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娅郁霆川

第1章 家规算个球
“轻点,好痛!”
“乖,都是这样的,忍忍就过去了!”
“郁霆川,不要,我害怕!”
“宁小娅,别仗着我宠你就无法无天!”话落,男人手里的针管突然刺进了女人的皮肤里面。郁霆川能宠她上天,却不能宠着她任由病魔缠身呀!
“站住!”
宁小娅刚洗了澡,穿着清凉的吊带睡衣往二楼走去,身后却突然传来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
身后,男人穿着一件面料奢华的黑色衬衫,下身穿一条黑色的修身西裤,整个人修长挺拔却又神秘严谨,坐在那里不需出声便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强大的气场,周围富丽堂皇的装饰也因为他的存在黯然失色。
宁小娅背对着郁霆川,眼里却露出一丝讥诮,随即无所畏惧的转过身来。
对面,帅的惊为天人的郁霆川坐在高级的轮椅上紧绷着脸朝宁小娅冷睨而来。
“宁小娅,家规的第三条是什么?”男人微启薄唇冷漠质问。
宁小娅暗暗低头,眼里却露出桀骜之色——郁霆川,我的弟弟在一个星期之前已经死了,弟弟没死之前,她每天都用卑微如尘埃的姿态迎合着他的各种喜好。
但,现在不一样了,弟弟的逝去,让那些豺狼般的亲人再也没有了威胁她的筹码。
她宁小娅从今天开始,将捡起悲伤,一改往日卑微的姿态,放飞自我!
如此,宁小娅突然抬头朝郁霆川直视而去:“知道,家规第三条,不许在你面前穿着暴露的衣服。”
话音刚落,郁霆川如同寒冰的语调再次传来:“那么,你现在穿的是什么?”
他一开口,仿佛整个别墅大厅里面都凝结了一层冰霜。
宁小娅突然妩媚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如果你没有眼瞎的话,应该知道我穿的是什么?”
眉峰一拧,郁霆川深邃的眼眸里生出一丝惑色,这个女人竟然敢用如此不敬的语气跟他说话。
回过神来,再次朝宁小娅看去,却发现宁小娅竟刻意将她的吊袋睡衣往肩膀处滑去。
“宁小娅,你要干什么?”郁霆川质问期间,宁小娅已经笑着朝郁霆川快速的走了过来。
走到郁霆川的面前,宁小娅妖娆的弯腰双手紧紧抓着轮椅两边的扶手。
其实,宁小娅就是故意的,人人都知道她宁小娅嫁的是一个半身不遂的男人,可没有人知道,这个半身不遂的男人高冷傲娇的不可一世。
弟弟在世的时候,宁小娅整个人就像被上了一道枷锁,为了弟弟,她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可是她的忍气吞声,换不来弟弟的康复,换来的却是他死去的噩耗。
既然如此,她宁小娅为什么还要用那样卑微的姿态活在这个世界上,以前她不敢得罪郁霆川,是因为她需要巴结他,需要他郁氏集团跟宁家的小企业合作。
只有这样,她的爸爸才愿意继续出钱救治她那因为车祸变成植物人的弟弟。
想起这些事情,心里划过一丝酸楚,眼眶也渐渐的有了红润之色。
“宁小娅,限你三秒之内滚开!”面对大胆放肆的宁小娅,郁霆川不知道她今天吃错了什么药,但这个女人的行为已经将他触怒。

第2章 你不觉得害臊
他一开口,宁小娅就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力,不过也就那么一小会的紧张之后,宁小娅浑身紧绷的肌肉瞬间就放松了。
郁霆川不敢看她,所以正闭着眼睛叫她滚!
可她偏不,因为委曲求全了这么久的她,今天决定好好的整整这个傲娇的富家少爷!
随后,宁小娅伸出白皙纤细的食指往郁霆川的下巴处挑了过去。
感受到了宁小娅的动作,郁霆川蕴怒的睁开了眼眸,眼底的愤怒之色似是要将宁小娅碎尸万段:“宁小娅,不要玩火!”
宁小娅勾起唇角,玩味一笑:“郁霆川,如果我偏要玩火呢?”
说完,对着郁霆川的薄唇就吻了下去。
两个人的唇瓣才刚刚触碰在一起,郁霆川深邃的眼眸里面全是不可思议之色。
回过神来,伸出手就要把宁小娅推开。
郁霆川从来都没有碰过宁小娅,当他的手碰到宁小娅身体的时候,隔着丝质睡衣都能感觉到她的温度。
手心立马生出一股热流往身体里流窜而去。
好奇怪的感觉,郁霆川从来都不知道,宁小娅的身体竟然如此神奇。
可郁霆川喜欢的人是李欢儿,所以他绝对不允许除了李欢儿之外的任何女人对他有非分之想,更不允许别的女人对他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因此,他还是卯足了力气要把宁小娅推开。
可宁小娅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她用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轮椅两边的扶手,倔强的不肯离开。
唇瓣却一直都没有离开郁霆川的唇。
趁着他要把她推开的间隙,宁小娅已经开始攻城略池。
到底是力气悬殊,宁小娅最终还是被郁霆川给推开了。
只是因为她的手将轮椅两边的扶手抓的紧紧的,让郁霆川根本就没有办法把她彻底推开。
“宁小娅,我早就警告过你,我喜欢的人是李欢儿,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
宁小娅却勾起唇角,脸上的笑意邪恶又痞坏:“郁霆川,你在害怕什么,莫非你担心自己把持不住,然后爱上我?嗯?”
说完,趁郁霆川不注意挑起他的下巴又在他的唇上快速的啄下一吻。
如此不经意的亲吻,却掀起一股电流在郁霆川的身体里面翻滚。
郁霆川的呼吸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加速。
“宁小娅,不要白日做梦,我根本就看不上你这样的货色。”郁霆川说完,没有再推开宁小娅,却选择撇开脸,刻意要将宁小娅忽视。
看着留下一个完美侧颜的男人,宁小娅忍不住啧啧出声:“啧啧,这么好看的皮囊,我要是不好好享受真真是浪费了!”
“宁小娅!”听了宁小娅的话,郁霆川蕴怒的转过头瞪着她:“宁小娅,你是女流氓吗,对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不觉得害臊?”
郁霆川想不通,曾经那个低声下气,在自己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女人,今天究竟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变成了一只桀骜不驯的小野猫!
虽然语气很冲,但郁霆川至少没有再把她推开。
宁小娅眼神妩媚的对他说道:“郁霆川,你太了解我了,我就是个女流氓,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我对自己的丈夫耍流氓过分吗?”

第3章 这男人,脑子抽了?
“宁小娅,郁氏集团和宁家企业的合作不要了吗?”当初宁小娅嫁给他不就是为了跟郁氏集团合作,郁霆川相信这是他的杀手锏,只要一提郁氏集团跟宁家的合作,这个女人必然会怂包。
可是,宁小娅今天晚上的反应却跟郁霆川的想象天差地别。
他使出了杀手锏,可她却面不改色的挑起他的下巴:“那就不合作了,睡你比什么都重要。”
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宁小娅突然又说道:“哦,我差点就忘记了,你可是个半身不遂也不举的男人,虽然长了一副好皮囊,可终究是个废物,我也只能吃你的豆腐,却不能真正的把你睡了,真是遗憾呢。”
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这样犀利的言语绝对是最大的讽刺。
没错,宁小娅是故意的,她就是要故意激怒这个男人,如果能激怒他把郁氏集团和宁家的合作取消了自然是最好不过。
说完这句话,宁小娅屏住呼吸盯着郁霆川的眼眸——郁霆川生气吧,取消两家的合作吧!
这样,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是,等待的过程是那样的漫长,也不知道是因为面前这张俊脸,让她体内的荷尔蒙作祟还是因为担心他不会取消两家的合作,而导致心跳骤然加速。
宁小娅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没错,她的确是把郁霆川给激怒了,但激怒郁霆川的后果并不是简单的取消两家的合作。
隐含着愤怒之色的郁霆川沉默了好一会,宁小娅却分明看见他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宁小娅心里暗叫糟糕,郁霆川该不会是要打爆她的脑袋吧。
可是转念一想,郁霆川可是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如果他要打她,她是可以逃跑的。
一个残疾人而已,不怕不怕!
这样想着,宁小娅心安理得的等待着郁霆川的回答。
可郁霆川是谁?
凭着他的高智商,又怎么可能会被宁小娅玩弄于鼓掌之间。
抬眸朝她看去,却发现宁小娅的眼里闪过一抹算计之色。
如此,宁小娅的心思,他已了然于心。
“宁小娅,你不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吗?”
“哦,哪些话不能乱说?就是说你半身不遂下身不举,是个废物吗?可我已经说了,怎么办呢?”宁小娅不怕死的盯着他。
“说了就要为此付出责任!”
“……”负责任就负责人,谁怕谁,不就是取消两家的合作吗?他以为她宁小娅还会怕?
真是可笑。
想起她的计谋,宁小娅在心里暗暗的发笑。
可是,正发笑,宁小娅突然感觉有一双强有力的手搂住了她的腰。
微微拧眉,低头朝腰间看去,却发现是郁霆川拥住了他。
这男人,脑子抽风了吗?
不是除了李欢儿之外再也看不上别的女人了吗?
那么现在是怎么回事?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宁小娅满脸疑惑的朝郁霆川看去,可是她才刚刚抬起头来,郁霆川二话不说就封住了她的唇。
“唔。”这一回,轮到宁小娅咂舌了?
究竟是什么情况?

第4章 伪残疾
正疑惑,郁霆川突然离开了她的唇,借着这个机会,宁小娅赶紧问他:“郁霆川,你干嘛?”
郁霆川一脸玩味的看着她:“你不是说我是废物吗?向你证明我是不是废物。”
“哈哈哈!”听到郁霆川这样说,宁小娅忍不住笑了。
废物就是废物,竟然还想要证明自己,看来,郁霆川果真是被她那句话给气昏了头脑。
也是,哪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的打击,宁小娅表示非常理解。
反正就算她跟郁霆川玩出一座火山来,她也不相信郁霆川能把自己怎么样,因为他可是个废物!
这样想着,宁小娅突然觉得这场游戏似乎更好玩了!
宁小娅还没收住笑,郁霆川的大手已经开始躁动起来。
被他抚过的位置,竟然掀起一丝丝怪异的感觉。
宁小娅知道郁霆川是个废物,所以她是不会怕他的。
于是,捧着郁霆川的脸,对着他的唇就吻了下去。
不过十几秒的功夫,宁小娅的双手已经勾住了郁霆川的脖子,郁霆川的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宁小娅的腰,如此,两个人的距离近的可怕。
不知道的人看见这一幕,还以为是一对热恋中情侣在一起亲热。
也只有宁小娅跟郁霆川才知道,她们根本不相爱,只是在相杀!
宁小娅一开始还觉得游戏好玩刺激,可是几分钟过后,她突然感觉到了郁霆川身体的异样。
这样的发现,让宁小娅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郁霆川眼中噙着一抹算计的笑意,却将宁小娅的惊讶尽收眼底。
宁小娅想要挣脱郁霆川,问问他究竟怎么回事,他不是不举吗?
为什么会有反应?
为什么?
可是,郁霆川根本就不给她询问的机会。
既然如此,宁小娅狠心下来,索性跟郁霆川玩到底。
就算他有反应了又能怎么样,他可是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
最好憋死他!难受死他!
起了这样邪恶的心思,宁小娅终于不再挣扎,反而全心思的投入到了这场游戏当中。
可是,年轻的身体是最经不起撩拨的。
宁小娅对郁霆川明明就没有感情,可是为什么一番较量之后,她竟然有了反应,眼睛里面也起了迷离之色。
原本勾着郁霆川脖子的双手也变得软绵无力。
可是,这场游戏是她先挑起的,郁霆川不认输,她不会叫停。
如此,宁小娅拼命的让自己保持清醒,让自己不要沦陷在这场游戏里面。
可就在她拼命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宁小娅发现那个半身不遂的郁霆川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没错!
他真的站起来了!
“啊!”宁小娅被面前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
紧接着,她整个人都被郁霆川扛在了肩膀上。
宁小娅开始慌了,她用手捶打着郁霆川的肩膀,不停的质问他:“郁霆川,你不是半身不遂吗?你怎么能站起来了?”
“多亏了你的刺激,突然之间好了。”

第5章 不要玩火!
其实事情的真相并非郁霆川说的这样。
他残疾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只一个谎言,若不是被宁小娅逼急了,郁霆川根本不会在她面前表露真相。
听了郁霆川的话,宁小娅懊悔不已。
“那个,郁霆川,既然是我让你的腿好了,那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这个恩人呢?”
只要郁霆川对她怀揣着感激之心,她宁小娅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对郁霆川提出要求。
“对,是应该好好感谢!”郁霆川特意将感谢两个字咬的极重。
宁小娅却没有听出来郁霆川的言外之意。
只以为郁霆川是真的要好好感谢她。
心里一喜,宁小娅便开始盘算着,如果郁霆川真要感谢自己的话,那么她一定会让郁霆川赐给她一张休书,还她自由,这样她就能跟她的男神墨子寒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宁小娅心里喜滋滋的,本来还以为她这个有夫之妇一辈子都没办法跟她的男神在一起了呢?
只要郁霆川是真心想要感谢她,那么她就有重获自由的希望。
可是,为毛郁霆川还把她扛在肩膀上呢?
正准备问郁霆川的时候,宁小娅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郁霆川扛着进了他的卧室。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还是宁小娅第一次进郁霆川的卧室。
暗色系为主调的卧室,跟郁霆川的风格一样,神秘严谨又低调奢华。
“郁……”宁小娅正准备跟郁霆川说离婚的事情,却发现她人已经被郁霆川扔在了一张三米宽的豪华席梦思床上。
宁小娅狐疑的皱起了眉头,既然郁霆川是真心想要好好感谢自己,那么他把她扔在他的床上是怎么回事。
不仅仅如此,郁霆川正在解他的领带又是怎么回事?
看见这一幕,宁小娅急了:“郁霆川,你不是说要好好感谢我吗?你,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郁霆川的举动,让宁小娅的脸上有了慌乱之色。
郁霆川勾起一抹冷笑,却没有回答宁小娅的问题。
他以为这个女人真的那么放浪形骸,却不想真刀真枪上阵的时候却怂了。
不过,她这样怂包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可爱。
原本厌恶的眼神里面,竟然有了一丝欣赏之意。
明明就是一只纯洁的小白兔,却非要将自己伪装成一小娅狸!
真是有趣呢?
将领带一扔,郁霆川已经朝宁小娅倾身压了下去。
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力,宁小娅整颗心都慌乱了起来。
郁霆川坐在轮椅上的时候,宁小娅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因为她一直都觉得,郁霆川是个残废,根本就不能拿她怎么样,她万万没有想到,郁霆川竟然站起来了。
并且,当她朝郁霆川看过去的时候,宁小娅看见他的眼神充满了危险。
正走神,郁霆川已经朝她的脖颈上吻了过来。
轻柔的吻,却撩起一阵热流在身体里流窜。
“郁霆川,你不要这样!”宁小娅用她的双手撑着郁霆川,想要让他跟自己保持距离。
郁霆川却冷笑着道:“宁小娅,我警告过你,不要玩火,你不听,能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