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念季屿墨

第一章 好巧
帝都,维也纳酒店2206号房。
夜风呼啸吹着。
池念站在隔壁阳台,裹紧了自己身上的窗帘,粗糙的布料磨的皮肤有些疼。
可更要命的是头部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剧烈疼痛。
池念暗骂一声倒霉。
今天被家里人要求参加这个酒会就算了,谁知道竟被人盯上,打包送到了这里,幸好醒的及时!
听着隔壁传来的男人喝骂声,池念一把推开了阳台门,钻进了房间。
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她脚步一顿。
房间内灯光明亮,池念一眼就认出他是消失两年的季屿墨!
季氏集团如今的掌舵人,她名义上的小叔,也是她爱了五年的男人。
只是在两年前自己鼓起勇气告白时,他逃了!
这时,季屿墨抬眸看来。
四目相对,池念硬着头皮开口:“小叔,好巧。”
季屿墨眸色暗了暗:“巧?你知道这是多少楼吗?”
22楼,她就这么胆子大的翻过来了。
池念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他再见,更没想到会是在自己如此难堪的情况。
她干笑了两声:“阳台门锁了,我过来开个门就走。”
“你撒谎的时候,眼会眨。”
季屿墨视线从上到下打量着池念。
池念下意识抓紧了身上的窗帘,想说些什么。
这时,隔壁响起男人暴躁的骂声:“好不容易成功了,说跑就跑了?现在就派人给我去抓!”
那声音很大,也很清晰。
季屿墨挑了挑眉:“钥匙掉了?”
短短一句反问,池念只觉一阵难堪。
迎着季屿墨的目光,她干脆破罐子破摔:“我相亲失败,出现在这儿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季屿墨回着,视线依旧落在池念身上。
池念被看得有些心慌,避开目光问:“小叔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季屿墨随意的说着。
他总是这样云淡风轻,就好像他们根本不是分开两年没见。
想要问他的话哽在心头,可是池念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二人之间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池念没办法再待下去:“那小叔忙,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她便要朝房门走去。
“就这样走?”
季屿墨上下扫视了一番池念身上的窗帘,随手拎起一旁外套丢在了她身上。
“出门在外注意形象,别裹着窗帘出门。”
这话刺得池念心中又是一阵生疼。
听过隔壁那些话,她方才经历了什么季屿墨一定能看得出来,可他还是让自己走!
池念手慢慢握拳,咬紧了牙:“谢谢小叔。”
话落,她朝门口走去。
可一直到握住门把手,季屿墨也没有开口喊住她。
池念鼻间窜上几丝酸意,两年来积压的所有情绪在这一刻似乎找到了倾泻口。
她回头看向季屿墨:“两年前你……”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尖锐的女声打断了池念的话,她几乎是瞬间回过神闭上了嘴,偏头看向浴室。
只见一个神态娇媚的女人,正裹着浴巾头发半湿站在浴室门口,面色铁青。
第二章 他要结婚了
夜深。
池念裹着季屿墨的西装外套坐在黑色迈巴赫。
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季屿墨把温香软玉的女人一个人扔下,却来送自己回家!
“这两年过的怎么样?”季屿墨的声音在旁响起。
池念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还行。”
两年,六百多个日夜,她被留在原地。
偌大的城市却处处都是季屿墨的影子,可自己却却再找不到这个人。
从无法接受,到慢慢麻木。
她每天都在想如何能忘记他,可越忘越刻骨!
想到这里,池念有点喘不过气,忙偏头看向窗外。
偏偏玻璃上映出来季屿墨的面容,又让她无法视而不见。
池念攥紧了手:“那小叔呢?”
她不知道自己是想听到他答好还是不好,不管哪个答案,她都无法坦然接受。
“也还行。”季屿墨语气随意,像是敷衍。
气氛沉寂下来。
直到车辆缓缓停下,池念像是逃离般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就要走。
却听见后方传来的一声呼喊:“池念。”
她一愣,下意识的回头,就见降下来的车窗后,露出季屿墨那张好看的脸。
“晚安。”
话落,车绝尘而去,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池念站在原地,季屿墨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她失神。
从前好像也是这样,只要季屿墨随意几句话,便能勾起她心潮波动。
但相反的,季屿墨从不为她心动。
想到这儿,池念更觉窒息。
半晌,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家门。
一夜无眠。
翌日清晨。
池念刚走下楼,就听见自己老妈的问话:“昨天宴会怎么样?”
池念脚步顿了下。
她知道池母让自己去酒会的目的是想让自己吊个金龟婿回来,毕竟池家的家业这几年也差不多快给他们败完,得快点找到能够依附的人。
可回想起昨日的尴尬场景,还有季屿墨。
池念干脆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我去看看季爷爷。”
说完,她快步往外走去,丝毫不管池母背后的叫喊。
走出家门,池念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季家和池家虽说是世交,但是自从爷爷去世之后,池家便逐渐式微,季家也因她爸妈的原因不待见池家。
只有季老爷子依旧宠着自己。
不知不觉间,池念走到了季家门口。
她望着幽深的庭院,有一瞬间的迟疑。
转念又想现在还是上午,季屿墨应该去公司了,便也不再犹豫走进了客厅。
“爷爷!我来看您啦!吃早餐了吗?”
“你到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池念一愣,循声望去,就看见了坐在季老爷子对面沙发上的季屿墨。
他竟然还在?
这时,季老爷子的声音响起:“怎么说话呢!”
他朝池念招了招手,“快过来!别听你小叔乱说,要真有外人,也是他这个刚回来的!”
池念点了点头,走到季老爷子身边坐了下来,陪着季老爷子唠家常。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季屿墨一眼。
但话没说几句,话题就又转回了季屿墨身上。
季老爷子笑的开怀:“池念是越来越会哄我这个老头子开心了,不像你小叔,都要结婚的人了,说话还那么气人。”
季屿墨……要结婚了?!
池念下意识看向了季屿墨,却和他看来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她心里五味杂陈。
下一秒,季老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池念,正好你小叔的婚期定了,到时候你来当伴娘!”
第三章 为什么要逃
五月的风明明温热,可是池念却浑身冰凉。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告别了季老爷子,跟着季屿墨走出来的。
眼看着就要走出季家。
池念看着身前一步外的修长身影,停住了脚:“小叔。”
季屿墨脚步一顿,回头看来:“怎么了?”
池念深吸了一口气:“你……真的要结婚了?”
“假的。”
季屿墨的话在池念心里扔下了希望,可没等她松口气。
就听他又说:“你是不是希望我这么说?”
一颗心因为他的话上下摇晃,池念觉得自己就像被他随意摆弄的玩具。
她生气,可更多的是暗恋终结的苦涩。
“小叔误会了,我只是想问婚礼定得哪天,到时候我好过去当……伴娘。”
池念将那两个字从嗓子眼里逼出来,又攥紧了拳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若无其事。
曾经,她也憧憬过和季屿墨的婚礼,盛大洁白,庄重神圣……
可惜,成不了真了。
能当伴娘,站在同样的婚礼台上,也算画个圆满的句号吧。
池念想着,心里却如刀割的疼。
但季屿墨却打碎了她最后的幻想。
“你不用来。”
短短四个字,割的池念心脏似乎都在流血:“为什么?”
季屿墨没回,眼里的防备却已给出了答案。
他是害怕自己去了他的婚礼会捣乱?自己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池念张了张唇瓣,那个“好”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寂静蔓延。
季屿墨看了眼腕表:“我还有事,你早点回去。”
说完,他便走向一旁的黑色迈巴赫,开门上车,疾驰而去。
池念下意识追上前两步,却也只能怔怔目送着车影消失……
入夜,月色酒吧。
五彩斑斓的灯光绚烂,晃得人眼迷醉。
“什么?你是说季屿墨回来了?”
闺蜜林巧巧的声音响起,池念点了点头。
“他要结婚了。”池念自嘲的笑了笑,“就连婚礼都不愿意让我参加。”
林巧巧看着眼前池念这副模样,满眼心疼。
池念对季屿墨的感情她看在眼里,也知道他消失这两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本来以为时间还长,总有一天池念会放下。
可没想到季屿墨回来的这么突然,现在还要结婚!
林巧巧不知如何劝说,也想不明白:“池念,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池念一愣,好像想起了什么。
但只是一瞬,她就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原本喧嚷的酒吧一瞬寂静。
池念没在意,却听林巧巧问:“池念,那个是不是你小叔?”
她一愣,霎时转头看去,就见酒吧门口那道亮眼的身影。
季屿墨揽着那天在酒店里见过的女人,正往酒吧里走来。
许是池念目光直白,季屿墨似有所感看来。
瞧见她,季屿墨却只是淡淡一眼,就拥着怀中女人朝二楼包厢走去。
那眼神,好像两人只是陌生人般。
酒吧内灯光摇曳,酒精上头,在血液里灼烧。
池念压不下那股酸胀,朝林巧巧摆了摆手:“我去一趟洗手间。”
就起身踉踉跄跄朝二楼走去。
池念最后还是没有去洗手间,反而拦下服务员问清了季屿墨所在包厢,寻了过去。
走廊里安静。
池念看着门上的号码,一把推开了包厢门:“季屿墨!”
霎时,屋内视线都看了过来。
池念径直走到季屿墨面前,没有理会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一把抓住他衣领。
“两年前,你为什么要逃?!”
第四章 未婚妻
霎时,包厢内一片寂静。
在场所有人目光都落在池念的手上。
好友池延看戏似的揶揄:“逃?屿墨,我倒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个词形容你。”
季屿墨冷冷的瞥了一眼他,拽下池念的手,将人带出了酒吧。
室外的晚风透着微凉。
季屿墨松开手:“两年不见长本事了,还会耍酒疯?”
“两年不见,小叔还是只会逃!”池念固执顶撞。
季屿墨掩在金丝眼镜后的眼神凛冽:“池念,现在乖乖回家,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语气教条,像在训诫小辈。
可池念不想当他的小辈。
“什么叫什么事都没发生?!明明是你先对我好的,是你随意释放温暖让我靠近,让我爱上你,凭什么到最后弄得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
池念揪住他衣袖,忍着喉间梗塞,“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哪怕一点点呢?”
季屿墨深邃双眸之中染上了些许不耐。
“我对你好是我的错?佛还爱世人呢,你拜佛的时候也指望佛能搭理你?”
他眼底冷意更浓,垂眸扫了眼被池念抓着的衣袖,“你不是问我两年前为什么要走吗?”
问题再被提起,池念慢半拍才反应过来。
然后就听季屿墨再度开口,语调残忍:“因为我不想被你胡搅蛮缠。”
“就像现在这样。”
话音落地,池念身子颤了颤。
季屿墨的话语像是扼住了她的喉咙,几乎窒息。
捏着他衣袖的手无力垂落回身侧,池念自嘲想,也对,季屿墨怎么会逃呢?
这两年来不敢听见季屿墨这三个字的人是她,想要逃的胆小鬼也是她。
“对不起,我喝醉了。”
池念只能将今晚的一切放肆归为醉酒,狼狈想逃。
她刚迈开步子,身后响起了季屿墨的声音。
“连装醉都不会,你以为能骗过谁?”
池念脚步一顿,季屿墨的拆穿让她无地自容,浑身像是火烧。
她不敢回头,怕瞧见他眼里的讥讽嘲弄。
只能加快脚步,仓促逃离。
季屿墨看着她慌乱的背影,心中烦闷不已。
却没瞧见不远处角落里也跟着离去的一道身影。
与此同时,一道戏谑男声在背后响起。
“聊什么了?”
池延走上前,手搭在季屿墨肩上,好奇发问。
想到刚才场景,季屿墨脑海之中又浮现了池念泛红的眼,烦躁更甚。
他一把将池延的手打落:“你很闲?管那么多!”
池延心中腹诽季屿墨这随时随地爆发的暴脾气,却也知道他不想再聊下去。
“行了行了,回去喝酒!”
另一边。
直到确定已经逃离了季屿墨的视线,池念的脚步才慢下来。
前路漆黑。
刚刚那一幕幕浮现脑海。
池念明白,自己的一切行为在季屿墨眼中,不过就是小孩子的拙劣把戏。
她不由得鼻头一酸,泪意翻涌。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道喊声:“池念。”
池念回头,就瞧见方才季屿墨搂着的那个女人走上前来!
女人妩媚一笑,一身红色吊带短裙,棕色的大波浪长发披在胸前。
那股风尘气,让池念不禁皱起了眉。
女人朝她伸出手:“说起来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许婉韵,是屿墨的未婚妻。”
————————————————————
本文档只用作读者试读欣赏!

请二十四小时内删除,喜欢作者请支持正版!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更多资源请加入玛丽团队,详情请咨询上家!
————————————————————未婚妻?池念脑海空白了瞬。
许婉韵见她没有反应,将手收回放在了小腹上,笑意盈盈:“另外再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怀孕了。”
第五章 请你保密
短短四个字,就让池念站在许婉韵的面前,血液似乎都被冻结。
所以季屿墨才会回国,才会这么急着结婚……
这一刻,池念只觉得心口像破了个大洞,冷风灌进来,冻得她不住发抖。
池念不知道此刻还能说什么,最后只能强装不在意:“这不关我的事。”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便走。
许婉韵的声音在背后再度响起:“池小姐,这件事屿墨还不知道,我打算给他一个惊喜,还请你保密。”
池念脚步一顿,随即继续往前走。
她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开了一枪,血流不止。
从季屿墨回来后每一次见面的场景涌上脑海,她一次比一次狼狈。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池念把自己关进了卧室里。
整个人摔进柔软床榻那一刻,指甲也紧紧的抠进了手心。
房间黑暗,一片死寂。
池念沉寂了很久,才借着昏暗的月光拉开了抽屉。
里面装着的是自己和季屿墨从小到大所有的合照。
她一张张的翻看着,却陡然惊觉,就连在照片里,季屿墨都从来没有对自己笑过。
说不尽的苦涩溢满心头,泪水逐渐模糊了视线。
池念承受不住,走向了阳台。
室外的风迎面而来,扬起了黑色长发。
池念习惯性的看向了隔壁,只见季屿墨的房间亮着暖灯。
而那个男人就站在阳台上,沐浴在光下,整个人看上去也温柔。
季屿墨不在的两年,池念几乎每天都会站在这里发呆,期待着他站在阳台上,房间的灯能亮起。
可是现在终于来到了这一天,为什么她心中却满是酸涩?
池念不解想着。
下一秒,季屿墨抬眸看来,对上了池念的视线。
池念一愣,许婉韵的话倏然涌上脑海,出口的话也变成了一声:“恭喜。”
季屿墨的神色在黑夜中看不清。
池念却清楚的听到他的回答:“谢谢。”
话落,季屿墨转身走进了房间。
在他房间灯光熄灭的那一瞬,池念的眼泪倏然滑落。
整整一夜,不得安眠。
第二天。
池念醒来下楼,就看见季老爷子坐在自家沙发上。
她怔住,季老爷子向来不待见自己父母,怎么会亲自上门?
“池念醒了?快下来,你季爷爷过来看你呢!”
池母的声音响起,池念回过了神,快步走上前:“季爷爷,您怎么有空过来?”
“池念,爷爷想让你帮个忙。”
季老爷子笑呵呵的开口,“你小叔最近才回国,又在准备婚礼的事,有些忙不过来,缺个助理,这差事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就交给你了。”
听见小叔两个字,池念心头一紧,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爷爷,我可能不合适……”
“瞎说!你最合适!这事就这么定了,车在外面等着你呢!”
季老爷子大手一挥,随后起身,看向了池父池母:“季家的事我是交给池念,和你们无关,别打歪门主意!”
二人自然是笑着附和。
池念见状,再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被送上了去季氏集团的车。
车窗外风景不停变换,她靠在椅背上,无心观看。
自己等会儿要怎么面对季屿墨?
思绪翻涌之际,车辆停在了季氏大楼下。
电梯里,池念的心脏随着显示屏上的数字跳动。
一直到总裁办公室门口。
池念踟躇了半晌,最终还是走上前。
她刚抬手准备敲门,却听办公室内传来了池延的声音。
“屿墨,你既然早知道三天前那场宴会,池念会被下药送到别人床上,为什么不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