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娇周黎

第1章 结婚
夜,盛誉酒店顶楼。
0810套房门外,当红女星景娇一身深V紧身连衣裙,踩着酒杯跟的高跟鞋,一头微卷的长发散落在白皙的肩头,抬起手敲了敲门。
“谁?”
房间内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
景娇咽了一口吐沫,心中有一些紧张,“周黎,是我。”
房门被打开,周黎刚洗完澡,披着浴袍,上半身松松垮垮,露出白皙的皮肤和肌肉。
“有事?”周黎看着这身打扮的景娇,眸底暗涌,挑眉问道。
景娇没说话,攥了攥手指,一个向前,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周黎一怔,随之将人拥着推到了房间关上了门,将人抵在门板上反吻了过去。
景娇的双手抵在周黎的胸前,指甲轻轻的撩来撩去,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周黎眸中浮起一丝红,双手掐住景娇的细腰,将人抱坐在门前的暗台上,松开了她的唇。
“勾引我?”
“是!”景娇微喘,抵在周黎胸前的手,抓住了他的浴袍。
周黎轻笑,低眸看着景娇半吊着高跟鞋来回磨蹭的脚,直接将人抱了起来,走进卧室。
景娇莲藕似的双臂挂在周黎脖颈上,抬头靠近。
只见周黎双眸暗红,将她淹没其中……
凌晨微亮。
周黎嘴里挟着根烟站阳台上,看着凌乱的床上景娇白皙的后背露在被子外,敛眸,伸手夹住了香烟,按在阳台上,熄灭。
周黎走到景娇跟前,将被子拽了拽,突然手被景娇握住,睁开了眼,警惕的看着他。
“周黎……”看清了面前的人,景娇悻悻的松开了手,声音有些沙哑。
“景娇,你想要什么?”周黎收回手,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结婚。”
看到周黎直接问她,景娇也毫不隐藏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呵。”周黎轻笑出了声,看着景娇的眼神带了些戏谑。
景娇被周黎看的有些心慌,但又故作镇定,冷脸看着他:“你不负责?”
“景娇,为了恶心你妈,你真是什么都敢做!”周黎挑起景娇的下巴,深邃的眼眸看不见底。
“……你结还是不结?”景娇拨开他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好,天亮去领证。”周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开口说道。
“真的?!”景娇稍有些激动的抬眸看着周黎。
“真的。”周黎俯身在景娇耳侧说道,紧接着又覆了下去……
八点。
床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侧的周黎附过身来,看景娇睡得正香,只是听到了铃声微微蹙眉。
刚准备将景娇的手机铃声按掉,就看到手机上面显示着“领证”闹铃。
周黎低眸看了景娇一眼,收回了手。
在铃声响到第三次的时候,景娇终于有些不耐烦的睁开了眼。
刚睁开眼,就看到穿戴整齐的周黎站在床侧,景娇一个激灵,赶紧起了身。
嘶~浑身上下是真的酸啊!
“走吧!”景娇迅速收拾好,戴上口罩和墨镜,走到周黎跟前。
“先去拿户口本?”周黎大步走出套房,侧脸对着景娇说。
“带了。”景娇拍了拍手里的包。
周黎看了一眼景娇的包,嗤笑:“笃定了我会答应你?”
“没有,彼此彼此而已。”景娇没有抱着百分百的希望,只是笃定周黎会和她有一样的想法。
毕竟他肯定不想她妈变成他后妈!
“彼此彼此?那你肯定是误解了,我只是想睡你!”周黎勾着唇,侧身在景娇耳侧呼着气,暧昧的气息在他们俩之间萦绕。
景娇,“……”
看着景娇呆住的模样,周黎嘴边的笑更肆意了,直起身,向前走去。
景娇回过神来,跟在他的后面,看着周黎的背影,耳朵红烫的不像话。
是谁说周黎清心寡欲,二十七年从不近女色?
这说起骚话来真是骚断腿!
景娇跟着周黎坐着专属电梯,直达地下车库。
“周总!”
周黎的助理绍江早已在地下车库等候。
但看到周黎身后蒙的严严实实的女人时,还是不由得一愣,看着有些面熟?
他跟着周总这么些年,从未看到有女人在周总身边出现过。
“看什么呢?”周黎冷眼瞟向绍江。
绍江吓得收回了眼神,摇了摇头,赶紧走向前打开车门,“没什么,没什么!”
景娇看了一眼绍江,随着周黎坐进了车里。
绍江关上车门,小跑到驾驶位。
“去民政局。”
“?!?!是!”绍江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周黎,让他去拿户口本是去民政局?!
景娇低着头,握着手中的包,而旁边的周黎,翘着二郎腿闭着眼。
两个人一路无言到了民政局。
“周总,到了。”绍江下车,打开后座车门。
周黎睁开了眼,看了一眼景娇,便下了车。
景娇紧跟其后。
两个人走进民政局,有可能因为太早,又或许因为今天不是什么好日子,大厅内除了工作人员,寥寥无几。
周黎和景娇坐下,填写资料全程面无表情,一旁的工作员不由得纷纷有些好奇的看向他们。
“请问二位是自愿的吗?”坐在周黎和景娇对面的工作人员最终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遍。
“嗯,是的。”景娇看了一眼周黎,回道。
周黎冷着脸看着工作人员,“你是自愿来上班的吗?”
工作人员看着周黎,莫名的手心冒冷汗,“自愿的,自愿的......”,手上的动作加快,赶紧给盖了章。
景娇拿着结婚证刚看了一眼,就被周黎拿了过去。
“放我这儿。”周黎将两本结婚证放进了西服口袋里,顺手就将景娇的手牵着离开了民政局。
景娇看着被牵着的手,看了看周黎,无言。
“让邵江帮你把东西搬到我那儿。”坐进车内,周黎松开了景娇的手。
“?不去。”景娇看着车窗外,冷言道。
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不想和周黎有多的牵扯,等事情做完,时机到了,她自会和他离婚。
“啧,娇娇,我说了,我只是想.睡.你”看着景娇达到目的,翻脸不认人的模样,周黎也不恼,只是手却放在景娇的细腰处摩挲着。
景娇,“......”
——————————
感谢点进本书的宝贝们!
本书以甜宠为主,(绝对甜甜甜!)复仇线为辅!双A双洁!女主有小小马甲!
男主周黎,人前清冷矜贵,老婆前秒变奶狗!PS:黎哥暗恋多年修成正果,一心只有老婆,为老婆疯,为老婆狂,为老婆哐哐撞大墙!
女主景娇,一直爱着男主,只是为了复仇隐藏爱意......PS:冷艳娇美人在黎哥面前也有柔软的一面。
HE!放心入坑!
本粥粥啥都有不行,就是听劝!宝贝们让我改文,我二话不说马上就改!宝贝夸我,我键盘码出火星子加更加更!
有什么意见或者吐槽都可以......评论区见!
喜欢的话,加一下书架哦!
最后祝宝贝们阅读愉快!比心!

第2章 隐婚隐了个寂寞
景娇摘下口罩,看着自己空荡的公寓,一瞬间有种掉坑里面的感觉。
她答应了周黎搬到他那里去,但前提是目前必须隐婚。
看到摘下口罩的景娇,邵江这才知道和自己老板结婚的是当红女星景娇,怪不得看上去眼熟。
“景小姐,东西已经搬完了,走吧。”邵江毕恭毕敬的说道。
景娇葱白修长的手指捏了捏眉心,转身下了楼。
这下有些难搞了......
而此时答应了景娇隐婚的周黎,将结婚证拍了下来,发在了微信群里。
刚发出去,只有三个人的群里,一瞬间也能炸了锅。
詹言,“靠!周黎,你这是P的吧!”
陆寻,“啧,小周可以啊!”
周黎眉眼带笑,手指敲着手机回复,“晚上盛宴见,我做东,请你们吃饭。”
詹言,“行啊!把结婚证带来,让我一睹真容!”
陆寻@詹言“不用你说,他都得揣兜里带来!”
周黎摸了摸口袋的结婚证,刚准备再说些什么,就见邵江抱着文件,进了办公室。
一瞬间,周黎收了笑,将手机翻盖在桌面上。
“周总,景小姐的东西已经都搬到您那儿了。”邵江将文件放在桌面上,说道。
“是夫人!”周黎抬眸看了一眼邵江,将文件拿了过来,纠正道。
“......夫人的东西已经都在您那儿了!”邵江汗颜,赶紧又重复了一遍。
“她人呢?”周黎满意的点头,翻开了文件。
“夫人回盛誉传媒公司了。”邵江回复时特意将“夫人”二字加上。
“嗯,盯着她。”周黎将文件翻到了最后一页,签上了名字,不经意的说。
“是。”邵江拿过签好的文件,走了出去。
刚到公司的景娇,手机像爆炸似得一直响,打开一看,直接黑了脸。
“小娇娇,你结婚了?!”
“我怎么不知道?!”
“还是和周少!我还是你的闺蜜吗?你结婚我都是从别人那知道的!”
“友尽,绝交!”
轰炸的人正是景娇的闺中密友豪门贵圈中乔家大小姐,乔慕凝。
“从谁那知道的?”景娇沉着脸,发了消息过去。
乔慕凝秒回了一张截图,景娇点开截图一看,詹言在世家子弟的群里抛出了一张结婚证的图片,正是她和周黎那张正热乎的结婚证!
“被传出去了吗?”景娇愤懑,感觉自己被周黎摆了一道。
乔慕凝,“没有,詹少发出来没有十秒就撤回了,我手疾眼快的截图下来的,而且詹少在群里发了知道的人不许外传,谁传谁死!”
景娇松了一口气,“隐婚,说来话长,有时间聊,忙了。”
“娇姐,您来了。”助理可可,看到景娇,赶紧向前打招呼。
听到声音,景娇将手机收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
“妮姐,在办公室等您。”可可走在景娇前面,为景娇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景娇,这是给你新接的剧本,你看一下。”徐妮,景娇的经纪人,看到景娇进来,就将剧本放在了她的面前。
“什么时候开拍?”
景娇拿过剧本,并没有翻看,而是直接问开拍时间。
她从入行就和徐妮搭档,三年,从一个小透明变成炙手可热的女明星,徐妮功不可没,所以她相信徐妮。
“8号开机。”徐妮笑着回道。
“行。”景娇点头。
赵姝婚期7号,距离开机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够用。
“这星期我有私事,就别联系我了,放心绝不会被狗仔拍到!”景娇说完,便离开了公司。
景娇开着车,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周黎。
“为什么说话不算数?”电话被秒接起,景娇冷声带着愠怒。
“?怎么了?”周黎有些蒙圈。
“詹言为什么会有我们的结婚证?”景娇以为周黎在装傻,情绪更加不好了。
“......我来处理。”周黎听到景娇愈发生气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紧接着说道。
景娇没有说话,直接挂了电话,开着车往医院方向驶去。
这是家私人医院,景娇熟门熟路的走向私人病房。
“景小姐,你来啦。”一路上的医生护士向景娇打着招呼。
景娇轻点着头,似是来过千百回,大家都已经熟悉。
景娇停在了一间病房前,轻轻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床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脸色稍有红润,但身体瘦弱的能看出面孔上的骨型。
“爸,我来看你了。”
此人正是景娇的父亲,景山。
十年前,景氏破产,景山作为董事长却酒驾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至今未醒。
而他的妻子,在他破产前夕和他的上家周胜在床上厮混!
景娇拉开病床边的座椅,将景山骨瘦如柴的手握在手里,目光温柔的看着景山。
“爸,我好些天没来看你了,你想我了吗?”
“我知道你想我了,小的时候,一天看不到我,你都想我。”
景娇自顾自的说着话,面上带笑,看着闭着眼毫无反应的景山,已经习惯了这般。
“我最近也挺好的......”景娇继续说着,说了些最近发生的琐事,说了拍戏发生的趣事。
可说着说着眼眶有些温热,景娇赶紧抹去眼角的眼泪,停顿了一下,握紧了景山的手,轻轻地说道:“爸,我结婚了......”
“是那个女人出轨对象的儿子。”景娇停顿了片刻,又继续说道。
“你放心,这个仇我一直记着,等你醒来之前,我一定给报了!”
景娇说着,眼睛变得腥红,握着景山的手更紧了。
“景小姐,您来啦!”房门被打开,护理张姨拿着水壶走了进来。
听到声音,景娇敛下情绪,放下了景山的手,站了起来。
“张姨,我这就要走了,辛苦你好好照顾我爸!”景娇浅笑着看着张姨。
“景小姐,你好多天没来了,不再和景先生多说说话吗?”张姨听着景娇要走,赶紧说道。
“不了。”景娇轻声道,说罢,便离开了病房。
张姨看着景娇离开病房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
父亲昏迷十年还没醒,就她这么个小姑娘撑着,都不见一个旁人来瞧过,真是不容易啊!

第3章 你想要什么
傍晚,盛宴内。
周黎沉着脸坐在包厢内,看着自己打出的电话已经第N次被挂掉,整个人的周围都散发着阴郁。
“周总,夫人去了趟医院,现在已经回到您那儿了。”邵江看着黑着脸的周黎,赶紧汇报景娇的情况行踪。
“心情怎么样?”周黎将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听到景娇已经回到他那儿了,脸色稍微缓解了一点。
“......不太好.....”可邵江这句话一出,周黎刚缓解的脸色更加沉郁了。
詹言和陆寻刚进包厢,就感受到了周黎的低气压。
“怎么了?大喜的日子,黑着个脸干嘛呀?”詹言吊儿郎当的拍了拍周黎的肩,一脸嬉笑的看着他。
周黎看了詹言一眼,没说话,但周身的寒意又降了几度。
“?话都不说了?不会刚结婚,景娇就不理你了吧!”
绍江话音刚落,周黎抬眸,咬着牙说道:“真是阎王桌上抓供果,上赶着找死!”
一侧的绍江,和识趣没说话的陆寻,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看着詹言。
“还真让我说中了?”詹言看着周黎的表情,毫无危险意识。
周黎冷哧出声,站了起来,一脚就踹在了詹言的小腿肚上。
“说吧,想葬在哪儿?”
“嘶!我哪儿说错了?”詹言疼的龇牙咧嘴,弯着腰轻揉着自己的小腿肚。
“谁让你把我的结婚证发出去的?”周黎又踹了一脚。
“啊!陆寻!快帮帮我!”詹言疼的直叫。
陆寻十分同情的看着詹言,摇了摇头,淡定的坐在一侧看戏。
“草,你们俩什么狗屁兄弟!”詹言瞪着陆寻,弹跳着远离周黎。
周黎冷然,“詹总!若是结婚证传到了外界,我会让你变成狗屁!”
这声“詹总”听到詹言后背冷飕飕的。
“你放心!我都处理好了,绝不可能流出去!”
“哼!”周黎瞟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拿起西装外套就离开了包厢。
“走了?饭不吃了?”詹言看着走了的周黎,转脸看向陆寻。
“要不然呢?”陆寻笑着看着詹言。
“那不早说不吃了,等我们半天,就为了踹我两脚?”詹言撇着嘴。
“嗯,詹总不错,还有点脑子。”陆寻拍了拍詹言的脑袋,笑着离开了包厢。
“……说谁脑子不好呢?!”詹言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包厢内就剩下詹言一脸愤懑的怒吼着。
……
御景别墅。
“少爷,回来啦!”管家庄妈赶紧迎了上去。
“嗯,夫人呢?”周黎将手中西装外套递给了庄妈。
“夫人,在楼上。”庄妈接过衣服,笑盈盈的说道。
周黎点头,大步上了楼。
推开了主卧,里面没人,周黎眼眸微暗,转身向客卧走去。
周黎沉着脸一把推开了客卧的门,谁知一幅娇艳的美人出浴图就出现在他眼前。
“?周黎!”景娇赶紧裹紧浴巾,面色娇红的看着周黎,美眸怒瞪着。
“为什么不接电话?”周黎忽略景娇的羞怒,大步走到她跟前。
“没空!”景娇双手攥紧胸前的浴巾角,冷言道。
“呵。”周黎冷笑,一把搂过景娇的腰身,将人箍在怀里,低头靠近。
“娇娇,吃干抹净,达到目的之后就不理人,这可不道德!”
靠的太近,周黎说话呼出的热气洒在景娇的脸上,荷尔蒙的气息瞬间将景娇包围。
“我没和别人在一起过,你不亏…”景娇偏过脸,耳尖逐渐通红。
“谁不是?”周黎挑眉。
“……”景娇哑然。
周黎看着景娇吃瘪的模样,有些好笑,低头就在景娇的唇上落下一吻。
景娇也没有躲,甚至迎了上去。
对于景娇这般反应,周黎有些意外,但绝对不能错过,搂着细腰的双臂更紧了,似是要将景娇揉进身体里面一样。
周黎吻的太过激烈,待松开景娇时,她只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着景娇面色粉嫩,红唇光泽,眸中一片迷离,周黎勾着唇,手捏着景娇腰间细肉,“娇娇,看来你也想.睡.我。”
景娇耳尖一红,一把推开了周黎,冷脸看他,“不想!”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周黎不恼,一步向前贴近景娇的耳朵,俯身轻咬,氛围甚是暧昧。
“周黎,你知道我想做什么......”景娇再次与周黎拉开距离,打破了这份暧昧。
“嗯,这并不耽误我.睡.你,甚至还可以给你带来好处!”周黎笑着看着景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我不需要。”景娇抿唇,走到床边拿起睡衣就要往浴室走。
“那你爸的股份呢?也不需要了吗?”周黎饶有兴趣的看着景娇停住了脚。
“什么股份?”景娇转身,有些不解,死盯着周黎。
“想知道?”周黎走近景娇,挑着眉。
看着周黎这般吊着她的胃口,实在有些欠揍,可她又不敢下手,只好忍着。
“你想要什么?”景娇也不是矫情的人,直接开口问道。
“我想要什么......”周黎停顿了一下,大拇指拂过景娇的嘴唇,眸中流露出贪恋,意味深长的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吗?”
“......”景娇身体有些微滞,不理解周黎为什么对她的身体如此执念?难不成他真的是第一次?
周黎看着景娇稍有复杂沉思的表情,猛地将人一把抱了起来,“况且我们现在持证驾驶,合法的,做这些事,不是理所应当吗?”
“......”景娇默声,她当初只想快点和周黎结婚,现在这局面,她倒是没有预想到。
看着景娇不说话,眼神都不看着他,周黎脸色有些沉了下去。
“啧,景娇,你爬上我的床的时候,就是想把我和你绑在一根绳子上,不妨让这根绳子扣得更紧一点!”
“行,我答应你,我爸的股份的事你告诉我!”景娇双臂挽上周黎的脖颈。
得到了答案,周黎满意的笑了,抱着景娇走出了客卧,进了他的主卧。
刚一进门,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将人扔在了床上覆了上去。
房外清冷的月亮高挂,屋内却是另一番风景……

第4章 露馅
次日。
晨曦高照,景娇醒了过来,身侧早已没了人。
景娇起身进了浴室,刚洗漱完出来,就听到手机的信息声音。
景娇一边捋顺头发,一边拿过手机,点开短信。
“我手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景娇眼神一暗,思索了一下,害怕是恶作剧,没有回复,刚准备将手机息屏,对方又发了一条短信出来。
“赵姝”
看到这两个字,景娇心头一震,抿了抿唇,按住这个陌生号码,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请核对再拨……”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机器化的声音,景娇垂眸,看不清神色,挂了电话。
发了短信过去。
“东郊外竹笙茶馆见。”
果然短信发出去了,对方刻意屏蔽了号码。
紧接着景娇点开微信,找到了一个荷花闭起来图案的头像,点开,将号码发了过去,又输入“追踪位置”发了过去。
对方秒回“收到”。
景娇放下手机,沉着脸,看来她被人盯上了!
景娇从楼上下来,庄妈已经做好了早餐。
“夫人,您的早餐。”庄妈笑眯眯的看着景娇。
景娇微微点头,坐了下来,“周黎呢?”
“少爷,去公司了。”庄妈回道。
景娇点头,没再说话,刚喝了一口牛奶,电话又响了起来。
景娇看着来电人,面露讥讽,眼神冷然,响了好一会儿,才按下接听键。
“什么事?”
“小娇,妈妈要去试婚纱,你周叔叔今天公司有事,能陪我去吗?”来电的人正是景娇的亲妈赵姝。
“呵,没空。”景娇冷笑一声,直接回绝,拿着牛奶杯的手都攥在了一起。
一大早就被恶心,景娇心里早就骂娘了。
她的这位母亲着实的让她恶心!
她的父亲出事之后,没过几年,就将她送出了国外,而她的亲妈赵姝却和景家的上家周胜暗度陈仓,苟且偷情。
现在这刚公布出来两个人要结婚,还装作认识没几年的样子,这戏演的真是极好!
“小娇,你还在生当年的气吗?我和你爸……”
“闭嘴,别提我爸,从你嘴里听到我嫌脏!”听着赵姝轻叹哀怨的声音,景娇冷声打断。
“……今天来周家吃个饭吧。”赵姝抽泣了几声,又说道。
“不去,还有事吗?”景娇再次回绝。
“别挂别挂,你周叔叔的儿子今天也回来……”
“……”景娇停顿了一下,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景娇也没心情继续吃早餐了,将牛奶放下,起身,戴上口罩,离开了别墅。
景娇开着车前往茶馆,在途中,收到了微信的回信“IP被藏,无法追踪,你小心!”
景娇握着方向盘的手抓紧,看了一眼手机,眼神复杂,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而此时景娇车后正紧跟着一辆不易发现的车辆。
“周总,夫人去东郊了。”
竹笙茶馆。
里间内室,很是隐蔽,茶位上坐着一个男人,身穿骚气的花衬衫,手腕上戴了一块表,一手端着茶,一手压在一个文件袋上,神情自若,甚是悠闲。
此时景娇走进茶馆,茶馆老板走了过来。
“娇姐,你来了。”
“嗯,人呢?”景娇轻点头。
“在里面。”茶馆老板轻声道,走在前面领路。
景娇走到里面,停了下来,拉住茶馆老板,靠近她的耳侧小声道,:“小雪,查一下他。”
“是!”茶馆老板正是陶雪,长着一张清纯无害的脸,非常有可骗性,但此时眼神却锋利无比。
景娇走近男人,在对面的茶位坐下。
“景小姐,你好!”男人笑着看着景娇,似乎有些刻意的客套。
景娇面无表情,甚至眼神带着厉色,眸底又隐藏着探究。
“东西呢?”
男人点了点文件袋,就这般盯着景娇看。
果然女明星气质容貌真是不一般,怪不得让某人……
“说吧。”相比较对面肆无忌惮,毫不遮掩的打量,景娇看上去更是冷清了许多。
“说什么?”男人笑了一下。
“目的!”景娇看着对方装傻,也不想浪费时间和他做戏。
男人脸上的笑更肆意了,人美身娇性格也够直爽,他喜欢!可惜了已婚,若不是,他一定追!
他将手下的文件袋推向景娇,抿了一口茶“没目的。”
景娇微愣,完全不相信对方的话,但手还是接过了文件袋。
“呵。”景娇轻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
男人被景娇笑的有些心慌,有些不自然的问:“笑什么?”
“周黎让你来的?”景娇撩了一下头发,向后靠去,双臂交叉放在胸前。
“……不是!”男人有些愕然,但马上收起了情绪,但回复明显有些迟钝。
“嗯,明白了,替我谢谢周总!”景娇点着头,但说的话让对方如坐针毡。
看着对方脸上十分复杂的情绪,景娇难得觉得有些搞笑,拿起了文件袋,走到男人跟前,拍了拍他的肩,便走了。
看着景娇远走的背影,男人苦着脸拿出手机,发了个语音出去“黎哥,我露馅了……”
陶雪看到景娇出来,连忙向前,“怎么样?”
“拿到了,这个人不用查了。”景娇戴上口罩和鸭舌帽。
“嗯?为啥?”陶雪有些不明。
“他露馅了!”景娇说着看了一眼里面,和陶雪摆了摆手,便离开了茶馆。
景娇坐进车内,打开文件袋,里面全是照片。
照片上的人正是赵姝和其他男人暧昧不清的样子,甚至还有几张劲爆的chuang ·照。
这些照片无疑在阻止赵姝嫁入豪门的梦又添了一把火。
没想到周黎这么关注赵姝,这照片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拍出来的,他到底是与她一样阻止他们结婚,还是另有目的……
景娇将照片塞回文件袋,眼神讥讽,真是她的好母亲!
昔日对她宠爱有加的丈夫还在病床上,现在又要嫁给豪门权贵之首的周家,私下还养着这么些野男人。
有些人,要是贱,从骨头里都是贱的!
景娇启动车辆,直奔周家,今天可是赵姝挑婚纱的好日子,她不得去送份大礼!

第5章 大礼
晌午,周家。
景娇刚到周家,就看到周黎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里还弹着烟灰。
“景小姐,您来了。”佣人看到景娇进来,客气的走向前,想接过景娇的包。
“不用,谢谢。”景娇淡然,将包拿在手里走进客厅。
佣人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看着景娇的背影,眼底有些鄙夷,还没来得及收回眼神,一道冷光向她投了过来,吓得佣人赶紧离开了前厅,去了后院。
瞧着景娇进来,周黎将手中的烟灭了,转脸看向她。
“小娇!你来啦!”赵姝从楼上下来,看到景娇,眼神中含着惊喜,颇有些激动的加快了下楼的步伐。
不得不说,赵姝虽到了中年,但是身姿韵味犹在,面容也保养的甚好。
景娇没有看她,更是没有回应,走到周黎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周黎饶有兴趣的看着景娇,突的站了起来,走到了景娇跟前,在她的身侧,挨着她坐了下来。
“别动。”周黎感觉到景娇的身体有些僵硬,慢慢的挪向一边,远离他,他胳膊穿过景娇的细腰,用力一揽,将人又带了回来,挨得更近了一些。
“没想到,周黎和小娇的感情还是这么好啊!”
两个人靠的太近,赵姝没有看到他们俩身后腰间的场景,笑着看着他们,自以为两人还像儿时一般感情好而已。
“是啊,也是多亏赵姨的福。”周黎勾笑,话语间却带着让人猜不透的讽刺。
赵姝自然是听得懂周黎话里有话,暗讽她,但她现在不能和周黎撕破脸,只好讪讪的笑了笑。
“这福气不要也罢!”景娇冷眼看着赵姝。
当年赵姝以合作为由,经常带着她到周家找周胜,然后就将自己扔在后院和周黎玩,一来二回,她和周黎就熟了起来,当时年少只以为大人们忙,但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场景,心中一阵一阵的犯恶心!
“小娇......”赵姝脸色变得有些白,看上去甚是无辜委屈。
“怎么了?”正好此时周胜从楼上下来,看到赵姝一脸委屈欲哭的表情,甚是心疼的走到赵姝面前,轻声问道。
赵姝汲了汲气,轻轻摇了摇头,表情似是在隐忍着天大的委屈。
“呵,赵姝,你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你了。”景娇冷哼地嘲讽道。
“小娇,你别生妈妈的气了......”赵姝说着眼角还落下了一滴眼泪。
周胜见状,温柔的将赵姝揽入怀中,有些无奈的看着景娇,劝说道“小娇,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别和你妈吵架了。”
“啧,周大善人,现在挺慈悲啊,还学会劝说别人了。”周黎瞧见景娇紧攥的手指,敛眸,转脸就对周胜冷嘲热讽道。
“你!”周胜被周黎这句话气的不轻,刚一幅的好面孔逐渐瓦解。
“胜哥,别生气。”现在赵姝又反过来安慰周胜。
景娇瞧见这两个虚伪的人,有些按耐不住,刚准备起身,就被腰间的大手拉住。
“赵姨,该给你搬个小金人了!”周黎嗤笑。
赵姝脸色尴尬默声。
“听说赵姨今天去挑婚纱了?”周黎挑眉,藏在景娇腰间的手摩挲着她的细肉。
赵姝听周黎提起这个话题,脸色明显好看了许多,扯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那看来赵姨和周大善人的好事将近了啊,我这有一份大礼就提前送给你们吧。”周黎翘着的二郎腿放下,笑着看着他们,眸底藏着冷意。
周胜听到“周大善人”这几个字,眉头直突突,ˢᵚᶻˡ但听到周黎说送礼,内心忍了下来。
“啊哈哈,周黎让你费心了。”赵姝这下笑的真切了。
周黎点头,赞同赵姝的话“是挺费心的,娇娇还不把礼物拿出来?”
景娇看了周黎一眼,嘴角微扬,呵,这一家子全是戏精。
随之将包里的文件袋拿了出来,解开文件袋的绳子,将里面的照片全都抖了出来,散落在茶几上。
这一下还依附在周胜怀里的赵姝脸色大变,震惊的看着景娇和周黎。
而周胜看到了照片后,脸色赤红,一把将怀里的赵姝推了开来,一巴掌扇了过去。
“胜哥,你听我解释......”赵姝的脸瞬间肿胀起来,她都顾不上疼,赶紧的抓住周胜的手。
周胜一把甩开赵姝,眸中满是愤怒,哪还有之前的一丝温柔,“解释什么?!给我戴绿帽子,赵姝你好得很啊!”
“我没有,我没有!这些都是我和你在一起之前的事情!”赵姝被甩的一个踉跄,哭的梨花带雨,摇着头解释道。
“咦?赵姨,这张就是前几天拍的吧。”周黎拨了拨桌上的照片,找出了一张上面日期就是最近几天的照片举在了周胜眼前。
景娇看了一眼照片,有些憋笑的看了一眼甚是正经的周黎,找了一张最劲爆的C照,可真会找!
“你还想怎么解释!”周胜咬牙切齿的看着赵姝。
“不用解释了,周叔,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她一直都是水性杨花,摆手弄姿的人啊。”景娇添柴加火。
周胜气红了眼,一把夺过周黎手中的照片撕碎扔在了赵姝的脸上,“滚!”
转身便上了楼。
赵姝抽泣着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戏的景娇,十指紧攥,随之赶紧上了楼,追在周胜身后。
景娇看着赵姝这般狼狈,不要脸的行为,心中大快。
今天的这出好戏主人公都走了,也没什么看头了,景娇将腰间的手掰开,站了起来,拿过包就往外走。
周黎赶紧起身,紧跟其后。
“娇娇。”周黎大步走到景娇的身侧,轻声喊道。
景娇冷了他一眼,没说话,直接上了车。
周黎心中暗叹,但眼疾手快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下去!”景娇看了一眼无赖一样的周黎,有些不淡定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冷清的周黎吗?怎么自从领了证之后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生气了?”周黎侧身凑近景娇,看了一眼景娇稍带光泽的嘴唇,嗯,真好看,想亲。
“你......”景娇侧过脸看他,刚开口,就被周黎用嘴堵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