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深林盛夏

第1章 满级大佬回来了
“贱人!不要脸!去死吧!”
“太不要脸了,竟然勾引老师!太不要脸了!”
“世上怎么会有林盛夏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存在!撕烂她的脸!打死她!”
林盛夏的意识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迎面就被扔过来的烟灰缸砸中,还来不及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就再次昏了过去。
我敲你妈!
这是林盛夏昏迷之前,内心唯一的独白。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医院,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想要坐起来,身体却不听使唤,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她想死。
她忍着头痛,勉强的撑着身体坐起来,看向对面黑色电视显示屏中映射的自己。
所以,她真的回来了!
真的变回原来的自己了!
两年前,她在无意中捡到了一个手机,开机的同时,意识也骤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落在了末世一名女战士的身上。
整整两年的时间,她都在末世打丧尸,从一名底层炮灰女战士,升级为战队中唯一的女将军,并且带领人类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在这两年内,她的身体被另一个灵魂占据着。
一个十足十的柔弱作女,十分的作,却又没什么脑子。
此刻,在林盛夏的脑子里,塞满了那个作女在这两年内作死犯贱的记忆。以及,她看过的所有网络言情小说和狗血偶像剧的情节。
“草,毁了老子人设……”
就在这时,一阵如同夺命警示的手机震动声在林盛夏身后的床头柜上响起。
她转过头,拿起手机。
看到上面的内容,林盛夏当场石化。
【最新任务,必须让湛深爱上你,不然你会死!】
【生存倒计时为72小时!】
【倒计时开始!】
林盛夏眼看着手机屏幕上开始显示倒计时,心中崩溃!
她才活着回来,就只剩下72小时的命了?
她明明都已经完成末世任务了,而且现在这个手机也不是当初那个,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让她这个母胎solo去勾引男人,还不如再把她送到末世去打两年丧尸。
病房门被推开,秦舒蹙着没有走进来,“既然醒了,就回家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林盛夏转头看去,这个女人是她妈。
两年前,她刚被秦舒认回,就去末世打丧尸了,然后身体就被作女的意识给占了,被秦舒安排进了海港市最好的学校。
这两年,学习不怎么样,糟心事倒是惹一堆。成绩一塌糊涂,根本就是什么都考不上。
秦好在这海港市内,好歹也是一位有名的名媛夫人,有一个什么都上不了的亲生女儿,说出去让人笑话。
于是只能以林盛夏的身体不太好为对外的借口,随后强制让她复读一年。
结果,这刚复读没多久,就又扯出了荒唐事。
看着林盛夏额头上的绷带,秦舒就想起林盛夏做的荒唐事,眉头紧锁,满眼的嫌弃,“外面那么多男人,你怎么偏偏勾引学校的老师!结果,还被人家妻子闹到学校去。我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这件事,你什么时候能不给家里丢人现眼!早知道你这个样子,当初就不应该认回你!”


【新文来了~卑微作者在线求评论、推荐票、打卡、五星好评~】

第2章 赘婿的女儿
林盛夏没有理会秦舒,心思全部放在手机上。
此刻,手机屏幕上的任务界面已经消失,看上去与普通的手机是一样的。只不过在顶上时间栏旁边多了一个倒计时显示。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啊!”秦舒心累,这个女儿真的是连多看一眼都嫌烦,“你就不能多学学你妹妹,学学她的上进,学学她的优秀!”
“妈,你就别说姐姐了,她毕竟离开家那么多年,成长经历与我不一样,没接受过良好的教育。”齐宝珠从外面走进来,一双眼睛不动声色的盯着林盛夏。
齐宝珠,秦舒的第二个女儿。
之所以姓齐,是因为她与林盛夏并不是同一个父亲。
秦舒是秦家的独女,秦家在海港市也算是名门望族。且秦家并不是重男轻女的家族,秦舒作为独女,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继承人。
林盛夏的父亲是秦舒的第一任丈夫,因为是秦老爷子选择的人,所以秦舒并不喜欢这个男人。之所以结婚,也是为了完成家里面的安排。
秦舒与第一任丈夫一共生了两个孩子,长子秦宏,女儿林盛夏。
因为是上门女婿的缘故,因此第一个孩子姓了秦,第二个孩子则跟随父姓林。
在林盛夏一岁的时候,因为秦舒的一时疏忽而丢失了,这一丢就是整整18年。
在林盛夏失踪后,没多久,她的父亲,秦舒的第一任丈夫林港生也出意外身亡了。
女儿失踪,丈夫身亡,并没有给秦舒造成多大的打击。
在林港生去世没多久,秦舒便嫁给了自己的初恋男友齐大伟。
不到半年,就生下了小女儿齐宝珠。
名字寓意的很简单,如珠如宝一般的存在。
爱情家庭两得意,秦舒便没有了继续做女强人的心思。索性,将祖辈一手创下的秦氏,交给了齐大伟打理。
而她则开始在家相夫教子,将爱全部给了齐宝珠,宠爱着她长大
齐宝珠非常聪明,秦舒也花了重金培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秦舒的骄傲。
齐宝珠的话让秦舒的语气软了一些,但是眼中对林盛夏的嫌弃却并没有减少。
“赶紧收拾一下回家,你妹妹晚上还要上家教课,正好你也跟着一起学,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月考了,你要是还能呆在一中,就好好考一次,可别再考的那么差了。”
两个女儿,一个常年大榜前三名,一个连个像样的学校都去不上。
秦舒再次感到心累。
秦舒为齐宝珠请来的是全海港市最厉害的老师,今天上的是化学,见秦舒要求林盛夏也跟着一起上课,老师显然有些不太愿意。
但是秦舒毕竟是金主,老师也只能同意,大不了就跟以前一样无视忽略她好了。
林盛夏专注的点一直放在手机任务上面,思考着自己应该怎么做让一个男人爱上自己。心不在焉的跟着秦舒回到了所谓的家,回过神时,已经坐在了齐宝珠的书房。
她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张化学卷子,是上课之前的小测试。
此刻书房里面就只有她一个人在,老师被秦舒拉去聊齐宝珠学习上的事情,齐宝珠则是去了卫生间。
林盛夏看了眼时间,拿起笔快速的将卷子上的空白处填满,随后离开了齐宝珠的书房。

第3章 粗暴的方式
现在的林盛夏,时间就相当于金钱。
她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最后不能因为单身没人爱死了。
秦舒陪着化学老师来到齐宝珠的书房时,房间内已经空无一人。
老师拿起桌上已经做完的课前卷子,眼中满是惊艳之色,“太厉害了,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完了如此高难度的题,而且还全对,齐夫人,宝珠简直太厉害了。她真的是我教过的学生里面,最出众的一个。”
因为题太难了,老师也只是让齐宝珠先试着做下,之后再进行详细的讲解。
现在看来,是完全没必要了。
听到老师的夸奖,秦舒的脸上露出骄傲欣慰的笑容。
卫生间内,齐宝珠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照着镜子,“林盛夏活该,谁让她回来跟我抢在大小姐的地位。反正这次勾引老师的罪名她是担上了,就算我妈为了名声把这件事平息下来了,她在学校的名声也臭到底了,以后看她怎么办!”
齐宝珠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老师和秦舒看着她。
她有些不好意思,“我去卫生间了,卷子……”
糟糕,她一直聊天,卷子还没有做,上面还是一片空白。
“宝珠,你又给老师一个惊喜,快坐下吧,我们开始正式讲课。”
“宝珠,你真是妈妈的骄傲。”
齐宝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一向优秀,这样的夸奖她也早就习惯了。
乖巧的坐在位置上,拿出书本,连看都没有再看那两张卷子一眼。
“宝珠,看到盛夏没有?”秦舒蹙着眉头。
“姐姐?”齐宝珠看了下周围,“我去卫生间的时候,姐姐还在这里呢。”
秦舒的眉头深皱,“肯定是见没人,她就走了,真不省心!”
说完,秦舒冲着老师抱歉的点了点头,“抱歉老师,您今天就给宝珠一个人上课吧。”
能够不用看到林盛夏那个垃圾,老师自然是开心的。
看着秦舒和老师的反应,齐宝珠微微抿唇,身板坐的更加笔直乖巧。
……
远海别墅,海港市一流豪门才有资格有财力住进来的地方。即便如此,也是一墅难求,即便有钱也买不到。
因此,很多海港市的豪绅都已能够住进远海别墅为终极目标,因为那是身份的象征。
3号别墅的一楼窗户被暴力打开,一道纤瘦的身影从窗外走了进来。
因为破窗触发了报警器,很快便引来了别墅区的保安。
透过窗户看到别墅内的林盛夏,保安们怒不可遏。
“竟然又是你!你是怎么跑进来的!”
“你站在那里别动,快报警!”
保安们一边呵斥着,一边从破掉的窗户冲了进来。
林盛夏毫无波澜的拐进一楼的大书房,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了后面跟来的那些愤怒的保安。
“核对完了吗?”她询问保安。
为首的保安怔楞一下,连忙将身份证放在了自动识别系统上。没多时,系统就识别出了林盛夏的业主身份。
保安们看着识别系统上那张与眼前姑娘一模一样的照片,顿时瞠目结舌。
远海别墅区的业主并不多,正常来讲,安保人员都是认识的,入区也无需用卡。
只是林盛夏的情况比较特殊,她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过这里了。新来的保安,应该都不认识她了。
因此,当保安将她拦住的时候,她并没有多言,而是选择了破窗偷溜进来,破窗进入这种粗暴的方式。

第4章 小模样还挺好看
得知这位真的是业主,保安们连忙道歉,询问需不需要赔偿窗户。
林盛夏说了声不用,便让他们离开了。
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她头上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只是微微还有些肿。
她的恢复能力异于常人,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口,恢复的极快。
林盛夏打开冰箱,看到里面堆放了满满的新鲜食品和饮料,她随手拿出两罐冰啤酒,一罐打开,一罐放到头上冰着。
再次回到了书房,打开电脑。
这台电脑已经许久没有打开了,上面却没有一丝的灰尘。
她在电脑上快速的敲击着,荧光映在她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清冷。
没多时,电脑的屏幕开始闪烁,是视频邀请。
林盛夏点开了视频,一张英俊的男人的脸登时出现在了屏幕上。
男人愣了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林盛夏,下一秒便是一声痛哭,“老大,真的是你!除了你,没人能用我的账号!我看到后台系统有人用我的账号登入,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会回来,所以我每天都安排人去照顾你的房子!”
林盛夏点了点头,“嗯,我看到了,啤酒不错。”
说完,她喝了一口冰啤酒,十分沁爽,“生意你打理的也很好,口头表扬。”
看着营收报表,林盛夏的微微弯起唇角。
“老大,这么长时间,你去哪里了?两年啊,你一声不吭的消失了两年,知不知道我的心都碎了。”明明是英俊的男子,此刻却像是个哀怨的妇人。
林盛夏倒是一副渣男做派的砸了砸嘴,“唉,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吧,你人在哪里?”
“我在M国,处理我们海外的业务。”
“张衍,帮我做件事”林盛夏语气平静的说道。
张衍立即严肃起来,“好的老大,您说!”
“帮我查一个叫湛深的男人。”林盛夏托着长音,喝了一大口啤酒后。
“好的,我安排人去做。”说完,张衍顿了顿继续说道,“老大,我会尽快处理完海外这些事情,回国去与你汇合。”
“暂时不要,外面想我死的人太多了,我还是低调点好。你在国外好好呆着,挣钱最重要。”女孩懒懒的说道。
张衍失笑,不愧是他老大。天塌下来,也是赚钱最重要。
结束了和张衍的视频,林盛夏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又是一连串的快速敲击,桌面迅速切换到了另外一个界面。
刚登入,页面上就开始叮叮不停的闪出消息提醒,最早的一条是两年前的。
林盛夏简单的扫了两眼,便将所有信息和邮件清空,随后退出关机。
她抻了抻懒腰,看了眼时间。
张衍这个时候正好发来信息,是有关湛深的资料。
湛深,27岁,医学天才,18岁考完医学博士,最年轻的医学教授。
家世背景,空白。
关于湛深的背景资料并不多,能查到的张衍都发过来了。
至于他的家世背景,根本无从调查。
林盛夏看着照片上样貌斯文、皮肤白皙、戴着眼镜的男人,眸色渐深,“别说,还挺好看。”

第5章 斯文败类
黄金城,海港市最贵的会所。
林盛夏刚一走进来,就引起了小范围的骚动。
实在是她的模样太过于勾人,即便是没有任何的表情,那张小脸上面也透着股妖冶的劲。
天生的狐狸精!
这是她从小到大,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她无视周围透过来的各种目光,一双透着灵气的眼睛大范围的搜寻着。
张衍向她发来的调查结果,说那个男人今晚在黄金城出现了。
这一点,倒是让林盛夏微微感到惊讶。
她以为像湛深这样的医学博士,这个时间要么在医院治病救人,要么在实验室里面研究看书,而不是在这种奢靡混乱的场合。
斯文败类……
这是林盛夏对这个男人的最初印象。
二楼,孙演一眼就看到了林盛夏,发出一声惊呼,“卧槽,楼下有个妹子超劲!你们快来看看!”
超劲是孙演对妹子最高的评价。
韩行一好奇孙演口中这位超劲的姑娘,端着酒杯走过来,“嗯,的确极品。”
简直是行走的狐狸精。
“深爷,你也来看啊!”孙演兴奋的朝着仍旧坐在位置上喝柠檬茶的湛深招手。
韩行一摇了摇头,“深爷不会看的。”
孙演这才想起,这位深爷对女人不感冒。
“我叔叔今天给我打电话,说湛老爷子要不行了,湛家那边希望你无论如何回去看看,毕竟他是你爷爷,你身上流着湛家的血。”韩行一观察着湛深的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帝都湛家,属顶流豪门,百年大家族,支系庞大。
帝国五大家族之一!
湛深眸色渐冷,声音中裹挟起了寒意,“行一,你是知道我的,这样的消息不要再传给我。”
韩行一滞了下,随即苦笑,“知道了。”
他与湛深是多年的挚友,刚刚的话如果换成了别人说,湛深应该不会这样客气了。
湛深虽然姓湛,但是湛家却是他不能提起的底线。
孙演啐了一声,“都是放屁!现在湛老爷子不行了,想起深爷是他孙子了。当初湛家干出那些混蛋事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深爷身上也流着湛家的血?”
“孙演,闭嘴!”韩行一赶忙出言提醒。
孙演看了眼眸色阴寒彻骨的湛深,立即闭上嘴巴,转移话题,招呼周围的人一起玩。
今天的局是孙演组的,他是海港市出了名的玩咖,身边围绕的最多的也是海港市的这些混世二世祖们。
湛深很少参加这样的局,但经常跟孙演厮混的二世祖都知道,这位深爷虽然表面是医生,实际上却是他们都惹不起的主儿。
光看海港二少孙演和韩行一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就知道。
因此,那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二世祖,都对这位样貌斯文英俊的湛医生敬而远之,尤其是在这位大佬不高兴的时候。
但,凡事都有例外的。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紧身裙的姑娘端着酒杯走过来,直接在湛深的面前站定,声音甜腻,“小哥哥,心情不好吗?一起喝杯酒吧。”
男人并不回应,摘下眼镜,放在手里轻拭着,低垂的眼眸遮挡住了他眼中的冷芒。
妹子不死心,直接坐到了湛深身边,挺着傲人的胸膛,靠向湛深的胳膊,纤细的小手覆在男人的胳膊上。
湛深擦眼镜的手顿了下,抬眸时,整个人散发着危险的寒意,看向女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物,“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