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年罗颂

“我就喜欢你穿比基尼的样子。”我是一个车模,我被男神压在车前
1
「轻点,别弄花我的妆……」
保时捷卡宴上一个俊逸的男人掐着我的腰,狠狠亲吻着我的唇。
他是傅司年。
傅家最受宠的少爷,随随便便出手就是几百万。
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无数人追捧,兄弟满天下,开出去的车从来就没有重复的,行业内有人调侃说,傅司年养活了国内所有的顶奢4S店。
我叫罗颂,是一个车模,与傅司年相识在一场摩托车比赛上。
那天我挤走了所有想要坐在傅司年摩托车上的女人,比赛开始前,我成功坐上了他的车。
我穿的超短裙,身体与他贴紧,能够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紧绷的肌肉。
背脊硬挺结实,轮廓硬朗,大腿壮士强壮有力,无形的力量从中迸射而出,散发出的荷尔蒙气息令人着迷沉沦。
「呦,这样女人真是大胆,敢上傅爷的车,不怕被赶走?」
「肯定是稳了啊,你没看都摸上了吗?」
口哨声和男人调侃议论的声音灌入我的耳朵。
我搂住傅司年的腰,他摘掉了头盔回头看着我。
那是一张帅到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脸,俊美硬朗,剑眉浓郁,鼻梁高挺,一双眼眸狭长锐利,每一处细节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只是,他的态度过于冰冷了。
「要是不想死,就给我滚。」
我当然是不滚。
我钓了这么久的鱼,终于送到嘴边了,不咬上一口怎么能行呢?
我一把搂住了傅司年的腰,将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柔软妩媚。
「如果一定要死的话,我更愿意死在你的床上。」
然后我轻咬了一下他的脖子,把他搂得更紧了。
这些手段是我从美剧里学来的,为了更加融会贯通,还专门记录在了本子上。
此刻,我故意学着那些女人的样子,拉低了身上迷你小吊带的领口,手臂将事业线夹得更深……
就在我以为,我即将得手的时候,突然被傅司年推下了车。
与其说是推,倒不如说我是被摔下去的。
他胳膊上的肌肉硬邦邦的,力量也很大,如果不是我及时扶了一把座椅,估计就得摔个狗吃粑粑。
见硬的不行,我赶紧调整战术来软的。
我站在他的摩托车前,展开了我的表演,「你要是拒绝我,以后我在姐妹面前肯定抬不起头?我肯定要被她们笑话死了。」
眼泪溢出眼眶,就在我要哭出来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黑,一个头盔照在了我的头上。
紧接着,我就被甩在了后排车座上。
「坐好。」
我赶紧调整好了头盔,再一次搂住了傅司年的腰。
引擎的轰鸣声响起,摩托车飞快行驶,呼呼的风声灌入我的耳朵,两边街道的建筑迅速后退。
我吓得全身绷紧。
几年前我也是一个赛车手,但是当我目睹了一场车祸后,我就对车有种本能的抗拒。
但是现在,为了钓到傅司年,我必须ˢᵚᶻˡ要忍住那种恐惧。
我之前做了很多设想,要如何在路上更好的撩拨傅司年。
像其他赛车手和女伴那样,半路来个激烈拥吻,闻到情深意切的时候,就到旁边的小树林里深入交流一番。
直到车子到达终点我才发现,我刚才太紧张,漏了常规操作。
我假装漫不经心的把手按在傅司年腰带上,指尖在他身上打了个圈——
2
他再一次把我甩下了车。
没有任何留恋,傅司年直接启动车子离开,刺激的汽车尾气熏得我忍不住想要咳嗽。
看台上是一片哄笑声,他们说我主动送上门,真是个笑话。
我不生气,我一点都不生气。
他们只看到了表象。
我却结结实实感受到了!
所以傅司年还是喜欢女人的,是想要我的。
比赛结束,我回到家里,赶紧给苏苏打了个电话。
「苏苏,你之前帮我查的,傅司年每年的生日都是自己过,是不是真的?」
苏苏不咸不淡,「我查的消息当然准确,你今天怎么样啊,成了没?」
「没成,不过我坐在他的车上兜了一圈,他果然是强壮又迷人。」
苏苏哎呦了一声,「要我说啊,你还是赶紧换目标吧,傅司年要真是那么好撩的,我早就上手了,哪里还能留给你机会?」
「不想当阔太的演员不是好车模。」
我一边听着电话,一边翻开床头的日记本,上面娟秀的字体写着一行字:「阿年说,只要我陪他赛一次车,就愿意跟我交往一个月,我必须要试试。」
我笑了笑,「我一定会让傅司年爱上我,如果做不到,我死也得和他死在一起。」
「罗颂,你真是个疯子!」
苏苏挂断了电话,她不相信我能做到,但我相信。
接下来这一周的车展里,我每天都精心打扮自己,因为承办方就是傅氏,傅司年每天都会来视察。
可奇怪的是,他前六天都没有出现,只有在第七天的时候他来了,他来了。
可是,还带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
让我高兴的是,他签单买了我站的红保时捷。
让我不高兴的是,他没有和我说一句话,甚至连看都没多看我一眼。
就好像他兄弟之前跟我敬礼,完全不存在似的!
但是我才不会放弃。
天黑后,才是我的主场。
下班后,我穿上兔子玩偶装,拿着鲜花和蛋糕,拿着傅家工作卡,谎称工作人员溜进了傅司年的住处。
我躲在沙发后,等他一回家就窜出来。
「傅司年,生日快乐。」
看他的反应明显是被吓了一跳。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当然是你最爱的颂颂。」
我娇笑着扑进他的怀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用兔子脑袋贴着他的脸。
我知道,傅司年对毛茸茸的东西有点轻微过敏,他狠狠打了几个喷嚏。
「滚!」
「好啊,好啊,我们去滚床单。」
「脱了它!」
「好啊,好啊!」
此时别墅大厅里没别人,我十分听话的摘下了头套,ˢᵚᶻˡ脱下了这身衣服。
「surprise。」
我真空上阵。
傅司年估计没见过我套路这么深的,明显愣住了。
我勾攀上傅司年的胸口,然后顺着腹肌纹理慢慢向下。
我很骄傲的抬起脑袋,「孤男寡女夜深人静,不发生点什么,不是你不行就是我不行,我身材好长得好,我觉得我挺行的。」
我的手指勾住了他的腰带,然后继续挑逗。
果然,在我的刺激之下,傅司年气息变得粗重——
3
他直接把我抱起来丢在床上。
「罗颂,这是你自找的。」
炙热的身体与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将我包裹。
这是我们最亲近的一次接触。
眼泪顺着我的眼角滑落,但我是高兴的。
我的确没有资本,但我有本事让傅司年迷恋上我的身体。
他亲吻着我的脸颊,才感受到我流下的泪水的时候,他微微愣了一下,最后动作变得温柔,一点点的引导着我放松下来。
「乖,我会轻一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身体像是被撕裂一样疼痛酸涩,尽管很难过,但我还是沉浸在了成功的喜悦里。
我穿着傅司年的衬衫,哼着轻快的小调,给他准备爱心晚餐。
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是要抓住他的胃,我要双管齐下,让傅司年对我欲罢不能。
饭才刚刚做完,傅司年就回来了。
「亲爱的,你忙了一天辛苦了,是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又或者是,先吃我呢?」
我手中端着牛排,对他眨眨眼。
傅司年来到我的面前,高大的身躯仿佛要将我笼罩起来,他身上浅浅的雪松香调格外好闻,让我又想起了昨晚的愉悦体验。
本以为他会迫不及待的把我扑倒,却没想到又恢复了之前冷漠的样子,把我给他准备的爱心晚餐,毫不留情的丢进了垃圾桶。
「我不吃陌生人做的东西。」
有钱人家的孩子,还真是喜怒无常。
他目光冰冷的看着我。
「罗颂,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只给你一次挑选的机会。」
我的手指抵在他心脏的位置,「我想要你的心,你能给吗?」
答案显然不言而喻。
我没必要自找难堪,笑着给了自己回答,「我知道,我是得不到的。」
傅司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他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随便一句话就能决定我的生死。
如果得到他的宠爱,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我的手慢慢放下,目光也变得越发诚恳。
「如果可以的话,就让我做傅氏集团的专属车模吧。」
「外面的世界很乱,也很麻烦,我不想被其他的男人碰。」
「但更重要的是,我想离你近一点。」
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我便转身离开了。
没有男人喜欢过分纠缠的女人,我必须要懂事。
没人知道,表面云淡风轻的我,实际上早就捏了把汗,直到彻底离开傅司年的视线,我才放松下来。
不知道我刚刚的表现,有没有让ˢᵚᶻˡ他有一点动心?
我离开了傅司年的家,有没有再去车展上班,就这样一直等了三天,终于等到了他的电话。
「罗颂,明天来公司报道。」
他的声音很冷,还有点不耐烦,但我却高兴的乐成了一朵花。
「亲爱的,人家已经三天没有见到你了,我很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电话那边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就在我以为傅司年会冷漠的挂断电话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从听筒中流淌而出。
「我在家。」
随后,是他更加带着怒气的声音,「罗颂,你最好别骗我,否则后果是你承受不起的!」
4
他挂断了电话,我愣了一下。
傅司年这是在邀请我过去呢。
我换了性感的短裙,化了漂亮的妆,直接打车来到了傅司年的住处。
他还特意给我留了门,我刚进去,就被他迫不及待的抵在了墙上。
他的身体滚烫炙热,亲吻霸道,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我听到了布料撕碎的声音,然后与一具仿佛燃烧起来的身体紧紧贴合。
傅司年的身材实在太好了,结实紧绷的肌肉充满力量与美感,让我神魂颠倒。
他面对面的把我抱了起来,在紧绷的弦即将断裂的时候,大步进入到了卧室。
这一晚,他格外的卖力,连续几次还是不肯放过我。
我看到了他眼中浓浓的渴望,那发红炙热的眼眸中仿佛又跳跃的火焰,我紧紧的抓着被单,像是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
结束之后,他靠在床头上抽烟,我靠在他的怀里,他宽阔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
「不要再去工作了,我会养着你。」
「我给不了你正式的名分,但是会为你负责,我不会娶其她的女人过门。」
房间里很安静,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不再是没有温度,而是化成了春日里流淌的涓涓清泉。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对上了他那一双幽深的眼眸。
其中仿佛蕴藏了如同海浪一般波涛汹涌的情绪,我瞬间被他的眼神看的心惊肉跳,想要细细捕捉那具体的情绪,却很快消失不见。
不工作,就能拿钱?
这简直是我梦中的生活!
可是,我忍痛看着他,弱弱的问,「我可以拒绝?」
「嗯?」
「我不想要你的钱,我是真的很爱你,不想让金钱玷污了我对你的爱。」
傅司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觉得我在骗他。
然后,他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起身离开了卧室。
我不懂他的意思,但我知道,我应该就快要得到想要的了。
第二天,我来傅氏集团报道,从我一进来开始,就接受到了很多异样的目光。
跟随着主管办理入职手续的时候,我更是听到了同事们的议论声。
「你们知道吗?这个女人是特招进来的,公司可很少有这样的例子,肯定是走后门的。」
「像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靠着身体上位,以为能够得到荣华富贵,实际上不过就是玩具罢了。」
「咦ˢᵚᶻˡ,真是恶心,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一看就是勾引男人的烂货,估计用不上一年,她就会被玩腻了。」
酸!
真酸!
我知道,接下来在公司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是无所谓,我过来不是为了交朋友的,是为了能够更多时间的和傅司年相处的。
但是几天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根本就见不到傅司年,他没有给我安排任何的工作,也没有再给我打过电话,更没有让我去他家里。
我有些着急了,开始尝试着要进入他的办公室,可每次都会被助理拦下来。
就在我又一次被拒绝,失魂落魄的准备下班的时候,看到了傅司年的特助正在和前台交代着什么。
我放进了脚步听着,听到了特助吩咐的话。
「你马上去给总裁买解酒药,他晚上要去卡斯顿酒吧应酬,你把位置也订好,还是老规矩。」
前台开始准备,我也匆匆离开了公司。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今天晚上我不会再让猎物跑掉了!
5
我换上了最性感的衣服,紧窄的包臀裙将我的身材曲线完美勾勒出来,我踩着高跟鞋进入酒吧,坐在了一个醒目的位置。
有不少人注意到了我,朝着我这边吹口哨,抛媚眼,但我都没有理会。
我喝着香槟酒,用眼神与旁边的几个男人沟通,同时观察着入口处,很快我就看到傅司年和几个同样西装革履的男人进来了。
他在人群之中是那么的显眼,身材挺拔修长,一张俊逸容颜完美的如同艺术家精雕细琢的作品。
烟灰色的西装将他的清冷气势衬托到了极致,今晚他无疑是这一场之中最耀眼尊贵的王子。
但他不是属于公主的,而是属于我罗颂的。
又有男人朝我这边吹口哨,我没有再拒绝,朝他勾了勾手指,给了一个飞吻的动作。
男人立刻朝我这边儿来,带着一身酒气,满脸猥琐笑容的要把我搂在怀里。
但我并没有给他机会。
在他即将碰到我的时候,我狠狠甩了他一个巴掌。
啪!
我这一下用了很大的力气,声音也是格外的清脆。
那男人直接懵了,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我,旁边也有一些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
「臭娘们,你敢打我?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
男人面目狰狞,直接扯住了我的头发。
剧烈的疼痛袭来,我口中发出叫喊声,挥舞着双手打碎了桌子上的酒杯,故意制造动静。
重重的巴掌甩在我的脸上,疼得我都要哭出来了,我挣扎躲避,故意朝着傅司年所在的方向跑去。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
他看到了我,我们目光对视,我哀怜祈求,可是他的眼中只有冷漠。
「妈的,还从来没有人敢打老子的巴掌,看我不打死你!」
身后男人的骂声越来越近,我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再一次被拉扯,随着疼痛越来越剧烈,我的心里越来越绝望。
终究,还是要失败了吗?
此时,ˢᵚᶻˡ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肩膀,紧接着黑暗与木质香调的凛冽气息袭来,我的脸贴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身后是男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有一道低沉愠怒的呵斥声,「滚!」
我抬起头,对上了傅司年一双愠怒的眼睛,那其中燃烧着令人战栗的危险,随后,我就被他毫不怜香惜玉的拉扯进了楼上包厢。
手腕骨好像要被捏碎了,泪水从我的眼角溢出,我被傅司年掐着脖子,狠狠抵在了墙壁上。
「罗颂,你是不是以为你的手段很高明?」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傅司年,他的手就像是一条冰冷的毒蛇,掐得我无法呼吸,那股暴虐令我头皮发麻。
泪水向下滚落,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像是个可怜无助的孩子。
我知道我被看穿了,这次我真的招惹了傅司年不高兴,但我同时也引起了他的在意。
掐着我脖子的手慢慢放松,听着我啜泣的声音,傅司年一脸烦躁。
他想要离开,但是被我紧紧抱住了。
我的脸颊埋在他的怀里,感受着那结实跳动的心脏,「傅司年,我只是想见你。」
「我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