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冬祁夏璟

第六章
次日清晨。
黎冬神情恍惚地熬着粥。
昨夜好似一场梦,只有疯狂的片段在脑海中若隐若现……
她试图将那些画面甩开。
随着主卧的门被拉开,祁夏璟缓缓走向厨房。
黎冬连忙黎了一碗小米粥端过去:“喝点吧,养胃的。”
祁夏璟淡淡扫了眼她:“没胃口。”
二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及昨夜。
他换上外套:“今晚节目组组局邀请半决赛前三,扮演好祁太太,别给我丢人。”
听着那声祁太太,黎冬心跳如鼓:“好……”
入夜后,饭桌上。
祁夏璟体贴给黎冬夹菜:“想吃什么跟我说。”
他在人前的假意温柔,令她既感动又酸涩。
因为他的视线总不经意停在向晚宁的身上。
见向晚宁低头独自喝着闷酒,副导演挪到她身边:“晚宁啊,自己喝多没意思……”
祁夏璟眉头紧蹙:“副导,她们明天还有训练,别惯着她们。”
看似是导师对学员的严苛,可黎冬却明白其中的袒护。
副导脸色沉了沉:“难得大家一起出来吃饭,这点面子都不给?”
祁夏璟微微勾唇:“我陪你喝。”
说罢,他仰头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
黎冬知道祁夏璟有胃病,忍不住拦下他要喝的酒:“你少喝点……”
祁夏璟却扯开她的手:“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现场顿时一片叫好!
可唯独黎冬看着这样的祁夏璟,心在隐隐作痛。
恐怕只有为了向晚宁,他才会没了往日的沉稳和自持……
几个小时后。
酒局终于散场。
祁夏璟叫来司机送她和向晚宁一起回宿舍。
车厢内,黎冬被祁夏璟勒令坐在中间,明显隔开他和向晚宁。
黎冬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事发生,心里忐忑不下。
终于抵达目的地。
向晚宁没有下车,转头看向祁夏璟:“夏璟,我想跟你聊聊。”
祁夏璟眸中清明:“如果被拍到,我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向晚宁不甘地抱住他手臂:“难道你还在生那天的气,不愿意跟我说话吗?”
他默了一瞬,清冷的眸光扫过黎冬:“下车。”
黎冬不敢置信地抬起眼,才明白他是在说自己。
看着男人凌厉的目光,她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
下了车,祁夏璟又对她嘱咐:“今晚你不用回家。”
说完便拉上车门,扬长而去。
黎冬怔怔凝着落入黑夜的车辆,悲伤与自嘲在心底翻涌。
自己现在不仅成了向晚宁的踏板,也成为了他们感情中的调味剂……
这晚,黎冬没等到向晚宁回宿舍。
翌日。
节目安排了一场线上直播。
黎冬的直播间里,有弹幕反复提醒:“和祁老师连线吧!夫妻档直播涨粉快!”
这些天她的热度不少来源于祁夏璟。
想到昨夜,黎冬刚想要拒绝,节目组又给她手机上发来要求。
“如果这次直播再拉不到人气,下一局就等着被淘汰吧!”
看着弹幕上热火朝天的节奏,黎冬骑虎难下,给祁夏璟发去了连线请求。
屏幕上很快跳出一行字:对方已拒绝!
黎冬没想到他会拒绝果断,懵了一瞬。
这时,有粉丝在直播间说道:“祁老师去叶晚宁的直播间助力了,大家快去看!”
第七章
霎时,黎冬脸上血色全无。
她看着直播间锐减的观众数,也跟着点进向晚宁的直播间。
下一瞬,画面就从屏幕上弹了出来!
或许别人看不出来,黎冬却被两人在公众前‘明目张胆’的示爱刺痛。
她再也无法掩盖黯然的脸色与情绪,匆匆关闭了直播间。
而这一举动,却引来微博上骂声一片。
直播房的门忽然被人用力推开!
“为什么要公然关掉直播?”祁夏璟冷冷质问她。
黎冬无力地蜷缩成一团:“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
祁夏璟的一字一句如冰刀割向她:“你给晚宁引来很多不良的舆论!一个靠我捧着的村女,摆脸色给谁看?”
村女两个字从祁夏璟口中说出来,比任何一道声音都伤人。
黎冬想说的话尽数堵在喉头。
难道要她坦白告诉他,自己无法平静地看着他们恩爱吗?
黎冬清楚一旦说破,后果不仅是自取其辱……
所以最后,她只能选择沉默。
可在祁夏璟看来,更像是在闹脾气。
“黎冬,你最好心里有数,不听话的女人我随时可以换,但你未必再有出头的机会!”
他冷冷落下一袭威胁,摔门离开。
不知是不是祁夏璟的授意,黎冬逐渐被节目组冷却。
赛后安排的一次采访。
黎冬刚出场,就有记者将话筒递到她面前:“黎冬,麻烦你解释一下当初公开关直播,是不是任性耍大牌?”
她被恶意的记者连番轰炸,想要解释又不知如何开口。
这时,向晚宁却笑着帮她解围:“请大家不要再攻击黎冬,当时我没考虑到他们是新婚夫妻,正处于如胶似漆的阶段,不该麻烦祁导师的。”
短短几句话,收获好感一片。
反观黎冬的态度,直接被烘托成了一个妒妇,舆论再次发酵。
祁夏璟仿佛在用实际行动告诉着冬冬,恐怕不久后她就会被雪藏……
光是这么想着,她的心脏便传来阵阵割裂感。
这天。
许久不见的祁夏璟忽然出现在练习室门口。
他冲她喊道:“黎冬,跟我出来一下。”
黎冬微微一愣,迟疑片刻还是跟着他走进办公室。
刚进门,便察觉到一道侵略性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祁夏璟率先开口介绍:“这位是晟世集团的总裁岳微云,也是他推波助澜,你才能拿下半决赛冠军。”
黎冬看向办公桌,椅子上坐着西装革履的岳微云。
她终于明白,当初的冠军之名有多讽刺……
岳微云眸光上下打量着她:“久闻大名,我一直想见见你。”
祁夏璟凝着黎冬轻笑一声:“以后你还想火,恐怕要靠岳总。”
黎冬背脊一阵寒凉!
感觉自己像商品一样,被他们打量估价。
又见岳微云似笑非笑地对祁夏璟开口:“能和她单独聊聊么?”
祁夏璟不置可否:“你随意。”
黎冬慌乱不已,下意识攥住他的西装下摆,不想被他丢下。
而祁夏璟却一手按住她要起身的身体,在她耳边刻薄冰冷的低语——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接受圈内的规则!”
第八章
黎冬凝着祁夏璟,满眼错愕与受伤。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毫不拖泥带水的挣开。
看着祁夏璟的背影,一种无言的悲伤笼罩黎冬。
陌生的气息充斥着鼻腔。
黎冬侧头望去,岳微云已经站到了她身边,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她下意识后退,而他却步步逼近——
“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岳微云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向她抛出橄榄枝:“你条件挺不错的,天娱可以给你去韩国深造的机会,你想去吗?”
祁夏璟的脸在脑海中划过,她微咬下唇:“对不起,我现在是晟世公司的人……”
岳微云眸中闪过一瞬戏谑:“看不出来祁夏璟已经打算把你卖给我了吗?现在他力捧的人是向晚宁,你留在他身边的结果只会是一无所有。”
黎冬用力地抿了抿唇,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
没得到回应,岳微云慢悠悠地转过身:“希望不久后,你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经过十天没日没夜的训练,很快迎来总决赛。
上场的向晚宁不知为何状态不佳,接连失误了三次。
没宣布结果之前,众人都觉得这次冠军的位置很悬。
比赛已近尾声。
作为导师的祁夏璟走上台,在射灯的照耀下清隽又耀眼。
“有请今夜总决赛冠军!”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祁夏璟朝着练习生们走来。
他径直与黎冬擦肩而过,牵起向晚宁走上舞台!
“恭喜我们的冠军,向晚宁!”
宣布声响起的那一刻,黎冬一颗心如坠冰窖!
这一瞬间,她脑海里再次响起岳微云的话:“现在他力捧的人是向晚宁,而你留在他身边的结果只会是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黎冬呆呆站在台下,看着祁夏璟为向晚宁戴上皇冠,仿佛那是他捧在掌心的公主……
礼花彩带从空中飘下。
配上他们的礼服,竟有种婚礼的错觉,分外刺眼。
黎冬不多看了多久,心里的疼痛已经麻木。
颁完奖后。
祁夏璟回到的保姆车上,看见了走来的黎冬。
他正要吩咐司机开车,却被她哽咽着打断:“我们是不是该把话说清楚。”
祁夏璟眸光淡淡扫过她:“你想说什么?”
黎冬用力攥紧手心:“这个冠军……是你们早就定好的吗?”
祁夏璟不置可否:“你也被内定过,我不明白你在忿忿不平什么。”
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黎冬强压下泪意:“如果早知道要被内定,我根本就不会要!”
“我这一路努力到现在,为什么连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祁夏璟目光审视着她:“你和那些靠手段上位的人毫无分别,也配谈公平?”
黎冬心口一窒。
没想到自己努力与他并肩,在祁夏璟眼中竟如此脏污不堪!
“你应该答应岳总去韩国的,无论是我,还是公司,选择的人都一定会是晚宁。”
听着男人冷漠的话语,黎冬再没了反应。
沉重气氛不知延续了多久。
祁夏璟按着眉心,沉声命令:“明天来公司解约,我们的形婚也不用再继续了。”
第九章
黎冬将汹涌的泪意逼回:“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祁夏璟薄唇轻启:“自取其辱的问题最好不要问。”
她自嘲地笑了,可笑着笑着眼泪又决堤。
见祁夏璟紧紧蹙眉,黎冬艰涩开口:“给我梦想的人是你,摧毁我梦想的人也是你……”
泪水模糊了双眼,看不清他的表情。
“祁夏璟,我在你心里难道只是廉价的利用品?”
她悲戚的模样,令祁夏璟隐隐有些不适应。
黎冬决绝转身,却听得祁夏璟冷声道:“这条路不适合你,我只是帮你做了抉择。”
什么适不适合,说到底,他就是看不上她……
她仿若未闻,头也不回地走了。
次日,晟世娱乐公司。
诺姐面露惋惜地把合同推给黎冬:“如果不是你搭上了天娱岳总,触碰了公司底线,或许会在这里有长久的发展。”
黎冬心中咯噔一坠!
“我还没答应,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诺姐诧异地看着她:“这都是祁老师的原话,解约也是他的意思……”
黎冬心脏狠狠揪起,没想到他对她残忍到了这种地步!
“诺姐,解约合同我现在签不了,我没做过这种事,至少让我跟祁导师把话说清楚!”
说罢,她推开解约合同,起身朝祁夏璟办公室走去。
然而刚到门口,就被迎面而来的向晚宁拦住:“你是要去找夏璟吗?想问他为什么这么对你?”
黎冬冷冷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向晚宁轻笑一声:“黎冬,我还以为你很聪明呢,夏璟怕我们情侣关系被爆出影响我的发展,所以才会找你结婚,拿你做垫脚石。”
“你落得这个下场,每一步都在夏璟计划之内,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真相顿时化为利刺,一根一根扎进心里,血流成河。
看着向晚宁嚣张地离开,黎冬五指紧攥成拳,用疼痛维持着情绪的体面。
走廊一瞬变得死寂。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电话里,祁夏璟惜字如金:“来民政局,离婚。”
他语气刻不容缓,更加证实向晚宁说的一切……
当天下午三点。
黎冬走出民政局。
短短几个月,好像一场梦。
看着身旁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她艰难出声:“你毁掉我的一切,就为了成就一个向晚宁吗?”
祁夏璟默了一瞬。
“结婚的时候,你就没想过利益和风险是并存的?”
黎冬摇了摇头:“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从来没想过……会因为你而失去一切。”
祁夏璟仿佛被戳中软肋,表情片刻僵硬。
又见她将离婚证和结婚证撕碎丢进垃圾桶,像是在和过去诀别。
祁夏璟心里莫名不适,拉住转身欲走的黎冬:“我把酬劳结给你。”
酬劳……
多少酬劳可以弥补这场披着美梦外皮的噩梦?
黎冬头也没回:“不用了,以你的名义给我村里修路建小学吧。”
这一次,她没有和祁夏璟说声再见,很快消失在人海。
天娱公司楼下。
黎冬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从未联系过的电话号码。
“岳总,我考虑好了……我要和你出国!”
第十章
黎冬提着行礼打开门,却见祁夏璟定定站在门口。
视线交错之际,他终于开口:“听说你决定去韩国了。”
女主勾起抹淡笑,凉凉的,一晃而过。
“既然罪名无法洗清,不如干脆坐实了,毕竟人都要向前看,多为自己考虑,不是吗?”
明明是自嘲的语气,却字字都像是在嘲讽他。
祁夏璟蹙了蹙眉,正要说什么,却被她打断:“我赶飞机,借过。”
看着黎冬的身影随着电梯下行而消失,他用力地抿了抿唇,莫名有些烦躁。
保姆车上。
西装革履的男人对黎冬介绍道:“您好黎小姐,我是岳总的助理,您乘坐的是下午16:20飞往韩国的航班,岳总已经帮您安排好了一切事务。”
黎冬漫不经心地附和着。
看着窗外一纵即逝的黎景,脑海中闪过零碎的记忆画面。
老电视里,祁夏璟面容青涩,而少女坐在板凳上,盯着屏幕一瞬不动……
忽然一阵急刹车——
黎冬心脏猛地一颤,耳边又响起助理急切的呼唤:“快打方向盘!”
她惊恐地抬眸,只见前方一辆失控的大货车正向着他们撞来……
剧烈冲击下,保姆车被撞下围栏,翻入黎中!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黎冬短暂晕眩。
再清醒时,黎水快要灌满车厢!
她用力地推着车门,却被水压死死抵住!
黎冬已经耗尽力气,只能被困死在车里……
入夜后。
祁夏璟猛地从梦中惊醒!
他竟然梦见黎冬在水中挣扎着跟他求救。
等到他伸出手,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看着她消失在水中………
真实无比的噩梦令他倍感不安。
于是一夜无眠,在床上坐到了天亮。
助理打来电话:“祁老师,黎冬没有要一分钱赔偿金,现在联系不上她了。”
他想起黎冬在民政局说的话:“查她老家的位置。”
舟山,下河村。
祁夏璟刚走进村子,乡亲们迅速围了过来——
“是祁夏璟!”
他微微一怔,闭塞的山村里,他的名字竟人人皆知?
村长指着一台老旧的电视机道:“冬冬上学那会儿,每天摸黑都要来看你比赛,后来她坚持要去城里追你,我们都笑话她来着……”
闻言,祁夏璟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情感。
又听得村长问:“我们冬冬好不好?”
“她现在很好,出国发展了,我回来帮她给村里修路建学校。”
村长既欣慰又感动:“这孩子是我们喂百家饭长大的,现在出息了,我们也高兴!”
和村长聊完后,祁夏璟来到黎冬的家。
破烂的土砖房,墙上贴满了他的海报……
这种仰慕和崇拜,就是她对他无条件信任的来源吧?
祁夏璟感到十分窒息,一整天都陷入愧疚之中。
返程的车上——
电台播报着最近的新闻。
‘前日,澜北大桥发生车祸,一辆保姆车高空坠黎,救援队至今还在紧急打捞……’
祁夏璟心中涌上一股难言的恐惧。
可转瞬又压了下来,她现在应该到韩国了吧……
又是几天过去。
韩国时讯中完全没有黎冬的消息。
像是人间蒸发了般。
祁夏璟煎熬地睡不着觉,终于给岳微云打去电话。
“歌王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面对岳微云的询问,他有些扭捏地开口:“黎冬近况如何?”
对方沉默了几秒:“你还不知道?”
“什么?”
祁夏璟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岳微云嗓音陡然沉下来:“我们没出国,明天下午三点香榭尔公园,我带你去见她。”
次日。
祁夏璟准时抵达公园。
银杏树前站着岳微云挺拔的背影。
他走上前——
却见岳微云面向的是一座墓碑。
上面刻着黎冬的名字,还有她灿烂的笑靥!
脑海轰一声炸开!祁夏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却听得岳微云开口:“出国那天发生车祸,黎冬已经坠车身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