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若辰苏景

第一章
苏景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难得跟单位同事一起出来山上团建,居然会跟大部队走散,还摔坏了手机,看着手表,已经是晚上10点,山风冷的发怵,阴冷漆黑,更加找不到下山的路了。
苏景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继续摸索着山路,尽量往大点的路走,或许运气好,会遇到露营的人。
快下到半山腰时,苏景还真看到了前方有亮光,苏景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飞快地朝着光亮跑去,她怎么也没想到,此时此刻,她奔向的不是救赎,而是地狱,十八层的地狱。
“砰!”
巨大的响声让苏景停下了脚步,随后苏景看见有个跪在地上的人瞬间倒下了!难道刚才的声音是枪声!
不好!反应过来的苏景连忙往回跑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发现了她!是三个男人,夜色太黑,根本看不清他们任何人的脸。
其中一个绿衣男人飞快的跑来一把拽住了苏景的头发,头皮发麻,撕裂般的疼痛。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你放过我吧。。”苏景赶紧求饶。
绿衣男也不跟她废话,直接拿起枪对准了苏景的脑袋。
“咔嚓!”枪声没有响。
“艹没子弹了!阿龙,扔把刀过来!”
趁着绿衣男子跟他同伴说话的功夫,苏景拿起身上的包狠狠朝着那男子砸去!
“臭娘们,居然敢打我,看我不弄死你!”那男子一脚将苏景踹在地上,又狠狠补了好几脚。
苏景吓的缩成一团,紧紧抱着头,身上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心里的恐惧才是让人奔溃的。
此时,那个叫阿龙的也拿着匕首过来了。
“给我,我来,刚才居然砸老子,看我不插她个十几二十刀!”
绿衣男一把夺过阿龙手里的刀。又一把拽起苏景,眼看刀就要刺入她的胸膛。
“等一下!”阿龙居然阻止了。
“怎么?”
阿龙捡起苏景掉在地上的工作证:江北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苏景。
“好像是个医生,咱们去问问老大,要不要让她救一下峰哥。”
“嗯,走!”
绿衣男拽着苏景来到他们所谓的老大面前,刚才被枪杀的男子已经当场死亡了,血流了一地,苏景惊恐万分。
他们老大穿着黑风衣,靠着车站着,带着口罩帽子,帽沿压的很低,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怎么还不灭口?”风衣男的声音很低沉。
“老大,这娘们是个医生,现在开车去医院还得要一阵,要不然让她先救救峰哥!”阿龙说道。
“医生?”风衣男犹豫了几秒后,轻轻点了点头。
绿衣男打开车门,将苏景推了进去。
“先救我们峰哥,你要是能救他,我们就饶你一命!听到没有!”
可是苏景此时害怕到不行,整个人都在颤抖,别说救人,她现在连看一眼他们的脸都发抖。
“你行不行啊!不行老子就先剁了你的手!”绿衣男又重重拎起苏景的头往车上撞。
风衣男给阿龙使了个眼色,于是阿龙走了过来,拿掉了绿衣男的手,轻轻摸了摸苏景的头发。
“苏医生是吧,你放心,只要你救了他,我们保证放了你,我们说话算话。”
“好。。。。”苏景颤颤巍巍地挤出一个字。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努力活下去,她是爸妈唯一的女儿。

第二章
苏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弯下腰去检查车里的峰哥。
还好,还有脉搏,只是很细弱,口唇发绀、意识丧失、大汗淋漓、气管移向健侧,颈静脉怒张,苏景俯下身贴紧峰哥的胸膛,仔细听他的心跳和呼吸,有皮下气肿,根据这一系列的症状,苏景很快有了初步诊断,张力性气胸!
眼下最重要的是排气减压。
“有小点的刀吗?”
“这个刀行吗?这个刀最小了。”阿龙递给苏景一把防身用的小匕首。
“嗯,打火机有吗?”
“有。”阿龙赶紧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递给苏景。
“我还需要笔和酒!”
“后备箱有酒,我去拿,只是笔好像没有。。。”
“我有。”风衣男从上衣口袋掏出了笔。
“只要笔帽就可以了,是白酒吗?都给我吧。”
东西准备齐了,苏景深吸了一口气,苏景,加油,就当是在医院里,苏景,你一定要成功,这是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苏景快速的将匕首用打火机消了下毒,扯开峰哥的上衣,暴露胸壁,又用白酒消毒了胸壁和笔帽。
第二肋间锁骨中线,苏景拿起匕首,坚定地划了下去!
“你疯了!你要杀了他吗!”绿衣男怒吼着想来拉苏景,却被风衣男一把拦住。
“别吵,要想救他就不要打扰我!”苏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清脆响亮地说道。
“有手套吗?没有的话,避孕套也可以。”
“有。。。”绿衣男他平时就好色的很,避孕套随身携带,没想到现在还能派上用场呢。
苏景将笔帽刺入了切开的伤口,又用避孕套,在指端剪一个小口,起到活瓣的作用。这样呼吸的时候,气体可以从穿刺的笔帽处把气体能够排出,阻止空气的进入,降低胸腔压力,提高张力性气胸的存活率。
一系列操作后,峰哥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恢复了些意识。
“好了,快送医院吧。”
苏景长长吁了一口气。
“上车。”
风衣男和阿龙上了车,同时给绿衣男使了一个眼色。
绿衣男心领神会,一把将苏景拉下了车。
“大哥。。。你说过的,救了他,就放了我的。。你们说话要算话。”
“当然,我们肯定说话算话。”
绿衣男步步紧逼,苏景一步一步往后退,眼看后面没路了,已经到了悬崖边上。
“真可惜啊,苏医生,长的可真好看啊,不是我们急着去医院,我还能爽一下的。”
绿衣男说着便用力推了苏景一把,苏景随即便掉入了万丈深渊,巨大的失重感袭来,苏景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第三章
苏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只觉得浑身酸痛,四肢无力,白色的墙,我这是在医院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身边坐了一个中年女子,鹅蛋脸,丹凤眼,面容清秀,眼里满是焦急。
“小希,你终于醒了,小希!”那女子紧张地握住苏景的手。
小希?是我吗?那她又是谁?苏景只觉得头疼不已,脑袋一片空白,是的,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她失忆了。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你。。。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妈啊,小希!医生,你快来看看,我女儿不认识我了!”中年女子万分激动。
“这位女士,先不要激动。”一位戴眼镜的男医生走了过来,苏景下意识看了下他的工作牌,青河市第二人民医院。这里是青河市。
“你女儿在掉入悬崖的时候撞击到头部,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我们给她拍过头部ct,没有脑出血的症状,至于失忆,可以再观察观察,说些以前的事情,去些以前生活过的地方,可能对恢复记忆有帮助。”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
在中年女子的描述下,苏景大概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她叫林希,眼前这个中年女子是她的妈妈周展萍。林希自幼丧父,跟母亲一起生活。两年前,为了林希的工作,母女俩从青河的一个小镇搬到青河市区生活。五天前,林希和周展萍来青宁山上游玩,林希不慎掉入悬崖。
苏景当然不是林希,林希在掉入悬崖的第二天,就被搜救人员发现身亡,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周展萍受不了刺激,精神有些失常,一直幻想女儿还没死,总是在山下寻找女儿的身影。结果,她就发现了掉入悬崖被一颗大树挂住,捡回一条性命的苏景,苏景的手上有着和她女儿一样的黑色胎记。而苏景又碰巧失忆,于是两人阴差阳错,成为了母女。
苏景原来是江北市的一名医生,有疼爱自己的父母。那天单位来青河市的青宁山上团建,苏景意外和同事走散,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周展萍为了帮林希恢复记忆,出院后就带林希回了老家小镇生活。

第四章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苏景以林希的身份生活三年了。这三年来苏景过得平静而美好,她和林母在小镇上开了一家面馆,母女俩都心地善良,为人亲切随和,所以面馆的生意很好。
而林希,也在一年前结婚了,她的丈夫名字叫江知宇,江知宇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江知宇独立,温柔,细心,有责任心,他们非常相爱,江知宇很感谢林希,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
林希还记得看见他的那一天,春天的阳光和风都好让人心动,阳光不会过分的热烈,温温柔柔的。风夹杂着些余温,吹动了一片长了新芽的枝条,在墙面落下模糊的光影。他站在阳光下,肤色白皙,俊美的五官,完美脸型,清澈明亮大眼眸,泛着迷人的浅灰色,长得非常好看。
“你好,还有面吗?”他温柔地问林希。
林希愣在原地好久,他就像天使一样出现在眼前,林希对他一见钟情了,而他也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美丽,温暖的林希,两人顺理成章地走在了一起。如今的林希,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江知宇的工作在市区,离林希的小镇很远,开车要两个多小时,江知宇也提出林希和林母一起去市区生活,但是林希实在喜欢这小镇的恬静美好,江知宇也尊重林希。每一天他都会开车回家,哪怕再晚,林希都会做好美味的饭菜,等他回家吃饭。
晚上6点,江知宇下班到家。
“小希,我回来了!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草莓蛋糕。”江知宇回到家,手里拿着鲜花和蛋糕。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还有,你怎么又买花了?”林希嘴上抱怨着,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你不就喜欢花吗?”江知宇宠溺地抱住了林希,并且深情地吻了她。
“先吃饭吧,小希,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好,快坐吧。”
“小希,我辞职了,我在这里找了一份银行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可以一直在你身边,如今你已经怀孕,有什么事情,我也能第一时间出现。你不会介意吧?”
“傻瓜,我怎么会介意呢,我开心还来不及呢,你愿意放弃你原有的事业,陪着我一起,我真的太开心了。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妈的面馆生意也不错,够我们三个人,不,四个人一起生活了。”林希说着便幸福地摸了摸肚子。
“好,好。”江知宇也开心不已。

第五章
吃完饭,两人一起去公园散步,两人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觉得幸福无比,如果时间能停留在此刻就好了。
回家路上,林希闻到了对街臭豆腐的香味。
“知宇,对面在卖什么?好香啊!”
“小馋猫,又想吃了吧,你等着吧,我去买,你今天应该走累了吧,你在这边椅子上坐下,我马上回来!”
“嗯嗯。”看着江知宇远去的背影,林希觉得幸福不已。
突然,一辆黑色宝马车发了疯似的直冲江知宇而来。
“砰!”躲闪不及的江知宇瞬间被撞飞了。
“知宇!”林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她巍巍颤颤地跑向江知宇。
“知宇,你不要吓我啊!知宇!”
即便是失忆了,医生的本能让她立刻跪下去做胸外按压和人工呼吸。
司机估计也是吓傻了,一直躲在车里没有下车,路人帮忙打了救护车。
林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只记得身边的人唧唧歪歪说个不停,林希一句也没听进去。
直到江知宇的尸体被盖上了白布。医生说了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了是什么意思?林希不敢接受这个事实,发了疯似的掀开盖在江知宇身上的白布。
“知宇,你快起来,快起来看看我啊!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你快起来啊!”
“知宇,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知宇!”
“小希,你振作点,你肚子里还有小宇的孩子呢!”周展萍一边哭着一边安慰着林希。
孩子,孩子,林希蹲下身去,摸着肚子里的孩子,这个孩子让她有了最后的一丝慰藉。
……
一名警察走进了病房。
“周女士,林小姐你好,肇事司机我们已经抓到了,他主动自首的。我们检查了车辆,刹车失灵,属于意外事故,肇事司机想要当面跟你们道个歉,还有关于赔偿的事情也想跟你们聊一下。”
意外?居然是意外?
“对不起。。。我现在没有心情。。我不想看见他。”
林希对司机已经是恨之入骨,就算他死了也换不回江知宇,更别谈要什么赔偿了。
“没关系的,林小姐,请你节哀,等你好一点,我叫他们再过来,他们一直在隔壁房间等着。”警察说完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