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倾心慕靖西

第1章奉子成婚

三年后。

帝国酒店。

奢华的盛世婚礼,正在如火如荼的举行中。

慕三少和纪家千金的婚礼,可谓是强强联合。

京都所有权贵名流,几乎悉数到场,为这一盛世婚礼庆贺。

婚礼现场布置得流光溢彩,鲜花的芳香,水晶的璀璨,处处透着浪漫的气息,如仙境一般唯美。

纪倾心身着繁复奢美的婚纱,佩戴着价值连城的首饰,娇俏而动人,她含羞带怯的望着身姿笔挺,俊美得宛如神祗般的男人。

男人只是静默站立,哪怕什么也不做,便能让人感受到他身上那股与身俱来的清贵和孤傲。

那是一种难以企及的矜贵气质。

更是一种无人可比拟的强大气场。

慕靖西,放眼整个京都,能与他匹敌的,屈指可数。

他俨然是贵族中的翘楚,更是上流社会人人试图攀附的对象。

今天,她终于要嫁给他,成为慕三少夫人了,激动雀跃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

台上,司仪慷慨激昂的问:“慕靖西先生,你愿意娶纪倾心小姐为妻,一辈子疼她、爱她,同甘共苦,不离不弃吗?”

“我……”

磁性清冷的嗓音,骤然被打断。

宴会厅两扇厚重的大门,刹那间打开。

皮靴踩在地上,发出清脆有力,规整的踢踏声。

数十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人,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胸前金丝纹绣的苍狼,泛起异样的流光,凶狠与霸气并存,俨然昭示了他们的身份。

X机密行动局。

为首的黑衣人,目光坚毅,背肌挺直,皮靴啪的一声立正,对慕靖西敬了个礼。

掷地有声:“先生,紧急任务!”

宾客哗然,纷纷看向台上的慕靖西。

慕靖西面色凝重,冷然颔首,抬脚便要离开。

手腕,被人紧紧攥住。

慕靖西回头,纪倾心脸色苍白,眸底水雾浮现,带着一抹小心翼翼的祈求,“靖西,可以不走么?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

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他真的要中途离开么?

“任务紧急,抱歉。”

磁性的嗓音,清冽无温。

男人说完,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刚出宴会厅,徐绍远的电话便打来了。

徐绍远,X机密行动局最高执行首领。

他亲自打来电话,那就意味着,任务十分紧急,不容一丝耽搁!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务高于一切,甚至是生命。

2019.5.23。男主职业修改为X机密行动局,全文构架小幅度修改,不影响看文,小仙女们放心入坑

第2章祸水乔小姐

第2章 祸水乔小姐

天光破晓。

慕靖西醒来后头疼欲裂,他揉着额角,坐起身来,看到床单浑身一僵。

破碎的片段,在脑海里闪现。

拿起手机,慕靖西冷声吩咐,“江洵,马上查昨晚是谁在我房间。”

十分钟后,江洵回话:“三少,监控已经被毁。”

……

三年后。

帝国酒店。

奢华的盛世婚礼,正在如火如荼的举行中。

慕三少和纪家千金的婚礼,可谓是强强联合。

京都所有权贵名流,几乎悉数到场,为这一盛世婚礼庆贺。

婚礼,被一通电话中断。

“靖西,现在马上到帝国酒店顶层停机坪,你的任务就是保护乔小姐的人身安全!”

“理由。”

“情况紧急,你只需要服从命令!”

“是!”

男人清冷的眸,如墨般漆黑,深邃而无渊。

顶层停机坪。

湛蓝的天空中,黑鹰直升机霸气降落,螺旋桨刮起的飓风,呼啸着,翻涌着。

慕靖西站在一列身姿笔挺的下属中间,身姿如松柏一般挺拔,他的目光,落向直升机舱门。

下一瞬,舱门打开,几个身手矫健黑衣人,率先下来。

慕靖西冷眸微眯,这个所谓的乔小姐,竟然需要出动特别行动局保驾护航。

“乔小姐,请。”

一只嫩白纤细的手,落在了黑衣人手上,任由黑衣人搀扶着走下机舱。

身姿曼妙的女人,一身雪肌白得晃眼,在阳光下泛着一层晶莹剔透的莹润感,精致的小脸轮廓柔美,盈盈水眸星光闪烁,鼻梁秀挺精致,粉润的唇,带着一抹诱人的光泽。

如海藻般的墨色长发,自然微卷,慵懒的垂散在腰际。

清纯亦妖娆,明艳不可方物。

祸水。

慕靖西在心中给出两字评价。

乔安也在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

慕靖西,纪倾心即将要嫁的男人。

目测一米九的身高,挺括的黑色西装三件套,将他宽肩窄腰,以及那双大长腿衬托得淋漓尽致。

在清一色的黑衣人中,他是最耀目的那一个。

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一看便知是上帝的宠儿,那双狭长的眼眸,极为深邃,漆黑的瞳眸带着深而沉的旋涡,引人沉沦。

菲薄的唇,正紧抿着,透着一股冷傲和不怒自威的气势。

“乔小姐,那位就是我们X机密行动局的慕靖西先生。”特别行动局的黑衣人简单的做了一番介绍。

乔安轻声一笑,“我知道。”

来之前,她已经掌握了慕靖西的基本资料。

慕靖西,是她亲自指定的人,她怎么会不认识呢。

黑衣人做了请的手势,乔安迈步来到慕靖西面前。

螺旋桨的风,将她发丝吹得凌乱飞舞,几缕调皮的发丝,吹拂在他脸上,似有若无的瘙-着。

“我是乔安。”

温软的声音,几乎要被轰鸣声盖过。

慕靖西目光一沉,“慕靖西。”

黑衣人伸手,跟慕靖西短暂的握手之后,“慕先生,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乔小姐安全护送回国,从现在起,乔小姐的人身安全,将由你全权负责。至于其他的信息,相信首领会告知你的。”

慕靖西颔首,“辛苦诸位了。”

“慕先生客气。”

交接结束,慕靖西看向乔安,眸色清冷:“乔小姐长途飞行,想必累了,我先送你去休息?”

“好呀。”

“乔小姐住哪?”

乔安美眸染上丝丝笑意,“慕先生住在哪?”

“官邸。”

“唔……那我就住官邸好了。”

慕靖西:“……”

乔安故作不解,微微歪着脑袋,言语间带着打趣:“怎么,慕先生不愿意?”

“不合适。”

不想让她住?

哼,她还就偏要住!

乔安双手背在身后,点了点头,而后侧头看向一旁并未离去的黑衣人。

第3章带着一个女人离开

第3章 带着一个女人离开

“连个下榻的地方都不能选择,麻烦送我回A国。”

黑衣人唇角微微抽搐,回A国?

他们可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将她护送回S国,怎么可能送她回去!

黑衣人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慕先生,乔小姐身份尊贵,还请你务必满足她的一切要求。稍后首领会告知你原因。”

慕靖西凌厉的目光,如一道利刃,投向乔安。

乔安红唇微翘,递给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慕先生……”黑衣人欲言又止,要说的无非就是劝他的话。

慕靖西抬手,姿态冷然:“我知道。”

帝国酒店门前,一排悍马,张扬霸气的停靠着。

慕靖西和下属们,呈保护的姿态,将乔安护在中央,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车,迅速离开。

宴会厅。

慕靖西的离开,导致了整场婚礼的结束,因为慕靖西身份特殊,他突然离开,宾客们也表示理解。

纪倾心和父亲纪志成母亲陈敏一起,强颜欢笑,给宾客们赔不是。

回到休息室,纪倾心靠在椅背上,疲惫的扶额。

颜真真推门而入,一脸愤懑:“倾心,你知不知道刚才外面那些对你羡慕嫉妒恨的八婆在说些什么?”

“她们说了什么?”纪倾心疲惫的揉了揉额角。

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婚礼,就这么遗憾散场了,这将会成为她一辈子的心结。

颜真真在她身边坐下,为她打抱不平,“我刚才去洗手间,那些八婆竟然说靖西哥哥不是出任务,而是……带着一个女人从酒店离开!”

“什么?”纪倾心猛地抬起头,眸色划过一抹冷意,“确定么?”

“她们说得一板一眼的,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

颜真真说完,发现纪倾心脸色已经十分难看,她六神无主的安抚,“倾心,你别听她们瞎说,她们就是嫉妒你要嫁给靖西哥哥了,所以才乱嚼舌根,胡说八道的……”

“真真,我想静一静。”

颜真真起身,正准备离开,纪志成和陈敏便推开了休息室的虚掩着的门。

一脸怒容的看向颜真真,“真真,刚才你说的是真的?”

“伯父,伯母……”

“靖西真的带着一个女人离开?”

颜真真悻悻点头,“她们是这么说的。”

“哼!”

陈敏拉起纪倾心就走,“倾心,跟我走。他们慕家今天必须给个说法!”

…………

金色的光芒下,慕家官邸宛如一座恢弘的宫殿。

气势磅礴,底蕴深沉,带着一种经久沉淀的威严。

门外,有哨兵守卫。

悍马一出现,哨兵立即敬礼,放行。

慕靖西提前给官邸的管家打了电话,简单告知他收拾一间西翼的客房出来,有客入住。

刚下车,身着黑色西装的管家,便带着统一制服的佣人上前,毕恭毕敬的问好:“三少,您回来了。小姐,您好。”

乔安颔首,清浅一笑,灵动的水眸打量着官邸,不亏是慕家,一草一木都透着精致。

俨然用金钱堆砌而出的奢华与底蕴。

大抵今天是慕靖西结婚的日子,所以官邸里布置得喜气洋洋的。

第4章乔小姐一直都是这么刁蛮的么

第4章 乔小姐一直都是这么刁蛮的么?

“客房准备好了么?”

管家微微欠身,“是的,这位小姐的客房已经准备好。”

慕靖西侧头,看向一旁的乔安,“乔小姐,请。”

乔安站着没动,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慕先生难道不打算亲自带我去么?”

慕靖西:“……”

众人面面相觑,脑海里同时闪现着同一个疑惑,这个女人究竟什么身份?

竟敢这么对三少说话!

慕靖西薄唇紧抿,“乔小姐一直都是这么刁蛮的么?”

王八蛋!

敢说她刁蛮?

“慕先生是不是觉得让你保护我一个区区弱女子,大材小用了?”

“没有。”

乔安垂首浅笑,语调微扬,“可是我怎么觉得,慕先生的表情写满了不服呢?”

“看错。”

“呵,有意思。”

慕靖西眸色深谙,做了个请的手势,“乔小姐,请。”

“叫我乔安。”

“乔小姐……”慕靖西俊美的脸上,如覆寒霜,显然耐心已经达到临界点了。

无奈的扶额,乔安径自往前走,“真是没有一点幽默细胞。”

管家震惊脸:“……”

这位小姐究竟什么来头?!

竟敢当场吐槽三少?

官邸分主楼和东翼西翼。

慕靖西住在官邸西翼,卧室在三楼,管家给她安排的客房也在三楼。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客房恰好就在慕靖西卧室隔壁。

偌大的卧室,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采光极好,白色纱帘,随风摇曳。

简约的风格,一看就像慕靖西那刻板无趣的人最喜欢的。

“乔小姐不喜欢,可以让管家派人重新装修。”慕靖西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踏进一步的意思。

声线冷冽,却磁性得性感。

乔安摆摆手,“让人把我的行李送上来,你出去吧。”

慕靖西:“……”

这个女人,还真把他当佣人使唤了?!

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无趣的家伙。”乔安撇撇嘴,将自己抛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舒服的滚了两圈,她对床品要求很高,以确保睡眠质量。

没想到,慕家的床,还挺合她意的。

刚下楼,慕靖西便接到了大哥慕靖南的电话,“二哥?”

“靖西,别怪二哥没提醒你,你岳父岳母带着倾心去官邸了。”

“什么意思?”慕靖西眉头微蹙。

就在这时,管家迅速来报,“三少,纪先生一家来了。”

慕靖西挂了电话,纪志成和陈敏,带着婚纱还没换下的纪倾心便气势汹汹的进来了。

“伯父,伯母。”慕靖西轻轻颔首,目光落在纪倾心脸上,“倾心。”

楼上,乔安刚想催促慕靖西把她的行李送上来,便听到了纪志成气急败坏的质问:“靖西,我听说你临时离开,是带了一个女人离开?这是真的么?”

纪倾心抬手,抱住纪志成的手臂,轻轻柔柔的开口,“爸爸,你不要这样,靖西只是有任务……”

“任务就是带一个女人离开?把你一个人留在婚礼现场,让你一个人收拾烂摊子?”

慕靖西沉默着,乔安的身份,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

这一切,还等着徐岩霆告诉他。

第5章就凭你也配打我

第5章 就凭你也配打我?

然而,X机密行动局有保~密~条~例,不该说的,他决不能透露一个字。

“靖西,谁来了?”身姿绰约的乔安,步履款款下楼。

女人声音娇软,自带一抹浑然天成的娇媚,多一分俗气,少一分失色。

闻言,慕靖西浑身僵硬,她在干什么?!

纪家闻言,纷纷看向站在楼梯上的乔安,美得惊心动魄的女人,浑身带着一股攻击性的强势。

语调虽温软,看向他们的目光,可是……带着仇视。

纪倾心浑身一颤,都说女人在穿上婚纱的这一天,是最美的。

可是现在跟乔安以对比,她输得一败涂地。

手指,死死的攥住婚纱,她轻软的声音,带着一抹颤抖,“靖西……她是谁?”

乔安轻笑一声,来到慕靖西身边,站定,“靖西,告诉他们我是谁。”

慕靖西目光冷然,警告的盯着她。

她明知道她的身份,他直到现在还不明白。

即便是明白了,由护工亲自护送回国的她,身份是能随随便便让人知晓的么?

“靖西!”纪志成沉不住气了,“倾心还怀着你的孩子,你现在就是这么对她的?!”

“爸爸,别说了,靖西他一定是有苦衷的。”纪倾心轻声安抚纪志成,没想到,只是火上浇油。

纪志成怒火中烧,扬手就往乔安脸上甩。

意料之中的巴掌,果然没打下来。

手腕在半空中被截住,慕靖西俊脸阴沉,“伯父,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我看你是被这个女人灌了迷魂汤了!”陈敏上前一步,一把将乔安拽了过来。

身形往前一倾,手臂一阵刺痛,娇嫩的皮肤已经被陈敏的指甲划破。

“啊……”乔安低呼一声。

下一秒,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带了回去,慕靖西挡在她身前,声音已然冷冽,“伯母,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要让大家都难堪。”

“你……”陈敏气不打一处来,精致的妆容,也难以遮掩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

纪倾心焦急的扶着陈敏,“妈妈,别生气,不值得。”她扭头,看向慕靖西,“靖西,你别这样,爸爸妈妈也只是误会了什么,所以才为我打抱不平。你跟爸爸妈妈解释清楚就好了,快呀。”

掌心被人挠了挠,一阵细微的电流,迅速窜过全身。

慕靖西浑身僵硬,下一秒,甩开了乔安的手。

男人的反应,被乔安尽收眼底,她娇俏的笑了,真不经逗。

“抱歉,无可奉告。”

“靖西,你……”纪倾心身子一软,朝着他倒了下来。

慕靖西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倒下的身子,纪志成和陈敏已经方寸大乱,“倾心,你没事吧?靖西,还不快送倾心去医院,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陈敏眸底划过一抹冷光,迅速绕过慕靖西,狠狠的一耳光,甩在乔安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偌大的大厅里回荡。

乔安唇角笑意渐冷,把被打偏了的脸蛋,转了过来,“就凭你,也配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