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盐盐江肆

我是沈盐盐。
3个小时前,因为干饭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七年。
我多了个帅到让人脸红心跳的老公和一个和超级可爱的大儿砸。
这……
这特么是阳间发生的事?

1
3个小时前,我在挑战大胃王的比赛中因为狂干三碗大米饭又连喝一瓶可乐强忍着不打嗝后晕了过去。
3个小时后,我在医院醒来。
一个漂亮的小奶团子死命抱住我的胳膊,哭戚戚道:「盐盐,你终于醒来了,我和粑粑都担心死了,我还以为自己要成为没妈的宝宝了,呜呜……嗝~」
我惊得赶忙挣脱开手,「叫谁妈呢?我刚十八,没有你这样的好大儿!」
又转头看向奶团子的粑粑,一个身姿挺拔,五官精致的男人,「大哥,快看好你的儿子,别随便叫人妈啊!鼻涕都擦我袖子上了啊!」
一旁的奶团子听完「哇」的一下哭得更大声了,「粑粑,救命!盐盐好像被撞傻了!」
2
医生说我失忆了。
一个小时前因为车祸撞到了脑袋。
好笑!
我怎么会失忆?
我只是因为连干三碗米饭撑得没倒过气来暂时晕倒了而已。
哎,话说,我最后得奖了吗?
「盐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最可爱的宝宝啊!」肉肉的小手又指了指旁边英俊的男人,眼泪汪汪的,「他是宝宝的粑粑,你的老公啊!」
我看了一眼小奶团子,又看了一眼眉头紧蹙的男人,清了清嗓子,「这是整蛊节目对吧?摄像机在哪里?」
房间里一片死寂。
呵,还装!
我连忙下床开始寻找隐藏摄影机,枕头、地下、柜子里、床底下,完全翻了个遍。
没有,居然什么都没有!
最后我的眼睛瞟向了卫生间。
「还给我捉迷藏!」
我一个大跳蹦到门口,拧开把手开门。
「哈哈,你们……」
里面空无一人。
门对面有一面镜子,映着开门的我。
披肩的长发,巴掌大的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失血色的唇。
我张大了嘴巴。
「她」不是我!
或者说,「她」是我又不是我!
「她」是脱去稚气,轮廓分明,五官更为成熟的我。
我哆哆嗦嗦地转过头去,看向我的「老公」,道:「今年是哪一年?」
男人走过来,一脸担忧道:「盐盐,今年是2021年。」
20……21?
不是2014???
我眼皮子一沉,又晕了过去。
3
「粑粑,你说我咯吱盐盐的脚底板,她会不会醒过来啊?」
「喂她吃她最讨厌的青椒呢?」
「那我放条毛毛虫在她脖子里呢?」
「把宝宝尿的床单盖在她的身上?」
够了!
我特么的自己醒过来还不行嘛!
我一个猛子坐起身来。
淦!
还以为睡过去梦就会醒。
结果还在这里。
「盐盐,你醒啦?」小奶团子跑过来抱住我的大腿,声音奶声奶气的,「你现在有没有想起宝宝啊?」
我叹了口气,「抱歉,还没有。」
小奶团子瘪起嘴一副要哭的样子,又拼命忍住,抓起我的手呼呼,「盐盐是不是太疼了?宝宝给呼呼,不疼了,就想起来了。」
「啊,谢谢。」我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
虽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这个小奶团子倒是挺萌的。
「盐盐,医生说我们可以先出院,至于失忆的事,要等过几天来医院复检才知道结果,我们先回家好吗?」团子粑粑蹲在床前与我平视,声音好听得不像话。
见我迟疑,他掏出手机给我看手机屏幕。
是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
「家里还有我们的结婚证,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
「我信了。」虽然想不起来,但是奶团子那张和我有七八分像的脸以及右脸同样位置的酒窝,也不得不让我承认,那确实是我的崽儿。
「但是,那个,你怎么称呼呢?」我不好意思问道。
男人眼睑一颤,似乎有些难过,还是答道:「江肆。」
一旁的奶团子也挤过来,「盐盐,我叫江小白。」
「江……小白?」
「嗯嗯。」奶团子拼命点头,「很好听是不是呀?」
「好……」
好敷衍的名字啊喂!!!
「是盐盐给我起的哦,我也觉得超好听的!」奶团子一脸星星眼,「不愧是盐盐,又漂亮又有文化。」
「啊,哈哈哈……」我假笑两声看了一眼江肆。
我到底是个多不靠谱的妈啊!
话说团子的爸爸看起来有钱还有涵养的样子,是怎么同意我起这样名字的啊?
正想着,江肆突然把我横抱起来。
我惊呼一声,「我腿没受伤,可以自己走。」
「不行,盐盐。」江肆低头看着我,身上有好闻的草木气息,声音低沉又有磁性,「我不放心你。」
奶团子欢呼一声,「是公主抱耶!」
4
「话说,我现在是干什么工作的?」坐在车里,我好奇道。
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八岁的时候。
参加大胃王比赛那天,我还是个学生。
不知道七年过去了,我成为了一个怎样的人。
「盐盐是全职作家哦!超厉害的那种哦!」奶团子挺起胸脯,骄傲得不要不要的。
「是吗?」我来了精神,「我都出版过哪些书啊?」
奶团子掰着手指头,「比如说《干掉霸总老公独吞遗产的一千零一种方法》、《让老公变得油腻秃头的180道菜谱》、《30天踹掉老公速成班》……呜!!!」
被捂住嘴巴的团子伸出小拳头抗议。
我则被吓出一身冷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瞟了一眼前面开车的江肆,似乎没有什么神情变换。
我凑到团子耳边,小声道:「团子,我跟你爸爸是不是感情不和啊?」
不然为什么会写这么奇奇怪怪的书。
「怎么会?」团子拉开我的手,小眉头蹙起来,认真道:「只有很相爱的粑粑和麻麻才能生出来像团子这么可爱的宝宝哇。」
「谁跟你说的?」
团子指了指前面,「粑粑说的。」
我摸了摸团子的脑袋,「那爸爸是做什么的?」
「霸总,超有钱超有钱的那种哦!」说完,团子从小黄鸭书包里掏出银行卡,朝我飞了一个甜甜的wink,「盐盐,卡随便刷,可以买好多好多包包口红,密码是你生日哦!」
???
5
回到了家里。
我才知道我究竟嫁了个多霸的霸总。
超豪华的白色别墅屹立在葱郁幽静的半山腰,面积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我走进大厅,炫目的水晶灯差点亮瞎我的眼睛。
对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幅画着我的巨大油画,轻柔的白纱直至脚踝,栗色的卷发随风飘起,头上带着栀子花编成的花环,肌肤白皙如雪,眼睛缱绻如春水,赤足踏在浅水中,美得像精灵一般。
真的,若不是我确实有令人惊叹的美貌,我大概会以为江肆瞎了眼才会和我结婚。
「盐盐,换鞋。」团子蹦跶着小短腿,给我找来一双女士拖鞋。
「谢谢团子。」
「不客气盐盐。」又娇羞地蹦跶着小短腿跑向江肆,抱着他的腿道:「粑粑,盐盐夸我了,她喜欢我是不是?」
江肆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嗯,她很喜欢你。」
「哦耶~」
这个对话真的……
我说句谢谢都能让团子高兴成这样?
我以前到底是有多后妈啊?
简单用过了晚饭,到了休息时间。
我洗完澡后躺在床上发呆。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在某乎上看书穿越的都有得是,我只是暂时失忆了貌似也不那么猎奇。
也许过了两天,我就全部想起来了呢。
想到这,我的心安稳下来。
嗯,床好软……
嗯,房间好香……
嗯,是富贵的味道……
正在这时,床边来了一个人。
深蓝色的丝绸睡衣,虽然有些松垮,依旧能看出里面挺拔紧致又有形的身姿。
江肆低头看我,刚沐浴过的头发有些蓬松,浓密的睫毛湿漉漉的。
「盐盐。」他声音似乎有些哑,「今晚,我想留宿。」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