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珣陈曦月

贪吃误事,美色害人!
酒足饭饱后,我一时没把持住,
硬是把如花似玉的江珣给扒光睡了。
而此时,江公子正泪光闪闪地望着我,
“我守身如玉了二十五年,清白却被你玷污了,你这是吃干抹净就打算逃之夭夭不认账的节奏么?”
我:……

1

江珣曾经用一句话吐槽陈曦月——贪吃迟早坏事,好色必定遭殃。

对此评论,陈曦月在心里默默翻了一个白眼,觉得他是闲得发慌,纯属在胡说八道罢了。

但事实却证明,江珣说得一点没错。后来,她的确是栽在了贪吃和好色这两件事情上面,二十多年的道行一朝尽丧,并且还丧得甘之若饴,乐不可支。

陈曦月虽贪吃,但秉着贪亦有道的原则,所以一般来说,她只贪江珣请的饭。

只要他一通电话,就算她在梦里坐拥金山银山钞票山也好,都会立刻从梦中醒来,利索地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然后乖巧地端坐在家门口,等他过来接她。

江珣从不亏待人,更不会亏待她,所以他请吃饭,荤素搭配色香味俱佳,美味鱼虾在她跟前,一看就食欲大开,一尝就不可收拾。

第二,陈曦月贪恋美色,平时在路上瞧见了眉目俊朗的小帅哥,也总得一步三回头偷瞄个仔细,饱下眼福。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也无可厚非。

但江珣不悦,他脸皮厚,总说自己才是塘宁镇乃至南城的第一美人,而且是漂亮得清新脱俗、不同于外面那些心怀鬼胎的妖艳货色的那种。

刚开始陈曦月还会跟他对着干,鄙夷他这莫名的自信,但是被他洗脑洗得多了,渐渐地,她竟然被他迷惑了双眼,当真觉得他才是人间第一绝色。他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板寸头,那气质也甩了那些凡夫俗子几条街,倒像是鹤立鸡群,气质出尘了。

这一旦认同了他的说法,路边的乱花野花便再也不能入陈曦月的法眼了,人生的乐趣也从看帅哥变成了调戏江大公子。

然而,这一来二去酒足饭饱的,再加上故意为之的调戏,随即就闹出一个大祸端来了。

这天,吃了一顿饭下来,又喝了一点小酒,她一时没把持住,硬是把如花似玉的江珣给扒光睡了。

而此时,江公子正泪光闪闪地望着她,声音微颤,还带着几分娇羞,“曦月,咱俩好歹青梅竹马一场,你若是肖想我的话大可直说,我从了你便是,何必大费周章搞这么多事情呢?”

我:“……”

她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昨天期末考试结束,学生放假,她的寒假也随之而来,一乐,就喝了点小酒。

她心里想着,就算是喝醉了,江珣也会把她扛回去的,实则不必担心。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却成了被她吃掉的小白兔。

真是贪吃误事,美色害人啊!

见陈曦月不说话,江珣的脸色凄然了几分,“你现在什么表情?我守身如玉ˢᵚᶻˡ了二十五年,清白却被你玷污了,你这是吃干抹净就打算逃之夭夭不认账的节奏么,嗯?”

陈曦月觉得头痛欲裂,瞪了一眼可怜兮兮的江珣,突然一把扯掉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某人一丝不挂的肉体立刻就露了出来,大好春光暴露无遗。

江珣立即用双手捂住了胸,一脸惊恐地看她,十足一个被欺负的小媳妇模样,“你要干什么?”

原本还期待着俩人只是单纯地盖着棉被纯睡觉的陈曦月,一看到这白花花的肉体,还有那些清晰可见又不堪入目的抓痕,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又恨不得自插双目,一巴掌拍死自己!

苍天啊,她怎么可以饥不择食到如此地步啊!

这个人可是江珣,从小与她一起长大的江珣,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江珣啊!完了!没脸见人了!

窥见她这瞬息万变的表情,江珣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然后开始慢条斯理地穿衣服,似是无意地说道:“我今天休假,陈叔叔说家里的电脑坏了,让我回去帮忙看看。曦月,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你不对我负责,那我就只好回去找你爸爸聊聊天了。

陈曦月思忖了半晌,眼睛不经意瞟到他的腹肌上,又咽了咽口水,认命道:“江珣,我拱你这棵白菜就是了。”

她和江珣是青梅竹马,突然之间谈恋爱肯定会尴尬,但她这会儿若是敢说一个不字的话,怕是以后会更加尴尬吧。

毕竟是她睡了人家啊,又是男未婚女未嫁的,处个对象好像也未尝不可。况且,江珣这家伙,她还是喜欢的。

江珣系好最后一颗衣扣,回头朝她咧嘴一笑,摸了摸她的发顶,说:“乖,我的猪。”

“……”

2

吃过早餐,江珣送陈曦月回学校的教师宿舍收拾行李,同宿舍的女老师之前远远看见过江珣等到学校外面接陈曦月去吃饭。

她还笑话曦月,说她交了男朋友还藏着掖着,不肯带出来请大家吃顿饭。那小妮子愣是不肯承认,解释说俩人只是好朋友的情谊。

这会儿好不容易近距离看到了本尊,女老师的八卦之魂熊熊燃起,朝着陈曦月挤眉弄眼,“曦月,这是你男朋友?”

陈曦月没回答,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好巧不巧被江珣看见了。他笑眯眯地望了她一眼,满脸宠溺地道:“乖,别总是翻白眼,翻多了,小心眼珠子拐不过弯来,那就成死鱼眼了。”

陈曦月:“……”

女老师:“……”

看到陈曦月恼羞成怒的表情,他满意地笑了笑,转头去看女老师,礼貌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曦月的男朋友,江珣。”

女老师瞥一眼一声不吭的陈曦月,又瞄了瞄江珣,禁欲系美男啊!

“你好,你和阿月很般配呢!”

江珣一下子就乐了,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谢谢!我们家曦月老师性子有些急躁,以后还要烦请你们多多包ˢᵚᶻˡ涵呢!”

“客气了。”

陈曦月看着这客套的俩人愣了神,感到一阵莫名心安。

江珣这模样,像极了小时候她刚上学时,陈爸爸拜托老师多多照看一下她的样子。

回想一下,这些年来,她身边的人聚聚散散,但兜兜转转过后,好像也只有一个江珣还在原来的位置,从未离开。

他待她好,她是知道的。

从宿舍出来,江珣的心情一直很好,哼着小曲儿,眉眼间蕴藉着暖融融的笑意,连头发丝儿都洋溢着喜悦。

瞧他这般开心,陈曦月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江珣注意到了她的心不在焉,他俯身过去帮她系好安全带,又敲了敲她的脑门,“想什么呢?”

谈恋爱啊,最重要的就是坦诚。

犹豫再三,陈曦月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江珣,我们在一起的事情可不可以先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你爸你妈和我爸我妈。”

江珣的笑意戛然而止,“陈曦月,你喜欢搞地下恋情?”

她窥着他的脸色,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便接着说道:“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这突然之间在一起了,我暂时适应不过来。再说了,要是相处之后发现咱俩并不合适,分手了,那到时候我们两家人见了面也会很尴尬吧……”

闻言,江珣的脸色“唰”地一下就黑了下来,狭长的凤眸微微眯着,“陈曦月,我们刚在一起,你就开始考虑分手的事情,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好换男朋友?”

陈曦月摇头,“我没有!”

“哼!”

她琢磨了一下自己的措辞,没毛病呀,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字字都是肺腑之言,而且她还偷偷打了好几遍腹稿,觉得没有问题了才说的。

江珣恼了,干脆把车停在了路边,不把话说清楚,他心里不舒坦。

陈曦月嘴角抽了抽,伸手去拉了拉他的衣角,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那在一起也得有一个缓冲期吧?

“突然之间,我从你的朋友变成了女朋友,这不是还没转过来!要是再被别人知道了,肯定又要追着我问长问短的,我一烦躁,就会对你生气,到时候影响了我们的感情,那就更不好了,你说是不是?”

江珣静默不语。

这个臭男人,以前怎么不觉得他这么幼稚?但人是自己选的,还能怎么办?除了哄,还是哄呗!

她解开了安全带,往他身上蹭了蹭,像一只讨好的猫,“我是第一次谈恋爱,什么都不懂,没有安全感也是很正常的,难道你不应该让着我点儿吗?”

从小到大,每次闹矛盾,只要陈曦月服了软,再顺便撒个娇什么的,江珣总是拿她没辙的。

眼看她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江珣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盯着她说:“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是我要你的一句话。”

“什么话?”

他沉默了几秒,问:“你喜不喜欢我?”ˢᵚᶻˡ

她没有安全感,其实他又何曾不是这样患得患失呢?

眼珠子滴溜一转,陈曦月回答道:“喜欢,但是还没有达到很喜欢的程度。”

“那你打算和我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

她眉波微蹙,什么叫做偷偷摸摸,这么难听,明明就是正常恋爱好伐?但一对上了他那双漆黑的眼眸,她又立刻怂了。

“至少我们也要先谈个三四个月的恋爱吧,等感情稳定了,再跟他们说,好不好?”

江珣点了点头,“那好,三个月之后,咱们就回去见家长。”

“……”

瞥见他唇角那一抹若隐若现的笑,陈曦月愣了愣,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儿,她这是被诓了?

3

回到了镇上,江珣先帮陈爸爸看了看电脑,发现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刷个系统就可以了。

临出门时,陈妈妈把他拉到院落一边,偷偷塞了一个桃花结给他,“江珣,这是阿姨前两天上南华寺求的,听说这个求姻缘很灵验的,你拿一个,曦月拿一个,说不定过了年你们就可以脱单了!”

江珣笑得眉眼开花,握紧了那个桃花结,“谢谢陈妈妈!您放宽心吧。我想,曦月很快就会带男朋友回来给你们看的。”

陈妈妈被他哄得开心,眼睛都快要眯成了一条缝,“你这孩子呀,嘴巴就是甜!不过阿姨可提醒你了,别只是惦记着工作,要早点找个女朋友,你妈妈可是盼着抱孙子呢!”

他眯着月牙似的笑眼,朝陈曦月的房间窗台望了一眼,心情大好,“好。”

而陈曦月站在窗口看着江珣和自家老妈说说笑笑的,心里“咯噔”一声,总觉得有些不安。

她思来想去,还是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我妈和你说什么了?”

江珣很快就回复了,“陈妈妈说了,先成家再立业,让我早点娶媳妇儿!”

果然有猫腻!

“那你怎么说?”

“我说快了,明年就结婚。”

“臭不要脸!我有说过要嫁给你了吗?”

“你不嫁我,还想嫁谁?”

陈曦月看着信息傻笑,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啊,跟他说两句话,就可以乐上半天了。

记得上一次喜欢一个人,还是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上课时偷看学霸一眼,就已然觉得很快乐了。

老师说:“那个年纪的喜欢是一辈子最美好的情感萌芽,是初心。”

可她的暗恋最后还是无疾而终了,高考之后她与学霸表白,但是他很委婉地拒绝了她。

那个暑假她都恹恹的,偶尔跟苏淮打两局游戏,更多的时间是窝在家里看电视。

期间,江珣曾给她打过两次电话,一次是高考成绩出来,他询问她的情况,还有一次是大学入学前,他祝贺她开启了新的人生旅程。每次都是寥寥几句,就匆匆收了线。

他大概是听苏淮提起过她暗恋的事情,后来又给她发了信息,说了一些感情是可遇不可求之类的话语来安慰她,“陈曦月,以后会ˢᵚᶻˡ有优秀的人来爱你的,你等一等,不要着急。”

后来,她再没有遇到过心动的人,但世事难料,没想到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最后回来爱她的人,却是江珣。

谁说这不是缘分呢?

4

江珣只在家待了两天,便回去市区上班了。

陈曦月倒是清闲得很,每天除了煲剧写稿就是帮忙带一下江珣的小外甥团子。

但是刚恋爱的江珣就像一只发了春的猫,说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天两头就偷跑回来,在她家外面学猫叫,拉着她晒月光压马路偷偷摸摸地在街头巷尾约会。他那个傻乎乎的样子,就像是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小男孩。

“曦月,明天我请你吃饭。”

“江珣,你丫太不思进取了。”

“我不想进取,只想娶你。”江式情话说来就来,陈曦月看着他那张公子怀春的少男脸,严重怀疑自己看走了眼,这是套路了一个大灰狼回来。

为了让江珣安心工作,陈曦月决定一天三次给那家伙发信息发自拍照外加视频聊天,他再这么热情下去,她怕自己招架不住。

江珣拗她不过,不情不愿地答应了,还保证过年之前一定会好好工作,赚钱回来养她。

孺子可教也!陈曦月满意地笑了笑,又开始了带娃死宅的生活。

陈妈妈看她一天天这般悠闲,旁敲侧击了好几次,想要让她去相亲。

毕竟过了年,陈曦月就二十六岁了。陈妈妈心里着急啊,虽说她女儿不是大家闺秀,但好歹也是小家碧玉啊,有学历有文凭,工作也好,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呢?

“曦月,你三姨给你介绍了一个不错的男孩子,要不你这两天抽空去看看?”

陈曦月还没说话,团子倒先开了口,“不可以!”

小家伙护在陈曦月前面,一脸认真地看着陈妈妈,奶声奶气地说:“陈外婆,曦月姐姐不可以去相亲的,她要做我的小舅妈!”

原本还在偷笑的陈曦月一听这话,吓得脸色突变,赶紧捂住了小家伙的嘴巴,低头训斥他,“小孩子不可以乱说话!”

陈妈妈狐疑地看了看俩人,刚想要问个仔细,就被陈曦月一把推了出门,“妈,我明天就去相亲。”说罢,她一把夺过了陈妈妈手上的那张照片,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门。

她叉着腰,佯装非常生气地注视着小家伙,开始兴师问罪,“团子,你告诉姐姐,是不是你舅舅教你乱说话的?”

团子委屈巴巴地望着她,眼里迅速蓄了两泡眼泪。

舅舅明明说了,只要他喊曦月姐姐做小舅妈,曦月姐姐就会很开心,还会夸他乖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怎么不一样?曦月姐姐看起来并不像是开心,反倒是生气多一点。

思索了半晌,他还是决定把江珣给卖了,“舅舅说了,曦月姐姐是我的小舅妈。”

果然是江珣搞的鬼!

为了避免日后再出幺蛾子,陈曦月耐心跟小家伙解释,ˢᵚᶻˡ“团子,你不可以在别人面前喊我小舅妈,因为这是你舅舅和我的秘密。如果这个秘密被别人知道了,到时候我就真的不能再做团子的舅妈了。”

“那我以后喊你曦月姐姐,你别抛弃舅舅,一直做我的小舅妈好不好?”

陈曦月摸了摸他的脑袋,“好。”

真的是大的不省心,小的也不省心。

晚上,江珣照例打电话回来向团子打听情报,“团子今天乖不乖?小舅妈今天乖不乖?”

为了防止别人偷听,团子握着手机躲到了卫生间里,压低了声音跟江珣说:“舅舅,你完蛋了,曦月姐姐今天生气了。”

“她为什么生气?”

“因为,她知道了你教我喊她小舅妈的事情。”

“……”江珣扶额,怎么小外甥这么笨哪,看来是家族的优良基因在他身上变异了!

5

江珣了解陈曦月,平生就两大爱好,美食和美男。

如今这个情况,他的美色大概是起不了什么作用了,要哄她,唯一可以派得上用场的,就只有美味大虾了,那是她最爱吃的菜。

他去市场买了虾,在家里做了一个全虾宴,然后偷偷回到了镇上,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然而没想到的是,惊是有的,喜却没了。

在等陈曦月的时候,江珣遇到了出来遛狗的苏淮,闲来无事便跟他聊了几句。

苏淮看到他,八卦道:“今天不是周末,你怎么有空回来的?”

“回来办点事。”

“相亲?”

“啊?”

“听说江妈妈最近给你物色了好几个女孩子,我还以为是她叫你回来相亲呢!”

江珣白了他一眼,“凭着小爷我这样的姿色,用得着相亲?”

再说了,小爷现在有女朋友了,还要相什么鬼亲?

苏淮啧了一声,“话可不能这么说,曦月的条件不也挺好的么,还不一样乖乖听话去相亲了。”

闻言,江珣的脸色突变,“你说什么?”

苏淮被他的反应唬得一愣,“我说,曦月去相亲了,听说那男的跟她还是认识的,其中有过什么渊源来着。”

……

陈曦月过来的时候,江珣坐在车里抽烟,那烟味儿呛得紧,她猛地咳嗽了好几声。

江珣回过神,赶紧把烟给掐灭了。她平时上课,本就说话过度了,喉咙一直都有点毛病,是闻不得烟味的。

“今天去哪?”

“请你吃饭。”

陈曦月觉得江公子今天有些怪怪的,之前他俩也这样偷偷约会,但他总是很开心的,话痨起来没完没了,拉着她讲一些趣事,美其名曰多沟通多交流,加深感情。

可现在他不说话,看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她有点心疼,也就把小团子小舅妈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

江珣把她带回了市区的家,映入眼帘的是满桌子的“活色生香”,她的眼睛“噌”一下就亮了,像是饿狼看到了食物时发出的那种精光。

“你做的?”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笑道:“嗯,洗手吃饭吧。ˢᵚᶻˡ”

江珣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只是不停地剥出红白的虾肉放到陈曦月的碗里,看她就着白米饭和汤汁,唏哩呼噜大口吃掉,他眼底是一片明晃晃的宠溺和温情。

“曦月,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她鼓着嘴巴,愣愣地看他,迟疑了半晌,说:“要我夸你厨艺好?”

江珣摇了摇头,“不是这些,你在家里有什么趣事,都可以跟我分享一下的。”

“哪有什么趣事,每天除了看电视就是带小团子,白纸一样的生活,我不是都给你发过照片了吗?”

他敛了笑,“那相亲趣事呢?”

纵是反应再迟钝,这会儿陈曦月也知道江珣指的是什么事情了。她有点生气,第一反应就是江珣不信任她!

“你想知道什么大可直说,何必拐弯抹角兜圈子?”

他直勾勾地盯着她,瞳仁漆黑,犹如深不见底的潭水,“我想听你主动跟我说。”

她一脸坦荡,“我没什么想说的。”

江珣紧紧抿着唇,不再说话,陈曦月也专注吃饭,不肯解释,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良久,她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抬眼,便看到了江珣落寞的样子,一下子心又软了下来,刚想解释,却听到他开了口。

“曦月,你是不是嫌弃我没文化,配不上你?”

她皱眉,“啪”一声把筷子撂在桌上,“江珣,你丫有病,得治!”

“那你肯不肯当我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