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冬祁夏璟

第一章
晟世经祁娱乐公司。
“恭喜你,成为我们公司的练习生。”
黎冬接过经祁人诺姐递来的合同,毫不犹签下自己的名字。
诺姐眼闪过鄙夷:“祁导师眼光很毒,希望他没有看错人,如果不努力变得更优秀,你还是会被踢走。”
黎冬怔怔盯着合同上的公司logo,仿佛透过它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心中目标坚定。
练习生被统一安排到宿舍。
黎冬前去报道,她刚一进到众人齐聚的餐厅,同期练习生苏安笛就忍不住嫌弃开口:“你身上有股怪味儿,能不能自己去住仓库?”
很快有人附和:“要是房间里都弥漫着这个味道,我没办法正常生活了!”
在大家的声讨声中,黎冬又羞又气,不由得涨红了脸。
她们村子不缺水,所以她没有坏习惯,洗澡是很勤的。
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众人:“很闲?”
清冷矜贵的男人走上前,瞬间带走了黎冬的视线。
来人正是祁夏璟,火遍全亚洲最年轻的歌王,也是她现在的导师。
“这里是娱乐公司,不留说闲话的人。”
他一开口,没有人再敢出声。
黎冬心脏直跳,低下头掩盖自己滚烫的脸颊。
等人群散去后。
她终于鼓起勇气,走到祁夏璟跟前:“祁导师,谢谢你。”
他稍顿脚步,冷眸扫过她:“不用,我不是帮你解围,只是不希望底下的人把精力放在无用的事情上。”
黎冬局促不知怎么回应,只怔怔望着他冷漠离开的背影。
不由得回忆起初见祁夏璟的那天。
那时她高中刚毕业,山村出身,却有着一个歌星梦。
在海选现场时,黎冬因为村歌舞队成员的身份引来现场哄笑。
导师祁夏璟却说:“你足够努力和勇敢,我期待你的蜕变。”
这一句话对她影响极大,也是在那一刻,从前遥不可及的祁夏璟,渐渐在她的生命中鲜活了起来。
她意外走红成为快餐流量,被晟世签为练习生。
经过这几个月的严苛训练。
黎冬凭借着天生好音色被作曲人指定为新歌《追梦之路》的主唱。
她激动的不仅是离梦想更近了一步,还有她和祁夏璟之间的距离也缩短了一步!
……
“没黑幕吧?那个乡巴佬凭什么?”
练习室的门忽然被推开,打断了众人忿忿不平的议论声。
看见祁夏璟的那一刻,黎冬目光瞬间胶着在他身上。
可是当他侧过身,又一道靓丽的身影映入眼帘!
那是个如白天鹅般优雅美丽的女孩,鸭舌帽都遮不住那张姣好的面容。
男俊女靓的组合十分惹眼,却也十分刺眼。
“那是向晚宁吧?她怎么突然从韩国回来了?”
“听说她还是祁导师唯一公开过的前女友!这么看他们真的很般配啊!”
周围的八卦声直往黎冬耳朵里钻。
她心脏仿佛被针刺了下,疼得不停收缩。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前奈蔻女团成员向晚宁,目前是空降到我们团队的SS级人气练习生。”
进来就是SS级别,是黎冬需要仰望的存在……
而祁夏璟介绍向晚宁时,一改往日的生人勿近,语气是藏不住的骄傲与笑意。
犹如钝刀在慢慢割着黎冬的五脏六腑!
她用尽全力才朝他走近一步,而刚开始……就失去了靠近的资格吗?
从未有过的情愫与痛意涌上心头,她暗暗攥紧了拳头。
又听得祁夏璟清冷开口——
“根据人气排名,《追梦之路》的主唱换成向晚宁,请大家全力配合后续演出!”
第二章
犹如一道惊雷劈在黎冬心上!
面对周遭幸灾乐祸的目光,她仿佛被人一寸寸抽走了力气。
宣布完决定后。
祁夏璟推门离开,黎冬也强忍着泪水追了出去:“祁导师!”
“向晚宁人气的确很高,可我的努力……什么也不是吗?”
祁夏璟清冷眸光扫过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接受圈里的规则。”
黎冬双眸一黯。
她还以为祁夏璟愿意给她机会,说明至少对她一视同仁。
祁夏璟凝视她半晌,话锋一转:“作为补偿,公司给了你一个代言,搭档是向晚宁,自己把握机会。”
代言……
当他将广告台词送到自己手中时,黎冬五味杂陈。
也终于明白祁夏璟为什么叫她努力把握。
仅是一小段台词,却全是英文!
她不过高中毕业,英语一塌糊涂。
可想到这是祁夏璟给她的机会,黎冬不敢放弃,只能对着手机翻译软件彻夜练习。
隔天广告发布,她再次上了热搜——
‘找个山村英语口音的黎冬代言,品牌方你怎么想的?’
‘这种低学历的公众人物只会给孩子们错误定位,不读书也能活得光鲜亮丽。’
一条条难听的回复,犹如刀子在往黎冬心脏里扎!
有练习生甚至当着她的面大声朗读出来。
向晚宁也不禁跟身旁的祁夏璟调侃道:“祁导师,看来你给我选了一个很‘受欢迎’的搭档。”
这话中的讽刺,令黎冬忍不住红了脸。
她用目光悄悄打量祁夏璟,却见他唇角勾起,顿时心神一沉。
他……也在嘲笑自己吗?
这一刻,黎冬仿佛被架在火上烤!
她忍不住走到花园透了会儿气,让自己的情绪平缓下来。
折返时,却在转角再次遇见祁夏璟。
他一手拿着电话,不知听到了什么,满脸冷意。
挂断后,祁夏璟回头望向了她,黎冬瞬间紧张起来:“对不起,祁导师,我不故意的。”
“没关系。”
祁夏璟按了按眉心,仿佛不在乎她有没有听到。
看着那张曾给予自己所有勇气的脸庞,黎冬鼻腔一阵酸涩,忍不住问:“祁导师,以我的条件,是不是不该做明星梦?”
他顿了顿:“以你的原生条件,表现已经超乎我的预料。”
黎冬的焦虑与自卑瞬间被他清如泉水的嗓音抚平。
“祁导师,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感谢你。”
闻言,祁夏璟怔住:“我并没有帮你什么。”
黎冬手指紧张的搅紧了衣摆:“海选的时候……如果不是你留下我,我不可能成为练习生。”
祁夏璟眉眼微挑:“抱歉,我不记得你。”
黎冬心脏再次被刺了下,坚定道:“没关系的祁导师,我叫黎冬,总有一天你会牢牢记住我的名字!”
看着他复杂的眼神,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涨红着脸转身离去。
忽然,祁夏璟再次叫停了她:“黎冬,你想站得更高吗?”
她脚步猛地顿住,转过身坚定地点点头。
他默了一瞬,又道:“明天带上户口本在咖啡店门口等我。”
虽然不知道祁夏璟要做什么,黎冬还是乖乖照做了。
一路上,除了车载音乐声,后座的他始终低头处理着手机上的事情。
保姆车忽然停下。
黎冬看着眼前的建筑一头雾水:“祁导师,我们来民政局做什么?”
祁夏璟打开车门,平静开口:“结婚。”
第三章
黎冬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偶像闪婚!
民政局外。
她看着手中的结婚证,感觉像在做梦。
刚才被惊喜冲昏头脑,连理由都忘了问。
“为什么是我?”
祁夏璟答得漫不经心:“给你站得更高的机会。”
回到保姆车上。
他扔过来一份文件:“如果没问题,看完就签了。”
‘结婚协议’四个大字分外显眼。
第一条就写明:离婚由男方决定,女方不得提出异议。
里面要求很多,可黎冬半天再没看进去一个字。
见她发懵,祁夏璟蹙眉。
“你只需要在公众面前扮演合格的妻子,协议结束我会给你丰厚的酬劳。”
这场婚姻在他眼里只是一场交易……
难说心底那股落差感是什么,末了黎冬还是提笔签下名字。
保姆车停在宿舍门口。
“要避嫌吗?”
害怕给祁夏璟招来绯闻,黎冬踟蹰着没下车。
“我们结婚了,别问这种问题。”
他将结婚两个字咬得极重,提醒她时刻谨记自己的‘职责’。
黎冬却因为那句‘我们’而心跳加速。
她告别祁夏璟,下车走进宿舍。
才打开门,众人不约而同看过来,异样的目光给了她莫大压力。
黎冬不明所以,苏安笛冲她走来愤怒质问:“黎冬,我放在鞋柜上的项链,是不是你拿了?”
她蹙眉反驳:“我没有!”
“在座的练习生,除了你谁会缺钱?”
黎冬用力抿唇:“要泼脏水就拿出证据来!”
吵闹的动静引来祁夏璟。
苏安笛先一步告状:“祁老师,这种人就不应该留在公司里!总要给我个处理吧?!”
黎冬目光转向祁夏璟,想要为自己澄清。
而祁夏璟冷眸扫过黎冬:“报警吧。”
这一句‘公道’的建议,和她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刚刚……说要和她结婚的人还是眼前这个人吗?
黎冬眸光一片黯淡。
苏安笛表情僵住,摆手装不在意:“也不是很贵重的东西,就当喂狗了!”
事情掀过,练习生们纷纷散去。
黎冬看向祁夏璟,正想上前:“祁……”
下一秒,男人抬脚绕过她,自然地朝向晚宁走去。
二人有说有笑离开,把黎冬视为空气。
怀里的结婚证仍有温度,可她的心底却湿凉一片。
经过半个月训练,终于迎来半决赛。
无论气质还是台风,黎冬都和从前判若两人。
可就算如此,导师赵平话语仍旧刻薄:“黎冬,凭你一个村女,靠黑红能博人眼球一时,但注定是走不远的。”
演播厅内一片哗然!
村女两个字如刺般扎进黎冬心里,不是因为自卑,而是不解与愤怒。
她攥紧拳头:“赵导师,我不明白为什么山村出身是件不好的事情。”
“我是孤女,吃百家饭长大,所有费用都是村里人凑的,可那又如何?今天我站在这里,本身就是奇迹!”
“城市对我们而言是追梦的地方,不是被判处死刑的刑场!”
祁夏璟幽深的双眸凝着黎冬。
在赵平再次开口之前,他抢先说道:“最后一分钟投票倒计时!”
练习生们紧张地抱作一团。
唯独黎冬神情麻木,与世相隔。
得罪了赵平,能不能留下都未知,哪里还敢想名次。
苏安笛凝着黎冬幸灾乐祸道:“晚宁姐绝对是冠军,除了你,谁还有资格拿第一?”
向晚宁微微一笑,眼中已是势在必得。
却听得这时,主持人高声宣布——
“没想到在投票时杀出一匹黑马,恭喜我们的半决赛冠军……黎冬!”
第四章
演播厅内一时鸦雀无声。
主持人满脸唏嘘:“在最后一分钟,线上观众们为黎冬投出了上千万高票!”
直到主持人叫前三名上场,黎冬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恭喜。”
向晚宁笑着向她道喜,拳头却用力到发白。
半决赛正式落下帷幕。
演播厅门口,停着祁夏璟的保姆车。
黎冬只扫了一眼就准备往后走。
车窗忽然被摇下来,祁夏璟干脆道:“上车。”
在其他练习生火辣辣的注视下,黎冬逃也似的钻上保姆车。
她有些局促:“祁导师,这样会不会太特殊了?”
祁夏璟冷声:“从你选择走捷径那一刻起,要的不就是这份特殊吗?”
黎冬浑身一震:“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意味不明的开口:“你以为自己是凭实力拿的冠军吗?”
仿佛被人当头抽了一巴掌!
黎冬攥紧拳头:“祁老师,我只是想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而不是直接被内定……”
却听得祁夏璟一声嗤笑:“不自量力。”
黎冬如何不明白祁夏璟话里的含义。
她两手攥紧衣袖,试图将身体最后一丝温度留住。
保姆车在宿舍停下。
黎冬才走进去,在众人敌视与轻蔑的目光中如芒在背。
知道这个冠军是怎么来得以后,莫名的愧疚与羞耻感将黎冬淹没。
可之后的几天,微博突然爆出的一条热搜,令她的名字被所有人牢记!
次日,练习室内。
黎冬才刚进门,苏安笛嘲讽的话就钻入耳畔。
“卖惨就算了,还拿祁导师炒热度,她一个村女也配?”
“那天她上祁老师的车,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没想到村女也有后台啊!”
看似闲聊,实则更像刻意说给她听。
黎冬不明所以,直到有个练习生叫她看微博。
她点开微博,赫然在微博热搜看见一张她和祁夏璟错位的亲密照!
苏安笛质问道:“村女,你和祁导师背后到底是什么关系?”
黎冬心里一慌:“没有……”
她不知怎么解释,又听得有人惊呼:“快看祁导师微博!”
大家纷纷打开手机,祁夏璟直接晒出一张结婚证并艾特了黎冬!
他微博护妻的举动冲上了热搜第一,不仅替她解决了黑料,还收获一片祝福声。
黎冬一瞬恍惚,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祁夏璟真的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她没再管身后的讨论,一路小跑出门,此刻无比想要见到祁夏璟。
刚来到导师休息室。
黎冬还没进门,房内就突然传来向晚宁的声音:“夏璟,你为什么选择跟她结婚?”
她脚步一顿,只听得祁夏璟淡淡回道:“迫于舆论和家庭压力,需要找人合作。”
“你知道我是愿意的。”向晚宁语气黯然。
祁夏璟温柔地劝她:“这时候爆出恋情对你的发展很不利。”
所以他是为了保护向晚宁,所以才选择了她?
亲耳听到祁夏璟将这些撕开在向晚宁面前,黎冬的心脏仿佛被人扼住,难以呼吸。
随即又听得他漠声道——
“我会把黎冬培养成最好的垫脚石,让你站得更高。”
第五章
祁夏璟每一步都是在为向晚宁考虑!
她浑浑噩噩的回到房间,祁夏璟的话却不断在耳边回响。
尽管从一开始就明白,他对她只是利用……
黎冬的心仍像是被人扯着,一下又一下,生疼。
神情恍惚之际,身前忽然被一片阴影笼罩——
抬头看见祁夏璟时,黎冬微微怔住:“祁导师……”
“收拾好所有东西,我在车上等你。”
他嗓音沉冷不容拒绝,黎冬迟疑的回绝被堵在喉头。
本来就没多少行李,她也没让他久等。
跟着祁夏璟来到一处高档住宅,看他熟练地用指纹解锁,黎冬微微一怔。
这是他的家。
“明天中午跟我回家,我奶奶要见你。”
黎冬在祁夏璟冰冷的注视下回过神来:“见家长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他答得漫不经心:“不用,反正你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多。”
她呆呆站在原地,心里微末的火苗被瞬间浇熄。
次日,黎冬穿着得体,跟着祁夏璟来到老宅。
守在门边的老人立刻迎上前来:“孙媳妇儿!快进来坐,奶奶做了杏仁酥。”
面对老人的亲切和蔼,黎冬的忐忑与不安消散了大半。
“快尝尝……”
其实黎冬向来讨厌甜食,但又不敢辜负热情,一点点含入口。
“夏璟是个闷葫芦,唯独总是提起你,他说你最喜欢吃杏仁酥,奶奶每天催着夏璟把你带回来,尝尝奶奶的手艺……”
听着祁奶奶笑盈盈的念叨,黎冬的心却猛地被刺痛。
她听公司的练习生说过,一直爱吃杏仁的……是向晚宁。
到底是怎样亲密的关系,才会连祁夏璟的长辈都清楚她的喜好。
看着身旁淡然的祁夏璟,黎冬舌底一片苦涩:“谢谢奶奶。”
这一天,她就像是‘假扮’了一天的向晚宁。
吃光了所有的杏仁酥……
仓促告别祁奶奶。
黎冬被直接送到小区。
祁夏璟并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黎冬正要问,却见他手机屏幕亮起来电显示——晚宁。
祁夏璟扫了一眼,还没接起就对她嘱咐道:“我有事要处理,你先回去。”
黎冬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回到空荡的别墅,一直等到晚上。
想给迟迟未归的祁夏璟打个电话,却也知道他现在正和向晚宁在一起。
这个电话……她没有勇气,更没有资格打。
凌晨三点,黎冬的手机铃声突兀响起,是祁夏璟的司机:“祁老师喝醉了,您能下来接他一下吗?”
黎冬一怔,而后马上回:“我知道了。”
一个小时后。
她来到停车场内,司机如释重负地离开。
“祁导师……”
黎冬想要叫醒祁夏璟,却屡试无果。
一时盯着祁夏璟好看的睡颜失了神。
她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抚他挺拔却微皱的剑眉。
可下一秒,那双清冷的眸子猛然睁开,她猝不及防的被祁夏璟拽入了怀中!
“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会碰你?”
男人在她耳边低语,掐着女人腰窝细磨:“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酥麻感引得黎冬一瞬心慌,她刚要开口拒绝,下颌却猛地被祁夏璟勾起。
意乱情迷下,那夹杂着酒味的吻铺天盖地袭来。
黎冬还残留着理智,再次提醒他:“这是车里……”
“我喜欢在车上。”
祁夏璟却任性拒绝,伸手按下车内遮挡板,吻再次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