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辛年蒋小舟

第一章 马上跟我走
“身高”
“169”
“体重”
“49”
“三围”
“85—63—85”
“……”
她当初青涩而又娇羞的模样浮现在脑海,某南江第一经纪人正闭目养神,确切点说,是隐忍怒意。
外面的阳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旁边的人却是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喘。
她忽地睁开眼睛,将手里的文件用力砸在桌子上,“简直是自毁前程!”
最近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新生代小花蒋小舟家世落魄的负面新闻。
现在又出现一条“蒋小舟深夜就医,疑似宫外孕。”的消息在热搜第一就没有下去过。
网上接二连三爆出什么“蒋小舟傍上神秘金主。”
“蒋小舟殴打记者实锤。”
网友拍摄视频迅速疯传,任凭公关能力再怎么厉害,也比不上网友的火眼金睛。
“还联系不上她吗?”
“说是,已关机……”
五个小时之前。
大年初二,凌晨三点,派出所。
蒋小舟因为打架进来,现在眼角下面还带着一小块淤紫,漂亮的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此刻正做完了笔录安静的坐在里面等人。
无非就是经纪人或者助理来将她领走。
很显然,经纪公司为她收拾烂摊子已经轻车熟路,不是第一次了。
父母忽然失踪,原本家里的宅子也被贴上了封条,面对咄咄逼人的娱乐记者她再一次失控,以至于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此时,不远处传来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蒋小舟闻声看去,进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穿了一件长款的黑色大衣,上面还落着少许的雪花,长相凌厉,剑眉斜飞。
他面无表情的吐出几个字,“跟我走。”
“你是谁啊,是我经纪人让你来的吗?”
紧接着,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信封递给她,说话时语气不自觉加重了几分,“我再说一遍,马上跟我走。”
蒋小舟犹豫着伸手接过,拿到手里这显然是一个已经被拆开过的信封。
她顺势拿出里面的信纸展开,入目的两个字字眼瞬间刺的她眼眶通红。
标题简单两个字:遗嘱。
末尾的签名是她父亲。
信纸上苍劲有力的笔迹确实是她父亲的亲笔,只是父亲的遗嘱,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男人的手上。
蒋小舟再次抬起头,跟前的男人已经转身向外走,她来不及细看信里的内容,便抬起脚步追了上去。
她呼吸带着轻微的紊乱,开口道,“你究竟是我父亲什么人?”
“朋友。”他继续朝外面走着,头也不回的撂下这两个字。
外面不远处就停着辆男人的车,他自顾自的开门坐进去,丝毫没有要为她开门的样子。
蒋小舟手里握着信封,这几张纸都显得滚烫。
她毫不犹豫的拉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坐了进去,男人发动引擎,车子很快的在路上平稳行驶。
蒋小舟视线落在这份遗嘱上,篇幅不长,言简意赅。
大致就是把父亲把她托付给了跟前这个男人,在父亲回来之前,她都要跟这个男人一起生活。
她还从信中知道了他的名字:聂辛年。

第二章 很符合聂辛年的人设
她试探着开口,叫他的名字,“聂……辛年。”
男人专心看着前方,似是没有听见。
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其实很陌生,父亲的朋友很多,她不记得也正常,但是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年轻,又不像父亲那个辈分。
“关于我父亲的事,你知道吗。”
她还是鼓起勇气开口,毕竟父亲肯写出这样一封遗嘱,就一定有他的打算。
那这个叫聂辛年的男人,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聂辛年微微侧头,不咸不淡的瞧她一眼,“不知道。”
蒋小舟停顿片刻,心头酝酿着一个疑问,想问,但又怕听到答案。
她缓缓呼出一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的平静,“那我父亲是不是还活着。”
“不知道。”
他毫不犹豫的回答,清冷淡泊的嗓音落在这车内狭小的空间里。
“这遗嘱为什么在你手里。”
“昨天你父亲的律师送到我家门口的。”他顿了顿,接着道,“我也只有这一封遗嘱,其他的,我也不清楚。”
简简单单几句话,打消了蒋小舟所有的念头。
她本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可以通过他知道些什么。
只可惜眼前这位,除了这封信也什么都没有。
她摁了一下手机,屏幕却并没有应声而亮,可能已经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她看着身边的男人,再次提问,“我们现在去哪?”
“……”
车内的氛围一度冰冷,并没有人回答。
聂辛年皱了皱眉,习惯了安静的男人一时间觉得她很吵,这些没有必要的问题也并不想回答。
车子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行驶,她看着车窗外不停变换的风景,直到进入了一处高档别墅区。
身为地地道道的本地人,她自然知道这边的房价,没想到这个男人年纪不大,竟然住的起这么贵的房子。
整片都是欧式风格的建筑装修,浪漫高贵的氛围笼罩着这里每一个角落。
她下了车跟着聂辛年走,直到走进他家里,男人才开口,给她指了指二楼的方向,“上面右手边那间,你先住着。”
“好。”她点头。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他倒也直奔主题,“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聂辛年只是自顾自的说,说完也不等她回答便一边脱下外套一边朝着楼上走。
蒋小舟在原地愣了愣,直到他的背影没入拐角彻底消失不见,她才动身朝着楼上走去。
按照他刚才所指的那个方向,推开房门。
简单大气的陈设带着属于现代的时尚,至少目前看来,很符合聂辛年这个人设。
她在抽屉里也没有找到充电器这一类的东西,又不太敢去问他要,只好等天亮再说。
夜深,她迷迷糊糊的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睡梦中觉得小腹隐隐作痛,半梦半醒也没当回事。
直到那份疼痛愈演愈烈,额头上都沁出了些许汗珠。
蒋小舟才彻底从睡梦中醒来,她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起身。
她咬了咬唇,再咬了咬,抬手敲响了聂辛年的房门。

第三章 我不认识她
“聂辛年……”
屋内灯光昏暗,一片寂静。
男人很快听见这敲门声,以及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蒋小舟在他房间门口,腹部的疼痛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她秀眉紧皱,一手摁着腹部,再次敲门。
“聂……”
语音未落。
房间门忽的打开。
男人站在门里,开门就看见她这一副憔悴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很不舒服。
聂辛年看着她,“你怎么了。”
蒋小舟嘴唇微张,刚想解释几句,却发现眼前的实物都变得模糊,就连男人那张脸都看不清了。
紧接着,她脚步踉跄一下,跌入了男人怀中……
“喂,醒醒,蒋小舟!”
聂辛年及时搂住她防止她摔倒,他瞧着怀里这个人事不省的女子,剑眉微蹙。
真是欠她的。
他手臂一个用力将她打横抱起,匆忙朝着医院赶去。
这个时候的医院人烟稀少,他直接帮她挂了急诊。
那边的医生简单了解下情况,来的是个女子,聂辛年描述好像是肚子疼,其它一概不知。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妇科大夫的灵魂拷问:“你是他什么人?”
“我不认识她。”聂辛年不假思索的回答。
一年轻男子,早上五点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当红女星挂急诊,症状说她肚子疼。
然后一问,不认识。
如何让人信服?
聂辛年看向那医生的表情带着说不清楚的复杂,他再次开口,“大马路边捡的,别问那么多,你快给她看看。”
他和这个叫蒋小舟的女人,昨天之前确实没有什么硬性的关系。
现在……
和大马路边捡的其实也没什么两样。
医生扶了扶眼镜,这人在跟前昏迷不醒,也不好再多说,“带她进来。”
“……”
十分钟后,蒋小舟逐渐醒来,她当时来不及解释,只是来大姨妈而已。
通常她也不会有这么大反应,唯独这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旁边小护士给她递过来一杯热水,还有两片药,“你是蒋小舟吧,我挺喜欢你的,外面那位还在等你,先吃两颗止痛药吧,下次注意点。”
“谢谢。”蒋小舟接过来,后知后觉的问道,“外面那位?”
哪位?
护士指了指外面那个位置,“据说是在大马路边把你捡来的好心人,那可得好好谢谢人家,正过年的。”
她吞掉那两片药放下水杯,“好,谢谢,那我可以走了吗。”
“嗯,可以了。”
“……”
蒋小舟推开门出去,看见聂辛年就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型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医院的灯光给他拉出一道浅浅的影子。
空气里四处漂浮着消毒水的味道。
“谢谢你。”
蒋小舟还是怼他表示感谢,萍水相逢,任何一点善意都值得感恩。
聂辛年转过身,看她没事人一样站在这里,半信半疑的上下打量她几眼,“你……好了吗。”
“好了,我其实没什么。”
他神经大条的继续追问,“确定没什么?”
“你还希望有什么吗?”
蒋小舟恨不得找个什么地方能钻进去,拜托不要再问下去了!

第四章 他是什么稀世古董!
“那行吧,回家。”
某男放弃追问,或者说,他其实本身也不好奇。
只是责任所在。
“我去旁边买点东西,你先在车里等一下我。”
某男点头,“也好。”
“……”
蒋小舟淡淡松了口气,幸好,他没再问她去买什么。
然而,这短短几个小时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被人悄悄拍了下来,其中任何一张照片都可以大做文章。
几分钟后,她从超市出来并且去了一趟卫生间,然后顺理成章的坐上了聂辛年的车子。
她坐下的那一刻,车厢内的气氛好像再次下滑致冰点。
“加个联系方式吧,以后用得着。”聂辛年把手机都给她,这语气既不是商量,也不是搭讪。
而更像是吩咐。
“我手机没电了,没有带出来。”
“把你的号存我手机里。”
“……”
蒋小舟刚打开他的手机,里面铺天盖地的娱乐新闻接踵而来。
爆!当红小花蒋小舟殴打记者。
某小舟人设崩塌!
网友急诊偶遇蒋小舟!
蒋小舟攀附圈外神秘金主究竟是谁。
独家猛料,神秘金主抱蒋小舟深夜就医,疑似宫外孕!
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疯狂出现在热搜榜上,单单她一个人就压下了春节晚会的所有热搜。
这样的结果似乎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接下来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
恰逢红灯,聂辛年偏头朝这边看过来,见她盯着满是娱乐消息的手机屏幕发呆,“写好了吗。”
她这才回过神来,急忙道,“快了,还没有。”
蒋小舟在他手机通信录里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也顺手在他微信里面加上了自己。
然后乖巧的把他的手机放到他右手边的地方。
聂辛年拿起来点开,里面的娱乐新闻他想不看见都难。
他本和往常一样顺手滑掉,却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盯着那张图片点了进去。
聂辛年看了眼那照片,又看了看蒋小舟,确认无误后才开口,“这不是你吗?”
“是,是我。”她再次点头。
这里面所有负面新闻,里面的主角都是她。
用句网友的话说,这是要一糊到底了。
“你怎么会在手机里?”他手指滑动了几下,表情变得有更加难以描述,“这儿怎么还有我。”
那照片虽然没有正脸,但他还不至于连自己都认不出。
有他抱着蒋小舟进医院的,还有站在妇科诊室门口的,包括他和蒋小舟一同从警局出来的画面,手机里应有尽有。
“我,是蒋小舟啊。”语罢,她觉得这种解释有些苍白,补充道,“明星你知道吗,电视上那个蒋小舟,就是我。”
她就算现在没化妆素面朝天,眼角下面还带着点淤紫,也不至于认不出来吧……
“哦,我一般不看电视。”
聂辛年看了眼路口变换的红绿灯,放下手机重新握住方向盘,觉得她这个解释似乎合情合理。
副驾驶位置上的蒋小舟愕然,现在这个年代,真的有人不看电视?
这个叫聂辛年的男人究竟是什么稀世古董!

第五章 你这人真是麻烦
一瞬间的惊讶让她说不出话。
聂辛年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并不像在跟她开玩笑。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提问,“那你不上班的时候都在干什么?”
“炒股。”
“……”
好吧,她果然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定义他。
短暂的惊讶过后她也自然而然的跳过这个话题,“前面路口可以停一下吗,我去那里拿几件换洗衣服。”
“也行,快去快回。”
可谁知蒋小舟这一去,竟被公寓门口的娱乐记者堵了个正着。
这个地方她也不常住,再加上现在是早上六点左右,根本没有想到还有人在这里等着她。
角落里一人惊呼,“蒋小舟!”
随即四周狗仔应声而起,抬起手里吃饭的家伙就纷纷超这边涌来,“蒋小舟,请问您对网上的舆论有什么看法?”
“真的不打算澄清一下吗?”
“听说您深夜就医,是否真的如网上传言所说。”
“……”
蒋小舟抬起头,俏丽的小脸上挂着彩,却丝毫不影响她眼睛里的那股子坚毅。
她咬牙,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道,“我无话可说,请让开。”
周围的记者却像打了鸡血似的来劲,手里的镜头都快要怼到她脸上。
“难道真的没有什么想解释的,没有什么想对您的粉丝说吗?”
“所谓背后金主为何迟迟不肯现身,让您一个人孤身前往这里。”
“……”
蒋小舟嘴边不禁挂上一抹冷笑,解释?
她现在就算一字一句的解释,真的还会有人信吗?
“我再强调一遍,我无话可说,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们觉得是什么,那就自然是什么。”
反正是与不是,他们不已经那样报道出去了吗。
非要咄咄逼人的来让她这个当事人做些没有必要的解释,意义何在。
“滴滴滴——”
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音穿透在场人的耳膜,同时也吸引了他们的全部目光。
聂辛年开着车往这里面走,硬生生的从记者堆里开出一条道来。
他车窗半降,看见人群里的蒋小舟,伸手轻敲了下玻璃,“上来。”
蒋小舟动作麻利的拉开车门坐进去,将外面的记者隔绝开来。
“多谢。”她眼眸低垂,出于本能的向他表示感谢,英雄救美的戏码,光这短短几个小时就在不停上演。
这句多谢她是真心的,下一秒,聂某人的抱怨也是真心的。
“你这人真是麻烦。”
聂辛年打着方向盘,还一边注意着外面乌央乌央的记者,他这一天就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尽是跟着蒋小舟忙活了。
再说白一点,如果不是她父亲蒋川这一层关系,关于蒋小舟的任何事他都不会插手。
他现在甚至一度在想蒋小舟为什么不能是个男人?
至少也不需要他像现在这样事无巨细的照料,一眼没看紧就让她在家门口被围堵了。
他说的毫不遮掩,蒋小舟也自知给他添了不少麻烦,嘴边的微笑带着歉意,“抱歉啊,下次我帽子口罩都带上,遮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