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乔桉宋朗

我失恋了。
我的闺蜜陈漾跟我视频,神神叨叨地说她掐指一算,我的新桃花就要找上门了。
宋朗就是这时候按响门铃的。
因为刚才在换衣服,我习惯性地将摄像头翻转了,开门时手机正好对着坐在行李箱上的宋朗。
一眼望过去,就是他那双和小箱子相比,略显憋屈的大长腿。
一声「卧槽」清晰地从手机里传来,陈漾两眼放光道:「明天我就去买彩票!」
1.
宋朗是我的新室友。
不仅如此,他还是我读研时导师的儿子。他高三时我研一,放假时我还会给他辅导功课。不过后来他去国外读书了,最近才回来。
「好久不见啊,姐姐。」
宋朗起身,嘴角微勾,懒散地跟我打了声招呼。
和几年前相比,宋朗如今成熟许多,骨架长开了,原本就好看的脸也变得更加精致,五官俊美,棱角分明,脱去稚气后还多了几分侵略性。
陈漾隔着屏幕捂嘴尖叫,白里透红的脸上满是兴奋,「帅气小奶狗!浪漫姐弟恋!我写作的新素材有了!桉桉你听我说……」
我迅速按下挂断键,耳根终于清净了些。
「我朋友,写小说的,你不用在意。」我给宋朗让开了路,「进来吧。」
听说宋朗回国后跟他父亲闹了些矛盾,还执意要搬出去住。
我的老师,顾知静女士,无奈之下给我打电话,说宋朗在我家附近的公司实习,托我照看着他点,如果可以的话,帮他找个合适的房子。
我计算着自己的工资和房贷,当即自荐暂时成为宋朗的房东。
一拍即合。
只是我没想到宋朗这么快就过来了,他的房间我才收拾好一半。
宋朗将行李箱放进房间,接过我给他的钥匙,简单聊了几句后,他道:「我想先洗个澡。」
「好,那间是浴室。」我指明浴室位置。
宋朗歪头,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笑,「姐姐,我被我爸赶出来,带的东西不多……」
我了然,给宋朗翻出了一条浴巾和一些洗漱用品。
「你先用吧,都是新的。」
「姐姐明天有空吗?」宋朗关门前探出头来问我,「能陪我去商场买东西吗?我请你吃饭。」
我和陈漾约好了看电影,正要拒绝,但是宋朗突然朝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我想起银行卡里到账的房租,鬼使神差地点了个头。
浴室里水声阵阵的时候,我给宋朗铺好了床。房东做到我这个地步,可以说是相当贴心了。
陈漾的消息轰炸个不停,我干脆给她回了个电话。
「弟弟人呢!」
「在洗澡。」
「进展太快了吧!」
「滚。」
我言简意赅地给陈漾说明了情况,并且告诉她,我要鸽了她。
陈漾干笑两声,我听出了不对劲,问她怎么了,她犹豫道:「其实你不止有新桃花上门,刚才你的旧桃花还找我问你来着……」
我很平静,「你知道我的态度。」
「我知道我知道,不可能复合的嘛。」陈漾顺着我,「但是他在你家楼下,听他的意思,弟弟跟他遇到了……他们认识?」
「算是吧。」我想了想,「他们以前见过。」
「咦……」陈漾唏嘘道,「你这个弟弟可了不得,你要提防着点。」
我被她逗笑了,「胡说什么呢?宋朗是我老师的儿子,我跟他认识很久了。」
「害,你不知道,」陈漾叹了口气,「弟弟对秦屿说,他是来跟你同居的。」
「……」
2.
我走到阳台,看见了楼下停着的黑色suv,以及旁边那个熟悉的身影。
秦屿仿佛有所察觉,抬头看向我所在的位置。视线相触,他迈开步子,走进了单元楼。
几分钟后,门铃响了。
我本打算像前几次一样无视,但这回秦屿好像格外执着。
思忖片刻,我打开了门。
「乔桉。」
秦屿眼中浮现一丝欣喜,不过稍纵即逝。他紧紧盯住我的背后,脸色变得极差。
「姐姐,吹风机放在哪里?」
我顺着秦屿的视线回头,差点没把脖子扭了。
洗完澡的宋朗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全身上下只围着我给他的浴巾,矫健的身材毕露无疑。
胸肌、腹肌、人鱼线……视觉冲击实在有点大,我扶额,「你连睡衣都没带吗?」
宋朗咧嘴一笑,露出几颗小白牙,无辜又纯良,「没带。」
他走到我身边,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秦屿,「姐姐分手不是有段时间了吗,他怎么还来找你?」
我无奈,「你先去把衣服穿好……别着凉了。」
气氛有些微妙,我索性走出去虚掩上门,阻断两个男人之间奇怪的对视。
我将秦屿带到了楼梯间。
「秦屿,你工作挺忙的,没必要一有空就来堵我。」我冷淡道,「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也没有复合的打算,别浪费时间了。」
秦屿低头看我,并没有接我的话,而是问起了宋朗,「他为什么在你家?」
「跟你无关。麻烦你以后也不要因为我的事去打扰陈漾,该说的我都说清楚了。」
「桉桉,」秦屿突然抓住我的手臂,眼眸幽深,神色复杂,「那晚我跟吕潇潇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我……」
「不重要了。」我打断他,「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不会不知道我最介意什么。如果不是你给了她趁虚而入的机会,她又怎么能跟你睡到一起?哪怕到现在,你还留她在你身边工作。」
「桉桉,她是我的发小,看在两家的交情上,我也不能……」秦屿难得软下声音,「我已经把她调到其他部门了。」
我挣开他的手,「你有你的处事方式,我也有我的底线原则,说到底,我们都不肯向对方低头。性格使然,秦屿,我们不合适。」
不想再过多纠缠,我绕过秦屿想要离开,他却挡住了我的去路,把我困在他的手臂和墙之间。
「是不是我辞退她,你就愿意回头?」
「她不愿意。」
我还没说话,就有人替我做出了回答。
宋朗推开秦屿,将我拉到他身边。
由于惯性,我撞到了宋朗坚实的肩膀。熟悉的沐浴露香气混着他的体温,有种别样的味道。
宋朗盯着秦屿,唇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这么勉强干什么?搞得好像她非你不可一样。」
秦屿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宋朗向前一步挡在我的身前,「既然不能坚定地选择她,就别再缠着她。」
3.
秦屿是被一个工作电话叫走的,走之前看向宋朗的眼神充满敌意。
我觉得有些好笑。
宋朗小我五岁,且不说我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就宋朗自身而言,也不至于会看上我。
我到现在都记得,当初在他房间里看到的,那一箱不同小女生送的礼物和情书。
我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冰啤酒,拉开指环就往嘴边送。
一只手从我背后伸过来,两指捏住瓶身从我手里抽走了啤酒罐。
「难受?」
宋朗的声音响起,听着有些低沉。
我转头,视线却堪堪落在宋朗的肩膀,「难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只是……有些遗憾。」
宋朗长臂一伸,拿了瓶酸奶塞进我手里,顺手带上了冰箱门。
「回头草不好吃,姐姐可别尝试。」
我忍俊不禁,「你很有经验?在国外这几年,没少谈恋爱吧?」
宋朗仰头灌了一口冰啤,「没有。」
「没有?」我不太相信,「怎么,国外的小姑娘不喜欢你这款?我记得你以前很受欢迎的。」
「我现在也很受欢迎。要不是有小姑娘追着我跑,我也不至于躲到姐姐家。」
我笑出声来,「是你邻居家叫姚芷的那个吗?」
宋朗顿了一下,「你知道?」
「你高中的时候人家就喜欢你,这么久了还没放弃。」我拧开酸奶盖,「老师跟我说,你爸还想撮合你俩。我看你俩也挺配的,要不你就从了人家……」
宋朗面色一僵,手中的易拉罐被他捏得变了形,溢出的啤酒溅到了我的拖鞋上,我赶紧后退半步。
他盯住我,「我不喜欢她。」
一时嘴快,把宋朗跟他爸为此闹矛盾的事给忘了。
我道:「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怎么这么不经逗。
宋朗睨我一眼,突然夺过我手中的酸奶,径直回了房间。
我:?
这好像是我家吧?
4.
在这个全民熬夜的时代,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宋朗作为一个年轻人,早上六点就可以起床晨跑,连周末也不休息。
他敲响我房门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看了眼手机,才八点,气得将被子蒙过头顶,不耐烦地哼唧。
昨晚看剧忘了时间,凌晨四点多才睡。
宋朗戏谑的声音响起,「姐姐再不起来,我就进去了。」
我不理他。
安静了几分钟后,我的房门被打开了。
「姐姐,吃点东西再睡。」
我往被子里钻得更深,「我不吃,别吵我。」
钻到一半,我被连人带被子捞了起来。
总得来说,我这个人脾气还是可以的,除了刚起床的时候。
盖在脸上的被角滑落,我闭着眼睛正要发火,嘴里却被塞进了一根吸管。
宋朗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呼吸热热的,还有点痒,「喝点豆浆。」
我的脑子还是蒙的,他坐在床边让我靠着,轻声哄道:「乖。」
火气一下子消弭不少,我就着吸管喝了两口,甜丝丝的,热到了心里。
「喝完了,」我推开宋朗的手,「我要睡觉。」
宋朗按住我,「再吃两口油条。」
我满脑子只有回笼觉,皱着眉张嘴咬了一大口,胡乱咀嚼几下就咽了下去,「好干。」
宋朗低低笑了起来,又将豆浆递了过来,「喝吧。」
他连哄带骗,直到我说吃不下了,才拿纸巾替我擦了擦嘴,不再闹我。
碰到枕头的一刹那,我立马重新陷入梦乡,再睡醒时,已经是中午了。
我用冷水洗了把脸,清醒后意识到,宋朗喂我吃早饭,并不是我在做梦。
真是……丢人。
客厅里宋朗正摆弄着手机,听到动静抬头看我,黑眸含笑,「姐姐,你起床气真大,比我小侄女还难哄。」
我老脸一红,「下次不用这么麻烦,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
宋朗脸色稍稍沉了下去,「忘记犯胆囊炎的时候多疼了?」
我一愣。
没想到他还记得。
当时误以为是胃疼,宋朗急匆匆地去药店买了胃药,吃完却没有好转,后来他带着我去药店里找老中医看了看,才知道是胆囊的问题。
老中医嘱咐我每天要按时吃早饭,因为之后没再犯过病,我又爱偷懒,就没放在心上了。
我突然有些心虚,「早上起来没什么胃口。」
宋朗起身绕过茶几走到我面前,站定,不紧不慢的声音多了几分玩味,「那我喂你吃,你就有胃口了?」
我干笑两声,决定今晚开始养成睡觉锁房门的好习惯。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宋朗有些无奈,「顾女士到底是托你照顾我,还是托我照顾你?」
「互相照顾,互相照顾。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宋朗划拉几下手机,调出一张清单放到我眼前,「说好今天和我一起去商场的。」
满满当当的一页看得我眼花。
「你是觉得我两个月不能帮你找到合适的房子么?这么多东西,你还打算续租?」
宋朗「嗯」了一声,低头直勾勾地盯着我,眼神意味深长,「照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两个月不够。」
5.
陪宋朗买完东西,我感觉我的手脚都半废了,坐在商场里的休息区,等他买水回来。
大包小包堆在我的脚边,我找出饰品店里买的猫爪形状的按摩锤棒,弯下腰给自己锤腿。
敲着敲着忍不住弯起嘴角,我都多久没买过这种粉嫩可爱的小玩意儿了,宋朗挑东西的眼光还挺特别。
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出现在我眼前,我抬头,只见宋朗眉眼带笑,俊朗的五官很是惹眼,他一手提着奶茶放到我旁边,另一手抱着……
一个小孩?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小奶团子缩在宋朗怀里,眨巴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舔着手中的甜筒,见我盯着他,大方地朝我笑出了酒窝,小奶音十分甜腻,「阿姨,你长得好漂亮呀。」
我的心一下子被萌化了,站起身戳了戳他肉嘟嘟的脸,手感极佳。
他顺势对我张开手臂,我将他从宋朗怀里接了过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宋朗。
宋朗道:「我在奶茶店门口捡到的,已经联系他家长过来接了。」
我点点头,转向小奶团,「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俞乐,今年五岁,」俞乐把甜筒塞进宋朗手里,还在衣服上抹了抹手,然后捧住我的脸,「阿姨,我知道女孩子都不喜欢被叫阿姨,但我还是叫了,你知道为什么嘛?」
我哭笑不得,「为什么呀?」
俞乐搂住我的脖子,「因为你太好看了,我想让你当我的妈妈!奶奶教过我,辈分不能乱。」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会了吗?
俞乐说完后突然有些害羞,扭捏了一会儿想凑过来亲我的脸,却被黑着脸的宋朗提着衣襟抱了回去。
俞乐扑腾着,「哥哥放开我!」
宋朗咬着牙,「叫叔叔。」
「我看你长得帅才跟你走的!你怎么欺负小孩子!我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
我被俞乐逗得前仰后合,正要说话,却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
「俞乐,不是告诉过你不许乱跑吗?」
我循着声音望过去,不得不说,这世界真小。
来找人的是我公司新上任的总经理俞承轩。
「俞总,好巧啊。」我打了个招呼。
俞承轩也认出了我,温和地笑了笑,「是你啊,好巧。」而后他看向和俞乐打闹的宋朗,「这位是?」
「哦,我弟弟宋朗。」我掐了宋朗一把,「别闹了,把孩子还给人家。」
俞承轩看样子是有点急事,匆匆向我跟宋朗道了谢后,就要带着俞乐离开。
俞乐走之前还念念不舍地拉住我的衣服,「阿姨,我爸爸现在是单身,你考虑考虑吧。」
结果被宋朗毫不留情地丢进了俞承轩怀里。
目送两人走远后,宋朗看向我,「你说谁是你弟弟?」
我喝了口他给我买的奶茶,三分糖甜度正好,「你啊,难道不是吗?」
「沈乔桉。」宋朗一字一顿地叫我的名字,听上去不大高兴。
我感到莫名其妙,「你叫我姐姐,我不能把你当弟弟?」
「呵……」宋朗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我以为他还要说些什么,他却只是将袋子里的东西重新分了类,塞了一些比较轻的到我手里,自己包揽了剩下的。
「走了。」
望着他挺拔的背影,我有些出神。
陈漾总嚷嚷着要找个小奶狗当男朋友,我却觉得男生心理年龄本就偏小,年纪小的会更加幼稚。
但现在看来只是我的偏见罢了,如果是宋朗这样的,未必不会体贴照顾人。
……我在想什么?
难不成真对宋朗起了歹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