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柠沈霆

第1章 毁尸灭迹
“嗯……热……好热。”
雷鸣阵阵,电光闪耀,照亮床上紧紧相贴的两人。
屋内旖旎声连绵不断,翻腾出滚烫的浪花。
男人身子犹如烈火,灼烧着陆青柠所有的理智。
情潮最浓时,他掌心紧紧笼着她腰肢,低沉的嗓音带着特有的沙哑,一遍遍的质问她:“你、是、谁?”
吹拂在她耳边的气息冰凉彻骨,陆青柠蓦地惊醒,额头上冷汗涔涔。
这不是梦!这是刚才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浑身如同被车轮碾过一般,剧痛不止,她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赵岐川阴险狡黠的笑,还有他那句:“好好陪王总睡一觉,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赵岐川!
陆青柠咬牙,恨得嘴唇微微颤动,那个与她相爱多年,马上就要步入婚礼殿堂的未婚夫!
他居然暗算她,把她献给一个老头子!
虽然她侥幸逃了出去,但药物的作用让她还是委身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想到那男人临走时还在到处翻找东西,陆青柠俏艳的容色愈发苍白,眼泪流了下来,那人应该是个鸭。
她始终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唯一记得的,只有他胸口处那道奇怪的伤疤。
赵岐川!赵岐川!!她必须找他问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陆青柠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胡乱套在身上,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跑去。
城西别墅,她和赵岐川的婚房。
陆青柠用指纹打开大门,刚进去,楼上卧室便传来一道柔细的女声。
“嗯~岐川,你好棒,我好爱你……”
陆青柠身体瞬间僵硬,这声音是……陆梦梦?
和她从小一起长大,被她视作亲姐妹的继妹,陆梦梦?
陆青柠稳住情绪,循着声音一步步走上楼。
卧室门口,里面男人女人的娇喘变得格外清晰。
“梦梦,我也好爱你~”
“陆青柠那个贱人!就配去陪那种老头子!”
“她和她那个妈一样放荡!不然又怎么会惹怒了那位大人物,害死了她爸?”
“……”
赵岐川接下来又说了些什么,陆青柠已经听不清了。
在她耳边,始终回荡着赵岐川的那一句“惹怒了大人物,害死了她爸。”
什么大人物?
爹地的死跟她有什么关系?
陆青柠急忙一把推开房门,看着大床上翻滚的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咬牙切齿道:“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似是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回来,赵岐川和陆梦梦明显都有些慌张。
但那也只是暂时的,两个人的厚脸皮让他们迅速反应过来。
陆梦梦随手拿起一条浴巾披在身上,一步步朝陆青柠走近:“姐姐,你不是都已经听到了吗?还问什么?”
“我在跟赵岐川说话!你插什么嘴!?”
勾引自己姐妹的未婚夫,陆青柠对她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心中的怒意急需发泄,陆青柠迈开脚步上前,想要逼问赵岐川。
然而,她才刚走两步就被陆梦梦一道蛮横的力气强拉了回来:“你最好搞清楚!岐川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她动作突然,猝不及防之下,陆青柠脚下不稳摔倒,额头与床角剧烈碰撞,一瞬间血流不止。
鲜血顺着额头滑落,模糊了双眼。
意识逐渐消散,恍惚间,她听到赵岐川焦急而又恐惧的话音:“梦梦,怎么办!”
“她已经没气了!这件事我们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了!不如干脆毁尸灭迹!”
凌晨时分。
耳边海风呼啸,冰冷刺骨。
陆青柠浑身被裹得严严实实,她想大喊呼救,却使不出半点力气,喉咙干哑发涩,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咽声。
突然。
陆梦梦尖锐而又令人厌恶的话音自头顶降下。
“我早就想弄死你了,岐川他只能是我的!哈哈哈......”
伴随着陆梦梦放肆的笑声,强烈的失重感让陆青柠彻底心如死灰。
她要死了吗......
绝望中,陆青柠一遍遍地发誓,如果还有机会,她一定会让赵岐川和陆梦梦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一定!

五年后。
华东机场。
陆青柠牵着女儿朝机场外走去。
母女俩颜值超高,大的戴着墨镜,只露出精致下巴和一双红润的朱唇,小的则背着双肩包,跟小天使一样,蹦蹦跳跳的四处观察。
“宝宝,这里人多,要牵好妈咪哦~”
“好的妈咪~”
看着女儿乖巧可爱的样子,陆青柠眼神温柔,心却紧紧的拧了起来。
五年前她的确必死无疑,好在最后关头被人救下。
在国外养伤期间,她发现自己怀孕,又强撑着配合医生疗养,这才顺利产子,诞下一对龙凤胎。
但她当时身体虚弱,男婴被长期徘徊在医院附近的人贩子抱走,等她醒来,只看到陆小颜乖巧的睡颜。
这次她回到景市,一是报当年的杀身之仇,调查爸爸的死因;二是得到消息,知道当年抱走她宝宝的人贩子曾出现在景市,所以来寻找大宝的消息。
为了孩子,为了当年的杀身仇,陆青柠眼中闪过戾气。
就当她们快走出机场时,只见高级vip特等仓通道里,一个男人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身材颀长,高定西装暗纹流露,举手投足间霸气华贵。
擦肩而过的时候,陆青柠低着头,风拂起秀发,露出一片雪白肌肤。香味飘来,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好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沈霆不自觉的轻嗅了下,摩挲着指尖,有些莫名。
正待想要仔细看去时,却发现女人早已没入人群。
人群里,即将走出机场的陆青柠,看到两张熟脸。
“宝宝在这乖乖等妈咪哦,妈咪看到熟人,要去打个招呼。”
她眸色一冷,随即朝两人走去。

第2章 五年后携子而归
不远处,陆梦梦正翘着手指炫耀自己闪亮的钻戒,不经意间抬头时却愣在原地。
看着陆青柠那张熟悉的脸,以及穿着的那件和五年前一样的白色连衣裙,她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仿佛见了鬼一般。
“陆、陆青柠!”
“呵,还记得我?”
陆青柠勾起红唇,朝前走了两步,吓得陆梦梦摔倒在地,拽着赵岐川狼狈的喃喃自语。
“我出幻觉了对不对?我看见她了岐川,快回答我啊!”
被她拉住的赵岐川也愣在原地,他看着比五年前更光彩照人,妩媚多姿的女人,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青柠......你不是死了吗?”
陆青柠冷冷的睥睨男人,居高临下的哼了声:“福大命大,阎王爷他不收我。”
这幅模样,让她本就娇艳的容貌更镀一层花刺。
赵岐川一时看呆,下意识地想拉住陆青柠的手腕。
“青柠,没死就好,没死就......”
陆青柠猛地将人甩开,拽着赵岐川的衣领就是一巴掌。
狠辣的双眸,让赵岐川瞬间清醒,冷汗淋漓。
“五年前我头上破了个窟窿,又被你们弃尸,呵,等着,我会来找你们索命的。”
陆青柠阴恻恻的看了两人一眼,早就被吓傻的陆梦梦心脏病突发,瘫软在地上,捂着胸口,面色发紫。
赵岐川连忙打急救电话。
陆青柠也不阻止,她不会让陆梦梦那么轻易死掉,她要一点点的收拾这对狗男女,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否则不能消解她差点被沉尸海底的怨气。
今天只是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告诉他们,她陆青柠回来了,等着接招吧!
陆青柠只看了眼医院名字,便潇洒地离开了。
一百多平的公寓楼。
陆青柠看着拎包入住的房间,十分满意。
陆小颜蹬着小短腿,将行李箱里的玩具,哼哧哼哧的摆进自己房间。
叮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咦?”
小颜低头一看,是个戒指,她赶忙捡起来,宝贝地收好,她要留着给妈咪结婚用。
箱子很快就空了,随后陆小颜来到厨房,踩着板凳,趴在案台上帮妈咪洗菜。
“妈咪,窝想哥哥了,妈咪不是说哥哥就在这里嘛,窝们什么时候找到他吖。”
看着女儿乖巧洗菜的样子,陆青柠揉着她蓬松的脑袋,“宝宝放心,我们很快就能找到的。”
虽然这么安慰小颜,但陆青柠眼底却有些黯然,她的大宝,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呢......
“那妈咪和窝拉勾勾。”小颜开心的笑脸拂去陆青柠心中的尘埃。
“好!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景市霆皇会所。
沈霆跟死党林洵坐在落地窗前喝着红酒。
“找了五年了,女人和戒指找到了么?”
见沈霆摇头,林洵皱眉,戒指象征着沈家家主的身份。
“没了那个戒指,你家那些老东西应该会死咬着这事不放。”
见沈霆面容越发阴鸷,林洵反而不厚道地幸灾乐祸起来,“要我说,没想到你小子一副冰山死人脸,居然还能撞上此等好事。”
五年前,沈霆被人算计,一夜风流,失贞又丢了家族戒指的事,一直是他们这群死党的笑料。
沈霆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蓦地起身。
“闲就跟我去工作。”
“不要啊,我刚下班!”
“给你一分钟。”
次日一早。
陆青柠等新保姆何阿姨来到家,交代了照顾女儿的一些注意事项后,就打车去往医院。
市中心三医院。
陆青柠走到陆梦梦病床前,看她睡梦中抖动不安的睫毛,冷笑着拿出一把小刀开始削果皮。
果肉分离的兹拉声不时响起,仿佛下一刻就暴起而来,插入咽喉。

第3章 打的就是你,还要看日子?
陆梦梦睁眼,看见来人是谁,满脸惊恐。
“陆青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明明在这里布置了保镖,怎么那些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陆梦梦警觉地往床边挪动,手正要碰上警报器,陆青柠手中的刀锋一闪,瞬间插在她手腕不远处!
“啊啊啊,杀人了!”
陆梦梦吓得脸都绿了,浑身抖得如筛糠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眼见着陆青柠朝自己走来,她连忙朝床边缩:“陆青柠,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当初是你自己经不起折腾!”
“我经不起折腾?”
陆青柠冷笑,过去反手锁了门,回到陆梦梦床前,一把就将上面的输液袋给扯掉了。
“啊!”
陆梦梦疼得痛呼,鲜血很快就从输液孔渗出来。
“我撞破头的时候,本来没死,是你将我沉河,陆梦梦,你知道那河水有多冷么?”
冰凉的话,让陆梦梦底气不足,只能硬着头皮大喊。
“那又如何?现在陆氏是我的了,我有的是钱!如果你还要乱来,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闻言,陆青柠脸色更冷,走上前一把钳制住陆梦梦的脖颈。
在国外的那几年为了防身她练了一身本领,本就卧病在床的陆梦梦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眼见陆梦梦挣脱不得,陆青柠冷冷的质问她:“陆氏怎么就成你的了?当年我爸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和你那个妈,还有陆歧川,怕是脱不开关系吧?”
陆梦梦吓得浑身发抖,但还是嘴硬道:“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当年爸留下一口气想见你最后一面,你都没有回来,怪得了谁。”
怪得了谁?
她陆青柠原本才是陆家的真千金,可十八岁那年母亲刚刚去世,父亲就娶了继母李芬,陆梦梦也跟着进了门,她气不过才去国外留学。
没想到第二年父亲就去世了,尸检上说的是死于心脏病突发,一开始她并没有怀疑。
直到五年前赵岐川的那句话,以及她在国外调查到的一点线索。
父亲的死一定没有那么简单,而且陆氏是父亲一生的心血,她必须要夺回来。
至于现在......
陆青柠眸色渐冷,直接从包里里拿出一摞照片,朝陆梦梦脸上扇去。
照片掉落,满床满地的赤白肉体让陆梦梦瞳孔紧缩。
这里面,光是‘男主角’的脸,就换了不下五张。
而女人的脸,只有陆梦梦一人。
“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你怎么会有!”
陆梦梦疯狂的撕碎照片,却见陆青柠晃着手机,红唇高扬。
“不想失去赵岐川这个金龟婿,就让我回到陆氏,否则我把这些照片发给他,你觉得他会把你怎么样?”
“据我所知,陆氏早成了一个空壳,要不是有赵岐川的投资,你还能当潇洒的陆总?”
陆梦梦彻底慌了,自己这些事情要是被赵岐川知道了,非但赵家的人不会放过她,就连母亲都会将她赶出去。
想到她是废了多大的劲才走到今天,陆梦梦憋了半天,到底不甘心道:“我让你回陆氏,你能干什么,你配?”
“呵。”
陆青柠当然知道陆梦梦没有这么容易妥协,她也懒得废话,直接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
“睁大眼睛看看我现在的身份,回陆氏,配不配?”
陆梦梦差点被她狂妄的模样笑出声,待到看清上面写的什么,瞬间笑不出来了。
“你,你怎么会有k集团的推荐信?”
k集团是国外最大的集团之一,在国内的实力虽然不如沈氏,但影响力也让人不容小觑。
而k集团一向打压陆氏,如今却又……
陆梦梦脑子里乱哄哄的,为今之计只能暂时先稳住这个贱人了。
“好,但是你要把照片删掉!”
“那就看你表现了。”
陆青柠没有直接答复,看着陆梦梦狰狞后怕的面孔,手心发痒。
随后关上窗帘,猛地一脚踹去。
病房里响起女人的哭喊和踢打声。
等陆青柠拉开窗帘时,已经神清气爽。
“陆梦梦,这只是当年的利息,我会慢慢折磨你和赵岐川,希望你——能经得起折腾。”
陆青柠从包里拿出帕子,顶着陆梦梦吃人的目光,将房间里所有暴力指纹全抹去了。
出了医院,陆青柠轻车熟路的去了陆氏公司。
看着眼前巍峨的大楼,陆青柠心里发酸。
如果不是父亲在母亲去世后受继母蒙蔽,如今的陆氏,应该是她的。
因为陆青柠是拿着k集团的推荐信来的,加上陆梦梦提前打过招呼,陆青柠到了陆氏的第一天就成了公司的副总,直接向总裁赵岐川汇报。
办完手续,人事经理带她去办公室。
经过走廊时,会客厅里不少保镖鱼贯而出,簇拥着中间的男人大步离开,与她们擦肩而过。
陆青柠下意识回头看去。
入目所及,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缓缓离开。
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她只看了一眼就回过头。
同一时间,被她目光凝视过的男人,却突然回头。
沈霆疑惑的看向空荡的拐角,唇角微抿。
而在他身边,助理闫泽恭敬的走上前:“既然赵歧川坐地起价,那收购陆氏的事还要不要继续推进?”
沈霆收回视线,凉薄的打在闫泽身上,似笑非笑的哼声。
“他赵岐川还真是天真,以为我真看得上陆氏,既然这样,让他自生自灭吧。”
“反正等陆氏破产,我一样可以收购,陆氏早晚都是我的。”
说完,人已经消失。

第4章 五年前的那个鸭子
人事经理离开后,陆青柠坐在崭新的办公椅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夺回陆氏,找到父亲当年死亡的真相。
看着玻璃门外嬉笑摸鱼的员工,陆青柠脑海中一个计划刚刚成型,一个穿着超短职业裙的女人忽然推门而入。
女人一进门就开始打量起陆青柠,眼中有抹嫉妒转瞬即逝。
接触到陆青柠冷冽的视线,她顿时温柔的弯起红唇,“你就是今天新上任的副总吧,我是投资部的经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高筱筱,我年纪比你大,你叫我高姐就行。”
她一副猖狂模样,陆青柠懒得和她计较,漫不经心地问她:“有什么事吗?”
贱人!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高筱筱心中愠怒,但想到上面交代的事,她强忍住了怒火。
“是这样,沈氏投资的那个城西燕郊项目,目前进度已经到合同阶段了,但对方的孙总一直不肯签字,陆副总之前在K集团工作过,经验一定很丰富,晚上我约了孙总吃饭,不如陆副总一起去,也让我见识见识,您能当上副总的能力?”
呸,一个空降的副总,能有什么能力?
高筱筱眼神不断打量着陆青柠。
从她修长无比的大腿再到那黄金比例的三围,不由一阵眼热。
这身材,这长相,一来就是副总,肯定是爬上金主床了。
下马威吗?受了陆梦梦的指使?
陆青柠心中冷嗤,面上似笑非笑,“行啊,到时候就麻烦高经理引荐了。”
晚上,景市霆皇会所。
陆青柠穿着白色小礼服,被高筱筱一路带到会员包厢。
暧昧的灯光让人心跳加速。
陆青柠皱眉,攥紧了手上的戒指。
她就知道这个高筱筱没安好心,只是不知道,一会是她被鱼肉,还是高筱筱倒霉了。
暗夜中,陆青柠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伸手推开了房门。
包厢内。
肥头大耳的孙总已经等候多时。
他色迷迷的看向推门而进的高筱筱,一双油腻的猪蹄已经不安分的乱摸。
“孙总,后面还有人呢!”
高筱筱娇嗔一声,连忙移开身子,露出后面的陆青柠。
那脸蛋,那身材,看的孙总立刻推开高筱筱,一脸猪哥相的凑到陆青柠面前。
“嘶,极品啊,新来的?快到哥哥怀里,哥哥好好疼你!”
能当陆青柠老爸的年纪,说着小年轻的话。
陆青柠干呕一声,不动声色的躲开:“孙总,请你放尊重点,我只是出来谈业务的,其他的事情你还是找高经理的好!”
“嗤,高经理算什么,你讨好了我,以后的订单,都给你了!”孙总猴急的去扒拉美人,看他那通红的眼神,竟是已经事先吃了助兴的药。
一旁的高筱筱没想到这个陆青柠竟然拿自己挡枪,脸都绿了。
“陆副总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想要谈业务,你得让孙总满意才行啊!”
陆青柠差点给她逗笑了,“高经理倒是亲身示范,教教我怎么做呀?”
高筱筱这时候也不装了,露出凶狠的表情,“陆青柠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对梦小姐不敬,今晚你逃不掉了,你不是想夺回陆氏吗,今晚就先为陆氏的业务贡献出你的身体吧!”
陆青柠见她神色猖狂,好似胸有成竹的样子,微微蹙眉,鼻子轻轻嗅了嗅,闻到空气里有股奇怪的味道,头有一瞬间的眩晕,脸色顿时沉下来,“你想干什么?”
高筱筱见她这样,更是得意,狞笑着凑上来拉她,要把她推到早就流口水的孙总怀里。
然而……
她刚一碰到陆青柠,便觉得手上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惊叫一声,嘴巴里立刻被塞了东西,抬头便看见陆青柠似笑非笑的脸,此时她哪有半分中毒的样子,心下顿时慌了起来,“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陆青柠冷笑,满意地细看自己的戒指,此时那枚戒指已经弹出来一根细小的银针,“针里有毒,这颗药更是毒上加毒,你就好好享受吧。”
话音落下,高筱筱已经开始放浪形骸起来,扑向孙总,那孙总本就事先吃了助兴的东西,身体早就燥热难安,此时有人投怀送抱,便迫不及待地撕扯起来,白花花的身体很快露出来,娇喘声不绝于耳。
五年前被人卖上床的那事再次涌入脑海,陆青柠一阵恶心。
她迅速开门离开,这房间的香薰味道不太对劲,她事先吃的解毒丸恐怕克制不住。
没想到,她刚刚走过拐角,身子就狠狠的撞上了一堵肉墙。
经典的古龙香入鼻,来人身上凛冽的寒意让陆青柠暗暗心惊,下意识攥紧对方衣领。
胸口的扣子被她扯坏,露出一道熟悉的疤痕。
陆青柠瞳孔瞬间紧缩,脑子里瞬间炸响出一片烟花!
一模一样的疤痕,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是你,原来是你,你是——”
你是五年前的那个鸭子。

第5章 服务好差,差评
剩下的话,陆青柠没敢说,震惊让她眼睛只顾盯在男人肩膀处那块伤口,久久无法回神。
而被她钳制住肩膀的男人眸色暗了下,暗夜中,脸上的银白色面具闪着亮洁的光芒。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沈霆每次来这家会所都是以面具示人。
而这个女人居然仅仅通过他肩膀上的伤疤认出他?
五年前,在月光下的那一幕同样涌入脑海,沈霆瞬间明白这女人是谁。
大手钳住她柔嫩的手腕,沈霆面具下的眉眼危险眯起。
凑近她,一字一句道:“你知道我是谁?”
“你说,我是谁?”
陆青柠根本不知道男人名字。
她纠结的咬上红唇,本就鲜艳的唇朱被她咬的如爆浆的樱桃。
更加诱人了。
沈霆眸色晦暗,喉咙发紧,涌现不自觉的热潮。
陆青柠没想到包厢里的香薰毒性这么强,吃了万能的清心解毒丸都没有用。
此刻只能靠咬着舌尖带来的痛感,抵抗身体里堆砌的燥意。
但用处不大。
她忍不住用热得发烫的脸去蹭男人的胸膛,扯坏的衣服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酥肩。
眼前模糊,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嘤咛。
“热——好热——”
沈霆攥紧了拳,眸色越发暗沉。
五年前他被大伯算计,丢了家族戒指,如今又用美人计,还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沈霆嘴角下沉,决定将计就计,推开女人的手停住,环抱着女人,将她带入私人包厢。
昏暗的床上。
陆青柠将男人一把推倒,她已经脑热的快断片了。
只有肌肤相触时,才能得到一阵清凉。
于是她扯着男人贴身的西装,嘴里嘟囔。
“快脱啊,热死老娘了!”
那猴急的样,看得沈霆嘴角抽搐,他抓住女人四处点火的手。
几下就把自己脱光。
抚摸上男人整齐的腹肌,陆青柠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真好——”
她眯着眸子,手一路向上,在厚实的胸肌上狠捏一把。
“服务差就算了,当年你把我坑惨了知不知道?”
“你真是我见过,最差的鸭了!”
陆青柠满眼怒气,什么服务,太垃圾了!
“鸭?”
躺在身下的沈霆气笑了,“你见过我这样的鸭子?”
陆青柠没好气的哼声:“当然没见过你这么差的鸭,动作粗暴,乱翻东西,甚至不带套!”
害得她最后怀了孕,当了母亲。
沈霆当即捕捉到她话里的关键词:“不带套,所以你怀孕了?”
空气里冷冽的因子骤然汇聚,冻得陆青柠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整个人也精神了几分。
“没有!”她立刻否认。
没有?沈霆蹙眉,那……
“当然没有,活那么差,谁要怀你的孩子!”
陆青柠恶狠狠的补充了句,紧闭的双眼里掩饰住心虚。
不能让这个鸭子知道她们两个有孩子,否则孩子心理会有阴影的!
愣神的功夫,眼前阴影一黯,却是男人翻身而上,带着气愤气息的吻很快压下。
唇齿相抵,狠狠磨咬。
“唔——放开我——”
陆青柠含糊不清的骂出声。
很快就在药效的干扰下,不挣扎了。
男人的唇冰凉得如同泉水。
陆青柠松开眉头,任由那片汪洋将自己淹没。
一夜不休。
明明该是旖旎缠绵又暧昧的夜晚,可欢爱当中,陆青柠的耳边,却总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一遍遍的质问她。
“五年前,你是不是拿走了我的戒指!”
“它在哪里,交出来,条件你随便开!”
一遍一遍,问的陆青柠本就昏沉的大脑更加像是浆糊。
“什么戒指,我真的没有印象啊!”
被折腾的狠了的时候,陆青柠只能这么一遍遍的回答,然而却得不到男人的一点怜惜。
直到陆青柠哭晕过去,沈霆才停了动作。
他吸着香烟,吞云吐雾中,描绘着女人的精致轮廓。
自己的身体,居然对她才有感觉。
沈霆掐灭烟蒂,眼中满是兴趣。
只是那枚戒指不在她身上,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骗自己呢?
——
次日。
陆青柠是疼醒的。
一睁眼,感觉浑身被卡车碾过似的,比五年前那夜疯狂,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浑身酸软,听着身旁均匀的呼吸声,甚至都不敢扭头去看那鸭子长什么样。
昨晚的记忆瞬间涌入脑中。
想着那些羞耻的话。
陆青柠无地自容,懊悔的穿衣,麻溜跑路。
半刻钟后。
助理闫泽敲开了私人包厢的门。
带来了搜查一晚的资料。
而沈霆已经穿好衣服,对着空空如也的大床,面色黑沉。
这个女人,居然敢偷跑!
“总、总裁?你昨晚要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