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真真韩嘉

01
端午学校食堂中午免费发粽子。
这便宜谁不占?
我下课后飞奔去了食堂。
室友A已经帮我排好了队,微信催促着我。
然而等我到时,只看到室友A失落地待在了一旁。
而她前面,挤了一群穿着短袖抱着篮球的男生。
一看就是我们学校那帮体育生。
我往窗口那扒了扒,亲眼看到最后一个粽子交到抱篮球那人手中。
但是那人手中明明已经有一个粽子了。
「本来能排到我们的,可是突然来了这么一群人……」
插队?
我能忍?
我直接冲向他们要走的方向,挡在他们前面。
伸出一只手。
那些人面面相觑。
一人开了口,「你干嘛?」
我仰头,用最大的声音,「粽子!给我粽子!」
我指向抱篮球那人的手。
食堂规定一人只能领一个。
抱篮球的人冷哼了一声,「为什么给你?」
他们个个一米八几,我一个一米五的挡在他们面前属实有些滑稽。
但我气势不能输!
我扯着嗓子。
「你们刚刚插队了!我们学校一直都遵守排队的规则,可你们呢,你们怎么做的!」
好像我喊得太大声了,周围已经有了一群吃瓜群众。
没排上队的也站在了我这边。
抱篮球的那人面子有些挂不住。
「你个煤气罐你搁谁喊呢,哥几个提起你来能当皮球玩知不知道?」
「啊呸!」,我叉起腰毫不认输,「你这胳膊腿的细得跟刀螂似地,刀螂见过吗?见过吗?」
那人脸已经涨红起来,有要打我的气势。
旁边的人拉住了他,「别跟一女孩计较了,给她吧。」
我根本没在听这人说了啥,直接上手将粽子抢了过来。
而我正洋洋得意时,人群走过来了一人。
食堂霎时安静。
那人走向了我,弯了眼直接凑到了我的耳边。
「就是你,抢了我的粽子?」
声音带些戏谑。
虽是夏天,我却浑身打了个冷战。
这来人不是谁,正是学校出了名的体育老大。
韩嘉……
02
不出半天,我大战体育生的消息就传遍整个学校贴吧。
为了博流量,有人还特意做了我和韩嘉的海报。
海报我跪着流泪,而韩嘉站着大笑。
我把手机一关,捂着被子大喊大叫着。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室友B正对着镜子化妆。
「还能怎么办,你都没搞清状况就敢上,这下完喽。」
「谁知道他们那么多人去就只拿了两个粽子,居然还是有两个人代他们排的。」
就跟我让室友A代我排队一样。
室友C刚洗完澡回来,摇摇头,「真真,你惨喽,我听说韩嘉杀过人……」
我听后哭的更惨了。
忽地寝室门被打开,一个声音传来。
「甘真真,楼下有人找!」
室友C忽地捂住嘴巴,「该不会是韩嘉吧,我洗澡回来时看到他们一群人往宿舍楼这边走来。」
室友B放下镜子,「卧槽,不会吧,一个粽子找上门来?」
室友D叹了口气,「看来他之前因为橡皮杀一个人的传闻听起来也不是那么不可信了。」
我哆哆嗦嗦地下床。
一打开手机发现20多个未接来电。
都是陌生电话。
还有好几条短信。
短信正在持续发着。
刚弹来的时「5」。
又弹来了「4」。
卧槽卧槽事态紧急。
我沓起拖鞋就飞奔下楼。
到楼下时,我气喘吁吁。
而寝室门口果然站着那群体育生。
旁边的女生都绕着走,窃窃私语着。
为首的韩嘉抬起头来。
「1,甘真真你很准时啊。」
「准时」两个字他咬得极其重。
我左右看了看那群体育生。
有种和社会黑.帮对峙的感觉。
我反应极快,直接向前一个一百八十度大鞠躬。
「对不起,我不该拿你的粽子,是我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语气诚恳,态度认真。
谁知下一秒我就看见一双修长的手,手上拿着一个粽子。
我抬头。
韩嘉正笑着俯看着我。
「甘真真,你的粽子。」
我一脸懵逼,眼中激起泪花。
「只是一个粽子,你不至于下毒害我吧,我,我连20都不到。」
我说着装模作样抽泣起来。
「老大不喜欢吃甜粽。」
「哦。」,我擦干眼泪,接过粽子。
韩嘉看了一眼手上的表。
「明天早上8点我有篮球比赛,需要30瓶矿泉水,我希望明天能在篮球场看到你,甘、真、真。」
我直接僵在了原地。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才反应过来。
明天,明明是我美好的假期啊……
03
虽然闹钟从六点一直定到七点。
基本十分钟一个。
但抓起手机时还是看到了7.50的大字样。
还有一连串的消息。
我顿时清醒。
备注「瘟神」在7.27发了一条消息。
「人呢。」
妈的。
我抄起帽子和口罩就疯狂下楼。
昨天那帮人走了之后,我借了小推车和订购了水。
我扯着小推车就往他昨天发的地点跑。
今天是校联赛,地点在距离学校不远的篮球场。
小推车上的水配合着推车轱辘地哐当发出咕嘟的摇晃声。
每一声都像是在给我下死令。
赶到篮球场时,比赛已经开始了。
我汗流浃背,呼出的气热腾腾地。
甚至还有些臭……
我打开一瓶水,快速漱了口,冲了把脸。
这才觉得活过来了。
我找了一个稍微阴凉的地方坐了下。
旁边有其他女生,正在激动地笑着。
她们好像是隔壁学校的应援队。
「我靠,你快看24号,妈呀真的帅死了。」
两个女生互相对着跳。
我看过去才发现24号居然是韩嘉。
韩嘉穿着篮球服,露出的臂膀结实又优美。
白的在阳光下反着光。
人群中格外刺眼。
看过去时他正在运球,和队友配合着投了一个三分球。
哨子吹响了。
「卧槽,隔壁体育大学的,等他下来要微信。」
「太帅了」,卷发双马尾的那个女生声音接近哭腔,一脸花痴样,「这么帅的男人一定很会疼人吧。」
噗嗤。
我没忍住,笑了出来。
卷发女生霎时投来恶狠狠的眼光。
我忍着笑,双手捏脸以至于不会再次笑出来。
这么帅的男人一定很疼人吧。
这句话无论听多少遍都会觉得很好笑。
我向那边探过头去,压低声音。
「喂,我听说那个24号杀过人。」
篮球场又是一阵欢呼,大家都拍着韩嘉。
双马尾那个女生顿时八卦心起来了。
先是惊奇,又试探地问我。
「你一个卖水的你怎么知道。」
……
看来已经狼狈到被称为「卖水的」了。
我接着她的话往下说。
「我经常来这卖水,那个24号叫韩嘉,好像因为他前女友拿了他一个粽子他就把她给折磨死了。」
旁边那个短发女生皱起眉,「不至于吧。」
「真的真的。」,我信誓旦旦地点头,「真杀了,你去他们学校随便拉一个人都知道,我经常和他们学校水贩来往。」
我还拍了拍推车上的矿泉水。
他们二人对视一眼,似乎是信了。
「这么变态吗?」
「对,变态听了都觉得变态。」
双马尾女孩深吐着气,「吓死我了,谢谢你提醒,不然差点去要微信了。」
我欣慰地看着女孩的反应。
虽然这故事是有编的成分,但谁叫你毁我美好假期。
「那来两瓶水吧,怎么卖。」
我眼珠一转,「平时两瓶5块,今天打折收你们4块。」
女孩欢悦地支付。
我看着到账的5块。
对啊,可以卖水啊。
成本7毛一瓶,2块卖出去,一瓶挣1块3。
韩嘉一人也喝不了30瓶。
我卖20瓶,就能挣26块。
可以啊。
那以后有篮球赛,我可以来这卖水。
这样一次运30瓶……
正当美梦时,感觉身前出现了阴影。
韩嘉已经这边走过来了。
他的篮球服几近湿透。
头发也湿漉漉的,汗顺着有棱角的脸滴答下来。
逆着光,他的五官格外深邃。
「刚才卖水卖的开心了?」
04
我倒吸一口气。点头。
又拼命摇头。
他说着已经拿起了矿泉水,咕嘟咕嘟地下咽。
水流的到处都是。
不知情的一群女生喊着「好欲啊妈的。」
他像是没听到似地,或是已经司空见惯。
喝完后抹嘴,往那边喊了一声。
一群人乌乌央央地过来了。
有我们校的,还有其他学校的。
「来,喝水。」
他拆开了包装袋,一群人蜂拥而至。
「韩哥这人能处,太大方了。」
一人拇指指着背后的韩嘉,「老大这人必须的,能处!」
我被忽略,张大嘴巴呆在了原地。
这他妈是花的我的钱啊。
有没有人管管啊!
一人拨拉着包装袋,「没了?」
韩嘉瞥了一眼,「被人背地卖了。」
我的身体像是石化一样僵在原地。
「不是,这谁还敢卖你韩哥买的水?」
两束光射了过来,我躲开韩嘉投过来的眼神。
好在他很快转向了别处。
「还有几个人没喝到?」
霎时举起了6只手。
他彻底向我转了过来。
「再去买十瓶吧。」
「你他妈挺会使唤人啊。」
但我没敢说出来。
咬牙切齿道,「好,马上。」
我还没走出几步。
后面就已经起哄开。
「谁啊,又是你小迷妹?」
「老大虽然迷妹多,但这个真不是。」
「别跟我扯是他女朋友,韩嘉不刚分手没几天?」
「不过这个……韩哥还是挑挑食吧。」
后面这句话那人虽然声音小了,但还是一字不落的传到我耳朵里。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是不是别人不发火,就把别人当傻子啊。
我停住脚步,转身朝身后快速大步走过去。
我感觉我全身都冒着火焰,方圆十里都寸草不生。
那边人声一下小了很多,个个看着我。
但我看到韩嘉的一瞬间顿时气势全无。
他正挑着眉看我。
眼睛狭长,凉意渗出。
我说出了迄今为止最没骨气的话。
「矿泉水是还要农夫的吧。」
韩嘉双脚交叉,点了点头。
我回了一个笑容,转身后跑了起来。
妈的。
真的好丢人啊!
室友听完我的抱怨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一上午过得很精彩啊甘真真。」
室友B好像下午有约,她已经化完妆了。
我蔫蔫地抱着枕头,「希望这次可以恩怨抵消了。」
室友C摇头叹气,「难啊难,据我所知,他是个小鸡肚肠的人。」
果然。
正当我计划明天最后一天假期睡个懒觉时。
瘟神发来了消息。
「甘真真,明天5点门口见。」
???
5……5点。
他是不是有什么病?!
我压着内心的怒火。
「明天不行哦,明天我生病。」
「那正好,现在见。」
我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瘟神要发瘟了?!
05
一个想法在我心中冒起。
我对着镜子满意地看着自己10分钟搞定的妆容。
拉长上挑的眼线,几近黑色铺满的眼影。
充满着挑衅和压迫。
好,今天就来做个抉择。
我抓起手机就往外走。
迎面撞来了回宿舍的舍友B。
「甘真真,你大晚上画烟熏妆干吗?」
我停下脚步,目不转睛盯着舍友B。
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你、你干嘛?」
很好,被我震慑住了!
看来今天的妆甚是有效。
我拍了拍室友B的肩膀,大义凛然道。
「今天就是我甘真真咸鱼翻身把人做的机会,我要一洗耻辱,告诉韩嘉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我说完还做了一个狼呲牙咧嘴的表情。
室友B彻底呆在了原地。
我觉得我浑身充满了杀气。
楼道看到我的人都退避三舍。
身后还传来室友B的声音。
「你疯了甘真真!我还是替你叫救护车吧。」
最后那句话声音小了下去,甚至有些无奈。
NoNoNo。
不要小看我甘真真。
我甚至能想到今晚过后学校贴吧的内容。
韩嘉痛哭抱着甘真真大腿请求道歉。
这么热的天让一个女生去买那么多的水!!!
罪不容诛!
想想就很过瘾,甚至路上我都笑出了声。
我捏紧脸,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些。
敌人近在眼前,战争马上开始。
甘真真VS韩嘉。
血包状态:100:100。
我的手上开始变幻出一把长刀。
长刀指向韩嘉的脖子,他顿时脸上扭曲起来,跪在了我面前。
「韩嘉,你可知罪?」
「甘真真……不,女王大人,小的知罪。」
很好,我欣慰地点点头。
「什么罪?」
韩嘉支支吾吾起来。
大刀一起一落。
血包状态:100:50。
「女王大人,女王大人请饶命。」
韩嘉哭的眼泪鼻涕一起掉。
我仰起头。
「你听好了,虽然粽子我们之间有一丢丢的误会,但是我甘真真已经360度鞠躬跟你道歉了。」
「是是是。」
「但是你居然占用我假期时间,此为罪一,居然还要我带30瓶!30瓶矿泉水,此为罪二,事后借我名义做好人不说,居然又让我再去买水,罪罪罪加七八等!」
韩嘉彻底瘫坐在地上,脸上没了表情。
自言自语道,「原来我对女王大人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我该死,我该死!」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我仰天长笑。
「甘真真,甘真真?」
韩嘉的声音将我唤醒。
我左右动了动脸,让自己充满杀伤力。
韩嘉,受死吧。
我朝只有几米的韩嘉走去。
气势汹涌。
当我停住脚步时,一个手机屏幕忽地出现在我眼前。
我迅速抓住关键词。
「前女友?」
「粽子?」
「杀人?」
「卖水的阿姨?」
这几个词从韩嘉的嘴里一个一个地蹦出来。
宛如一个大刀一下一下刺向我。
血包状态;?:100。
「甘真真,你很能编啊。你知不知道造谣给被造谣者带来的人身安全的威胁和名誉的损失是可以走法律程序的,你、成年了吧?」
我觉得我眼前发昏,腿像被抽走力气一样,顿时瘫坐在了地上。
脑子响起了一个声音。
甘真真KO。
韩嘉正低头看我。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右手还正举着刚才给我看的手机屏幕。
我挤出一丝笑容。
「韩嘉……不对,殿下,误会,这都是误会,我可以解释的!」
我揪着韩嘉的裤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他顺势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拍了拍腿上不存在的灰尘。
「好,我听你解释。」
昏暗中,我好像看到了他上扬的嘴角。
但霎时消失,只剩下冰冷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