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溪风秦晚

第一章 出狱
“出狱后,好好做人。”
随着这句似是忠告也是警告的话落音,秦晚被推出了监牢大门。
春日的风和暖阳迎面而来,秦晚却恍惚着不敢上前迎接。
身后的铁门发出“刺啦”的刺耳声音合拢,秦晚闭上了眼,有些恍惚。
睁开眼,她才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豪车,白色的,在光线的扭曲下,车窗被摇了下来,一张过分熟悉又陌生的脸出现。
熟悉是因为她爱这张脸的主人,陌生是因为,五年了,他长大了。
他的五官更加立体,本来还带一点婴儿肥的下颌,现在只有锋利的线条。
沐溪风皱眉看着秦晚,她竟比五年前更瘦了,脸色是一种不见天日的苍白。
她穿着五年前的高中校服,蓝白色的运动服因为过了太久,都泛着黄。
沐溪风的心情有些莫名的压抑,他转过头淡淡的说:“走吧,秦晚。”
经过五年,沐溪风的声音也由清亮转为带着磁性的沉稳,唯一不变的,只有对她的冷淡。
秦晚走到车边,对沐溪风扯开一点点笑,但很难看,好像五年时间,她忘记了这个动作。
她的声音也带着一点久不开口说话的仓促:“谢谢你,这五年,帮我照厉奶奶,我想先去看看她,可以吗?”
沐溪风的身体下意识的僵硬了一瞬。
他薄唇轻抿,走出驾驶座替她拉开车门,背着身说:“先回住的地方,剩下的事情晚点再说,行吗?”
秦晚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安,走近他的脚步顿了一下。
沐溪风从来便是众人围着转的中心点,印象中他对她从来都是命令式的话语。
可现在,他语气诚恳,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问她‘行吗’……
一直藏在心底的某个猜想忽然浮上水面——奶奶已经四年没来看过她了。
她双手垂在身侧,掌心冒汗,指尖泛凉。
“我奶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声音颤抖的问。
沐溪风的心一紧,他转头看向秦晚,那脸上的倔强,让他感到一丝心惊。
随即,他脸色冷了冷,声音也冷得让秦晚发寒:“你奶奶在你进去的第二年,突发脑溢血,走了。”
好似一道乍响的惊雷,轰塌了她整个世界。
秦晚朝着沐溪风走了两步,却浑身被抽空力气似的,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沐溪风站在她身前,伸手想扶,却被秦晚狠狠甩开。
她眼眶通红,嘶哑着喉咙问:“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沐溪风皱眉:“你在里面,告诉你无济于事。”
秦晚笑了起来,笑的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咳嗽。
在沐溪风诧异的目光中,她爬起身,眼里闪着泪光。
“你们,分明是怕我知道了这个消息,对帮宁安这件事反悔,将真相说出来!是不是!”秦晚一字一句,像是尖刀,撕开了血淋淋的真相。
五年前,宁安失手犯了错。
沐溪风对秦晚说:“安安从未受过苦,她有自己的梦想,你帮她,我和你结婚。”
秦晚放在心上三年的男人,说要娶她,却是为了另一个女孩的梦想和未来。
宁安有梦想,难道她秦晚就没有?
秦晚只是知道,她就算不答应,沐家和宁家,也有办法将罪名安在她身上。
五年来,秦晚在这片冰冷地狱,心里唯一的念想,是奶奶和沐溪风。
沐溪风看眼里终是闪过一丝波澜,沉默片刻才道:“就算你说出来,也没有人会信你。老人家的身后事,我帮你处理的很妥善。”
他难的解释了一句。
可秦晚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些许不耐。
沐溪风不想多说,拉开驾驶座的门坐了上去:“上车吧,我带你去墓地。”
良久,秦晚踉跄着爬上车,看着后视镜里沐溪风冰冷的眉眼,心里悲哀和绝望交织。
她望向窗外,泪,汹涌而出。
第二章 真面目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冰冷的墓园,秦晚伏在厉奶奶的墓碑前,泣不成声。
沐溪风站在一旁,手指动了动,到底什么都没做。
秦晚的悲痛,他无法感同身受,只是哭声里的绝望,却让人无端心里发闷。
春天的风吹不散墓园的冷,秦晚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她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睛干涩,神情彷徨。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溪风的声音响起:“还有一件事,你奶奶的房子被收回去了,现在你暂时住我家吧。”
秦晚抬眼看他,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沐溪风伸手拉起她,温热的大掌落在她纤细的手臂上,不过两秒便放开:“走吧,你为安安做过的,我们不会忘记。”
秦晚站在那里没动,她惨淡一笑:“你忘了又怎样?”
奶奶不在了,家也不在了,他们的忘不忘,于她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沐溪风看她一眼,只当她提起当年自己承诺娶她的事,心下有了一点厌恶。
他声音转冷:“你放心,我给的承诺,也会做到。”
说罢,他转身便走,秦晚看着他欣长的背影,只能沉寂无言的跟上。
一路无话,车子缓缓的停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
进了别墅,秦晚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人影,脚步不由一顿。
宁安穿着巴宝莉最新款的风衣,光是坐在那里,便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等很久了吗?”沐溪风伸手,眼里带了一点柔情和笑意。
宁安亲昵的抱住他的手臂:“秦晚回来,我比谁都开心,这点时间,不算什么。”
她转向默默无声的秦晚温柔一笑:“这五年,谢谢你了。”
两人亲密的姿势,刺痛了秦晚的心。
宁安故意炫耀的姿态,更让她难受又难堪。
她逃避似的移开视线,看着别墅典雅华贵的装饰,又想起那座冰冷的牢房,一时有些恍惚。
秦晚这样不出声的姿态,却让沐溪风认为她对宁安心怀怨怼,顿时眸色一沉。
宁安却对沐溪风笑得大方的模样:“廷哥哥,这里我很熟悉了,我带她去房间吧。”
沐溪风轻轻点了点头。
秦晚身体几不可察的僵硬了一瞬,她求助似的看向沐溪风,却发现他的眼睛里只有宁安,满眼柔情似水。
秦晚终究是没说什么,跟着宁安朝二楼走去。
推开房间门,秦晚刚踏进房间,就被人从身后狠狠一推!
她踉跄着差点摔倒,一转头,便看见宁安双手抱胸,一脸厌恶。
“这里是一百万,你拿着找个房子,立刻给我搬出这里。”宁安抽出一张银行卡,手指夹着递到秦晚面前。
“什么意思?”秦晚表情木然。
宁安眼里的厌恶和嫌弃几乎溢出来,她用卡尖戳着秦晚的肩膀:“秦晚,你觉得像你这种女人,跟廷哥哥住在一起,合适吗?”
直白的羞辱,仿佛一桶冰水淋下,秦晚死死咬住嘴唇,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期。
被关厕所,被涂胶水,被放死老鼠……
宁安对她的恶意似乎从刚见面就有了,直到沐溪风出现才有所收敛。
秦晚本以为沐溪风是她的光明,可后来,宁安犯错,沐溪风却亲手把她推进了黑暗。
有权有势的天之娇女,毫无厉虑的逍遥法外;而秦晚,在街坊的指指点点中,被押上车,身后,是哭哑了嗓子的奶奶。
秦晚闭上眼,狠狠逼退眼中的热意,她用力挥开宁安戳着她的手。
冷冷回道:“我觉得,很合适。”
第三章 失去的不止青春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看着眼前嘭的一声关上的门,宁安的脸沉得快滴出水来。
她一下楼,随即换成一副带着委屈的表情。
沐溪风看到她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弄好了?”
宁安苦笑着摇头:“秦晚似乎对我有敌意,我想或许你去比较好。”
沐溪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牵过宁安的手安慰:“不用管她,我让她住在这里,只是因为她帮过你,你别多想。”
听出沐溪风话里并没有让秦晚搬走的意思,宁安顺从的点点头,眼中却闪过一丝狠意。
秦晚关上了房门,背靠在门上手有些抖。
桌上放着全新的苹果笔记本和手机。
秦晚看着这些东西发了会呆。
五年了,她进去前,手机大多还是翻盖的,而今天她坐在沐溪风的车里,看到路上人人手里都拿着触屏手机。
她低头按着说明书摆弄起手机,意外的发现,这张卡,竟然还是以前的那张。
秦晚看着里面熟悉的人名,心里有了一点点安全感。
一直到深夜,秦晚终于弄清了现在手机的功能。
她下楼,正好碰见沐溪风上楼。
两人擦肩而过,她迟疑着开口:“你给的这些东西,我之后会还给你的。”
还是像以前一样会装模作样,沐溪风心想。
他没有回头看她,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弧度:“不必。”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句吩咐的事罢了。
第二天,秦晚坐上公交,回到了村里。
五年过去,村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当秦晚走到家门口,门上的大锁却无情的提醒着她,她唯一的家已经没了。
秦晚进不去,却不舍得走,她趴在水泥窗台,透过蒙尘的玻璃贪婪的注视着屋内的摆设。
堂屋的摇椅还在,那是她第一次打工赚到钱给奶奶买的,以前奶奶最喜欢坐在上面……
秦晚鼻尖不由一酸,眼睛蒙了雾。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大喊。
“喂,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秦晚转身看见来人,有些窘迫:“村长,是我。”
“是秦晚啊。”村长黝黑的脸上带上了一些不屑和厌恶,“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秦晚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渗出汗来,压着心里的难堪小声答:“昨天。”
“哦,老太太这个房子呢,已经被村里收回去了,不能住人,你另外找地方住吧。”村长下巴微微抬起。
秦晚手指蜷起,只觉得那种目光,像是一把刀,将自己的尊严,一层一层的刮落在地。
她没什么血色的唇抿了抿,她村长问道:“我想把房子买回来,需要多少钱?”
村长吐出一口气:“三十万。”
“好,您给我一些时间筹钱。”秦晚说道。
“可以,这房子,暂时还没人要。”村长的态度热络了一点,毕竟秦晚如果真的把房子买回去,这钱可有他一份。
秦晚回到沐家,便在网上搜索如何找工作。
——可她才发现,现在最基础的工作也需要高中学历,而她,是在高三最后一个月出的事。
电脑射出冰冷的光,打在秦晚脸上。
秦晚关掉求职信息,怀抱着双腿呆坐在那里,彷徨至极。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五年时间,她失去的,远不止青春那么简单……
沐溪风今天似乎并没有回家,秦晚睁着眼睛,不同于里面的铁床,柔软大床让她有些不适。
所有的一切,都有些不适。
早上6点,秦晚准时醒了,她把被子叠成方块,拿上手机出了门。
这一天,她找到了在餐馆当服务员的工作,包一餐午饭,月薪2500。
没有学历总也能有活法。
秦晚换上工作服,心里有了一些底气。
过了一星期,这天,秦晚正在擦着桌子,身旁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女声:“这不是我们的全校第一保送清华的大学霸么?几年不见,怎么在这里端起了盘子?”
秦晚身体一僵,转头看去,竟是宁安和她的朋友陈蓉蓉,秦晚心底一沉。
陈蓉蓉满脸嘲讽,眼里兴奋无比。
宁安在一旁赶紧解释道:“蓉蓉你别这么说,秦晚因为犯错关了五年,前两天才出来,能找到工作已经很不错了。”
陈蓉蓉表情更加夸张,声音大得整间店都有回音:“天哪,你这种人端饭给我,谁敢吃啊!”
第四章 五年的印记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周围一瞬有片刻的安静,随之便是各种奇异的打量和窃窃私语。
外面阳光明媚,可秦晚却像掉进了冰窟,从头到脚,凉透了心。
宁安眼里闪过得意,却摆出一副着急的样子:“秦晚,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没有人犯错之后就不能重新开始了。”
秦晚深吸一口气,努力挺直脊背冷冷的看着宁安,一字一句的说。
“我不认为自食其力有什么错,再说,宁安,连你这样的人都能心安理得的活着,我凭什么不可以?”
沐溪风踏进店里,刚好听到秦晚的这句话,俊脸上立马蒙上了一层寒霜。
宁安听说秦晚找了个工作,还特地叫上他来捧场,可没想到秦晚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知好歹。
他上前将宁安挡在身后,轻声道:“你先去车上等我。”
等宁安走了,他转头看向秦晚,却是满眼冷冽:“我警告你,不要败坏安安的名声。”
秦晚猛地咬紧下唇,只是那双眼里,满是倔强的不服。
沐溪风太阳穴开始突突的跳,又是这样的眼神……
他直接拉过秦晚出了店,声音冰冷:“秦晚!你做什么我可以不管,但你不要惹出事来,丢我的脸。”
秦晚愣住了,心里猛地一痛,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伤心更多一些。
她面无表情的问:“沐溪风,你跟我在别人眼里毫无关系,我做我的事,丢你什么脸了?”
沐溪风眼睛一眯,心里恍然大悟,顿时怒火更盛。
搞这一出,就是来提醒他,别忘了娶她的那个承诺?
“秦晚,这五年,你别以为帮了安安有什么了不起,但凡你有一丁点伤害到安安的行为,我不介意让你再进去一次!”
沐溪风转身便走,这句冷厉的警告,却仿佛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了秦晚心上。
没什么了不起……
原来,在他眼里,她这五年连宁安一句故作委屈的话都比不上。
秦晚不想哭,但眼泪却不听话的涌了上来。
大街上人来人往,这一刻,她却无比孤寂。
良久,她擦了擦眼睛,朝店里走去,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她的老板。
老板那怜悯中带着异样的眼神,让秦晚如芒在背,难堪又屈辱至极。
“秦晚,这是你这几天的工资,明天你不用来了。”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拿着那400块钱,秦晚回到沐家。
她浑浑噩噩的朝房间走去,没注意到拐角处的水桶,脚一绊,水桶一倒。
水渍蔓延那一刻,她眼神布满了惊恐不安。
她慌忙的拿起边上的抹布,快速的擦着地板,陈妈赶紧走来:“厉小姐,这些事我来干就好。”
沐溪风打开书房门,看着秦晚奇怪的样子,不由冷着脸问:“这是怎么回事?”
“厉小姐不小心打翻了水桶,但这……”
陈妈都觉得不对劲,沐溪风自然也是。
他皱着眉,冷声道:“你这是在干什么?起来!”
秦晚却仿若未闻,只是机械地擦着水渍。
沐溪风已经察觉到是怎么回事。
进去五年,从来不是轻飘飘一句话就能略过的,这五年,秦晚在里面遭遇了什么……
他心里一堵,一种奇异的歉疚感漫上来的,随即他的心情一下糟糕至极。
他强制性的将秦晚拉起来,对上的是一双惊慌失措的眼。
沐溪风怔了一瞬,随即喝道:“秦晚,你又在玩什么把戏!不准再擦了,回你的房间,以后我在家,你不准出来!”
怒意澎湃的话,吓得一旁的陈妈不敢出声。
而秦晚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男人,恍然间意识到,这已经是沐家了。
她却下意识低头道歉:“对不起。”
沐溪风松开手,心头却更堵了。
他冷声道:“记住我说的话。”
然后转身进了书房。
秦晚恍惚的走进房间,月光下,她看起来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秦晚打开一看,瞳孔在一瞬间放大,定格在那条推送的消息上——
“沐氏总裁和宁家千金,定下婚期!”
第五章 失控的一切
  
加入书架 A- A+ 

跳转历史

沐溪风站在半岛酒店顶楼,看着外面的夜景,指尖的烟慢慢的燃烧着。
他在秦晚回房后,就出门来了酒店。
不知为何,他好像再也不能和她待在同一个房子里。
心里又浮现出秦晚那破碎无神的眼神,沐溪风烦躁的将手中的烟按熄。
或许,他将人带回家里,本就是一个错误。
不知几点才睡着,第二天,沐溪风是被宁安的电话吵醒的。
“廷哥哥,别忘了今天有同学聚会哦。”
沐溪风捏了捏眉心,柔声说:“好,我在半岛酒店,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沐溪风便起床,没一会,宁安便出现在房间门口。
“廷哥哥,你怎么不在家休息啊?”宁安好似无意问道。
沐溪风手一顿,又若无其事戴上钻石袖扣,回道:“家里有不想看到的人。”
宁安的眼睛亮了起来,话到嘴边又绕了个圈:“秦晚是不是不适应啊?廷哥哥,要不我们在外面找个房子让她住吧。”
沐溪风没有回答,只是说:“不是说要去聚会么,走吧。”宁安见状,没再多说,只是心里越发嫉恨。
两人相携来到了一家餐厅,都是高中的老同学,气氛一时间很是热络。
不知道是谁突然提起了秦晚:“你们还记得学霸秦晚吗?我听说她被放出来了。”
“我也听说了,当时秦晚多能耐啊,直接保送清华,没想到居然会杀人……”
“我不相信秦晚会杀人,当时在现场的可不止她一个。”一个人突然意有所指的说。
周围一下安静,宁安的笑容瞬间僵硬。
沐溪风拿着酒杯的手一顿,视线对上厉呈洲冰冷的视线。
沐溪风看着这人起初有点陌生,后来才认出这是秦晚以前的胖子后座,老是借着问问题的名义跟在她身边,不过高三的时候他就出了国。
没想到,到现在他还对秦晚念念不完。
沐溪风将杯子放在桌上,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响。
大家的讨论一停,转而说起另一个话题:“沐哥,你跟宁安婚期都定了,怎么还没给我们发请柬。”
宁安心里顿时一突,没想到自己传出去的假消息,会被直接在沐溪风面前挑明。
沐溪风眼神幽深的看向宁安,不置可否的说道:“还没到时候。”
一场聚会散的也快,等人都走了,沐溪风手指轻点桌面,问宁安:“婚期的消息,是你传出去的?”
沐溪风的语气有点冷,更带着几分质问的意味。
宁安眼眶红红的看着他:“廷哥哥,我们相爱了这么久,为什么你还在犹豫,难道你真的要娶秦晚吗?”
娶秦晚?这不可能。
当时自己只是觉得以秦晚的性格,纵然有沐宁两家的势力也会横生枝节,所以才利用了她暗恋自己的事罢了……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压在沐溪风心里,他语气放轻:“怎么会,别乱想。”
宁安心里舒了口气,低下头去,眼里却闪过一道精光。
回到家后,宁安发了一条信息:“你现在把药下了,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
她唇角勾起,脸上全是志在必得。
可宁安刚驱车出门没多远,便被一辆深蓝色Zenvo拦在了路中间,她看着车里的厉呈洲,心中感到不妙。
另一边,沐溪风回到家里书房,本想拿几个重要文件就去酒店。
却不知为何感觉有些燥热,他用力按了按太阳穴,书房门却在这时被敲响了。
“进来。”
门开了,秦晚站在门口。
她穿着白裙,一脸素净。
沐溪风却在看到她那一瞬,只想撕开她那件白裙。
这不对,他想。
他想起刚刚在楼下喝的那杯茶,心中一动。
秦晚浑然不知,她走到沐溪风面前,眼里是压抑的哀伤愤怒。
纵然告诉自己要争气,眼角还是微红:“你是不是和宁安订婚了?”
而沐溪风盯着她苍白脸上那一抹红,冷眸里欲念几乎控制不住。
见沐溪风一直不说话,呼吸也越发沉重,秦晚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上前扶住他问:“你怎么了?”
秦晚的这一扶,好像打开了火山的封印。
下一刻,她就被沐溪风拉进怀里,高大的身躯将她压在身下!
秦晚瞪大了眼,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腔,她在男人放肆的动作中挣扎:“沐溪风,你干什么!”
沐溪风心中一把火气迸发!
茶里有问题,而秦晚又恰好出现,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巧合?!
既然她想要,他就成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