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书航景桃

第十一章 电话
“喂?”
“不好意思,傅总现在不在。”
电话那头听到的是女声,估计稍微愣了一下。
艾依没想到会是自己接的电话吧。
她想的应该是傅书航一定会接通工作电话。
“景小姐,怎么还赖着不走啊,是因为对书航死灰复燃了吗?”
听听这酸溜溜的语气……没让她跟傅书航打上电话,她现在一定很不爽吧。
也轮到你不舒服了吗。
“公司老总的办公室,当然要比员工区舒服多了,我赖在这里有何不可?”
“你不会以为你和书航还能复合吧?景小姐,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你们当初为什么分手?”
这是在跟她示威呢。
看来对于他们当初分手,她的反应是洋洋自得啊。
“艾依,一个第三者为什么会把破坏别人感情当成炫耀的资本?”
“你们的感情能被一个后来者破坏,证明你在书航心中的分量不也怎么样,这一点景小姐不清楚吗?”
“等着看吧,艾依。”
说完之后,景桃马上挂断了电话。
艾依说的话,都恰到好处地能激起她的怒气。
如果是以前的她,一定会被艾依这几句满满心机的话气得不行,然后再怒火滔天地去找傅书航抱怨。
这就是艾依想看到的,毕竟说到底没有人愿意天天接受别人的负面情绪。
景桃坐回了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然后开始百无聊赖地环视着偌大的办公室。
在她的印象里,天景国际刚刚起步的时候,傅书航办公室的占地是没有这么大的。
现在的装潢,和以前也有一些不一样,大概新添置的用具都是价格昂贵的东西吧,给人一种无名的威压。
电梯门开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提着一个包装盒走到了她的面前。
“谭师傅说很久没看到你了。”傅书航坐在了她的对面,然后替她把包装盒打开。
“他跟你提起我了?”
“嗯,简单交流了几句。”
“哦。”景桃不知道说些什么,于是编以一个单音节字作结。
傅书航把筷子递给了她,并没有说话。
记得她不吃辣,所以他并没有要店内帮忙打包的陌生服务员放辣椒酱。
刚下车的时候,店里忙活着的谭师傅就喊住了他。
接下来就是他等待景桃要吃的那份小笼包,顺便跟谭师傅扯几句闲谈。
谭师傅一边搬着蒸笼,一边笑眯眯地跟他说:“我记得你不习惯吃面点,自从你和桃子分手之后,我就很少看到你来我这里了,怎么?是你们有新的情况了吗?”
“当初我就提醒过你了,公司再重要也不能跟人比,结果把人家弄走了吧。”
“看你刚刚跟我小徒弟说不要辣椒,我要是没猜错,你这是给桃子买的吧?”
“有时间叫桃子自己过来,我这里出了很多新品!”
谭师傅的面点店人气很高,一般情况下都需要提前预约才能买到单,平常情况下店内都是爆满,他们大学在一起的那会都是他帮她排很久的队,好不容易进去之后因为他不习惯吃面点,只能要杯豆浆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大快朵颐。
本来他们都可以靠着家境使用有钱人的特权,但他们两都没这么做。
谭师傅人很好,在恋爱方面也比他有经验,所以之前有几次闹矛盾的时候,他都会来咨询一下他的意见,久而久之便也熟络起来。

第十二章 小组
小笼包的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莫名地让她也慢慢地想起了以前的事。
“好不容易进来了,为什么你只喝一杯豆浆啊?就算不喜欢吃面点也试试嘛。”
“本来就是陪你来的……”
在他张嘴说话的时候,景桃用筷子夹了一个小笼包塞进了他的嘴里。
“一个人吃太没意思了,既然是陪我就陪我一起吃吧。”
她看着傅书航有些微微睁大的双眼,然后在她的注视下吃掉了这个小笼包。
“怎么样?”
“还可以……放点辣椒会更好吃。”
“谁吃小笼包还蘸辣椒呀。”
之后谭师傅就经常通过他们买东西加不加辣来分辨是买给谁吃的。
回想起来才发觉,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你不吃吗?”
“我吃过早餐了。”
对话时总觉得苍白,但安静的气氛又让景桃觉得有些尴尬。
还是赶紧吃完了然后回去工作吧,留在这里跟他多说几句话又会被他的傲慢弄得不舒服。
在买早餐这种小事上,傅书航似乎会选择顺着她,但如果她想从天景国际离职的话,他一定不会由着她。
总不能真像她刚刚说的那样,要景家跟天景国际打商战,那她的行为就太幼稚了。
暂且先顺着他的意思来吧,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
“你给我安排的什么工作?”
“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而已,只需要你每天来报到,不需要你做什么。”
说白了,他只是想把她放进天景国际而已,并不打算让她忙活工作。
“我知道了。”
照傅书航的性格,她猜也是把她安排到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上,不会让她在公司里有很高的存在感。
其实不管她处在什么位置,她的后台是公司的主人这一点,就有足够的地位了。
她当然也不想给他打工,在一个能浑水摸鱼的地方正中她的下怀,何况天景国际给员工开的工资很高,白拿钱而不做事的话,有何不可。
“你可以依照程序升职。”似乎是考虑到了什么,傅书航补了一句,“不要因为这个位置轻松就妄自菲薄。”
“我才不会呢。”景桃撇了撇嘴。
她当然知道傅书航现在在想什么,他或许觉得自己会瞧不上这个位置吧。
不,像她这种对于地位和金钱没有特别执着的追求的人,轻松而平淡的生活显然更适合她。
在傅书航的公司里追求升职,这种行为太傻了。
他想把她安插进公司很简单,他一句话想让她收拾东西走人也很简单。
他不想让她离职,和前两者同样简单。
对于他来说,员工的去留只是他口头上的一句话而已。
所以她怎么会在这个岗位上奋斗,图什么。
他最好是早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工作的意思,然后觉得自己占了位置,就可以把自己开除。
“吃完了的话,就把这份资料给你的部门主管。”傅书航起身,从办公桌上拿了很薄的一份资料放在了小笼包的包装盒面前。
“好的,傅总。”景桃轻飘飘地应了一句。
在离开了傅书航办公室之后,景桃马上通过同事打听到了部门主管是谁,然后把东西交给了他。
她看到部门主管翻了翻那份资料,突然像看到了什么机密一样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又克制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
景桃很知趣地离开了办公室。
不用多说,傅书航在里面写了一点关于她的“注意事项”而已。
“经历了一百多天之后,今天终于有新同事入职,大家做完手头上的工作下班后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先开口说话的人,应该就是组长了。
这里的竞争压力并不大,所以同事们之间相处起来应该不会很困难。
“哎,新来的,你之前是不是在楼下的咖啡店工作过啊?我好像见过你几次呢。”
“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小刘之前说很热情的服务员吧,能从咖啡店店员到这里来工作,看来也是个很努力的人吧。”
“新来的,我们加个好友吧?”
工作小组的人,对她有种格外的热情,尤其是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女人。
但莫名的过度的热情,总让她觉得不适应。

第十三章 车库
或许是因为这个小组真的没有什么重要任务,处在一个并不怎么重要的位置的原因吧,很少有实习生转正被分配到这里,也很少有上面的人关注他们。
不过工资还是跟其他小组的一样多,所以这个小组的氛围相比之下就很轻松。
不过这样的话,自然而然会引来其他小组的不满。
坐在她旁边的女同事告诉她,外面其他的小组都称他们这个小组为“废柴聚集地”,对这个小组里面的人都带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让她先了解这个事实。
原来进入这个小组就会被默认低人一等。
景桃觉得这也没什么,不管公司内部的其他员工怎样定义他们,他们也是堂堂正正通过了考核才进入了天景国际,并不丢人。
可能是因为她见识过天景国际最初的样子,所以才会有一种莫名的包容心。
不管怎么说,最开始天景国际不破产,也是因为她打破了和家里的承诺去要了资金回来。
简单的交谈之后,景桃知道了坐在她旁边的女同事叫什么名字,也大概了解了一下工作的情况,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午饭时间。
“嗯……这里好像不对,你看看这样是不是更清晰?”于宁弯着腰对她说,“看看这样会不会清晰一点。下一次你用这个软件的时候也可以把参数调成这样,这里调成……”
“啊,傅总……”
于宁话还没说完,就抬头看到了冷着脸站在她们前面的傅书航。
傅总怎么会亲自来他们这个如同小透明般存在的小组?难道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张组也没有提前说啊。
闻声望过去,景桃也看到了他。
“已经到饭点了。”傅书航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
“傅总您可能不知道,景桃是今天刚入职的新员工,有一些地方还不懂,可能要多花一点时间……”
“有什么不会的,我来教。”
声落,他上前了一步,然后目光落在了景桃身上。
“走吧。”
不置可否的语气。
所以最后,在看不到于宁脸上表情的情况下,景桃几乎是被迫跟着傅书航乘坐了电梯下楼。
但他并没有带着她去员工食堂,而是直接来到了地下车库。
上了车之后,傅书航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车,而是保持着沉默,似乎在等着景桃先开口。
但景桃并没有说话的打算。
虽然傅书航把自己安排进“废柴聚集地”,但他刚刚还是格外高调地来找她一起吃中饭,想了想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不过傅书航在她心里本来就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做些什么明显有矛盾的举动也能理解……
不过既然他在等着自己开头,还是装个样子问问吧。
“你是不是太高调了?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靠你的关系进来的一样。”
“靠我的关系,可以让你在这里过得很轻松。”傅书航的手搭在了方向盘上,说话的声音淡淡的。
“但我一定会因此陷入流言蜚语,要知道你才是他们的老板,他们不会对你说三道四,却一定会对我进行攻击。”
可不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我陷入麻烦之中就行了。
“但是,景桃,你也是创始老板之一。”

第十四章 条件
他什么意思呢……现在跟她说什么她也是公司创始人之一,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也并不会因为自己是创始人之一就对他的公司有什么别的想法。
她只是想平平淡淡的生活。
一个上午的相处,她对于新同事们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尤其是刚刚教了她很多的于宁,说话的语气很温柔,行为举止看着也很淑女,她对她还抱有一定好感。
如果真的决定要在天景国际工作,那么这个工作小组明显是最适合她待的。
傅书航态度强硬地不打算放她走人,她也不好真拿景家的利益去赌。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对你的天景国际也没有想法。”景桃转过头望着他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决定要高调行事,让我陷入舆论中心,那到时候你必须站出来,向所有人承认我们的关系。”
这是自保,也是唯一的条件。
其实这几句话,景桃自己也觉得说出来很可笑。
承认什么关系呢?
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双方都不承认的关系吧。
她还没明确答应他关于复合的事。
或者说,直到现在,主导他们这不清不楚的关系的人一直是他,他或许早就认定自己一定会妥协。
傅书航没有说话,看来她提出来的要求确实值得他那天才般的大脑花费短短几分钟做出抉择。
“如果你给不了我新的生活,一开始就不要自作主张地破坏我原有的生活。”
哪怕他们现在就是不清不楚的关系,傅书航也绝对不会损失什么。
失去了些什么东西的只有她。
好处都让他占了,她还要像沦为阶下囚一样为始作俑者打工。
虽然天景国际的工资对于并不想依靠景家背景生活的她来说很高。
“不是你……拒绝复合吗。”过了一会,车内才响起傅书航低沉的声音,说话时还有不明显的停顿。
“我拒绝就可以阻止你吗?我说不跟你走,你拿柳姐的店威胁;我阻止你对左岩用那种方式的时候,你听了吗?”对于傅书航这种甩锅并且不想承担责任的这句话,景桃有些不悦,“你不是向来做什么事都很有把握吗,怎么需要考虑别人的意见呢?”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带着我去酒店,去破坏我原来的生活,让我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来你公司上班,我要是离职你就会去打压景家,兴致来了就大摇大摆地领我去吃饭,现在我要你拿出你的担当,你给我来一句话,怪我不同意跟你复合?”
不可理喻的家伙。
凭什么他做了这些事还要让她答应跟她复合。
霸道,随心所欲,认为别人都应该对他唯命是从这几点,他真的一点没变。
还不知道下午见到于宁要怎么跟她解释,说她背后的靠山是傅书航,可她却被安排到这个“废柴聚集地”工作?
下班之后还要跟张组他们去吃餐迎新饭,要让这些被其他部门员工看不起的人知道她背靠公司老总,肯定没她好果子吃。
“如果你答应了,你自然不会有这份担忧。”
“在此之前,你可以对他们说是我在单方面追求你。”
“所造成的非议,我一样会帮你解决。”
“爱是一厢情愿的,但想得到对方同等的爱的欲望,也只是人之常情。”
或许他一开始的方式不对,但要想让她不考虑其他因素,只评估他这个人能不能在一起,就必须先排除掉其他的影响因素。
左岩,她的前男友,就是其中之一。
艾依,那个她很讨厌的女人,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还有谁被列入这个需要被排除的名单,他也一样会用自己的手段进行清理。
她不需要考虑太多别的什么,只需要好好考虑他。

第十五章 猫
“何况,和左岩分手后,你表现得并不伤心。”短暂的沉默后,傅书航继续说道。
“那是因为……”景桃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当她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又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因为什么呢?
这句话傅书航说的没错,她确实并没有因为跟左岩分手感到难过。
这应该,不是爱。
但她并不想让傅书航都看出这些。
“什么?”傅书航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没什么……”景桃一下子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想法。
这种事,他都能看出来吗?
或许也是因为自己表现得太随意了吧。
短暂的对话后,车内又陷入了尴尬的安静。
景桃把头扭了过去,直到视线里没有傅书航的身影。
上一次还放在这里的蓝牙耳机,果然不见了,果然是傅书航让别人还给艾依了吧。
说起艾依,傅书航会像他上午在办公室说的那样三天之内让她收拾东西走人吗?虽然上午和艾依的那通电话让她感觉有些不爽,但艾依有些话还是说的不无道理的……当初能从中作祟让他们感情破裂的人,一直在傅书航身边待了这么多年,要想让他们重蹈覆辙也不是没可能。
如果艾依真的被傅书航辞退,那事情是不是进展得太顺利了?
是因为这一次,傅书航选择站在她这边吗。
景桃突然觉得,她和艾依的博弈之中,傅书航就是分量最重的那块砝码,能影响甚至决定最后的结局。
这个想法让她莫名地觉得不舒服。
怎么什么事都是他主导。
在她思考的时候,身旁同样保持着沉默的男人发动了车。
不管怎么样,先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许会有转机。
至于这个转机是什么,说不准,但对于傅书航这个制造转机的关键人物,她并没有那么的厌恶,也说不上喜欢。
他性格的缺陷来自家庭,尽管根深蒂固,但过去的他确实对她很好。
拥有共同回忆的人,很难产生讨厌的情绪。
但她想要的,自始至终都只是安稳而平淡的生活。
很显然,答应傅书航的复合只会让她背道而驰。
算了,她不想想这么多。
不知道等会傅书航会带她去哪吃饭。
“天景园那边的房子,密码还没有换。”开车的男人选择了打破车内的沉默,说话的声音并不明朗,“你之前养的芋头还在家里,王姨也很想你。”
“猫和保姆都很想我,那你呢。”景桃很快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然后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问。
印象里他并不怎么会表达自己的感情,说话都很含蓄,需要对方去推测他话里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跟他相处过四年……
“嗯。”
“哈哈,是吗。”听到傅书航的回答,景桃并没有太大的反应,“那看来你得表现得明显一点了。”
就当他说的是真心话吧。
就算不是,她也不会介意的。
天景园是傅书航名下的一处房产,一开始只是一栋小楼,也就是他们之前同居过的家,后来被傅书航越做越大,已经成为了有名的别墅区。
最开始的密码是傅书航背着她偷偷设置的,是她的生日,后来又被她换成了他们在一起第一天的日子,一直用到他们分手。
芋头原本是一只小野猫,在天景园刚开始投入建设的时候闯进了工地,然后被傅书航带去医院做完检查后带了回来,之后就一直养在家里面,当家里的小太子。
但他不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带回来也只是因为知道她很想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