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淮琛程芊芊

第一章
北京,华庭小区。

本该闲适的午后,此刻却气氛紧绷,压抑至极。

客厅内,一道含怒的男声乍响:“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厉淮琛倏然起身,看着程芊芊,深邃眼里的不耐毫不掩饰。

又是这句话。

结婚四年,从一开始的蜜里调油,到现在动辄吵架,程芊芊已经记不清从厉淮琛的嘴里听到过多少次这句话。

她尽量保持冷静:“世科临签约前突然变卦要求加点,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的问题。更何况世科这个案子的委托律师根本就不是你,为什么要插手?”

厉淮琛一脸冷然:“难道要任由你欺负我们律所的实习律师,让她受尽委屈?”

程芊芊脑子一嗡,一切的不理解在这一刻似乎都得到了解释。

她用力眨了眨眼,不让自己的脆弱被他看见。

“所以,你做这些是在为你的小律师报仇打抱不平?”

厉淮琛皱眉看着她,表情越发不耐:“这些不重要。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不想因为公司的事和你在这里吵。”

这话一出,程芊芊嗓子突然像被捏住了般,说不出话。

明明一开始做出吵架气势的,是厉淮琛。

怎么现在却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

静默间,厉淮琛再次开口:“我们都先冷静冷静吧。”

说完,他转身朝外走,却在扯开门的瞬间,顿住了脚:“程芊芊,你没发现你变了吗?变得不可理喻!”

话落,门砰的一声关上,狠狠砸在程芊芊心间。

她茫然看着桌上已经冷掉的咖啡。

那是自己特意为厉淮琛做的摩卡,他却一口都没有动。

程芊芊默默伸手将冷掉的咖啡端起来,全部喝光。

她从来都不爱喝甜口咖啡,咽下满嘴甜腻,心里却愈发闷痛。

她环顾着两人的爱巢,随处可见的都是与厉淮琛之前的恩爱回忆。

程芊芊压着自己发涩的心口,忍不住开始反思。

真的是她太小题大做了么?

也许就像厉淮琛说的,不管什么样的事,他们都不该在家里争论。

程芊芊深吸一口气,翻出厉淮琛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十多秒,才被接通。

程芊芊放柔了声音:“淮琛,晚上有一场同学聚会,一起去吧。”

厉淮琛嗤讽声立刻传过来:“怎么,让大家都来看你怎么跟我无理取闹?”

程芊芊心狠狠刺痛一下,她的主动服软,人家并不领情。

她抿了抿唇,声音越发轻缓:“刚才是我钻牛角尖了,抱歉。”

电话那头傲慢的语气一顿,似乎也没想到她会道歉。

沉默半秒,厉淮琛一副施舍的语气回了句“晚上再说。”就挂了电话。

听筒显示盲音,程芊芊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而另一只手上的文件已经被攥变了形。

呆坐很久后,她拿起茶几上一本挂式计分簿。

一页页翻过去,上面一片鲜红满满的“-1”。

程芊芊看的心里发苦,末了,还是拿起笔默默添上一笔——“减一分”。

书架我的首页
第二章
看着计算下来最后的只剩“50”的分数,程芊芊蓦然心里一酸。

记得最开始把本子放在这里的时候,厉淮琛还好奇问过“这是什么?”

她当时很认真的回答:“这是给你专设的计分板,满分一百,你让我失望难受一次,我就扣一分。”

“等到分扣光了,我就会离开,让你再也找不到我!”

厉淮琛为此还放下豪言:“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有机会在上面扣掉一分!”

可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越来越不在意,越来越漠然了?

呆怔了很久,程芊芊才敛起情绪工作。

直到夜幕降临,电话响起。

看着屏幕上的“老公”两字,程芊芊立刻拿起手机接听。

还没开口,就听到厉淮琛冷硬的话:“我还有个案子没忙完,你自己先过去吧。”

话落,通话戛然而止。

程芊芊连一个“好”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她看着屏幕上短到不过5秒的通话记录,将满腔的苦涩生生咽下……

正五星级空中花园酒店。

程芊芊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热闹的宴场,目光却一直流连在包厢门上。

同学聚会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了,厉淮琛还是没有来。

出神间,厉淮琛的好友吴巩走过来:“小师妹,怎么没跟淮琛一起来?”

边上站在一起的同届校友跟着起哄:“就是,以前每次聚会都要被秀一脸的恩爱,今天你们夫妻居然分开行动了!”

程芊芊放在包包下的手微微攥紧,强撑着笑:“淮琛还有个案子没结束,我就先过来了……”

然而话音刚落,包厢门就被推开。

厉淮琛从外走进,声音低沉:“抱歉,我们来晚了。”

程芊芊下意识抬头,本来欣喜的表情却在看到他身旁站着的人,冷却了下去。

无视了程芊芊,厉淮琛转身对好友们介绍身边的人。

“这是我们律所的实习律师夏穗,也是我们的同校学妹。”

厉淮琛的几个好友互相对视一眼,客气的跟学妹打起了招呼。

后面的聚会上,厉淮琛一直带着夏穗和在场的人寒暄,互动,完全把程芊芊忘在了脑后。

在场的人没有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夫妻的,以至于看向三人的目光中都带着复杂。

程芊芊掌心攥紧,面上却依旧保持镇定。

一直撑到晚宴结束。

送走了其他同学,厉淮琛终于看向程芊芊:“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先送夏穗回家,她住得远,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然后便带着人上了车,疾驰而去。

程芊芊孤零零的站在黑夜中,望着那猩红的车尾灯,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回。

那里还是她的家吗?

时间跳到零点,手机也突然响起。

接起,就听男人声音传来:“怎么还没回来?”

程芊芊迎着冷风,不答反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带她来?”

“都是一个学校的,怎么了?”

他语气太过理直气壮,程芊芊却没办法维持冷静。

“那你有没有想过同学会怎么想?他们会怎么看我?你知不知道我今晚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句一句,压在心里的质问在这一刻像是开闸的洪水,再也收不住!

电话那头,厉淮琛脸色也越来越沉:“程芊芊,大晚上的你非要吵架吗,烦不烦?!”

烦!

一个字,像是锋利的针刺穿了心。

程芊芊所有的翻涌情绪在这刻,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倏然消散。

寂静在两人间持续蔓延。

厉淮琛烦躁的深吸一口气:“这段时间我住外面,彼此冷静一下吧。”

书架我的首页
第三章
程芊芊脑子一嗡。

还没来得及开口,厉淮琛那边已经无情挂断了电话。

呆呆望着泛着冷光的屏幕,她心里发凉。

他明知道自己在外面深夜未归,却一句担忧关心都没有。

“轰!”

惊雷乍响,瓢泼大雨倾盆而落,瞬间浇透了程芊芊。

冷意顺着冰凉的雨水侵入全身,却抵不过心底涌上的寒……

浑浑噩噩的飘荡回家。

开门的瞬间,属于厉淮琛独特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程芊芊顿了瞬,就发现了家里的异样!

鞋柜,卧室,卫生间,衣帽间……

她一间间看过去,其中原本属于厉淮琛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

“芊芊,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要分开,不论再怎么生气,也不许离开我们共同的家!”

结婚之初厉淮琛的话言犹在耳,可现在,最先食言的……也是他!

身上最后一丝力量被抽走,程芊芊这一刻终于彻底崩溃。

她伸手拿起茶几上孤独立着的计分簿,翻到最新页,然后落笔!

“-1”

“-1”

……

一连写了五个,她终是再写不下去,一把将笔砸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滴泪,落在纸上,浸湿,晕染……

这天之后,就像厉淮琛说的一样,他再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联系过程芊芊。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

这天,程芊芊正在工作,手机突然进来一条短信:

【今天你爸生日,晚上别忘了跟淮琛回来吃饭。】

程芊芊拿着手机的手微紧。

这段时间太忙,差点忘了爸爸的生日。

可……想到厉淮琛,她眼神黯了黯,末了还是选择拨去了电话。

冰冷的嘟声后,响起男人冷淡的问询:“有事?”

程芊芊握着手机的手一僵:“今天我爸生日,妈叫我们回去吃饭。”

电话那头,厉淮琛沉默了会儿:“我知道了。”

随即挂断了电话。

时隔一周的联系,最后以不到30秒落幕。

到现在,程芊芊都想不明白,她和厉淮琛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深吸一口气,按灭屏幕,她强行收敛思绪,继续工作。

直到晚上,程家。

见程芊芊一个人回来,程母有些惊讶:“怎么就你一个人?”

她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不想让父母跟着担心:“他忙,晚点到。”

闻言,程母理解的点了点头,拉着人往屋里走。

这也是程芊芊第一次对父母说谎,心里松了口气。

直到晚饭做好,厉淮琛才姗姗来迟。

饭桌上,程母看着分坐桌子两边,也不说话的两个人,轻声问:“你们最近怎么样?”

程芊芊心一跳,刚要回答挺好

旁边的厉淮琛先一步开了口:“我们分居了。”

餐桌上顿时陷入寂静。

之后的时间里,程芊芊甚至不敢抬头去看爸妈的表情。

压抑的用完这顿饭,两人离开程家。

院外,目送爸妈关上门后,程芊芊才看向身旁的男人。

“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居的事情告诉爸妈?”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厉淮琛的态度,点燃了程芊芊一直压抑的怒气:“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现在知道了该有多担心?”

“既然你怕他们担心,为什么还非要跟我吵架?”

说到这儿,厉淮琛也有些恼火:“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只会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

程芊芊心中一阵刺痛,声音沙哑:“厉淮琛,我们俩究竟是谁变了?”

像是被这话刺到,厉淮琛彻底冷下了脸:“你还有完没完了程芊芊?!这日子能过你就过,不能过,那就离!”

书架我的首页
第四章
离婚这话一出口,厉淮琛跟程芊芊两人都愣住了。

程芊芊茫然抬眼看着厉淮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攥着手,强压下喉咙里的颤抖,哑声问:“你刚刚……说什么?”

男人却没回,直接转身上了黑色保时捷。

只听引擎轰鸣,车子从身旁无情的飞驰而去……

程芊芊站在原地,只觉得吹来的风都是冷的。

寒冷中,她也不得不接受刚刚发生的一切。

不得不清楚的告诉自己,就在刚才,厉淮琛亲口说出了——离婚!

这一刻,程芊芊只觉得心像被人紧攥着般,喘不过气。

身后的院灯突然亮起。

程芊芊身子一僵,明明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却不敢回头,生怕被父母看穿!

最后,她只能僵硬着背脊,一步一步往前走,直至没入黑暗……

回到家。

程芊芊深深凝视着客厅里墙壁上最醒目的婚纱照挂画,目光哀恸。

末了,她沉默地爬上梯子,将其取下,小心翼翼的卷起,锁进抽屉里。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世科公司派了代表律师团来佳行签订最后合约。

作为佳行首席法顾,程芊芊强打起精神画了个淡妆来到会议现场。

一进门,程芊芊霎时一僵。

只见一身西装革履的厉淮琛背对她而坐。

这个案子不是他负责,她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视线落到男人身旁的夏穗,程芊芊喉咙里溢上几分苦涩。

他对那个小实习律师,还真是“关照有加”啊……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紧紧抿了抿唇,程芊芊藏匿住心绪,冷静走到厉淮琛对面坐下。

男人闻言只淡淡朝她瞥了一眼过来,就收回视线。

“程小姐客气,是我们来早了。”

夏穗身着干练的紧身西装,娇丽的脸上挂着谦逊的笑容。

程芊芊没有说话,接过助手递来的资料,恰巧看到夏穗与厉淮琛两人相视一笑的画面。

她倏地仓惶低下头,一页页的去翻阅检查文件,脸色却渐渐泛了白。

等资料全部翻阅检查无误,程芊芊将文件递给首位上坐着的老总。

直到合约签署完成,所有人都离开,她才终于卸下伪装,重重跌坐回座位上。

突然,门重新被推开。

厉淮琛去而复返,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眉心微皱:“你怎么了?”

程芊芊强忍着目眩淡淡道:“低血糖,坐一下就好了。”

闻言,厉淮琛绕过桌子来到程芊芊面前,伸手在她额头上一碰,脸色阴沉。

“程芊芊,你说一句实话会死吗?”

话落,他直接将人拽起,揽着她腰就往外走。

“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

程芊芊靠在男人久违的怀里,心口泛涩。

厉淮琛,还是关心她的……

不想两人刚到停车场,身后突然传出夏穗的声音:“师哥!”

夏穗小跑着来到两人身边,她看也不看程芊芊,浅笑的眼睛定定看着厉淮琛。

“师哥!你有东西落在我这了。”

说着,她缓缓摊开手掌。

在厉淮琛怀里的程芊芊下意识看过去,脑袋却瞬间像是被重锤凿了一下,嗡嗡作响。

夏穗掌心里的,赫然是那枚本该戴在厉淮琛手上的……婚戒!

书架我的首页
第五章
程芊芊脸色倏地煞白,僵直着推开厉淮琛。

她眼神透着难以置信的悲凄:“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婚戒会在她手里吗?”

厉淮琛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又被这么质问,心头火起:“你要我解释什么?”

边上的夏穗看到这幕眼底划过一丝窃喜,佯装歉意解释:“程小姐千万不要误会。”

“昨晚师哥帮我改资料太晚了,就在我那睡了,今天早上又走得急才不小心把戒指落下了。”

说完,她委屈的看向厉淮琛:“师哥对不起,我不知道程小姐这么在意这个……”

“没事,跟你没关系。”

厉淮琛将戒指拿回来,随手塞进衣服口袋。

他走到程芊芊面前朝她伸手,忍着气说:“先送你去医院,有什么事等看完病再说。”

程芊芊却避开了厉淮琛的手。

她知道夏穗是故意这么说的,暗示自己他们有一腿,但却依旧控制不住去怀疑。

“婚戒戴在手上又不会碍事,你为什么会摘下来?”

听她这么问,厉淮琛耐心告罄:“摘就摘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了?!”

程芊芊浑身都透着一股难掩的疲惫,靠着车身才将将站稳没有让自己露弱。

“我无理取闹……”

“厉淮琛,是不是在你眼里,不管我理整家獨費付说什么做什么都是胡闹?”

厉淮琛脸色怒沉:“是!”

程芊芊心脏突然像是被人狠狠攥住,她用力咬了下舌尖,才将脑袋里的晕眩感击走。

她怔怔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目光又落到他身后一脸得意洋洋的夏穗身上。

其实程芊芊明白,即使没有她这个导火索,自己和厉淮琛也迟早会因为性格的问题爆发矛盾,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怪不了任何人。

程芊芊收回视线,又深深看了一眼厉淮琛,拖着疲惫的身子转身一步一步离开。

厉淮琛被那充满情绪的眼神给愣了一瞬,又看到她的背影,怒从心起,干脆转身直接上了车。

夏穗唇角上扬,立刻跟上男人步伐:“师哥等等我!”

旋即,程芊芊就听到身后传来车子启动的引擎声。

紧接着,黑色轿车咻的一下从身边疾驰而过。

程芊芊顿在原地,定定的看着逐渐消失在停车场出口的猩红尾灯,全身力气在这一刻陡然卸掉。

她再也支撑不住无力的身体,朝地上栽去——

……

再睁眼,人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了。

程芊芊抬眼去看,就看到护士正在帮自己换吊瓶。

护士感受到她的注视,低头看来:“你醒了?你发烧39度晕倒了,门口那位男士送你来的,他是你先生吧?”

程芊芊听到护士的话,转头看向门口。

恰在此时,厉淮琛从门外走进来,看到程芊芊醒了只是步伐略微一顿,便径直走到床边坐下。

护士换好药也离开了。

没人再说话,病房一下子就陷入沉寂。

厉淮琛看着窗外,手掌搭在桌上不耐烦的敲击桌面。

程芊芊被这动静弄得心烦意乱,转头刚要说话,却猝不及防看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她怔了瞬,原本烦乱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程芊芊看着厉淮琛的侧脸,声音沙哑:“厉淮琛,我们好好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