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冬祁夏璟

第十一章
祁夏璟心里猛地一颤,仿佛灵魂被人掏空,茫茫然一片虚无!
一晃两年过去——
新年度歌王比赛现场。
主持人:“今天我们不仅请来了隐退两年的歌王祁夏璟,还请来了一位神秘选手!”
他话音刚落,台下的人纷纷呐喊:“蒙面歌神,蒙面歌神!”
“看来大家都已经关注很久了,那么有请我们来自海外的蒙面歌神!”
伴奏响起,戴着面具的倩影缓缓走上台前——
熟悉的音色令祁夏璟有些恍惚。
他正是为她而来!
祁夏璟想让这道形似‘黎冬’的歌声,火遍全国!
主持人又说:“听说蒙面哥们归国之日要以真面目示人,不知道今天有没有这个眼福?”
台下欢呼声一片。
她勾唇一笑:“是的,每个人都要面对过去与真实的自己。”
女主伸手抚上面具,众人屏住呼吸鸦雀无声。
随着面具落地,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祁夏璟瞳孔猛地一震,随即失控地站起身:“黎冬?!”
看着评委席上失控的男人,黎冬微微蹙眉:“这位评委,您认识我吗?”
她没否认自己是黎冬,唯独否认了与他的过往……
祁夏璟猛地僵住,悲伤与痛苦全都哽在喉头。
主持人见状连忙打起圆场:“现在有请各位评委为蒙面歌神打分!”
看着其他三位评委打出分数,理智回笼的祁夏璟缓缓坐下,抬手摸上打分器——
总计SSS级的高分出现在大屏幕,现场一阵欢腾!
“恭喜我们的蒙面歌神,打破了我们节目组的记录!”
历史最高分给了黎冬,现场所有的欢呼和呐喊也都是为了她。
祁夏璟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两年前的场景。
那个在海选现场羞怯而坚定的少女,与眼前光芒万丈的黎冬重叠,仿若一场大梦。
她……回来了。
接下来的选手上场,祁夏璟都心不在焉的听着。
总算熬到了比赛结束。
后台更衣室——
黎冬脱下演出服换上连衣裙,坐在镜子前卸着夸张的舞台妆。
门忽然被人打开,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镜子里,直直闯入她的视线。
“祁老师?”
她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住,语气陌生而疏离。
真真实实见到黎冬的这一刻,思念与情愫在祁夏璟胸膛交织,冲击着他的理智。
他脚步缓慢地走上前,却迅速伸手将她揽在怀中!
“黎冬……”
祁夏璟的嗓音沙哑而颤抖,透着无尽的悲怆。
一瞬奇异的意动过后,黎冬忽然挣扎起来:“祁老师!我在国外久仰您的大名,一直很佩服您,没想到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您就这么不尊重人!”
听着她急促而慌乱的话语,祁夏璟有片刻怔愣。
这不像是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他将黎冬搂的更紧了,手掌缓缓抚上她的背部——
随即连衣裙拉链‘吱’一声滑到底部!
祁夏璟抬眸望去,只见她白皙优美的后背中央,赫然有着一颗朱红色的痣!
背上的凉意与男人指尖滚烫的温度形成强烈对比。
黎冬身体不由自主瑟缩了一下,随即惊恐地抓紧衣服连连后退!
“祁老师,请您出去,我真的要叫人了!”
似乎觉得这样不够有说服力,她又冷声开口道:“这件事一旦闹大,我是受害者,名誉受损的只会是您!”
她决绝的话语,仿佛一根针扎进他心脏里搅动!
祁夏璟惊愕交加,眼中划过一丝痛色:“黎冬,你究竟是装的,还是真的忘了我?”
黎冬眉头紧蹙:“祁老师,请您不要再胡言乱语,抛开在网上冲浪时看到过彼此的消息,我们只是陌生人而已!”
闻言,祁夏璟眼底骤然涌起暗色。
他翻出两年前官宣结婚证的微博,将手机递到她眼前——
“我们曾经结过婚,要怎么做陌生人?”
看着微博的日期与评论,一字一句都做不得假。
黎冬的眼神逐渐从震惊迷茫变为平静。
过了良久,她终于开口——
“抱歉,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不过就算结过婚也没关系,以我们这两年分居的情况,足够离婚了!”
第十二章
祁夏璟浑身紧绷,强忍着焦躁与慌乱的情绪。
黎冬竟然连他们已经离婚的事都不知道……
所以她是真的忘了他吗?
见他怔怔杵在原地发愣,黎冬立刻拉好连衣裙匆促离开。
祁夏璟没有再出声挽留,而是拿起电话打给助理:“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要知道黎冬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几天,节目组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前二十强的比赛。
而黎冬也没日没夜地扎进了练习中。
排练时,祁夏璟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黎冬,她却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他心底一阵苦涩……
脑海中忽然传来她那时颤抖的声音——
“给我梦想的人是你,摧毁我梦想的人也是你……祁夏璟,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只是廉价的利用品?”
“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从来没想过会因为你落得这样的下场。”
从前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人,现在却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而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祁夏璟纷乱的思绪。
助理有些迟疑的嗓音响起。
“祁老师,已经查到了,两年前黎冬在去机场的途中发生车祸坠黎,虽然后来被打捞了上来,可由于窒息过久,脑部有些损伤……”
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随即又听见助理说:“我还查到她这两年频繁出入心理诊疗室,由于医院保护病人隐私的缘故,她的心理问题不得而知,但应该和死里逃生后的创伤应激有关系。”
祁夏璟挂断电话,神情凝重地返回演播厅。
此刻黎冬正坐在台下,聚精会神的看着另一组选手。
而他则认真地凝着她,久久移不开目光。
忽然,话筒里传来‘滋啦啦’的刺耳噪音。
黎冬脸色陡然煞白,旋即惊恐地蜷缩成一团,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祁夏璟冲上后台拔下话筒线,担忧地转眸望向黎冬。
却见她双眼紧闭,正用力地大口喘着气。
细细密密的心疼在体内蔓延开来,祁夏璟暗暗攥紧了拳头。
这两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他大步走到黎冬身边,将水和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
她颤抖着伸手接过,湿漉漉的双眼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令他又是一阵心疼。
见黎冬情绪逐渐稳定,祁夏璟轻轻在她身旁坐下,斟酌着开口道:“你很害怕高分贝的噪音吗?”
她默了一瞬:“我的听力出现过问题,虽然后来治好了……可能是一种自我保护吧。”
祁夏璟交叉的十指紧了紧:“你……这两年过得好吗?”
黎冬咬着下唇久久不语,似乎有些抗拒他追问关于她生活上的问题。
“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我不问就是了。”
听着祁夏璟的妥协,黎冬松了口气:“祁老师,我确认过了,曾经我们的确有过一段婚姻,可最后我们离婚了不是吗?”
“那段回忆应该不是很美好,我也早就忘记了,以后就让我们的生活回到正轨……不要再有任何交集了。”
第十三章
听着黎冬‘摊牌’式的和他撇清关系,祁夏璟心脏一阵闷痛。
他用力地抿了抿唇,却吐不出一字半句。
排练结束后,祁夏璟面容阴沉地坐在保姆车上,指尖的香烟随风明明灭灭。
助理欲言又止,自从两年前那场事故后,他眼睁睁看着祁夏璟在大好的时候宣布退圈,从前极其克制自律的他,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变得烟不离手……
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尽管现在黎冬回来了,可情况依旧没有好转。
因为她已经不记得祁夏璟了,并且对他极为疏离排斥,这对他而言,或许又是另一种残酷的惩罚。
悠扬的手机铃声在车内突兀响起。
祁夏璟淡淡扫了眼来电显示——向晚宁。
果断按下了拒接键。
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身影走出了演播厅。
黎冬在寒风中瑟缩了下,祁夏璟脱下风衣外套正要下车,却见一个男人先他一步上前,将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肩上。
她裹紧了外套,对着男人动人一笑,深深刺痛了祁夏璟的双眼!
等到二人转身并肩而行,他才看清了男人的面容——
竟是岳微云!
想到他两年前骗自己黎冬已经遇难身亡,祁夏璟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
害怕吓到黎冬,他强行按捺住冲下车的念头,深吸一口气给岳微云打去电话。
对方等了许久才接:“什么事?”
祁夏璟语气极为克制:“晚上方便的话,缪斯会所见一面吧。”
岳微云沉吟片刻:“九点。”
挂断电话后,祁夏璟目光沉沉地看着二人乘车离去。
助理胆战心惊地回头打量他一眼。
祁夏璟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唯有略显急促的呼吸暴露了他此刻焦躁的心情。
晚九点,缪斯会所。
岳微云赶到包间时,祁夏璟面前放了几个空酒瓶,已经独自喝了会儿闷酒。
“为什么骗我?”
不等人坐下,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祁夏璟便出声质问。
岳微云并未急着回答,而是反客为主的给自己倒了杯酒,才挑眉回道:“骗你什么?”
祁夏璟的耐心已经用尽,咬牙切齿道:“你带我去看了黎冬的墓碑,还说她在那场意外中丧生了!”
“哦。”岳微云将尾音拉得老长。
随即又朗声道:“你说的是这事啊!这也不算骗了你吧,毕竟当时救援队在河里打捞了半个月都没有结果,谁能想到她还活着呢。”
祁夏璟冷笑一声:“姑且接受你这个解释,那发现她还活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
岳微云仍然笑着,却令祁夏璟恨得牙痒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早就离婚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她的死活……不需要通知你吧。”
闻言,祁夏璟的眸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他紧紧攥着拳头:“你知道我这两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
岳微云却只沉声道:“想想你对她做过的一切,让你愧疚个一两年当做惩罚,好像也不算过分?”
第十四章
犹如被人当头打了一拳!
祁夏璟心底的愤怒瞬间被泄了个干净,颓废地窝在了皮质沙发里。
因为岳微云的话……他实在无法反驳。
见他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岳微云也没有再出言刺激他,而是端起酒杯小口抿着。
过了良久,祁夏璟才艰涩开口:“的确是我的错,从知道黎冬的出身起,我就以为……她接近我,和向晚宁一样另有目的,哪怕动了心,我也时刻提醒自己,只是相互利用而已。”
“直到我去了趟她的老家,才知道她从很多年前就把我当做她的偶像和梦想,而她之所以靠近我……初心比任何人都炙热纯粹。”
岳微云脸上有些动容,却又极快隐去。
“你明白的太迟了,别说冬冬现在忘了你,哪怕她有一天想起来了……你觉得她还会跟你有任何可能吗?”
他的话犹如一击重锤砸在祁夏璟心上,难受得发不出丝毫声音。
岳微云抬手拍拍身边人的肩膀:“维持现状对你们两个都好,失去的不会再回来,你向来是个很清醒的人,不要指望一杯放凉的水再冒热气。”
说罢,岳微云起身离去。
门关上的那刻,祁夏璟抬手遮住双眼,眸中隐隐有泪意。
次日,黎冬匆匆赶到演播厅内。
“抱歉导演,我路上遇到一群粉丝,所以耽搁了几分钟,以后我会提前到达,不给节目组添麻烦。”
听着她诚恳的话语,导演的脸色缓和许多:“虽然是现在只是排练,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人力成本,希望你们都能重视,毕竟我们也不能给谁特殊待遇,相互体谅一下。”
闻言,黎冬愈发羞愧,再次和现场工作人员道了歉。
一切本应该步入正轨,可一道声音穿透了人群——
“黎冬,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换了个名头回国,架子是越来越大了,耍大牌?让整个节目组等着你?这料要是爆出去,不知道你那些粉丝怎么想。”
众人诧异地抬眸望去。
只见说话的苏安笛与向晚宁挽着手走来,脸上还挂着不屑的表情。
感受到来自陌生面孔的恶意,黎冬眉头蹙起:“你们是?”
苏安笛冷笑一声:“你现在真是大牌啊,才两年过去就不记人了。”
向晚宁则是微笑着伸出双臂:“欢迎回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黎冬迟疑片刻,还是跟向晚宁虚虚拥抱了一下。
耳边却突然传来她轻飘飘的嗓音:“黎冬,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两年前你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你依然勾不住夏璟,不信的话……我们就拭目以待。”
没来由的,黎冬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刺痛与愤怒,眉头蹙得更紧。
不等她反应过来,向晚宁已经站直了身体,笑着向众人打招呼。
宛如一张与生俱来的假面贴在脸上。
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黎冬,苏安笛得意的提高了声调——
“忘了跟大家介绍,我和晚宁都是节目组请来打擂台的特别嘉宾!”
第十五章
此言一出,导演的笑容有些尴尬,工作人员纷纷面面相觑。
黎冬失忆了,可他们没有。
祁夏璟三人复杂的关系已经不是隐秘了,而节目组为了炒节目热度,竟然把这几个人聚在了一起……
情敌打擂台,祁夏璟当评委。
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角逐啊!
宿醉的祁夏璟来到演播厅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修罗场’。
他按了按隐隐作痛的眉心,拉起向晚宁向休息室走去!
厚重的大门被用力关上,隔绝了众人的视线。
“你来做什么?”
祁夏璟语气淡漠,没有一丝感情。
向晚宁瞬间红了眼眶:“你躲了我两年!我联系不上你,还不能来找你吗?难道你是为了黎冬复出的吗……”
他默了一瞬:“我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确实不知道黎冬会来。”
听着祁夏璟的解释,向晚宁悬着的心松了松。
随即又听得他沉声开口:“她是我意料之外的惊喜,既然找到了她,我就不会再放手。”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
向晚宁满脸难以置信,五指紧攥着祁夏璟的手臂:“你……你说什么?”
他利落地抬手拂开她:“我们早就结束了,你在我身上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做人不要太贪得无厌。”
“不管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只奉劝你一句,不要动黎冬,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看着祁夏璟决绝的背影,向晚宁浑身不住颤抖。
她嗓音轻软的不成字:“可是我走到今天才发现……最重要的其实是你啊……”
从休息室出来后,祁夏璟目光不断在人群中搜索着黎冬的身影。
观众席上,黎冬抬眸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垂下头。
捕捉到她片刻的视线与慌乱,祁夏璟微微勾唇,心情大好地走上前。
“歌词拿反了。”
听着祁夏璟打趣的语气,黎冬紧张地浑身一震,连忙把台词倒过来。
祁夏璟忍不住笑出了声:“所以你刚才是在看什么?”
黎冬满脸通红:“我在看他们表演……”
“是么?”祁夏璟挑眉,“那为什么我走出休息室的时候,你立刻就看到了?”
她被问得无言以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黎老师,到你了!”
工作人员催促着她去后台准备上场,黎冬如释重负地起身。
却听得祁夏璟忽然开口:“我跟她没什么,刚才只是在休息室里把话说清楚了。”
黎冬身形一僵,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复杂情愫。
都已经是前妻了,他还跟她解释做什么?
祁夏璟凝视着黎冬仓皇离去的背影,温柔都要从眸中溢出来。
而在不远处,向晚宁看着这一幕,眼神却逐渐变得狰狞。
演播厅内忽然一片漆黑。
随即一道射灯照在舞台中央。
黎冬表情温柔而沉醉,红唇轻启——
“拥抱的温度,只有你清楚。”
“通往幸福的旅途,黄昏才领悟,该往哪里停驻……”
她的歌声清澈而深情,犹如丝丝缕缕缠绵悱恻的春风细雨钻入耳中。
祁夏璟认真地凝视着台上的黎冬,脑海中浮现出与她相处的一点一滴。
不自觉两眼滚烫。
直到伴奏结束,众人还沉浸在歌声中意犹未尽。
只有台上的黎冬听到了细微的‘噼啪’声。
她诧异地回头望去,却见身后的灯架直直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