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稚栾书

01
「林稚,这次咱们班组织去度假山庄游玩,把你老公也叫来吧!」
专业课下课后,校花万蕊在将我堵在门口,娇声说道。
我听着她第...数不清多少次的邀约,很是头疼。
「我老公工作比较忙,实在是抽不开身。」
「什么工作那么忙,你看我们家周汇帮家里管了那么多分公司,还不是有空来陪我。」万蕊挽着她富二代男友的胳膊一脸的骄傲。
「就是说呀,你都结婚这么久了,我们还没见过你老公长什么样呢!」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也跟着附和。
我有点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其实我家那位巴不得来呢,毕竟他时时刻刻都想让我给他一个「名分」,
但我真不能让他来,他一来,那就不是我们去度假踏青,是围观他的粉丝把我们踏了。
因为他正是眼前这些人成日里挂在口中、心心念念的国民老公——影帝栾书。
栾书年少出道,凭着一张女娲毕设的脸杀人无数,
脸在江山在就算了,更要命的是他演技比脸更杀人,吸引了无数梦女。
我和栾书是青梅竹马,家族联姻,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虽然我很嫌弃他成天就知道粘着我,
但要让她们知道栾书已婚了,对象还是我,那不得翻了天。
可我的不出声,好像是给了万蕊什么错误的信息。
她对我摆出一幅她都懂的表情,阴阳怪气道:「林稚,亏得老师们往日都夸你品行端正,没想到你竟然连自己的老公都嫌弃,就算你老公长的丑,你也不能这样呀,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算再怎么嫌他丢人,那也是你的老公呀。」
我看着不断往周汇身上贴的万蕊,有点担心看多了会不会长针眼。
这万蕊,挺漂亮一姑娘,
能上我们大学,说明智力还行,
就是脑补能力有点强。
我当时因为和栾书办婚礼,开学晚来了半个月,那时校花评比已经结束了,
但后来总有人说万蕊这校花名头名不副实,
是因为我不在,捡漏来的,
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再加上我俩有点撞款,都是清纯型的,
她不仅穿衣风格不如我,审美更不如我,
甚至连她现在的男朋友周汇都曾苦苦追求过我,
她更是不甘心,
不光平日里学我的穿搭和妆容,更是逮住了机会就想拉踩我。
「林稚,你这样可不行,不是谁都能像我家周汇一样既有钱又帅气,你就叫你老公过来,我们又不会嫌弃他。」
「是啊,林稚,你放心,就算你老公岁数大,我们也不会笑话你。」一旁的周汇也跟着不怀好意的帮腔。
和栾书结婚后,他想公开,但我拒绝了,
为了低调,我对外也只是带着婚戒。
一开始周汇大费周章追求我的时候,我说我结婚了,他还不信,
直到我无奈的给栾书打了个电话。
那天他正在拍一个现实题材的电影,
演一个为了养家而无限操劳的职员,正在跟人对戏,
恰巧我电话打过去,让他们听见了对戏时的背景音,
再加万蕊觉得我年纪轻轻的就嫁人了,还总捂着老公不让见人,
就四处传播我嫁给了一个老男人,
因为老男人收入稳定,有房有车。
面对她的阴阳怪气,我倒是没觉得多生气,反而有点好笑。
我指了指她身上与我昨天穿的同款的裙子,对她体贴道:「万蕊,Valentino家的裙子质量挺好的,但你这都开线了,是不是买到假货了啊?既然你男朋友那么有钱,他怎么不给你买条真的呢?」
围观的吃瓜群众一听,立马视线转移到了万蕊身上,有些甚至隐隐笑出了声。
万蕊顺着我的手看了看自己的裙角,一张脸顿时白了,
一旁的周汇也面色不善,
他这个人,虽然是富二代,但精明的很,
上赶着送上门的女人,他只嘴上哄,实际不怎么想花钱,也就万蕊上这个当。
我一句话直戳两人心窝,戳的他俩是面红耳赤,
直让万蕊没好气的留下句苍白的辩驳:「我这是刮坏了!」拽着周汇就走了。
我满意的看着他们气急败坏的背影,
坐等接我回家司机的电话。
02
我刚洗完脸坐在梳妆台前准备护肤,
后面就伸出来一双手,揽住了我的腰,将我抱进了他的怀里。
「老婆,我想你了。」
栾书将脸埋在我的颈侧,
给我生动的表演了一番188拽哥秒变年下奶狗。
栾书是浓颜系五官,眉目凌厉,轮廓分明,
不笑的时候气场强大,十分有攻击性,
就差在脸上明晃晃的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大字,
但我与他相识了二十多年,是个天仙也都看腻了。
「你别打扰我护肤。」
我嫌弃的想将他的手扒开,但他实在是缠的紧。
他搁在我颈侧的头对着我耳语:「老婆,听说你们要去咱家的度假山庄玩,我可以跟着去吗?」
我好不容易推开他,断然拒绝:「不行。」
他闻言失落的低下头,好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音色暗哑道:「我只是想要一个名分而已......」
那哀伤而又无助的模样,要是让他的粉丝看见,可得心疼坏了。
但我不是他的粉丝,
我无动于衷的对着镜子抹着水乳,甚至无情的拆穿他:「你少给我在那演。」
被拆穿的栾书见套路不动我,
十分坦然的抬起头,
又恢复成了他粉丝最爱的「狂霸酷炫拽」。
他目光紧紧的锁着我,看的我抹脸的手一顿,不由地警惕起来,「你要干嘛?」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勾起嘴角对我邪肆一笑,
在我的惊叫声中抄起我的双腿就将我抱了起来。
「栾书——你要做什么!赶紧放我下来!」
伴随着我的叫喊,他抱着我阔步的向卧室走去,
悠闲又猖狂的给了我一句:「既然你不给我名分,就不要怪我不仁不义!」
「......」
03
第二天坐在去度假山庄的大巴车上,我狠狠的补了一觉,
再睁眼时,就看见万蕊在车上吹嘘,
说自己借到这个度假山庄来给我们踏青游玩,有多么的不容易。
本来我是不想来的,
这个度假山庄是我七岁时我爸送我的生日礼物,
我早就玩腻了。
但导员说,大家同学了这么久,还没一起出去玩过,
错过了这个机会挺可惜的,
我不忍拂了她的面子,就答应跟着来了。
当时班级群里讨论去哪玩时,导员原本定的是周边的一个小度假村,
但万蕊跳出来说她叔叔是云景山庄的负责人,
可以给我们开后门,
不用提前预约就能进去玩。
云景山庄是凉城的著名奢华场所,不仅价格高昂,更是vip制,
一般人想要进去玩,名额有限,都需要提前预约。
导员最初觉得花费太大了,毕竟是AA,怕有些同学承受不了这个价格,
万蕊又说不用担心,一切费用都有她男朋友周汇承担,
导员这才勉强同意。
周汇这难得的铁公鸡拔一次毛,给足了万蕊面子,
车里一群人都在捧着他俩转。
「万蕊,没想到你叔叔竟然是云景山庄的负责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地方啊!」
「是啊蕊蕊,你男朋友也对你好好啊!我好羡慕啊!」
「没想到你男朋友这么有钱,还这么帅,你命真是太好了万蕊,可以给我讲讲你们怎么认识的吗!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男朋友!」
万蕊一边嘴里谦虚地说着:「哪里哪里,你们不要再夸啦,我会害羞的!」
一边控制不住嘴角的上扬娇滴滴的倚在周汇的怀里。
周汇同样被捧的虚荣心爆棚,觉得自己这笔钱没白花,
扬着个脸没怎么说话,装冷酷深沉。
万蕊捂着嘴,巧笑倩兮,左右逢迎,
直到对上我的目光。
她压下嘴角边的弧度,刻意提高了音量,引导大家向我看来。
「林稚,你可算睡醒了,这一路风景挺好的,你错过了,下次想来就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了,」她抱上周汇的手臂,讥讽道:「毕竟你老公工作那么累,来这一趟是他三个月的工资吧?」
我打了个哈欠,没理她。
她倒是挺坚定,没受我的干扰,继续得意的说:「听我叔叔说,今天好像栾书也会来这里玩,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
「栾书?!是影帝栾书吗!啊啊啊啊,我可喜欢他了!」
「我也是,我也是!这是真的吗!我粉了他五年了!」
重新得回万众瞩目的万蕊趾高气昂的瞥了我一眼,
「当然啦!我跟我叔叔说了,他会帮我去要签名的,到时候我帮你们也要一份。」
「蕊蕊你真好!」
车里的女生们顿时叽叽喳喳的兴奋的讨论了起来,
我有些疑惑的蹙起了眉,我咋不知道我老公要来这?
心念电转间,我突然想起了他早上送我出门前说过的话,
......
他不会真的来要名分了吧?
04
下了车,万蕊像个花丛里不断招摇的蜜蜂,
趾高气昂的领着导员和同学在前台办理入住,
我嫌他们吵,就坐在了一旁闭目养神,总感觉自己忘了点什么。
就在我快要昏昏入睡的时候,听见万蕊尖锐的笑着向我走来。
「哎呀,不好意思呀林稚,订房的时候少订了一间,现在大家都安排好了,就差你了怎么办?」
我掀起眼皮迷蒙的看着她,平静道:「那就再开一间。」
万蕊却捂着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林稚,你想什么呢?现在剩的可是上云亭套间,你知道那多少钱吗?况且那可不是你有钱就能住的,那是接待SVIP的,你不会以为我们同学一场,我会给你当这个冤大头吧?」
「我看这样吧,这山下还有几个民宿,你下山对付一晚上,等明天有房间了,你再回来,毕竟这云景山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呆的,我怕到时候工作人员误会了,把你当成偷进来的人赶出去。」
万蕊那得意洋洋的劲藏都藏不住。
导员连忙出来打圆场,拉过我的手说:「没事没事,这有什么难的,林稚和我住一间就行。」
万蕊不依不饶,讥讽的开口:「导员,你心好,人家可不一定承你这个情,毕竟她可是刚上大学就嫁了个——」
万蕊的话没说完,就被门口突然涌进来的一群人打断了。
他们穿着云景山庄工作人员的制服,训练有素,
在领头中年男人的带领下匆忙而来,阵势浩大。
万蕊看到了领头的男人,立马双眼亮了,娇声迎去,
「叔叔!你怎么亲自来接我了,还带了这么多人——」
她语气里都是压不住的兴奋,快被自家叔叔这排场感动坏了。
但那中年男人匆匆忙忙的与她相撞,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的向人群的方向走来,
然后在众目睽睽下,站在了我所处的沙发前,
躬下身,额头和脖颈上冒着汗,
脸上挤出的笑虚弱又苍白:「林小姐,是我的工作疏忽,您来半天了都不知道,不知道您这次来是来度假还是——」
男人谦卑的望向我,小心翼翼地询问我的意见。
大厅里一时安静极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被无视的万蕊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傻站了半天才回过神。
「叔、叔叔,您喊她什么?」
男人这才发现万蕊也在这,面色不善,「当然是林小姐啊。」
然后瞪了她一眼,让她安静,
转头对我致歉:「林小姐,抱歉,这是我的侄女,家里管教无方,望您海涵。」
我靠在沙发上,有些头大,
我来这没通知,就是为了低调,
谁想还是被看到了,
让这万建修慌里慌张的寻了过来,
不过,我有那么可怕吗,让他怕成这样?
一旁的人也都被这突入起来的变故弄得满头问号,
在我们来之前,万蕊就曾趾高气扬的吹嘘,
说这万景山庄是看在她叔叔的面子上,才让我们能够进来玩的,
因此,这一路上都她都被众人捧着,优越感爆棚。
可现在她那负责人叔叔出来了,却不理她这个侄女,
反倒对我卑躬屈膝的,
这让万蕊的面子万分下不来台,
她不明白自己的叔叔怎么就对我恭恭敬敬的,
于是她嘴上勉强争起了趾高气扬的笑,走回她叔叔面前。
「叔叔,你和林稚认识呀?」
万建修面上保持微笑,估计心里恨不得把这侄女按回娘胎里,
因为我太熟悉万景山庄的管理制度了,
他这种私自开后门进来的行为,可是要被辞退的。
万建修一边努力给用眼神暗示万蕊,一边在我看戏的注视下回道:
「自然,林小姐可是我们——」
「咳——」
我轻咳一声打断他,给他使了个眼色,
我低调了这么久,可不能在这就露馅了。
万建修连忙反应过来改口:「林小姐是我们的贵客。」
「贵客?」众人都有些懵。
没等万建修再次解释,万蕊却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我明白了,叔叔你是不是跟林稚的老公认识啊?」
万建修被问的一愣,茫然的看向我,
我连忙抢先回答:「对对,我老公和他认识。」
真是感谢万蕊这个大明白,我还正愁怎么解释呢,
认真算起来的话,还真没毛病,
他可不是和栾书认识嘛!
众人自然是和万蕊一起接受了她的脑补。
「林稚,没想到你老公原来这么厉害呀!」
「万蕊的叔叔都对你这么客气,那得是什么身份啊!」
「是啊,你可真低调,老公这么厉害,都没听你怎么提起过!」
一旁的万蕊听的脚下的高跟都快磨平了,
她自然是不服,
「叔叔,可现在没客房了,她再怎么是贵客,也没房间给她住了啊。」
万建修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说什么呢,林小姐自然是要住上云亭的啊!」
所有人又再次惊掉了下巴,
万建修连忙恭敬的给我引了路。
我起身伸了个拦腰,刚准备迈出步子,突然想起了什么,
回过头笑眯眯的对着万蕊问道:「对了,万蕊,你刚才说上云亭套间怎么的来着?」
万蕊脸色难看极了,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我就拖长尾音哦了一声:「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地方。」
我惋惜的看向她,「那你还真是白来一趟啊。」
说完,我打了个哈欠,在她的气急败坏中勾着嘴角离开了。
05
因为这场入住风波,一下子改了风向。
班里的人突然对我热切了起来,下午游玩的时候都贴着我聊天,
不光问我老公是做什么的,还问我能不能走个后门让他们见一下栾书。
一个个问题问的我头脑发胀,却让我格外的坚定了——
没有告诉这群女人栾书是我老公,是多么正确的选择!
光是万蕊说他叔叔可以给他们要栾书签名这件事,就让她们尖叫不已,
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天天对着那张脸,还不得刀了我!
晚饭的时候,万建修为了讨好我,自以为是的给我们安排到了流云阁吃饭。
行进的路上,同学们不住的赞叹着整个山庄装修的华丽与风景的独特,
「哇,林稚,你老公面子可真大啊!我听说流云阁同样是宴请SVIP的地方!」
我还没吱声,一旁的万蕊就阴阳怪气道:「你们羡慕不来,谁让人家林稚找了个好老公呢,哎,我可学不来,我有我们家周汇就够了。」
说摆,便挽着周汇的手贴近。
中午办入住的时候,周汇先走了,
现在看样子,是万蕊下午受了气,来找他给自己撑腰来了。
周汇任由万蕊搂着,却直勾勾的看着我,
活脱脱一幅二世祖的形象,对我嗤笑,
「林稚,你当初装的那么纯情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嫁了个老实人,没想到还是攀山了高枝。」
我有些被恶心到了,刚想骂他,
一旁同学也看出我和他们之间气场不太对,连忙打圆场的将我拽进她们群体里,
又将栾书送上了话题,
她们的兴奋的讨论着栾书会不会出现,
对着他那张人神共愤的脸一顿猛夸,
越说越离谱,
听得我默默的吐槽一句:「你们要见过生活中的他,没准就不喜欢了。」
万蕊却接过话嘲讽我:「说的像你见过栾书一样。」
呃......
我天天见,都见烦了,
这是可以说的吗?
于是我在大家探究的目光中,眼观鼻鼻观心的瞎扯,「没见过......」
这句话,正得了万蕊的意,
她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扬声到:「我可是见过栾书的,还跟他说过话呢!」
这让女生们顿时又将注意力放到了她的身上,
但碍于自己男朋友在身边,
万蕊略有些委婉、羞涩道:「我准备毕业后往娱乐圈走,之前视镜的时候见过栾影帝一次,他为人很随和的,还说我很适合进娱乐圈。」
嗯......
我咋不知道我家那个恨不得把自己挂我裙子上的老公和她见过。
「原来蕊蕊你也这么厉害呀,好羡慕你啊!我要是能见一次栾书,死而无憾了!」
「呜呜,我也想!」
「哎呀,你们放心,我跟我叔叔说了,栾影帝对我印象深刻,应该会给我些面子帮你们签名的。」
「万蕊你真好!」
「诶呀,哪里,哪里,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夺回了场子的万蕊如战胜的公鸡般仰着头往前走,
我看着她恨不得扭成180°的背影,有些好笑。
谁想没走两步,前方就却被一个服务生拦住了路,
他对我们歉意的表示:「栾先生已经设好了宴,等你们过去。」
「栾先生?什么栾先生?」大家都有些懵。
服务生礼貌的笑了笑,回道:「是栾书先生。」
「栾书!!」女生们顿时炸了锅。
万蕊更是忍不住的掀起嘴角,连忙邀功对大家解释:「看,我说的吧,栾影帝果然记得我!一定是听我叔叔提起了我,才让我们去的!」
我却心里忍不住警惕起来,
好家伙,怪不得他忍住了一天没跟我发消息,
原来是在这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