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誉颜兮

第1章 遇见月亮
江城晚上八点
县中医院
“颜医生。”
“颜医生好。”
颜兮对她们点点头,朝办公室走去。
等到颜兮离开,讨论的声音才多了起来。“颜医生好漂亮啊。”
“对啊对啊,年轻漂亮还有能力,才来一个月不到,就主持了两场手术,还没有失败。”
“还好,我们工作早。”
“我们不是护士吗?”
“……比喻,比喻。”
“听说颜医生以前在国外啊,怎么回国了。”
“国外能有国内好,就算好,要我说,还是在家里舒服。”
“……”
讨论声此起彼伏,颜兮也只笑笑,没做表态。
年轻职位高?有天赋?厉害?在别人眼中有多令人羡慕,她就付出多少倍的努力。
颜兮关上门,靠在门后,出了神。
“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歌声响起,颜兮直接懵了,反应过来,这好像是她的手机来着。
颜兮:“……”好险,还好没人!!!
这个铃声好像是甘棠设得,说是特殊,一听就知道是谁。特殊不特殊颜兮不知道,但她觉得足够社死。
她不由扶额,接过电话。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震慑灵魂的声音传来:“颜兮,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随后声音又低了下来,透着委屈:“这才几个月没见啊,感情就淡了,我都不是你的心肝宝贝儿了~”
颜兮:“棠棠,你听我狡,额,……解释。”
“哼。”甘棠傲娇地点点下巴,“你说,我倒是看看你偷偷背着我找哪个小妖精了。”
颜兮捏了捏食指,轻声开口:“我有他的消息了。”
甘棠顿了顿,“你是说你那个救命恩人?”
颜兮:“嗯。”
“行吧。”甘棠撇嘴,“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我去找你。”
“叩叩——”
“颜医生,院长让你去他办公室。”
颜兮开门,电话被她拿在一边,弯唇,“知道了,麻烦你跑一趟了。”
小护士有些害羞地摇摇头,“不麻烦,不麻烦。”
“啧啧,你这是打算男女通吃。”甘棠听到那娇羞的声音,不由咋舌。
颜兮失笑,轻挑眉梢,嗓音散漫却格外蛊惑人,“那,勾着你了吗?”
甘棠:“……”
甘棠:“兮兮,我劝你善良。”呵呵,她会被勾到,笑话。
颜兮闻言,笑出声。
笑声透过手机传到甘棠耳朵里,她捂住胸口,啊啊,想犯罪。
好吧,她就是个笑话,她被勾住了。
——
“叩叩”
颜兮推门,“院长,您找我?”
“颜医生啊。”办公椅上的中年男人这才从病历单上移开眼,“哈哈,坐,不用客气。”
中年男人姓楚,名河。
颜兮点点头,就着旁边的椅子坐下。
“颜医生来这里可还适应?”楚河看着面前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孩,笑容可蔼。
“挺好的。”颜兮淡淡开口。
楚河:“那就行,要有什么问题,记得一定要说。”
颜兮点头,“好。”她没再开口,她知道他叫她来应该不止问这个。
果然,“颜医生,我今天找你来确有一事。”楚河把手中的病历单递给颜兮,“你看看这份病历。”
颜兮接过,大体浏览一遍,抬头,“楚院长的意思是让我负责这位病人?”
楚河推了推眼镜,“对,颜医生你也知道我们医院关于癌症的研究不深,听说你之前在国外研究的就是关于这方面。”
癌症,说是世界难题都不为过。
更何况,颜兮苦笑,“院长,这个是癌症复发吧。”
楚河面色沉重,“我知道只是强人所难,可为医者,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也不想放弃。”
颜兮微顿,为医者?她算吗?
楚河也没催她,“颜医生,我希望你仔细考虑一下,明天给我回复可以吗?”
回到办公室,颜兮盯着那份病历报告,陷入沉默。
病历上的字映入眼帘:
姓名:洛小萌
性别:女
年龄:13
……
直到手机铃的声音传来,她才回过神来。看一眼手机,九点半了啊。
她简单收拾一下,起身离开。
夜色渐浓,大片的乌云遮住月亮,繁星点点,散发着微弱的亮光。
路上灯火通明,远远望去,五彩斑斓。行人匆匆,凭借万家灯火找寻自己的方向。月亮在此刻竟显得不重要了。
颜兮抬头,眼神恍惚了一下。
寒露过后,晚风中夹杂着些许凉意。
颜兮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却依旧慢悠悠的。
她像局外人一样,格格不入。
慢慢地,周围的热闹声渐渐变小,直至消失,显得几分萧索。
颜兮喜静,她的住所自然也远离闹市。
她忽然想起一句话:我从小就怕热闹,现在也依然,因为热闹之后必有冷清,它们格外的会令我感到人生如梦。
颜兮有段时间特别喜欢这句话。她微微皱眉,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啧,想不起来了。
颜兮有个毛病,有时她脑子里忽然出现一句话,想起来了还好;想不起来,她就会一直想,导致最后不但想不起来,心情格外烦躁。
现在就是第二种。
一股血腥味传来,很淡。
颜兮对这却格外敏感,不过,她并不打算一探究竟。她不好奇也讨厌麻烦。
从这到家,还要拐个弯。
颜兮眼皮直跳,也就是说,她必须要经过这条路。
颜兮:“……啧。”
血腥味渐浓,离近些,颜兮便看到小巷靠里一些,坐靠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衣服,头垂着,加上天黑,根本就看不清,看样子,应该是昏了。
颜兮松一口气,轻步走过去。
墙边,男人动了动身体。
乌云似乎待够了,从月亮前方移开,大片的月光斜照下来。
男人抬头。
颜兮愣住了。
男人很年轻。乌黑的头发,零碎的遮住眉峰。棱角分明,睫毛在眼底洒下一层阴翳。一双凤眸散漫又随意,却令人看不透。
眼角隐隐有颗泪痣,很淡。
他的皮肤很白,脸上有几丝血迹,像极了漫画书中的吸血鬼。
在颜兮打量男人时,男人也看着颜兮。
棕黑色的头发微微卷着,巴掌大的脸蛋,修眉纤长,肌肤细腻,朱唇不点而赤。尤其是那双眼睛,丹凤眸,看着一个人时似含着情。
他轻晒一声,漂亮而不自知。
脚步顿住,颜兮倒不知该不该走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他受了伤,跑不远,快找。”
颜兮心一颤,看向男人。
男人恍若没听见,丝毫不在意。一双凤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漫不经心。
颜兮:“……”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呸,她才不是太监。
脚步踏在地上,敲打着颜兮的心。
颜兮从包里拿出香水,喷了几下,然后倾身,趴在男人身上,凑近他。
男人几乎察觉不到身上的重量,股股香味传来,不是香水的味道。
他眼中划过深色。
脚步声在这顿住,“找到了?”
“哈哈,小情侣玩的挺嗨,真会玩。”
说话的人看着旁边的同伴,咧牙,“怎么,你不会以为那个人会这样做吧。”
“也是。”另一个同伴想了想,怎么也不可能。
“走吧,分头找。”
“好。”
余光盯着几人离开。
颜兮不由在心里松口气,视线回转,四目相对,愣住了。
颜兮知道他身上有伤,手拄在地上,还好天色黑,要不然可没那么容易就让那些人离开。
哪怕如此,两人依旧挨得很近,嘴唇几乎都要碰到了。
颜兮猛的起身,轻咳一声,“那什么,我可不是……”占你便宜。
话没说完,男人的身体晃了晃。
颜兮也不管那么多了,把人扶起,走出小巷。

第2章 别掐腰啊
把周围的血迹清理干净,颜兮环视一圈,这才进屋。
男人的伤比颜兮想的还要重。
等处理完伤口,已是半夜。
颜兮看着陷入昏迷的人,眸中微深。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不合时宜的话题,刚刚那个人她想起来了,叫朱天心。
——
翌日清晨
男人睁开双眼,目光锐利又带着警惕。看到床边趴着的人后一怔。警惕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清的神色。
他轻轻动了动身子,却惊扰了床边的人。
颜兮抬起头,睡眼惺忪,她伸手揉了揉眼睛,声音也带着几分软糯,“你醒了啊?”
盛誉点点头,心尖一跳,“嗯。”嗓音沙哑又低沉。
颜兮俯身,在盛誉还没反应过来,那只纤纤玉手就覆盖在盛誉的额前。
“呼,”颜兮松了一口气,已经不烧了。
昨天半夜,他突然发烧,为了降温,她近乎守了他一夜。
“我去给你弄些吃的,你暂时……先别动。”颜兮对上那双宛若星空的凤眸,晃了一下神,急忙说完,也不等回答,便匆匆离开了。
转身那刻,颜兮轻吐出一口气。
盛誉眉目微挑,依靠在床帮上。
吃完饭,颜兮为盛誉换药。
撩起男人的上衣,露出半截腰身。
他偏清瘦,但身材极好。隐约有八块腹肌,人鱼线被裤腰遮住大半,越是这样,越是诱人。
皮肤偏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左腰一侧有几道疤痕,在皮肤上格外明显。
右腰处绑着绷带,血渗透白色纱布,变成了桃红。
盛誉看着面前皱着眉,一脸严肃的处理伤口的女孩。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受得伤呢?
他舌尖抵着腮帮,轻佻一笑,“妹妹,男人的腰别掐啊。”
颜兮错愕,掐腰?
“我明明……”颜兮有些恼,敢情她在这尽心尽力地处理伤口,人家一点都不在意啊。
呵呵,男人!
颜兮瞪他一眼,没吭声。
颜兮的长相不笑时冷艳,笑时有种慵懒的甜美。
所以,她自以为瞪人的凶狠,其实带着些许娇嗔。
她根本没生气,只是恼。
盛誉轻笑,带股子邪气还有些痞。
颜兮抿着唇,动作明显加快了。
伤口处理好,颜兮才看着他,轻声道:“你最近尽量,哦不,必须不要剧烈运动。”
“注意伤口不要碰水。”
“不要吃辛辣的食物。”
“……”
颜兮一条一条地说着注意事项。
说完,便注意到盛誉一直盯着她。
“挺专业的啊。”盛誉眼尾微微挑着,一双眸子像勾子似的,格外撩人。
颜兮不自在移开视线,“我,我是医生。”
心里暗骂,没出息,不就是帅哥吗?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虽然,咳咳,没他帅而已。
“哦~”盛誉拖着调子,懒散开口。
“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声音足够大,足够洪亮。
颜兮:“……”
颜兮:“!!!”
盛誉笑着看了她一眼,颜兮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拿起手机就往外冲。
“喂。”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到甘棠耳朵里。
甘棠缩了缩脖子,“怎么了,应该没打扰你睡觉吧。”
突然不知想到什么,“兮兮,你说,谁惹你生气了,我去宰了她。”
语气够狠。更关键,对自己也狠。
颜兮冷笑,“你。”
甘棠:“哈,今天天气真好。”
“呵呵。”
甘棠心虚,声音都弱了几分,“兮兮,有重要的事。”
颜兮抬起下巴,“说吧。”
“就,之前不是查过关于你父母的吗?现在……”
颜兮听完,垂下眸子,不做反应。
“兮兮,你在听吗?”甘棠等了半响,都没听见声音,看眼手机屏幕,上面显示“正在通话”。
颜兮“嗯”了一声,淡淡说道,“他们不是,还有以后不必和我说了。”
“啊,哦,好吧。”
电话挂断,颜兮紧紧抿着唇,唇色压的惨白。她的手抓着手机,青筋暴起。
颜兮皱眉,心里的烦躁压都压不下去。
抬头看着远处的天际,她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
过了良久,心情平复后,才进屋子。
盛誉转眼,便看见那份露出包外的病历单。
刚刚颜兮走的急,撞到了地上。
盛誉弯腰,捡起,那几个加粗的字迹映入眼帘:癌症报告……
颜兮进来就看到盛誉手中拿的,她眨眨眼,好像昨天走的时候顺手就装到包里了。
盛誉放下,解释道:“掉地上了。”
“嗯,谢谢。”颜兮把单子放到包里,拉上拉链。
“癌症,有把握吗?”盛誉突然说了一句。
颜兮手一顿,转身看向他,“癌症本身就不好治,更何况,这是癌症复发。”几率更小。
盛誉点头,表示了解。
颜兮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盛誉,“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要去工作,有事给我打电话。”
“中午的时候我再回来。”想到盛誉身上的伤,颜兮也不能放任不管。
既然救了,就救到底。半途而废,从来都不是颜兮的处理方式。
“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叫你妹妹啊。”盛誉歪头一笑。
什么?
“妹妹~”拖着尾音,声音磁性,传到耳朵里酥酥麻麻的。
颜兮不动声色捏了捏耳垂。
反应过来,“我叫颜兮,颜色的颜,风萧萧兮的兮。”
“我叫盛誉。”他说。
“嗯。”颜兮点头,“电脑在桌子上,没设密码。”
——
县中医院
院长办公室。
楚河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颜医生,考虑的怎么样?”声音中带着几分疲惫。
颜兮:“院长,这个病人我接手。”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昨天就已经有打算了,今天尤甚。
她要变得更好一点,这样才能站在那个人面前。
楚河闻言笑了,“那行,颜医生,我先带你去病房看看,熟悉熟悉病人。”
颜兮摇头:“院长好好休息吧,我自己去就行。”
“至于方案,我先观察观察。”
楚河:“不管做什么决定,我全力支持。”
颜兮道谢,起身离开。
颜兮穿着白大褂,边走边翻着手中的病历单。
房门没锁,刚抬手准备敲门。
稚嫩的歌声从门缝中传出,颜兮收手,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
歌声落后,整齐的鼓掌响起。
颜兮敲了几下,有人来开门。
女人看起来才二十三、四,长相虽说不惊艳,但格外耐看。
应该是刚哭过,眼眶红红的。
床边围了四,五个人,他们笑着,可眼中有泪花闪着。
中间站着一个小女孩,有些瘦,病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
女孩歪头晃脑跳着,笑着。
看到颜兮时,女孩眼睛一亮,“妈妈,漂亮姐姐是仙女吗?”
屋里的人这才看到颜兮,眼中闪过惊艳,还有……怀疑。
洛母配合着,“对,仙女下凡来看萌萌的。”
“仙女姐姐,今天还要抽血吗?”乖巧的令人心疼。
话落,几人眼眶又红了。

第3章 质疑
颜兮弯腰,脸上带着笑,“今天不抽血。”
“真的吗?”萌萌的声音中带着惊喜。
“嗯,”颜兮点头,“你叫萌萌吗?”
“嘻嘻,萌萌是我的小名,我叫洛小萌。”
“仙女姐姐有名字吗?”洛小萌有些疑惑,她记得仙女好像就叫做几仙女,比如说,三仙女,六仙女……她最喜欢七仙女了。
颜兮弯唇,“有啊,那,认识一下,你好,我是颜兮。”
她伸手,洛小萌咧起嘴角,小大人一样握住颜兮的手,晃了晃,才松开。
“你好,我是洛小萌。”正经开口,下一秒,“仙女姐姐的名字真好听。”
颜兮失笑,“谢谢萌萌,萌萌的也好听。”
洛小萌咯咯直笑。
说了会儿,洛小萌累了,就睡着了。
隔间
“你们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颜兮,是萌萌的主治医生。”
“你好,我是萌萌的妈妈,颜医生……”洛母的话欲言又止。
“不知颜医生从事医学方面多久了?”洛琛问道。
洛馨:“颜医生,我们没有恶意……冒昧问一下,颜医生今年芳龄?”
说到这颜兮再不明白就真的成傻子了,“二十一。”
这么年轻?
几人眼中的怀疑更甚。
“这医院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洛老太太脸色拉着,明显不高兴。
“换医生吧,钱我们不缺。”洛琛面无表情,连声音都透着冷意。
洛母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颜医生,抱歉,我们想换个主治医生。”
“我去找院长。”洛父是个暴脾气,站起身就准备走。
洛老爷子坐着,拐杖敲在地面上,发出“咚咚”的声响,不怒自威。
“各位不如先冷静一下,我们好好谈谈。”颜兮微微皱眉。
她有她自己的骄傲,做事不喜欢解释,也不喜欢被质疑。
但颜兮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而且,今天见到洛小萌后,颜兮也希望她能好起来,像正常人一样,干属于这个年龄该做的事。
“冷静个屁。”洛父一听就炸了,这么多天的压抑心情一下子都爆发出来了,“冷静?你觉得萌萌还有时间让我们冷静。”
洛老太太:“你们医院是不是治不好,不打算负责,随便找个人来糊弄我们的。”
洛琛:“如果萌萌因为这出了事,我不介意和你在法庭上谈。”
洛馨看向颜兮:“颜医生不打算说一下吗?”
“哼,”洛父冷哼一声,“说什么?今天这事没完。”
洛老太太:“颜医生,我呸,还医生呢?说不定从哪找的人糊弄我们。”
“我都没在医院听过你。”
“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小小年纪不学好,还骗到我们头上了。”
“……”
说得起劲,脸都红着。
“砰——”
一声巨响,突然安静了下来。
颜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嗓音冷淡,“说完了吗?”
拿起桌上的单子,开了门,“不是要换医生?不走?”
洛老太太梗着脖子,“走,我倒要问问你们怎么办事的。”
“颜医生。”走在长廊里,小护士喊了一声。
颜兮点头:“有事情吗?”声音依旧散漫,并没有多大起伏。
不把自己的情绪带给别人,这是颜兮的原则。毕竟,没人会无条件地承受你的坏情绪。
小护士摇头,看了一下洛家几人,“颜医生要去找院长吗?”
颜兮“嗯”一声。
“院长应该不在办公室,颜医生可以先等一下,院长去有一会了,也快回来了。”
颜兮弯唇,“好。”
院长办公室
到时,办公室确实没人。
颜兮也不客气,脚一勾,把椅子拉过来,一屁股坐下。
不过一会儿,楚河便回来了,脸色沉着。
看看围在办公室的洛家几人,又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颜兮。
想到刚刚回来路上听到的:
“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癌症复发的家属,估计是看颜医生太年轻了,吵着要换主治医生呢。”
“啊,不是吧,颜医生不是主攻过这方面的问题吗?”
“谁知道呢,刚刚路过那里,听见里面还有辱骂声,哎,要是我,都不一定能忍下去。”
“也不知道哪来的偏见,年轻就不是好医生吗?”
“……”
楚河把眼镜扶正,走到办公桌前,“有什么问题吗?”
“楚院长,你可不能糊弄我们啊!”洛父心里窝着火,说话的语气都不好。
“此话怎讲?”
“你找一个这么年轻的来当萌萌的主治医生……”剩下的话没说完,可意思不言而喻。
洛琛:“我们加钱,找这里最好的医生来治疗萌萌。”
“各位冷静一下。”楚河叹口气,有些无奈,“萌萌家属,是这样的,我之所以让颜医生来接手,有两个原因。”
“其一,颜医生对癌症方面有过深入研究,她在国外时发表过论文,也在这方面获得过奖项,你们在官网上可以查到。”
“其二,萌萌的情况特殊,我也是考虑很久,颜医生是主持这场治疗的不二选择。”
“我们是医生,不会拿病人的身体健康开玩笑,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
“还请你们多多谅解。”
空气静了下来,几人都沉默了。
颜兮靠在椅子后背,神色淡淡,眼皮子都不抬,把玩着手机。
洛家几人冷静下来,面色带着歉意。
洛馨率先开口:“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们思虑不周。”
洛母:“是我们太心急了。”
洛老太太和洛父动了动嘴皮子,没说话。
洛老爷子一直没开口,这会儿才开口问:
“那,楚院长,萌萌的情况治好的几率是多少?”
“这……我们还要进一步观察。”楚河也不确定,看向颜兮。
洛家几人见此,也望着坐在椅子上的女孩。
颜兮晃着腿,单手拄着下巴,没反应。
楚河轻咳一声,“颜医生。?”
颜兮抬眸,嗤笑一声,“院长这问题倒不该问我。”
“要不找个让他们满意的医生来治,”颜兮起身,嘴角似有若无地勾着笑,“毕竟,我可不敢称医生,也不想上法庭。”
洛母一听急了,“颜医生,刚刚是我们不对,我们也是心急,我们,你……。”话语有些语无伦次。
洛老太太有些拉不下脸:“医生治病救人不是应该的吗?你那么年轻,我们怀疑你的能力不也是应该的。”
可能不好意思,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基本听不到。
颜兮闻言笑了,“照你的意思,我还要谢谢你?”
“我……”洛老太太一时语塞,“小姑娘家家,计较这么多干嘛?”
颜兮眼尾上挑,“是吗?可偏偏我这人就是爱计较,不大度呢。”
“刚好,你们另谋高就。”
颜兮已经打开门,想起什么,脚步一顿,“院长,今天我请假。”
楚河还没反应过来,颜兮已经连门都关上了。
楚河:……他上哪再找了人???
看着洛老太太的眼神,恨铁又不成钢。
“妈!”
“奶奶!”
“哼。”洛老爷子用拐杖敲了下地面。
洛老太太:“我,我怎么知道她,她一点亏都不吃。”

第4章 离开
医院,最能见证生死离别。
听到传来的阵阵哭声,颜兮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好人,做不到为别人牺牲自己。她确信,哪怕此刻有人死在她面前,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努力变成人们眼中的好人,就是想以后能骄傲地站在他面前说,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用白色遮住黑色,怎么包的住呢?
——
“盛队,你没事吧?”程毅接到消息马不停蹄就赶过来了。
盛誉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敲着键盘,“没事。”
程毅:……直觉告诉他,不太对劲。
“盛队,这是哪啊?”程毅打量着周围,疑惑道。
“盛队,救你的人是谁?不在这吗?”
“盛队,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大家伙都在等着你呢。”
“盛队,那群人还没抓到……”
“盛队……”
盛誉:“……闭嘴。”
程毅弱弱应了一句:“哦。”
盛誉掐下眉心,“再等等。”
“啊?”
“这里。”盛誉懒得理他,把电脑转过去,指着一个坐标,“围攻。”
说起正事,程毅正了脸色,“是。”
“嗯,两天,我要听到消息。”盛誉眸中有几分戾气。
程毅点头,随后看了眼盛誉,小心开口:“盛队,你怎么知道他们在那啊?”
盛誉睥了他一眼,“你当老子的伤是白受的。”眉目微挑,带着些许痞气。
程毅:对不起,打扰了。他竟然质疑眼前这位爷的能力。
“还有事?”明显在赶人。
程毅:“……没了,那盛队,我先走了?”
“要我送你?”
程毅忙摆手,“不用,不用。”其实,也可以,只是他不敢说,可怜哭泣。
程毅离开后,盛誉看着电脑出了神。
啧,莫名烦躁。
盛誉看着门口,嗯?有动静?
颜兮进门刚好和盛誉的视线相撞。
盛誉微微扬眉,“现在还不到中午。”
颜兮走过来,把手中的东西放下,“10:58,差不多也算中午了?”
盛誉没再追问。
颜兮打开盒子,问:“你喜欢甜食吗?”
“还好。”盛誉觉得有些奇怪。
“那就好,诺,我买了提拉米苏,我特地让他们少放糖,不甜的。”
“这可是我最爱吃的。”
盛誉接过,拿着勺子吃了一口,“不错。”
颜兮笑了,眼中带着满足。
“怎么了?”盛誉把口中的蛋糕咽下去,问道。
颜兮:“就是,你觉得什么样的人算是好人啊。”
盛誉疑惑看着她,有些不解。
“你回答就行。”
男人轻眨下凤眸,眼里闪着光。他又咬一口蛋糕,语气懒洋洋的,“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答案,不是吗?”
颜兮咬唇,“为什么没有?”
盛誉眼中微深,没头脑来了句,“别咬唇。”
“啊?”颜兮一怔。
“咳,”盛誉咬了口蛋糕掩饰,言归正传,“你问这干嘛?”
颜兮垂眸,声音极低,“就,问问。”
盛誉:“嗯。”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的,“是吗?”颜兮猛的扭头,嘴唇扫过脸颊,双目对着那双含情的眸子。
感觉到脸上的软软的触感,盛誉一怔。他没想到颜兮会突然回头。
一时间有粉色的泡泡从两人之间传来,空气中多了些暧昧。
“扑通——扑通——”
不知谁的心跳快了一拍。
反应过来,颜兮赶忙坐好,声音有些慌乱,“我去拿药箱,对,该换药了。”说着,颜兮就已经走开了。
直到颜兮的背影彻底消失在眼前,盛誉伸手,手指摸了摸刚刚被颜兮亲的地方。
那上面似乎还保留着女孩的独特的香味。
“艹”盛誉舌尖抵着腮帮,笑着暗骂一声。
客厅
颜兮坐在沙发上,脸烧的通红,心跳像是注射兴奋剂一样,不知疲惫。
“咚——咚——”
心脏似乎要跳出她的胸膛,撞得生疼。
他……应该没听到吧?
时针滴答滴答的转着,过了几分钟,也许更久,颜兮双眸才恢复神色。
手机震动一下,一道消息映入颜兮眼帘:
「不是要换药吗?」
颜兮捏着食指,直到发白,才松开。
然后,换药的过程,颜兮都没抬起过头,连盛誉都没看一眼。
“为什么不看我。”声音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我……”不知怎的,颜兮心里有些苦涩,好像自始至终在意的只有她。
就像之前的事一样,在意的人只有她……
颜兮没看盛誉,所以没发现盛誉脸上的不自然。
盛誉是混,情话可以张口就来,一个眼神就能撩人,但是,今天这样的着实是第一次。
毕竟,他不喜欢有人靠近。
“那个,你别在意,我……”
“我不在意。”话还没说完,颜兮便打断他,“你好好休息。”
盛誉:“……”他是不是说错话了。
啧,刚刚想半天的话都没用上。
一下午除了吃饭,换药,盛誉就没见过颜兮。
有时他会听到客厅里有声音传来,但就是见不到人。
所以,接到消息的时候,他沉默一会儿,才应下来。
不出所料,颜兮接到了楚河的电话。
颜兮心里本就乱,含糊几句就挂了。
她觉得自己很矫情,他们才认识一天都不到,她有什么理由在这生气,恼怒。
颜兮讽刺一笑,垂下眼中掩住眼底的情绪。
等明天吧,颜兮想,今天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盛誉了。
第二日,颜兮起个大早。
“叩叩——”
屋内没有动静,还没醒?
“我进来了。”
颜兮推门进去,可床上并没人。
“不是说不要乱走动吗?”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恼怒。
颜兮把手中的早餐放到桌子上,看到上面一条纸张:
「多谢相救,来日再见。——盛誉」
字体铿锵有力,龙飞凤舞,格外嚣张。
颜兮眼中黯淡,早知道昨天不赌气了,这样他就会直接和她说吧。
心里发涩,拿过一块小蛋糕。昨天看他吃完一块,想着他也喜欢吃,今天起早,刻意去买的,可惜,他却没吃到。
颜兮咬了一口,为什么是苦的,明明该是甜的啊。

第5章 希望
另一边,盛誉斜靠着越野车后座,一双大长腿微微曲着,看上去有些憋屈。
“还不到两天,处理好了?”嗓音懒洋洋的,细听有几分冷意。
程毅开着车,听到这话手一抖,“没有,啊,不是,盛队,让你回队是上面的指示。”不是他啊,他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拿他开刀啊!!!
程毅表示自己非常委屈。
盛誉掐了掐眉心,没说话,开始补觉。昨天心里想着事,没怎么睡。
也不知道,她看到那张纸条没有。
程毅通过后车镜看到男人闭着眸子,心里吐了一大口气。
放炮庆祝一下,今天又是从这位爷手中成功逃脱的一天。
——
县中医院
“玲玲,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声音带着哭腔,哽咽开口。
“别急。”许母安慰道,“会有办法的。”
许母和洛母一见如故,这几年一直也来往紧密。
可以说,许母也是看着洛小萌长大的,看着如今这样,也是心痛。
“都怪我,要是我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也许……”剩下的话没说出口,洛父用手捂住脸,肩膀微ˢᵚᶻˡ微颤抖。
洛老太太脸色掩饰不住的悔意,“我这老婆子也不要脸了,我去找颜医生,哪怕跪,我也把人跪回来救萌萌。”
洛馨和洛琛相视一眼,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颜医生?就是那个治疗萌萌的医生。”许母问道。
“对,是她,现在也只有她可以治好萌萌。”
他们不是没去尝试,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他们都去了,可结果都不太好。
来这里是听取了意见,那人说来这里或许还有希望。
房间很安静,只有抽泣声阵阵回荡。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洛小萌家属,洛小萌现在情况不对,需要马上手术。”护士的声音染上几分急切。
“你说什么?”洛母失声,脑中嗡嗡作响。
洛老太太眼一翻,晕了过去。
“奶奶。”洛琛急忙把人扶起,洛老爷子平静的神色被焦急取代。
“小琛,你先把老夫人带去休息,我们几个先过去。”许父冷静分析后说道。
“对对,快。”声音中压不下的慌乱。
洛馨扶着洛老爷子也赶过去。
许母:“萌萌呢?”
“病人情况特殊,现在已经开始进行手术了。”护士拿着一份文件走过来。
“已经开始了?不是要经过家属同意吗?”许母皱眉。
护士耐心解释:“病人情况特殊,不能拖。”顿了顿开口,“麻烦家属在这签下字。”
“你们都擅自主张开始了,现在让我们签字,万一出了事,好脱离干系是吧!”
洛馨快疯了。
护士也不生气,“病人家属,你们放心,我们是不会害你们的。救人是我们的职责。”
“那,签字的事?”
洛馨:“等出来再签。”
护士手紧紧捏着文件,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面色满是担忧,望着手术室的方向。成功了还好,如果不成功,那颜医生岂不是……
——
“滴——滴——”
护士手一抖,“颜医生,病人的生命特征越来越弱了。”
颜兮看了一眼,冷静开口:“别慌。”
声音似乎带着魔力,平复了几人的慌乱。
“滴——滴——”
“起来了。”
“生命特征恢复了。”
惊喜的声音传来,几人隔着口罩,相互笑着,眼角弯起。
一条生命在他们手上活过来了,估计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了。
几人看着颜兮的眼神闪着崇拜的小星星,简直就像粉丝见到他们爱豆时的那种。
颜兮松了口气,“开始缝合。”
颜兮刚到医院,便得知洛小萌病情突发,她看后,果断要求进行手术。
洛小萌是洛小萌,他们是他们,颜兮还不至于因为洛小萌家属而牵连到洛小萌身上。
“颜医生,我去找病人家属。”动手术前需要家属签字。
“来不及了。”颜兮摇头。
“可这样的话,万一……颜医生,你会受牵连的。”
袖口被人拉了拉,颜兮低头,“仙女姐姐,我会死吗?”
洛小萌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盯着颜兮,瞳孔中没了神采。
“不会。”颜兮承诺,“姐姐不会让萌萌出事的。”
要是让那些人知道,估计非常震惊,要知道,颜兮的承诺,言出必行,格外珍贵。
“进行手术。”
“要是出了事,我来承担。”
出了手术室,门口站了好几个人。
一见那“手术进行中”的红色变成绿色,都围过来。
“颜医生!”颜兮摘下口罩,眉宇间透着疲倦,进行了二个小时的手术,不累是假的。
“手术很成功。”嗓音沙哑。
听到这话,几人喜极而泣。
“颜医生,谢谢,谢谢您。”
洛琛见此,心里也松了口气,看着颜兮的目光有些复杂。
颜兮没理,她没那么大度,被人骂,还笑嘻嘻贴着脸迎上去。
“病人现在已经转为普通病房了,可以去看望。”声音带着几分疲倦。
说完,颜兮转身离开。她还有件事需要确认一下。
洛母几人也不在意,是他们错在先,颜兮能帮他们,他们就已经很感激了。
许母看着颜兮的背影,心里像是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久久未平静。
颜医生?她姓颜,是不是……应该不是她吧,那么小,独自一人在国外,现在估计……
许母眼里有些悲痛,她去找过,可,每次都没有消息。
“怎么了?”许父注意到许母的魂不守舍,担心道,“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
“没,没事。”许母僵硬一笑,“我们也去吧。”
“也好,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许父叹口气。
——
楚河看着手中的报告,激动到手都在颤抖,“可能性有多大。”
颜兮舔了舔干涩的唇,“一半。”
“后续我要再观察观察。”
颜兮也不确定,但她也希望这件事是真的。
楚河点头,脸上的笑就没停,“那就辛苦颜医生了。”想到什么,笑容消失,“颜医生,今天这种情况尽量还是少发生。”
“也怪我,没让人好好看着。”
“不过,我并不反对这样做,如果有下次,我还是希望你能如此。”
颜兮应了一声,心不在焉。
她好像忽略一个重要的细节。
想不起来了,那就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