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盛夏墨时封

第1章 重生后,她逃婚了
“快追,她往那边跑了!”
一个急切的呼喊声从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传来,一群保镖正在追逐一个逃婚的新娘。
新娘黎盛夏回头瞥了眼那些气势汹汹的保镖,嘴角一扬,快步甩掉那些保镖,从酒店后门冲出去。
酒店后门的对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她来到车子前,拉开车门坐到后座上,对司机说:“我是手机尾号9536的客人,快开车。”
坐在驾驶位上的墨时封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黎盛夏下意识的抬头看他,这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身材颀长,一张脸俊美至极,浑身散发出一种贵气和生人勿近的冷意,简直是人间极品。
黎盛夏被惊艳到了。
妈呀,这个网约车司机好帅好有气质啊。
车外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声和急促的脚步声,黎盛夏回头一看,发现那些保镖追过来了。
她焦急的催促:“他们追过来了,快开车。”
墨时封瞥了眼车外那些凶神恶煞的保镖,猜到是怎么回事,他冷眸微眯,问:“去哪儿?”
嗓音清冷,很有磁性,比配音CV还苏,特别好听。
黎盛夏心脏陡然间漏跳了一拍,看他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惊奇的光。
这声音也太苏太撩了吧。
还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墨时封见她用这种神色望着自己,以为她没有听清楚,便重复问了一遍。
黎盛夏回过神来,定了定神,赶紧答话: “去明珠商业街,订单上有写的。”
墨时封收回目光,启动车子飞驰而去,一下子甩掉了那些追过来的保镖。
车子开出去一段路后,黎盛夏见没有保镖追过来,稍稍松口气,从背包里拿出手机,激动的给闺蜜娅娅发信息:【娅娅,我逃婚成功了!】
娅娅很快回复她:【哇哦,不愧是我姐妹,出手必成功,#撒花!】
黎盛夏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其实,她死过一次。
前世,她被黎家人算计,嫁到宋家,给宋家那个病重的傻儿子冲喜。
她嫁过去没几天,宋家的傻儿子病重身亡,宋家人觉得是她克死了丈夫,把她当视为扫把星,没日没夜的折磨她。
她苦苦的撑了两年,最终还是死了。
死后,不知是什么原因,她重生了,重新回到十五岁那年,一切悲剧尚未发生的时候。
如今,四年过去了,命运又一次回到上一世悲剧发生的起点上。
这一次,她不会再重蹈前世的覆辙,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于是,她在婚礼上公然逃婚,还准备当天找个男人闪婚,气死那群王八蛋。
现在逃婚成功,接下来,就该找个男人领证结婚了。
娅娅发来信息询问:【夏夏,你真的要在今天找个人闪婚么?】
黎盛夏秒回:【嗯。】
虽然是确定的答案,但她心里有些茫然。
当初是这么计划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假结婚人选。
娅娅又问:【有合适的人选么,如果没有,我给你找一个,半个小时送到民政局,保证靠谱。】
黎盛夏眸光一亮,不愧是好闺蜜,想的太周到了,她编写信息,刚要回复,眼角余光突然瞥见那个帅气的网约车司机。
这男人不仅长得帅,那迷人的嗓音和那个人的声音还特别像。
那个人是她前世的救命恩人。
前世,她被宋家人折磨两年后,侥幸逃了出来。
那时,她满身伤痕,双目失明,精神失常,像个疯子一样在大街上乱跑。
恩人路过的时候,发现了她,把她救走了。
他把她送去一家私立医院,请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疗。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每次打针吃药的时候,都会在病房里大吵大闹,有时候还砸东西,特别恐怖。
医生和护士们吓得都不敢靠近她,唯有他,不惧怕她的疯癫和暴力,来到她身边,温柔的摸摸她的头,哄着她:“盛夏,你乖一点。”
他温柔的嗓音特别动听,仿佛带着一股魔力,让失控暴躁的她很快安静下来,乖乖的打针吃药。
治疗持续了一个月,虽然无时无刻的被病痛折磨着,但因为每天有他的陪伴,那段时间成了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后来,因为她伤的太重,身体已经垮掉,最终医药无用,油尽灯枯而亡。
去世的那天,正是冬至,天空飘着大雪。
昏迷三天三夜的她在他的怀抱里醒来,弥留之际,她混乱的神志终于恢复正常,那时她才发现,她已经爱上这个温柔的男人。
可是她看不到他的容颜,记不清他叫什么名字,甚至对他一无所知。
最终,她只能带着无尽的遗憾离世。
重生后的这四年里,她一直都在寻找恩人,因为所知信息太少,像大海捞针一样,一直毫无音讯。
四年里,她听过无数男人的声音,唯有这个网约车司机的声音最像他。
黎盛夏目光深深的注视墨时封片刻,心念一动,给娅娅回信息:【不用了,我已经有目标人物了。】
信息发出去后,她放下手机,嘴角勾起笑容,靠上前去询问墨时封:“司机哥哥,请问你单身么?如果单身,能否和我结个婚,我不收彩礼,还附赠五千万。 ”
墨时封幽深冷眸里闪过一丝诧异。
这个逃婚的女人不仅把他当成网约车司机,还突然向他求婚?!

第2章 临时逮了个网约车司机领证
黎盛夏小嘴一瘪,带着一丝稚气,可怜兮兮的解释:“家里逼迫我嫁给一个病得快死了的傻子,说是给他冲喜,我不愿意,就逃婚了,为了防止他们再逼迫我,我得赶紧找个男人结婚。”
墨时封英气的剑眉微挑,好俗气的故事。
黎盛夏眨了眨亮晶晶的双眸,解释:“其实,我说的结婚,是契约婚姻,婚期是半年,如果你答应,领证后,我可以先支付你两千五百万定金,半年婚约顺利结束后,我再支付另一半。
你放心,契约婚姻期间,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我们互不干涉,各自安好,怎么样,条件是不是很优厚?
有了这五千万,你可以实现财务自由,不用再当什么网约车司机了。
这么好的机会只有一次,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哦。”
说完,她盈盈一笑,满脸真诚的样子。
墨时封并没有被她说的那些条件诱惑到,幽深的眸底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压迫力。
他见过不少豪门契约婚姻,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敢用到他身上,胆子够大啊!
他突然来了一丝兴趣,目光深深的通过后视镜审视她一眼。
女孩看起来很年轻,长得极美,五官精美得像雕刻一般,浑身散发出一种青春的气息。
身边放着一只与她身上那套白色婚纱格格不入的黑色背包,背包上挂着一只丑萌的可达鸭挂饰,衬得她整个人看上去软萌又可爱,像个高中生。
墨时封被迷了一下眼睛,随即定了定神,揶揄的问:“小丫头,你到法定结婚年纪了么,也敢开这种玩笑?”
黎盛夏抬起小脸,一本正经的反驳:“我今年二十岁,已经到法定结婚年纪,今天还被迫结婚了,而且我是认真的,可没开玩笑!你在路边停一下,我可以拿相关证件给你看看。”
墨时封把车子停在路边,黎盛夏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户口本、体检报告等资料递过去给他看。
墨时封瞥了眼那些证件资料,不由得调侃:“还准备的挺齐全的。”
黎盛夏嘴角一扬:“那是当然,我从不做没准备的事!”
墨时封快速翻看了一遍她的证件资料,并没有怀疑什么,顺手还给她。
黎盛夏见他面无表情,似乎不愿意的样子,只得继续诱惑:“我没有交过男朋友,身体健康,身心干净,没有任何感情纠纷,绝对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这笔交易你可是稳赚不赔的,好好考虑下,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有了。”
墨时封目光深深的审视她片刻后,开口:“我可以答应,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黎盛夏与他幽深的对视一眼,下意识的觉得,这个男人有点高深莫测,让她有些看不透。
罢了罢了,先把证领了再说。
她脸上堆起笑意:“放心,我绝不后悔。”
墨时封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启动车子,朝着不远处的民政局驶去。
……
四十分钟后,黎盛夏和墨时封一人拿着一本红本本走出民政局。
黎盛夏翻开手里的结婚证,瞥了眼那男人的名字。
墨时封。
名字还挺好听的。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爽快的给墨时封的银行账号转账两千五百万。
转账后,她卡里的余额只剩十块。
黎盛夏有些肉痛,她这一领证就瞬间回到解放前,秒变负翁了。
墨时封拿出手机,瞥了眼转账信息后,看见一个微信好友申请传了过来。
他顺手点开,对方的微信名是【夏爷】,头像是一只戴着王冠和墨镜,嘴里叼根烟,又酷又拽的可达鸭卡通图。
黎盛夏笑眯眯的解释:“这是我的微信号,麻烦你添加一下,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如有需要,你可以随时联系我哦。”
在填写结婚资料的时候,黎盛夏看到他的微信号,当即记下了。
双方加个微信,好时常联系。
墨时封扫了眼又萌又有点沙雕的头像,目光落在那个微信名上,心想,明明是个娇软可爱的小丫头,居然取个这样的微信名。
他点了通过,顺手给她改了备注名:小丫头。
这时,一辆公交车开过来,停在不远处的站台。
那路公交车是去往黎家所住的别墅区的。
算算时间,这会儿,婚礼应该已经散场了,黎家那边也炸开锅了吧。
她原本计划去商业街转转,打发时间,现在银行卡都空了,还是回去看戏吧。
黎盛夏转头对墨时封说:“司机哥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你若有需要,可以随时微信联系我。”
说罢,朝他挥挥手,她转身朝对面的公交车跑去。
墨时封目送着她乘坐公交车离开,有些惊讶。
居然坐公交车回家,难不成,她全部身家都给他了?
墨时封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翻开结婚证,看着结婚照片上笑得明媚可人的女孩,幽深的眼底闪过一抹深意。
没多久,一辆黑色豪车从对面开过来停在不远处,车门打开,墨时封的助理沈俊带着几个保镖从车上下来,急匆匆的跑到墨时封跟前,向他汇报:“爷,之前跟踪我们的杀手已经处理掉了。”
原来,墨时封的真实身份是亚洲首富墨家的继承人,墨氏集团的新任总裁。
一个半小时前,在回公司的路上,他们突然被一群杀手追车,为了确保墨时封的人身安全,他们兵分两路,沈俊带着人驱车引开杀手,墨时封独自驱车拐到酒店的后门,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被黎盛夏当成网约车了。
墨时封淡漠的嗯了一声,问:“可有人员伤亡?”
沈俊恭敬的回答:“没有,目前我们正在调查那些杀手的身份和幕后主使人。”
墨时封勾唇冷笑一声,嘲讽说:“不用查了,我已经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了。”
沈俊瞥了眼墨时封那意味深长的冰冷表情,很快意识到什么,惊呼:“难道……是他?!”

第3章 夏夏闪婚,气疯恶毒继母
沈俊口中的他,指的是墨家的二叔。
一个月前,墨家老爷子病重,墨时封从国外赶回来照顾他,没多久,老爷子去世了。之后,墨家陷入内乱,墨二叔趁机扩张自己的势力,想要夺取墨家的控制权。
这段时间,墨二叔还像个疯狗一样处处针对墨时封,还想暗中谋害他。
猜测到是墨二叔搞的鬼后,沈俊暗骂一声,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墨时封手里的结婚证上,他眸光一惊:“爷,您怎么拿着一本结婚证,是谁的?”
墨时封合上手里的结婚证,简短的将和黎盛夏领证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俊听完后,满脸震惊。
卧槽!他们也就分开个把小时,墨爷这边居然领证结婚了,结婚对象还是个来路不明的逃婚新娘!
这也太速度,太草率了吧!
要命的是,墨爷已经有一个名媛未婚妻,一周后将举行婚礼。
沈俊想到这些,心慌起来:“爷,您现在这么草率的领了结婚证,那下周后的婚礼怎么办?”
墨时封想到一周后的婚礼,眼底满是嫌弃。
那个未婚妻是墨二叔联合墨家的长辈,硬逼他娶的,二叔想利用婚姻来操控他。
他自然不会如他的愿。
黎盛夏提议契约结婚,给了他一个摆脱那场利益婚约的机会,恰好他车上有个人证件和资料,他也就顺势把结婚证领了。
墨时封冷哼一声,淡漠的开口:“发个通告,婚礼取消。”
沈俊的一颗心猛的被提了起来。
他突然取消婚事,不仅墨家这边,怕是整个京城都要炸开锅了!
墨爷这次玩大了啊!
……
黎家别墅。
“还没有找到大小姐么?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一声愤怒的训斥声从大厅里传来。
黎盛夏的继母白婉兰坐在沙发上,当着保镖们的面,气得猛拍桌子。
黎盛夏出生不久,父亲黎文昂婚内出轨白婉兰,白婉兰使了些手段,让黎母和黎文昂很快离婚了。
离婚后,黎盛夏的两个哥哥因为是儿子,被留在黎家,而黎盛夏被黎母带走,母女二人前往南方的一个小镇生活。
黎母一走,白婉兰火速上位,风风光光的嫁入黎家。
她凭借着高超的手段,赢得黎家所有人的心,并掌控了黎家的一切。
四年前,黎母去世,黎盛夏被接回黎家,没多久,黎盛夏因为一起绑架案,被绑匪绑去了国外。
后来她被国际刑警救出,白婉兰不喜欢她,便趁机让她留在国外,名义上是她学习成绩差,在国外上学方便,其实是想让她被黎家边缘化。
最近黎家的公司出了点问题,资金周转不开,宋家那边的傻儿子病重,急需一个冲喜的新娘子,继母心念一动,立马送了黎盛夏的生辰八字过去。
黎盛夏的生辰八字不错,被宋家人看中,宋家那边传来话,如果黎盛夏愿意嫁过去冲喜,他们会给一大笔彩礼钱,还将资助黎家的公司渡过难关。
白婉兰高兴坏了,立即把身在国外的黎盛夏骗回来,让她嫁去宋家冲喜,帮助黎家渡过难关。
原本一切顺利,没想到,大婚当天,黎盛夏突然逃婚了。
宋家那边大发雷霆,把黎家的人骂得狗血喷头,并放话,如果不把黎盛夏带回去,就让黎家破产。
黎文昂受了宋家的气,把白婉兰训斥一通后,把这堆烂摊子扔给她,自己跑到外面逍遥快活去了。
白婉兰想到这些,心里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
都怪黎盛夏那死丫头,要不是她逃婚,她也不会两头受气。
她恼火的对那些保镖放话:“继续去找,就算把整个京城翻个底朝天,也得把大小姐找到。”
话音未落,一个佣人快步跑来汇报:“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众人一惊,回头看去,只见穿着一袭婚纱的黎盛夏一脸悠闲的从门口走进来,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像个没事人似的。
见到她,白婉兰心里暗骂一声,脸上却露出慈母表情,她快步迎上去,嗔怪说:“夏夏,你这孩子,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逃婚了,把大家都急坏了。”
黎盛夏见她又开始上演温柔好继母的戏码,眼里闪过一丝冷嘲,没好气的回话:“你要把我嫁给一个快病死了的傻子,我不逃婚,难道,等着做寡妇么?”
白婉兰见她这副态度,一阵火大,但顾及着面子,还是忍下去了,她好言相劝:“夏夏,你误会了。宋大少爷只是身体不好,哪有快病死了?还有,他不傻,智力很正常的。
宋家很有钱,你嫁过去那就是大少奶奶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多少人家的女儿做梦都想嫁过去,但他们都没那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
黎盛夏冷呵一声,给了她一记白眼:“既然这桩婚事那么好,不如,让你女儿嫁过去好了,让她做宋家大少奶奶,你不也跟着享福了么。”
白婉兰嘴角一抽,心里嘲讽起来。
她女儿可是才貌双全的大明星,将来是要嫁顶级豪门的,像黎盛夏这种一无是处的废物,如果不是宋家急需冲喜,才不会看上她。
让她嫁给宋大少爷,那都是抬举她了。
想到此处,她的语气不由得重了几分:“夏夏,你别乱说,你妹妹还在国外拍戏呢,哪能随便结婚,宋家这桩婚事是你最好的出路。
你现在跟我去宋家,乖乖的跟宋家人道歉,然后跟宋少爷领证结婚,你向宋家人承诺,以后好好做宋家的媳妇,伺候好宋少爷,他们也就不会计较你逃婚这事了。”
黎盛夏懒得跟她废话,勾唇冷笑一声,直截了当的说:“不好意思,我一个小时前,已经和别人领证结婚了,不能再和宋家那个傻子结婚。”
白婉兰和周围的佣人满脸震惊。
黎盛夏居然领证结婚了?!
白婉兰回过神来后,急问:“你说的是真的?”
黎盛夏扬眉:“你觉得我会骗你?我包里有齐全的结婚资料,你可以随意翻看。”
她把书包扔到白婉兰面前,白婉兰打开背包看到里面的红本本,气得半死。
黎盛夏居然逃婚出去和别的男人领证结婚了!
白婉兰再也装不下去了,气得大骂:“黎盛夏,你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和别的男人领证结婚,太不像话了。”
黎盛夏冷哼一声,把背包拿回来,想到那个帅气的网约车司机,故作深情的说:“我们是因为相爱才结婚的,可不是随随便便,虽然他只是个网约车司机,没钱没势……”
“什么,他是个网约车司机?!”
白婉兰惊呼着打断她的话,脸都绿了。

第4章 夏夏马甲上线,代号九尾狐
她一心想着利用黎盛夏的婚姻给黎家谋取最大的利益,没想到,她居然和一个没钱没势的网约车司机闪婚了!
这分明是要气死她!
黎盛夏对白婉兰气急败坏的表现很满意,她勾唇冷笑,再次补刀:“对,他是个网约车司机,虽然他穷,但我们是真爱。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如果你再逼迫我嫁人,那就是违背婚姻法,可是要坐牢的哦。”
白婉兰一听要坐牢,一下子炸了,指着她骂:“黎盛夏,你居然敢威胁我,你……”
“你什么你!如果你觉得宋家那个傻子好,不如,你改嫁给他好了。”
黎盛夏没好气的怼了一句,一把推开白婉兰,转身上楼去。
“黎盛夏,你给我站住!”
白婉兰冷着脸在她身后呵斥,黎盛夏充耳不闻,上楼后,她来到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留下白婉兰一个人在楼下大厅骂骂咧咧。
白婉兰骂完后,气得头昏脑涨。
黎盛夏从国外回来后,乖巧温顺的像只小绵羊,她以为,她能很好的拿捏住对方,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她居然被对方摆了一道。
“可恶,别以为这样就能扳回一局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嫁到宋家去。”
她把心腹女管家吴妈叫到跟前,在她耳边低语一阵,吴妈会意,匆匆离开。
白婉兰看向二楼的方向,眼底闪过一抹阴沉的冷光。
……
黎盛夏回到房间,把身上的婚纱脱下来,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去洗了个澡,换上一套休闲装,神清气爽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坐在沙发上,刚拿起手机,一通视频通话打了过来。
她瞥了眼,是闺蜜娅娅打来的。
娅娅比她大两岁,是个多才多艺,人美心善的姑娘。
视频电话接通后,娅娅焦急的问:“夏夏,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黎盛夏嘴角一扬:“一切进展顺利,我已经领证结婚了,白婉兰已经气疯。”
她把结婚证拿出来秀了一下。
娅娅看到那本新鲜出炉的结婚证,激动坏了:“哇哦,真结婚了啊,不愧是我姐妹,这波操作666!”
她看了眼结婚证上帅气逼人的新郎,眼睛亮了:“夏夏,你这新郎从哪找到的,帅爆了。”
“呵呵,打车捡到的。”
黎盛夏咧嘴一笑,将遇到墨时封,向他提议契约结婚,去民政局领证的过程说了一遍,并特意强调,他的声音很像前世的恩人。
娅娅是唯一知道她重生过的人,在她面前,黎盛夏没有顾忌。
“娅娅,那个网约车司机不仅声音像,他给我的感觉也很不一样,我觉得,他很有可能就是我前世的恩人。”
娅娅听完她的描述,陷入沉默。
她知道黎盛夏一直在寻找前世的恩人。
那个神秘的恩人是黎盛夏心里的执念和救赎,比她的命都重要。
沉默片刻后,娅娅意味深长的问:“他只是声音有些像而已,万一,他不是你的恩人呢?”
黎盛夏托腮想了想,潇洒的说:“我恩人的右肩有个形状特殊的疤痕,如果他的右肩上有那种疤痕,那就能证明他是恩人,如果没有,那就说明他不是,到时候,半年婚期一过,我付了剩下的钱,和他一别两宽,各不相干。”
娅娅给她点了个赞:“不错,够洒脱。那你什么时候去确认他身上有没有特殊疤痕呢?”
黎盛夏想到空空如也的银行卡,小嘴一撅:“我现在都成穷光蛋了,还是先搞点钱再说。”
娅娅嘻嘻一笑:“五千万的契约婚姻,你这闪婚有点贵啊!我们七杀盟这边刚接了个加急的任务,是参加赛车比赛的,对方出价八百万,你要不要接?”
娅娅说的七杀盟是赫赫有名的暗网下的赏金猎人联盟。
这个联盟是黎盛夏创立的,一共有七名成员,娅娅是其中之一。
前世,她被一群神秘绑匪绑架,绑匪把她带到M国,在那里,她被绑匪囚禁,折磨了好几个月后,被国际刑警所救。
被救后,她身心受创,极度渴望着家人的关心,黎家却把她当成弃子,丟在国外,不闻不问。
她在国外艰难度日,继母召她回国的时候,她还对黎家的人抱有希望,没想到,归来后,等待她的却是悲惨的命运。
这一世,黎盛夏正好重生在被绑匪囚禁在M国的第一天。
重生后,她没有等国际刑警来救,而是自己想办法逃出去。
成功的逃离绑匪窝点后,她身受重伤,晕倒在一片森林里,被一位路过的高人所救。
高人收她为徒,他教了她很多东西。
学有所成后,她成为一名赏金猎人,代号为九尾狐。
她凭借着高超的本领和高效的工作率,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声名鹊起,成为新一代王牌猎人。
在机缘巧合之下,她招揽到六位高手,一起组成七杀盟。
联盟的成员虽然少,但个个都是高手。
黎盛夏最近一个月在休息,按理说是不接任务的,但眼下她穷的连饭都快吃不上了,也就懒得休息了。
黎盛夏爽快的答话:“接!你把任务的相关信息发过来给我。”
“行。”
娅娅挂了视频通话,把任务的信息发过来,并给她转账十万任务订金。
黎盛夏收了定金,点开任务单查看,任务的内容是参加一项赛车比赛,地点是城西的赛车馆,时间是下午四点。
黎盛夏以前开过赛车,这项任务对她来说是小意思了。
她看了眼时间,这会儿已经三点,距离参赛时间不到一个小时,时间紧迫,她得赶紧赶过去。
黎盛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打开窗户,往外面看了眼,宅子的周围有好些保镖在巡逻,白婉兰是打算把她关在家里了。
黎盛夏眼底闪过一抹冷嘲,不过是些保镖而已,拦不住她。
黎盛夏刚想跳窗出去,忽然,一阵奇异的香气从房门的方向弥漫过来。
香气入鼻的那刻, 她的大脑忽然一阵晕眩。
她心下一紧。
是迷香!
她回头看去,发现房门被人推开一条小缝,有人正在鬼鬼祟祟的往她的房间里吹迷香。
黎盛夏眉头一皱,是哪个混蛋,居然敢吹迷香算计她?

第5章 墨爷登场,赛车赌约
此刻,躲在门口吹迷香的人正是女管家吴妈。
吴妈吹完迷香,眼里满是阴险笑意。
这迷香是她之前托人从国外买回来的,效果特好,只要闻到,不出三秒,准晕倒,比在饮料里放迷药什么的,好使多了。
等黎盛夏晕过去,还不是任由夫人摆布。
事成之后,她也算是立了一功。
吹完迷香,她估摸着黎盛夏该晕倒了,喜滋滋的推开门,捏着鼻子往里张望。
不想,屋子里根本没人。
她一脸纳闷:“怎么没人,我明明看见她进房间了的?”
话音未落,突然,有人闪身到她身后,对着她一脚飞踹,她惊呼一声,狼狈的摔落在房间里。
“混蛋,是谁踹我?”
她怒骂一声,刚要回头查看,却冷不丁的吸了一口迷香,她脸色大变,刚要捂住鼻子,却来不及了,大脑一阵晕眩,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站在门口的黎盛夏看了眼被自己吹的迷香迷倒的吴妈,眼里闪过一丝冷笑:“傻逼!”
以为吹几口迷香就能迷晕她?
天真!
解决了吴妈,黎盛夏背着背包,来到对面的窗户边上,推开窗户,跳窗出去了。
没多久,一个女佣听到动静,跑到楼上来,当她看到晕过去的吴妈和敞开的窗户时,吓得大叫起来:“不好了,大小姐弄晕了吴妈,又跑了!”
正在楼下喝茶,以为胜券在握的白婉兰听到喊声,“噗!”的一声,一口茶水全喷了出去。
……
西郊的赛车馆。
今天下午,赛车馆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赛车比赛。
比赛分为两场,上半场是个人赛,下半场是团队赛。
上半场已经结束,冠军是韩之洲。
韩之洲今年二十岁,出身豪门,身材高大,阳光帅气,是京大的学生,也是校草。
他是国家一级赛车手,水平一流,已经拿过无数赛车大奖,闻名全球,粉丝无数。
因为他每次上场必胜,粉丝给他取了一个至尊称号:洲神。
韩之洲拿到上半场冠军后,也参加了团队赛。
团队赛有两支队伍,分别是蓝队和红队,每一队有六名成员。
韩之洲是蓝队的队长,他手下的队员都是水平很高的赛车手,六人一上场,气势十足,引来全场欢呼。
白漫漫坐在VIP观众席上,看着场上实力超强,帅气逼人,万众瞩目的韩之洲,两眼放光,激动的大叫:“学长,加油!”
白漫漫是白婉兰的侄女,十九岁,也是京大的学生,长得娇俏可人。
她最近几年都住在黎家,深受白婉兰的宠爱。
白漫漫是韩之洲的迷妹,从高中时期就暗恋他,最大的梦想是嫁给他,做万众瞩目的赛车大神夫人,豪门韩家的少奶奶。
她垂眸看向抱在怀里的纸袋,纸袋里装着一份精美礼物和一封粉红色的情书。
她打算比赛结束后,向韩之洲告白。
连黎盛夏那种废物都要嫁进宋家做大少奶奶了,她也不能落后,争取一次性告白成功,做韩之洲的正牌女朋友。
想到这些,她脸颊浮上一抹红晕,心里充满期待。
这时,一个戴着鸭舌帽和黑色口罩的少女从对面的过道里走过去,她下意识的瞥了眼,隐约觉得那抹身影像黎盛夏,她很快又否决了。
这个时候,黎盛夏应该已经被姑妈控制住,送去宋家,嫁给那个病重的傻子了吧,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再说了,像她那种脑残,对赛车这种高大上的竞技赛一窍不通,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白漫漫不屑的冷哼一声,懒得多想,全心全意的看韩之洲比赛。
本次团队赛分为五轮,在五轮比赛中,总分最高的团队将获胜。
前面的两轮比赛里,韩之洲的蓝队一马当先,以超强的实力超越红队,赢得超高分数,全场一片沸腾,白漫漫更是激动的大声叫喊,为韩之洲加油助威。
与此同时,后台的SVIP观赛室。
墨时封和宋氏集团二少爷宋季阳坐在沙发上观看比赛。
前方有十几个超清大屏幕,从各个路段和角度同步播放比赛进程,在这里观看比赛,比现场看的更全面。
墨时封双腿交叠的靠坐在沙发上,优雅贵气,俊美无俦,他目光淡漠的盯着大屏幕,看不出任何情绪。
对面的宋季阳与镇定自若的他完全不一样,他看到蓝队又赢了,激动的欢呼:“哇哦,太棒了,蓝队又赢了,瞧那分数,简直太漂亮了。”
说着,他看向墨时封,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墨总,看这架势,我要赢了啊,西郊的那块地,得归我了。”
墨时封最近在和宋季阳竞争西郊那块地,用来开发做度假村。
这次赛车大赛墨氏集团和宋氏集团都是幕后的赞助商。
宋季阳赞助的是以韩之洲为首的蓝队,墨时封赞助的是红队。
两人约定,他们赞助的赛车队,哪一队赢了,西郊那块地就归谁。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蓝队一马当先,分数非常高,而红队一路落后,已经吊车尾了。
墨时封眸光微冷。
宋季阳和墨家二叔交好,若是蓝队赢了,西郊那块被宋季阳拿走,明天的股东大会上,墨二叔一定会拿这件事来压他。
因此,绝对不能让宋季阳拿到那块地,红队不能输。
一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起手机瞥了眼,沈俊给他发来一条信息。
信息的内容是:【爷,七杀盟的人已经到位。】
墨时封看完信息,薄唇微扬,抬眸看向得意洋洋的宋季阳:“下面还有三局,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宋季阳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是么?那就等着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