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熙叶臻

1
我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
全身似乎被什么冰凉的东西包裹着。
我动了动手臂挣了挣,那东西却在瞬间裹得更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一道磁性慵懒的嗓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
「我还以为以姐姐的体能,至少还要昏迷个两三天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
灯光亮起,一张熟悉而精致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
叶熙肌理分明的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巨大的蛇尾则在灯光的衬托下暗红发亮。
而他的蛇尾,正一圈一圈将我脖子以下部位牢牢缠住。
对于目前的情况我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可以肯定的是。
我被叶熙给绑架了。
「叶熙,我劝你立刻放开我。」我瞥了一眼他缠住我的蛇尾,面无表情。
他却目光沉沉,一把掐住我的下巴,「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姐姐不会以为自己还在实验室里吗?」
他力道很大,直掐得我下巴生痛,我深深抽了口气,「嘶……你……放手。」
叶熙却丝毫不为所动,白皙漂亮的俊脸贴近我。
语气温柔,却尽是讥讽。
「呵,原来姐姐也会痛啊,我还以为你的心是铁打的,身体也是铁打的呢。」
2
全身都被他的蛇尾紧紧裹着,冰凉的触感浸满全身。
被自己从小养大的试验品绑架,我心头一时五味杂陈。
我叹口气,「叶熙,你要怎样才肯放了我?」
叶熙面无表情地盯着我,「放了你?姐姐可真会做梦。」
「哦,也不对……」他突然翘起唇角笑了笑,「我可以放了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他吻了吻我的唇角,温凉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脖颈,气氛一时十分的暧昧。
「姐姐给我生个孩子吧,只要你生出来,我就立刻放你走。」
3
「……」听到这话,我全身的血液瞬间冻住。
和叶熙相处了三年,我深刻地知道他从不开玩笑,既然说了出来,他就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实行。
可这简直太荒谬了。
我又惊又怒,「想什么呢,你是不是疯了?」
「我当然没疯,我想帮姐姐把实验完成呢,」他笑了笑。
「毕竟你辛辛苦苦把我当试验品养了三年,不就想要我将蛇人的基因延续下去吗?」
「……」我想后退,蛇尾却缠得我动弹不得,「……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既然那些母蛇可以,为什么你不可以?」
他的笑容十分恶劣,眼底没有一丝暖意,「其实相比于那些陌生的母蛇,我对姐姐反而更感兴趣。」
「不如姐姐为了科学,牺牲一下自己?」
我:「我是人,你是畜生,我们生理构造都不一样!」
「谁说我们生理构造不一样?」
叶熙脸色一沉,却将蛇尾一圈圈缠得更紧,冰凉的身体凑过来,「毕竟在这里,也不是只有你会做实验。」
「……」我愣住。
叶熙抱着手臂冷笑,「当你的试验品那么久,你真以为我像其他傻子一样什么都没学到吗?」
「……」想起往日种种,我突然就觉得毛骨悚然,丝丝的凉意猛地蹿上心头……
叶熙似乎很满意我的神色,收了蛇尾将我甩在床上。
「提醒姐姐一句,畜生这两个字,姐姐还是少说点,毕竟畜生也是有感情的。
「有时候畜生甚至比很多人类……比如你,有感情得多。」
他凉凉地睨了我一眼,甩上门转身离开。
……
4
2070年,一种闻所未闻的au病毒席卷全球。
但匪夷所思的是,这种病毒只对人类无害。
但却对除人类以外的其他物种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短短三年,生物多样性大量锐减,许多濒危物种齐齐灭绝。
为了减少这一趋势,生物研究所尝试将人类基因注入动物体内。
以实现人类基因和动物基因的自然融合,并接转基因动物将这两者基因遗传下去。
虽然人类和其他动物天生存在隔阂,这种逆生物机制的计划实在难以完成。
但就科学家攻关十年也没能研制出病毒抑制剂,以及野生生物依旧成批成批死亡的情形来看。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案。
作为生物学家我主要研究卵生动物,所以负责卵生动物区块。
两年内,我培养了上千颗鸟蛋、乌龟蛋、蛇蛋……
结果无一例外,均告失败。
再次经过上万次失败的尝试后,我才终于从一颗血蟒蛋里成功孵化出一条新生命。
小男蛇破壳而出,小小的一只,婴儿的头和上半身,长长的漂亮红色斑斓蛇尾。
与我期望的纯种蟒蛇不同,因为基因变异,这是个半人半蛇的异类。
其实说不失望是假的,我需要的是能甘愿和母蛇繁育后代的纯蛇种,而不是可能具有人类思维的怪物。
但好在只要他功能健全,只要我们把他看好,只要他能繁育后代。
是不是纯蛇暂时也无所谓。
5
在我既紧张又兴奋的期望中,小男蛇最终撑过了所有转基因动物宿命般的五个星期。
度过了五个星期,说明他将可能是我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成功的试验品。
为了纪念这一伟大胜利,我以自己的姓给他命名。
给他取名叶熙。
「熙」与「希」同音。
我希望他能帮助我实现一部分卵生动物复苏计划。
「我叫叶臻,是你的饲养员和研究员。如果愿意,你可以叫我姐姐。」
我摸了摸小叶熙的头,手指抚过他溜滑的蛇尾,内心满是欣慰与欣喜。
刚睁眼的小叶熙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只眨着懵懂的暗红色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小小的红唇嘟起,看起来可爱稚嫩极了。
「……姐……姐。」他嘟着小嘴,皱着小眉毛,吐字还有些艰涩。
我情不自禁地揉了揉他柔软的黑发,清香的小男蛇,软软的,小小的,肉嘟嘟的可爱触感,漂亮精致的五官。
就算是个试验品,也在瞬间萌翻了我许久未见波澜的心。
手指突然被一双泛凉的手抓住,叶熙顺着我的手指一把抱住了我的手臂,细腻的小脸依恋地蹭了蹭我的手。
「……姐姐……」他抬起双眼,湿漉漉的眼眸看起来无辜又可爱。
我微微一愣神,脸上就传来温凉的触感。
吧唧一声。
叶熙糯糯地亲了我一口。
我:!
他又扑进我怀里,舞着双手要抱抱,我张开手将他抱入怀里,他又用柔软的黑色头发蹭着我的下巴,在我怀里滚了又滚。
末了,又亲了我一口。
这小蛇竟意外地粘人,虽然但是,确实好香好软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