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心烛玄冥

第一章回忆
天兆十二年,在天玄大陆上一女子轻纱照面,抬头仰望天空轻蔑一笑说到“杀我挚爱亲人,毁我肉身,‘哈哈哈’这就是你们待我的好吗?”
“为了你们所有人我可以去死,你们呢?你们又做了什么?伪君子,假道义,什么叫做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出生?什么叫做她是不详的妖,人人得而诛之?救你们时怎么不说?”
“我何曾害过人,为什么?为什么?怕我莲心害人,‘呵呵呵’不觉得可笑吗?封我法力,颗颗透骨钉打入身体,说什么为好,说什么这样我就可以活着,可,你们谁又能体会每一颗透骨钉疼入心肺的痛处,,好一个为我好。”
“我忍,疼算什么,活着还可以和自己挚爱亲人在一起,再痛又何妨,可是……我还是低估了你们,最终你们还是不想让我活,扒皮剃肉……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害死了我之后都不肯放过我的亲人,我爱的我会保护,莲心我回来了,你们都要付出代价。”
“玄冥,你说我不该报仇吗?可是我好恨好恨,失去肉身我都没那么痛,还记得在混沌世界开心的日子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那时……”
烛玄冥回忆道,那时只有漆黑混沌气,混沌为永恒,无恩无怨大道主宰着一切。
可是谁又能想到就这混沌世界里,有一天会长出一朵七色莲,花的周身亮着七彩光,美得耀眼。
它是混沌世界里最耀眼的光,虽为开放可是因为有了她,这个混沌世界也格外的耀眼。
也正是这朵突然长出来的七色混沌莲,使得这个混沌世界不被混沌所侵袭才不会面对毁灭。
没有人知道这朵七色莲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只是突如其来的就多了一朵发着七色光的莲花,是的她莲心就那样出生在了哪里。
其实花也并非花,她本是上古神,守护混沌秘境,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与世无争。
因混沌世界里诸多生灵在无尽岁月里的修炼,开始掌握大能,便向混沌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
为得到法宝灵器成为混沌之主,引来毁灭之争,离悠为保混沌秘境不灭,以自身化为器,与之抗衡,其实这一切都是大道所为,只是尚无人知晓。
离悠化为神器吞了所有法宝,神器,灵药,封了秘境出口想与擅闯者同归于尽,以免危险混沌世界。
化为神器的离悠消失在了混沌秘境之中,护身七色莲带着离悠一缕残魂飘出混沌秘境不知所踪。
为了混沌世界不被黑暗吞灭,混沌大神,鬼母,浊九阴,一直守护着突如其来的七色莲,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鬼母也利用自己的法力,每天生十个鬼吃掉来维持自己的法力,为的就是守护好这朵七色混沌莲。
久而久之随着七色混沌莲的慢慢成长,她开始释放着超强的灵气。
随着不断的灵气释放,鬼母每天生出的鬼有了自主意识。
变得不再愿意被吃掉,也开始偷偷吸收灵气修炼,提高自己来反抗鬼母。
也随着灵气的增多更是生出了许多生灵。
他们的身形各异,有的形似动物,有的俊美仙风道骨。
甚至有的在伺机而动,都想要抢夺七色混沌莲据为己有,为己所用来提高自身的俢为。
他们变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疯狂,越来越凶残,一切的一切都为大道所主宰掌控。
趁三大神不备,没人守护混沌莲,有些心思不正的就有些坐不住了。
其中蠢蠢欲动的虐鬼就悄悄的来到七色混沌莲旁,想要私吞。
虐鬼发现有好几个家伙都隐藏在暗处,都想要混沌莲。
本是想夺走混沌莲,可是谁又能预料到和他有着一样想法的不止是一个。
一看事情已经败露,不是自己想要得到就能得手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他个鱼死网破,自己得不到的,他人也忘想,得不到就毁。
虐鬼利用自己在漫长岁月中修炼出的灵力,狠狠的给七彩混沌莲一击。
重创之下七彩混沌莲光芒暗淡了许多,毕竟七色莲把全部精力都用来温养离悠的残魂了,因为七色莲便是离悠,只因特殊原因才没能合二为一。
来到混沌世界仅剩的力量也用来守护这个世界了,哪里还有能力阻挡。
虐鬼一看七色莲已经在捶死边缘,又是一道灵力击出想要将其彻底毁灭。
其他来抢混沌莲的也不敢贸然出手,有几个还在观望,有的想趁没被发现赶紧溜走。
就在七色混沌莲即将死亡时,一道旋风似的人挡在了混沌莲面前。
来人回手打出一道冰锥,不防的虐鬼受伤倒退几步吐了血。
这才让濒临死亡的混沌莲险险躲过一劫。
若不是自己正在重塑身体,才不怕虐鬼呢。
虐鬼这次险些毁了混沌莲,也让混沌世界原本的光变得微弱。
没了光,混沌世界会再次陷入混沌状态,甚至有可能会毁灭不复存在。
原本要化身成上古神的,现在为了守好混沌世界不被毁灭,舍弃了将要化神的机会。
七色混沌莲凝聚自身所有法力,燃烧自己释放全部灵力,发出一道最耀眼的光。
把将要毁灭的混沌世界照的更加夺目耀眼了。
因为还未化神法力的缺失,消耗过多的法力,让混沌莲变得摇摇欲坠陷入垂死边缘。
实在是无法在支撑便进入沉睡中,随着时间慢慢自我修复。
感知七色混沌莲出事的大神,闪身来到混沌世界。
齐齐对着虐鬼出手,一道道光芒闪现,猛的一个混沌之力打的虐鬼再次吐血,差点没命。
虐鬼拼劲全身最后力气打出一道鬼气,紧跟着一个鬼幻影逃之夭夭不知去向,为了活命他也顾不得隐藏自己会幽冥神功了,大道不让你死,你便可苟延残喘,逍遥法外,还真是可笑。
没有人顾得上去想他怎么会有鬼气,怎么会使用幽冥神功,也没人管他的去向,混沌大神和鬼母分分查看七色混沌莲。
混沌大神扶起同样受伤的烛玄冥,一番检查发现只是受了伤,并没有性命危险。
开口说到“玄冥啊,这次真的多亏有你了,你也受了伤赶快回去好生养着吧”
鬼母也仔细查看了下七色混沌莲,并没有发现七色混沌莲有什么事,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根本也没有人知道混沌莲要化身成人,更没有人知道她因为耗尽自身灵力而陷入沉睡状态。
有了这次的事,三大神也开始的更加重视起来,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
每天都有人轮流守护着七色莲。随着时间七色莲原本的伤都已痊愈。
不但痊愈了,也慢慢从沉睡中醒来。身上的光也跟着越发的亮了,格外的耀眼。
莲包也越发的有灵性了,每当有人来看她时都会摇来摇去的,就像十分调皮的孩子。
让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心生欢喜,心情愉悦。
因为七色混沌莲的缘故,灵气越来越浓郁。能够得到灵气的滋养,修炼成仙的也多了起来。
也因着修炼心性不同,所吸收的灵气不同,差距就越来越大。投机取巧,想着坐享其成的。
贪心的也不在少数,都想成为最厉害那一个,渐渐的有了分歧,各自都想独自强大,真的可以逃脱掉法则的约束吗?
随着时间的变化,就有了天地之分,出现了日、月、星河,妖魔鬼怪也横生。
最初的宁静也变得腥风血雨,纷争不断。在不断的角逐中三界有了新一代的主宰者。
有了各路神仙,混沌大神鬼母和浊九阴也从最初对三界的守护,慢慢的变成了七色混沌莲的专属守护,期待她的开放。
不负千万年的相守,随着天边绽放着美丽的七色光,混沌莲有了异动。
从原本的花苞,慢慢的一片一片的伸展开,绽放出美丽的花,真真正正的莲花,不再是花苞。

第二章应天地法则而生之化身成神
慢长岁月中也终于迎来了花开,这一天等的太久了,只见混沌莲大放异彩,美得绝伦。
更适引来了各路天神前来围观,都是等待混沌莲花开的时刻,不过真的没有让人失望。
舒展开的花瓣,每瓣的颜色都不同,一朵有着七种色彩的莲花呈现在眼前。
更让众神吃惊的是,七色混沌莲里边还拖着一个婴儿。
就见婴儿身上披着一条七彩绫,转眼间七色绫就化作仙衣穿在婴儿身上,莲花也在婴儿现身候消失不见了。
真是惊掉了众神下巴,时间也变得静止了。
一声婴儿啼哭,划破长空拉回了众神的下巴,要不然怕不是真的要掉在地上了。
缓过来的众神都要上前看个究竟,众多神中有一人就看了一眼,也许就这一眼便注定了万年。
见众神上前,婴儿哭的更是卖力了,好像再说“怎么还不抱我,快抱我呀,本宝宝求抱抱,不抱我,我就哭给你们看,哭到你们烦为止,哼!”
因为曾经耗尽所有灵力,陷入沉睡,现在醒来已经没了之前的记忆,孩子就是孩子没半分灵力。
不知道当离悠恢复记忆时,对现在如此幼稚的自己,会不会想着掐死呢。
掐不掐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离悠超可爱。
乌黑的头发,粉嫩漂亮的小脸,水灵灵的大眼睛,还带着一丝俏皮。
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的小鼻子,红红的两片小嘴唇,白里透红的一对耳朵,真是招人疼。
婴儿实在是太可爱了,萌的鬼母都把她抱在怀里了。
被抱起来的婴儿顺势就不哭了,还朝鬼母吐了吐小舌头,引得众神一阵好笑。
分分说到这个小婴孩太可爱了,混沌大神这时也指着婴儿说:“她出生于莲花中,就命名莲心吧。”
“好生教导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神仙”
莲心不住的在吐小舌头,小嘴一张一张的好像再反驳混沌大神说的话似的。
好像抗议似的再说“本宝宝不开心了,这是小瞧谁呢,宝宝不乐意了,哄不好那种。”
混沌大神话落,清岩上神又到“是啊,是啊,此女一看就了不得,不如就由我来照顾吧。”
重九天也附和着说:“我也来照顾。”其它众神也都要抢着养,不为其它,只因娃太可爱。
从没说过话的浊九阴在这时站了出来说:“大家都不要争来争去的了,我看莲心生于混沌,那就由我们三个来养吧,嗯,就这么定了。”
谁还敢有意见啊,见了他都怕的要命。
意见,嗯,敢有,可谁又敢说啊,只能都默不作声,同意呗,要不有啥办法。
换做是谁遇到这么个身怀天下真灵气能斗转星移的主也没招。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在九幽之境吸取了天地煞气,变得脾气非常的暴躁,一言不合就会弄死你。
自然是没谁会去找死,那也就都没意义了。
决定好莲心由他们养,众神也就分分散了去。
鬼母抱着莲心与混沌大神、浊九阴继续留在混沌世界。
这边开始为怎么养小莲心而忙着,有谁会相信鬼母开始带娃养娃了,说出去你们信不。
三大神使出浑身解数来带娃,说来这娃也好带,每天吸取天地灵气,喝着晨露、仙王浆。
人人惧怕的暴脾气浊九阴,在这里那就是妥妥的奶爸,脾气出奇的好。
这要是被其他神仙看见了,肯定会说“这是谁,这还是我们认识的浊九阴吗?”
你要是敢这样想那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浊九阴会在弄死你之前告诉你“也不看看本神是谁,能没脾气,本神不但有脾气且脾气大得很,这不是要看跟谁吗。”
遇到这个小莲心,本神哪敢发脾气啊,弄死她,小家伙就哭个没完,再说了本神也舍不得啊。
你们说她这一哭本神咋就那么心疼呢,完了,完了,是不是本神有被她虐的体质。
本神这是不是彻底沦陷了,这辈子都要被她使唤了,还是心甘情愿那种。
沦陷的何止他一个神啊,这不,灵宝、虚无、青玄、穹龙、九霄、月师,这几位哥哥都来看她了,对小莲心喜欢得不得了。
这当然也少不了烛玄冥了,只是他从来都是默默守护的,从不表现自己。
这边几个哥哥逗小莲心玩的开心,却不知天上出现了不小的波动。
因之前盘古开天,不小心一开天斧断开了阴阳合体兽元炁。
元炁的身体被断开之后,化成了阴阳二兽,两者截然不同,一只极阴一只至阳。
身体的残肢有的吸收灵气变成了灵虫,有的没入地下吸收了煞气变成了地煞。
在此期间也有很多,因天道法则漩涡波动而生的其它生灵。
这些吸收法则之力和天地灵气生下来就不凡,一出生就是神。
在阴暗之地出生的生灵,吸取阴暗的浊气,这些生灵也是感应天地法则而生,因他们生性凶残暴虐生下来便不能成神只为魔。
这些莲心可不知道,还在那被几个哥哥抱着四处逛天宫呢。
灵气充足,也因自身原因,莲心长得非常的快,转眼之间都是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了。
追着哥哥们问东问西的,一会问到“灵宝哥哥那个是什么啊,怎么会有两个头,一个尾巴呢”
还没得到回答就扯着青玄的衣角说到“青玄哥哥你看那是什么吗,好奇怪哦,怎么会有九个头一条蛇尾的呢”
“哇⊙∀⊙!九霄哥哥快来看,那个神怎么是红色的”
不要在意莲心问了什么,她对自己问了什么从来都不需要你给答案的,除非她一直不动等你回答。
这不莲心抬起头懵懂的眼睛望着月师说:“月师哥哥你说人间好玩吗?”
月师拉过莲心悄悄对她说到“好玩,那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还有很多的好吃的,还有各式各样的小玩具,下次带你去。”
莲心眨着大眼睛拍着手说:“好呀好呀月师哥哥最好了。”
月师慌忙捂住莲心的嘴,示意她不要嚷,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才能带着小丫头去凡间玩不被发现。

第三章偷溜下凡
穹龙看见小丫头高兴的手舞足蹈,也跟着凑了过去,用胳膊肘撞了撞月师说:“你和小丫头说什么了,她那么开心。”
“没说什么,只是说下次带好东西给她”月师有些支支吾吾回到。
“真没说什么吗?骗谁呢,月师你这就不厚道了,少给我装阿,瞧你那慌张样吧,根本就骗不了人。”穹龙看着慌张的月师说到。
其他几人也都凑过来说:“这是出啥事了,停下来做什么,怎么都不走了。”
“还有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那嘀咕啥呢,注意影响啊。”青玄对着两人嬉皮笑脸的说到。
就在几人说话时九霄过来抱起小丫头对大家说:“走、走、走、我们赶紧的回去吧,已经出来太久了,我可是听我师父说了,现在可不太平,有很多妖兽魔族横行呢。”
“对对对,我师父也曾经提起过,还有好多秉承天地法则而生的呢。”灵宝补充到。
哥几个还在这有说有笑的,却不知就在这盛世和谐的仙境中也将要迎来一场厮杀。
人间更是暗流涌动,危险悄悄来袭。
凶兽也已成熟,正在伺机而动,魔族更是蠢蠢欲动,不仅仅是想要统治人界,他们还想要称霸这三界。
也有很多化形的妖兽潜伏在凡间,更有魔族的人埋伏在天界,灵虫也都开始爬出地面,危险悄悄逼近。
小丫头怕自己要去凡间的事被其他几个哥哥知道,故意说到:“哎呀!玩的好累呀,走不动了,哥哥,哥哥,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嘛。”
谁让大家都喜欢这个小丫头呢,有啥办法,宠着呗,你说来咱就来,你说回咱就回。
月师把小丫头从九霄怀里抢了过来,护的紧紧的,生怕别人把她在抢走似的。
在他怀里的小丫头还晃着小短腿,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奶声奶气的招呼着“哥哥,哥哥,我们回家了,快些呦。”
可能是真的玩累了,小丫头在月师怀里睡着了,几个哥哥也都不在说话了怕吵醒她,月师更是小心翼翼的护着。
天边烈日也隐去身影留下最后一丝红霞,几人默默的,谁也不说话就这样送小丫头回了住处。
看着还没有醒来的小丫头都露出不舍的神情,不过还是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修炼了。
有时还真是羡慕小丫头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生活。
在这孤寂的天宫生活真的好是无趣,清晨的阳光也显得特别突。
清醒过来的小丫头,穿好衣服悄咪咪的来找他的月师哥哥了。
来到月师哥哥院中,她轻车熟路的来到他房间,见哥哥还没起,将自己的小魔手伸向哥哥。
伸出去的魔手还没碰到月师就被抓了个正着,顺势一捞就把小丫头拉到大床上。
挠小丫头痒痒引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还一边躲一边扭动身体,笑得话都不利索了“哥哥,哈哈哈,哥哥哈哈,我错了,哈哈哈,再也不敢了哈哈哈,饶了我吧!好哥哥”
笑得小丫头赖在床上躺着不起来了。
月师笑着点着她额头说:“你这个小赖皮,快先起来,哥哥洗漱好带你去玩”
躺在床上两只小腿一蹬“不起来,就不起来,除非你带我去凡间玩”
“好好好,快起来吧,准备好就带你去”
听着可以去凡间玩,一咕噜就下了床,简直不要太神速。
一切都准备好,月师带着莲心偷偷的溜下凡间。
眨眼间就到了热闹的集市上,凡间的街道上好不热闹,小丫头一下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哇!这里太热闹了,哥哥你看那个是什么啊,还有这边,哇,那边的也好看。”此刻的小丫头一刻也停不下来。
东瞅瞅西瞧瞧,这里摸摸面具,那里看看布老虎,眨眼间又到了卖鲜花的地方。
月师紧跟其后,生怕这一不留神把小丫头给看丢了。
刚到跟前还没站稳,小丫头又跑去另一边,看着那绿油油蠕动身体胖胖的家伙,扭过头不解的问“哥哥,哥哥,为什么他们在卖大虫子,这个可以好玩吗?”
“不不不,月师慌忙摆手,这个不是拿来玩的。”
“那她是用来做什么的,是用来吃的吗?”
吃?想想都好恶心的,他可不敢,月师心里想着。
拉过小丫头的手告诉他“这个是养来吐丝的,吐出的丝可以织布。”
“织布是什么”又一个连问。
月师此刻怎么感觉头有些大呢,这小丫头怎么总会问为什么呢。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小丫头又跑去那边看小兔子了。
毛绒绒的兔子也没能吸引她多久就被一群人给勾走了。
迈着小短腿挤进人群中,看着那一会吐火,一会吞铁球的,真是眼花缭乱。
这边看的精彩,月师那边可就不好过了,还是没能看住小丫头,咋就一走神的时间就不见了小丫头呢,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挤在人群里的小丫头看的正高兴呢,突然过来一个长得五官还算端正的中年男子拉住她说:“你这丫头咋一个人在这呢,快跟我走,你家人再找你呢。”
左右看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怎么和哥哥走散了呢,身边早就没了哥哥身影。
单纯的以为这人真是要带她找哥哥的,想也没想就和他走了出去。

第四章妖兽来袭险些遇害
中年男子牵着莲心走出了集市,越走越偏僻转眼来到了没人的树林边。
这时的莲心还天真的以为这个人要带她去找哥哥呢,都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向她逼近。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树林里突然猛的穿出十来个人,把莲心团团围住,要抓她回去。
还好这次遇到的是人贩子,莲心虽小,但是对付这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只见她小小身影闪、转、腾、挪、灵巧的一晃,一个漂移就从几人缝隙钻了出来。
跑出来后回头还冲几人做了个鬼脸,真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凶险可谓。
中年男人见她要跑,怎么可能放过她呢,这可是钱啊怎么好让钱在自己眼皮底下跑掉了呢。
齐齐追了过去,伸手就要抓,莲心一个转身就朝林子里跑去。
真的好庆幸,虽然贪玩,好在自己也学会了好几个法术,要不是她有法术,使用了神行术,就凭她这小小的人儿早被抓了。
神行术一日千里呢,莲心使用后,拼了命的没头没脑的往林子里钻,也不知跑了多久才停下来,回头竟然发现追她的那些人也不知去了哪里。
林子很大,莲心小小年纪又初到凡间一下子就迷路了,在林子里转来转去也没找到出口。
她抬头望望天,心想(要不自己试着用飞天术飞上去,虽然还不是很熟,好歹也得试试啊,总在这转也不是办法。)
等出去找到哥哥一起回天庭去,嗯,就这么干。
小手打出手决一个飞天术腾空而起,摇摇晃晃的朝上空飞去,紧要关头莲心的飞天术起作用了,虽然有掉下来的趋势,好在也飞起来了。
眨眼就要越过树梢了逃跑了,还没来得及喜悦,就被突如其来的爪子拍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本来飞天术就不稳,这回猛的被拍下来,小小的莲心下落时,胳膊腿都被枝条荆棘划破了,受了很大的伤,流了好多血。
头也有些晕晕的,眼睛开始也都模糊不清了。
她开始有些怕了,拼着弱小的力气呼喊着“哥哥,哥哥,月师哥哥,你在哪,我好害怕,哥哥。”
心里还不住的念叨(玄冥哥哥要是你在就好了,你一定不会让莲心有事的对吗。)
还没喊几声,飞天妖兽就来到她面前了,还有林子里闻到血腥味扑过来的老虎和狼群。
吓得莲心挪动着小小的身子往后退,在头狼扑过来时她使用最后一丝力气,掐了个法决遁入地下。
本以为这下该安全了,谁会想到,地下的蛀饮虫爬到莲心脚下,朝她喷出毒液。
还好在这生死关头,莲心身上发出七色光芒挡住了毒液,不然自己不被毒死,也要变得血肉模糊了,它们的毒液都是有腐饮性的。
小小的人儿已经精疲力尽了,奄奄一息的蜷缩在地下。
心道(这下完了,自己是要闷死在这里了,连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死定了。)
她后悔了,她就不该偷溜出来玩。
渐渐的失去了意识,就在蛀饮再次攻击时,一群发着红光的灵虫挡住了它的攻击。
红钾虫身硬如铠甲,蛀饮的毒液腐蚀不了它们。
数量占据优势形成了一个红色护盾,一边挡住攻击一边拖着莲心钻出地下。
在天庭的烛玄冥总是心神不宁,坐立不安,总感觉莲心出事了。
怕莲心真的有危险,烛玄冥便找来了,以最快的速度使用追踪术靠了过来,与此同时月师也用了追踪术朝这边赶了过来。
烛玄冥一个瞬移就来到了树林,看到出事的地方,只有妖兽飞天,还有虎视眈眈的狼群和一只已死的老虎。
心立马就悬了起来,心想(小丫头心儿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妖兽狼群这些都不是他要关心的,环顾了下四周没有看到他的小丫头。
心里越来越慌,顾不得其它,也不在隐藏自己的灵气了,一个烈焰焚烧术打向狼群,猛的击出一条火龙,吓得狼群四散开来。
头狼也不是吃素的,呲着牙做着攻击势,一个用力亮出利爪扑向烛玄冥。
一刻也没有耽搁,烛玄冥身形一跃而起,凌空一个翻转,回手抽出匕首,一个割喉解决了头狼。
干净利索,没了头狼,狼群也都四处奔逃了。
收起匕首,他不敢怠慢,旁边还有个凶狠的飞天要解决呢。
这家伙可不好对付,它虽未化形但已有灵智。
解决了这个家伙,他还要去找他的小丫头呢。
飞天也看眼前这个人不爽,挥动翅膀使出了风魔斩,一道羽剑冲向烛玄冥。
只见他不慌不忙一道烈焰焚烧术,数条火焰幻化的火龙眨眼间烧光了飞天攻过来的羽剑。
烧的连飞天身上的羽毛都滋滋作响,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着。
紧接着又是一个烈焰焚烧术打过去,吓得飞天冒着烟挥动着快秃了的翅膀逃之夭夭了。
烛玄冥哪有时间去追逃跑的飞天,他还要找他的小丫头呢。
就在他四处寻找时,地面的土开始有东西往上拱,土越来越松动,烛玄冥也听到声音赶到这边来。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群红钾虫破土而出,真是让人感觉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奇怪的是它们怎么会形成一个人行,还是小小的人形。
等等小小的人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快步扑上前,红钾虫看到有人扑过来,放下小人儿钻入地下。

第五章脱险
烛玄冥看到露出的人,蹲下身子把浑身被血染红的小小的人抱在怀里,不自觉的收紧了手臂。
又怕再次弄伤怀里的小丫头,又似是怕小丫头再次不见了,不知该松手好还是该紧紧的抱着好。
最终还是恢复了理智,他把莲心放平准备检查小丫头伤在哪里。
查看之下发现小丫头除了身上,手臂、腿上的划伤,还有头部的磕伤,没什么致命伤,只是体力不支,又闷地下久了点,才昏睡过去的,这才把心放下。
没有人会知道,他感觉小丫头出事有多着急,也没有人会知道找到她时的喜悦,如果找不到莲心他会疯的。
更没人能体会,他看到小丫头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面前时那种窒息感。
还好还好,他的小丫头没事,一切都来得及,失而复得的喜悦真是难以言表。
抱起小丫头快步离开,一个瞬移出林子,恰巧这时碰到了找来的月师。
看到浑身是血受伤的莲心,月师心里不断的自责,自己怎么会让小丫头出事呢,自己怎么就没看好她呢,怎么就那么没用呢,受伤的是自己该多好。
他也是很在乎莲心的,莲心那么的可爱,那么粘他,怎么,怎么会,让她受伤呢。
他多想抱抱小丫头,看看她伤的有多重,满身伤这得有多疼啊,就这么个小小的人怎么受得住,月师用手不断的捶打自己的头,懊悔自责着。
该死,自己真是该死,不由自主伸出去的手,颤颤巍巍抖得厉害,怎么也不敢触碰小丫头。
烛玄冥看自责的月师于心不忍的对他说到“莲心没什么事,身上只是一些划痕,没性命之忧”
说完烛玄冥也没在多说什么,他也看得出来月师也是真的担心小丫头的,好在这次是真的没什么事,不然他也不会放过他的。
现在这样也没法回天庭去,两人抱着莲心找了个安静地方。
烛玄冥给小丫头清理身上的伤口,让月师去给她准备衣物,处理完伤口好换上。
一切处理好上了药,换上月师找来的衣服,抱着莲心找了个客栈住下来。
两人都没有睡,默默守着莲心,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怕她醒来见不到人害怕,怕她突然高烧,漫漫长夜熬人心。
清晨的阳光亮的刺眼,忙碌的人总是起得早,何况屋里两位都没有睡。
经过一夜的休息,小丫头莲心又满血复活了。
看着已经没事醒来的莲心,月师更加感觉自责无地自容了,都不敢看她了。
醒来的莲心终于看到哥哥了,就连玄冥哥哥也来了,委屈的泪水顺着眼眶一颗一颗滴落。
滴落在两个哥哥的心里,遇到危险时她没有哭,快要死的时候她也没有哭。
这一刻她小小的心,再也抑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泣着“哥哥你怎么才来呀,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你都把我弄丢了。”
听到莲心的话,月师的心,疼得厉害,对着莲心说到“对不起,都是月师哥哥不好,月师哥哥没有不要你的,月师哥哥不该把你弄丢,让你受那么多伤,你怎么惩罚都好,千万别不理月师哥哥”
此时莲心已止住哭声,玄冥哥哥为他拭去眼泪,她噘着小嘴窝在他怀里。
月师见状忙到“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月师哥哥,月师哥哥以后再也不会了,要是以后再犯,就罚我永远得不到妹妹你的原谅,好不好。”
“好吧,如果月师哥哥以后再把我弄丢,我就再也不会原谅你了,再也不叫你哥哥了哼╯^╰”
气鼓鼓的小脸更加的可爱了,好想捏捏她的脸,烛玄冥看着怀里的小人想着。
这时月师才想起来问“玄冥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烛玄冥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两声说到“正好有事,恰巧路过那里,看到受伤的莲心,就把她抱了出来。”
接着又说到“好了,都没事了,我们下去看看,来都来了,吃些东西再回去吧”抱着莲心朝门外走去。
“好呀,好呀,”可能是小孩心性,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高兴的回到。
月师也跟着出了房间往楼下前厅走去。
来到前厅找了张桌子坐下,找来小二要了一盘炒肉,一条红烧鱼,豆腐炒肉末,一盘五福临门(什锦蔬菜丸子)一盘节节高升(糖醋排骨)两笼水晶包一个冬瓜汤。
这些东西莲心一个也没听过,更别说吃了。
她生下来就吃花蜜,露水,天上的仙果,吸食灵气什么的,哪接触过这么多东西啊,光听着就感觉好好吃啊。
等东西都上齐了,玄冥给莲心夹了一个水晶包,又往她碗里放了块糖醋排骨。
闻着香味不会使筷子的莲心,用小手拿着水晶包问“这个一定很好吃吧,那么多的菜我都能吃吗”
“嗯,好吃,只要你想吃都可以吃。”烛玄冥指着桌上的吃食到。
月师也附和着说:“对呀,莲心还想吃什么,月师哥哥夹给你。”
塞得满嘴水晶包鼓着小脸像只小仓鼠别提多可爱了,两个哥哥把点的每样菜都夹给莲心。
好家伙,还真是来者不拒,什么都吃,这不是妥妥一个小吃货吗还是神级别的。
第一次吃人间美味,莲心吃的快走不动路了。
三人吃好付了钱出了客栈,站在街边,大街上还是那样的热闹,叫卖声不断,琳琅满目。
烛玄冥抢先抱起莲心走入街心,月师紧跟其后。
吃过人间美味的莲心,指着那边问“玄冥哥哥那边那个是什么,看样子也好好吃哦。”
烛玄冥宠溺的点点她那鼓鼓的小肚肚说:“都这么圆了还能吃的下吗。”
“吃得下,吃得下”生怕不给买小脑袋猛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