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君乔陆彦勋

第1章 半道救来的丫头
暴雨在一瞬间袭来,整座城市像沸腾了一般,同时也席卷着浓浓的雾气,让路面的能见度降低。
时间是下午的两点出头。
因为下雨而积水的路面,在暴雨的不断袭击下,起伏跌宕,如同烧开的水一般。
一辆迈巴赫缓缓行驶在这暴雨之中。
因为起了大雾,路面的能见度降低,让车子的速度一再减缓,龟速行驶于路面。
男人烦躁看着前方。
明明一会还要有一个总要的会议,自己从医院出来,却偏偏赶上大雨,起了大雾,让自己没有办法赶上这重要的会议。
蓦然间,积水的路面一片的猩红,前方一辆车子停靠在路面。
男人清楚的看到,这一片猩红的源头,是这车子。
如果他没有判断失误,这是出了车祸。
他也不是真的好善乐施之徒,就是缓缓的驶过去,没打算报警。
可却,看到一名穿着婚纱的女子挣扎在那里,婚纱都被鲜血染红了,女人看到他,目光正对。
也就那一瞬间,男人惊住,一阵急刹车,车子在水花中停下来。
墨绿色的打伞一撑,男人的皮鞋没入积水中,一步一步靠近狼狈的女人。
走近时,整个人弥漫在一中强烈的失望中。
原来,不是洛清言。
女人看到他,却仿佛看到救星一般,伸出自己鲜血淋漓的小手,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拉住他西裤裤脚。
“先生,求求你,救我。”
女人哀切的声音,伴随着嘈杂的雨声,混入他的耳朵。
他天生不会怜悯任何一个人,所以,他没打算救眼前的女人。
“先生,求你了,救我。”女人哀切的声音再次传来。
他看着女人绝美的面孔,心里骤然生出一个想法,好像,跟着自己的想法走,也不吃亏。
他恍然间就蹲在女人的面前,用手扣住她的下巴,说了一句话。
“我们做个交易,你当我的妻子,我救你,”
女人努力睁眼看着眼前的男人,等到完全看清男人的面貌,她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不亏,比起自己现在要嫁的男人,这个男人是极好的。
“你答应了,那我救你。”
男人的声音依然冰冷,却给足了她安全感。
男人在口袋中,掏出手机,给自己的特助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出车祸了,会议取消。
手机放回口袋的瞬间,他伸手,把车门推开,将女人的婚纱完全拽出来,一把将人抱起来。
他想,女人一定很轻,要不然,这婚纱都浸过雨水了,他抱着她还是显得这么的轻。
雨伞,已经因为握不住而被扔在地方,大雨冲刷过两个人的身体,都变得湿漉漉。
男人将她安顿在车子的后座,折回来拿了掉落在地方的雨伞。
再看了一眼这狼藉的一切,还是掏出了手机,叫了救护车和交警,再折回车上。
没了力气的女人,奄奄一息在车后座。
即便,已经这般的狼狈,那张脸还是这般的绝美。
男人在后视镜看到这张苍白而绝美的脸,他想,自己往后,应该也不会后悔今天的大发慈心。
车子在大雨中启动了,不过是行驶了不到百米,迎面而来一辆熟悉不过的车子,辆车互相鸣笛,算作打了招呼。
这样的大雨天,不知道吴家大少爷的车子,怎么行驶在路上。
额……
男人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吴家大少爷和沈家大小姐的婚礼,但是这个婚礼,似乎只有吴家和沈家双方参加,没有宴请其他宾客。
云城谁人不知道,吴家大少爷是个双腿残疾的废人,然而,如今却娶了传闻中极为美艳的沈家大小姐,这其中缘由,不得不让人深思,连男人都多了几分深思。
车子依然行驶在路上,而行驶的方向已经从公司转变为最近的一个医院,他一边开着车,一边打电话安排着一切。
大雨还在下着,越下越大,天空也多了电闪雷鸣。
男人不经意间看到后视镜的女人,发现女人愈发的苍白,心里的焦急多了几分。
车子最终还是到了医院。
因为他的提前安排,女人很快就进了抢救室。
他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着人。
等着抢救室里面的人,也等着给自己送来干净衣服的林特助。
林特助急急赶来,看他坐在抢救室前面走廊的椅子上,身上纯黑的西服湿漉漉的,而袖口露出来的里面的白色衬衣的袖口已经变得鲜红,他大惊。
“陆总,您……”
“我没事,衣服给我,我去换了。”男人轻声道。
确实是没事的样子。
林特助将自己带来的衣服递给了眼前的男人,男人一把接过袋子,问了护士最近的男卫生间,直接走去了,让林特助先替自己在这边等着。
林特助一脸懵逼的在这边等着,完全不知道,在里面抢救的是什么人。
不久之前,陆总一个电话过来说自己出了车祸,让他将那个重要的会议给撤了。
这个一个电话过来,让自己心烦意乱的,后来又来了一个电话,让自己带一身干净的换洗衣服过来,他懵逼的就到了医院,现在等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人。
他等着,陆总很快也回来了,换上了那一身干净的衣服,仍旧是一起风发的样子。
男人看着他,将衣服袋子递给他,顺便吩咐:“把这袋衣服销毁了,还有今天我出车祸的事情,不必要透露给外人,你我知道便好,公司上下你打点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你随机应变,实在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
“是,陆总。”林特助恭敬回道。
“你可以回去了。”男人又道。
“是。”
林特助拿着那带衣服,走人。
男人依然坐在抢救室前面走廊的椅子上,一直等着人。
上面的灯,在某个瞬间,暗下来,抢救室的大门忽然打开,医生走出来,身后护士推着那个女人也出来了。
他起身上前。
“陆先生,她并无大碍,只是,还需要留院做后续治疗,陆先生您看?”
“留下来吧。”
“那好。”
护士推着女人,去了病房,男人跟着护士也到了病房。
护士让他先去大厅的缴费缴清费用在回来,他去了。

第2章 他就管定她的事
回来时,女人还没醒过来,他就坐在床边守着,等她醒过来。
自己因为一个冲动的想法,救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现在当然还是要等女人醒过来,问她点事情,了解了解,这其中但凡有点什么障碍,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清除嘛。
时间有点久,他等的有点不耐烦。
女人在深夜的时候,骤然睁开了眼睛,同一时间,剧烈的咳嗽着,似乎差点没给自己咳嗽得背过去。
男人赶紧上前,伸手将她扶起来,给她顺背,缓解她的咳嗽。
女人咳得脸色发红,难受到了一定的程度,却看到男人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了感激。
“谢谢你。”
虚弱的声音传来。
“不客气,一个交易罢了。”男人回道。
女人却还是看着他,虚弱的笑着。
即便是病恹恹的,笑起来还是这般的好看,男人心底不禁的一片柔软,嘴角也跟着勾起了一抹弧度,他也笑了。
两个人之间,总有一种已经认识很久的样子。
男人这时候,想起了自己的正事,就问了:“你叫什么名字,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有什么困难,你告诉我,方便我帮你解决这些事情。”
“嗯。”
女人点点头,靠在了床头,才缓缓道来那些事情。
“我叫沈君乔,今天是沈家强行把我嫁给吴家大少的日子,但……”
“你是沈君乔?”
听闻她的名字,男人给打断了话。
“嗯,我是沈君乔,怎么,先生,有什么问题吗?”女人虚弱的发问。
“没什么,我叫陆彦勋,先互相认识一下吧。”男人回道。
陆彦勋,这个名字好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一般,但是一时间,沈君乔却想不起来。
而男人听到她叫沈君乔,就知道了,她就是传闻中绝美的沈家大小姐。
传闻没有错,沈家大小姐,确实绝美。
“你继续说吧,有什么困难,我帮你解决。”陆彦勋接了句话。
沈君乔叹了一口气,继续说。
“今天突然下了大雨,一时间起大雾,能见度比较低,车子开得太快,打滑,撞上了路边的坛子,司机好像没有意识了,而我被先生您救了。”
“还有呢?你为什么会嫁给吴家大少爷,以你传闻中的绝美的面容,断然不应该嫁给一个残疾人,这其中定有什么缘由吧。”陆彦勋继续问。
“确实有,我母亲生了重病,无钱医治,我父亲不愿意支付治疗费用,而沈家的公司也出了问题,似乎是资金断链。
——吴家答应帮沈家度过这个难关,但是要求沈家把女儿嫁给吴家,父亲用母亲的治疗费用威胁我,我不嫁给吴家大少,他便让我母亲停止治疗。
——我如果答应嫁给吴家大少,他就为我母亲支付治疗费用,并且保证让我母亲安度余生,我也是无奈之下,才……”
沈君乔说不下去了,就顿住了。
不过,陆彦勋已经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沈家的情况,他也大概了解个一二,吴家的情况,就更加了解了。
陆家和吴家,表面关系,要是能在这个事情上,膈应吴家,何乐而不为。
陆彦勋现在觉得,自己救这个女人,一点都不亏,甚至还能做点什么大事情。
嗯,不错。
“你放心好了,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可以帮你解决,而且没有后患,但是,你也要记住你在大雨中答应我的话,当我的妻子。”
想着,陆彦勋来了一句。
沈君乔自然记得,自己在晕死过去之前,答应了陆彦勋,当他的妻子。
但是她觉得陆彦勋这个男人有点奇怪,为什么答应救自己,却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难道他非常的缺妻子吗?
她很疑惑,一边回答陆彦勋的话,一边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记得,我不会反悔的,只是我好奇,为什么,你会提出我当你妻子这样的话,明明我们当时第一次相见。”
“很简单,传闻沈家大小姐绝美,而你绝美,还有,我正好需要一个妻子,去堵住陆家那帮人的口舌,再者,我的心上人已经因意外去世,我不爱别人,只想找一个妻子,你很合适。”
“我知道了,我会尽力做好这一切的,也谢谢你,能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救了我,我觉的,我足够幸运了,毕竟,你比吴家大少爷还要好的太多。”
他说的话,也没有让沈君乔觉得不能接受,她反倒是可以接受。
陆彦勋只是需要一个妻子,很好啊,她可以满足,他不需要感情,也很好,她也可以满足,陆彦勋有深爱的人,爱而不得,而她已经被前人伤得心如死灰,不想爱另一个人了,这不正好吗。
所以,她就笑了,对着一切很满足。
“明天我就帮你解决这些事情,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民政局领证,如果你需要一个婚礼,我也可以给你,不需要的话,我们就不举办婚礼,你有什么需要呢,你就告诉我,就好了。”陆彦勋看着她,缓缓的说。
沈君乔点点头。
突然想起今天的事情,想起了婚礼,她眉头皱了一下。。
“怎么?有事?”
他察觉,便问。
“今天是我和吴家大少的婚礼,现在我在医院里面,他们找不到我,会不会对我母亲怎么样,我担心我的母亲,啊,不行,我……”
“别动,你母亲在那里,我让人去看她,沈家那边,我来说清楚,至于吴家,你也别管了,我都管着。”
看她要起来,陆彦勋来了一句。
说话的得有点威严的感觉,这样才能让沈君乔不敢动。
沈君乔确实被他这威严的发言给吓住了,一动不动的,就这样坐在了床上。
陆彦勋已经拿起了手机,给不同的人打了电话,说的也是这个事情。
沈君乔都听着,也安心了。
这个陆先生,很有本事嘛,不知道是什么人呢,明明这个名字听起来,这般的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了。
她想等着陆先生把这些事情吩咐完了,自己好声的问一下陆先生,到底他是怎么样人,有什么样的势力。

第3章 在沈家解决事情
沈家和吴家在云城的势力已经是不容小觑了,而他陆先生,似乎能把沈家和吴家都解决了,一定是一个大boss。
陆彦勋打完电话回来,发现沈君乔正在好奇的看着自己,自己也就好奇的看着沈君乔。
沈君乔抿着嘴,想了好一会,还是决定开口问了陆彦勋,自己刚才很好奇的事情。
“陆先生,我问你一点事。”
“你问。”
“那个,你到底是什么势力?为什么沈家和吴家,在你眼里好像都不是事呢?”
这个问题,额……
沈家大小姐难道都不看外面的世界吗?他陆彦勋都不认识吗?
陆彦勋这是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失败,没想到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竟然不知道自己这么一号在云城大名鼎鼎的人。
他既想笑,但是同时也觉得悲哀。
“额……陆先生难道不愿意跟我说这些吗?如果我是名义上共度一生的的妻子,你也不愿意说吗?”沈君乔以为,他不愿意说。
嗯?
陆彦勋短暂的愣了。
然后,才有所反应,拉过床边的椅子,坐下来,才娓娓道来。
“我是陆彦勋,陆家的二少爷啊,陆家不知道吗?云城的第一大家族,不知道我,那我的爷爷陆年施你应该知道吧,对了,远帆集团你知道吗?我就是远帆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
陆彦勋这么一说,沈君乔的记忆在一瞬家拉到了沈家的人谈论陆彦勋的时候。
难怪,自己觉得这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陆彦勋看她恍然大悟的样子,心里舒坦了一点。
“我知道你是谁了,陆家二少,远帆总裁,我总觉得我在那里听过你的名讳,但是记不起来,你一说,我就知道了,因为我父亲和我小妈,谈过这个事情,他们想让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你,说你是整个云城里面,前十的男人。”沈君乔把自己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陆彦勋就听话着,笑着。
他以前喜欢板着脸,但是怎么对着这样好看的女孩子,就板不起来自己这张臭脸了。
沈君乔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就笑了,难道是自己说了什么不对的话了吗?
她眼神渐渐的疑惑。
陆彦勋看着他,也疑惑了。
“额……你笑什么?”她问。
“你长得好看。”他回答。
好吧,没什么好说的了。
气氛,稍显尴尬。
陆彦勋干咳了几声,为了缓解气氛,说了一些玩笑话。
“据说我是云城前十优秀的单身汉,你妹妹想嫁给我,不知道,你妹妹能不能配得上我?她有没有你这样绝世的容颜啊,还有,沈家的二老,是不是高看自己了?”
额……
陆彦勋在说什么啊?
沈君乔表示疑惑。
“沈君乔,要是没有你这样的绝世容颜,我陆彦勋是不要的,的亏你长的好看,我才帮你的,我可是看脸的!”陆彦勋又说。
“额……你在说什么?你要是想知道沈君念长什么样子,到时候你陪我去沈家,就可以看到了,对了,我们两个同父异母,还有,她非常的讨厌我,当然,她哥哥也讨厌我,所以,我不希望你对她有意思,你要是对她有意思,我就完蛋了,毕竟被你需要,是我的荣幸。”沈君乔说。
好像,这个玩笑话,说的有点过头了,气氛更不对劲了。
沈君乔是被自己需要的人,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对沈君乔就很不友好,所以,沈君乔才会说那句话吧。
陆彦勋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换了一句话。
“我认定了你是陆太太,你就是陆太太,不管其他人多好看,多优秀,都不能改变我最初的选择,你也不用担心那些事情,知道吗?”
“好的,谢谢你。”
先放心吧,堂堂陆家二少爷,应该也是言出必行,言而有信的人吧。
……
翌日。
陆彦勋不在病房里面,一个男人给她送来了早餐,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但是内心猜想这是陆彦勋的人。
她还没有问,那个人就先自我介绍了。
“沈小姐,您好,我是陆总的特助,姓林,您可以称呼我为林特助,您要是有什么事情,您可以随时吩咐我,我一定帮你办到。”
“好的,那陆先生呢?”沈君乔问。
“陆先生正在忙着您的事情,等他忙完了,自然会过来看您,您就再医院好好的养伤,一切事情都不需要您的担心,请您放心。”林特助回道。
“好。”
既然这样,那就放心好了。
陆彦勋出手,大概万无一失吧。
她安心的接过了林特助给自己带来了早餐,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此时,沈家。
陆彦勋就坐在沈家客厅的沙发上,沈将靖和邓晓欣在一边陪着。
陆彦勋把沈君乔的资料扔在茶几上面,看着他们两个人。
沈将靖一时间也查不出来,陆彦勋是什么意思,略显窘迫的看着陆彦勋。
邓晓欣在一边赔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沈伯伯,听闻你家大女儿绝美,我……”
陆彦勋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男人不客气的声音就传过来。
“沈将靖,你耍我呢?沈君乔呢?你这是收了我们吴家的好处,还不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我,你想捡什么大便宜!”
陆彦勋转身一看,是吴家大少。
男人正被人用轮椅推着过来,在他的脸上,陆彦勋看到了愤恨和不甘。
那个男人看到陆彦勋,脸色更加不好,被推着过来,看到这个茶几上竟然是沈君乔的资料,心里愈发不爽。
“沈将靖,你几个意思,你的女儿这是要许配给我还是许配给陆彦勋?”男人质问。
沈将靖头大,怎么陆彦勋和吴韩俞一起过来了,这两个人,自己是一个都得罪不起的。
陆彦勋前脚扔了一个沈君乔的资料,吴韩俞后脚过来质问自己沈君乔的去处。
昨天刚和吴家说好尽快找到沈君乔送过去的,今天不但没有找到,还陆彦勋上门甩了资料,这……
“吴大少,怎么,你找君乔?”陆彦勋冷声一问。
“我找我妻子,和你有什么关系,倒是你,想觊觎我的妻子,怎么,堂堂陆家二少,也觊觎别人的妻子吗?”吴韩俞不客气的回道。

第4章 我就要为她撑腰
吴家和陆家向来不对头,见到陆彦勋,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话可以说的。
这样明摆着的讽刺,陆彦勋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就笑了笑。
自己说好的,要膈应吴家人,所以……
“吴韩俞,我不觊觎别人的妻子,但是更不希望,被人觊觎我的妻子,君乔是心甘情愿嫁给你的吗?未必吧,你们用她母亲的病和沈氏集团的资金断链来威胁君乔嫁人,这未免也太不尊重君乔了,君乔的心上人是我,要嫁的也是我,这样优秀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残疾人!”
这话说的,就是膈应人。
吴韩俞被他说的,脸色发青。
明明,昨天就是自己和沈君乔的婚礼,怎么婚车就出了车祸呢,他还在车祸现场不远处和陆彦勋的车子想见了,看来是陆彦勋制造了车祸,把沈君乔带走了,他错怪了沈家。
陆彦勋,抢了自己垂涎已久的沈君乔。
“陆彦勋,你……”
“我和君乔两情相悦,倒是你,强抢了君乔,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要娶她,还好,君乔没有和你结婚,毕竟婚礼没有,结婚证也没有。
——我今天过来,就是谈娶君乔的事情的,我陆彦勋,心里只有君乔,我要是娶了君乔,会对君乔负责,也会承担君乔母亲日后的一切治疗费用和日后的生活。
——还有,沈家的事情,我管,沈家在云城,不管怎样,我都给沈家撑腰!”陆彦勋却悠悠道来。
这么好的事情,相信沈家的那两位,心里也会有自己的算盘的,他陆彦勋,这次必须得膈应了吴韩俞。
吴韩俞被他这样一些话说着,心里是及其不爽的,明明是煮熟的鸭子,都到嘴边了,还能飞?
他自从见了沈君乔一面,就忘不掉了,好不容易在暗中搞了沈家,然后假惺惺的相助,才能娶了沈君乔,这半路杀出个陆彦勋?他怎么能吃的了这个亏呢。
现在,陆彦勋这一番话,大有可能要把沈君乔抢走,他就急了。
“沈将靖,你和我约定在先的,你要是今天让沈娟给了陆彦勋,你自己想后果,我吴韩俞和吴家,都不会放过你!”吴韩俞气的直说。
“是吗?敢在我陆彦勋眼皮底下搞事情?”陆彦勋冷声接话。
“你……”
怎么处处都被陆彦勋给抢了风头,这……
“我相信,沈伯伯和沈伯母都很清楚这其中的利弊关系,不需要我多说吧,我陆彦勋比起吴韩俞,你们还用想吗?”陆彦勋就专门说让吴韩俞膈应的话。
沈将靖和邓晓欣此刻心里如明镜,但是却不好直白的表现出来。
陆彦勋看得出来。
再看看吴韩俞气得不成样子,心里就极为痛快。
“沈伯伯,现在答应我的话,我可以立刻解决沈氏集团的事情,不答应我的话,我也可以加重沈氏集团的事情,你好好想想。”陆彦勋又说一句。
吴韩俞想怼的,发现自己怼不了,陆彦勋就是有这个本事,真的能搞死沈氏,虽然搞不死吴家。
陆彦勋笑着,看着沈将靖和邓晓欣,只等他们一个答应了,就看看,沈将靖和邓晓欣,懂不懂做人了。
吴韩俞也等着,只希望这两个人能言而有信,别答应了陆彦勋,不然自己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现场的气氛是一度紧张起来。
只是,紧张是吴韩俞和沈家夫妇的紧张,和陆彦勋一点关系没有。
他是完全从容的看着眼前的沈家夫妇,优哉游哉,可他越是优哉游哉,沈家的夫妇就越是紧张,嗓子都干了,也做不出一个抉择。
虽然,他们是真的上看上陆彦勋给的右后条件,但是,吴家答应帮自己在先,自己也不能做言而无信之徒,这样做了,自己在云城也待不下去了,根本没有地方放得下自己这个脸面。
“看来,你们是想两全其美?那也别怪我陆某没有给你们机会,沈氏能不能熬过这一劫,可不是吴……”
“爸,妈,我回来了,刚才和……”
外面传来娇气的女生,而声音也越来越近,在陆彦勋因为自己的话被打断而不悦转身的时候,这个声音也断了。
陆彦勋看着走进来的女人,面色略带不悦,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更是脸色不好。
而女人紧张的两只手交握在小腹前,低着头,不敢直视陆彦勋上下打量的眼神。
“沈家是有两个女儿的吧,难道吴家大少非要和我抢君乔吗?想必眼前这位也是沈家的女儿,难打吴家大手看不上,这么不给沈家面子。”陆彦勋幽幽道来。
昨晚听沈君乔说,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喜欢自己,不过自己这样没礼貌的上下打量一番之后,觉得这个沈家的二小姐,长的和沈家的大小家,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当然,在天上的是沈家的大小姐,而在地下的是沈家的二小姐。
他怎么看也不能入眼,到不如便宜了吴家大少,所以就先来一句话。
这话一说,吴韩俞可不开心了,这个沈君念能和沈君乔相比吗?谁人看到沈君乔不想金屋藏娇,而沈君念,嗯……
“陆彦勋,你以为我审美和眼光有这么差劲?”他很不客气的说。
作为一个女孩子,被人这样直白的推来推去嫌弃,沈君念心里死大不愉快的,怎么个个都喜欢那个小贱人,自己是那一点比不上那个小贱人?
她倔强抬头,想要反驳点什么,陆彦勋却先开口,来了一句话。
“难道我陆彦勋的眼光就差了?”
陆彦勋!难怪觉得眼熟,竟然是陆彦勋,他这个时候过来沈家是干什么?
沈君念心里一惊。
这个男人可是自己的心上人啊,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她不由的就脸红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陆彦勋。
固然,沈君乔说的没有错,沈君念喜欢自己。
可是一个女孩子喜欢别人,就要直勾勾的看着别人,那也太没有内敛之心了吧。
陆彦勋想着,冷冷的直视沈君念。
沈君念一下子被他这一冷眼相视给吓的懵住了。

第5章 都争一个沈君乔
半响,才反应过来,磕磕绊绊的问了一句话。
“陆先生来我们沈家所为何事?”
希望陆彦勋的回答,能和自己有关系,而不是和沈君乔那个小贱人有关系,自己才是沈家名正言顺的千金,而沈君乔,不过是名义上的千金,所以自己才配陆彦勋。
她已经满心期待的等着陆彦勋的回答。
陆彦勋明知道她想要什么样的回答,却偏要不如愿,而自己本来就不是来做点什么和沈君念有关系的事情,他来是为了沈君乔。
“我是为了君乔的事情来的,对了,称呼我为陆先生显得太生分了,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夫,毕竟我是你姐姐君乔的丈夫。”陆彦勋回道。
这话,给沈君念失望的,也给吴韩俞气的,更给沈将靖和邓晓欣纠结的。
“君乔已经认定了我,我不希望沈家的人逼她做不开心的事情,更不希望因为沈家逼她做不开心的事情而导致我为了让她开心去做了沈家不开心的事情。”陆彦勋也不怕这个四个人更加膈应,给了补充。
沈将靖和邓晓欣是看陆彦勋已经这么认定了沈君乔,再看看自己女儿这个不太好的脸色,心里狠狠的一疼。
抛开吴家的事情不说,自己的亲生女儿才是喜欢陆彦勋的人,要是他们答应了陆彦勋,把沈君乔给了陆彦勋,这沈君念怕不是要闹上天了,眼睁睁看着自己最不喜欢人抢走了自己最喜欢的人,那个滋味,绝对的不好受。
他们只念着沈君念,就不会答应这个事情了,毕竟沈君念是他们的宝贝女儿。
“陆少,我们不能负了吴家,抱歉,君乔已经是我们答应吴家的人。”沈将靖硬着头皮就说。
但是,说了这些话,自己心里是虚的不行不行的,说这些话,也就意味着得罪了陆家。
他慌得赶紧补了一句话。
“论门当户对,君念和您更配,毕竟君乔她身份低贱,和您……”
“沈将靖,这是什么时代,还有高低贵贱之分?我认定了君乔,就是君乔,至于你说的沈君念,她爱和谁联姻,就和谁联姻,我陆彦勋不需要。
——况且,现在也不是包办婚姻的时代,提倡的是自由恋爱,我和君乔两情相悦,并不是你沈将靖说嫁给谁就嫁给谁的。
——我尊敬你,叫你一声沈伯伯,但是你不给我这个机会,所以我便直呼其名。
——今天不管是你答不答应,我陆彦勋都放话在这里了,君乔,能嫁的人,只有我陆彦勋,如果嫁了别人,我为你们沈家是问。”
陆彦勋不客气的将沈将靖的话打断。
吴韩俞还没来得及欣喜,却因为陆彦勋这强硬的话语,深深的觉得头疼,这次,陆家难道要因为一个女人和他吴家杠起来吗?
“我的条件就放在这里,你要答应,我就当是聘礼,你要不答应,那沈家等着!”不怕这群人不惶恐,陆彦勋再接一句话。
沈君念可不行,竟然被自己喜欢的男人这样拒绝,骄横的本质就上来了。
“陆彦勋,我没想到你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份,我堂堂的沈家千金,难道还比不上那个小贱人,你当她是什么宝贝呢?她不过是跟着傅菁阮扫地出门的下贱人。”
这话,她以为自己能提醒陆彦勋的。
只是,自己想错了,陆彦勋听到这句话,深深觉得,所谓名门千金,不过如此。
只是,好男不跟女斗,他犯不上和沈君念说什么,不理会便是。
他连看都不带看这沈君念的,目光直接放在了沈将晋的身上,等着沈将晋说话。
吴韩俞这时候坐不住了,骂骂咧咧,丝毫没有一点吴家大少的气度和风范。
“陆彦勋,做人要有先来后到之分,沈伯伯答应嫁给我的,就是我的,你掺和什么。”
“陆彦勋,你就这么喜欢抢我的东西吗?沈君乔只能是我的,我看上的东西,什么时候归你了?”
“陆彦勋,你也不过是一个做贱小人,你有什么资格,你连陆家大少都不是,你不过是陆家二少。”
“陆彦勋,不是全天下所有好的都归你,沈君乔非的是我的!”
“你说够了吗?那要看你的本事了,你但凡能让君乔心里有你,我便把她让给你,还有,你也别指望动她的母亲,以后,我陆彦勋护着了。
——是个正常人,在你我之间选择,非得选我,而不是你这个站不起来的废人!你除了是吴家大少,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可以让女人跪倒的资本吗?你没有!”陆彦勋听不下去时,才把吴韩俞的话夺过来。
谈及自己残废这个事情,吴韩俞哑口无言。
陆彦勋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沈家非要给吴家是吗?那倒要看看沈家有没有本事在自己手上带走人,或者说,吴家能在自己手上抢走沈君乔。
他不和这些人废话,浪费自己的口舌不说,还落不得一个好处。
那些扔在茶几上的资料,他也不拿了,全当送给沈家和吴家。
看都不再看这些人一眼,已经迈着自己的大步子出去了。
皮鞋跟敲击在大理石地板上,那个声音发出来,愣是让沈将靖感到一阵一阵的心悸。
他知道,沈家要是不答应,那就是沈家完了。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他断然不能为了自己这个任性的女儿和所谓的脸面而葬送了整个沈家。
趁着陆彦勋还没有走出沈家的大门,他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到了陆彦勋的身后,恭恭敬敬的给了陆彦勋满意的答案。
“陆少,君乔是您的,是您的,不是吴家的,我们答应,君乔给您。”
“哦?”
陆彦勋转身了。
吴韩俞又开始要骂骂咧咧了。
沈将靖也有所预料,在吴韩俞还没有骂骂咧咧出来,就先说:“管家,送客!”
他这话一吩咐下去,管家直接送人出去了。
吴韩俞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这样对自己,他的脸面都要丢光了,这笔账,给记在心上了。
沈家是吧,他非得沈家眼睁睁看着他们吴家是怎么并购了沈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