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衍承温窈

第1章 沉沦,出轨,离婚
黑暗中,厮磨纠缠。
温窈浑身炙热,思绪混沌,湿漉漉的杏眼半眯半睁。
“阿衍,我疼……”她看不清男人的轮廓,下意识觉得是自己的老公,乖乖地撒娇求饶。
她纤细的腰肢被扣住,极具攻击的吻侵占着她的每一寸,将她狠狠拽进深渊!
蹂躏、索求,在药物的作用下,她被迫承受燎原之火。
仅剩的阻挡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挑开,青丝滑落,大片光景……
“乖一点,送你礼物,嗯?”
下一秒,她的手被握住,被迫下移,触碰到冰凉的金属扣,她试图收手,但男人的手掌骤然收紧,不让她有逃脱的可能!
“躲什么?拆开试试才知道有多合适,你有多喜欢。”他失笑,似是在笑她担心,清冽的声音满是危险的诱惑。
温窈知道自己躲不掉,柔软的细腰被迫后仰,而她的手好似是开启巨龙宝盒的钥匙!
啪嗒,一声响,腰带扣打开。
她的双手被强横地压住,容不得半点拒绝,柔软的细腰被迫后仰,肌肤绯红,双眸含泪……
那是一如既往地严丝合缝。
光怪陆离,浮浮沉沉。
男人眸色深邃,吻上她精致的耳朵,唇角扬笑,恶质地问道:“这份礼物,窈窈可还喜欢?”
早在被他拽入深渊的那一刻,她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暧昧旖旎,尽是春光,一切都乱了套……,
光线涌入,温窈清醒了过来!
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困惑不已,她不是在家吗?这是哪里?
一瞬间,昨晚断断续续的记忆冲入她的脑海!一地的狼藉、散架的疼痛更是提醒她发生了什么!
砰!房门重重打开!婆婆和小姑子先后冲了进来!
“温窈!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竟敢背着阿衍偷男人?!”
婆婆江娅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将一份文件狠狠丢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识相点赶快签字!”
昨天晚上的男人不是她老公,陆衍承吗?!
温窈呼吸一窒,仿佛一道惊雷在她的头顶炸开,浑身像结冰一样的冷。
难怪昨天婆婆这么殷勤,看着她喝下那杯牛奶,她醒过来为什么不在家里而是在酒店!
原来,她被算计了!婆婆为了让她离婚,算计她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
那阿衍知道吗?这次算计他有参与吗?
毕竟当初他娶她是遵从老爷子的遗嘱,是为了继承陆家的全部遗产!
好多种声音在脑海里叫嚣,让她突然感觉看不见东西,听不清声音,用尽很大力气将协议书丢在了一边:“我要和阿衍通电话!”她要向陆衍承求证!
小姑子陆涵月瞬间跳脚,气急败坏地骂骂咧咧:“五年来,我哥锦衣玉食地养着你,你这只母鸡不下蛋,还背着他偷男人!你觉得他还会接你电话吗?不如死了这条心吧!”
不!在死心之前,她还想给这场婚姻最后一次机会!
温窈的手掌一点点攥紧,修剪漂亮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疼痛让她更是清醒!
“我说了,我要和阿衍通电话,把我手机还给我!”温窈强撑着,心里却忍不住的发疼,就像是有人用力撕扯她的心脏。
她要亲自从陆衍承的嘴里,得到答案!
“打啊!”江娅冷嗤一声,将手机丢到她面前,满是不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说!告诉我儿子你出轨,跟别人睡觉吗?!”
温窈立即拿起手机,颤抖地拨打陆衍承的电话。
一通又一通,但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到后来,手机直接关机了!
她双手发软,瞬间脱力,手机重重地砸了下来,同时也砸碎了她的心。
江娅双手交叠抱于胸前,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温窈,你觉得自取其辱很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呢?这通电话让她彻底明白,原来这五年,他都未曾爱她一分,同时也坐实了这场算计,是在他默许下进行的!
他其实早就想和她离婚了吧,毕竟他爱的人是宋依灵,从来不是她!
五年婚姻足够长,她以为能让陆衍承看到她的爱,看到她的好……
可这一切只是她以为,她再怎么努力,也占据不了他心中一丁点的位置。
温窈眼眶赤红的望向面前的两人,“为了让我离婚,你们竟然如此下作的陷害我!”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威胁我们?”陆涵月气得破口大骂,盛气凌人地冲了上去,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可是下一秒,却被温窈牢牢握住了手,用力朝后一拽!
陆涵月一个狗吃屎,摔入床铺中!
“想让我签字,就对我客气点!不然只会让离婚的时间线越拉越长!”温窈咽下喉间的一抹涩意,心疼的厉害。
怎么能不疼呢,这可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但即使很难,也要学着放手了。
她不能让自己活得像是个笑话。
江娅眼珠子转了转,她精心策划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让她签下离婚协议书吗?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口角出了岔子,那千算万算都是划不来的。
江娅示意陆涵月闭嘴。
“签字吧。”她重新看向温窈,语气倒是比刚才温和了一些。
温窈深呼吸一口气,努力不让江娅看到她的软弱,拿起协议书翻看,条款非常详细,“净身出户”这四个字,更是刺痛了她的双眼。
或许今天离婚,是结婚五年来,她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
看到温窈签了字,陆涵月笑得分外得意,用最恶毒的言语奚落道:“麻雀飞上枝头怎么样也变不了凤凰!像你这种村姑就该和你那个老不死的外婆一起,永远待在贫民窟!”
温窈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直接拿起冒着热气的牛奶杯,狠狠浇在了陆涵月的头上!
“侮辱我可以,但是不能侮辱我的外婆!”外婆,就是她的逆鳞!
“啊!”陆涵月癫狂尖叫,“温窈,你这个贱人!”

第2章 你们一家子烂透了
江娅见状,怒气腾腾地要对温窈动手!可温窈眼疾手快,顺势将一快提拉米苏拍到了她的脸上!
江娅怒骂起来:“温窈,疯了吗!”
“以前我是疯了,才会忍受虚荣刻薄的恶婆婆和搅屎精的小姑子,但是现在——”温窈语气带着一丝的决绝,“我病好了,从此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要是主动招惹我,别怪我不客气!”
“你们一家人就自己在这里,发烂发臭吧!”
话音重重落地,温窈当着她们的面,将协议书狠狠丢在地上,迈步踩了过去,头也不回地离开!
一声巨响!套房门重重合上!
一走出来,温窈身体立马就软了下来,刚刚撑着的一口气全没了,整个人都是木的,回想着在陆家的五年时光,她除了拥有“陆太太”的头衔外,什么都没有,甚至还要忍受婆婆和小姑子暗地的欺负!
这辈子,她都不想再踏进陆家一步。
温窈勾起唇角,却尝到了咸涩的泪,眼眶着模糊,手抖着将陆衍承的联系方式全部拉黑。
就如同像是将他这个人从心里挖走一样,再也不要相见!
陆鼎大厦,直入云霄。
数十亿的风投项目会议结束。
陆衍承一身西装,清冷矜贵,伟岸身形极具压迫。
“陆总。”费秘书很是恭敬地鞠了一躬,双手奉上手机。
陆衍承站定,低声问道:“会议期间,无事发生?”
费秘书跟着陆衍承多年,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那是最基本的。
他立即出声道:“有的,太太打了几通电话,但这次风投会很重要,我就没有通报。”
按照原先的行程安排,此时陆衍承已经抵达南城。
但为了这突如其来的风投会议,将行程延迟到会议结束,再动身前往。
由此可见,风投会议的重要性。
费秘书的专业素质自然是不用说,没有通报也是情理之中的。
三通来电未接,备注是:她。
陆衍承回拨,但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眸光冷沉,眉峰一拧。
这五年来,他的窈窈一向乖巧听话,从来不会给他惹事,让他毫无后顾之忧,天南海北各处飞。这份爱意,深得他心。
所以只要事情一结束,他就会返回江城,带着礼物回到她的身边,心安理得地接受她的喜欢。
以往,只要他的电话打过去,不出三秒,她一定会接。
今天,倒是稀奇了。
他的神情不满,冷呵一声,“酒店早餐送了么?”
费秘书一惊,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送了,但客房服务进去打扫的时候,一地的牛奶和蛋糕……太太应该是一口都没吃。”
应该?那根本就是!
她在和他闹脾气?使小性子?就因为他没接她的电话?
陆衍承收起手机,神色冷然,“随便她。”
语毕,他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费秘书紧随其后,“陆总,要更改行程回家吗?”
“让她闹。”
陆衍承眉头微蹙,修长的手指抚上肩膀和脖颈的交界处。
嘶……
这只小猫,昨晚又挠又咬,床上床下就没有一次是真正乖乖听话的!
以往最多六小时,她就会忍不住给他打电话的!
他倒是要看看,这次她能闹多久!这次他可不会惯着她了!
一个小时后,临江机场,一架私人飞机前往南城。
陆衍承几乎彻夜未眠,上机就开始小憩,可梦里皆是这只不听话的小猫。
梦回儿时。
那小小地身影朝他挪动着,软乎乎地小手紧紧抓着他的手。
她明明害怕地瑟瑟发抖,却装作很勇敢的样子,很小声很小声地说道——
哥哥,你别怕,我保护你。
……
温窈站在繁华街道,看着人来人往,形单影只,无处可去。
她忍着翻腾的委屈和愤怒,拨打了她的学姐也是好姐妹,沈柔的电话。
电话接通,温窈深吸一口气,“学姐,我离婚了。”
手机那头的沈柔懵了两秒,然后立即出声道:“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接你!”
“锦宫酒店。”
十五分钟后,沈柔赶到,将她接走。
这五年来,关于她和陆衍承的那些事,沈柔作为闺蜜,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车门一合上,她就立即安慰着:“窈窈,你别难过,男人能靠谱,母猪会上树!现在离婚也好,你就当是用五年时光换了一大笔离婚费!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往心里搁!”
“学姐,我是净身出户的。”温窈皱了下眉,如实说道。
其实“陆太太”当久了,身上的枷锁越来越重,如今卸下了,她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沈柔听到这一句话,神色骤变,一脚刹车踩了下去!
“你说什么?净身出户?”沈柔瞪大着双眼,愤怒至极,忍不住爆粗口,“我靠!陆衍承那个狗男人最不缺的就是钱,他竟然一毛钱都不给你?还真是无奸不商啊!横竖不做赔本买卖!”
温窈看着沈柔义愤填膺的样子,想要平息她的怒火,弯了弯还是有些红红的眼眸,撑着下巴微笑提醒道:“学姐,你也是商人……”
沈柔是梵尘品牌的创始人,虽然初创至今只有三年,但也在一众大品牌里杀出重围,在高定礼服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闻言,沈柔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心思活络了!
她一把握住了温窈的手,直接来了个星星眼,“窈窈,跟着学姐干吧!你可是神秘设计师窈窕啊!”
当年瑞吉盛典,初出茅庐的宋依灵之所以能出圈,穿着的礼服正是出自温窈之手!
而“陆太太”的身份是一重禁锢,所以只能用“窈窕”的身份。
除了沈柔,没人知道温窈就是窈窕!而她总是围着陆衍承,就连自己都忘了……
见温窈不出声,沈柔生怕她会不答应,之前碍于她陆太太的身份,不敢提这事!现在,她当然要铆足了劲争取,这可是一员大将啊!
“窈窈啊,我亲爱的窈窈啊!”她语气急切地再次说道,“虽然陆衍承抠门,但他颜值身材都是杠杠的,他让你净身出户,你就当白嫖这老畜生五年!以后你就跟着我干,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挥挥手就能包养十个八个听话的小奶狗,成为顶级富婆走上人生巅峰!”

第3章 温窈,是让我自己把门砸开吗?
温窈愣了愣,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沈柔在搞保险推销!
不过,学姐的话确实是提醒了她!
江城这个地方寸土寸金,她现在身无分文,外婆又年事已高,她想让她老人家晚年无忧,也想报自己这次被算计之仇!但一切的前提是要将事业搞起来!想要撼动陆家这棵树,谈何容易?
温窈抿了抿下唇,用力地点了点头,下定决心道:“学姐,我答应你,从今以后事业为重。”狗男人全都滚一边去!
“这就对了!”沈柔一拍大腿!感谢抠门陆的有眼无珠,成功让我得到一员大将!
紧接着,沈柔眸光闪了闪,嘿嘿两声,话锋一转:“不过……面试这一关必不可少,不能因为你是窈窕,是我的好姐妹,就给你开后门。”
“我明白,面试什么时候开始?”
“你刚和老畜生拜拜,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再开始吧!你现在没有住的地方吧?要不住我那里?”沈柔提议着道。
温窈轻轻摇了摇头,问:“学姐,梵尘有没有员工宿舍?”
“有是有的,但是要让窈窕住员工宿舍,我良心不安啊!”她虽然是商人,但又不是抠门陆!
“关于我是窈窕的身份,还请学姐帮我保密。”温窈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其实住员工宿舍一点也不委屈,反而还特别心安理得!谢谢学姐收留!”
沈柔拗不过她,只好尊重她的选择,送她去了位于兴南中路的雁南公寓……
温窈净身出户,什么都没有带,沈柔说要给她买些衣物和生活用品,但都被她婉拒了,这些年通过设计师窈窕的身份赚了一些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足够了。
不出多时,她顺利搬进了公寓。
南城,湘南酒店,总统套房内。
陆衍承站在了落地窗前,已经八个小时了!打破了以往最长六小时的记录!
消息不是已经传回家了吗?这个小女人究竟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陆衍承第一次没来由的心思不定。
站在远处的费秘书深刻的觉得,再这样下去,八个小时就会变成十八层地狱。
费秘书知道要想破这僵局,解铃还得系铃人!
费秘书接到电话后,壮着狗胆上前。
“陆总,太太并没有回家,所以没有接到您落地南城的消息。”
此话一出,陆衍承凌厉的目光倏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费秘书深刻觉得,他这个姓氏不太好,他们陆总真的很费秘书啊……
“让你停了么?”
费秘书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五一十说道:“太太离开酒店后,手机电话拨打给了梵尘工作室的老板沈柔,然后和她一起去商场买了衣物和生活用品,住进了雁南公寓……”
陆衍承听闻,眉峰却是愈拧愈紧。
他拿起丢在桌上的手机,第一次主动拨打了温窈的电话,可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他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消息,一个“?”
但换来得却是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啪!手机被他重重地盖在了桌面上!
他修长的指节泛白,深邃如潭的双眸,深不见底。
费秘书背脊发寒,原来陆总心里是有太太的啊……
陆衍承眸光晦暗,定格桌面一侧的精致绒盒上,随手拿起,单手打开,里面是一枚流光溢彩的硕大粉钻。
呵,白买了。
下一秒!咚!绒盒连带着粉钻,一起丢入了废纸篓!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
费秘书惊愕,这心里到底有没有太太啊?
只见陆衍承再次拿起手机,老宅的电话:“让温窈接电话。”
在不在家,一接电话便知。
温窈不在陆家,怎么可能接得了陆衍承的电话?
陆管家只好求助江娅。
江娅眼珠子那么一转,就想好了应对之策:“阿衍,温窈留下了离婚协议书,就人间蒸发了!我还想问你是不是你们两个闹矛盾了?”
陆衍承皱起眉头,眸底闪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紧张。
离婚协议书?
啪嗒。
电话挂断。
陆衍承拿起丢在一侧的西装,朝着套房门口走去。
费秘书见了,赶忙追随其后:“陆总,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安排专机,回江城。”
费秘书一惊,“回,回江城?可是明早就是项目签订啊……”
“让顾准代我参加。”
“啊——”
随即而来的是一道杀死人的目光!
费秘书吓得噤声。
陆衍承快步离开。
费秘书刚想跟上,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立即奔向了废纸篓!
夜深,专机飞往江城。
凌晨时分,抵达江城机场。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穿梭融于黑夜之中,前往温窈目前住的公寓!
**
温窈洗洗刷刷结束后,披着微湿的长发,坐在书桌前,勾画着设计图。
其实嫁给陆衍承的这五年,她并没有停止创作。
她的手稿和工具都在陆家,还是要找个时间去一次,拿回自己的东西。
凌晨一点,门铃声响起。
谁?
温窈朝着门口走去,透过猫眼,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陆衍承!
他不是去南城了吗?他怎么会来?!
她的心骤然一紧,一时之间慌乱无措,怔在原地。
仅一门之隔,他冷冽的嗓音传来……
“是你自己开门,还是我派人将门砸开?”

第4章 温窈,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温窈知道,陆衍承一向是说到做到的,可她却攥着拳头,无动于衷。
砰!
一声巨响!
下一秒,弱不禁风的门彻底被砸开!
陆衍承登堂入室,一眼就将她的家尽收眼底。
这种地方能住人?闹脾气也不知道住个好地方。
他冷笑一声,“玩起忆苦思甜的戏码了?”
温窈嗤笑,她忆得是哪门子的苦?思得又是哪门子的甜?
“这么晚了,请问陆先生有事吗?”
她疏远的声音、陌生的称谓,让他的眉峰紧拧,眸色也变得格外犀利,迸发着极为可怖的怒火。
温窈知道,他在生气。
她在他身边五年,为了他没自尊、没自我的活了五年。
他的神情变化、情绪起伏,她是能够揣摩的。
可明明知道他在生气,她不想在忍受:“如果没事的话,就请陆先生后退三步,把门带上,离开我家。”
陆衍承回望一眼,后退三步,就出这扇门了!
她先是给了一纸离婚协议书,再是离开陆家,搬到这种鬼地方!
现在,他亲自上门,她却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甚至还要将他赶出去?
他真是太惯着她了,惯得她无法无天,一次又一次挑战着他的底线!
他的俊颜线条冷硬,眸光锐利阴鸷!
他非但没有后退,甚至跨步上前,步步紧逼!
温窈一步步后退,直到被他逼入退无可退的境地!
他单手扣住了她的细腰,垂眸凝视着她,“温窈,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闹?他居然将这一切归根为——她在闹?!
温窈忍不住笑了,笑自己傻,真傻。
她的手掌抵住他的胸膛,让他们两人尽可能保持了一点距离。
“陆衍承,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温窈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
她知道陆衍承的脾性,这个男人高冷面具的背后,是一颗残忍嗜血的心,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之间还是好聚好散。
他这样的人,她温窈高攀不起,也根本惹不起。这五年的遍体鳞伤,她总是要学乖一些了。
但眼下,她想不明白的是——
根据江娅所说,离婚协议书是陆衍承让她拿来的,电话求证无果,那就坐实了江娅母女俩的所作所为,是在他默许下进行的!
她也已经遂了他们的愿,签字和他离婚了!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他反悔了?!
她的视线里没有他,就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陆衍承神色发狠,擒住她的下颌,让她抬起头来,与之四目相对。
他的手指指腹,摩挲着她的红唇。
温窈皱着眉,想要避开他的触碰!
陆衍承冷笑,演得真像。
她怎么可能离开他?又怎么舍得离开他?陆家上下人尽皆知,她爱惨了他!
此时此刻的她,不过是在耍着小心思,想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但她已经成功了不是吗?
让他抛下明日一早的项目签订,为了她连夜飞回江城,甚至亲自来找她!
可她竟然还在闹?
他冷眸,言语之中带着几不可闻的烦躁,“趁我耐心还在,乖乖听话,跟我回家。”
回家?
温窈很是抗拒。
那个富丽堂皇的地方,根本不是她的家,而是囚禁她五年的牢笼。
“陆衍承,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净身出户!我们的五年,到此为止了!”
她早就该明白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该抱有一丝的希望。
因为每一份希冀,皆是奢望。
从前的温窈从未得到过陆衍承的这颗心。
而今后的温窈……
无论是陆衍承这个人还是他的这颗心,她都不想要了。
空气凝固,周遭的气压极低,令人无法喘息。
陆衍承的眼皮“突突突”地跳。
他抑制着爆裂的怒火,余光瞥见了桌上的设计稿,压抑怒意地问:“这就是你和我闹的理由?”
温窈一怔,一时没有明白。
他在说什么?
而后,只见他拿出一张黑卡,放入了她的掌心。
“额度不限,随你使用。”他眸色沉了沉,“这样,够了么?”
温窈心里有点儿发堵,原来他以为她闹,是因为钱不够花了啊!
她在他眼中,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极度物质的人。
是了。
她这种边陲小镇出来的乡下人,费尽心思飞上枝头变凤凰,不就是为了这两个臭钱吗?
陆衍承见她不语,觉得自己猜对了。
她是缺钱了,所以和他闹这一出。
“还想要什么?你说,我一律满足。”
温窈被陆衍承的举动气的胸膛起伏,当着他的面将这张黑卡一折二丢在了地上,一股酸涩在心中蔓延。
“陆衍承,我要你明天跟我去民政局离婚!”

第5章 温窈,你闹过头了
轰隆——
雷声伴随着闪电,划破寂静的长夜!
他最后的一点耐性也被她彻底磨灭!
“温窈,你闹过头了!”
昨日被她这个小妖精缠得彻夜未眠!一早的风投会议,结束后直奔南城签订项目!而后又为了她,连夜飞回江城!
二十四小时轮轴转,几乎没有好好合过眼,可她却还在和她使小性子!
非得要让他用粗暴的方式将她逮回去吗?!
好,那他就满足她!
几乎是同时!他扣住了她的细腰,勾住了她的腿弯,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温窈娇柔的身子发颤,惊呼出声,但她却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温窈她皱了皱眉,转念一想。
既然他要强制带她回陆家,那她为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拿自己的画笔和图纸呢?
就当他是个工具人,省了车费还能顺利回陆家,江娅和陆涵月的冷嘲热讽也能收敛一些。
“陆衍承,我跟你回去!”
他满意勾唇,“这样才乖。”这才是他的窈窈。
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地库。
陆衍承将她放入车内。
车门合上,车内一片寂静,挡板升起,隔绝一切视线!
温窈挪动着身子,缩在角落里,和他保持着距离。
陆衍承见状,略有不满,长臂一伸,将她不容分说地揽入怀里!
她感觉面前一片阴影,抬眸一看,是他。
“你干什么?”
他喉头微动,故意逗她,“你。”
温窈的脊背瞬间僵直!
他双臂张开,将她完全揽入怀中,那一刻,仅存的那一点光也被遮住了!
轰隆!
残破的画面涌入脑海,光怪陆离,她什么都看不清!
可偏偏在锦宫的那个晚上,她被算计的那个晚上,如同梦魇那般挥之不去!
窗外雷声轰鸣,豆大的雨珠拍落在车窗上,哐哐作响!
每一下都重重的敲击在她的心头,击溃着她的心理防线!
“不要——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
温窈情绪瞬间激动,反应激烈,泪水无助地落下,发丝沾染在脸上,模样狼狈又憔悴。
陆衍承收了动作,本来只是想吓吓她,让她乖一点,却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如此强烈?
他眉心紧蹙,伸手想要将她揽入怀中。
她用力推开他的手,蜷缩在车座的角落内。
从前那个主动往他怀里钻的温窈,现在却变得极度抗拒!
陆衍承神色偏冷,但那双注视着她的深邃瞳眸,却是有着一闪而过的心疼。
“窈窈,别怕。”
这一次,不是“温窈”,而是“窈窈”。
低醇熟悉的声音趁着雷声停止的间隙,钻入她的耳里。
温窈一点点平静下来,思绪渐渐清晰,她从臂弯里抬起头,那双水灵的眸红红的,如同小白兔那般。
透过层层水雾,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有着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钻入他的怀中。
可是这股念头,很快被她扼杀在摇篮之中。
车内陷入一阵无言……
陆衍承没有碰她,看似移开了视线,但余光却始终定格在她的身上。
从前那个每次见到他,笑眼弯弯,尽是爱意和笑意的温窈,如今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这样突如其来的转变,让陆衍承蹙着的眉头,越拧越紧。
她,这是厌恶他了?
迈巴赫驶入陆家,偌大的庭院内,灯火通明。
车辆停稳后,中控锁打开,温窈没有做任何思考,立即打开了车门。
可就在她下车的那一瞬,却被这个男人抢先一步!
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不容分说地将她揽入怀中,长腿一迈,一气呵成,抱她下车。
“陆衍承,你放我下来!”温窈挣扎,努力的克制情绪。
费秘书是个拎得清的,他迅速撑开伞,低下了头,什么都不敢看。
陆衍承抬了抬眼皮,低声吩咐:“往右移。”
右?
费秘书明白地点了点头,朝着温窈的方向移动着伞,遮挡住打湿她后颈的雨滴。
陆家实在是太大了,从庭院步行至主厅,都需要十分钟的路程。
一路无言,步入主厅。
已是凌晨三点,陆管家见到陆衍承抱着温窈回来,顿时大惊失色,还以为是老眼昏花了!
他迅速朝后挥手示意,让他的女儿赶快上楼请人。
随后,他满脸微笑,迈步上前,恭敬地喊道:“少爷。”
陆衍承停下脚步,睨了一眼,冷声问道:“怎么?我是一个人回来的?”
陆管家吓得吞了吞唾沫,赶忙重喊:“少爷、少夫人。”
陆衍承抱着温窈上楼。
她全程都很沉默,甚至沉默得有些不像话。
既来之则安之。
她身微言轻,在这样的情况下,和陆衍承翻脸,迎难而上,对自己绝对没有任何好处,何况,她原本就想来陆家一趟,拿走自己的手稿和工具。
本来还在思考江娅和陆涵月那一关要怎么过?
现在好了,陆衍承带她回来了,不用见到那两个瘟神,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这份“幸运”持续了不足十秒,一阵脚步声传来。
江娅身穿真丝睡袍,一脸倦容,可在见到温窈的那一刻,她瞬间就清醒了。
“阿衍,你这是在做什么呢?怎么又把人给带回来了?”
“您早点休息。”陆衍承并无多言,而是在江娅的注视下,抱着温窈进入主卧室。
下一秒,她被他丢进了大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