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娴白羽

001见金主
(本故事纯属虚构,不可能有巧合。)
闷热的夏天让人无法呼吸,如同此刻我的心情一般……
“你还在考虑什么?学费都要交不上了。”高远远焦急的看着我。
“可是……”
“可是个气儿啊!非要我不文明吗?没钱寸步难行!马上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而且我好不容易给你谈的,你只要放学晚上去就行,还不耽误学业,你只要答应了,钞票大大滴有!”一口气说完高远远一屁股坐在了我下铺的床上。拧开一袋果冻一饮而尽。
高远远是我的小伙伴,家庭背景不清楚,但是生活对于我这个穷学生来说十分奢侈。这次也是她不费吹灰之力帮我找到的生财之路。
听完高远远的话我似乎开窍了,是啊,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总不能因为缺钱休学吧!
我看了看不再工作的空调,怒吼一声:“干就完了!”
“这才是我的好梦娴嘛,今天晚上你就去,一会儿我把地址和联系方式发给你,记得穿的漂亮些。我还有约会就不和你吃午饭了。”说着高远远扔下一张饭卡,“有钱了记得还我。”
看着高远远潇洒离开的背影,我不禁开始联想自己有钱后的生活……
不知不觉夕阳西下,我换好了整洁的衣服啃了两口面包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寝室。
今天是周六没有课,校园里显得格外安静,大多数人都出去玩耍了,我承认,我的大学学习氛围一般。
可图书馆亮着的灯仿佛在不服气我的想法,是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地方都会有不辱使命的人去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图书馆里还有些同学在刻苦钻研。
曾几何时我也是为理想而奋斗的一员,现如今我高贵的头颅不得不为生活的五斗米而耷拉。
我搜了一下高远远发的地址,离我们学校并不远大概步行二十分钟路程,于是我徒步走到了目的地。
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和高大帅气的保安我有点打怵,不知该怎么进去小区,于是偷偷走到了侧面向小区里面望去,我伸出自己不算纤细但还算长的手指点着不远处的高层开始查找我金主的住所。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还没等数到就感觉背后有种强烈的压迫感,突然间一只大手拍在了我的身上,吓的我回首一跳并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啊!”
本来威严的保安被我这么一喊吓得一哆嗦,可能他也没想到,我的反应这如此强烈。
“这位女士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保安整理了一下刚刚被我吓歪的帽子。
“啊,帅哥,我是来找人的,x栋x单元……”我熟练的说着金主的地址。
“啊,这位业主交代过了,我带您进去!”说完保安走起来六亲不认的步伐,如同一只威猛的……(不知道什么词形容好)带我走进了小区,这一路我多少有点尴尬,直到我看到了另一个保安也迈着同样的步伐我才意识到他们走路是有规范的。
帅保安把我带到金主门口后便离开了。
我看着酒红色的平平无奇的大门,用力的咽了口唾液。第一次工作,有点紧张,我礼貌的敲了三声。
等待的时间让人很是焦虑。紧张的我汗水越来越多。
不一会听见了清脆的声音“pia pia pia pia…”
这不算悦耳的声音让我心里一颤,这金主太不讲究了吧!根本不顾及他人感受,这么大的声音我在门外听的一清二楚,金主肯定是个极其自我,狂妄自大的人,时间不早了搞出这么大动静邻居肯定意见很大。
不过此刻的我内心十分忐忑,说不出的不安涌上心头。
突然pia pia 声停止。
“你是高远远的同学?”一个深沉的声音让我更加紧张。
“是。”
噔噔,门自动开了。
我十分拘谨的走进了门,换上了一次性拖鞋。
一个看起来中等身高的男人背对着我,正在看墙上的照片。
“她告诉你工作时长和相应报酬了吗?”男人低声问到。
“没说。”
我简洁的回答让男人有些意外。他转过头头看向我。
“小丫头胆子可真大,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接活。”男人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下,随后房门自动关上,他随手将手机放在一旁。一手掐腰,另一只手搂了一下头发,上下打量着我,喘了口粗气。
“你是走着来的?”
我微微的生硬的点了下头。
对方的行为让我内心一颤,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变态吧!那奇奇怪怪的眼神让我有些不舒服甚至是肝颤。我的衣着没什么不得体啊!简洁的卡其色小套裙,还是中长款的,十分端庄,难道他是发现了我套装下完美的曲线?想到这我不禁内心开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我后退了两步手试图找到门锁……
只见男人脱掉了脚上类似木屐的拖鞋,走到沙发旁一把拽起一条浴巾扔到我身上。我双腿一抖。内心千军万马,这家伙要干什么?!此时的我还没有找到门锁,内心慌得一匹。
高远远到底给我介绍的什么金主啊?还让我穿的漂亮点,该不会……
“你全身湿透了,不太雅观,一楼有客用浴室,你把自己先收拾一下吧。阳台上最靠窗户的客用洗衣机你可以用。”
说完男人拿起手机头也不回的走上了二楼。
没找到开门方法的我十分沮丧。
见他上楼,我迅速的掏出手机开始质问高远远。
[大哥!你给我介绍的什么金主!不会是个变态吧!]
[什么变态?他是我发小,人特别正!哎呀你就放心做吧!做好了不会亏待你的!]
我还在输入(可是……)高远远又发来信息。
[先不说了,我和我男朋友正在看电影,晚上回宿舍再说。]
我有点绝望,但是既然高远远信誓旦旦做了保证我便强撑着身子大胆了起来。
我目测了一下一楼大概有一百多平米的样子,我迅速的锁定了洗手间,刚要进去,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那个,你洗完了先换上这个吧,只有这一套是全新的没穿过了。”
我转过头看向男人上楼的背影和沙发上的一套男性睡衣倒吸了一口凉气。
穿就穿,看着质感不错,肯定值钱。

002这工作……
我一把拿起睡衣走进了洗手间,看到镜子的那一刻我整个人傻掉了。这还真是有点不堪入目,湿漉漉的汗水打湿了我的上衣,特别是颈部以下尤为严重。这衣服贴在身上显得透亮十分,太尴尬了!
一定是刚刚暴走加上紧张,我的套装才对我如此抗议,我迅速的脱下上衣,在浴室香香的衬托下一股汗味让我清醒了不少,额……此时的我除了尴尬至极,心脏也安静了不少,肝儿也不颤了。
我火速的进行了淋浴,用吹风机将内衣吹干,换好衣服后将我的套装扔进了洗衣机,有钱人的日子真是豪横,洗衣机看起来比我都值钱。
我一米六七,一百一十斤。金主的衣服对于我来说略大一些,不过还算可以,首次出来赚钱的我显得格外青涩,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呆头呆脑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吩咐。
突然高远远发来了一条信息:
[我忘了跟你说了,一会他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就行,走时候把银行卡号发给他,钱你就不用担心,我帮你再多要些,肯定少不了你的!他洁癖,可能会有特殊要求,你忍耐忍耐,好好做,加油!]
看着高远远发来的信息,我心头一颤,看来工作难度有点大。还洁癖……确实洗手间的镜子一点水渍都没有。
“你叫什么名字?”金主边下楼边询问。
“啊~~我叫庄梦娴,今年二十一岁,我没有健康证,但是学校刚组织完体检,非常健康。”听见金主声音后我迅速起身,绝微有些紧张的望向楼梯方向,只见金主迈着悠闲的小步伐走下来,一双白白的脚和小腿上居然一点汗毛都没有,不过以我超清的视觉来看,他两只脚踝不一样。
“刚刚你收拾自己就不算在工作时间内了,高远她刚才跟你说工作内容和薪资了吧?”金主把一个袋子放在了茶几上。
“他跟我说,让我听你的,走时候把银行卡号给你,其他什么也没说。”我此刻突然反应过来了,我是出来赚钱的,高远远就说给我找工作,可是具体干什么薪水多少他都没告诉我,我突然鬼使神差头脑发热的就答应了。
金主一声长叹:“你就不怕他把你卖了?”说完金主躺在了沙发上。“先给我拿杯橙汁,在冰箱里。”
我火速观察了一下四周锁定冰箱迅速的将橙汁给金主大人奉上。
“你的工作是我的私人助理,工作很简单,主要负责我的生活起居。”金主接过橙汁,dun dun dun 一口气喝完后将杯子放到我的手里。
(生活起居包括睡眠、沐浴、衣着、饮食、劳作等。)
“生活起……居……”我小声的重复了一遍,这工作量可挺大。“可是远远说我只要下课后晚上来就行,我怕我时间不够做不好。”
“高远这么说的?!”金主轻歪了一下头,长长的出了口气。迅速的掏出手机打给了高远远。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个女人……”金主一把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看着金主突然变长的脸,我显得格外不知所措。
屋里的紧张气氛已经到达了顶点。
“那……先生,我平时都做什么?……”见金主心情不愉悦,我开始紧张起来,有点语无伦次,我愣愣的站在金主旁边,小心翼翼的问,“那个……我先做什么?我主要在哪里工作?我现在……”
还没等我说完,金主突然眯了一下眼睛,缓缓向我走来,强大的压迫感瞬间生成。
“你平时的工作量不大,晚上来就行,工作地点主要就是我家,内容……”金主邪魅的笑了笑继续向我走近,我几乎能感受到他呼吸的每个瞬间。
此刻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紧忙后退两步,但对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女生正常的危机意识提醒我再不逃离这个地方自己可能就自身难保了。
于是我加快了后退的脚步。对方步步紧逼,直到我们两个定到了进户门上,准确的说应该是对方把我定在了进户门上。
我惊恐的感受到了周围一种特别的味道,仿佛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心脏跳的更加厉害。突然对方猛的靠近我,“小宝贝儿,”对方一只手突然抬高,“”你的工作内容主要是伺候好我……”
他话还没说完,我被吓得转过头想要马上逃出他的家。
“啊…额…啊…啊…”我略带哭腔的小声嚎叫着……奔跑着……越跑越冷,越跑越冷,此刻突然强烈的关门声提醒了我,我已经跑到了一楼。一楼大厅的冷气开的太大,温度低的如同我此刻的心情。脚下的疼痛感提醒我刚才我跑了十多层楼梯,而且是一气呵成。
此时我站在一楼大厅,看着物业管家和刚进门业主们被惊吓掉的下巴,感觉自己似乎得救了。
美女管家起身向我行礼,“女士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慌乱的我走到美女管家身边,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请带我出去,求求你了!”
哭咧咧的我似乎触动了管家内心的某根弦。她迅速抄起电话打给了门口保安,不一会保安到了。将我带出了小区,保安还是那个帅保安,步伐还是刚带我进小区时的那个规范的步伐,但现在却觉得那步伐十分的帅气,正义凛然!
保安在确定了我并无大碍后将我送上出租车,得知我没有钱后有帮我付了车钱,看着保安伟岸的身姿后我留下了感谢地泪水。
“你一个女孩子,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说完保安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走到了他的哨岗旁。
内心的感谢此时已表达不出来,我只能看着保安远远的身影向他挥手,他也向我敬了个礼。
夜晚的城市,车水马龙,我落魄的坐在出租车里,显得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

003偶遇小莫
到了学校时间还不算晚,很多同学并没有回来,走在偌大的校园里,也似乎没有人发现我的狼狈。
回到寝室门口我才发现,东西全都落在金主家了,除了一只手里紧握着的还挂了点橙汁的杯子……还有金主的睡衣……这两样东西也并不属于我。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这一路是个什么情况。
室友还没回来,没有寝室钥匙,也没有电话,我只能到高远远寝室去碰碰运气,看看他约会结束了没有。
在寝室这一路虽然穿睡衣的比例不少,但也引来了一些异样的目光,男士睡衣还是不适合出现在女寝。
高远远寝室果然有人,不过不是高远远,是她寝室的老幺——莫商馨。额……我猜她爸妈给她起名字时一定希望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吧!
“呦~梦娴,稀客啊!”莫商馨一头清爽短发,清秀的面容下是一身酷到爆的中性装扮,那略微带些磁性的声音真是让人神往。看她坐在椅子上拖鞋的架势应该也是刚从外面回来。“今儿怎么有闲情雅致到我们寝室来了?”莫商馨走向我,将胳膊搭在我的肩上,高挑且清瘦的她让我没有什么负重感。
我愣了一下,举起手中的杯子说道:“哦,刚刚到隔壁寝喝橙汁,忘了带钥匙了。”说完了我示意性的笑了笑。
“怎么还穿了双一次性拖鞋?”莫商馨转过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棉拖鞋,“新的,穿上吧,一次性拖鞋底儿太薄,脚凉对女孩子身体不好,特别是妇科。”
说完,莫商馨将我拉到了她的下铺坐下,然后,居然俯下身帮我换鞋子。
她这无微不至的举动属实吓了我一跳,惊的我脚连忙往回收。谁承想这瘦瘦的身体居然力大无穷,我的脚踝被他握住根本动弹不得。
“额……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她的行为让我有些不自在。
听我说完,莫商馨晾出了自己的肱二头肌,“我可经常锻炼的,躲什么?害羞啦?同学就应该互帮互助,我帮你穿。”说完莫商馨温柔的将她的棉拖鞋套在了我的脚上。“拖鞋送你了~”
还别说,虽然我和莫商馨接触不多,但是她这一套操作下来,还真是让人轻松愉快,刚刚的凄惨经历完全被我抛在脑后。如果她是个异性,我可能就沦陷了。
我们俩开始了闲聊,她总能找到我感兴趣的话题,且说话非常幽默风趣。高远远几乎没跟我提过莫商馨,也从来不带我跟她一起玩,就在大课上打过两次照面,也是彼此坐的非常远。一直不知道她这么好相处。突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高远远拎着大兜儿小兜儿的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寝室。看着眼前的一幕她迟疑了一秒钟,虽然时间很短,但能看出她眼中有那么一丝丝怪异的感觉。
“小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今天不去你朋友那啦?”虽然刚刚高远远有一点点奇怪,但是这一刻又突然十分热情。
“以后都不去了,我们掰了。”莫商馨语气和缓,说完便开始换衣服,果然还真是经常锻炼,八块腹肌马甲线真是让人看的嘴角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又掰了?”高远远放下手中的购物袋走向我。
“是,她太不懂事。”莫商馨换完了睡衣便爬上了自己的床,“远远,梦娴忘带寝室钥匙进不去屋儿了,不然今天就让她住咱们寝吧,反正他们俩也不回来。”莫商馨指了指两个空床,贴心的说。
高远远听完莫商馨的话,立马抓起了我的手,“不了,回来的时候我看他们寝室亮灯了,应该是有人回来了。我还有东西在她寝室,”说着高远远转过头看向我使了个眼色,“梦娴我着急用,咱们现在去取。”
“好吧,真可惜。”说罢,莫商馨撇了撇嘴。“梦娴常来玩啊!下次有空儿咱们一起去图书馆。”莫商馨露出了一个清爽的微笑。
“好的……”不知为什么听到她这么说我居然感觉到很开心。
高远远不等我把话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把我拉出了她的宿舍。并去舍管阿姨那里要了我们寝室的备用钥匙。
回到我寝室,高远远一把把我按在了椅子上,“什么情况梦娴?你怎么穿着白羽的睡衣,还拿着他家的杯子?”

004原来如此
我愣愣的看着高远远,“白羽?”
“白羽就是我介绍你去见的那个人。”说着高远远将脸贴近我身上嗅了嗅,“身上怎么都是他的味。”
“我……”
“你别~别说这不是他的,这睡衣是我家赞助给他的特定款睡衣,袖口有他名字的拼音首字母,”说着高远远一把扯起了睡衣的袖子,还果然有两个字母 B Y,“还有这杯子,去年他过生日我送他的全球限量款水晶杯,国内都没几套……”
说到这我又想起了今晚的悲惨遭遇,于是失声痛哭了起来,“高远远!你还问!我还想问你呢!你到底给我介绍的什么工作啊!”我哭红了眼睛看着高远远。
高远远一脸诧异,“保姆啊!就家政服务那种,去他家给他打扫卫生、做饭什么的,怎么了?他为难你了?哎!不是!你怎么穿他的睡衣啊?什么情况?”
“那你最开始怎么不告诉我,我是去做保姆啊!”我啜泣着。
“最开始你也没问呢……”高远远无奈的看着我。
我详细的跟高远远讲了我在白羽家的悲惨经历,听的高远远火冒三丈。她从身上的小链条包里抓出手机,那架势就跟抄家伙要和人血拼一样。
电话还没响两声,对方就接起来了。
[白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了我怎么没看清你的真实面目!]高远远怒火中烧。
[呵呵,高远,她刚到我家时我跟你通电话,让你把她该做什么告诉她,你怎么跟她说的?让她听我的?那肯定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呵呵,你把那个女生找来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后果。我要找的是全职住家保姆,是你自告奋勇非要给我介绍人,你让她每天晚上来做那么一会儿是在耍我吗?而且她根本不知道她该干什么!我本来事先找好的阿姨也因为你的推荐不用了。我白羽有仇必报,今晚上就是给你提个醒,高远这笔账我给你记着。]
对方噼里啪啦一顿怼后,高远远不淡定了。她连忙起身快步走到走廊。
[白叔没跟你说吗?我同学是在校大学生,到你这是勤工俭学来了,白叔说只要好好工作会给我同学出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高远远一脸疑惑。虽然她走到了走廊,但是趴在门口的我还是可以听到一些内容的。
[什么?他这么说?!!]显然对方有些难以置信。
[对啊!白叔说要找年轻漂亮的女孩给你做保姆,最好有点文化的,做好了报酬优厚……]高远远突然拍了一下脑门,[我知道了,上次白叔还在问我你到底谈没谈过恋爱有没有女朋友……]
[你怎么说的?]
[实话实说,没有呗!
而且你之前总和男生在一起,也不爱和女生说话叔叔他可能是希望你多和年轻女孩接触一下吧……]
听高远远说完,白羽沉默片刻,开口道,[明天周末你们没课吧?让她早点来,早上八点我必须见到她!工资按我爸说的来。]
[那可说定了啊!大财主你可不许赖账!做好了可别忘了给我们加“鸡腿”啊~]高远远突然兴奋起来。
[对了,你跟他说以后到我这上班坐出租车,路费报销。]
[太……]
[嘟嘟嘟……]
还没等高远远说完对方便挂了电话。
[讲究了……]
高远远收起电话欢快的跑向我,“今天在白羽家是误会!你一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有着落了,好好伺候白羽白大人还会有彩蛋哦~”高远远喜笑颜开的样子和刚刚的“穆桂英挂帅”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生命的存在。
“我明天是要去他那一趟,我的东西都在他那,还有手机也在他那。”听到自己经济问题得到解决,我一张丧气十足的脸没有一点波澜。内心非常想拒绝——老子不干了!爱谁谁!给多少钱爷我不伺候你——可惜……一分钱难道英雄汉,更何况我是一届女流。
噔噔噔噔
此刻高远远收到一条信息
[让她加我社交账号,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我火速电脑登录了社交账号,加了白羽。
疯狂的小白兔:
明天八点准时到我家,工作服和劳动工具只能用我这的,一楼客房是你的休息室。因为你需要熟悉一下你的工作,明天我会带你去商场超市等地方,希望你做好充足的准备。
多暖春:
知道了。
疯狂的小白兔:
回复收到。
多暖春:
收到!
看着白羽这网名,我也是醉了,回复完对方之后我直接笑喷。
“哎妈呀!疯狂的小白兔……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白羽的账号吗?这名字起的跟他太有违和感了!”我笑的前仰后合,直拍大腿。
“这是十年前我给他申请的账号,当时觉得这个名字非常适合他。没想到他一直没改。”高远远淡淡的说道。
“疯狂的小白兔?适合他?哈哈哈哈……”此刻我真是觉得我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高远远看我笑的如此猖狂无奈的说道:“白羽吧……是短道速滑很牛掰速度非常快,就像发疯奔跑的兔子,而且训练起来十分疯狂,不要命的那种,所以我就给他起了个这样的名字。”
“短道速滑?短道速滑国际赛事上的冠军也叫白羽,这也太巧了吧,这都能重名。”
“不是重名,那就是他。”高远远起身,“好好伺候白羽,你也算是为国效力了~好了,我先回了,有事电话。”
我卖力的点了点头。
高远远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看向我,然后严肃的说,“和莫商馨不要走的太近,这样对你有好处!”然后意味深长的点了一下头。
第一次看见高远远这么严肃,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我也意味深长的冲着高远远点了点头。

005重回工作地
高远远走后,我稀里糊涂就睡着了,也不知道室友什么时候回来的。虽然睡得挺早,但是睡眠质量非常不好,我做了一晚上的梦,这一晚上我一直跟在白羽的后面,整个一晚上都在颠簸。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就醒了,起来的时候室友还在睡,我扒开窗帘外面的月亮还隐约能看到,于是我轻手轻脚的下床洗漱。
“嗯……梦娴,今天周末起这么早啊……”小萌睡眼惺忪的看向我,沙哑的声音仿佛在将我推回床上。
“啊,是,我要出去勤工俭学了,对了小萌,以后寝室或者班级有什么事情我不在的话,就辛苦你联系我一下啦!万分感谢!”我一把抓住了小萌的手,轻轻的说到。
小萌没再说话,卖力的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的睡死过去。
洗漱完时间还早,我轻轻整理了自己的物品,既然金主那里给我准备了休息室,那我得好好利用起来,于是我准备了一些日常可能会用到的东西,包括一套换装的衣服。
清晨往往温度没那么高,于是我又徒步去往目的地,虽然是清晨,但行人和车辆已经数量不少了。想必他们其中有很多都是为了生活而去奔波的人吧!其中就有我一个。
虽然我还没毕业,到现在也是个打工了,家政保姆。
想想这个金主也挺有意思,还私人助理,有钱人真会享受生活,连保姆的称呼都这么时尚。给我拿的睡衣都是没穿过的。
对保姆都这么讲究的一个人应该不好伺候。不过看在钱的份上,我相信,我能克服一切困难,成有优秀的新时代小保姆。
经历了二三十分钟,我拎着金主的杯子和我的物品终于又到了地方。
正赶上保安交接班,昨天的帅保安看到我很是惊讶。“你怎么又来了?”
“啊……我来工作的。是做保姆。”我微笑着说。
“那昨天……”
还没等帅保安说完我连忙答道:“昨天是个误会,我没事。对了,这是昨天的打车钱!真的谢谢你!”
帅保安迟疑的接过钱:“其实也不用还给我的。”
“那我送你过去吧!”说完帅保安就又迈起了他们那规范的步伐将我带到了金主家门口。
这次他没有先离开,他帮我按了门铃,只见帅保安按了左上方大概一米八左右高度的地方,此时我才发现,原来门铃是隐藏的。
看着我充满好奇眼神,帅保安说道,“白先生家的进户门是特定的,一般人都不知道他家的门铃在哪里。”
“噢~”我大彻大悟的点了点头。心想怪不得昨天我没有找到出门的内锁。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只见白羽穿着和我昨天穿的同款睡衣站在门口。可以看出他刚醒,不过看起来并不邋遢。
帅保安向白羽行了个礼,“您好白先生,请问这位女士是到您家工作的保姆吗?”
“不是。”白羽低声说道。
我和帅保安听见他这么说都有些意外。
“他是我的私人助理。谢谢你把她带上来,今天开始我会给她配备小区的钥匙,她进出小区有什么问题的话还请你多关照。”白羽十分谦和的说道。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的职业。”说完帅保安行礼离开了。
其实他已经下班完全没有必要带我上来的,还跟白羽打了照面,我知道他是想确认我的安全。
真的感动到了,我想说,世上还是好人多,看着帅保安离去的背影,我送上了敬意十足的注目礼。想必他的后背现在一定有点热腾腾的感觉。
“都走了,进来吧,舍不得啊?这的保安长得都不错。”白羽转身抻了个懒腰。
“请问,我的工作不是保姆吗?”我瞪着眼睛看着白羽。
白羽慢慢转过头来,“你觉得保姆阿姨这个工作经历对于一个大学生以后就业有什么太大的帮助吗?”
昨天我没太仔细观察对方,此刻我才注意到,他不光是腿白,他哪里都很白啊,清秀的脸庞上镶着并不惊艳的五官,但是组合到一起,却又十分耐看。身高,目测一米七五左右,并不高,但是呢,可能是肌肉线条的关系,看起来还显得挺高的。(别问我他穿睡衣怎么看出来的,他现在站在阳光里,睡衣有点透。)
“下次来不要按门铃,我喜欢安静,”说着向我扔来一串钥匙,确切的说应该是门禁卡和他家的房卡。“这个揣好,千万别丢了。”说完白羽走上二楼,“八点二十我要吃早餐,厨房有食谱。”
“收到!”我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地上,十分拘谨的向白羽行了个礼。
看着原地不动愣愣的我,白羽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刻是早晨七点半。我洗完手后,将昨天拿走的杯子放到了原位。将穿走的睡衣扔进了洗衣机。将我的个人用品放进了休息室。令我惊喜的是我昨天的衣服竟然整齐的放在了休息室的床上,而且明显是熨烫好了的。
上面还有一个便利贴——以后叠衣服的标准。
旁边就是我的手机,下面还有一部用过的手机,但是看起来和新的一样。上面依然有便利贴——工作手机,损坏赔偿。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总觉得这个金主即大方,又抠门。
很快就到了八点我走进厨房忙活了起来,一看食谱我真是傻眼了,看着到挺丰富,不过做法感觉不是很好吃。
水煮西蓝花,水煮鸡胸肉,水煮蛋……
虽然不全是水煮,但是其他看起好像美味的也不多。没有麻辣烫米线就算了,也没有烧烤和火锅……
我看着食谱真是没了做饭的心情,于是我打开了冰箱,看看能不能遇到心仪的食物。
冰箱这么大,还真是不剩什么了,看来今天免不了超市大采购了。在最下层的冷冻区我发现了人工的速冻水饺,看起来像是谁特意给他包的,上面还写了日期。
我熟练的起火烧水,水开了下饺子。一共煮了三十个,我觉得他应该够吃了。
还没煮好我就感觉到身后有股奇怪的力量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移动起来。
“诶诶诶诶诶……”随着奇怪力量的控制,我也奇怪的被拉到一个柜子面前。
只见一只修长的手打开眼前的柜子。一套精致的餐具展现在我的面前。
“这是我的餐具,以后盛食物别弄错,”他又打开了另一个柜门,“这是客用的,你可以用。一会饺子分两份,你跟我一起吃吧!”说着白羽便坐到了餐桌旁。
我迅速拿出了两套餐具看向白羽,“这不好吧!”
白羽看着我这嘴上说不,却十分诚实的身体,笑了笑,“没什么不好,煮那么多我也吃不完,一人一半吧!”
我火速的盛出刚出锅的饺子,快速的坐到了白羽对面。
“主人你吃十五个饺子够吗?”我认真的问。
听到我这么称呼他,他刚喝下的水差点喷了出来,“别这么称呼我,叫白羽吧。”
“是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