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矜傅九珩

第001章 被退婚
“唐小姐,你想要什么?”
傅九珩坐在总裁椅上,目光清冷的看着眼前一身红色短裙的唐子矜,喜庆中透着丝性感。
“要你……和我订婚!”
唐子矜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微微眯了一下眸子,往傅九珩面前凑了过去。
黑亮的眸子,嚣张又狂傲。
“唐小姐,胆真大。”
傅九珩眸子沉了沉,这还是头一次有个女孩子敢在他前面嚣张。
“傅总,看看这个你就知道了。”唐子矜毫无惧意的把手机推到他的面前。
里面的相片,让傅九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又变。
看到傅九珩脸色沉阴下来,唐子矜的心头一颤。
安城的人,没有几个不害怕秦九珩,传言他冷血无情、六亲不认、手狠手辣,但凡招惹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不是生不如死,就是坟头草两米高。
唐子矜冒死来惹他,自然有比死更重要的事情。
说来可笑,今天原本是她和郑宇恒订婚的日子,一早打扮好,手机就收到了这么一份辣眼睛的大礼。
郑宇恒昨晚和女人在酒店颠鸾倒凤,那女人就是傅家的小女儿傅静瑶,傅九珩的妹妹。
脏了的男人,唐子矜不要。
但这个婚又不得不订。
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换人。
为了妈妈留下来的遗产,更为了不沦落为安城的笑话,这个婚她必须要订,而且要换一个比郑宇恒要强的男人。
唐子矜的脑海就闪过一个念头,拿着抓到的证据来找傅九珩,和郑宇恒出轨的是傅九珩的妹妹。
妹债兄偿,再适合不过。
“傅家是百年名门,向来注重家族名声,要是这组相片流出去,反正我没有什么损失,傅家名声败坏,会被说家教不严,傅家小姐公然当三,你说她的名声还能不能保得住。”
唐子矜知道,傅九珩这个男人向来很宠傅静瑶那个妹妹,不可以放任她的名声被败坏。
“威胁我?”
“不敢,我只是诚心来和你谈合作。”
“唐子矜,你就不怕我弄死你,让你进得傅氏出不去?”傅九珩的眼神瞬间冷凌下来,周身的寒气肆意,一下子填满了整个总裁室。
傅九珩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哪怕他一个眼神都能把人胆子吓破。
不过,唐子矜小霸王的称号也不是白得来的,她心里虽然有些敬畏傅九珩,可脸上还是要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我进傅氏前拍过相片给我闺蜜,如果我出事,那傅氏就脱不开关系,唐家虽然没有傅家财大气粗,但在安城也算是有一点地位,我出事唐家自然不会善罢干休。”唐子矜黑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傅九珩。
不卑不亢,在来找傅九珩之前,她就已经做过最坏的打算。
大不了被这个男人直接丢出傅氏。
“说说,想和我谈什么合作?”
“傅总,我知道你心有人,养在深宅,我不奢求你任何东西,也不会去管你和那个女孩子的事情,订婚期一年,帮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之后取消婚约,你也不算二婚男人。”
唐子矜特别认真的说着,关于傅九珩五年前在深宅养了一个神秘女人的传言,她也是听说过,傅九珩多年单身零绯闻,就是因为那个神秘女人。
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挖出来那个深宅女的半点信息。
倒是知道三年前有家媒体公司的狗仔无意拍到那个女人,第二天那家媒体公司就从安城消失的干干净净。
可见,那个女人对傅九珩来讲多重要。
谁碰谁死。
唐子矜看中的也就是这个,傅九珩心上有人,自然就不会对她有半点兴趣。
“我不喜欢麻烦,直接领证,婚期一年。”

第002章 成了傅太太
一个小时后,唐子矜和傅九珩从民政局走出来,手里拿着个热乎的红本子。
唐子矜看着小红本,还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很不真实,她只是想去找傅九珩临时跟自己订个婚,随时可以取消的那种。
却稀里糊涂的真和傅九珩领证结婚了,他可是全城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爷。
不过只要她自己低调一点,这事情不对外公开,自然不会有人知道她已婚,以后悄摸离婚也不会有几个人知道她二婚。
“唐子矜,看路!”
傅九珩眼看踩空阶梯的唐子矜下意识的叫了她一声,这丫头反应慢一拍,回过神来的时候,脚已经踩空人往前扑。
傅九珩眼疾手快,一把将唐子矜拉入了怀里。
唐子矜快速站稳,离他一米之外,小脸发着热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傅九珩。“傅总,谢谢。”
“唐子矜,我不想婚还离就先成为鳏夫,不吉利。”傅九珩脸色一沉,冷冰冰的开口。
唐子矜立马反应过来,这男人是在诅咒她死,传闻中的狠绝无情嘴巴淬毒的男人真不是骗人的。
“傅总,我会平平安安的活着,一年后我会按时让你离婚的。”唐子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最好如此,这一年之内好好听话,别惹事。”傅九珩丢下这话,直接朝车子走去。
唐子矜胆大机灵,不是个惹麻烦的人,傅九珩才会选择让她成为自己名义上的假妻子,以便应付傅家的人。
唐子矜更需要傅九珩这样强大的一个丈夫当靠山,不然母亲留下的遗产她拿不到,唐家还会逼她嫁一个听唐家话的男人。
唐子矜想到了什么,赶紧小跑追上去。“傅总,你和我领证你的心上人知道后没关系吗,会不会找我麻烦?”
傅九珩眸光微敛了一下,然后看着唐子矜淡淡开口。“现在怕了?”
“那也没有,反正我们也是假结婚,到时候你跟她如实说清楚就好。”唐子矜相当自信的开口。
唐子矜知道,傅九珩会和她假结婚,大概是为了拉她出来给那个神秘的白月光当挡箭牌吧,自然不会让她轻易出事的。
虽然不知道凭傅九珩的身份,为什么不能娶那个白月光,不过这不是唐子矜有资格管的事。
突然有些羡慕那个白月光,被傅九珩保护的那么好。
什么时候,她才能遇到一个真心爱她护她为她可以对抗全世界的男人。
这时,傅九珩的助理任毅把一份资料递给傅九珩。
“傅总,偷拍的人查到了。”
傅九珩随意翻了一下,然后把资料递给唐子矜。
“偷拍另有其人,发相片和视频给你的人叫江蕊姗,还是郑宇恒上一个女人。”
“我表姐。”
唐子矜眉头一拧,脸色清冷,就知道这事情肯定和江蕊姗脱不开关系,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江蕊姗居然背着她和郑宇恒暗度陈仓过。
十年前姑姑离婚,就带着表姐江蕊姗回到了唐家住,江蕊姗各种想要压唐子矜一头,无奈总是输她一头,自然关系就变差。
这十年来,江蕊姗更是明里暗里,一有机会就找唐子矜的麻烦,背地里不知道搞了多少阴暗的事情来陷害唐子矜。
只不过,江蕊姗很聪明,做事向来谨小慎微,很难抓得到她的把柄。
这一次相片的事情,唐子矜还没有找到来源,就让傅九珩帮忙查,果然还是他的本事大,这么快查到了。
“傅总,我先回唐家处理家事。”

第003章 天下男人都一样
唐宅。
唐子矜春风满面的走进了客厅,看到里面已经坐了一堆唐家的人。
人还挺齐的。
正好合了唐子矜的意,省了她再把人凑齐。
唐子矜一跨进去,迎来的不是安慰,而是父亲唐瑞年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唐子矜,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郑宇恒的事情,才会让他取消这桩婚约的!”
“爸,谁跟你说我做了对不起郑宇恒的事情,郑宇恒说的还是郑家人,或者是别的有心人?”唐子矜也不生气,反而笑盈盈的扫了一眼旁边的江蕊姗。
到底是怎么回事,江蕊姗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不用谁说,今天本来是你们订婚的日子,不是然做错了什么事情,郑宇恒会好端端的取消婚约吗?”唐瑞年毫不犹豫把错归到唐子矜的身上。
唐子矜冷笑的看了一眼唐瑞年,从小就没有体会过父爱的她,面对唐瑞年这种态度也不例外。
唐家和郑家一直就有合作,还准备用他们两人的婚约亲上加亲,让唐瑞年从中捞更多的好处,结果现在婚约取消,断了他的一条财路当然很生气。
“这一次是郑宇恒对不起我在先,有人把他和女人颠鸾倒凤的相片给我,我才不要这桩婚约的,爸,受伤的人是我,是你的女儿,难道在你眼中,我始终比不过利益重要。”
唐子矜虽然是笑着开口,但眼底深处的恨意却是满满的。
爸妈的婚姻本来就没有感情,纯出于利益,所以她这个女儿出生以后,很少得到唐瑞年给的父爱,尤其是妈妈过世了以后,唐瑞年索性就对她不管不问的,哪怕有人欺负她,也从来不帮。
只是把她当作以后可以交换利益的筹码。
“唐子矜,这是你对老子讲话的态度吗?就算郑宇恒爱玩,那也是婚前,男人都……”
“男人都这样,就算有未婚妻也可以去偷腥,不过就是犯了全天下男人会犯的错罢了,当年你也是这样对我妈的。”
啪!
一只青釉茶杯在唐子矜的脚边应声而碎,溅起的瓷片划伤了唐子矜的脚踝,留下一条细细的血痕。
唐子矜眼眶立马红了起来,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唐瑞年当年背叛了妈妈才导致妈妈病情加重,最后走的。
唐瑞年就是个不给她父爱,还把她母亲也剥夺的渣男,现在还指望用她来换钱。
“子矜,你不要跟你爸一般见识,既然你和郑宇恒已经取消婚约,正好我手里有好几个条件相当不错的男人。”
一旁的唐珍芳站出来说话,表面一副是为了唐子矜好,实际上心里打着另外的算盘,在她眼里唐子矜这种丫头都配不上郑宇恒。
唐子矜要是嫁得比她自己的女儿江蕊姗都还要好的话,这让唐珍芳的心里怎么服气。
现在唐子矜被郑宇恒抛弃,唐珍芳的内心是真的心花怒放。
“不错的男人?”唐子矜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唐珍芳一副假惺惺的样。
一个恨不得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人,怎么可能好心帮她找好男人。
“子矜,郑家取消了婚约,所有人都觉得是你的错,在事情没有闹大之前,你听你姑姑的话,挑个合适的男孩子。”唐珍芳急切的想要把唐子矜推进另一个火坑。
“谁说的,两个人出现问题就一定是女方的错?”唐子矜的眼神无比凌利的看着唐珍芳。
“子矜,当然是别人乱说的,不过,姑姑也是为你好,姑姑挑的男孩子当然就是最优秀最好的。”
唐珍芳心里有些着急,她一直想要让唐子矜嫁的人,必须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站自己这边的男人。
这样的话,哪怕婚后唐子矜拿到她妈留下来的遗产,最后还是会落到唐珍芳的手里,她就自然成为了唐家最大的赢利家。
唐珍芳的如意算盘打的相当的响,而霍苒苒自然也知道她的算盘,当然不会如了她的意,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让出去。
只要是她唐子矜的东西,一片叶一根草都不会让。
“不用了姑姑,我觉得表姐更需要,她单身。”唐子矜目光静静的落到了一旁江蕊姗的身上。
江蕊姗一直对外立的人设就是单身,私下里却比谁都玩的起,男人一个接着一个换。
一想到江蕊姗和郑宇恒还搞在一起玩过,就觉得恶心。
“唐子矜,我会自己找!”江蕊姗生气的拒绝。
“唐子矜,你姑姑也是一番好意为了你好,身为女孩子总归是要嫁人的,越早嫁越能挑到好的,拖到后面变成了剩女,谁会愿意娶你。”唐瑞年依然黑沉着脸不高兴的看着唐子矜。
养个女儿要是嫁不好,为他换来利益,那就是个废物。
“你怕的是,卖不了一个好价钱吧。”
“唐子矜,你反了天是不是!”唐瑞年气的又朝她扔来一个茶杯,唐子矜轻易避开。
“我的事不需要姑姑操心,毕竟重婚罪我可担不起。”

第004章 羡慕嫉妒恨
唐子矜从容淡定的从包里拿出小红本在众人眼前过了一下,看到鲜红的结婚证,唐家的人瞬间就怔住了。
“唐子矜,你拿的是什么?”唐瑞年直接气得脸黑了几大圈,目光阴鸷至极的看着唐子矜。
一副恨不得把她直接掐死的样子。
“结婚证,回唐家前领的,还热乎着。”唐子矜语气相当的轻松,眼底有了明显的笑意。
看到唐瑞年那抓狂生气的样子,唐子矜的心情变得好了不少。
“唐子矜,你胡闹得有个度,你从哪里弄来的结婚证!假的?”唐瑞年是万万没有想到唐子矜居然去
“民政局,绝对合法证件。”唐子矜勾唇一笑,眼底清冷一片。
“那个男人?”
“子矜,你就算是被郑宇恒绿了,受了刺激,也不能这么随便在街上找个男人结婚,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不能乱来。”
唐珍芳表面担心,其实内心是开心的,唐子矜能这么随便找来能结婚的男人,肯定就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废物,连郑宇恒都比不过。
“唐子矜,你是不是输不起,花钱请的演员配合你领证玩的?”
江蕊姗和她妈的想法是一样的,就觉得唐子矜是因为被郑宇恒抛弃之后丢不起那个人,然后随便找个不三不四的男人就结婚。
唐子矜也不急,直接把结婚打开给唐瑞年看。
“傅,傅九珩?”唐瑞年看到傅九珩的名字和相片时,整个人惊住了。
“傅九珩?让我看看!”
江蕊姗想亲看一眼结婚证里面的内容,唐子矜直接给合上。
“子矜,你真的和傅九珩领证了?”唐瑞年心里已经开始盘算。
傅九珩变成他的女婿,那以后他就是能在安城横着走了。
顿时心花怒放,喜于颜表。
就好像他已经成为了傅九珩认可的岳父,对他有求必应,可以去别的老头面前炫耀了。
“领了。”唐子矜看到唐瑞年那突然90度的大转弯态度,自然知道他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傅家是安城第一豪门家族,傅九珩是傅氏集团的掌权人,嫁给他就等于是嫁给了权势和财富。
谁不羡慕,谁不嫉妒。
江蕊姗在旁边已经嫉妒的抓狂,根本就不会相信,傅九珩会娶唐子矜这样的女人。
“唐子矜,傅九珩怎么可能娶你,什么证都可以造假,除非见到他真人。”江蕊姗气势汹汹的开口。
见他真人?
唐子矜面色凝重有些为难,她才和傅九珩假结婚,现在还要让他过来唐家给她作证,真的不知道傅九珩会不会过来。
“怎么不敢叫了,唐子矜,你造了个假证就想要骗我们和傅九珩结婚,你干嘛不说嫁给了总统。”
江蕊姗看唐子矜一副为难的样子,心里面就更加的肯定那个结婚证是假的,唐子矜胆子也是真的够大,居然敢说是和傅九珩结婚。
“唐子矜,你信不信我把这个假证拿给傅总看,他直接把你弄死……”
“是谁要弄死我太太?”
一道阴沉冷傲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江蕊姗的话,所有人都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管家领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进来。
傅九珩走了进来,白衣黑裤,身高腿长,眉目清冷,手上拿了个红色的首饰盒。
“老爷,傅总来了!”
“傅总,你怎么来了?”唐子矜看到傅九珩的时候,直接惊到了下巴。
她上一秒还在犹豫要不要给傅九珩打电话,下一秒傅九珩就出现在她的面前,这种惊喜当然是让人高兴的。
“傅总,您怎么来寒舍了,不知道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唐瑞年看到傅九珩之后,眼睛都亮了,立马半弯着脸朝傅九珩走去。
那一副屈卑躬膝的样子,真的是让唐子矜大开眼界。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有势的人可以让目中无人的唐瑞年卑微成这副样子。
不过傅九珩压根没有看他一眼,直接越过他朝唐子矜走过来。
“傅总,你怎么来了?”唐子矜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傅太太,结婚戒指忘拿了。”

第005章 配不上
傅九珩把手里的首饰盒递给唐子矜,在这种情况下,唐子矜只能先接了过来。
“傅总,戒指让人送过来就行了,不用麻烦你亲自过来。”唐子矜笑盈盈的看着傅九珩。
然后目光清冷的看向一旁的江蕊姗,现在傅九珩真人到了,看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表姐,这是我老公傅九珩,你刚刚不想见他,现在他来了,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唐子矜故意这么说的。
江蕊姗此时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苍白一片,眼底的情绪由愤怒变成了嫉妒,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被人抛弃的唐子矜转眼就能找傅九珩结婚。
现在,傅九珩这个向来低调神秘的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这让江蕊姗的心里更加的不平衡。
“傅总,你好,我是子矜的表姐江蕊姗。”
江蕊姗快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走到傅九珩的面前,微笑着主动伸手过去,等着傅九珩回握她。
可惜,傅九珩压根就没有理她。
“嗯。”傅九珩极谈的应了江蕊姗一声,眼神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这个就是撬过唐子矜墙脚的表姐,还一手毁了唐子矜和郑宇恒的婚约,现在看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傅九珩也是相当的清楚。
“傅总,我没有想到你会和子矜结婚,她本来是和郑少订婚。”江蕊姗特意提了一下唐子矜和郑宇恒是有婚约。
不过就是想提醒傅九珩一句,唐子矜可不是什么好女人,一个被男人抛弃的破婊子。
“郑宇恒配不上子矜。”傅九珩冷冷的开口。
这态度,分明就是要护唐子矜护到底。
不管两人出于什么原因结婚,只要唐子矜是傅太太一天,傅九珩就要护她。
江蕊姗没有想到傅九珩会这么不介意唐子矜的过去,略微尴尬的沉了沉气,然后盯着唐子矜手上的首饰盒。
“子矜,你们的结婚戒指是什么样的,不给我们展示一下吗?”
江蕊姗知道他们不是真结婚,傅九珩也不可能给唐子矜准备什么名贵的钻戒,有可能是相当普通的一个戒指,或者里面根本就没有戒指只是一个空盒子。
“现在不想打开。”唐子矜直接拒绝。
唐子矜看了眼手里的首饰盒,她有些担心里面没有戒指,这就是傅九珩用来当道具的空盒子。
要是当众打开,里面却是一个空盒子,那就算是直接打了傅九珩的脸。
“我来开吧。”傅九珩直接从唐子矜手上拿过首饰盒,直接打开了盒子。
一颗硕大的钻石戒指呈现在所有人面前,惊住了所有人。
江蕊姗直接认出来了这枚钻戒是什么。
这是顶奢珠宝品牌星夙婚嫁系列的钻戒星恒,代表爱永恒。
贵的离谱,还是有钱不一定预定得到的。
“这是星恒?”唐子矜压低声音问傅九珩。
“嗯。”
唐子矜眼神默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起来了,目光平静的看着江蕊姗。“表姐,这是星恒,看清了吗?”
“傅总,是真的大方,还是傅总有本事,我知道星夙的这个系列的钻戒可是需要提前半年以前预定的。”江蕊姗努力的扯起笑容。
这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在说,傅九珩拿的这枚星恒钻戒不是为了给唐子矜准备的,而是提前给别的女人准备的。
自然就是傅九珩那个传言养在深宅中的白月光,一直就没有任何人查到那个女人的资料。
“傅总买东西不需要预定。”唐子矜直接回了江蕊姗的话。
江蕊姗直接一口气呛回了肚子。
“傅总,你真的和我家子矜结婚了?”唐瑞年这才算是真正的相信,自己那个招人烦的女儿真嫁给了傅九珩。
“唐总,这是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