进入炼气期。
眼看家里表弟堂妹都超过自己了,他实在待不下去,才不远万里来到玉清派修炼。
不曾想,这才短短几天,他就成了!
胡志心里却是另一番感受。
他便是睡着的那些人中的一员,此刻身上还在疼,都是被羽长老的竹条抽的。
胡志又给简欢记上一笔,等到日后有机会,他定然悉数奉还。
见宫飞鸿还凑在简欢那里,胡志心下不爽,岔开话题道:“明日便要给羽长老交意愿书,飞鸿兄,简欢,你们可想好自己要修什么了?”
宫飞鸿几乎没有犹豫:“自然是御兽。”
宫家就是靠御兽起家的,宫家老祖就坐镇在御兽宗里。
全修仙界,御兽最强在御兽宗,玉清派的御兽次之。
但御兽宗里太多亲人好友,宫飞鸿不想去,毕竟作为家里资质最差的嫡系子弟,他嫌自己丢脸。
吃饱喝足的简欢潇洒地往椅后一靠,迎着宫飞鸿好奇的目光,答道:“符修。”
简欢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脱贫。
修仙界最赚钱的三大行业——符修、器修、丹修。
简欢上辈子是画图狗,三选一的话,她毫不犹豫会选符修。
各自闲聊了几句,简欢接过打包好的灵食,风风火火跑出了膳堂。
炼器堂外的路口拐角,有一颗香樟树。
还没走近,就能闻见淡淡的香,芬芳馥郁。
午后的阳光披在这颗千年老树上,浓郁的绿大大方方彰显着夏季的勃勃生机。
往年夏季都很难熬,没有空调会死。
在玉清派里,虽然没有空调,但灵气熨帖着每个角落,哪怕沐浴在阳光下,也是舒适的温度。
简欢脚步轻快地从香樟树下经过,刚拐个弯,便看见另一边的树下站着两个人。
一高一矮,一男一女。
“!!”简欢刷的一下立马转身,躲在树的另一边,猫着腰竖着耳朵偷听。
分外好听的女声缓缓传来,里面含着显而易见的紧张和羞涩:“沈、沈师兄,这、这是一些灵食,给、给您!”
话音刚落,女孩伸出双手,把装着灵食的檀木盒高高举在沈寂之面前。
沈寂之退后三步,好看的脸冷若冰霜,语气带着十成十的不耐烦:“不要再来找我,我说过我不用。”
女孩脸色瞬间苍白,但还是固执地举着:“沈师兄,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听师兄师姐们说,你有难处,所以我才……”
沈寂之耐心彻底告罄:“我的话你听不懂?不要再来烦我,不要打扰我,我没空和你耗。收起你的同情和好心,我不需要。”
树后,简欢痛苦地捂住了耳朵,不忍再听。
沈寂之这人脑子有坑。
他对面那位可是女主啊女主,三年后等女主幡然醒悟,他要后悔可就晚了。
简欢恨铁不成钢。
江巧巧异常难堪,但看着面前这张从未忘记过的,魂牵梦萦的脸,她还是很坚持:“沈师兄,我只是怕你饿肚子……”
沈寂之气到没脾气。
这几天,他总能在各种地方‘巧遇’这位师妹。
他闭了闭眼,远远绕过江巧巧,画了半个圆,走到树的另一边,和简欢两眼瞪两眼。
江巧巧跟着过来,看到简欢时,一张极其漂亮的脸上露出错愕之色。
沈寂之朝简欢伸出手。
简欢看看他,看看江巧巧,飞快把手上的食盒交给沈寂之,比了个‘六’的手势,没等沈寂之开口,转身便溜之大吉。
嗐,这种修罗场场面不太适合她。
今后若宫飞鸿还请客,她还是劝他少点菜,不给沈寂之送了。
女主和沈寂之的事,能不掺和就不掺和。
早知道就不偷听了,人的劣根性啊。
简欢边跑边自我反省。
沈寂之站在原地,蹙眉看着简欢跑远。
他不太明白为何之前只要五个灵石,今天却要六个?
身后江巧巧咬着唇,各种猜测在心底翻涌。
沈师兄和刚刚那个跑开的女修士,是什么关系?
她很想知道,但双唇却重若千斤,怎么都张不开嘴。
若是那种关系,她怎么办?不如不知道……
江巧巧忙开口:“沈师兄,你既然有吃的了,那我、我就走……”
沈寂之的双眼直直望着她,仿佛能看穿人心:“嗯,刚才那位是我未婚妻。你走吧,以后别来了。”
江巧巧的眼里,有什么东西,瞬间熄灭。
-
夜间,简欢跪坐在床头,在翻看账本。
看到沈寂之新记上的‘六’灵石,她才放心地躺下。
今天的灵食比之前多了个猪蹄,所以贵些。
沈寂之白日都在各种干活赚灵石,没空修炼。
此刻他盘腿坐在蒲团上,在吸纳吐气。
简欢都打算睡了,见此又爬了起来打坐,巩固一下修为。
她今天白天刚刚引气入体,炼气一层的境界还没那么稳定。
半个时辰后,简欢还在入定,沈寂之睁开双眸。
他下意识朝床上看去,微微一怔:“你引气入体了?”
简欢睁开眼,点头:“对啊。”
沈寂之:“……”
她昨日还没有修为,今天就已踏入了炼气期。
这才一天。
他当初引气入体,用了七年。
沈寂之不想说话,决定再练一个时辰。
本打算休息的人又开始打坐。
简欢震惊:“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他们这些炼气期的小辣鸡,是要睡觉也要吃饭的啊。
沈寂之:“你睡你的。”
话音刚落,他就灭了房间蜡烛。
简欢:“……”
简欢卷不动了,往后一躺打算睡觉。
不过她想起了件事:“沈寂之,我们不能再多盖一个房间吗?”
沈寂之:“不能。”
简欢疑惑:“为什么?”
沈寂之:“木料哪里来?”
简欢心里是有想法的:“临仙城里有卖木料的,我们可以挑一天去买。”
她口袋里还有八十多颗灵石,到临仙城可以换。一颗灵石能换十两银子,够买很多东西了。
简欢刚来玉清派没多久,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想法在沈寂之看来很天真。
他向她解释,语调平的仿佛机械音:“玉清派里有聚灵阵,聚灵阵内的房屋木料需要用灵木。临仙城卖的木料是寻常百姓家用的,不能在门派内用。”
而灵木的价格,他和她都买不起。
“……”简欢默默捂住了胸口,突然间爬了起来。
睡什么睡,她要修炼!她要赶紧成长起来,赚钱买房子!
察觉到她动作的沈寂之:“……”
房间陷入寂静,过了好一会儿,简欢突然间出声:“那你这间木屋的木料从哪里来的?”
沈寂之沉默半晌:“霆剑峰拆的。”
简欢知道霆剑峰已经被沈寂之租了出去,给隔壁御兽峰的长老用来养灵兽了。
“那多余的木料呢?”
霆剑峰应该挺大,能拆的木料想来很多才是。
沈寂之:“我卖了。”
简欢:“……”
果然,她一点也不意外。
作者有话说:
我和未婚夫被迫同居的原因——我们盖不起第二间房:)
ps:注1注2的内容参考了百度百科上的瑜伽结束语哦。
*
*

5、005
第二日傍晚,天边火烧云大放异彩,绚丽的光攀着软绵的云朵往外延伸,颜色由浓烈的红褪为淡淡的粉。
束了个高马尾的简欢跑进长老院,人还没进大厅,上扬的语调便响了起来:“羽长老,您找我?”
古朴的檀木桌前,羽青盘腿而坐。
看到弟子进来,他示意对方:“坐。”
简欢刚坐下,羽青便推过来一大包东西,道:“里边有一千灵石。”
“!!!”
卧槽什么情况,一来就要给她钱。
简欢震惊:“羽长老,您这是何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羽青看到她的反应,笑了起来,解释道:“这可不是我给你的。你昨日的口诀还挺有帮助,今早我和掌门说过这事,这一千是掌门给你的奖励,我代为转交。”
噢……奖金!!
简欢松了口气,心里的大包袱被丢下,手也飞快地摸上这大包灵石,笑意从眼角唇边溢出来:“多谢羽长老,多谢掌门!不过这口诀并非我自创,是我从某位瑜伽大师那听来的。”
羽青挑眉:“瑜伽大师?”什么东西。
简欢言简意赅:“就是我家那边的一位民间大师。”
羽青颔首。
他的手边放着厚厚一叠纸张,是弟子们交的意愿书,最上边的那份是简欢的。
羽青拿起一看,问:“你要修符道?”
简欢抱着那包灵石,心情美滋滋的:“是。”
见此,羽青出言提醒:“既是如此,你现下就可把东西准备起来了。”
简欢疑惑:“什么?”
看她不太明白,羽青仔细交代道:“符笔,符纸,之后上符课都需要的。”
简欢点点头,上上下下打量羽青,好奇地问:“羽长老,您也教符术?”
羽青轻抚一旁的青竹条,颔首:“我本就是符修,有何不妥?”
“符修?!”简欢看向他手里的竹条,“我以为您是剑修……”
羽青摇头,把青竹条给她看。
简欢探过头去,才看见碧绿的竹条上,时而有金光符文闪过。
羽青缓缓开口:“世间大道,并非有你没我,最终都殊途同归。”
“好了,你去罢,把宫飞鸿喊来。”
闻言,简欢起身,抱着灵石朝羽青作了一揖,兴高采烈的跑了。
喊完宫飞鸿后,简欢就拐去了玉清派的多宝阁。
一千颗灵石着实有些分量,重倒是没感觉重,就是有点占空间。
简欢心心念念都想有个芥子囊。
这会儿正值晚膳,多宝阁里没有人。
一位男子就躺在角落里打瞌睡。
简欢的脚步声刚响起,男子的耳朵动了动,他瞬间清醒,站了起来,对着进门来的简欢露出热情的笑:“你好,这位师妹,请问你需要什么?”
玉清派里,多宝阁也好,膳堂也罢,工作人员都是内门的师兄姐们。
简欢客气道:“师兄好,我想看看芥子囊。”
店员师兄把她引到卖芥子囊的柜架边,介绍道:“我们多宝阁的芥子囊,都是炼器堂的师兄姐们自己做的,各方面是十成十的好,不是外头那些货可比的。师妹,你想买多大的?今早炼器堂刚送来一批芥子囊,里头能装下一个十万人的城池,你看看——”
“我不用那么大的。”简欢连忙打断,“我只要最小的就可以了。”
店员师兄看她一眼,拿出一个小小的粉色荷包:“这个就是最小的了。”
简欢拿在手里,爱不释手的把玩:“师兄,这个要多少灵石?”
店员师兄笑的时候露出尖尖的虎牙:“一千灵石。”
简欢的指尖一顿,不动声色地把粉色芥子囊放下:“这样啊,我再看看……”
之后简欢便仔仔细细地把整个多宝阁都逛了一遍,遇到自己想要的,比如类似手机的玄天镜,她都细细问了价格。
最差的最早的最便宜的玄天镜要一千八。
符笔有好有坏,好的没有上限,据说修仙界最贵的符笔曾经炒上百万灵石的价格,最便宜的符笔三百八。
符纸……也有好有坏,贵的依旧没有上限,最便宜的一个灵石一张。
是的,符纸它按张卖!
来之前以为符笔符纸随便买买就好,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符术没有她以前看过的修仙小说那么简单。
符修修为到一定境界,用普通墨水黄表纸就能画出威力大的符。但刚入门的符修,还没有这样庞大的灵力,就要借用有灵力的符笔,和用灵木制成的符纸。
就像剑修,厉害的大佬用竹子也能打过妖兽。可普通修士,不用好剑,就打不过了。
简欢泪流满面。
唯一比较让人欣慰的是,店员师兄服务态度无可挑剔,全程微笑陪同,耐心作答。
最后,简欢问他:“师兄,若我以后画了符,你们店里会收吗?收的话又是什么价?”
店员师兄同情地看向她:“不收哦。”
简欢:“?”
店员师兄提醒她:“多宝阁只卖炼器堂出来的灵器灵符,你可以自己找其他地方卖。”
简欢:“好的……”
最终,简欢什么都没买,空手离开。
她想起来了,她厂子里有人,干嘛想不开来店里?
-
时辰尚早,外头天还没黑。
木屋里,简欢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自己背来的破包囊。
门派发了弟子袍后,简欢就把以前破旧的衣裳放在了包囊里。
此刻,她把这些衣服都掏了出来。
另一边叠着堆灵石,在昏暗的屋内散发着淡淡荧光。
简欢摸着下巴,思索片刻,从灵石堆里数了两百颗,放在旁边。
剩下的,她用肚兜包了起来,肚兜外又用破衣裳包着,里三层外三层后,她把这些放进包中,再把包妥帖地放在床里头。
简欢将两百颗灵石装好,带着它们去找了沈寂之。
到炼器堂外时,天彻底黑了。
堂里灯火通明,堂外的树下却被黑暗笼罩。
简欢和沈寂之就站在这片阴影之中。
夏日蝉鸣声阵阵,吵得人耳朵疼。
简欢揉了揉耳朵,透过沈寂之宽阔劲廋的右肩,往炼器堂里看去。
里头师兄姐们各自做事,有在半成品灵器上细细雕琢花纹的,有徒手把坚硬的灵铁掰来掰去的。
沈寂之被她拉出来,却又半天不见她开口,蹙着眉问:“找我什么事?”
简欢凑近沈寂之,小声道:“我要买符笔符纸,但多宝阁太贵了。你们厂里——”她一顿,意识到不对立马改口,“你们堂子里,会不会便宜一些?”
她离得很近,女孩子的气息扑面而来。
沈寂之垂眸,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蹙着的眉在微风蝉鸣中一点点舒展。
他心里微微一动,问:“你能拿出多少?”
多宝阁卖的符笔三百八,简欢直接砍掉将近一半:“符笔一百八,符纸一个灵石两张?”
她仰头看他。
一轮月就挂在他发顶,他的五官在夜色中有些朦胧,神情也难以分辨。
简欢有些心虚,不知道砍一半会不会太狠,忙补充道:“最差的符笔符纸就可以,能用便行。”
沈寂之安静片刻,也没应下:“你等我去问问。”
简欢催促道:“嗯嗯,那你快去!”
沈寂之走进炼器堂里,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他去了后院,后院的角落堆着些废料。
这些都是炼器堂用剩下的边角料,堆到一定程度会有人用芥子囊收了扔进焚火炉里清理掉。
玉清派的多宝阁在各地都有店面,走的是精品路线。
每一样法器务必做到极致,这种边角料会破坏法器本身的质感,大家是看不上的。
不过自从三个月前,炼气堂的一位师兄升了长老,沈寂之顶了这个空缺来了这后,这些边角料就交给沈寂之管了。
沈寂之管后,就再没把废料扔焚火炉,而是堆到一定程度便收集起来,拉到临仙城去卖,一个灵石一斤。
此刻,沈寂之在废料堆里挑挑拣拣,挑出了几小段小指长的废弃木料,还有些长短不一的羊毛。
这些都是做符笔的材料。
沈寂之从未学过炼器,但这三个月来耳濡目染之下,他知道符笔应该如何做。
而且,他的五灵根中的火灵根,在他这些日子刻意的淬炼下,做根符笔想来不难。
沈寂之前几日还在想,要不要顺道走走炼器这条路,赚些灵石。
毕竟剑修,就算赚了钱,最终十有八/九也是花在炼器堂。
不曾想,刚有这个想法没几天,简欢就找上门来了。
不妨一试。
沈寂之把几段不太一样的木料和羊毛收好,又去找了师弟。
符笔除了做笔的木料,和笔刷的羊毛,最重要的部分是笔内部的灵墨。
灵墨其实就是墨色灵矿,符笔之所以贵,大半都贵在这。
师弟面前放着不少灵墨,一一和沈寂之介绍:“这块灵墨是最不好的,灵气不足,画出来的符效果会差很多。多宝阁三百八那款就用这个。”
沈寂之问:“若我要买,需要多少?”
炼器堂的原材料一向不对外出售,但炼器堂的人每月都可买三件。
之前两个月的份额,沈寂之都用在改造他那把剑上了,这个月,他还没买。
师弟答道:“三十灵石。”
沈寂之颔首,迟疑片刻,指了指一旁看着成色明显好很多的:“这块呢?”
师弟:“这块各方面都比那块要好很多,一百灵石,多宝阁卖要一千八呢。”
沈寂之低着头站在那,在心里权衡了很久,才道:“那给我一百这块罢。”
-
简欢坐在树下修炼,现在只要一有时间,她就修炼。
听到脚步声,她睁眼看去,看到人时,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跑了过去。
女孩跑动间,白色裙角拂过如霜的月光,身影晃动如涟漪。
简欢的眼睛很亮:“如何?!”
沈寂之颔首:“应是可以。”
简欢右手握拳往下一划,耶了一声。
沈寂之:“不过符纸便宜不了,符笔可以。”
符纸做起来麻烦,他从中也赚不了多少,算算用上的时间,最后怕是亏的。
简欢微微失望,但也没说什么。
沈寂之:“既然你觉得可以,那就这么定了?”
简欢重重一点头:“好。”
沈寂之:“你什么时候需要?”
明日下午就有符术课,简欢道:“明天中午可以吗?”
“可。”沈寂之想了想,提醒道,“对了,这个不能记账。”
简欢表示明白:“我知道。”
这事再怎么说也是她赚了便宜,足足省下两百灵石呢。
用的还是沈寂之在厂里的面子,她不能得寸进尺,要求记账,那便太过分了。
简欢心下喜悦,问他:“你要一起回去吗?”
沈寂之摇摇头:“我今晚要在炼器堂守夜。”
简欢颔首,和他挥手道别。
沈寂之回到炼器堂,借了本炼器书,翻到符笔那几页,细细看过一回,便开始上手了。
他的那把剑,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琢磨的,木屋也是他自己盖的。
沈寂之并不是第一次做东西,因此倒也得心应手。
炼器堂明亮的光线下,沈寂之握着几根木料,拿小刀一点点把它们磨成一样的形状,再用火灵力细细将它们融合在一起。
火红色的灵力下,映衬着少年细致专注的脸庞,宛如一幅画。
晨曦微起之时,一只简单却不失雅致的符笔出现在他白皙的掌心中。
作者有话说:
简欢觉得自己赚了,很满意。
沈寂之觉得自己赚了,也很满意。
试问,此次事件受伤的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