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逸少夏夕诺

第1章 绰号“小童花”
盛夏已过,而炎热却不愿褪去,早晨,天空中不见太阳,也无风,很闷热,感觉一场雨就要来临,空气闷得人喘不过气来,稍微一动就会浑身是汗。
夏夕诺的家在一条古朴的巷子里,她和外婆一起住在一个院子里,院里有一颗梧桐树,夏夕诺从小就生活在这里。
五年前,夏夕诺家里多了一个新成员,就是夏夕诺养的一只泰迪犬,夏夕诺给他取名叫可爱,可爱已经五岁多了,当时,夏夕诺和外婆去领养狗,夏夕诺看到可爱就很喜欢,同时可爱也很喜欢她似的,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夏夕诺,想让夏夕诺抱他。
夏夕诺的外婆说:“人和人相遇是缘分,人和动物也是需要缘分的,看来它和我们有缘。”于是,可爱就这样进了这个家,成了家里的小成员。
夏夕诺穿着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背着双肩包,脚上穿了一双白色帆布鞋,出了门,她走在古朴的巷子里,偶尔会有几辆自行车从她身边穿过,偶尔也会看到几只猫儿狗儿,可能因为太闷热,猫儿狗儿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活力,猫儿慵懒的躺在屋檐下,眯着眼无精打采地看着路人,狗儿老是“嗬嗬“的,在伸着舌头散热,看到有人经过,也只是有气无力地叫几声。
夏夕诺不喜欢这样闷热的天气,她不想出门,可又不得不出门,因为暑假已结束,高三的她必须要去上学,她不情愿,又有点抱怨为什么高三要提早半个月开学。
夏夕诺读高一的时候,用了一年的时间去适应新的环境新的同学,她刚适应,接着高二文理分班,夏夕诺因不喜欢背书,所以选了理科,她又用了一年的时间去适应。
以往到高二文理科分班之后,直到高中毕业都不会再分班,而夏夕诺那一届却开了先河,高二读完,高三又要重新分班。
夏夕诺又要去面对一个新的班级,一些新的同学,她心中并不渴望,结识新同学对她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
夏夕诺在高三五班,她的班级在靠近正门的一座五层高的教学楼里,而夏夕诺的班级就在五楼。
夏夕诺来得还算比较早,班级里人并不多,夏夕诺并没有去留意来了多少同学,也没去在意他们在做什么。
因开学第一天,老师还没排座位,暂时可以随便坐,夏夕诺看第二个窗户边上的座位还是空着的,于是便走过去坐了下来,这个座位只要转下头就可以看到窗外的树和操场,夏夕诺很喜欢这样靠窗的位置,也是她一直理想的座位,只是一直没实现过。
夏夕诺想如果高三一年一直都能坐在这里就好了,偶尔听课累了,可以走会儿神看看窗外,又或者学习厌了的时候,可以看些有趣的漫画或者小说之类的,坐在这里不会像坐在走廊的窗户边那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巡查的班主任或者校主任逮个正着,夏夕诺觉得这样的位置好极了。
夏夕诺一只手托腮,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她保持这样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说:“嗨,小童花。”
那是一个初夏的雨天,夏夕诺到学校门口发现自己就要迟到了,于是就跑着去教室,因为跑得快,背包里的东西掉了出来也没察觉。
而这时,陈逸少正好在夏夕诺后面看到了,便向跑着的夏夕诺喊:“嗨,同学,你东西掉了。”
夏夕诺听到喊声,不觉得是在喊自己,就没理会,依然跑着。
陈逸少看她没有停下来,又喊:“嗨,前面跑着的那位女同学,你东西掉了。”
这时,夏夕诺才感觉好像是在喊自己,她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到一个留着比自己的头发还要长的男生,她一脸疑惑的问:“是叫我吗?”
陈逸少已经走到夏夕诺掉东西的地方,低头看是女生例假来时用的东西,不免觉得有点尴尬,而夏夕若还一无所知,又问:“我掉了什么?”
“从你背包里掉出来的。”陈逸少回道。
“我背包里?是什么?”夏夕诺问,她还是一脸茫然。
陈逸少为了避免一些尴尬,所以没有明说,他以为只要稍微提醒她一下,她就会知道了,而看她却还是一脸茫然,陈逸少想校园里躺着这样一包东西毕竟也不好,而且她也许会用到,于是便好心帮她捡了起来,然后走到夏夕诺面前,把那包东西递向夏夕诺,说:“你的。”
夏夕诺一眼便认出那是她的“大翅膀”,她想肯定是自己出门太急,背包侧面那个放“大翅膀”的口袋的拉链没有拉,所以才会在自己跑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
夏夕诺瞬间脸不由得红了,感觉很尴尬,红着脸说:“不是我的。”说完,然后转身就跑,比刚刚跑得还要快。
“小童花,小童花。”陈逸少喊着,看夏夕诺消失在教室楼的转角处。
一个多月后,夏夕诺的高一生活结束了,经过一个暑假,又是一个新的学期,夏夕诺几乎忘记了那件事,而却再次相遇。
课间,夏夕诺正在下楼,而陈逸少和他的初中同学兼高中校友李满正在上楼,正好遇上。
陈逸少一眼就认出了夏夕诺,在陈逸少看来,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陈逸少觉得她有着其他女孩没有的特质。
夏夕诺皮肤白皙透亮,眼角下边有颗痣,齐眉的刘海,齐平的短发。陈逸少第一次见到她,她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次相遇,陈逸少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他记住了她的脸庞和她眼角下的那颗痣,还有她的童花头,因为她留着的童花头,他给她取了一个绰号“小童花”。
当走近时,陈逸少便冲着夏夕诺笑着说:“嗨,小童花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夏夕诺对“小童花”这个绰号记忆犹新,于是她便知道眼前这个留着长头发的男生就是上次遇见的那个男生,虽然知道是他,夏夕诺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这时,陈逸少身边的李满惊讶地说:“他可是让老师天天念叨,经常拿来做楷模的高才生,让很多男生都羡慕嫉妒恨,让许多女生爱慕着的陈逸少,有很多女生专门跑到他的班级,只为一睹他的容颜,小童花妹妹你居然不认识他。”
李满听陈逸少叫夏夕诺小童花,他也随陈逸少那么叫。
夏夕诺板着脸,冷声说:“谁是你妹妹,陈逸少又怎样,每个人都必须要认识他吗?”
夏夕诺刚进高中时,陈逸少这个名字她就已经知道了,他是以全市第一的名次进入这所高中,每次考试无论大考还是小考,都稳稳地保持着全校第一,几乎全校都知道他,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夏夕诺想不知道他的名字都难,夏夕诺不过是只闻其名,而未见过其人。

第2章 绰号“大喇叭”
那时,夏夕诺和陈逸少也不在一个教学楼,夏夕诺在学校的生活一直很单调,除了教室和食堂,待得最多的地方便是图书馆了。
夏夕诺甚至连自己班里的同学都没认识全,有些知道名字对不上人,有些看着认识也知道是自己同班同学,却不知道名字,别班的同学她更不会认识,就算陈逸少那么有名,她也不认识。
后来,夏夕诺听得最多的就是哪个女生给陈逸少写了情书,而陈逸少连看都没看就把情书扔了,又是哪个女生跟陈逸少表白被他拒绝了,又是哪个女生为陈逸少哭......
关于陈逸少的这些事情都是夏夕诺听来的,让她对陈逸少有了不好的印象,夏夕诺在心里早已判定陈逸少是一个“招蜂引蝶”的人,而夏夕诺一向讨厌这样的人。
高一还没结束,夏夕诺又听到一个陈逸少是变态的传闻,因为他在书包里偷偷放着女生例假用的东西,而那些曾经爱慕陈逸少的女生翻脸比翻书还快,立刻失去对他的兴趣,甚至有些还恶言相向,说他是变态。
这些听来的传闻不知是真是假,“流言止于智者”,夏夕诺也知道这句名言,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讨厌他,她笑自己修炼还不够,难做智者。
夏夕诺虽然也不认识李满,但看他说话浮夸,根本没有他的事便要多说话,见了一个女生,不管自己认识不认识就喊妹妹,自然觉得他也讨厌,心里不由得叹道:“真是物以类聚。”
陈逸少想说不要听他胡说,话还没来得及说,就听到夏夕诺这么说,于是到嘴边的话就没说出口。
陈逸少对于夏夕诺的冷语并不在意,他看李满还要说什么,担心李满不知又要说出些什么夸大其词的胡话来,忙抢先一步,看向夏夕诺,依然笑着,说:“还记得吧,下雨天,你掉了东西......”
夏夕诺觉得那样尴尬的事情,即使记得也要装作忘记才对,有点智商的人都会这样,她没想到陈逸少居然会再次提起。
于是还没等陈逸少说完,夏夕诺便出言打断他,面无表情的说:“你认错人了,我没掉过东西。”
然后,夏夕诺绕开陈逸少走了。
李满用胳膊碰了碰陈逸少,笑着说:“哎,这位小童花同学还蛮酷,不过人家好像对你没兴趣。”
“别开玩笑。”陈逸少说着,同时心里又嘀咕:“明明就是,凭我的记忆怎么会记错,真是爱说谎。”
没多久,夏夕诺无意中知道陈逸少就在隔壁班,因为高二文理分班,陈逸少和夏夕诺成了邻班。
夏夕诺为了不要遇见陈逸少,本就不爱出去的她,没事更不会出教室了,就算是课间去厕所,夏夕诺情愿绕远一段路,也不愿从陈逸少的班级经过。
如果偶然不经意遇见了,每次陈逸少笑着和她打招呼,夏夕诺都是毫不犹豫地把脸扭向别处,装作没看见也没听见,从陈逸少身边走过,留给陈逸少一个冷漠的背影。
有一天,夏夕诺正在专注地看她喜爱的漫画书。
这时,夏夕诺的同学秦小尤,跑过来问夏夕诺:“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陈逸少啊?”
夏夕诺感觉莫名其妙,她喜欢陈逸少,应该是她至今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夏夕诺不以为然地说:“我喜欢他?除非地球倒着转。”
“可是大家都在说你喜欢陈逸少,已经在隔壁班传开了。”秦小尤认真地说。
夏夕诺一听感觉好像是真的,但又不能确定,便再次向秦小尤确定,说:“真的?”
秦小尤看夏夕诺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便说:“都流传几天了,我也想知道你喜不喜欢陈逸少,毕竟他曾经是很多女生爱慕的对象,所以就好奇问问,没想到你还不知道呢。”
夏夕诺听秦小尤这么说,回想了一下,这几天似乎有同学看自己的眼神含有异样,偶尔会感觉有几个女生对自己指指点点,当时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看来应该是因为这个流言。
夏夕诺不知道流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虽然心里很气愤,但又不知道找谁发作,她又想反正自己清者自清,那些流言蜚语很快就会不攻自破,何必在意。
晚上,最后一节课是晚自习,夏夕诺还在为一道物理难题绞尽脑汁。
忽然,有一个同学喊:“夏夕诺,外面有人找。”
经这个同学一喊,班里多数人看向教室外面,想看看是谁,少数看向夏夕诺,有更少数一心不闻窗外事,依然在认真学习着。
夏夕诺心里疑惑这个时候谁会找自己,但她还是起身走了出去,她在教室走廊里左右看了看,只看到陈逸少一个人。
夏夕诺下意识的想不会是他找我吧,夏夕诺还在想是不是他,这时,她听到陈逸少说:“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夏夕诺冷冷地说,她能感觉到班里其他同学都在向他们这边张望,像是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夏夕诺知道如果就这样跟他走了,那些说她喜欢陈逸少的流言,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她想既然陈逸少主动来找自己,十之八九也是为了那些流言,也许趁着这次机会可以把流言终止。
“你确定要在这里说?”陈逸少问道。
“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夏夕诺淡然的说。
“你故意躲着我,是因为喜欢我吗?”陈逸少说的有点小心翼翼。
夏夕诺没想到陈逸少居然一开口就直奔话题,她想这样更好,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便不客气地说:“我并没有故意躲着谁,虽然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传闻,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以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
陈逸少听夏夕诺这么说,他笑了笑,说:“那就好,那就好,我也觉得不可能。”
流言被时间冲淡,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段,而接着又出现一件让夏夕诺觉得哭笑不得的事,“小童花”成了她的绰号,在她班里和隔壁班里流传着。
夏夕诺气不过,跑到陈逸少班里,冲着陈逸少喊道:“你个大喇叭,以后不准再叫我小童花。”
夏夕诺声音很大,她不只是要说给陈逸少听,也是要告诉其他人以后不准这么叫她,只是“小童花”这个绰号最先是从陈逸少口中说出来的,夏夕诺自然而然认为也是陈逸少流传开的,所以她要找陈逸少,他才是源头。
夏夕诺说完,引起班级同学的一阵哄笑。
陈逸少也在笑,夏夕诺感觉大家都在笑自己,脸不由得涨得红彤彤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又瞪了陈逸少一眼,然后气愤地跑走了。
经过夏夕诺这么一闹,陈逸少有了“大喇叭”这样一个绰号,但夏夕诺“小童花”这个绰号并没有被抹去。
陈逸少想她会不会因为这个绰号不开心,于是他又去找夏夕诺,笑说:“你越讨厌什么别人就会越在你面前说什么,就是想看你气急跳脚的样子,而一旦你无所谓的时候,别人反而就平静了,而且同学之间并没有恶意,只是开玩笑而已。”
“你就是那个别人。”夏夕诺苦笑说。
“对呀,小童花这个名字多好听,大喇叭也不错。”陈逸少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纠结,怕她会因此不开心,可又忍不住这样叫她,又笑说:“夏夕诺,号童花,陈逸少,号喇叭,不觉得很有趣吗?”
夏夕诺听陈逸少这么说,已经不想和他再说什么了。

第3章 同班同学
陈逸少的眼睛清澈明亮,皮肤白净,高挺的鼻梁,嘴唇自然红润,留着短长发,完美的五官在长发的修饰下尤显帅气,他身上穿着白色T恤,外面套着浅蓝色衬衫随意敞开着,休闲裤,一双白色运动鞋,他天生的高挑身材,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衣服都好看。
陈逸少一走进教室,就引来了教室里其他同学的目光,有女生忍不住“哇”了一声。
陈逸少很淡定地快速扫视了一下整个教室,班里的人数已经过半,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笑,陈逸少没有看到李满,他也有想到这个时间李满这小子是不会在的,不到上课铃声响起的前五分钟是不会见到李满的人影。
陈逸少一眼便看到坐在窗边的夏夕诺,心中不由一阵暗喜,在心里喃喃道:“没想到居然和这个爱说谎的小童花同班。”
陈逸少走过去,从夏夕诺的座位边经过时,看她在望向窗外,陈逸少也不由得望去,他并没发现窗外有什么值得观赏的景色,而夏夕诺却看得心无旁骛。
陈逸少坐到夏夕诺后排的座位上,坐了好一会,他看夏夕诺还是一直保持着原先的姿势,不免觉得好奇她是在看什么,心想:“难道这就是常说的发呆吗?”
陈逸少只是想和夏夕诺说下话,他想了好一会却不知第一句话该说什么,于是他想要不就简单地打声招呼吧,便冲着夏夕诺的背影,笑说:“嗨,小童花。”
夏夕诺已经知道背后传来声音的男生是陈逸少,闻其声知其人,她从声音里已经识别出,夏夕诺没想到自己会和陈逸少同班,心中有着不情愿的情绪,她并不想搭理他。
陈逸少看夏夕诺不理他,好像心里早已有数,反倒觉得很正常,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于是戴上耳机继续听歌。
只隔着一个过道,坐在陈逸少右边的一个瘦小的女生双手捧着脸,脸上早已笑开了花,眼睛放着光一直盯着陈逸少看,心里想:“陈逸少耶,我和陈逸少同班,太不可思议了,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简直不敢相信。”
过了一会,这个女生小心翼翼地说:“陈逸少同学,你好!”
陈逸少带着耳机,好像在跟着音乐的节奏一起摇摆,闭着眼听得太投入,音量声音开得又大,以至于有人和他说话他也没有听到,依然自我陶醉在音乐里。
这个女生看陈逸少好久没回应自己,心里想是不是因为他带着耳机,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于是便站起身,走到陈逸少桌前,低头看着陈逸少,笑盈盈地说:“很高兴能和你成为同学,我也姓陈,叫佳佳,说不定我们几百年前是一家呢。”
过了一会,陈佳佳看陈逸少依然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头都不愿抬一下,不免觉得尴尬,可又能怎样呢,于是只能低着头默默地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夏夕诺坐在前面,她始终没听到陈逸少发声,都是那个叫陈佳佳女孩在说话,后来也听不到陈佳佳的声音了。
夏夕诺回头看陈佳佳低着头,神情沮丧,她又看向陈逸少,陈逸少低着头,头发自然垂下,已经遮住了他的大半个脸,夏夕诺几乎看不到陈逸少的脸,只看他摇头晃脑,不知所谓。
“怎么会有他这样的男生,不仅留长发,还染色,依仗着成绩好老师宠着,就这样嚣张没礼貌,真是人如其表,内在和外形一样让人讨厌。”夏夕诺这样想着。
这时,夏夕诺心里有一个声音,说:“夏夕诺啊,夏夕诺,你也只敢在心里发发脾气而已。”
“是啊,能怎么办呢?”夏夕诺在心里回着那个声音。
距离上课还有不到五分钟,陈逸少看到李满姗姗而来,这就是李满,上课不迟到,但也不会早五分。
看到李满,陈逸少瞬间想起了什么,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想这下糟了。
李满让陈逸少今天早到时帮他占个座位,越靠后越好,而陈逸少一下忘记了,李满到的时候,只剩下第一排中间两个位置是空着的,于是,李满直接走到陈逸少座位旁,说:“陈逸少,我的座位呢?”
陈逸少想你不是明知故问,他向李满笑了笑,指着第一排的两个空位说:“那不是?”
李满盯着陈逸少的座位,笑说:“你知道在老师眼皮底下从来都不是我所考虑的,既然你忘记了,那你得和我换,我要坐在这里。”
“我不要。”陈逸少一口拒绝。
“我要换。”李满一面说着,一面动手去拉陈逸少,他想把陈逸少硬拉起来,然后趁机坐到陈逸少的座位上。
李满的身高和陈逸少差不了多少,但李满是学体育的,身材结实有力,陈逸少的力气自然不如李满的力气大,陈逸少知道自己和李满在力量上的悬殊,于是早已有了先见之明。
陈逸少整个上身趴在桌子上,双手紧紧的抓住桌子的两边,同时发出清脆的笑声,说:“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安全你去坐啊。”李满笑说,依然用力拉拽着陈逸少,无论李满是怎样的拉拽摇晃,陈逸少双脚蹬着桌腿,双手死命的抱着桌子就是不放开。
陈逸少和李满两个大男生为了争抢一个座位而不顾个人的形象,引来同学们注意的目光,教室里一片笑声。
夏夕诺也禁不住回头看过来,她看李满的表情好似恨不得要把陈逸少连同桌子一起拎起来,而此刻的陈逸少像一个耍赖撒泼的小朋友,虽然觉得他们的行为很幼稚无聊,但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夏夕诺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很快又转回去,生怕被陈逸少看到自己在笑话他们。
上课铃声响起,陈逸少心里乐了,趴在桌子上喊道:“不要闹了,老师要来了。”
李满才愿作罢,从嘴里吐出两个字:“让你。”然后一脸不情不愿的坐到第一排的其中一个空位上。
陈逸少坐直起身,白净修长的手指随意捋了两下头发,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冲着李满喊:“承让。”
开学第一天,由于听说新班主任是从其他学校调过来的,班里同学不由得对新班主任有着好奇和期待,同时又有些担忧。
大家都屏住呼吸似的等待着新班主任的到来,过了一会,见还没有老师过来,有些邻桌的同学三两一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又过了一会,班级里最积极最八卦最活跃的一个男生蔡子龙从座位上一下跳了起来,说:“我帮大家探个路去。”蔡子龙一边说着,一边从教室后门一滚烟似的串了出去。
过了没几分钟,只见蔡子龙又从后门串了回来,他看同学们期盼的表情,突然有了主意,笑说:“你们心目中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老师?积极发言,说不定我会给你们带来惊喜。”
一听蔡子龙这么说,邢丽蓉带着怀疑的口吻,说:“不信,你会知道什么。”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不仅侮辱了我,还侮辱了我的人格。”蔡子龙反驳说。
艾晴觉得这么干坐着也蛮无聊的,便说:“管他知不知道,我们说说也无妨。”她想了一下,笑说:“最好是年轻帅气又有魅力的男老师。”
紧接着陈佳佳笑说:“最好随和不严厉,能像朋友一样和我们打成一片的老师。”
邢丽蓉则笑说:“我觉得还是要性感一点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有着模特一样的身材,说不定我会认真听课。”
蔡子龙则反驳,笑说:“我看你更没心思了,早浮想联翩了。”
教室里一阵笑声。

第4章 心怦怦跳
陈逸少斜身坐着发笑,不经意间他看夏夕诺低头坐着,好像在看什么似的,一点不受外界打扰。
陈逸少有了好奇心,他欠起身,向前伸头看过去,说:“你在看什么?”
忽如其来的一个声音,夏夕诺没有心理准备,心里吓得一颤,她生气着扭转头,本想对陈逸少发作一通,可让夏夕诺没有想到,她回头的那一瞬,她的脸正面遇上陈逸少的侧脸,距离还是那么近,好像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而他却像个没事的人儿似的,眼睛盯着桌子上的书,继续说:“你好像很喜欢看漫画啊?”
夏夕诺愣了几秒,忙转回头,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同时心好像也在怦怦跳,心儿怦怦跳是喜欢一个人的前奏,她是知道的,因此有点懊恼。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讨厌他,讨厌他,对,是讨厌他,讨厌他,讨厌他。”夏夕诺像是在念经一样,心里不停地这样念叨着。
陈逸少感觉自己又碰壁了,挠了一下头,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回身坐到座位上,继续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大家对新班主任的热情讨论。
蔡子龙看一直都是女同学在积极发言,便笑说:“你们女生真肤浅,看看我们男同胞,从来不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
邢丽蓉笑说:“那是因为你没外貌可言,可也没看出你肚子里有什么是值得欣赏的啊,哎,我说你就别假意卖关子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蔡子龙好似并不在意邢丽蓉对自己的形容,他嬉皮笑脸地说:“我刚去了一趟厕所,已经把屁放了。”
“你真恶心。”邢丽蓉一脸嫌弃。
“人有三急,难道你不放屁。”蔡子龙反驳道。
教室里早已笑得人仰马翻。
忽然乌云密布,天空灰蒙蒙的,教室里也是暗暗的,已有人自觉把教室里的灯打开,又是狂风大作,窗外小树被风吹弯了腰,窗户玻璃也咚咚作响,像是要碎了似的。
夏夕诺正想起身关窗,陈逸少已先了一步,他起身快速把窗牢牢关好,于是夏夕诺就没再起来。
坐在窗前的其他同学也已自觉关好窗,虽然老师没来,但依然是上课时间,其他人也只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向外望。蔡子龙早已耐不住跑到窗边,手搭在一个同学肩上,探身向外仰望,大声喊道:“妖怪来了。”
这时,教室里走进来一位身材挺拔的男士,干净清爽的短发,眉宇间透着一股俊朗之气,特别立体的五官,融合着小麦色皮肤,更显完美精致,深蓝色休闲衬衫,稳重成熟,又不失温柔,他便是他们的班主任宋祁。
看到宋祁的那一刻,已经有同学不由得张大了嘴,“哇“了一声。
宋祁正好听到蔡子龙的喊声,便笑说:“我长得像妖怪吗?”
蔡子龙听到声音,转头看向讲台处,十之八九猜到讲台上说话的人就是自己的班主任,忙笑说:“老师,我哪敢说您,我是说这鬼天气,妖精来捉唐僧的时候不都是这样演着的。”蔡子龙一边说着,一边屁颠屁颠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教室里便是一阵笑声,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这时的雨已完全被他们忽视。
过了一会,宋祁才笑说:“同学们,大家好,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祁。”宋祁说着,拿起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自己的名字。
邢丽蓉早已心花怒放,忍不住拉了拉坐在她前面的艾晴,眼神注视着正在写字的宋祁,说:“背影都那样好看,连字都是那么苍劲有力,真太有魅力了。”
艾晴微微转身,笑说:“满足了我们的所有愿望。”
宋祁写完,又转身面向大家,笑说:“我想同学们心里也想到了,是的,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语文老师,同时也是你们的朋友,我愿做你们的良师益友,所以以后无论学习中还是生活中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这时,邢丽蓉立刻举起手来,宋祁看有人举手,便看向她,笑说:“邢丽蓉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邢丽蓉没想到才第一次见面,老师就知道自己的名字,心里又是惊又是喜,呆了一下,才笑说:“是不是什么问题都可以问?”
宋祁笑着点了点头。
“老师,您多大?有没有结婚?如果没结婚,那有没有女朋友啊?”邢丽蓉大声问道,一点不拘谨不扭捏。
听到邢林蓉这么说,班里有些同学也跟着起哄,蔡子龙自然不在话下,笑说:“不仅她们女生想知道,连我都好奇,老师您是怎么保养的,看着比我还年轻。”
蔡子龙说完,教室里又是一阵笑声。
宋祁也笑出了声,他看着学生们的笑容觉得他们是一群很可爱的孩子,过了一会,便笑说:“你们还真是淘气,第一天便打趣老师,我可是很严肃的。”
接下来,宋祁喊了几个男生,一起去办公室搬来新书,然后,又负责把新书发放到每一个同学手里。
无论爱不爱学习,看到新书的那一刻多少会有点欣喜和期待,拿到手的那一刻也会不自觉的把每本书翻几下。
这时,下课铃声响了。“同学们,下课了。”宋祁说,然后笑着走出了教室。
宋祁一离开,班里马上热闹了起来,三五个女生扎堆在一起各自说着自己对新班主任的猜想,蔡子龙看她们说的津津有味,便凑了过来,得意着说:“我之前说什么来的,看,是惊喜吧!还不信我。”
“你那是摔了个跟头捡了个元宝,歪打正着。”邢丽蓉取笑道。他们大笑起来,蔡子龙也不再辩驳。
李满好像还是不甘心似的,再来找陈逸少,央求说:“逸少好,好逸少,逸少最好,我们换位吧。”
陈逸少摇着头,笑说:“我软硬不吃的。”又说:“座位只是暂时的,老师还会重新安排的。”
李满觉得也是,心想就忍几天吧,于是也就不再做纠缠,这时,他才注意到前排坐着的夏夕诺,感觉好像见过,想了一会,然后向陈逸少使了一个眼神,陈逸少装作没看到,并不去搭理李满。
李满便凑近陈逸少,贴在陈逸少耳边,低声笑说:“她是不是那个小童花同学,难怪说什么都不愿跟我换位呢。”

第5章 开学第一天
陈逸少闻言,胳膊肘往后用力一拐,正好命中李满的腹部,李满吃痛的叫了一声,弯起腰,双手捂着腹部,说:“你谋杀啊。”
陈逸少看了一眼李满,知他是故意的,以他的体格怎会经不起这样的轻轻一碰,便笑说:“还让你胡说。”
李满笑着站直身,看到旁边坐着的陈佳佳在笑看着自己,李满看她身材娇小,皮肤白皙,脸圆嘟嘟的,笑起来嘴角还有梨涡,甚是可爱,便主动打招呼说:“哈喽,我是李满。”
陈佳佳回说:“我是陈佳佳。”又看向陈逸少,几乎忘记了之前被陈逸少无意的冷落,笑说:“陈逸少同学,很开心和你同班。”陈逸少回以微笑。
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停了,风也小了,天终于吐出了那口闷气,感觉整个大地都能呼吸了,暴风雨带走了闷热。
教室的窗户再次被打开,一阵阵风吹来,让人觉得清爽。
宋祁走过每一个学生的座位,说出每一个学生的名字,然后又走回讲台上,面向惊呆的学生们,笑说:“作为你们的班主任,自然要提前做足功课的。”
邢丽蓉原还在为老师第一次见面就能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欣喜,但看老师不只是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名字,而是班里所有同学的名字都很清楚的说出来,多少有点失落,但又很敬佩这样用心的老师。
过了一会,宋祁又笑说:“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记住每位同学的名字和面貌,因为经常有很多同学不记得同班同学的名字,而又有知道名字却对不上号,有没有?”
夏夕诺听老师这么说,知道自己就是老师口中说的那样的学生,默默低下头来,其他同学也默不作声。
过了一会,宋祁又笑说:“我们每一位同学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说说自己的兴趣爱好,梦想之类的,同学之间有个更好的了解,稍后我们再来做一个有趣的游戏。”
一听到游戏,大家都很有兴趣,其他人并不出声,只有蔡子龙立马问道:“老师,什么游戏?”
宋祁笑了笑,说:“稍后我会和大家说,不过现在开始你们就要认真听每一位同学所讲的话,记住他们的名字,稍后游戏会和这有关,说不出或是说错都是要有惩罚的。”
接下来,从右向左一一自我介绍,李满学体育,爱好自然是运动,梦想是考上军校,成为一名帅气的空军。
夏夕诺担心自己会受到惩罚,她很听老师的话,认真听着她前面每一位同学的介绍,并在心里默默念着他们的名字,等到她,她站起身,说:“大家好,我叫夏夕诺,华夏的夏,夕阳的夕,诺言的诺。”
夏夕诺说完自己的名字,不知该说些什么,其他同学说自己的兴趣都是运动、旅游、音乐、画画之类的,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兴趣爱好,唯一的兴趣便是看些漫画书,而在老师面前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班主任,总不能说自己喜欢看漫画吧。
夏夕诺看老师同学都在望向自己,她又想了想,说:“我喜欢看书,梦想是考上大学,谢谢!”
陈逸少听后暗自发笑,心想是漫画书吧。
接下来是陈逸少,陈逸少站起身,笑说:“我是陈逸少,耳东陈,逸少是晋代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字号,我喜欢学习,梦想也是考上大学。”
夏夕诺听后,在心里早已说道:“不知耻,竟敢把自己堪比王羲之,还喜欢学习,好似别人不知道他成绩好。”
陈佳佳则站起身,笑说:“我是陈佳佳,和陈逸少同学一样的陈,我喜欢交朋友,希望以后大家都是好朋友,我想成为一名作家。”
一个接一个,到了邢丽蓉,她站起来,说:“邢丽蓉,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未来将成为一名受万人瞩目的国际明星。”
邢丽蓉刚说完,蔡子龙马上接话说:“那你可要惨了。”
大家还没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蔡子龙又说:“大明星,你和一个专门扒隐私的八卦记者同学,不怕吗?”
邢丽蓉转头白了一眼蔡子龙,冷笑说:“难怪鼻子那么灵验。”
大家听了,都笑了,蔡子龙听出邢丽蓉是在骂他,他看大家都在笑,也不好再反驳,便不再说什么。
等所有人介绍完,宋祁便说:“每一个梦想都应该被尊重,当然梦想不只是想想,要付诸行动,为梦想而努力,老师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梦想成真。”
过了一会,宋祁又说:“现在我们开始游戏了,游戏就是记名字。”宋祁又说了一下游戏规则,大家很快便明白了,于是便开始进行记名字的游戏。
夏夕诺已经很努力在记,但因为本身记性不好,中间还是有几次卡住,陈逸少会很小声的告知,虽然夏夕诺心里有一万个不接受他的提醒,但因为怕罚,也只好一边说着自己没出息,一边默默接受,总算安全过关。
最后,所有人都没出错,谁都没受罚。然后,又先选了班长,很多同学一致推陈逸少当班长,高一高二他都是班长,对于当班长这件事,他既没有什么惊喜也没有推托。
“我们明天课外拓展活动,大家记得穿一双舒服的鞋,最好穿休闲运动的衣服。”宋祁笑说。
一听课外拓展,便有同学问:“是不是就不用上课了?”
宋祁知道学生们的那些小心思,只要不上课比谁都开心,笑说:“是的,不用上课。”
宋祁说完,大家都欢呼起来。
过了一会,宋祁又说:“同学们放学了,明天见!”
“老师,明天见!”同学们大声回道。
就这样,新学期第一天,发了新书,同学之间相互熟悉认识了一下,然后就放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