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柒陆振文

第一章
“我不想做你哥哥了。”
睡梦中的我被突如其来的磁性男声拽醒,昏昏沉沉当中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幻听了。
直到有双大手抚上我的腰枝,力气大的一把将我扯进他的胸膛。男人沙哑的喘气声十分清晰的在我耳边,伴着温热的气息,我才彻底清醒了过来。
男人搂我搂的紧。我不由得蹙眉,紧接着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大手正试图跨过我的睡衣向更深处蔓延,寻求更多的可能性。
我身子一僵,呆滞了几秒。缓过神来才伸手抓住他的手,想推开他。
奈何我力气太小,不是男人的对手。
我惊慌失措地说道,“不要。”
男人没半点反应,依旧我行我素。我慌了,开始奋力挣扎,可他还是搂得紧,甚至是更紧了。
直到我的喊叫声大了些,他才小声开口,威胁道,“你想把他们都吵醒?嗯?我可以帮你。”
语气之中还带着坏坏的笑意。
我眉头拧得紧,提醒他,“陆振文,你是我哥啊。”
“不是。”他答得倒是轻快干练。
“我有男朋友,你知道的,他明天就会来家里提亲。”
“你和他睡了?”
他这话问得很露骨。我完全没想到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这完全不符合他从前斯文的形象,甚至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我极其不好意思,红了脸,好半晌都没有回他。
他在我耳边轻声催促我,“说话。”
我一脸窘迫,明明不想回,可还是说了个字,“没。”
“林柒,这个亲他提不成的。”他语气很是坚定,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我眉头皱得更紧了,“你别这样…陆振文你疯了?”
“嗯,疯了。”他还在笑。
“我认真的。”
“我也是。”
我:……
“为什么?”我问他。
“是我的才不会被抢走。”他说完又停了停,我感受到他冰凉的唇贴上了我的耳廓,停了几秒,移开后他又说道,“林柒,我喜欢了你很多年。”
“之前一直在克制,可当我知道你要和别人结婚的时候,我忍不了了。”
我当下没想那么多,眼看他势在必得,我只好使用缓兵之计,好声好气地说道,“哥,明天我会拒绝他的,我一直都是你的。”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头埋在我的肩上,笑着轻喘,“别喊我哥,喊老公。”
我有些惊慌失措,甚至还有些反感他的行为。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也真的不好喊出口。
我觉得这太肉麻了些。
他见我没反应又想起身,有动作,我才小声喊了句,“老…公。”
我喊完他楼我楼得更紧了,以至于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很烫,像个火炉。
我喊完,他还在我的耳边说了一个字,“乖。”
我见他好像冷静下来了,于是犹犹豫豫的开口问他,“你…要不要回自己房间睡?明天被看到不好。”
他没有别的动作了,但他好像也没想从我床上ˢᵚᶻˡ离开的意思,更没想过松开搂着我的手。
他眯着眼睛说道,“老婆,我们就这样睡,你放心,天亮之前我会走。”
他…他喊我老婆,我怔住,这种感觉很奇怪。我的心情也很复杂。
我知道他的个性,同时我也害怕他,没敢反驳,更没敢再出声。我怕我说多错多,也怕他再闹出别的事。
我虽沉默且闭着眼睛,但实际上睡意全无。
关于比我大三岁的的他喜欢我这件事…我从来没想过。
他平日里的表现不像是多喜欢我,最多对我还算不错。
陆振文一直以来都很优秀,追他的女人可以说排了好几条街。我还没到他家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他的名字。在学校里他是多少女生的梦中情人,学习好,长得好,对人也好!
换句话说,他其实有大把的女人可以挑选,再怎么挑,也挑不到我身上才对。
我没有任何优势。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长相,可他身边长得好且优秀的女人真的是很多。
难道他眼瞎?
我正深思,陆振文又贴了过来,头靠在我的肩上,在我耳边说了句话。
我听得真切,又不禁汗毛竖起,觉得他可怕,他说,“林柒,我爱你。”
我闭着的眼睛紧了紧,微微蹙了蹙眉。
清晨,我醒来的时候床边平坦且空旷,也没有一丝丝的余温。
他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只觉得昨晚对我来说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到现在我都很难相信。很难相信这个与我同在一个屋檐下的这么久的人居然对我另有所图,还说爱我。
我收拾好心情推开房门,一出门第一眼就看见陆振文。
他顶着一头干净清爽的头发,头发微微地挡住了眼睛,白到发光的肤色,使他看上去还有些病态。
他五官很精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他常佩戴的金色边框眼镜,一副慵懒斯文模样坐在餐桌前缓慢进食。
这是我第一次细细打量他,不得不说他的长相很完美。
我看着他的时候有一瞬间慌神,明明是很养眼的帅哥,怎么也不像昨天那个爬上我床的病态男人。
我正出神。
“在想我?”
他那熟悉的声音响起,把我拉回现实,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那一刻,我也清楚的认识到,他们的的确确是同一个人。
我尴尬的转移了视线,瞧了瞧家里的客厅,然后发现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他一人。
于是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接他的话,转移话题,问他,“他们呢?”
他抬眼,眼眸直盯着我,又不紧不慢,用他那修长洁白的中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声音听着有些冷漠,他说,“你妈一早就出去买菜了。”
“我爸昨天晚上就没回家。”
……
我尬住。
我头一次听他分得这么清楚,以前他都是很温和的同我讲爸妈什么的,态度也与这很不同。
我抬眼,一不小心与他对视。他目光如炬,丝毫不避讳。在这场对视的博弈之中,很ˢᵚᶻˡ明显,他占了上风,而我处于下风。
莫名的,我有些心虚。与此同时我感觉我心里的小心思似乎被他瞧出来了一般。慌乱之中我又假装镇定,淡淡地回了他一个字,“哦。”
他似乎已经吃完了,早已没有了什么别的动作,就那么一直直愣愣地看着我。
然后他平静的对着我开口,如命令一般的声音,“吃饭吧!”
我呆呆地,“好。”
我走了过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拉出椅子,坐了下来。
餐桌上就两人,他和我。我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头都不敢抬。一方面是觉得耻辱;另一方面是害怕他。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陆振文看起来却十分轻松自在。

第二章
我吃得正专心,他淡定地开口问我,“他什么时候过来?”
我装傻,“啊?什么?我不太懂。”
他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好像有些不耐烦,“你男朋友!”
我假笑着,想着缓解一下气氛,说道,“我之前和他约的是下午三点。”
他挑眉,“嗯?”
我又重复了一句,“约的时间是今天下午三点。”
他冷冷地,“让他别来了。”
他说得挺轻巧。我心里默默白了他一眼,才回他,“发了信息给他,他还没回我。”
其实我骗陆振文的,我根本什么都没做。我怎么可能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就让自己的男朋友不过来!
我喜欢的是我男朋友,而不是他。
下午三点,家门准时被敲响。我的男友温翎出现在我家门口。他穿着整洁剪裁的黑色西服,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十分正式。
我笑着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牵着他的手向我家里人介绍他。
他礼貌叫人,“叔叔好,阿姨好!”
我后爸和我妈说着。
“你好你好!”
“小伙子真高!真帅啊!”
“衣服也很帅!”
……
两人话挺多,我妈看上去很开心很满意的样子,以至于我心里也暖暖的,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收不住。
笑着笑着突然就看到了坐在远处的陆振文,他幽森地看着我,吓得我立马没了笑。
我妈打算做一大桌子的菜,正忙前忙后,而我后爸也在一边打下手。
我依旧热情的招待温翎,时不时问他渴不渴,和他聊天。不过我和温翎是在客厅聊天,而陆振文也在客厅。
我时常一不小心会和陆振文对上视线…我虽选择不予理会,但心里还是硌得慌。
陆振文手里握着电视的遥控,电视也是开着的,可他的视线貌似就没从我身上离开过。
我有些受不了,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距离吃饭时间还有好一会儿,客厅又坐了个我不想看到的人。
我拉着温翎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个过程之中,我都能感觉到我的后背有一道灼热的视线。
我和温翎谈了两年。温翎还算是个成功的创业者,最近他的事业也算是步入了正轨。他对我也很好,我也很喜欢他。
于是水到渠成一般来我家提亲。他是第一次提亲ˢᵚᶻˡ,我也是第一次被提亲,两人都不太懂,程序走得也不算好,反正这次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吧!
他刚进我的房门他就看着我笑,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我们抱了大概有几分钟才松开。之后他好奇地看了看我的房间。
他笑着说道,“没想到你房间还挺干净。”
我瞥了眼他,“你好好说话!”
他走到我的床边,最后在我坐在了我的床上。
他向我挥手,他说,“柒柒,过来。”
我过去同他在床边坐下。他摸着我的手,说道,“宝宝,我好想你。”
我咧开嘴笑,“我也想你。”
他伸手捏我的脸,说道,“今天我势在必得!”
我点头,“嗯!”
他又撒娇,“我要充电!”
我立马懂了他的意思,凑了过去想在他的脸颊上亲一下。可在快要靠近的时候…他突然将嘴唇凑了过来,就这样我和他浅浅地亲了一下。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有些小小的害羞,“讨厌啊你!”
“还不是太想你了。”
“我也想你!”
“我要抱抱!”
“好!”
我和温翎再次抱到了一起。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门被人打开。
陆振文就那么立在那。他脸色白得可怕,眼底透着怒意。等我瞧见他的时候我的小心脏几乎是跳到了嗓子眼,着实是吓着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有那么一丝丝的做贼心虚,但又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陆振文没有要理会我的意思。他冲着温翎语气不善地说道,“放开!”
因为温翎把他当哥看待,认为在护着我,所以松了手。
而我心里是有些不屑的。我觉得他很莫名其妙,他陆振文也没有资格管我,所以我直接说了句,“不要。”
说完我还瞪了陆振文一眼,又特地亲了一下温翎的脸,我说,“这个才是我未来的老…公!”
就是这么赤裸裸的挑衅。
我看着他一脸阴沉模样心里乐开了花,今日亲事订成后他陆振文能把我怎么样!况且我妈很喜欢温翎。
我本以为我胜利了,可门口的陆振文居然笑了,盯着我笑了…我不由得心里发毛。
然后我就听着他说了句,“温翎,你出来,我们聊聊。”
温翎听后要出去,我立马拉住了他,示意他别去。可他一脸“你放心”地表情望了望我,然后掰开了我的手,出去了。
被留在房间里的我坐立难安。
差不多二十分钟,温翎回来了。
我没忍住问他,“他和你聊了什么?”
“没聊什么大事,就是了解了一下我的情况。”
我追问他,“那你跟他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生意上的,然后就是关于你了。”
“我?”
“嗯。”
“聊我什么?”
我刚问完,温翎还没回我,陆振文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插了句,“这么想知道的话,晚上我告诉你。”
我吓得一个机灵,没敢再说话。他说的晚上让我想起了昨晚。
陆振文对我说完,又洋洋洒洒地,面容ˢᵚᶻˡ和善地笑着说道,“温翎,吃饭了!”
温翎答他,“好嘞!”
饭桌上我妈和温翎聊得挺好。可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由于陆振文的话还在耳边没有散去,我情绪不算高涨。
我的位置是离陆振文最远的位置。我不太想坐他旁边,我始终接受不了他喜欢我这个事实。
饭桌上挺热闹的,而他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说话,很平静,透过他的镜片也看不出他眼底的任何的喜怒。
突然想起我第一次见他。冷漠,不屑一顾,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那时候我妈带着十岁的我来到陆家,十三岁的他用冷冷的眼神打量我妈和我。他不太喜欢我。
大人不在的时候他还对我说,“给你妈多少钱才可以离开我爸。”
我当时只是沉默。
我也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没怎么和他说过话。有时候他故意刁难我妈,我想上去和他吵,可我妈拦住了我。
为此我几乎没怎么正眼瞧过他。
我妈对他真的是好,好到我有一段时间非常嫉妒他。
后来他态度转变也是因为我妈。有一次他发高烧,那天家里正好没别人,我后爸出差,家里的阿姨请假。而我妈又不会开车,再加上夜里很难打车,无奈打了救援电话,送到医院后我妈就一心在医院照顾他,而我一个人在家。
之后他们的关系好了很多,顺带他对我也好了很多。再后来他们关系越来越好,他对我也越来越好,也越来越温柔。
长大后我也一直觉得他是个温柔的人,也是一个好哥哥。直到昨天晚上我才意识到他这么多年的温柔可能都是装的。
他的本性依旧是没变的。

第三章
我妈还没有答应温翎,说要考虑一下,而后我送走了温翎。
今天是心累的一天,一直忙到十点才算结束。我去浴室洗完澡,一进房门,就看到了陆振文,吓得我手上的毛巾都掉了。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此刻在我眼里如同一只猛虎,随时准备掠食,猛虎就这么闯进了我的房间。
陆振文没戴眼镜,没戴眼镜的他比戴眼镜的他要好看很多,但看着要可怕一些。
他戴着眼镜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斯文的,没戴眼镜的他看着更像是一个病娇败类,带着痞气。
我很少见他没戴眼镜的样子。没戴眼镜的他偏偏还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什么都深情。
“你之前是在挑衅我?”他一副深情又委屈的模样看着我问。
我怂了些许,“没…有。”
他淡淡吐出几个字,“你觉得我会信?”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说道,“会。”
“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
确实是我答应他拒绝温翎,但那并非我心甘情愿说出来的话。
我没理会他,而是说道,“今天太累了,我想睡了,我们明天说吧!”
我暗示他出去。
他突然来了句,“叫老公。”
他声音不大,但我听得清楚。
……
我没理会,从床的另外一边上了ˢᵚᶻˡ床,盖严实了被子,闭眼。
“林柒,我说话你听到没有?”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依旧闭眼,没理会,可接着听见他爬上床的动静,吓得我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句,“老…公。”
他听后笑出了声。
得寸进尺,“再叫一句!”
我脸颊有些发热,“老公!”
“声音大点!”
“老公!”
他笑,“乖!”
他越笑对我来说就越是羞辱,我心里很是不舒服。
“可以出去了吗?”
他没回我,可我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后,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我翻了个身,有些心烦意乱。
房间漆黑一片,静,而我的思绪早已是一团乱麻。
我该怎么办?再等等吧!我和温翎马上就可以结婚了,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那时候的我应该可以不受他陆振文的牵制。
又是一个清晨,阳光正好,本应该舒服且惬意。
可我一出房门便又看见了陆振文,蹙眉,心里感叹,他还真是阴魂不散。
他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赤裸着上半身,线条分明的腹肌我看得清清楚楚,顺着腹肌向下我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然后转移视线。
他还真是不拿我当外人,我再抬眼时,他正拿着毛巾在擦头发。
突然觉得心里憋屈,我昨天晚上我没有睡好,而他一如既往精神抖擞,人模人样。
我顶着黑眼圈去洗漱,洗漱好后我回了房间。差不多半个小时,我的房门被敲响。
毋庸置疑,敲门的是陆振文。他居然还知道敲门。我没给他开,反而反锁了门。
“什么事?”
门外的他在笑,“这么怕我?”
“有事快说!”我没好态度。
“我要出门,你想不想知道我今天出去做什么?”
我脱口而出,“不想。”
门外的陆振文意味不明说了句,“会知道的。”
然后他就走了。
我听见关门的声音后我才出房门。关于他说的我会知道的,我根本不想知道。我也根本没在意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我还是知道了。温翎那天红着眼眶,一身酒气来找我,还说要和我说清楚。然后我才知道,他那天出门是把温翎公司一个很关键的大单子给截胡了,这就是他出去做的事情。
而且他截胡的手段也不算好,低于成本价不断打压。就这样,温翎放弃了那个单子,而他刚刚起步的公司瞬间陷入危机。那个单子他最初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拿到,所以前期投入很高。
温翎说他没想到会这样,如果知道,那天就不会和他聊那么多。
他还说是陆振文手段很狠,根本没有想要给他留回旋的余地的意思。
他还问我,他从来没有得罪过他,为什么他要这么对他。
我不知道怎么回他,他哭,我也只能跟着他哭。
温翎很少哭的,尤其是在我面前。
我真的很心疼他,他哭累了就睡了。我没吵他,就那么抱着他,他躺在我的腿上。
等他醒了的时候,天都微微亮了,而ˢᵚᶻˡ我也算是一夜未归。
他醒后为昨天的失态向我道歉,我表示没事。与此同时还一直安慰他。酒醒后的他听后眼眶红润,我又上前抱住了他。
他心情恢复了很多,冷静了下来,他说,“谢谢你,林柒。”
“没事。”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之后他送我到了我家门口,我们又抱了会儿,我才回家。
我一开门,就发现陆振文就那么阴森地坐在客厅,头发凌乱,眼镜也没戴,与往日冷静的他太过不同。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颓废。
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才还不到四点,他起得这么早?
我太困,根本没管他,直接忽视了他,自己往自己的房间走。
没走几步,陆振文沙哑低沉的声音就从我的背后传来。
“你昨天去哪了?”
我没回,我想着的是我赶紧回房间,然后反锁门,好好睡上一觉。
我硬着头皮往前走,可明明几步路的距离,走起来真的让人感觉很漫长。果然,这条路很难顺利走完。
陆振文疯了一样冲了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用力一甩,将我按在墙上。
我吃痛,叫了一声,“好痛!”
他又用他那压着怒意的声音说了句,“对不起,弄疼你了!”
我抬眼对上他的视线。这一对上,我才看清楚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上布满了红红的血丝。往下看他的嘴唇,也没了往日的红润。
我依旧没好态度,我说,“你这是要干嘛?”
他刚刚还压着的怒意似乎被我又刺激出来了,他靠近我,说道,“你还没说你昨天去哪了!”
“我去见温翎了!”
我刚说完他又急了,眼眶还泛着泪,“你们都做了什么?”
我很反感他这么追问我,我骗他,“该做的都做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
突然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而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没有转移视线,就那么看着他流泪的眼睛。
“砰”的一声,我才反应过来,他一拳打在了我身后的墙上。
我有些吃惊,沉默了半晌,才有些内疚地问他,“你…没事吧?”
“我说我有事,你会怎样?”他目光看上去像是要把我吃了。
不过他要这么说,这么问我,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我只好说点别的,“我昨天一夜都没睡好。你放过我,让我去好好睡一觉。”
“有什么事等我睡好了我们再聊好吗?”
他松开了我,还说了句,“看来昨天你们玩得挺开心,一夜没睡。”
我感觉我的眼皮快要抬不起来了,我没想解释,加快了步伐,直接进了房间,反锁了房门。

第四章
在我房门关上的瞬间,我又听见了“砰”的一声。
我脱了衣服,也没管脸上的妆,倒头就睡了,而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出了房门后看到的人不止是陆振文,还有我妈,以及我他爸。他们就那么看着刚出房门的我,似乎是等我等了ˢᵚᶻˡ很久。
陆振文已经恢复正常,穿戴整齐,帅气模样,不过他被纱布抱着的手看起来挺突兀的。
我妈喊我去书房,说有话要说。
我不明所以,跟着我妈去了书房,一到书房我妈就开始说关于我和温翎的事!
我蹙着眉头听着我妈说的话,“振文都告诉我了,温翎那小伙子对你不好。那天在家还想对你动手动脚,还好振文进去制止了,总之妈不同意你们订亲。”
“不是那样的,妈…”我想解释。
我妈打断我,“还没嫁过去你就帮他说话了,振文的话还能有假?”
“你非要嫁也不是不可以,他得证明他的诚意,也得证明他的能力。”
“我们这样的家庭彩礼一百八十八万不多了,他拿得出我们就考虑。”
我一愣,“妈,这是谁教你这么说的。”
怎么会突然提到钱上,温翎的公司已经被陆振文打压得不成样子,现在让他掏钱无疑是火上浇油。
我妈眼眸转动,飘忽不定,“我都是为你好。”
我逼问她,“陆振文说的吧?”
“那是你哥。”她驳我。
我苦笑,“不是。”
出了书房又是一阵劝,陆振文的爸爸也一直劝我离开温翎。我看着我他莫名的就想起陆振文,一时间火气有点大,没控制住,直接吼了一下他。
“你又不是我爸,你凭什么一直劝我和他分手!凭什么!”
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没再说话,而一旁的陆振文也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陆振文越来越猖狂,人也像变了一个人,戴眼镜的次数也渐少,温柔男的形象离他渐远,他的真面目正一步一步显露无遗。
晚上,我为了避免他再次进到我的房间,我反锁了门。
我正熟睡,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我装作没听见,直到门外的脚步声走远我才睁眼缓和了一下。
然后我才闭眼接着睡。我被“突”的一声又给吓醒,看到房门被打开我更是吓得不行。
是陆振文!他居然开了我的房门。
他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看着我,说道,“我有你房间的钥匙。”
“你是个疯子!”
“你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时候,我挺开心的。”
“我问过温翎了,那天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真的怕了他了,我转变态度,求他,“你放过我好不好,你其实很好,很优秀,我相信你没了我,你一定会有更好的。”
他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可我只想要你!”
我有一丝丝的绝望。
他那天是在我房间睡的。他抱着我的时候我居然感觉自己的肩膀湿湿的,他在哭,无声地哭。
“你哭什么?”我问他。
“没什么,我不会再放过你了,也不会再允许你在外面过夜。”
陆振文这么哭还真是少见,堪比鳄鱼的眼泪了。
之后的几天只要是晚上他都要到我的房间里来,还非得搂着我的腰睡觉。他唯一好的一点就是不会太过分。
一天我威胁了ˢᵚᶻˡ他一下,我说,“陆振文,你要是再这么下去,我会把你对我做的事情都昭告天下!”
而他笑着回我,“我对你做什么了?嗯?要不做实了你再去昭告天下好了。”
好吧,我怕了他了!不过是同床共枕,我还能忍受。
温翎再上门的那天闹得挺不愉快。温翎没忍住直接和陆振文对质,我在旁边拉都拉不住。
陆振文依旧轻松自在,而温翎就恼火了。
温翎问他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陆振文三言两语说的都是为了我好,要验证一下温翎的能力,而我妈也频频点头,觉得有道理。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冲着陆振文怒吼,“陆振文,你闹够了没有?这是我的男朋友,还不需要你来验证!”
温翎拉了拉我,可能是怕我和家里闹得不愉快吧!
他越是这样我反而越心疼他。
陆振文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不似之前那般轻松自在,看着我的眼神也有了些怒意。
我也有些害怕了,我第一次凶他。但没办法,温翎在我家势单力薄,我不顾他顾谁。
之前我妈还挺喜欢温翎的,也不知道陆振文和我说了什么,我妈的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些。我琢磨半天,只想到一个可能性,就是我妈更喜欢自己的这个儿子——陆振文,而且还对他是深信不疑。
陆振文斜眼瞥了眼我,扭头又看着我妈,委屈巴巴的样子,“我尽力了。”
我惊得挑眉,陆振文居然对我妈撒…娇…不过我妈真的吃这套。
我知道我妈接下来肯定想数落我。我不等我妈开口,我便发话,“我男朋友有事,我送他出去。”
我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林柒!听话!”
我不管不顾,“温翎,我们走!”
温翎脸色不算好看,说了句,“好。”
那天我不想回家,我想和温翎一起住,我真怕一回去陆振文又溜进我房间,可温翎不同意。
无奈我还是回家了,不过回得很晚。我窸窸窣窣的开了门,乌漆麻黑的,还好陆振文没在,我松了口气。
小心翼翼的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后才敢开灯。灯一开,吓我一跳,床上躺了个人。
我假装没看到,默默关了灯,打算退出房间,可床上的人坐起来了,声音不小,“这么晚才回来,你真行!”
我吓得一抖,压着声音,“陆振文,你小点声!”
“第二次了。”
“什么?”
他掀开被子,黑着脸过来,“第二次喊我全名!”
他越走越近,我往后退。退无可退的时候我听见“咔嚓”一声…怦然醒悟…他反锁了门。
心里感叹,完了,把他惹毛了吗?
我吓得结巴,“你…你要干什么?”
他把我抵在墙上,深邃的眸子里透着怒意,“你和他干了什么?”
我不敢抬头看他,小声说了句,“什么都没干!”
“之前你当着我的面和他接吻了。”
“我错了!”
“我忍你很久了。”
“可我不喜欢你。”
有点想哭。ˢᵚᶻˡ
“我喜欢你就行了。”
他说完就想亲下来,我实在是忍不了了,大手一挥,快准狠,“啪”的一声甩到了他的脸上。
他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了看我,又站定,语气低沉,“别挑战我的底线。”

第五章
我吓得不行,最后我还是被他吃了豆腐。
在家对我来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一种折磨。陆振文最近看着都正常很多,但我依旧时刻提防着他。
也不知是我打的那巴掌力度着实是大了些,还是是他的脸太过白嫩了。红红的掌印依旧没有消退,我看着他的脸我就会想起晚上的事。
我妈看着陆振文的眼神里充满了心疼,但我见她又并没有问陆振文怎么了,难道我妈知道是我打的?这不太可能吧!
温翎的事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我造成的。为了弥补他的亏损,我将我多年的存款都取了出来,然后打电话约他出来。
他因为公司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什么时间,可他依旧出来了。我看着他憔悴了不少的脸,内心就越发的愧疚。
我想他心底里一定是很煎熬的,可偏偏他还要看着我笑。那笑容与从前一样,温暖,阳光,只是多了几分的疲惫。
我看了他半晌,吐出几个字,“我想你了!”
他回我,“我也想你。”
“宝宝,我最近手上有点闲钱,我想投资你公司可以吗?”我问他。
我一说完,他听后立马就有些抵触一般。我真的很怕伤害到他的自尊心。
可好在他答我的话是,“好!”
我的存款钱不多,全给了他。温翎说他以后会努力挣钱,然后给我分红,让我等着他。我开心地点头。
分开的时候我和他都沉默了,像是在做最后一次的告别。我和他彼此心里都清楚,没有父母支持的感情很难走远,只是目前为止两人还没有直面这个问题而已。
回到家的时候也是夜里,夜里是我最害怕的时候。
这次与之前几次都不同,这次等我的人是一家人。我妈,我后爸,陆振文,他们都在。
我妈那副表情就像是有大事要说,而我后爸明显眼神有些躲避。
我主动开口,“怎么了?”
我妈一马当先,“你下手是不是狠了点?”
原来是为了这事。陆振文还真是卑鄙,利用我妈对付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外面的那些女人是怎么看上他的?也是,外貌上还真没几个能够比得过他的。
说起做生意,呵,更没几个有他手段下流。
“你怎么不问问他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怕了,大不了你死我破。
我妈说得轻巧,“不就是喜欢你吗!我觉得挺好,振文各个方面哪点不行?他还喜欢你,有什么不可以的!”
“妈~,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从小到大一直把他当哥看待,他也只能是我哥,永远是我哥!”
我一说完,陆振文抬起他红了半边的脸看了眼我。我完全ˢᵚᶻˡ读不懂他,更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他望向我妈说了句,“阿姨,我和我爸先避一避,你们聊吧!”
阿…阿姨??!!
他居然叫我妈叫阿姨!难道他们三个在我外出的时候就商量好了些什么,然后我妈和他爸去办了离婚证?
客厅只剩下我和我妈,而我肚子里也有很多的疑问,很想问清楚!
“你们都知道?”我看着我妈开口问道。
我妈也毫不避讳,“知道,不过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我崩溃了,内心的防线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他到底要干嘛!妈,你又要干嘛!”
我妈的声音大了起来,“我能干嘛,我希望你好啊!”
“你这哪里是希望我好?”
“振文哪里不好?要相貌有相貌,又有钱又有势,还是我看着长大的!”
“他那么好你怎么不嫁给他!”
“啪”的一声,我妈一巴掌甩在了我脸上,“说什么胡话。”
我顿时觉得自己委屈,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可我还是想向我妈解释清楚,我说着,“妈,他可是我哥啊!”
我第一次哭得这么凶,我妈也有所动摇,但她还是说,“我和振文的爸爸一直以来都是搭伙过日子,根本没有结婚!”
“妈~”
“所以他不是你哥!”
“为什么?”
“为了你好!”
我难以置信,心里难过到了极点。我甚至有些看不透我妈了。陆振文安安静静的那几天是在盘算这个去了是吗?所以他始终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
我一气之下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重重地关上了门。可我没想到的是,陆振文居然在我房里。
“出去!”我几乎是吼出来的。
而陆振文只是淡淡地答我,“好,我出去!”
他太过于平静,以至于我的火气瞬间下降了一半。我很想打电话给温翎,但是又怕打扰到他工作。想了半天,也没打过去。
冷静下来之后,我开始谋划离家出走。可现在又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我身上没钱。
就在我还在思考这件事的时候,我的房门被敲响了。不是别人,就是陆振文。
他仿佛是我肚子里的一条蛔虫,他问我,“需要钱吗?”
我想也没想,立马否认,“不需要!”
“是我对不起你,我放了张银行卡在你房门口,你记得拿,密码是你生日。”
我疑惑着,他又说,“脸要是疼的话记得用冰敷。”
陆振文又是在耍什么诡计,我管不了了,既然他自己送上来的钱,不要白不要。
我拿着他的钱,还真离家出走了。手里有钱了,我也有底气了,去找了陈芷茵,我的好闺蜜。
我一见她,就想哭。她呢这么久没见我也没见她多想我,一直在打游戏,把我晾在一边。等她打完游戏,她又告诉我她谈恋爱了。
按着是以前,我一定替她欢呼,替她庆祝。可是现在我觉得恋爱好像没什么很值得开心的地方。
我和她说清楚我的情况之后,她非但没有ˢᵚᶻˡ可怜我,更没有安慰我,反而是一脸兴奋的开始八卦。
“陆振文很帅唉!他居然喜欢你!”
“想当初我接触你也是因为他。”
“我当时还在想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嫁给他…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没想到他喜欢你。”
我听后一阵白眼。
“他没有你想得那么好!他就是个疯子!”
她笑着接话,“那也是爱你的疯子!”
我急了,“你再这么说我可走了!”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跟你说说我男朋友怎么样?”
“我现在没心情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