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圆陈烈

第1章 为她撑腰
夜晚,酒店。
光裸上身的男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骂了一句脏话。
他今天来省里办事儿,跑了一天累得要死,晚上好不容易回来想睡个好觉,他刚一躺下,隔壁就响起了动静。
一开始他也没放在心上,毕竟这事儿也能理解,可谁知道隔壁完全我行我素。
陈烈烦躁的揉了一把短发,来到隔壁的房门口,大力的在门板上拍了一巴掌,“小点声,吵着老子睡觉了!”
房间里面的人应该听到了他的话,收敛了许多。
但是当他再次躺回床上的时候,脑子又被吵得成了一团浆糊。
陈烈咬了咬牙,“艹。”
不过没几分钟,世界重新安静了下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六分钟左右的样子。
陈烈慵懒的倚在床头,点了一根烟,嗤笑一声,“就这?”
真他娘的短。
来酒店真白瞎那几百块钱。

苏圆拿着手机,踩在酒店走廊柔软的地毯上。
她现在心跳的很厉害,因为她马上要去捉奸,这种情况她只在电视里和短视频段子里看见过,没想到自己也踏上了这条路。
上大学的时候,李杨是她隔壁大学的学长,他成绩好,长得白白净净,人也温文尔雅,是她喜欢的类型,所以他跟她告白的时候,她就一口答应了。
他去年刚毕业就拿到了一家大企业的offer,前途似锦。
她和他在一起三年,死心塌地,李杨真的优秀,她甚至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他的人生规划里也一直都有她,他说他进了大公司,就有能力给她买车了,这样她就可以不用每天挤地铁的去上班。
他还说他很会很努力的存钱,用不了几年,他们就能在市里买房子。
现在想想,他纯属在给她画大饼。
这酒店她以前兼职过保洁员,和两个小姐妹的关系还不错,所以她们看到以后,第一时间就给她打电话说她的男朋友带了别的女人来酒店开房。
其实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感觉多震惊,她又不傻,他的敷衍她早就感觉到了。
最可怕的是,她差点把老家房子那一百多万的拆迁款交给他。
本想着这样能给他减轻点买房子的压力。
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人和钱她差点都赔了进去。
苏圆脑子里想了一大堆,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敲响了门。
“谁啊?”
苏圆攥紧了包链子,里面是谁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
她没说话,过了十几秒,门从里面打开了。
浓妆艳抹的女人扫了她一眼,妖娆的挑了挑眉,满脸挑衅,“老公,有女人找你哦。”
苏圆缓步走了进去。
男人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满眼震惊。
“圆、圆圆!”
李杨急忙穿上拖鞋,系紧了松松垮垮的浴袍。
“圆圆,你、你怎么来了?误会,都是误会!”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圆圆,不是你看的那样!”
苏圆红了眼眶,深吸一口气,“你们都这样了,还说不是我看到的那样。”
他们的衣服都是刚刚才穿上的吧。
“你不是说你去公司开会了吗?所以是到床上开的?”
她的语气很平静,温温柔柔的,房间外靠在墙边的男人无奈的笑了笑。
这种怼人的话苏圆几乎没有说过,骂人的话更是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她是一个在别人眼里温柔到骨子里的女生。
李杨气急败坏,终于撕破了平日里的伪装。
“好,那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就是看你长得漂亮,性子软,好拿捏,才跟你在一起的,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男人的脸有些扭曲,他伸出手指,“三年了,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都不让老子碰,我真是受够了!我是个男人懂吗?我早就受不了你了!”
男人的声音震耳欲聋,苏圆的指甲死死的扣着手心,“出轨还给自己找理由,我也把话跟你说清楚,我要和你分手,彻底分手。”
李杨狰狞得五官乱飞,“行!你爱怎样就怎样!”
坐在床上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沓钞票,对着苏圆炫耀,“老公把这次的公司奖金都给我了哦。”
苏圆第一次觉得老公这个词这么恶心,“那恭喜你,这些钱以后都是你的了。”
房间外的陈烈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苏圆看着男人,“还有一件事,你赶紧从我租的房子里面搬出去,租房子的钱是我一个人出的,你不是说房屋会和我平分吗,到现在钱也没给我。”
“所以,还请你搬出去。”
李杨气的鼻孔微微扩张,“我当然会搬出来,不用你提醒。”
“明天中午之前,我希望你已经搬出去了。”
男人蹭的站了起来,“明天中午?你玩我呢?我还要上班,没时间!”
“老公,你前女友身材好好啊,这都不让你碰,会不会在外面……”
苏圆拧着眉毛,他们真是太欺负人了。
李杨应和着女人,冷笑了一声,“那谁知道呢,被人玩过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啪的一脆响在房间里响起,苏圆的手都在抖。
“李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为什么没有早点看透你。”
男人捂着脸,“贱人,你敢打我?”
他抬手就要打回去。
就在苏圆以为这一巴掌就要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身边。
陈烈攥着男人的手用力的甩向一边,“混蛋玩意儿,你一个男人,还想抬手打女人?”
李杨吃痛的甩了甩手腕,“你谁啊你,别多管闲事。”
“老子还就管了,你怎么着吧。”
陈烈个头高,身材壮硕,又野又痞,气场强大。
苏圆抬头感激的看着男人,虽然他看起来有点让人怕怕的。
“我知道了,你是她的姘头,苏圆,你还真是贱!”
陈烈咬着牙,一个拳头就撂了过去,男人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这张狗嘴怎么就吐不出一句人话呢!”
李杨的眼镜从鼻梁上滑落,“你你你、打人是犯法的!”
“你别给我废话!她让你明天从房子里搬出去,听见了没有?!”
陈烈手上的劲又用力了几分。
男人哀嚎,“听见了听见了。”
陈烈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女人,“还有什么要和他算清楚的?”
苏圆急忙摇了摇头,“没、没有了。”
李杨没给她花过什么钱,她的拆迁款也还好好的,没什么纠缠的了。
“行。”陈烈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还有你。”
坐在床上被吓得半傻的女人突然听到自己被点名,往床头躲了躲。
“你和这种人渣真是绝配,在一块正好,省得去祸害别人。”
苏圆咽了口口水,不得不说,有人给撑腰的感觉真好。
“我们走。”陈烈转身,拉着苏圆的手走了出去。
他们前脚刚离开,后脚警察便赶来了。
李杨拿着自己被摔坏的眼镜,慌张的看着警察。
“有人举报这个房间涉嫌嫖娼,跟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同志你误会了,她是我女朋友。”
李杨给女人使了个眼色,女人委屈的说道:“对啊,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可不巧的是,她从床上站起身的瞬间,一沓钞票散了一地。
“……”
其中一个警察很严肃的说道:“先走一趟吧。”

第2章 这分明是思春了
苏圆没准备进男人房间的,可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她给拽了进去。
第一次进陌生男人的房间,苏圆很紧张。
“杵在那儿干什么?还不过来坐。”陈烈随心所欲惯了,又没有过女人,他觉得这话已经说得很温柔了。
女孩步子小小的,整理了一下裙子,坐到了沙发上。
“那个,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陈烈仰头灌了口水,“别谢我,换个人我也一样帮。”
苏圆想着刚才的事,眼睛又红了起来。
陈烈手里拿着手机,眼睛却一直盯着女孩。
她穿了一件奶白色的及膝连衣裙,棕色的小包斜背在腰间,扎着一个饱满的丸子头,几捋碎发扫在耳边。
她皮肤很白,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腿跟汤圆似的又白又嫩,细眉毛,眼睛又大又亮,睫毛扑闪扑闪的,小巧的鼻子,殷红的嘴唇。
脸蛋也不瘦,满脸的胶原蛋白,看着就想捏上一把。
她长得很漂亮,又甜又可爱,他在县城里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漂亮的。
苏圆越想越委屈,打了一个哭嗝。
陈烈可没哄过女人,有些束手无策,“好了,别哭了。”
他抽了几张纸巾丢过去,“把眼泪擦干净。”
“有什么好哭的,这不比你以后挺着个大肚子再气得半死强?”
“再说了,我也没觉得你有多喜欢他。”
男人倚在桌前,搭在身前的手臂健壮有力,筋络分明。
苏圆擦了擦眼泪,湿润的睫毛轻颤,“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为什么觉得她不喜欢李杨?
“三年都不让人家碰,这要是真喜欢,别说三年,三天你就缴械投降了。”
苏圆脸色微红,不过想想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她心里有些抵触和李杨做那种事情。
陈烈看着女孩不好意思的模样,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
她看着好乖,这么好的女孩也就隔壁那狗男人不知道珍惜了。
“你今年多大?”男人猝不及防的来了一句。
女孩声音软软的,“二十二。”
“看着跟十八似的。”
男人炙热的视线让苏圆有些不知所措。
“大学刚毕业?”
“嗯。”
陈烈眸色暗了暗,可惜他的事业亲人都在县城,要不然他就追了。
毕竟他可不想搞什么异地恋,有了女人肯定是要放身边宠着的。
不过想一想,这城里的小丫头,还不一定能看上他这样的糙老爷们呢。
“喝口水。”
他把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她。
“我、我不喝。”
陈烈嗤笑,“怕我在里面下东西?”
“不是的。”苏圆微红着脸,急忙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水。
可她拧了半天也拧不开,手心通红一片。
“我拧不开。”
她不敢抬头看他,这男人气场很强,人很高,目测有一米八五左右,身材健壮,隔着衣服能看到纹理清晰的肌肉线条。
男人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感,尤其是他的眼神,很有攻击性,脸部线条刚毅,面容俊朗,是个荷尔蒙爆棚的男人。
陈烈觉得无奈,拧瓶盖不就是动个指头的事情?
他拿过水瓶,吐槽了一句,“跟猫儿似的。”
苏圆的确渴了,喝了一大口水,她喝的有些急,几滴水珠从她的下巴滚了下去。
陈烈靠近女孩,弯腰把她拢住,伸手抹掉女孩下巴上的水渍,“喝个水都能漏。”
肌肤滑腻的触感让男人忍不住的搓了搓手指。
苏圆心跳一阵加速,他为什么要突然靠近她?就为了给她擦下巴上的水?
“我要去洗澡。”男人沉厚的声音从她上方传来。
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所以呢?”
“你坐到我内裤了。”
!!!
苏圆脸蛋爆红,她蹭的站起来,嘴唇擦过男人的肩膀。男人伸手扶了一把她的腰,她才站稳。
“对不起,我没看见……”
男人嘴里含着笑,“没事儿,不知者无罪。”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苏圆向男人弯了一下腰,表示感谢。
陈烈含糊的应了一句。
“那,那我走了。”
苏圆往后退了两步,就在她把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听见男人嘀咕了一句。
“不走还想一起洗吗?”
苏圆站在走廊里,脸颊有些发烫,她抬手揉了揉哭得有些红肿的眼睛。
浴室。
陈烈靠在玻璃门上,微垂着视线,女孩的面容疯狂在他的脑海里循环一遍又一遍。
他后悔了,非常后悔,他刚才不应该让她走。
管这么多干什么,先追到再说。
陈烈拿起刚脱掉的黑色短袖,三两下穿好。
他跑到酒店门口,空旷的大街上,女孩的身影却早已消失不见。

黑色的车子穿过南北通透的房间,开到后方宽阔的院子里。
院子很空旷,高大的厂棚里停着一些车,几个工人正在忙活。
“大哥回来了!”
李虎擦了把汗,把手里的器材扔在了箱子里。
陈烈向四周扫了一眼,“小林呢?”
“那小子嫌热,去超市买水和冰棒了。”
“大哥,这是今天新弄来的几辆车,修起来还挺麻烦的,一会你给看看。”
“行。”
打火机啪的一声响起,陈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他换了一件黑色的背心,穿着一条迷彩工装裤,侧躺着钻入了车底。
厂棚里真的很热,关键是地方太大了,有空调也不顶用。
不一会儿,豆大的汗珠从男人健壮的手臂上滴了下来。
午饭还是像往常一样,陈烈在外卖上订几份盒饭。
几人来到店面的二楼,开着空调,喝着啤酒,聊着天。
林立和李虎对视了一眼,大哥今天怎么回事儿,从市里回来以后就跟丢了魂儿似的,修车的时候也一句话没说,这吃饭更是两口就解决了。
陈烈阔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手机,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哥,奶奶身体还好吧?”
陈烈抬了一下头,“都好,问这个干什么?”
林立用胳膊捣了捣李虎,非常肯定的说道:“大哥这分明是思春了。”
李虎是个嗓门大又有啥说啥的人,“大哥,你是不是想女人了?”
陈烈手指夹着的烟微顿,“臭小子,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一说到这事儿李虎可就来劲了,“大哥你不知道,就你走的这两天,那烧烤店的老板娘都往这儿跑了好几趟了,我看她长得怪漂亮,人也能干,大哥,你真不喜欢她?”
陈烈往后靠着椅子,翘着二郎腿,“喜欢个屁,她身上没一点老子喜欢的。”
林立突然想到什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了大哥,我妈前几天还问你有没有时间,要给你介绍对象呢。”
陈烈挑了挑眉,“我想要那种皮肤白的,眼睛大的,文静可爱的,有没有?”
“我艹,大哥,你喜欢女高中生!”
陈烈起身,差点没把李虎踹得摔倒在地上,“艹,老子是那种变态吗!”
一想到他把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弄丢了,陈烈更烦躁了,妈的,世界毁灭吧。

第3章 我自己能走…
苏圆把行李箱收拾好,又把屋子里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遗漏的。
她当时租这个房子的时候,家具齐全,拎包入住,现在走了,也就两个行李箱就把她所有的东西都装完了。
苏圆把她和李杨住了小半年的房子给退了,她已经做好决定,回县城老家,重新开始生活。
她学历不算高,找的工作工资也不高,在大城市生活压力还是很大的,如果不是有拆迁赔偿款,她可能连饭都吃不起了。
而且慢节奏的生活也是她向往的,只不过她一直为了不值得的男人在妥协。
现在好了,她终于可以追寻自己更想要的生活。
苏圆坐高铁回到市里,然后又转了一趟大巴车到达县城。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她的脖子上手臂上全是汗。
而且她没手打遮阳伞,还好她在车上的时候补涂了防晒。
苏圆拎着两个行李箱出了县总站。
出租车和电动车到处在招呼人。
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苏圆被刺眼的光线照的几乎睁不开眼睛。
她现在没地方可去,家里就她一个人,房子也被拆迁了。
先找个酒店凑合着吧,然后再去找房子。
说是酒店,其实就是个小旅馆,好在旅馆后面有一条美食街,她好久没有吃过这些小吃了。
苏圆一直在酒店呆着,直到太阳落下的时候她才出去。
小吃街人很多,各种小吃摊前和烧烤店里都坐满了人。
苏圆点了一碗老式米线,配了一根烤肠,又买了一杯果茶。
“小姑娘,这是你的米线,要吃辣椒的话自己加啊。”
“好的,谢谢。”
烧烤店。
“来,大哥,走一个。”
啤酒瓶碰撞出清脆的声音,陈烈仰头喝了半瓶。
“大哥,你多吃两串腰子。”
陈烈瞄了一眼虎子,眼神有些不爽,“老子需要吃那玩意儿?”
“大哥,你看你长得帅,又自己开了厂,不缺钱花,怎么就是找不到女人呢,我都替你急。”
陈烈夹了一颗花生米丢进嘴里,“为我操什么心,你小子不也没女人?”
“那能一样吗?”李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憨笑了两声,“怎么说我也比你小两岁。”
“没完没了了是吧?吃你的烧烤。”
“虎子,你又惹大哥生气,我跟你们说,这些都是要看缘分的,大哥的缘分分明还没来,急什么啊。”
林立喝了一口啤酒,“这其实也不怪大哥,现在的女人啊都喜欢那种长得清秀的,气质儒雅的,我们这样的根本排不上队。”
“排不上怎么了,老子还不稀罕排呢。”
街边路灯的照射下,陈烈的眉眼锋利又迷人,有不少女孩子想上来搭讪,可是男人这痞帅又不好惹的气质,还是让她们望而却步。
“不过大哥,这事儿你还真得放心上了,毕竟奶奶年纪也大了,她估计做梦都想抱重孙儿。”
男人没说话,而是递出了酒杯。
如果遇不到她了,那就找一个能过日子的结婚吧。
苏圆吃完了饭从小餐馆里走了出来,这一幕正好被四处张望的李虎看到了。
“唉唉唉,大哥,小林,你们看那边有个美女。”
小林眯着眼睛,“我去,我今天没戴眼镜啊。”
陈烈不为所动,看着手里的手机。
“大哥,你确定不看一眼?跟你说的那标准一模一样,皮肤白,眼睛大,很文静的一个小姑娘。”
陈烈心里一动,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象征性的回头看了一眼。
“不就是……”一个小姑娘吗?
陈烈的话还没说完,女孩清晰的面容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怎么这么像她?
不对!就是她!
虽然只是个背影,但他还是认出来了!
男人的眼神瞬间清明起来,心跳加速,他猛地起身,顺着女孩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去,大哥什么情况?”
陈烈这动静把李虎吓了一跳,不过林立倒是很平静,“我掐指一算,估计这女孩就是让大哥魂牵梦绕的咱们未来嫂子!”
“这么巧啊!”李虎很激动,“那我这次是不是有大功劳?”
“行啊,虎子,眼神不错,回头让大哥请你吃饭!”

苏圆还不太想回酒店,回去了就得一直呆在屋子里。
酒店不远处的路灯下有一个长椅,苏圆走了过去,打算坐在那里吹吹风。
没有人能联系,也不知道玩些什么,苏圆对着手机屏幕发愣。
此时,一声哨响划过天际。
两辆摩托车停在了她面前,上面坐着的几个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善茬,其中的一个光着膀子,露出一大片纹身。
“老大,这次的不错嘛。”
“艹,何止是不错,这也太带劲了!”
“我看未必,老大能喜欢这么嫩的?他不好这口。”
几人小声的嘀咕着,苏圆紧张的捏着手机,准备起身离开。
“哎,你去哪儿啊,叫你呢,没听见?”男人的口气不善。
苏圆咽了咽口水,“我不认识你们。”
其中的一个男人哈哈大笑,“今晚一过不就认识了!哈哈哈……”
苏圆再没见识,也知道他们说得不是什么好话。
她快步想要离开,谁知道手腕突然被人捏住,“你跑什么啊,坐这儿不就是等生意的?看你长得挺漂亮,价钱好商量。”
苏圆拧着秀眉,“你们误会了,我、我不是干那个的。”
“妹妹,别害怕啊,跟哥哥走,哥哥带你去兜风。”
苏圆被拽的踉跄了一下,“你们放开我。”
旁边开过去了一辆车,苏圆望着开着的窗户,“大哥,大哥,帮帮我……”
“别费力气了,有那个劲儿,一会再叫!”
男人的话不堪入耳,恐惧瞬间涌上心头,苏圆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给老子放开她!”
看着女孩可怜兮兮的模样,陈烈咬着牙,恨意瞬间侵占了大脑。
苏圆用力的挣开了攥着她的手,躲到男人身后。
“你谁啊,想找事是不是?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那几个人都比陈烈低了一个头,从气势上已经弱了几分。
“这是我女人,我不管谁管?”
陈烈话刚说完,抡着拳头就砸了过去,男人扑通摔倒在地。
打斗的场面让苏圆心里一咯噔,刚才就是这个被打的男人拽住了她的手腕……
陈烈阴着脸,声音仿佛冷到了骨子里,“你们应该庆幸她今天没事儿,要不然我弄死你们。”
几个小混混咽了咽口水,互相对视了一眼,这男人他们还真不敢惹,看着就是一个练家子。
陈烈拎着男人的领子拽到女孩面前,“给她道歉。”
被拧了手腕的男人颤颤巍巍的说道:“刚才是误会,姑娘,对不住哈。”
苏圆没理男人,而是拽了拽陈烈的袖子,小声的说道:“让他们走吧。”
光着膀子的小混混们急忙挤上摩托车,两辆摩托车轰隆隆的启动着。
“那你回去教教你女人,道上的规矩她得懂!”
路灯下的长椅可不能随便坐。
苏圆仰头看着男人的侧脸,真巧,没想到她回到了县城又再次遇到了他。
男人一转头,把她偷看的眼神抓了个正着。
苏圆咽了咽口水,“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男人的眼神讳莫如深,“是挺巧。”
他心心念念的女孩再次站在他面前,这一次,他不会再弄丢。
“你住这酒店?”
苏圆点了点头,“嗯,就住在这儿。”
陈烈弯腰,一把把女孩抱了起来,苏圆心里一慌,急忙搂住了男人的头。
“你、你要干嘛?”
“送你回去。”
苏圆扭了几下,“我自己能走……”
况且还有人看着他们呢。
男人像是听不到她的话,只是问道:“住几楼?”
楼梯上到没什么人了,女孩也不再挣扎,乖乖的回答道:“二楼。”
苏圆低着头,红了脸。

第4章 那你想怎么谢我?
男人把她放了下来,苏圆靠着墙壁,错开男人炙热的眼神。
陈烈伸出手,粗糙的指腹划过女孩娇嫩的眼下皮肤,带走眼角的泪水。
“怎么了这是,打道回府了?”
陈烈一手撑着墙壁,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兔子。
苏圆微红着脸,她刚才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短短的一段时间,他们在两个不同的地方遇到了两次。
“嗯,还是回老家比较舒服。”
男人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酒气夹杂着烟草的味道。
“以后都不走了?”
苏圆摇了摇头,“不走了。”下半辈子就在这儿了。
很多年以后,陈烈依然清晰得记得女孩说的这句话,明明那个时候两人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得到了此生的挚爱。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陈烈的嘴角勾着一丝坏笑,“那你怎么不回家?喜欢住酒店?”
苏圆听出了男人话里的揶揄,她耳廓嫣红,“不是的,我们家房子前两年就拆迁了,我准备明天就出去找房子……”
“你要租房子?”
巧了,他有房子。
陈烈垂着眼眸,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准确的抓住了女孩的视线。
“把老底都揭给我看了,不怕我是坏人?”
两人离得很近,但是苏圆发现男人脸上竟然没有什么瑕疵。
女孩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声音软软的,“那是你坏人吗?”
陈烈深沉的目光灼灼的盯着女孩,“是,我想马上就把你拐回家。”
女孩纤细的肩膀明显抖动了一下。
什么胆子,一句话就吓成这样。
“逗你的,就算是拐,我也得名正言顺把你拐回去。”
苏圆轻轻扣着裙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句话。
“这一片小混混挺多的,别到处瞎溜达,酒店下面就有小饭馆,在那儿吃饭就行。”
“还有,明天和后天都有大雨,就别出去找房子了,天晴了再找也不迟。”
听着男人的话,苏圆点了点头。
男人向她伸出了手,“手机拿来。”
“干嘛?”
迫于男人视线的压迫感,苏圆乖乖的把手机递到男人手里。
半分钟之后,男人把手机还给了她。
“我手机号存进去了,有事就打我电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有空。”
女孩的睫毛轻颤着,白皙的脸蛋蒙上了一层粉色。
她在他身上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关心,这是李杨几乎从未给过她的。
苏圆看了一眼手机通讯录,原来他叫陈烈啊。
“陈烈,我叫苏圆。”
“你又帮了我一次,谢谢你。”
女孩仰着头看着他,眼神真诚。
陈烈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
“那你想怎么谢我?”
男人搓了搓手指,控制住了想在女孩脸上揉一下的冲动。
苏圆无意识的咬了一下嘴唇,“我请你吃饭吧。”
陈烈沉着呼吸,“好,这饭我先预订着。”
“那我先进屋了。”苏圆往旁边移动了一下。
陈烈收回撑在墙上的手,“进去吧,自己小心点儿听见没有?”
“听见了。”
她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露出一截白皙修长的小腿,白色袜子包裹着纤细的脚脖子,陈烈目光灼灼的盯着女孩的背影。
直到她关上房门。

“哎,小林,你说大哥这追上去,会发生点啥事不?”
林立凑了过去,高深莫测的问道:“想知道啊?”
李虎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打电话大哥问不就行了?”
李虎光着膀子,一把在胸膛上拍死了一只蚊子,“嘿,你小子欠练了是吧?”
“嫂子的事情是我们能讨论的?咱们赶紧吃完,我回去还有个文学讲座要听呢。”
李虎灌了口啤酒,“行,你文化人。”
虽然林立是个修车的,但是他有个爱好,那就是看书,按李虎的话说,这功夫没用在以前上学的时候,全用到现在了。
陈烈走出酒店,给李虎拨了一个电话,“你俩吃完赶紧回去,这几天有事儿交给你们。”
“大哥,啥事儿啊?”
陈烈勾唇一笑,“帮我追你们嫂子。”
“……”
“行,对了,大哥,你刚才和嫂子……”
嘟嘟嘟,电话挂了。
“……”

雨终于停了,街道也被冲洗个干净。
下过雨之后空气很清新,大爷大妈们搬着板凳坐在门前聊天。
一辆黑色的皮卡车缓缓停在了干净的街道旁。
李虎打开车门,林立从另一边出来。
车厢里放着各种米面油,牛奶面包什么的。
“大爷大妈!”
李虎热情的跟围坐在一起的老年人打招呼。
老大爷穿着一件宽松白背心,扇着蒲扇,“这两个小子是谁啊?看着有点眼熟。”
“哎呦。”旁边的大妈拍了老头子一下,“这是小烈那两个朋友,都打过多少回招呼了,你还不记得呀,你这个脑子呦!”
“对对对,想起来了,人老了,这脑子也不行喽。”
两人把车上的东西都拎下来,分发给大爷大妈们。
“你们这是干啥呢?”
张大娘一声咋呼,圆溜溜的眼睛满是疑惑。
“张大娘,这东西是陈烈哥给你们买的。”
“这、给我们买这个干什么呀?”
林立扶了扶眼镜,“没什么大事,就是陈烈哥有点事情想请你们帮忙。”

第5章 给媳妇儿买的
“小烈这孩子平时没少帮我们,上次我那空调坏了,就是他给我修好的,一分钱没要!”
“对啊,咱和小烈这么多年邻居了。”张大娘拍了拍腿,“有什么事就直说,我们能帮的一定帮,哪需要买这些东西啊。”
林立蹲了下来,“大爷大娘,你们先听我说。”
“过两天啊,有个姑娘可能会来附近租房子,麻烦你们给她指个路……”
拿着蒲扇的大爷眯着眼睛,“没听说谁家的房子要出租啊?”
张大娘啧了一声,“你这笨老头子,人家小烈都说请咱们帮忙了,肯定是往他那儿指路呀。”
李虎激动的拍了一下手,“张大娘,还是你靠谱!”
旁边的大爷大妈立马嗅到一丝八卦的味道,都围了上来。
“啥姑娘啊?”
“肯定是小烈喜欢的姑娘呗!”
要不说张大娘靠谱呢,人家直接去屋里拿了小本子和笔。
“你们放心,只要那姑娘敢来,我就一定让她去租小烈的房子。”
“来来来,快说说那姑娘长啥样,我记下来,到时候碰到了我好认识呀!”
张大娘这么靠谱,林立觉得这事肯定成了。
“张大娘,那姑娘长得很漂亮,眼睛大,皮肤白,脸有点肉肉的,差不多比您高一点儿,对了,她左手戴着银镯子。”
“行,我都记下来了,我平时也乐意给人家介绍对象,这事儿我熟,放心吧。”
“不过这东西你们还是拿走吧!”
李虎摆了摆手,“那可不行,大哥说这不是小事,所以这些东西你们必须收了。”
“对啊。”林立应和着,“大爷大娘,你们就拿着吧,要不然我们回去也没法交差呀。”
“那行,你们回去跟小烈说啊,这事包在大娘身上!”

家具城。
“烈哥,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啊?”
男人从躺椅上起身,将手里的烟掐灭。
陈烈穿着黑色的短袖,双手撑在柜台上,背肌的线条清晰流畅,“买点东西。”
男人摸了摸光滑的头顶,“烈哥,你孤家寡人的,怎么想起来买家具了?”
“给媳妇儿买的,你有意见?”
光头男人一副惊讶的表情,“媳妇儿?烈哥,你哪儿来的媳妇儿?ˢᵚᶻˡ”
“你和烧烤店的老板娘好上了?”
陈烈咬了咬牙,瞟了男人一眼,“我没时间跟你废话,快带我去挑家具。”
“得嘞!”
“买个大床,衣柜,梳妆柜,都要好的,女孩子还能用到什么,你都给拿上。”
“烈哥,你放心,都包在我身上!”
光头男人带着陈烈去看了几款家具,很快就都敲定了下来。
“烈哥,这家具啥时候给你拉过去?”
陈烈望着外面阴沉沉的天,“越快越好,最好今天晚上就拉过去。”
“行。”
“刚才你跟谁说话呢,都给我吵醒了。”女人抿着嘴,慢悠悠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是烈哥,他买了一大堆家具回去,说是给他媳妇儿买的!”
“媳妇儿?陈烈哥真跟那烧烤店老板娘好上了?”
“谁知道呢,不过烈哥是真大方,花了好几万呢。”

陈烈一点都没闲着,马不停蹄的回了家。
红色铁门被推开,院子里湿漉漉的,男人走到走廊底下,跺了跺脚。
房子一共有两层,他住在二楼,一楼的房间放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客厅里搁着十几盆花,还有随处可见的工具箱。
二楼除了他住的两间,还空着两间屋子。
陈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两间房子给打扫了一遍,顺带连客厅也收拾了一下。
手机嗡嗡的震动着,陈烈拽着衣领擦了把汗,“喂?”
“烈哥,家具马上就到,你开一下大门。”
“行,我马上下去。”
“床放这儿。”
几个工人忙活着,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床和衣柜组装好了。
“烈哥,我还给你拿了新的窗帘和地毯,怎么样,不错吧?”
陈烈拍了拍光头的肩膀,“不错,想得还挺周全。”
“这都是英子让我拿的,她说女孩子喜欢这些好看的玩意儿。”
房间收拾好之后,陈烈靠在门边欣赏着,他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窗帘,淡黄色的丝质窗帘垂坠着,外面还罩着一层白色绣花纱。
奶白色的公主床周围铺着柔软的灰色地毯,这样小姑娘光脚也可以踩上去,不会着凉。
陈烈哼着歌,一把脱下上衣,准备去洗澡。
万事俱备,只等小丫头找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