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昱珩伊苡茉

第1章 哥哥,有人欺负我
哥哥,有人欺负我。
以后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哥哥,长大后我嫁给你好不好。
好!
——楔子。
黑夜。
雨点垂落,连在一起犹如张大网,令人呼吸困难。
只刹那间。
狂风如同卷着暴雨的鞭子,狠狠的鞭打在玻璃上。
躺在床上的女孩惊呼一声,惊慌地将自己蜷缩在一旁的角落里。
这里是哪里?
她不安的环顾着四周,映入眼帘的是黑压压一片。
忽然间,一道雷电响起,巨大的闪光撕破黑暗。
她惊恐的抱紧自己,在电光石火之间,只看出这是一间很小的房间,四周都是铁的牢笼。
借着外面的闪电,同时映出少女姣好的容貌。
黑色的长发贴在她的鹅蛋脸上,一双犹如沉在水潭之下黑宝石一样的眸子,闪着惊恐的光,一张樱唇小嘴,不安的咬着。
她怎么在这。
她记得,她在孤儿院和小伙伴们一起睡觉呢,为什么睡醒之后,就到了这黑乎乎的地方。
这一定是做梦。
她趴在床上,安慰自己这是做梦。
身体蜷缩成一团,不安的颤抖。
连睫毛都在发颤。
咔嚓一声。
她感觉到房间的晃动。
整个房间都在往上摇曳拽起。
她不安的抓着旁边的东西,唇紧紧的抿着。
她好害怕。
突然间。
她听见了嘈杂的声音,头顶亮起一束光。
缓缓的,她发现自己被放在了一个舞台中央。
刺眼的灯光打在她身上,她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住眼睛。
等眼睛缓和适应的时候,她才注意到,前面坐着一群人,坐落在一排排阶梯上。
她如同一件物品被拍卖。
灯光打在她身上,更让台下的那群男人兴奋,一个个翘首以盼,伸着头,看着传说中神秘的宠儿。
皮肤白嫩,那张小脸,有种让人犯罪的冲动。
伊苡茉不安的将自己环抱住,看着台下那群人的目光,犹如豺狼般要将她生吞活剥。
这时,台下有个男人站起来说,“不错,不错,十三四岁还是一个雏,干净!”
苡茉愣住,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只听着他的话,还有如同蛇信子般的眼睛,就让她全身战栗。
“没有想到厉少才成年,就这么年少有为,干如此大事。”
台下另一个男人哈哈大笑着。
其中有人喊着,“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
肮脏丑陋的拍卖,开始了。
男人的眼睛都发绿了。
伊苡茉这才明白,自己要被卖掉了。
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在孤儿院跟着小伙伴睡觉的,怎么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里。
她最后,只听见以五千万的天额数字成交。
她再次被浑浑噩噩的送到房间,这次没有用铁笼困住她。
因为,她有买家了。
伊苡茉听着外面恭喜道贺的声音,她心里不安的将头往外探出去。
就看到一群人围着买主在喝酒。
她紧抿着唇,偷偷的贴着墙根,屏住呼吸,根本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却在门口的时候,脚一不小心触碰到垃圾桶。
瞬间,所有人的视线看过来。
伊苡茉吓得直接拔腿往外跑。
“快!那小兔崽子跑了!快点追!”
几个大男人,往伊苡茉的方向追去。
伊苡茉一个劲的往前冲,雨水冲刷着,脚踩在积水中,啪啪啪作响。
她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
她只知道,自己再跑慢一点,被抓到的话,会死的很惨。
轰隆——
一道闪电劈开。
伊苡茉看着路边停放着一辆黑色车子。
她快速的爬上车,躲在男孩后面。
司机看到这一幕,刚要冷斥,接受到自家少爷的眼神。
立即噤声。
追着的人群,看着苡茉上了厉少的车,不由自主都停下了脚步。
“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废话!你敢得罪蛇蝎子?除非你不想要命了。”
谁人不知,在京都都忌惮心狠手辣的厉少。
伊苡茉小手不安的抓着厉昱珩的衣角,“哥哥,我害怕,他们要欺负我。”
说着,压抑一晚上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经过雨水的冲刷,眼前女孩的小脸更加清晰。
黑发紧紧贴在小脸上,那樱唇小嘴咧着大哭,小巧的鼻子冒着鼻涕泡。
一双黑亮的眸,不安的看着厉昱珩。
莫名的,厉昱珩有一种想要将她一辈子捧在掌心里的冲动。
大掌落在伊苡茉的冰凉的小脸上,那冰冷如同穿透他的心,让他心上一紧。
他手臂一捞,将她抱在怀里。
司机惊愕,少爷洁癖很严重的,眼前这个女孩却全身脏兮兮的,少爷竟然将她抱在怀里。
“以后有哥哥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他拇指的指腹轻轻擦拭她的眼泪。
司机接受到厉少的眼神,快速的下车,走到追过来的那些男人面前。
伊苡茉小手扒在窗户上,看着外面几个男人脸色不安的离开。
她转过头,一眼撞进深邃又幽深的黑眸。
“哥哥,他们还会回来吗?”伊苡茉瞳孔不安的问道。
“不相信哥哥?”厉昱珩冷声说道。
他一开口,声音包裹着磁性,具有穿透力。
“哥哥,你长得好好看啊。”她说着,脏兮兮的小手落在厉昱珩英俊的脸上。
一双剑眉下,是那深邃不见底的黑眸。
高挺的鼻子下,是那薄凉的红唇。
五官轮廓分明,简直就是上帝打造的宠儿。
司机回来,就看到伊苡茉脏兮兮的小手,放在少爷脸上。
如果是以往,敢有人这样对他,早就被他一脚踢飞。
车子疾驰在马路上。
不一会儿,伊苡茉看到眼前富丽堂皇的大房子。
比孤儿院好上一千倍,一万倍。
“以后你住在这里,这是照顾你饮食的管家。”厉昱珩说着。
伊苡茉看过去,看着眼前一对夫妻。
“叔叔阿姨好。”她乖巧的笑着打招呼。
在孤儿院,早已经让她学会了讨好。
厉昱珩看到她对别人笑,心里不由得一阵不舒服。
“以后不用对着人假笑。”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哥哥,只知道他姓厉。
却给她安排了最好的衣食无忧,又给她找学校。

第2章 哥哥回来了
五年后。
校园内,树荫下。
女孩依靠着男孩。
“诸谨,我十八岁生日快到了。”女孩娇羞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眼前的男孩,比她高出一头来。
温文尔雅的样子,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
黑色短发干净利索,一双眸如同和煦般温暖,那双玫瑰红唇,总是能说出幽默的话逗她开心。
所以,当他在高一对她表白的时候,她同意了。
“苡茉,你家在哪里,让我去见见父母吧。”诸谨说着。
每次一提到她的家人,她就支支吾吾,转移话题。
看她穿着华丽,气质非凡,一定是哪家的大小姐吧。
苡茉眉头微皱,就听到诸谨说道,“难道我是见不得光,你父母不喜欢我?”
“不是,你别瞎想,今天晚上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反正哥哥,在那一天之后没有出现过。
“好,苡茉我以后会对你好好的。”他说着,唇靠近苡茉的樱唇。
却被苡茉直接躲开,诸谨眼底满是落寞。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这亲密的动作,等到我们结婚之后才好。”苡茉局促的站了起来。
诸谨紧跟着站起来,摸着她的发顶,“傻瓜,以后不准对我说对不起。”
伊苡茉笑了,在日光下,犹如璀璨绽放的花朵,不禁让诸瑾看呆。
夜晚。
伊苡茉带着诸谨来到城堡。
刚刚踏进来第一步,她就感觉到今天的气氛与往常不一样。
多了几分压抑与庄严。
诸谨在她旁边惊讶道,“苡茉,原来你住在这里啊,真是豪华!”
城堡里保镖跟佣人似乎多出一倍。
伊苡茉心里没由得来,一直在打鼓。
她牵着诸谨的手,走进客厅,猛的感觉到一股寒气。
一眼撞进深邃幽深的黑眸。
哥哥回来了!
厉昱珩瞳孔不经意间微缩一下,眼底闪过一抹狠厉。
“小姐,您回来了,少爷等您很久了。”管家察觉到空气中的僵硬,赶紧出来。
厉昱珩的视线落在两个人牵住的手上,嘴角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伊苡茉看到他的笑,下意识甩开了诸谨的手。
诸谨这才发现伊苡茉的不对劲。
“哥哥,你回来了。”伊苡茉嘴角僵硬的笑起。
诸谨这才打量起厉昱珩。
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茉茉讲过这个人呢。
“他是?”厉昱珩看向伊苡茉。
“我,我……”伊苡茉不安的搅动着手指,她感觉到哥哥生气了。
“几年不见,跟哥哥生疏了?过来。”他说着。
明明用着温柔的语气,伊苡茉却感觉到强大的压力。
她走过去,厉昱珩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手,“去吃水果吧,管家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伊苡茉乖巧的应了一声,又看了一眼诸谨,她才离开。
她知道,哥哥想要支开她。
不一会儿。
身后响起沙沙的脚步声,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伊苡茉的心上。
“好吃吗?”厉昱珩坐在伊苡茉身边,手臂搭在她的椅背上。
“好吃,哥哥要吃吗?”苡茉笑着问道。
眼睛一笑,如同月牙般可爱。
长大之后的她,越发的亭亭玉立,怪不得会有男人惦记上她。
“喂哥哥一口。”厉昱珩说着。
伊苡茉愣了一下,但想到他是哥哥,就亲手喂了他一个樱桃。
“哥哥,诸谨呢?”她回头,才发现客厅里没有了诸谨。
丝毫没有看见厉昱珩眼底闪过的一抹不快。
“他还有事情没忙完,走了。”厉昱珩说着。
拿起水果,喂给伊苡茉。
两个人相处了许久,伊苡茉才放宽了心,对厉昱珩也大胆了些,不再那么约束。
翌日。
伊苡茉醒过来下楼,就看到哥哥坐在沙发上。
那浑厚宽大的背影,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醒了?”
厉昱珩低头看着报纸说道。“嘻嘻,哥哥,你怎么知道的啊,我走路很轻的呢。”伊苡茉笑着走下去。
哥哥这是背后长眼睛了,伊苡茉小嘴里嘀咕着。
“吃饭。”厉昱珩放下报纸,直接走到餐厅。
伊苡茉也紧跟着过去。
她坐在离厉昱珩远一点的位置。
厉昱珩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坐我旁边,害怕我吃了你伊苡茉尴尬的笑着,谁让他紧绷着一张脸呢。
伊苡茉挪到他身边,厉昱珩这才动筷。
两个人食不言的吃饭。
最后,吃饱之后。
伊苡茉整个人往后一靠,“唔,吃的好饱。”
她拍了拍圆滚滚的小肚子。
因为她的坐姿,下衣摆有些微露,露出一丁点皮肤。
厉昱珩瞳孔微缩,拿起手旁的杯子,不自在的喝了一口水。
伊苡茉拍着肚子,就看到哥哥上半身向自己探过来。
那气息都喷在她的脸上,两个人之间距离很近很近,仿佛只剩下一个拳头的大小。
“哥,哥哥,你要干嘛?”她不安的紧绷身子。
下一秒,伊苡茉嘴角感觉到一股摩擦。
厉昱珩用手指擦了擦她的嘴角,“这么大了,吃东西还吃到脸上。”
说完,他收回了上半个身子。
伊苡茉瞬间一张小脸爆红。
不知道是因为哥哥说的话。
还是因为她的想入非非。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厉先生好,伊小姐好。”女人恭敬的打着招呼。
“她是你的家庭老师,你还有几天高考,让她给你重点复习,不用去学校了。”厉昱珩说着。
“哥哥,这,不好吧。”伊苡茉皱着眉头。
“我已经跟你们老师提前说好了,你好好在家学习。”厉昱珩不由分说的说道,浑身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伊苡茉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不开心了,怎么生气了。
“伊小姐请吧,我根据您的自身情况,安排了良好的高考方案。”女教师说道。
伊苡茉眼唇,“明天好不好,我回学校拿我的书去。”
她眼神恳求的看向厉昱珩。
“书本我已经安排人给你拿过来了,你好好复习功课。”厉昱珩冷声说着。
他已经很克制住自己的脾气。
她就喜欢那个臭小子?
还想回学校去找他!
他烦躁的拉扯着领带,“带小姐去学习。”

第3章 乖,没事了
伊苡茉眉头紧蹙,看着生气的厉昱珩。
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小姐,请吧。”女教师说道。
伊苡茉看着女教师,莫名的感觉到烦躁。
气鼓鼓的走在前面上楼。
大约上了一个小时的课。
厉昱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边。
“来我书房。”
淡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疑惑的看着厉昱珩,只能看见他高大冷漠的背影。
等她来到书房的时候,她双眸放光,眼底满是惊叹。
入目的几米高的书架,环绕整个墙壁,仿佛进入了知识的海洋。
书香环绕,还带着淡淡的盈香味道。
古色古木的家具,显得整个房间高大贵气。
给人一种不敢踏入的感觉。
“过来。”厉昱珩眉头几不可闻的皱了起来。
伊苡茉踌躇的站在门口,自己坐在哪里啊?
忽然间,她发现他坐在的位置,旁边有个格格不入的粉色书桌。
她慢慢的走到粉色书桌前,看向厉昱珩。
肩膀却猛的一痛,整个人被按压在座位上。
伊苡茉小脸一阵惊慌,刚要坐起来,就听见淡漠的声音,“坐在这里学习,不会的我教你。”
嗯?
伊苡茉小脸上满是疑惑,他不是给自己请家教老师了吗?
忽然间,厉昱珩的视线看过来。
吓得伊苡茉赶紧收回了视线。
将目光放在粉色桌子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桌子上还有着她的课本。
哥哥真的是高深莫测,让人难以琢磨。
伊苡茉乖乖的复习着功课,而她旁边的男人,文件上的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鼻尖萦绕着少女的沁香,窗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透的她耳朵又白又透。
他不禁咽了一下口水,真的很想咬一口下去。
“哥哥,这道题怎么做啊?”忽然间,伊苡茉半个身子探了过去。
厉昱珩看着她紧皱着眉头,樱桃小嘴咬着圆珠笔,一副很苦恼的样。
忽然间,他想着她咬的不是圆珠笔而是他的……
“哥哥,你也不会吗?”伊苡茉软软的嗓音,将厉昱珩拉回现实。
他不自在的咳了一声,简单的扫了一下题目。
两分钟之后。
伊苡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兴奋的说着,“哥哥,你好棒,好厉害啊!我在这里苦思冥想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想出来,你两分钟就好了。”
厉昱珩微怔,看了一下时间。
自己中毒了!
竟然浪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在乱想。
他低头看着文件,却始终一个字也看不下去。
耳边全是旁边小东西呼吸的声音,挠的他心痒痒的。
“哥哥,我写完作业了,我出去玩一会儿。”伊苡茉说完,直接跑了出去。
当书房的门关上那一刻,伊苡茉拍了拍胸口。
“喔,好压抑啊!快要憋死我了。”
厉昱珩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莫名的空了一下。
视线停在门口,久久不能回来。
夜晚。
希尔酒吧。
黑色鹅绒沙发上,坐着一副长有桃花眼的男人,左拥右抱,对着左边的女人亲一口,又捏着右边女人的浑圆。
引得女人咯咯发笑。
“陆少,你好坏啊~”女人娇笑的拍了一下他的胸口。
陆振宇狠狠捏了她一下,“怎么?你不喜欢?”
“陆少~”女人死死的贴在陆振宇的怀里,生怕这条大鱼跑了。
另外一个女人,也开始了浑身解数,不能让这个女人抢了陆少。
谁不知,陆少出手阔大,凡是跟过他的女人,都会有几十万小费。
陆家那可是家大业大,掌管着整个世界的旅游业。
相反,几个人的火辣气氛,并没有影响到旁边的两个男人。
一个是漠不关心,冷酷的坐在沙发上,玩着右手上无名指的戒指,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微笑。
他是龙家大少,龙泊琛,一双深邃的眸,让人不敢对视。
外界都给他起了一个外号,“笑面虎”,他轻轻一笑,就会将对方折磨的生不如死。
所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
另一个无聊的玩着手机,一双丹凤眼扫在手机上,对着外界丝毫没有兴趣。
他是殷家二少,殷子一,慵懒的性格,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在京都,为首的是厉,龙,陆,殷四大家族。
厉家几乎掌管着整个世界的金融命运,龙家掌握着军事基地,陆家掌控着整个世界旅游事业,殷家则是掌控着医疗。
“四弟,过来玩一会儿啊!哥哥教你怎么体会人生乐趣。”
陆振宇坐在沙发上,看着脚底下浑身解数的两个女人,他用力拍打其中一个臀部,引来女生尖叫。
殷子一淡淡瞥了一眼,“不感兴趣,一会儿大哥就来了。”
“来吧,他又不是没有见过。”
陆振宇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酒店外。
伊苡茉看着眼前灯红酒绿的希尔酒店。
“哥哥,你带我来这干什么啊?”伊苡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厉昱珩。
厉昱珩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牵着她的小手,带着她往前走。
伊苡茉双眸瞪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紧握着自己的大掌,等她回过神想要抽回来的时候。
却被厉昱珩直接握紧,“这里人多,别走丢了。”
伊苡茉这才停止挣扎。
很快,两个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包厢前。
服务员打开房门,入目的就是一个大男人坐在沙发上,两个女人蹲在他的腿边。
“啊!”伊苡茉大叫一声,一下子躲进厉昱珩的怀里。
眼前一瞬间变得漆黑,一只大掌挡住了她的视线。
陆振宇听到声音,抬眸就看到大哥那嗜血般眼神。
吓得他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将旁边的两个女人踢开,整理好自己的衣襟。
包厢内的气氛,一瞬间降到了冰点。
殷子一偷笑的看着陆振宇,这次三哥闯祸了。
闯到大哥的心窝子里去了。
他可是刚刚有好心提醒。
“还愣着做什么,不快点滚出去!”
陆振宇吓得,对着旁边两个女人吼道。
两个女人赶紧低着头跑了出去,根本来不及整理好自己。
厉昱珩感觉到怀里小东西的颤抖,他轻轻拍了拍伊苡茉的后背,“乖,没事了,刚刚你看错了。”
那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第4章 惊呆
在座的三个男人,都惊的嘴巴搁不住。
连旁边坐着一副漠不关己的龙泊琛,坐起身来,眉头轻挑,看向大哥怀里的伊苡茉。
陆振宇内心慌了,完了完了,撞到枪口了。
这难道就是大哥手机中的神秘女孩?
伊苡茉小手不安的,紧抓着厉昱珩胸前的衣襟。
厉昱珩被她这小动作整得,心都快化了。
看着她依赖自己的小模样,心情不由得来变好。
陆振宇偷偷瞄向大哥,看着他的脸色,没有刚刚那么恐怖。
赶紧说道,“大哥,刚刚我们什么也没做,就是在玩游戏。”
玩人生体验游戏。
厉昱珩眼神凌厉的看向他,示意他闭嘴。
陆振宇赶紧闭紧了嘴巴。
伊苡茉睁开眸,看向房间里,“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我朋友,让你认识一下。”厉昱珩说着,大掌直接贴在她的腰间。
房间内的三个人,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他们知道,大哥开始认真了。
伊苡茉指了指房间,“我,我不想在这个房间。”
刚刚那一幕,真的太那啥了。
她现在就感觉那沙发好脏,不对,那个男人好脏。
厉昱珩瞥眼看了一下服务员,服务员立即说道,“厉少,旁边还有一间上好的包厢。”
厉昱珩低头看着伊苡茉,询问着她的意见。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伊苡茉身上。
伊苡茉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厉昱珩直接揽着她的腰往前走。
其余三个男人,看着大哥那霸道的姿势,一个个摇了摇头。
“这次大哥陷进去了。”龙泊琛淡淡的说道。
“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征服了,红颜祸水!”陆振宇冷哼一声。
想到刚刚大哥看自己的眼神,吓得他都不敢说话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大哥这是跌在她身上了。
“你好像要倒霉了,我看小嫂子不是很好惹的。”殷子一幸灾乐祸的笑着。
两个人拍了拍陆振宇的肩膀,跟在了厉昱珩的后面。
等到了包厢,伊苡茉瞬间与厉昱珩分开坐着。
厉昱珩看着空掉的大掌,心贸的空了一下。
其余三个男人都发现了大哥的失落。
唯独伊苡茉拿出手机,手指不知道在屏幕上按着什么,眼里还带着笑。
这一幕,深深刺着厉昱珩的鹰眸。
他恨不得直接将伊苡茉揽进怀里,随即扑倒,这一幕他暗暗想了十多年。
自从遇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个女孩是属于他的!
其他三个男人,看到大哥这个模样。
一个个惊大了嘴巴。
感情大哥这是暗恋啊!
伊苡茉小手快速的打着字,嘴角飞了起来。
让厉昱珩不禁嫉妒,究竟是什么,让她这么开心。
最终,他沉不住气,坐在了伊苡茉身边。
他一靠近,强大的气场包庇着伊苡茉,身边沙发的深陷,不由得让她抬起头来。
她下意识的将手机收起来。
“哥哥,有什么事吗?”伊苡茉问道。
“你在忙什么?”厉昱珩的视线,落在她的小手里。
“没事,跟朋友瞎聊呢。”伊苡茉笑着,像一朵刚开的花骨朵。
没有鲜艳的锋芒,却有着让人采摘的欲望。
这一刻,他承认,他嫉妒那个让她笑的人。
她的笑,不是为了他。
厉昱珩仿佛失去理智一般,大掌直接抓住伊苡茉的小手,想要夺过来她的手机。
伊苡茉看着他恐怖的脸庞,一瞬间吓得呆掉,手机被抢了过去。
龙泊琛看出大哥吃醋的样子,生怕大哥会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大哥,不如让小嫂子唱自己喜欢的歌吧。”龙泊琛的声音瞬间将厉昱珩的理智拉回。
他看着自己手中小巧玲珑的手机,又看了看对面被吓着的伊苡茉。
他不自在了咳了一声,“学生还是少玩手机,等高中毕业之后我再给你。”
“好了,去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歌,唱一首?”厉昱珩声音变得温柔,连他自己都未想象到的温柔,都给了她。
他想要拉着伊苡茉走到点歌台那里,却被伊苡茉一下子躲开。
她独自走在点歌台,小嘴不开心的撅着。
哥哥未免管的太多了!
她一点也不开心!
其余三个人看着大哥那讨好般的表情,人家非但不领情。
完了完了,大哥的情路比较坎坷啊!
这时,老三陆振宇跑到点歌台。
“小嫂子我教你怎么玩!”
他一靠近伊苡茉,厉昱珩锋利的眼神停留在他身上。
陆振宇感觉到大哥的杀气,赶紧离小嫂子远一点。
大哥这醋劲,都吃到自己兄弟身上了啊!
伊苡茉抬眸看了一眼这花花公子,“你好像很会玩啊。”
厉昱珩看着伊苡茉跟陆振宇说话,终于沉不住气,走向了伊苡茉身边。
龙泊琛看着大哥那急迫的样子,生怕小嫂子被老三抢走,悠悠的说道,“大哥这次不仅陷进去了,还是拔不出来的那种。”
老四殷子一默默点头。
“没有,就会那么一点点。”陆振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厉昱珩瞥了他一眼,低头温柔的对着伊苡茉说道,“有喜欢的吗?想唱什么?”
伊苡茉随便点了一首歌,剩下的几乎都被贪玩的殷子一点了。
当伊苡茉歌声一出,其他三个男人痛苦的捂住耳朵。
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来自于一个女生的声音。
比鸭子叫还难听,没有一个字着调。
唯独,厉昱珩鹰眸紧紧锁在伊苡茉身上,倾听着她唱歌。
一曲结束,伊苡茉不好意思的将话筒放回原处。
啪啪啪!
厉昱珩带头鼓掌,其他三个人紧跟着鼓掌。
“茉茉,你唱的真好听。”厉昱珩拉着她的小手,坐在沙发上。
又递给她一杯温水。
伊苡茉瞬间小脸爆红,自己什么水平她自己清楚。
其他三个人,看着大哥睁眼说瞎话。
无语了。
下一个,就是陆振宇在唱。
整个包厢都环绕着他撕心裂肺的歌声。
伊苡茉撇嘴,真是国家第一级演员。
她扭过头对着厉昱珩说道,“我去一下卫生间。”
厉昱珩紧跟着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第5章 我又不是小孩子
“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伊苡茉笑着说道。
厉昱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太过。
“快点回来。”
伊苡茉一走,厉昱珩的心也跟着走了。
视线一直黏在门口。
伊苡茉去了卫生间,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茉茉!”
“诸谨!”
两个人不同而约的叫着对方的名字。
诸谨一把上前将伊苡茉抱在怀里,头放在她的肩上,“茉茉,我好想你,我一天看不见你,就愈发的想你。”
伊苡茉羞红了脸,尴尬的推着诸谨,看着路人路过他们,投来暧昧的眼神。
“你先起来,大家都看着呢!”伊苡茉说着。
砰!
伊苡茉感觉身上一轻,眼前刮起一阵风,整个人落入一个坚硬的怀抱。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诸谨摔倒在地,痛苦的捂着肩膀。
“诸谨!”伊苡茉惊呼,想要将他扶起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被锁在了哥哥的怀里。
厉昱珩担心伊苡茉在路上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走了出来。
却不料,看到一个臭小子抱着他的女人!
“哥,你干嘛打人啊!他是我男朋友。”伊苡茉激动的说着。
想要挣脱开厉昱珩的怀抱。
却整个人被厉昱珩抱的死死的。
诸谨抬眸,看着眼前强大气场的男人。
他慢慢站起来,看着伊苡茉眼中的泪。
他笑了笑,“茉茉别哭,我没事。”
陆振宇好奇大哥那急性子,也紧跟着出来,没有想到看到这一幕。
赶紧跑回包厢,给其他两个弟兄通风报信。
厉昱珩低头,看着怀里小东西眼中的泪水。
心中仿佛被千万只针扎过,痛的发麻。
她在为别的男人哭?
她在为别的男人哭?
她在为别的男人哭!
厉昱珩全身的血液一股脑往头顶上涌,额头上的青筋出卖着他的情绪。
紧揽着伊苡茉腰间的大掌,不断的收紧,再收紧。
伊苡茉感觉自己的腰,快要被他捏断了。
看着他浑身散发的戾气,她又不敢吭一声。
厉昱珩强硬拽着伊苡茉离开。
刚刚到场的三个兄弟,看着大哥浑身怒气拉着小嫂子离开。
内心直呼:完了!
“茉茉!”诸谨担心的叫着伊苡茉的名字。
想要冲过去,拽住伊苡茉。
却被三个男人挡住去路。
“小子,不想全家因为你一个人,就不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陆振宇冷冷的说道。
诸谨看着眼前的三个男人,震惊的站在原地。
这三个人他略有耳闻,只是没有见过真人。
都说,厉,龙,陆,殷掌控着整座城的命运。
偶尔能在新闻上看到龙,陆,殷三家。
唯独,为首的厉家从未出现过。
所以,刚刚带茉茉走的,是厉家!
另一边。
伊苡茉听到诸谨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想要回头。
却被一只大掌整个控制住。
厉昱珩强行将伊苡茉塞进车厢中,他紧跟着坐在了伊苡茉身边。
逼仄狭小的空间,瞬间让伊苡茉感觉到压抑。
车子在路中平稳的行驶着。
“你喜欢他?”厉昱珩锐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伊苡茉。
伊苡茉被他盯得浑身害怕。
他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恐怖。
“说话!”
“是。”伊苡茉迎着他的目光说道。
厉昱珩即使知道答案,当听到她亲口说出来的答案,瞳孔猛的一缩。
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喜欢他什么?”厉昱珩冷冷的问道。
伊苡茉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他身上有那种暖的阳光。
让从小在孤儿院呆过的人,感觉格外温暖。
只见厉昱珩拿出手机,对着另一头怒喊,“马上把那个臭小子的所有发给我!”
他几乎面目狰狞,自从听到她说爱那个臭小子,他内心疯狂的想要杀人。
他如同失去理智般,死死的盯着伊苡茉。
伊苡茉被他这样子,吓得缩成一团。
想要离他更远一点,偏偏没有地方让她可退。
偏偏她这一动作,激怒了正在盛火中的狮子。
厉昱珩猛的将她拉入怀里,霸道的宣布,“以后不准再见他!”
伊苡茉奇怪的看着他,眼中带着一种害怕。
她第一次看到哥哥这样生气的模样。
厉昱珩知道自己吓到她了,他尽力的控制着自己。
可怀里不安分的小东西,他快要忍不住了。
他不想当什么君子,只想跟着自己的本能走。
“哥哥,你先放我下来,我快要喘不过来气了。”伊苡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感觉自己快要被他勒死了。
厉昱珩看着她胸口微喘,小嘴微张着。
眸色一瞬间变得黑暗。
伊苡茉不是没有看到厉昱珩眼中的变化,甚至,她感觉到了他那方面的变化。
瞬间,她吓得不敢动了。
即使她未经人事,不懂那么多,但是她从一些言情小说中,也学到了什么。
她刻意忽略今天两个人之间的暧昧,以为是哥哥对妹妹的宠爱。
然而,现在这这一切在她眼里变了味道。
厉昱珩感觉到怀里小东西的害怕,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将她放在身边,告诉自己,再等一个月。
等她高考结束,等待她的成人之礼。
伊苡茉看着旁边戾气有所收敛的厉昱珩,整个ˢᵚᶻˡ人越发的僵硬。
在两个人僵持之下,车子停了下来。
厉昱珩这才发现到了城堡,时间过得真快。
他率先下车,想要扶着伊苡茉下来。
伊苡茉看到他伸过来的大掌,下意识整个人往后缩。
厉昱珩看到这一幕,瞳孔不禁紧缩。
伊苡茉察觉到自己行为的过分,想要开口,就看到厉昱珩离去的背影。
她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有他在,她感觉连身边的空气都变得那么压抑。
伊苡茉快速下车,直接跑到自己的房间,随后将门锁紧闭。
另一边。
厉昱珩来到书房,看着诸谨的信息。
当视线落在他向伊苡茉高一的时候表白,两个人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谈了三年的恋爱。
砰!
眼前的纸张瞬间在房间散落开,一地的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