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知柔黎慕骁

第一章 南威酒店
南威森林酒店1206房间,昏暗的房间突然间闪过屏幕亮光,一阵铃声响起,吵醒了睡得正香的女人。
女人嘴里嘟囔两句,迷迷糊糊的摸索到手机的位置,眯着眼睛接听。
“秦知柔,你混蛋你!”
电话那边传来女人的谩骂声,吵的她眉心一皱,呓语哼哼两声,把手机放在一边沉沉的睡去。
“秦知柔,你混蛋,说好的一起去旅行,你怎么背着我一个人跑了……”
电话那端声声不休,电话这边鼾声依旧。
第二天一早,急促的敲门声把秦知柔从梦中惊醒,紧皱着眉头,朝着门口不耐烦的骂了一声:“谁呀,他妈的,吵死了!”
“秦知柔,你给我滚出来!”
敲门声加重,似乎是在用拳头砸门,听着女人的声音,本来犯迷糊的秦知柔一下子清醒,下床就去开门。
“小美……”
“美什么美,啊?你看看这是什么,秦知柔,你真行啊,说好的一起来,你竟然背着我来,太不够意思了你!”
门一开,女人二话不说推开秦知柔就跑进来,气鼓鼓的坐在床上,把两人早就订好的飞机票摔在那。
秦知柔带上门,揉了揉头发,忍住想打的哈欠,走到她身边,垂眸看着她。
此时跟她撒气的正是她的好闺蜜沈荔美,也是医院的同事,之前两个人约好,做完最后一个手术,就放长假出门旅行,是她秦知柔突然改了主意,放了她鸽子。
“小美,你听我说……”
“你说吧,我听听你准备怎么狡辩!”
沈荔美双手环胸,抬着头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秦知柔,似乎就知道她找不出来借口一样。
连着三十六个小时的班,睡一宿并没有觉得解乏,秦知柔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这一下子把沈荔美气的差点跳起来!
“秦知柔,你怎么总是这稀里糊涂,吊儿郎当的样子,哎呀,我呢真是服了我自己,怎么会和你做朋友呢,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沈荔美说这话,就把秦知柔拽到床上,无奈的撇了撇嘴。
“地上凉,你穿的这么少,也不怕冰出毛病以后生不了孩子!”
“有你在我怕什么!”
秦知柔憨笑两声,冲着沈荔美吐了吐舌头,乖乖的躺在床上,听着她在那唠唠叨叨的。
等到眼神错开的时候,她的嘴脸笑容微微凝滞,她并非是想放她鸽子,提前来这里是因为一个陌生的电话,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连着三十六小时的班,两个人都是倒头就睡,这囫囵觉睡得天昏地暗的,直到被饿醒,秦知柔这才准备起身。
看着旁边睡得香的沈荔美,秦知柔抿嘴一笑,可没多久,似乎又想到什么,她拿着手机,再次翻到那个陌生的电话,拨通过去。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还是这样,自从这个号码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以后,就再也没有打通过,只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和他说的话,她都记得清楚。
看了眼时间上午十点,简单的梳洗一番,换上了衣服,秦知柔准备出门去餐厅。
看着电梯刚刚下去,秦知柔百无聊赖的掏出手机,一遍一遍的翻看着那个通话记录,眉头紧锁,没有半点轻松的模样。
不知道是不是人少,或者酒店房间隔音不好,她隐隐约约的总是能听见女人的笑声。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戴上耳机开始听着歌,不过锁屏以前,还是停留在那个电话的界面。
南威森林酒店,是她最喜欢的酒店没有之一,因为这里面有她爸爸妈妈的心血。
站在酒店的外面,回看着外墙的雕花,秦知柔的红了眼睛。
那是妈妈的设计。
“黎先生,早啊。”
门童的声音吸引到秦知柔的目光,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身姿笔挺的男人从酒店门口走出来,虽然并没有穿西服,周身的气质却藏不住。
男人似乎注意到了秦知柔的目光,也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微笑示意点头,就朝着餐厅方向走去。
秦知柔愣神了,他有酒窝,那个眼神看起来清冷的男人,脸上竟然有酒窝,妈耶,高冷男人长酒窝,小美知道肯定能笑死。
秦知柔也是前后脚进了餐厅。
“黎先生……”
“黎先生……”
好家伙,前脚刚踏进餐厅,就听见一阵欢呼尖叫声传来,餐厅里面不少的女人朝着那个黎先生跑过去。
这是什么地段,南威森林酒店住的非富即贵,怎么这场景看起来,像是某个明星见面会的会场似的。
秦知柔心里面暗暗的想着,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点了餐以后就一直看着他们那边,满眼看戏的样子,就差手里补个西瓜。
看衣着打扮,那些女人也不是寻常的庸脂俗粉,估计也都是哪家的名门千金,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不顾半点形象癫狂成这样子?
心里越想越糊涂,越糊涂越想看戏,甚至对这个黎先生有些好奇。
突然间,秦知柔惊呆了。
黎先生左拥右抱的坐下来,嘴角的面容并不是在酒店门口那样清冷,而是满眼的轻浮和得意。
天呐,这是自己眼拙了嘛!
秦知柔看到这一幕,完全颠覆了她的心里幻想,侧过身别过脸不再继续看,生怕自己嫌弃的吐出来。
最后还是忍不住站起身,打包东西回去吃。
眼不见心净!
餐厅里面,男人看着秦知柔拎着东西出门,就推开了旁边的女人,眼神直接沉了下去。
“黎先生,她走了!”
刚才还痴迷狂热的女人们,也都停了下来,目光全都看着秦知柔的背影。
男人慢慢的站起身,面朝着门口的方向,嘴角的笑容再次浮现。
“按照计划的进行,你们先都回去吧。”
秦知柔回到房间,看着沈荔美还在睡觉,放下东西以后,也没有急着吃,想着刚才餐厅的那一幕,就好像吃了苍蝇似的,一阵一阵犯恶心。
这么久她从来没看错过人,今天怎么就看走眼了,本以为是个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没想到竟然是个沉迷花丛的浪子!

第二章 说吧,那个男人是谁!
手机铃声响起,床上的沈荔美翻个身,秦知柔拿起来看了一眼。
是个陌生号,不过这个归属地显示的是容城,不由得眉头一皱。
怎么会是容城的电话……秦知柔心中觉得不对劲,朝着沈荔美那边看了一眼,拿着手机走到了门口。
按下了接听键。
“小柔,你跑哪去了……”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话还没说完,秦知柔就挂断了电话,索性直接关机。
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秦知柔的大哥秦仲衍,容城秦家的土皇帝。
接到电话以后,秦知柔的心怎么也是静不下来,回到房间,看着外面的景色,提不起半点兴致,就是因为这个电话。
秦家到底还是找到她了。
一年前秦知柔离家出走,原因就是呆腻了,想出去转转,顺便摆脱秦家的那些束缚,在外面做个自由人,无视颜面威望,不用端庄优雅。
她从容城来到这里,虽然人生地不熟,好在有医术傍身,成功进到了这里的医院做了主刀医生,每天生活过得美滋滋的。
可是,才一年的光景,大哥就找到了她,看样子,自己的本事还得再提高才行,最起码也得三年才被发现。
望着酒店下面的游泳池,秦知柔的思绪万千,惦记着容城的家人,回忆着医院的人情世故。
“你不多睡会啊?”
身后传来沈荔美的声音,或许是刚睁眼睛的缘故,说话声音还糯糯的,听起来特别的甜。
没等秦知柔说话,她嗖的一下就窜过来,看着桌子上的吃的,迫不及待的打开吃了起来。
前一秒还睡眼朦胧,后一秒就跟个饿狼似的,看着她这样子,秦知柔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心事?”
沈荔美将鸡块放进嘴里,瞧着秦知柔这边问着,还不忘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的酱汁。
秦知柔调整了情绪,摇了摇头,或许刚才接了大哥电话的原因,被她看出来了,咧嘴浅笑:“哪有什么心事,我是担心你睡不醒,这些东西凉了。”
“有我在还担心这个,还说是好姐妹呢,我看呢,是塑料的吧。”沈荔美翻了个白眼,假装生气的说着,嘴里却一点都没有停,不住闲往嘴里塞。
“纯金的姐妹纯金的,没看到我给你买这么一堆嘛,都是你爱吃的嘛。”秦知柔冲着沈荔美说着。
秦知柔心想着,吃也堵不上她的嘴。
屋子里再次响起电话声,秦知柔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看到是黑屏以后,才微微的松口气,生怕又是秦仲衍打来的。
沈荔美回到床上,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不由得咂了咂嘴:“啧啧,怎么还是个陌生号……喂,您好”
也没有太长时间考虑,顺手就按了接通。
接通电话后,沈荔美的神情微妙,转过头看着秦知柔,接着就是很木讷的点头,就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柔,你的电话……”
沈荔美满是疑惑的把电话递过来,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秦知柔也是一头雾水,慢慢的把手机放在耳边听了听。
“下午四点,我在泳池等你。”电话里传来男人的声音,说完以后,就是嘟嘟嘟挂断的提示音。
电话里声音秦知柔听过,是那个下手术室给他打电话的男人,也就是他,让秦知柔改了原本定好的行程,放了沈荔美的鸽子。
“怎么了呀?”沈荔美看着秦知柔拿着电话呆呆的愣在那里,生怕出事走过来问了一句。
秦知柔没做他想,只是摇了摇头,话也没多说,就把手机还给了沈荔美。
“真是奇了怪了,找你的怎么能打到我的手机上来,你的朋友我也不认识别人啊?”
身后沈荔美拿着手机嘟囔着,一字不落的落在秦知柔的耳中,她假装没听见,因为她也不确定,这该怎么解释,那个男人又是怎么知道她们两个手机号的。
“我知道啦!”沈荔美突然跑到秦知柔的身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这一惊一乍的毛病,秦知柔早就习惯了。“这肯定是你告诉的对不对,要我说你还是挺聪明的嘛,知道自己一个人来到外地不稳妥,就把我的手机号也告诉朋友,免得他们惦记,看看你的手机是不是没电了,他们打不通,才打到我这里来的。”
沈荔美的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可是实际情况只有秦知柔清楚,她没有别的朋友,更没有把她的联系方式透露给任何人,这件事只能证明,打电话过来的男人,并非是等闲之辈,还是有些手段的。
“吃了东西你再睡一会儿,我想去游泳。”秦知柔扭头看着沈荔美说着。
“游泳?”沈荔美半信半疑的打量着秦知柔,眼神越来越坏,嘴角的笑更是邪魅,她眯着眼睛凑过来。
“你快吃吧,再不吃就凉了。”秦知柔知道她想什么,赶紧推开她,避开她的视线,并不准备回答她的任何问题。
“快说,那个男人是谁!”沈荔美突然沉着脸一本正经的问着。
秦知柔心中一紧,握着泳衣愣在原地。
“嗷……你还真有男人啊,怪不得抛下我先跑这来,快说要跟谁风流快活去?”
沈荔美走到秦知柔的身边,晃着手机不停的示意,说话的语气欠揍不说,脸上的笑容更想让人给她一拳。
“哪有什么男人~”秦知柔面不改色的说一句。
“这个给你打电话去游泳的男人啊,是不是你地下男朋友,难怪医院里那么多人追求你,你都拒绝,原来还真是金屋藏娇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可别胡说八道,哪有什么男人,我就是看着天热,正好下面泳池看着不错,想去游游泳。”
“你少来。”
沈荔美把泳衣抢过去,坐在床上晃着手机继续说道:“你是接了电话才想游泳的,不说是不是,信不信我打回去问问?”
秦知柔眼神一沉,她和那个男人有重要的事,不能让她搅黄了,所以三步并成两步走过去。
她这样一紧张,沈荔美更加激动,得意的手舞足蹈,混乱中拨通了那电话。

第三章 不过得换个人
两个人看着拨通的电话,停止了打闹,此时的秦知柔并没有太担心,因为她知道,这肯定就是空号提示音。
“嘟……”
接通了。
秦知柔傻眼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朝着电话抢去,还没来得及挂断,就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男声。
沈荔美觉得自己猜对了,眉开眼笑的看着秦知柔,眼神中全是坏笑。
“喂,谁呀!”听清楚电话里传来粗狂的声音,秦知柔本来提起来的心,瞬间就安定下来,拿着手机淡然的说了句打错了,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通了,你为什么挂了?”沈荔美非常不明白她的这番操作,站起身疑惑的问着。
“以后找我的电话,不要再打回去!”秦知柔的声音重了几分,手机扔在床上,回身拿着泳衣,朝着卫生间走去。
沈荔美不知情,被她毫无缘由的凶了一通,并没有老老实实的,而是看着卫生间的方向,脑子里更是疑云重重,她越是这样生气,沈荔美就越好奇,眼珠一转,蹲下来翻找着皮箱里面的泳衣。
按照约定的时间,秦知柔故意提前十分钟,而且假装成路人,在游泳池里游了好几个来回。
跟踪过来的沈荔美,躲躲藏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来这里密谋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的。
“小姐,您不舒服吗?”泳池附近的工作人员,发现了躲在花坛后面偷窥的沈荔美,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地询问着。
沈荔美被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头。
“小姐,这里是会员区,不得私自拍照。”工作人员并非是真的关心她是不是不舒服,反而更担心她手里拿着的手机,已经调整到拍照模式。
“啊……哈?”沈荔美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仰起头看着那个工作人员,像是听错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谁家规定泳池不可拍照了?”
“小姐,不好意思,这是南威森林的会员区,禁止拍照,麻烦小姐提供一下会员信息。”工作人员评判着她这话,就断定了,她不熟悉南威森林的规矩,也不是这里的会员,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果然,沈荔美傻眼了。
她是跟着秦知柔过来,第一次来这个酒店,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复杂的事情,紧张的舔了舔舌头,朝着泳池区那边看着,准备寻找秦知柔帮忙。
“小姐,如果您不是会员,就请回到房间休息。”工作人员的话还是很客气。
“等等,我朋友是,我朋友……哎哎哎,你们这是做什么,抓我做什么!”沈荔美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两个人架起来,带出了游泳区。
不远处的男人嘴角一勾,朝着泳池那边走了进去。
秦知柔看了眼时间,上了岸就到休息区等着,正准备闭上眼睛,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秦小姐果然守约。”声音从右边传来,秦知柔睁开眼睛,缓缓的看过去,这才发现,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黎先生。
想到餐厅的那一幕,秦知柔下意识的嫌弃了一下,不过面上还是那个样子,并没有表现出来。
“黎先生也很守时。”秦知柔坐起身,把毛巾往身上一搭,看着他淡然的说了一句。
男人抿嘴一笑,坐在了旁边的休息椅上,目光从秦知柔这边移开,看向了别处。
“听说容城秦家的小姐离家出走多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回去,容城那边可都是炸了锅。”男人一句话道破了秦知柔的身份,这倒是不觉为奇,凭借着他的本事,估计查她的底细不过是小菜一碟。
“没想到黎先生还有闲心管这样的小事。”秦知柔的目光也看着别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路人休息似的。
“小事,我可不这么觉得,秦小姐离家,到了这姬城才一年的光景,就把姬城的生意搅得天翻地覆的,真要是来个三年五载,恐怕这姬城的生意还得姓秦。”黎先生说完,目光再次转到她这边。
这一次秦知柔并没有说话,反倒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嘴角的那一抹笑容非常的神秘,似乎是默认了他刚才的那番话。
“黎家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数十年,难不成还怕了不成,我不过是个女人,威胁不了你们的”过了许久,秦知柔缓缓张口。
“一年前秦家和黎家就有联手的想法,不过因为秦小姐反对联姻,一怒之下离家出走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可是到如今,容城的各界把秦小姐的离家出走首要原因归结到了黎家头上,明着暗着跟姬城生意过不去……”
听到这里,秦知柔睁开了眼睛,她侧过脸看着他,眼神似有深意,男人也没在继续说下去。
“联姻……莫不是要跟我联姻的是你?”秦知柔好好的打量他一番,嘴角不由得扯过一丝冷笑。“风流场上的黎家少爷还真不是我秦知柔能攀附的上的。”
他并没有因为秦知柔说这些话生气,反而是浅浅一笑,看了一眼远处后,话题一转:“对了,你那个朋友我送回房间了。”
秦知柔抓着毛巾的手一紧。
“别担心,她不是这里的会员,也不懂这里的规矩,拿着手机进来拍照被工作人员为难,我帮她解了围。”
“谢谢。”秦知柔僵硬的说了两个字准备起身离开,却又想到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他。“回去的时候,给黎家老爷子带个话,就说联姻的事可以谈,不过得换个人。”
秦知柔说完以后,就披上了毛巾,出了游泳池。
“二少爷,她这样目中无人,要不要我们……”秦知柔前脚刚走,男人的身边就围上来好几个人。
男人摆了摆手。
“真不知道,大哥喜欢这个女人什么,为了他,连继承人的位置都不要了!”男人的眼神慢慢的沉了下来,掏出手机拨通过去。
“告诉老爷子,这边一切顺利,对了,大哥的事,暂且瞒着先不要说。”
挂了电话以后,男人靠在椅子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扶手,像是在思量什么事。

第四章 接二连三出事
回到房间,就听着沈荔美抓着枕头一通抱怨,不过说来说去也都是那几句话,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秦知柔坐在窗边,看着泳池的方向,回想着刚才的那个男人,眉头轻微蹙动。
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尽在眼前,根本不像是登徒浪子,难道那天在餐厅,是有意为之?
想到这里的时候,秦知柔掏出手机,按下了开机键,看着里面四十多个未接来电,通通来自容城,她面无表情。
翻找着备忘录,打开那个加密的文件,眼眸轻微的眯了眯。
黎慕梵,黎慕骁,他到底是谁?
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片,秦知柔陷入了沉思,黎家有对双胞胎兄弟,掌管着家族的生意,这只是外界说的,并没有人亲眼见过两个人,要不是被他突然联系,估计秦知柔也不可能见到这个。
“柔,咱们晚上去哪儿嗨!”
或许是想这个事情太过入迷,沈荔美到了身边她才反应过来,直接就锁屏了。
“疯度98~”
“疯度。”
两个人异口同声,秦知柔没有诧异,因为沈荔美执意要跟过来,就是为了这个酒吧,听说是黎家的场子,还是黎慕梵的地界。
沈荔美单相思黎慕梵多年,天天捧着黎家的新闻睡觉,这次不远迢迢的来这里,就想去疯度看看,碰碰运气,是不是能见到黎慕梵。
秦知柔心知肚明,她没那个机会,可是那都是来之前的事,现在的情势,不好说,毕竟,这其中一个已经在自己周围了,如果他真的有其他的心思,恐怕迟早会和沈荔美碰到。
长得都一样,看谁不是看呢。
两个人稍加打扮,换了身热辣性感的衣服,打车去了疯度酒吧。
还没等到疯度那条街,就被迫停了下来,看着前面闪烁的红蓝警光,秦知柔下了车。
沈荔美紧随其后,探头探脑的朝着那边张望着。
“出什么大事了,怎么来这么多警车,得有十几辆。”沈荔美自顾自的叨咕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旁边的大楼。
车子停在桥上,江上的风有些凉,吹的秦知柔有些冷,朝着那边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大兴致,准备回车里等着。
“死人了,死人了,
手刚刚碰到扶手的时候,就听着警车那个方向有人在喊,没多久,转角巷子里又传来一阵Duang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砸到了车。
车的警报声,人的惊恐声混杂成一团,这也算吸引了秦知柔的注意力,她收回了拉车门的手,目光朝着那边望去。
“有人跳楼!”沈荔美半眯着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踩到了桥上的围栏,朝着那边张望着。
“你下来!”江风阵阵吹的人寒毛直竖,看着沈荔美又站的那么高,秦知柔担心她一个不留意掉下去,抓着她的胳膊一把拽下来。
“刚才掉下来两个,从那个红色灯那屋。”沈荔美抬手指了指,刚才她看的清楚,是从那个窗口掉下来的。
秦知柔抬头看了一眼,眉头轻微一皱。
“叫医生,这个还没死,还没死……”
抬着担架的人开始四处嘶吼着,旁边有不少人开始打120,场面再次混乱起来,本来围剿那座大楼的警察,有的分散出来,开始安顿围观群众,
“好像没有救护车啊……”沈荔美说了一句,四下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转到了秦知柔的身上。
秦知柔知道她的意思,可是这里毕竟不是医院,这样贸然救人恐怕会有危险,何况是这样的一个情况,警方围剿追捕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见。
“等当地的救护车吧。”秦知柔还是不想轻举妄动,因为她怕耽搁了去疯度酒吧,耽误了正事,那这次来这里的计划全都泡汤了,今晚格外的重要,不能有半点的差池。
“跳楼啊,这么大的事,等他们的救护车来估计都凉透了,我不管了,总不能见死不救!”沈荔美就是个人善心肠热的医生,听着那边医生医生的喊着,总也忍不住了,甩开秦知柔的胳膊,朝着那边就冲了过去,嘴里面还不停的说着,她是医生。
真的是,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秦知柔冷了脸,她刚才看了,也数了一下那个房间十九楼,就算是现在还活着,估计也是多挣扎多痛苦一会儿,真要是想活着,那概率还用说嘛……
“出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提前封路呢,现在全堵在桥上了,上不去下不来的,这叫什么事!”
车里的司机探头出来看热闹,还不忘抱怨一声。
秦知柔的心思全都在疯度酒吧上面,就算是亲眼目睹人跳楼,她也没受到半分影响。
“听说是警方在抓捕毒贩呢,之前就有这样的消息,说这一片有可疑的人出入,现在看来,是真的。”
“抓住就应该判处死刑,要不是他们这帮可恶的人,我那可怜的小外甥,怎么年纪轻轻的就染上那个东西,到现在自毁前程不说,还坑了一家子啊!”
“我还听说,这件事情还像和黎家有关呢,这里都是黎家的地界,你想想看,能在这里逍遥法外,没有黎家的庇护……”
看着前面人群里两个女人扯话,秦知柔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个窗户上。
想到这里的时候,秦知柔拿出了手机,打开了那份加密文件,手指快速的翻动,最后停留在一篇报道上面,还附带着一张照片。
伴随着落地的声响,秦知柔关了手机,挤进了人群,朝着沈荔美刚才跑过去的方向追。
因为穿的太过性感,被警察拦在了外面,还好是这样,秦知柔松了口气,走过去二话不说拽着沈荔美就往回走。
“真是的,我穿这样也不影响我就救人啊,你看看就瞪着眼睛死在我面前了。”沈荔美还没意识到秦知柔状态不对,在她的后面跟着,满嘴嘟囔抱怨。
“这次真的是大麻烦了。”秦知柔的话音未落,就听一声巨响,紧接着二人被一股力量推开,重重的摔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第五章 东黎大厦爆炸,你算轻伤
迷迷糊糊间,秦知柔闻到一阵香味,很淡的那种,好像是什么花,又好像不是,似曾相识的感觉。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面,环顾一圈,偌大的房间,除了这张床,就剩下手边的呈物桌,其余的东西一件都没有。
刚想起身,抻动胳膊和腿上的疼痛,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赶紧保持原来的姿势躺着。
“醒了。”清冷的声音传来,光是听声分辨距离,似乎离得不是很近,循声望去。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窗边,正背对着她,背影高挑,身材修长,看不清脸。
秦知柔打量着他,没有出声。
男人慢慢的转过身,当秦知柔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微微的皱了皱眉。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黎先生。
还真是阴魂不散。
秦知柔心中暗嗤,翻了翻白眼,将视线收回来,试探着起身,可是好几次,都被腰腿上的疼痛感劝退了。
“你的腿受伤了,需要静养。”男人走过来,看着秦知柔轻声的说着,话语和表情,都保持着那天在酒店门口初见时的淡然和冷静,并不像那个狂野浪子。
疼痛感让秦知柔无力反驳,躺在那回想着那天晚上的事情,可是就只听见一声巨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东黎大厦昨晚发生爆炸,你算轻伤。”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秦知柔明白了当场的情况。
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算轻伤,那恐怕其他的人,并不能好到哪里去,甚至会有……
身为医生,见惯了生老病死,可是这样恶劣的情形造成的,她还是不愿意接受的。
“我朋友呢?”秦知柔忽然想到与她一同的沈荔美,满脸紧张的看着男人问着。
“她比你伤的重,在隔壁呢,不过并没什么大碍。”男人是有问必答,但是也没有多余的话,手插着口袋,满脸的平静。
“你是黎慕梵还是黎慕骁?”不知道为什么,秦知柔对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种莫名的信任感,纵使脑子里都是他左拥右抱的场景,可是心里面有个声音告诉她,那不是他。
男人这次默声,看了眼秦知柔,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秦知柔眼神有几分落寞,望着清一色白的天花板,竟有些走神。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而且此番来到姬城的目的,就是去疯度酒吧,自己伤成这个样子,恐怕只得另做打算。
门外下了楼的男人,看到站在书房外面的人,平静的面色有些波动,不过很快就被掩饰下去。
“骁少爷!”
书房门口的门口站着的人微微颔首,冲着他喊了一句。
黎慕骁点了点头,推开门进了书房,门口的人紧随其后,屋子里的香味和房间一模一样。
坐在沙发上,身边的人从衣服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黎慕骁。
是一条星星项链,材质不名贵,甚至还有些锈迹。
“这是胡警官让我交给您的。”
黎慕骁把项链紧紧的攥在手里,沉默了许久,喉结微微一动,抬眸看着旁边的人:“顾泽,你替我办事这么多年,有没有听说,这秦家有没有人……”
话说到一半,听到外面的脚步声,黎慕骁就收起项链,把后面的话也咽了下去,和顾泽两个人一同看着门口。
推门进来的,是他的爸爸黎骜绅,才五十多岁的年纪,就退位让贤,把家族产业交给儿子,早早的退休养老在家。
黎慕骁站起身,把沙发的主位让给了他。
顾泽点头示意,退出去将门带好。
“顾泽什么时候回来的?”黎骜绅朝着门口方向看了一眼,又把目光转到黎慕骁这边。
“刚回来。”黎慕骁回答的简单干脆。
黎骜绅垂眸,看了眼地面,眼珠滴流滴流的转动几下,然后再次看向黎慕骁。
“大哥先让他回来带个话。”还没等黎骜绅的话问出口,黎慕骁就赶在了他前面回答,这倒是让黎骜绅有些吃惊,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顾泽跟你大哥在外面打拼多年,他能回来就意味着,你大哥也快回来了。”
听着黎骜绅说着,黎慕骁本来沉静的眼眸看向了别处,眼神也有些异样,不过这都是背对着他的。
“大哥他……他的生意一直很好。”黎慕骁轻声地说着。
“今天来不是问你大哥的,昨晚东黎大厦爆炸,死伤那么多,刚才过来的时候,还是封锁区,警车和救护车一排一排的堵着。”黎骜绅看着他默不作声,抿了抿嘴唇继续说道:“我听说,这里面好像有你的事。”
黎慕骁转过来,眼神一冷,轻微的点了点头。
黎骜绅蹭的一下站起来。
“这东黎大厦都是我们的,整个大厦几乎成了废墟,亏损数额巨大,这不只是有我们的事,我们还是受害者。”
“我说的不是这个!”
黎骜绅好像知道黎慕骁跟他画葫芦似的,提高了嗓门,朝着他那边喊了一句。
黎慕骁非常的淡定。
“听说这次缉捕毒贩的行动,中间被人破坏,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黎慕骁听明白他的话,满脸诧异的问着。
哼!
黎骜绅冷哼一声,走到黎慕骁的旁边,围着他绕了一圈,脸色阴沉的像要打人似的,停在他面前。
“别以为我把生意交给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黎家三代打下来的家业可容不得你半点胡闹,你跟我说实话,那个中途肇事拦截警车的人,是不是你安排的?”
“不是。”黎慕骁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坐在沙发上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骁儿,爸知道你心气高,凡事都要比过你大哥,可是你有多少本事,爸最清楚,你就安安稳稳的经营这些家业,安身立命就足够了。”黎骜绅看着他语气不好,心里也有几分忌惮,走过去缓和了几分态度,轻声地说着。
黎慕骁没有说话。
“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孩,是秦家的小丫头吧。”
听到这里,黎慕骁坐不住了,猛的转头看着黎骜绅,眼神中也多出几分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