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则林欢

我一心在学校创业,开展了摆摊套圈业务。
校草带着三分不羁、四分漫不经心来玩儿套圈。
结果一套一个准儿。
还套住了我的脑袋。
1.
现在的气氛就是十分尴尬。
程则双手插兜,冷眼看着我。
红色的圈儿还套在我的脑袋上。
现在就是一个不把头给他就不能收场的大状态。
「你看,你要不找点儿替代品?」
他冷笑:「你刚刚不是说套到什么就给什么吗?」
十分钟前,他来到了我的摊位。
由于太多冤种校友玩这个游戏让我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当时看着程则,我大言不惭地告诉他:「套到天上的月亮都给你摘下来。」
结果他直接把我摊位上的物品全套完了,只剩下零星几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没想到今天栽在他身上。
我恨!
「那你想怎么办?」
话音刚落,他走过来,白皙的大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然后拿出手机给我俩照了一张「亲密照」。
我一把就推开了他,双手交叉护胸:「你干什么!」
程则十分坦然:「刚刚只是行使我对你脑袋的支配权。」
你放屁!
他却十分有原则的样子,直接将照片中的我的脖子以下全截了。
「可以了吧?」
可以个屁啊。
他伸出手朝我挥了两下,然后拎着我给他装奖品的史利丹化肥袋走了。
画风极其诡异。
2.
我今天可算是赔得血本无归。
我躲在被窝里含泪清点今天的收益。
发现根本没有收益!
我猛地把头埋在枕头里,压抑着大喊:「我恨你!」
我室友兰意却突然激动地叫我。
我疑惑:「小意,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没办法,刚刚实在是控制不住情绪。
她激动地爬上我的床:「姐妹!你什么时候跟程则搞在了一起!」
话音刚落,另外两个室友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八卦地看着我。
我咆哮道:「就今天!」
她们仨同时倒吸了口凉气,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我恶狠狠地吐槽:「那个王八蛋,下手可狠了,我完全没有阻止他的力气。」
我双手握拳,砸在了被子上。
但情到深处,无法自拔,我再度将头埋在了枕头里:「Ihateyou!」
兰意的声音有些疑惑:「林欢同志,这么帅一男的,你还不想让他见光?」
我终于觉出了不对:「什么东西?」
她把手机给我看。
里面是一条程则的朋友圈。
文案是三个字:女朋友。
然后就是我在一脸懵逼中被他拍的合照。
什么玩意儿?!
「他疯了吧!」
「你们不是谈恋爱了吗?」
我像是被羞辱了一般:「哈!什么谈恋爱,老娘今天没撕了他都是因为有职业道德。」
今天他把我的奖品全带走了。
我本来打算今天把给男神买香水的钱赚回来的。
对了,我给男神买的香水呢?
我猛地想起来,当时我刚摆摊儿,最远那个位置一直没人套过。
我为了吸引他们往远了套,把香水替上去了。
中途程则把它套走了!
而我的香水,现在正在那个史利丹化肥袋里。
我扶着额头,颤抖地开口:「小意,程则现在……在哪里?」
3.
我正鬼鬼祟祟地走进学校的游泳馆。
听兰意说,程则是校游泳队的。
过两天有比赛,所以他可能在加紧训练。
我盲猜他今天也会在游泳馆。
我轻手轻脚地摸进更衣室。
果然!
我的「小史」就静静地躺在角落。
以一种被人遗弃的姿态。
混蛋程则,一点儿都不好好地对待它。
我滑跪过去将化肥袋扶正,然后伸手进去掏我的那瓶香水。
虽然这样有点儿违背我的职业道德,但是这香水是真的贵啊。
我急得面红耳赤,生怕有人进来看到我的犯罪现场。
可是我老找不到。
这时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地面传来,身后似乎还有一阵轻盈的小跑。
哦莫?!
怎么办?
更衣室又十分空旷,我连跑的地方都没有。
但来不急了,我只能快速地跑到门后躲起来。
此刻我非常感谢我的A杯,让我在狭窄的门后寻得一丝空隙。
「砰」的一声,似乎有重物撞击我面前的门。
程则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你老跟着我干吗?」
然后是个羞怯的女声:「程……程则,我喜欢你。」
我懂了,壁咚呢在。
我默默地摇头。
又是一个失足少女。
程则声音里带了一些残忍的笑意:「啧,那也不关我事儿啊。你每天都来会很影响我训练的哦。我不喜欢你。」
啧啧啧,我头摇得更厉害了。
我怎么还能指望一个用化肥袋装走我所有奖品的人有一点儿良知呢?
果不其然,那女生的声音开始有点儿哽咽了。
似乎在流泪:「可是我就是很喜欢你啊……」
程则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听着她哭。
最后终于开口了:「你可以先别哭吗?别人看了以为我在欺负你呢。」
我翻了个白眼。
这应该是个肯定句,少年。
他还不忘再补一刀:「虽然你哭了,我还是不会喜欢你的。」
哈!要不要那么残忍。
女孩声音即使是带了哭腔,也十分甜美:「那我还可以追你吗?」
程则操着一口十分温柔的腔调:「当然啦,追我呢,是你的权力,但是,拒绝你也是我的权力哦。」
果不其然,那女生跺了跺脚,羞愤地跑走了。
然后程则顺理成章地关上了门。
再然后我们就尴尬地打了个照面。
而我脸上似乎还停留着对程则的不屑。
4.
到现在我才看清楚程则。
他只穿了一条黑色的运动裤,上身只搭了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水珠正在沿着修长的脖颈掉落。
我内心更加不屑,穿成这样不就是为了勾引女生?
但贸然出现在别人的更衣室里的我实在有些理亏。
所以我干笑着抬手:「嗨?」
「呵。」
气氛有些凝滞。
他终于开口:「你也是在这儿等我的?」
我抿着唇:「也不一定。」
他听着我模棱两可的回答挑了一下眉。
「那你来这儿干什么?」然后了然地点了点头,「你不会是来偷那一堆垃圾的吧?」
「我没有!」我大声地辩白。
他慢悠悠道:「没有最好,我还以为你那么玩儿不起呢。」
「那你都知道那是垃圾还拿走?」
程则双手抱胸,凉凉地看着我:「我不是没把你头拿走吗?」
我承认!
我被他激到了。
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到他面前,踮着脚把脖子伸向他:「你有种就来拿啊!来拿!」
他似乎被我惊到了。
我一个重心不稳扑在了他身上。
而他轻车熟路地卡住我的脖子抵在墙上,眼里尽是不可置信:「你怎么能那么赖皮?」
呵!开玩笑,老娘跟菜市场大妈为了那两根葱吵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沙子呢!
5.
「所以你就是来这儿做这个的?」
他手还卡在我的脖子上。
我想到刚才来的目的,着实有点儿心虚。
但我还是先发制人:「我是因为你发那个朋友圈才来找你的。」
他力道松了些,抿了抿唇,带了一些被我揭破的尴尬。
我趁机打掉他的手。
然后抓过他的衣领……可他刚游完泳没有衣领。
所以我按着他搭在身上的浴巾将他怼在墙上:「说!你为什么要造谣?」
他低头看我,疑惑道:「你怎么能看到我的朋友圈?」
「你知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共同好友!你这样我还怎么做人!」
其实没那么严重,但我要先恶人先告状。
「我本来打算明天删的。」
「我说的是这个吗?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本来就是想给那些女生看,让他们知道我不喜欢她们那一款。」
我不李姐:「哪一款?」
他面不改色:「漂亮的。」
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句话像是在我胸口放了两只冷箭。
「你说我不漂亮?」我挺了挺胸。
程则看了我一眼,然后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啧」了一声。
侮辱性极强。
也许是不忍心看我暗自神伤,又或许是出于侵犯我肖像权的理亏,他开了口。
「不好意思,朋友圈我现在就删,作为补偿。你把那堆破烂儿……奖品,带回去吧。」
我的心情迅速地明朗:「真的?」
「嗯。」
我克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笑着去拿我的「小史」。
临走前,我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胸肌,流氓地吹了一下口哨:「身材不错。」
我余光里瞟到他对我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