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书航景桃

第六章 度夜
哈……
景桃只觉得自己现在有些发怔。
是啊,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来说,现成的巨额财富,肯定比一段还不知道有没有未来的爱情更具有吸引力,一个是可以立马得到的,另一个却实在是虚无缥缈。
人都是自私的,在面对选择前最先考虑到的都是自己,在选择的天平上,很显然他们之间的感情属于重量轻的一方。
还是男人了解男人,知道该怎么让竞争对手破防。
直接把落差最大的现实摆出来,然后再给对方一些对他来说完全不痛不痒的好处,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看来,还是傅书航赢了。
但他用这种极端的手段赶走左岩,她只会觉得他太霸道。
从坐上傅书航的车开始,直到车再次停下来,景桃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带她来了酒店。
早就预定好了的房间,说明他对于左岩拿钱分手这件事胜券在握。
“一副要哭的表情,要我安慰你吗?”
“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装什么好心。”
傅书航的力气很大,拽着她手腕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为了钱不要你的男人,不值得你哭。”
“可为了自己的公司抛下我的人,现在正站在我面前当我的情感导师呢。”
景桃只觉得现在理直气壮的傅书航很好笑。
从本质上来说,他和左岩有什么区别?
不过都是为了钱而活的男人而已。
感情在钱的面前,他们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舍弃。
所以他又为什么能够高高在上地指责他的同类?
“以后不会了。”
“我跟你……可没有以后。”
失神时,她在想,傅书航选的这家酒店的隔音一定很好。
果然是有备而来。
迷迷糊糊的时候,景桃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进了浴室。
她想挣扎,但她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
算了,随便他吧……
真如他所说,他想做什么都能做。
面对上位者的时候,强硬的反抗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不利,暂时性的妥协,在她看来只是为了日后寻找合适的时机。
睁眼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照进了房间里,暖色的光落在了洁白的床单上。
但偌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个人,看不出来有第二个人的痕迹。
提起裤子就走人,如果是他的话,也很正常。
翻身,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有很多父亲打来的未接电话。
“景桃,你现在人在哪?为什么一个晚上不回家?”
“我在……在柳佳茵家里。”
“别想着怎么骗我!昨晚左岩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分手了,我也已经知道你跟傅书航去了酒店,你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事不好跟您解释……”
“你是不是要跟傅书航那小子复合?昨天你还来跟我说要回公司工作,结果今天你就成了他天景国际的员工?景桃,就算你对他死活复燃了,也得有个缓冲时间吧。”
“什么……爸,我晚点再打给你,这边有事,我先挂了。”
左岩给父亲打电话说明他们分手这件事,并不奇怪,但看父亲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看来左岩没说事情经过,也对,毕竟为了钱分手,对一个男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父亲能知道她的行踪,这一点也不奇怪,但是一个晚上过去,自己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为天景国际的员工了……
不用多想就能知道,这绝对是傅书航安排的。
要让她乖乖待在他身边,最好的办法不是让柳姐的咖啡店开不下去,而是让她直接来天景国际上班。
他的动作也太迅速了……或者说,他是猜到了自己为了避开他决定从咖啡馆离职回自家公司的想法,所以先下手为强吗。

第七章 碰面
手机里除了父亲的很多条未接来电之外,还有昨晚半夜左岩用短信发过来的长篇大论。
内容呢,无非就是道歉,然后试图让她理解他的做法,最后说了一些类似“你值得更好的人”的话,匆匆结了尾。
对于左岩来说,现成的钱,比父亲和自己的口头许诺能具有吸引力。
景桃起了床,发现衣架上挂了两个名牌购物袋,里面装的是几件女装。
是傅书航喜欢的牌子,应该是派别人买了之后送过来的。
景桃换上衣服,看着镜中的人,全然一副干练职场女性的样子。
他是什么时候计划好了这些呢,居然心思缜密到连今天的着装都考虑好了。
尺码稍微有些大,不过无伤大雅。
去天景国际那里看看吧,不管怎么说,先找到傅书航才是能解决麻烦的关键。
他的行事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我行我素,根本就不会问她的想法,虽然他做什么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就是了……
她一点也不喜欢傅书航这样的做法。
明明是他要求复合,但他做的事却从来不会考虑和在乎她的感受。
这也能叫复合吗。
到了公司,她居然能够刷脸进入,估计也是傅书航帮她弄好了相关身份的原因。
她醒来的时间并不算晚,但相比于其他早早到达公司的员工来说,还是显得懒散了些。
“这是那个天降新员工吧?第一天上班就到这么晚,该说是耍大牌还是有后台呢?”
在电梯里,景桃能听到一些同事们的闲言碎语。
但她并不在意。
反正她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这里,其他人的闲言碎语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电梯到了傅书航办公室所在的那一层,满满一电梯的人只有她一个人走了出来。
后台吗?勉勉强强可以算是吧。
不过她更希望没有,这样能省很多麻烦事。
办公桌前的傅书航抬头看到了她,但她的目光第一时间并没有落在他身上。
他的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
那个女人,艾依。
看来她已经从女性合伙人,变成他公司的职员了。
“你先出去。”似乎是不想让艾依和景桃正面对上,傅书航扭头看着艾依,轻声地说道。
“让我离职,傅书航。”景桃没心思去管傅书航和艾依的事,直接走到了他的办公桌面前。
“不可能。”景桃得到的是傅书航斩钉截铁般地回复。
“傅书航,你可以跟景家光明正大的商战,而不是用渣男一样的方法把我困在天景国际。”
站在傅书航旁边的艾依还没有离开的打算,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地听着他们说话,脸上的表情意味不明。
“景小姐,您不会不知道书航的影响力吧?跟书航作对,就算是景家也不一定能赢得好处,您何必在这里挑起一场不利于双方的商战呢。”
她开口了。
一副她比她更懂眼前这个人和这件事的口气。
“如果真的商战,我保证第一个被打得体无完肤的人是你,艾小姐。”景桃说出的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在未经大脑拦截的时候就说出了一番气势不凡的话。
“说了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傅书航望着艾依,口气严厉得让景桃都微微惊讶。
这个女人对他的重要性说难听点,当初他们分手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艾依的存在,何况昨天她还在傅书航车里的副驾驶那里看到了艾依的粉红色外壳的蓝牙耳机,今天他对她的态度也不应该如此严厉。
不过……他们到底怎么样,跟她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呢。
当初如胶似漆的时候都能被艾依阻拦最后迎来分手,现在他们唯一的关系除了前任就是上下级,艾依又在她不在的时候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她早就变成了外人吧。

第八章 分歧
傅书航说完后,景桃看到艾依白皙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尴尬的神色,又看着她的目光从傅书航身上转移到了她身上,眼神里的情绪由惊讶转为清晰的愤怒。
她或许觉得她有傅书航做靠山,所以才口无遮拦地对她说这些话吧。
只可惜这一次她没有给她面子,傅书航也没有站出来当她的避风港。
艾依只能气恼地瞪景桃一眼,然后不情愿地离开了傅书航的办公室。
“回到刚刚的话题。景桃,你要知道,景先生不会阻止我。”坐在对面的傅书航说话的口气是傲慢的,但眼神并没有那么凌锐。
“我当然知道商战打不起来,况且我爸如果知道了我们要复合一定会举双手双脚赞成……”景桃说话的语速逐渐放慢了,但语气却逐渐加重,“只要傅总有这个想法,对我做什么我都只能受着。”
“为了公司可以不要我,现在公司壮大了就想和好如初,傅总凭什么认为这世上所有的事都要如您的愿?”
景桃盯着傅书航,但他的表情如坚冰般没有任何动摇。
他那么傲慢,或许还会觉得自己应该要主动去抓住他这条有钱的大鱼。
毕竟……跟他复合,对除了她之外的所有人来说都能带来好处。
“若当年创业失败的是我,你也一定会迫于压力跟我分手。”
“没有物质作为保障的感情走不长远。”
“对那时的你来说,你只是离开了一个没什么本事给不了你更好生活的男人而已。”
“所以,当时的分开算不了什么。”
啊……寡言的傅书航一次性居然能说这么多。
景桃也觉得有些惊讶。
不过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知道他对于那时分手的想法。
但可惜,他想的都是错的。
凌驾于他自己完全察觉不到的傲慢之上,去定义别人的爱和感情,他一直都是这样,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只做他想做的事。
“普通的男人也可以跟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闯荡社会的失败者也一样能拥有一份完美无瑕的爱情,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只能说明一件事,你不相信你自己的同时,你也不相信我。”
“我们是从大学开始谈的恋爱,难道你真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是图以后更好的生活?”
“只有你这种傲慢又不顾及别人感受的人才会这么想。”
这就分歧存在的根本原因。
虽然她不知道傅家的教育理念是怎么样的,但通过傅书航这种偏激的想法也能多少推出来一星半点。
无非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这里所谓的败者,只有唯一一个失去全世界、被全世界抛弃的悲惨下场。
在他的理念中,只有创业成功,天景国际像现在这样占据商业大头,她才会陪在他身边;若创业失败,对于一个败者来说,事业和爱情都不配拥有,她也不应该留在他的身边。
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昨天他会那么自信左岩一定会为了钱跟她分手。
该说是他太过于傲慢,还是对自己太苛责。
如果有一天他能知道,别人愿意留在他身边是因为真的爱他,而不是为了那些身外之物的话就好了。
能让他明白这个道理的人是谁呢。
反正,她已经尝试过了,但她做不到。
现在的她也不想重来一次了,可他为什么要来招惹她。
就让他傲慢一辈子吧。
找一个只喜欢他的钱,愿意为钱留在他身边的女人对他来说更合适。
“不理解也没关系。”傅书航的声音听起来很轻,脸上的表情也同样风轻云淡,“过程再艰难,只要最后的结果是我想要的那样。”
“就值得我去做。”
明明是如同坚冰般不会融化的眼神,但景桃分明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出胜券在握。

第九章 另一方
“所以呢,一边保持着和艾小姐的亲密联系,一边又在这里说想跟我复合,这就是傅总的决心吗?”
“不是让她滚出去了吗。”比起景桃有些质问的语气,傅书航的语气明显冷淡很多。
“如果我说要她离开天景国际呢。”景桃靠在了傅书航的办公桌上,以居高临下地姿势看着他。
他难道真的以为只让艾依此刻离开他的办公室这样就足够了?
想跟她复合又不想跟艾依断绝往来,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凭什么所有好处都要让他占了。
“她的办事能力……”
“你的公司不会因为她一个人的离职而倒下,如果天景国际就这样垮掉了,那只能说明傅总您实力不够。”
她打断了傅书航还没说完的、接下来要对艾依的业务能力进行夸赞的话。
其实这么说是有一点苛责他的,景桃自己也知道,抛开个人情感因素不谈,艾依的能力确实给天景国际的运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要让傅书航因为她的个人喜恶而开除一个对公司有利的人,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每年想进入天景国际的人有那么多,各类人才挤破了脑袋耶都要来这里进行实习,要想找到下一个合适的人选,对于傅书航来说并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
在人才快速更新换代的时代,个体就显得没有那么不可或缺。
他的反应,应该会跟几年前天她跟她提出要求来一样吧,说一句她景桃什么也不懂,他也绝不会因为她而开除艾依,最后又闹一个不愉快的结局。
闹不愉快正是她现在想要的。
傅书航的爱,像她这种一般人确实要不起。
“说得没错。”傅书航轻轻地敲了敲桌子,抬头看着景桃,眼神中却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严厉和不置可否,“三天,我会让她离开这里。”
按照他的原则,在物质条件已经达到要求之后,就不必再被物质上的东西束缚。
尽管艾依的能力有目共睹,但既然景桃会因为艾依的存在感到不开心,那就让她离开。
“那我就等着看她收拾东西走人了。”
说实在的,傅书航的反应让她微微感到惊讶,不过,谁又会真的去相信一句轻飘飘的话呢?如果三天之内艾依真的离开了,到时候她再慢慢惊讶也不迟。
她早就不是会因为一句口头允诺就感到开心并且对此深信不疑的人了。
“你应该还没吃早饭,想吃什么,我让李阳买过来。”在结束了上一个话题之后,傅书航主动找起了话题。
“李秘书应该很忙吧?就不要麻烦他了。”景桃看着他脸上几乎是一成不变的表情,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想吃谭记的小笼包,傅总能不能亲自买回来?”
她看到傅书航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不一样的表情,大概是不可置信她会提出这种要求。
如果他真的想找她复合的话,送个早餐这种事并不算什么。
男女朋友,甚至是老夫老妻,应该处于同一地位。如果他碍于他自己尊贵的身份,那只能说明他并不是个值得继续交往的人。
“把我当厨师之后,又让我给你当外卖小哥?”他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不满,甚至能听出淡淡的笑意。
“快去吧,昨晚太累了,我现在很饿。”似乎是这种行为得到了他本人的默许,景桃坐到了他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然后催促着他。
难道这就觉得屈尊了吗,那只能说明他复合的决心实在是太低了。
她看到傅书航在听完她说的话之后从椅子上起身,然后朝着她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和肢体的动作看起来心情是轻松的。
“知道了。”
他说话的语气极轻,就好像接下来那个淡淡的如蜻蜓点水般的吻。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第十章 思索
直到傅书航离开办公室之后,景桃绷着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她现在和他相处的状态,或许在他看来,就是她在欲拒还迎吧。
按理说,他才赶走左岩,以钱的手段赶走这个跟她谈了半年恋爱的男人,她应该对他感到不满甚至埋怨他毁了自己安稳的生活才对。
但实话实说,对于左岩跟自己的分手,她并没有感到切实的疼痛,平平淡淡的感觉就好像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上他一样。
或许……
她喜欢的是这半年里安稳的生活,而不是那个没什么情调的男人。
安稳的生活,不用操心除了两个人之外的事,她平平淡淡地在柳姐的咖啡店做事,他兢兢业业地在餐馆工作,周末有时间就一起出来吃个饭,他陪她去逛街,去看电影,然后在傍晚时分吃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相拥后各回各家,在不见面的日子里没有几个小时缠缠绵绵的电话粥,也没有在旁人看来很肉麻的长篇大论般的消息,也不用每天都说“我爱你”来给予对方安全感,“早安”、“记得吃饭”和“晚安”就是一天的全部。
她曾质疑过,真正的男女之情,真正的恋爱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但除了深夜偶尔感到的一些乏味之外,这种生活在她看来已经很满意了。
她不想陷入豪门的纷乱之中,不想未来的婚姻和家族名誉绑定,好在父母亲也尊重自己的想法,左岩的家人对她也很满意,本来结婚的事在今年年底应该是会提上日程的……
已经发生的事,就很难改变了。
再一次和傅书航接触,不论结局如何,前方等待着她的一定是和她想要的安稳的生活所背离的未知的迷途。
和傅书航的相处,有一部分是出于无奈,有一部分是因为他本人……
在没有他的几年里,她以为她真的做到了释怀,可一旦跟他有了新的接触,心理防线就开始慢慢动摇。
要忘掉大学时代的一段爱情有多难呢。
但这几次和傅书航的接触,又让她再一次意识到他性格的缺陷。
或许这几年他变了很多,但一定有一点是没变的,那就是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他认为对的事,就理所应当地会认为别人也觉得对。
傅家的教育有多不合常理,她多少也听说过,但从没想过在傅家教育中最成功的人会偏执自我到这个程度。
在她还沉浸在思索中时,傅书航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景桃自然没有主动去接公司电话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傅书航才是天景国际真正的主人,在公事面前,她还没有达到能代替他接电话的程度。
而且,要是让打过来的人知道了傅书航办公室的专线被一个女人接通了,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事呢。
她一点也不喜欢麻烦,尤其是她现在还在天景国际。
电话响了一会之后就自己挂掉了,没过多久又吵闹地响了起来。
出于好奇,景桃朝办公桌走了过去,看到了上面显示的备注,是艾依打过来的。
她打的是办公室电话,应该是工作上的事吧?
但她明明知道傅书航办公室里此刻有她在,打办公室电话而不是私人电话……是想让傅书航以为是工作上的事然后顺理成章地接通,最后间接阻止傅书航跟自己交流吧。
艾依的手段,毕竟她经历过,多少清楚一点。
可对方耍手段,并不意味着她也要耍手段算计回去——她过去一直抱着这种想法,所以才给了艾依可趁之机,才让她从中作乱。
但现在跟过去可不一样了。
她并没有跟傅书航复合的打算,但不代表回击艾依的机会摆在眼前却白白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