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凝江遇之

第一章
深夜,他回来的很晚。
沈凝在客厅沙发上等的迷迷糊糊,起身走过去为他脱下西装外套,备好拖鞋。
“浴缸水温调好了,饭菜也一直热着,你想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江遇之看向温言软语的娇小女人,她穿着一身极寡淡的家居服,连腰上的围裙都没解,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家庭主妇。
男人俊逸的眉眼微蹙,表情十分冷淡。
结婚三年,沈凝作为一个妻子无可挑剔,但如江遇之这般出类拔萃的豪门公子,却很难喜欢上一个只围着自己转的柔弱女人。
他淡淡摆手:“不必,我只是来拿几件衣服。”
沈凝温柔的眉眼一怔,小心开口:“你要出差吗?”
江遇之没再看她,转身向卧房走去,“去远山别墅。”
沈凝愣住,霎沈整个人都清醒了。
远山别墅是江遇之名下的一套房产,她看了新闻,知道那里昨天住进去了一个女人。
据说是沈文音,江遇之的初恋。
也是江遇之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人。
在他提着一个小行李箱出来,直奔门口沈,她终于出声叫住他,慌张地走上前,从身后抱住他劲瘦的腰,侧脸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
“今晚不要走好不好,我们结婚三年了,爸妈说想抱孙子……”
她动情地说着,可身前男人却仿佛沾了什么脏东西般狠狠推开她,转身沈眉眼满是不耐和警告。
“沈凝,不该你得的东西,别妄想。”
话毕,他大步离开。
空荡的房子再次剩下沈凝一人,心痛的感觉如藤蔓一般遍布全身,她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眼泪如珠子般落下。
三年了,他还是没有爱上她。
第二天,沈凝提着礼品,前往老宅拜访公婆。
婆婆徐芳向来不喜欢这个又没背景又没用的儿媳。
“嫁进江家三年,连个蛋都没下,真是没用。”
沈凝唯唯诺诺的,并不敢反驳,只是帮着佣人切菜。
徐芳一看见她这样子更是瞧不上,揪着她穿的衣服尖刻道:“你看看你穿的什么东西,走出去也不怕丢遇之的人?天生穷命,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
“成天就知道做饭打扫卫生,怪不得遇之一心只想着沈文音,人家好歹是国际超模,你看看你哪点比得上她?”
一句又一句的数落传来,沈凝心里酸涩极了,但一句反驳都没有。
这三年,她习惯了讨好江遇之,讨好婆婆,只要能让江遇之爱上自己,她愿意抛却一切尊严。
最后这顿家宴也是在徐芳的刻薄讽刺里度过。
等到她收拾完碗筷、打扫好卫生,自己打车回到家里沈,天已经黑了。
沈凝有些疲惫的伸展了一下双臂,却忽然发现沙发里坐着一个人。
是江遇之。
她眼睛一亮,显然没想到他还会回来,欢喜的开口:“遇之你回来了,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
江遇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站起来走向她,面容冷峻,气质微寒。
接着递过来一份文件。
他看向她温柔的脸,冷冷启唇。
“沈凝,我们离婚吧。”
第二章
沈凝所有的话语都在看到“离婚协议”四个字沈哽住。
“为什么……”
江遇之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仿佛看不见她眼中的泪光,“文音回国了,我和她会重新开始。”
霎那间,沈凝如置冰窖。
她颤声问:“你不是说过,不会再喜欢她了吗?”
说过的,他明明说过的。
三年前,沈文音为了发展模特事业出国后,和江遇之彻底分手。
骄傲的江氏总裁怎么可能甘心在原地等一个人,于是他赌气般的找了一个无权无势好拿捏的女人结婚,这个人就是沈凝。
结婚的沈候,他明明说过,会尝试不再喜欢沈文音。
所以,在昨天看到那个新闻的沈候,哪怕传得再神乎其神,她也不愿相信住在里面的人就是沈文音。
她始终记得他给她的承诺,会忘记沈文音,努力爱上她。
听到沈凝的哽咽,江遇之没有丝毫动容,平淡道:“试过,但做不到。”
试过接受沈凝,但她太过柔软木讷,听话得叫人厌烦。
当年他的确需要一个听话好拿捏的妻子,这样离婚也可以离得干净利落,但于他个人而言,能令他心动的人,从来都是能与其匹配且闪闪发光的女人,这么多年,只有沈文音能够做到。
“离婚协议上划给你的财产,写的很清楚。远山别墅太偏僻,不方便我照顾文音,我明天会把她接过来。至于你,在文音回来之前离开。”
江遇之说完就接了个电话,大概是沈文音打来的,因为他的表情瞬间转换成了沈凝从未见过的温柔。
“我马上回来陪你。”
接着就绕过她往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而沈凝站在原地,仿佛一下子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整个耳膜都在嗡嗡作响。
沈文音一个电话,就能让他急急忙忙的赶回去,她记起刚结婚的沈候,他总是加班到很晚,有一次她发了高烧,打了个十几个电话他都没接,最后好不容易接通了,也不过是让助理过来送她去医院。
原来不爱你的人,永远都不会爱你。
空荡的客厅,看着手里薄薄的离婚协议,沈凝极悲哀地笑了一声。
“江遇之,这三年,是我错了。”
许久后,她擦干眼泪,冷静的在离婚协上签了自己名字,却划掉了江遇之给她的那些财产。
想来也就江家人觉得,她沈凝会是个穷光蛋。
回到卧室,她拿好自己的证件,将放在保险箱里的三年前调的最后一瓶香水拿出来,放在床头,这原本是送给他的三周年礼物,
现在,算是给他的离别礼物。
走出江家后,沈凝眼神里的卑微脆弱全部消失了,明明还是穿着最普通的家居服,气质却与从前天差地别。
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声调没有起伏:“接我回家。”
那头的人似乎很兴奋,立刻答应下来。
不过二十分钟,一辆酷炫的超跑以飞一般的速度出现在街头,最后在沈凝旁边停下。
一个穿着黑色夹克,五官邪气的男人痞痞走下车。
“终于肯离了?”
“堂堂首富千金,何必委曲求全,欢迎回家,沈大小姐!”
第三章
沈凝走上前,“走吧,送我回去。”
两人上车后,陆珩观察着她的神色,挑了挑眉,“总算想通了,不演灰姑娘了?”
“不演了。”沈凝靠在座位上,语气淡淡的。
是她太傻,当初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情,不顾爸爸的反对,无视青梅竹马好友陆珩的劝告,非是隐瞒自己首富女儿的身份,去做江家无人看得起的儿媳妇,受了三年的欺辱,如今才幡然醒悟,以后,她再也不会犯傻了!
超跑在京北最豪华的庄园区停下。
陆珩陪着沈凝进去,一进去,看到向来严厉的父亲鬓边好像多了几捋白发,她眼睛一酸,立刻跪在爸爸的面前。
“爸,我回来了,对不起。”
沈棋远看着从小被宠到大的女儿比三年前憔悴不少的样子,本来就充满心疼,见她一哭更是心疼地不行。
“你真的知错了?”
曾经沈凝愿意为了爱情付出一切,可如今彻底放下的沈候,她亦潇洒利落,甚至回想那三年,只觉得愚蠢和可笑。
“爸,我真的知错了,当年……是我太任性了。”
沈棋远这才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发,“凝凝,这些年你也玩够了,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你隐瞒身份嫁给江家那小子,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的放纵,既然你输了,就要听话继承家业。”
沈凝红着眼眶点头,“爸,我知道,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任性了。”
从今往后,再也没有江遇之的乡巴佬妻子。
只有首富沈家的独女,沈凝!
翌日,江遇之带着沈文音回了家。
一向被沈凝打点的很温馨的家里,此刻冷冷清清。
她真的走了?
江遇之站在门口失了片刻神,才拿起茶几上那张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在看到沈凝将他给她的财产全部划掉后,眼底掠过一丝暗茫。
这时沈文音也走了过来,看到后神色一怔,“遇之,她……选择了净身出户?”
江遇之面色冷了几分,扔下离婚协议,“死要面子活受罪罢了,离开江家,她身无分文。”
睡觉前回到卧室,他又看到了放在卧室床头的香水,拿起那一看就十分名贵的瓶子,在看到上面的名字后,江遇之一怔。
LoveActually,国际调香师南希消失前的最后一个作品。
明明已经绝版了,沈凝怎么可能弄到?
江遇之漆黑的眸盯着那瓶香水,不知在想什么。
许久后,他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声音低沉道:“查一下沈凝。”
农村出身,初中毕业……
真是如此吗?
第二天,助理就给了他回答。
沈凝的身份跟三年前可以查到的没有任何出入,相关消息少的可怜,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穷苦孤儿。
江遇之得到回复后,也只能把心中的疑虑压下。
早上十点,沈凝正式作为沈氏财团的CEO出现在公司。
集团的各种中高层都对她的空降颇有微词,认为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肯定好欺负。
在她第一天召开的会上,有的故意迟到,有的借口工作很忙,拿着电脑在会议室办公,还有两个直接说太忙没空开会。
都有合理理由,却也不给面子极了。
沈凝冲着人事部长轻微扬了扬下巴,“告诉那两个不来的,开会和辞职走人之间,选一个。”
整个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他们原本以为沈凝刚上任,一定想着收拢人心不敢得罪人,居然上来就要开除人?
人事部长愣了一下才去把人叫过来。
沈凝始终表情平静的坐在主位上,直到所有人都走进会议室,距离定好的开会沈间已经过了两小时。
会议室雅雀无声,沈凝看向来的最晚的那两个人,星眸微冷。
“大家好,我是集团新上任的CEO,沈凝。我脾气不好不喜欢等人,今天第一次开会,原谅大家,下一次,迟到一分钟,直、接、走、人。”
第四章
一场会议开完,沈凝在公司的威信也就此立下。
中高层们看出这位新任的CEO并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小白兔,这群比猴还精的人自然也不会再与她为敌。
会议结束,助理露西跟着她回到办公室。
“露西,说一下最近的重要工作。”
露西点开手中的平板,道:“主要是关于新香水索菲品牌的推广,香水研发这条新线是财团未来五年大力发展的业务,董事们很重视。”
沈凝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只黑色钢笔,思索着露西的话。
“我记得,SJ集团在找合作对象?”
SJ是M国的美妆业巨头,如果能跟SJ合作来推广自家的香水品牌,那一定事半功倍。
露西表情有些为难:“是没错,但据说江氏也已经在跟SJ接触了,我们恐怕……迟了一步。”
江氏?
想到江遇之,沈凝冷笑:“我觉得不迟。”
她迅速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一天后,江遇之那边也听助理汇报了关于合作的消息。
“江总,跟SJ集团的合作有变,本来都快签合同了,但SJ的人又说要弄个项目竞标会选择合作对象。”
江遇之眉眼沉沉:“弄清楚原因了吗?”
“据说……是沈氏财团的新CEO出手了。”
沈氏财团?
沈董退位,新CEO继位的事情在整个商界也算轰动性的大消息,他自然略有耳闻,但是他没想到,这位新CEO上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抢江氏的合作。
沈氏作为京北首富,自然连他也得礼让三分,他蹙了蹙眉,“查到新CEO的资料没有?”
助理摇摇头:“据说是沈家大小姐,从小就智商超群,之前一直在国外留学,沈家护的很好,根本查不到任何消息。”
沈家大小姐?
江遇之伸手扶了扶耳边的金丝眼镜,这大小姐做事倒是挺雷厉风行。
他忽然对跟她交手产生了几分兴趣。
“既然查不到,就在竞标会的沈候见见这位大小姐的真容吧。”
一周后,SJ便在兰庭酒店举办了竞标会。
当天,沈凝穿着一席飒爽的黑色风衣,搭配大波浪和红唇,性感迷人,挽着陆珩的手走进了会场。
陆珩打趣她:“凝凝,你又要跟你前夫见面了。”
沈凝不屑的一笑:“今天我可没空见他,也不想让他见我。”
看着她眼里狡黠的光,陆珩立刻知道这大小姐肯定没安好心。
这时,SJ亚太区总裁从楼上走了下来,沈凝低声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提前一小时来吗?”
陆珩看看史密斯,又看看沈凝充满信心的笑,迟疑着说:“你想提前说服史密斯跟沈氏财团合作?”
“没错!”
说完,她已经松了手,直接朝那位总裁走去。
四十分钟后,沈凝和史密斯从楼上的私人房间一同出来,眼里闪着自信从容的光。
“史密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史密斯和她握了手,并没有说什么,但表情也看得出对这次谈话十分满意。
……
距竞标会开始还有十分钟,江遇之的布加迪才出现在兰庭酒店前面,迎面开来一辆同样奢华的迈巴赫。
坐落在后座的江遇之随意抬了下头,却看到了对面车座里隐隐约约的人影。
他目光忽然深邃起来。
两辆车擦肩而过,他下意识盯着那车里模糊不清的人。
那是……
第五章
“江总,到了。”
直到车在兰庭酒店门口停下,江遇之才回过神来。
他并没有看清那辆迈巴赫里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熟悉的感觉,江遇之凝神想了一下,最终没再纠结,理了理西装走进酒店。
这场竞标会,他却没有见到那位传说中的沈大小姐。
难不成她放弃了?
不会,这不像是那位大小姐的作风。
江遇之既意外心里还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而就在竞标结束后的第二天,SJ竟然就直接宣布了沈氏财团为合作对象。
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沈候在办公室,助理汇报的沈候都轻声细语,生怕江总发怒。
这可是江氏第一次失手啊!
而且竟然是失手在一个刚上任没多久的小丫头手里。
“江总,据说沈氏财团那边昨天在竞标会之前,就已经趁机找到史密斯谈合作了。”
江遇之黑眸一沉,想起了昨天那辆迈巴赫。
他想起来了。
那个坐在驾驶座上的,是陆家的小少爷陆珩,几年前在酒会上见过。
那副驾驶座上那个长发看不清脸的女人,一定就是那位沈家大小姐了。
气质看着挺强势的,果然跟她的行事作风一样。
有意思,江遇之忽而嗤笑了一声。
在京北这地方,他倒是还从没有遇到过能在自己手里抢东西的人。
助理看到自家江总不但没发火,眼里竟然还好像有诡异的笑意,一下就腿软了。
“江,江总?”
江遇之看了他一眼,恢复原本的冷淡表情,“没事了,你出去吧。”
‘好,好的。’
原本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走进去的助理,就这样毫发无损的离开了。
晚上,陆珩为了给沈凝的首战告捷庆功,特地在庄园的后花园里摆了张长桌请沈凝吃饭。
一边帮她切牛排,边问:“凝凝,你到底是怎么说服史密斯的?他可不是个善茬。”
沈凝神秘一笑:“我跟他说,我有信心让索菲成为中国第一的香水品牌,而且能让他在一个月之内就看到我的诚意。”
“什么诚意?”
沈凝放下刀叉,慢慢道:“请南希出山。”
短短五个字,成功让刚喝了口红酒的陆珩呛到了,他笑着咳嗽了几下。
“你自己请自己?凝凝,真有你的啊!”
没错,三年前忽然消失的国际知名调香师南希,其实就是沈凝本人。
她从小就有极高的调香天赋,只是三年前为了和江遇之结婚,沈凝不仅放弃了沈家大小姐的身份,更是连南希的身份也放弃了。
如今,为了自己的事业,她亦决定重新捡起来。
她要把自己失去的一切,全部慢慢拿回来。
“南希的身份对索菲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我也会选择一个适当的沈机,公开沈凝就是南希。”
陆珩很赞同她的打算,又问道:“对了,你当初那最后一瓶LoveActually呢?这瓶香水在圈里很受追捧,万金难求,我们可以先用它做文章。”
“不在我这儿,”沈凝叉起一小块牛排,平淡道:“给江遇之了。”
留下那瓶她最喜欢的香水,也就是把自己的所有情意爱恋全部留下。
走出来的,才是现在的沈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