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深沈娇

第1章 第五个女儿了
一大早,去田里上工的几个女人凑在一块,边干活儿边说着闲话。
“昨晚老沈家的四媳妇儿生了。”
所有人顿住,回头看过去。
大家紧张起来:“生了男娃儿的,还是……?”
住在老沈家左隔壁的张嫂笑着说:“我看到老婆子一大早就在门口喜气洋洋的放了炮!所以肯定是带把儿的。”
右边隔壁的程大娘兴奋说:“不不不,听说好像又是个女娃儿……”
众人愕然。
“这……不会吧?又是女娃儿,已经连续四个了,第五个怎么着都应该是儿子了,怎么会又是女娃儿呢!”
“就是说啊。”
张嫂很是认真的道:“不可能!如果生的女娃儿,老沈家的老婆子恐怕要气疯了,肯定又是破口大骂他家老四媳妇儿了……怎么可能一大早眉开眼笑的叫老沈头放炮呢!”这不合逻辑!
众:…………
田里干活的几个女人被他们这俩邻居的话给搞蒙了,老沈家的四媳妇儿生了个男娃女娃都没搞清楚吗?但是能放炮庆祝,应该准是男娃!
“话说,昨晚老霍家大媳妇儿也生了。”
“男娃女娃儿?”老霍家大媳妇儿跟老沈家四媳妇儿是一样的情况,都是接连好几个女儿了。
“男娃儿!!”
*
老沈家
周根喜生完孩子后,问了是男是女后就睡过去了,也不知道是真睡着了,还是气的厥过去了。她男人沈志鹏因为太失望,一宿没睡天亮后就扛着铁锨去公社干活儿了。
堂屋内,老大媳妇儿董丽霞边擦着家具,边顾着家里的十二个孩子吃饭,一边看着婆婆郑茂珍满脸喜色的坐在那儿给新奶娃缝新衣服!
要知道,老沈家四兄弟已经生了五个男娃,七个女娃儿,当然,其中四个女娃都是老四媳妇儿的杰作!
这年头都吃不饱,更别说做新衣服了,衣服都是大的穿完小的穿,小的穿坏缝缝再给新出生的穿。
再说了,老四媳妇儿生了个女娃儿而已!婆婆却欢欢喜喜的给缝新衣服?
老大媳妇儿董丽霞小声的给她男人说:“咱妈是不是疯了。”
她男人沈志强嘴里吸溜着玉米粥,含糊不清:“我瞅着是。”
老三沈志明和媳妇儿杨彩梅看了一眼郑茂珍的行为,也是禁不住的一头雾水直摇头,杨彩梅也小声问:“咱妈是中邪了?”
“应该是吧。”沈志明压低声音。
杨彩梅:……
这老四媳妇儿已经连生五个赔钱货了,一个儿子都没有,他妈却一大早给老四媳妇儿蒸了鸡蛋羹,让她吃了再睡,现在还高高兴兴做新衣裳!这待遇,可只有大哥媳妇儿生第一胎男娃儿时才有啊!她生儿子时待遇都没这样呢。
老二沈志勇也早早就上工去了,只剩下媳妇儿张凤英一个人默默的收拾灶房。
她一想到周根喜费了一夜卸货后,生了个女娃儿,她心底就有些小开心,因为整个老沈家,只有大房儿女双全,大房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三房运气好,三个全是儿子。
他们二房,她肚子不争气啊,五年前生了个女儿,三个月前又生了个女儿!
这四房媳妇儿肚皮倒是厉害,一年生一个,休息一个月又能怀上,只不过,这已经连续五个女儿了!!!

第2章 枯木逢春
她以为婆婆郑茂珍一定又要大骂老四媳妇儿了,结果……郑茂珍在给小女娃清理完后包上襁褓,就高兴的合不拢嘴,还一直对昏睡过去的周根喜嘀咕着,“老四媳妇儿,这个女娃娃生的好!生的妙啊,回头给你奖励。”
那个画面,让家里人都傻了。
张凤英现在还想不明白,老四媳妇儿又生了个赔钱货而已,她婆婆高哪门子的兴啊!还回头奖励?吃错药了?以前不都先瞪一眼,然后骂一个星期吗?
*
郑茂珍一边缝着新衣裳,一边念叨着回头得给老四媳妇儿好好的补补身子,让她多产点奶,好喂养小孙女,一边回头给几个媳妇儿说回头都多赚点工分,年底能多换点粮。
杨彩梅和董丽霞对视一眼,都露出了难以理解的表情。
但她们什么都不敢说,也不敢问。
郑茂珍缝了一会新衣裳,进了老四房间,想看看小孙女,结果一走近,小奶娃就瞬间睁开了眼睛,明明是个刚出生的小奶娃而已,郑茂珍却感觉她这小孙女的视线充满了警惕和端详、审视。让她略激动又紧张,抓起她软嫩肉乎的小手摸了摸,带着一些自我介绍的语气,低低的说。
“我是奶奶,你是奶奶的宝贝蛋儿!~”
郑茂珍可没指望这刚出生的孩子能听懂她的话,但她一说完,就见小奶娃的眼神立刻变得“了悟”,好像明白她的身份了。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郑茂珍:……
看来昨晚上她确实没看错!
在她小孙女出生的一瞬间,老四媳妇儿的肚皮上缠绕着一股紫气!
她就知道,这孩子不简单。
周根喜睡醒后,郑茂珍就立刻让张凤英去弄个荷包蛋过来,张凤英又一次傻了,忙说:“她都吃了一碗鸡蛋羹了!又给弄荷包蛋?”
家里的鸡蛋可不多啊。
老四媳妇儿又生了个赔钱货,哪值得这么金贵的对待啊!
郑茂珍不耐烦的说:“让你去你奏去!”
张凤英抿着嘴,有些不高兴,过一会端来荷包蛋,郑茂珍亲自喂着周根喜喝完,还要监督她把汤都喝掉。
“老四媳妇儿啊!好好吃好好喝,回头好好奶我的金蛋蛋娃!”
好生叮嘱了一番,叫上老大媳妇儿董丽霞一块,带着锄头下田赚工分去了。
等郑茂珍一走,周根喜才忍不住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脸,疼得她呲牙咧嘴,扭头问二嫂张凤英:“婆婆疯了?”
张凤英点头说估计疯了。谁不知道,只有男娃是金蛋蛋,一个女娃子……算撒金蛋蛋?女娃顶多是驴粪蛋蛋吧?
周根喜跟张凤英都是没生下儿子的媳妇儿,有点同病相怜,所以平时话题还算一致,周根喜看了一眼旁边襁褓内的小娃娃,为了确认一遍,拉开襁褓又看一眼,确定是女娃儿后,倒吸一口凉气,沉默半天,才说。
“我生了个女娃儿啊,又不是儿子,妈到底是看错了,还是在安慰我?”
张凤英想了想说:“大概是安慰你。”毕竟,连生了五个赔钱货了,婆婆肯定是为了安慰她才态度这么好嘀。
*
郑茂珍一下地,也没人敢主动问她你家老四媳妇儿生的男娃还是女娃儿,都怕万一是女娃儿,郑茂珍等会在地里骂架。
于是这一下就到中午了。
回家吃饭的路上,大伙儿见很多人围在村口,似乎在说什么。
郑茂珍叫董丽霞先回家,她过去看看。
还没走近呢,就听到众人一阵大呼小叫。
“你们围在一起看什么呢。”郑茂珍边问边凑近。
结果她一看到那棵树,也呆了:“这个枯树,发芽了???”

第3章 我小孙女就是福气包
其他人也是挠着头。
“??”
“这也不是春天啊,再说,这个树都死很多年了,怎么好好的发芽了?”
“……”
大家指指点点了一阵。
郑茂珍愣了半响,一拍大腿,莫名的想,莫非这跟昨晚老四媳妇儿肚皮上的紫气有关?跟她家小孙女的出生有关?
不不不。
这肯定是巧合。
不止是郑茂珍这么想,旁边有人一本正经的想了想,说。
“昨晚天气极好,老霍家终于生了个大胖小子,早上这枯木就逢春了!铁定是老霍家的大胖小子吉星下凡!给咱们村里带来的!”
“哎哟喂!那可不得了了。”
“回头得告诉老霍家,那孩子是个金蛋蛋。”
郑茂珍听得皱起眉,高声喊道:“明明是我家小孙女带来的福气!”
其他人瞥她一眼,一脸嘲弄:“郑老太,不是我们说你,你家老四媳妇儿已经连生五个闺女了……这还叫福气?”明明就是晦气!
郑茂珍抗辩不过众人。还被奚落了一番。
无奈的回家。
刚从后门走进,就发现老沈头一直盯着后院墙角发呆,她问怎么了,老沈头指着院墙角让她自己看,郑茂珍一看,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了。
这这这……
老沈头背着手,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波澜四起,面上深沉的感慨:“家里后院栽的那棵铁树真的开花了!!”
郑茂珍吞吞口水,激动的说:“不止是铁树开花,听村口,他们说,那个枯树,也发芽了。”
老沈头一扭头,静静的看着老婆子,眼神显然很震惊。
郑茂珍就把昨晚看到老四媳妇儿肚皮上的一圈紫气添油加醋的给描述了一遍。
末了补充一句:“你看吧,我就说,我这小孙女不简单啊。但村口那些人,非要说是老霍家昨晚出生的大胖小子才是福星!”
老沈头:“……”老霍家的大媳妇儿也生了?不过福星肯定是他们家的小孙女!
当晚从地里回家吃过饭,郑茂珍就急急的进老四房间,先是询问周根喜今儿小孙女吃的好不好,又是关心周根喜吃的好不好,这对于周根喜来说,简直是受宠若惊。
周根喜看着婆婆摸着小奶娃白嫩的脸蛋,一边爱不释手的说:“奶的宝贝蛋啊,你肯定是天上掉下来给我们老沈家光宗耀祖的。”
周根喜又一次:……???
眼瞅着郑茂珍比沈五宝出生还上心,她不由得讷讷叫道:“妈!!”
突如其来提高的音量把郑茂珍吓一跳,瞪她一眼:“叫什么叫,小心吵醒小福包。”
周根喜:“福,福包包??”
顿了顿,她的脑子转过来了,忙指着襁褓内的小婴儿道:“妈,你看清楚,这孩子是个女娃儿,不是男娃。她是八妞!”
按照老沈家一直的习惯,男孩小名都叫X宝,按顺序往下延,女孩小名都是小妞妞,这轮到她的第五个女娃儿了,该叫八妞才对,她婆婆难道把这孩子当成男娃了不成?
郑茂珍没好气:“吵吵啥呢,我还没老眼昏花呢!当然知道这是孙女!”
周根喜:???
知道还叫小福包?
这整的叫什么事儿!
郑茂珍道:“我不管,我小孙女就是福气包儿!”
周根喜:………………
*
老霍家
大儿媳妇自从生了小孙子后,霍老头就整日眉开眼笑,乐的合不拢嘴,再加上大队里又到处说他孙子很有福气,他就更高兴了。
已经给小孙子取好小名叫“小龙”!
大名还没想好呢!
但是他老太太梁金萍听说老沈家的小孙女取名福宝后,霍老头还没说啥,梁金萍就忍不住的在家说,难道她郑茂珍以为她孙女是有福气的?谁才是福气包,心里没点数吗?脑子有坑啊!一个小女娃罢了,那可是一个标准的赔钱货啊!
他家小龙才是金蛋蛋。

第4章 婆婆疯了
周根喜心想,肯定是二嫂说的对,婆婆在安慰她呢。
大家也都等着婆婆早点幡然醒悟,毕竟这个娃真的就只是个赔钱货罢了!!
可是接下来几天,郑茂珍依旧每天两顿饭,还特地开小灶,给周根喜额外弄鸡蛋羹!这对于穷苦人家来说,简直是太奢侈了。
老沈家,除了沈大宝出生时,婆婆有这么认真过,其他孙子孙女出生就别说了,除了孩子刚生下来给媳妇儿吃个荷包蛋外,其余时候大家一样的饭菜,早上腌咸菜和玉米粥配玉米面馒头,下午是黑面粗粮擀的面。
几天后郑茂珍在生产队干完活,还亲自跑了一趟公社的国营小饭馆,给周根喜买了两个肉夹馍,五个大肉包子,一份红烧排骨带回来时,全家人都瓜了。
这这这……
郑茂珍笑着说:“根喜,这次你可生了个金蛋蛋娃,好好吃点肉夹馍,回头好好的奶咱小福包。”
周根喜就在全家人的瞩目中,左手肉包子右手肉夹馍,郑茂珍还亲自给她喂排骨,吃完了骨头婆婆还给接着拿走,说回头用这吃过的骨头再熬点骨头汤,不要浪费。
周根喜嫁过来,一直生的闺女,撒时候吃过这种细粮。当然,一直生女儿,在农村,是没资格吃好的。
一屋子的娃们更是看的直咽口水。
又白又软又大的肉包子啊……他们家里只做过黑面和玉米面蒸的韭菜包子,还有黑糖包子,啥时候见过这么白的包子啊!这肯定是用白面做的。
排骨,红烧排骨!!就算过年,他们也没吃过红烧排骨啊,只在生产大队的大队长杨建国第一个儿子满月时去坐席,席面上有排骨呢,还有烧鸡……
大家都心里想着,四婶饭量平时不大,要是吃不完的话,回头他们也能吃上一两口吧。
一小口也行。
结果周根喜在瞩目中,一口气吃了五个大肉包子和两个肉夹馍全部吃完,排骨也一个不剩,看的郑茂珍很满意。
众人心想,那吃剩下的骨头,回头熬点汤,总该能喝上一口吧?
结果郑茂珍见周根喜吃饱了,高兴地说:“回头用这个骨头再熬点汤,到时候你慢慢喝。”
众:…………
敢情他们连个汤渣都木有啊!!
郑茂珍叫老二媳妇儿张凤英去拾掇灶台,她忙着跟睁开眼的小福包玩,一直在念叨着:小福包,小娇娇,你以后就是奶奶的宝贝疙瘩!你要吃好喝好,健健康康长大!
几个媳妇儿听到婆婆这话,全都恶寒。
她婆婆是个厉害角色儿,只有老大媳妇儿董丽霞生沈大宝时有过这种表现,谁让沈大宝是她第一个孙子呢,其他时候,郑茂珍向来是家里的领头羊,可没见再对哪个孙子孙女这么亲热过。
周根喜扫了一眼躺在旁边襁褓内的小奶娃,发现小奶娃的一双眼睛又黑又亮,乌幽幽的跟她婆婆对视着,婆婆一直在逗她,她却不笑。
周根喜这才想起来,这孩子生下来好几天了,除了刚呱呱落地时,哭了几秒,之后到现在,就一声没哭过。
她其他小闺女出生后,除了睡觉就是饿了大哭,再不然,醒着时,被大人逗一逗,都会笑一笑。
这孩子……不哭不闹也不笑!!
周根喜正这么想着,发现小婴儿的眼神飘过来,落在她脸上。
那是一种让周根喜难以形容的眼神。
带着“打量”“观察”“冷静”……
对。
就是冷静。
周根喜觉得自己铁定疯了,竟然觉得一个小奶娃像个大人似的,冷静的观察自己。
她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时,就见小奶娃已经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她懵了一秒。
刚才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第5章 霍应龙VS沈凤娇
一周后,老沈家晚饭后。
大一点的孩子去后院捉蛐蛐玩儿了,小一点的,像是七妞才几个月,被张凤英抱着,坐在堂屋内。
一家人说着东家长西家短。
突然老大媳妇儿董丽霞小声道:“听说老霍家大媳妇儿跟咱们老四媳妇儿同一晚上生的孩子。”
众人都没吭声。
老三媳妇儿杨彩梅轻咳一声,才提醒说:“不过人家生的是个男娃儿。”
老三沈志明瞪了自家媳妇儿一眼,示意她哪壶不开提哪壶,杨彩梅赶紧垂下头当没看到。
老四沈志鹏:“……”
老大沈志强叹口气:“村口的枯树发芽了!那树都死了几十年了,据说是战争年代被炸死的树,结果现在几十年过去了,竟然发芽了!你说神奇不神奇。搞的现在村里人都说,那老霍家大媳妇儿生的大胖小子肯定是个福星!”
老四起身走回了屋子内。
大家顿时看向老大。
沈志强:???
他说的是老霍家啊,为什么老四那么不快的走了。他也没说什么啊。
老二沈志勇坐在旁边,心中直感慨,为什么大哥这种没脑子的货色儿女双全,他和老四怎么就生不出儿子呢!
郑茂珍跟老二媳妇儿张凤英在院外洗衣服,她插嘴道:“老霍家给娃取名字了?”
董丽霞点头说是。
郑茂珍就问取了啥名。
似乎很在意。
董丽霞说:“老霍家大媳妇儿连生三个女儿,第四个终于抱上儿子了,听人说,霍老头专门请的范知青给取得名字,好像叫什么……霍应龙!小名就是霍小龙。”
郑茂珍下意识说:“应该是一条龙?”
董丽霞点着头:“是啊!谁让人家一出生,村口枯树都发芽了!那孩子重达七斤八两,这必然是福星转世,要给村子,乃至整个公社带来好运的!咱们永宁生产大队的工分,就指望这孩子好好保佑了!希望下个月永宁生产大队一定在整个白石公社的六个生产大队中独占鳌头!大队长杨建国是这么说的。”
其他人:…………
老霍家大媳妇儿连生三闺女,第四个终于抱上儿砸了,现在还被半个公社誉为福星,真是好运啊,他们家老四就悲剧了。一连五个闺女……
“婆婆,这八妞……”张凤英禁不住的转头问郑茂珍,话到嘴边,见婆婆瞪她,连忙改口,“小福包儿,叫啥大名啊?”
“要不,叫招娣吧!?”周根喜建议道。
招娣招娣,希望她招来一个弟弟,不然这都五个闺女了,真是心累!
郑茂珍先瞪了一眼周根喜,边用搓衣板洗衣服边恶狠狠道:“那些人也真是的,明明咱家小孙女才是福气包!他老霍家敢给孩子取名霍应龙,那我沈家的小福包必须叫沈凤娇,小名就叫沈娇!”
周根喜自讨没趣的叹口气,心想,招娣多好,非要叫什么沈凤娇,女娃的命哪有儿子的命金贵。人家霍家是有福气的……她婆婆真是脑子有问题。
杨彩梅一听,连忙劝道:“妈,这名字格局也太大了,我担心这孩子压不住。”
郑茂珍沉声道:“我打听了下,霍小龙跟咱家小福包几乎是一个时刻出生的,也就是八字一样,人家都叫应龙了,咱家小福包叫个凤娇又怎么了?”
杨彩梅:“……”可人家是福星转世啊,婆婆您这要非跟别人杠……万一孩子压不住这名字的格局,岂不是害了孩子?
董丽霞:“妈,我也觉得叫沈凤娇稍微……”
一直坐着没出声的老沈头忽然道:“你妈取的名字不错。”
老三沈志明一见向来沉稳的爹都开口了,赶紧打着圆场:“既然爹妈都同意,那我们自然没意见!就叫小沈娇。”
*
因为老沈家和老霍家是在同一晚上生的娃,所以当郑茂珍大大方方的把小孙女的名字说给了公社里的人听后,这事儿也传到了老霍家的耳中。
老霍家一听这老沈家小孙女的大名叫沈凤娇,全都是一愣。
梁金萍一瞬间炸开了。
“还取名沈凤娇,这分明故意跟咱们对着干!我孙子叫霍应龙,她孙女叫沈凤娇!!”
“气性别这么大,不就是个名字么。”霍老头安慰着自家老婆子。
梁金萍就是不乐意:“什么名字,她啥意思,认为她孙女才是有福气的娃?不过又生了一个赔钱货罢了!难道还认不清这个现实?”
“人家取啥名跟咱们也没关系……”霍老头对老沈家的事情不太感兴趣。
“我知道没关系,但我就是气啊!!我倒要看看她孙女怎么个凤凰法,还取名凤娇!!这名字太大了,压不住的话,到时候说不定成白痴了看她咋办!”
“你也别咒人家啊……”
“我这算咒吗?我看她给一个女娃取名凤娇才是诅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