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让池朝朝

11
炸酱面、豆浆、油条,还有奶奶送的两块红豆酥被我好好护着,都还温热着。
我没出息,鼻子一酸。
我看着红肿的脚,慢慢把鞋穿上,收拾好情绪时,抬头便看见一双被西裤妥帖包裹的大长腿。
宋让眉目冷清,静静站在我面前。
「宋让……」
他面色不虞:「嗯。」
我对他笑:「对不起啊,还是回来晚了。」
「东西呢?拿来。」他并不与我计较。
或许……早在他决定过来时,就已经放过我了吧。
我心里一轻,笑着把东西递给他:「北街的炸酱面,还有南街的豆浆油条,这里还有两个红豆酥,奶奶特意送的,我觉得你会喜欢,所以带回……」
「够了!」宋让的声音低沉。
我吓了一跳,抬头看他,一股委屈油然而生:「奶奶说你上次去,看见红豆酥……」
啪!我手里的东西被如数打落。
宋让咬着牙愤恨地看着我,眼神从头冷到了尾:「池朝朝,六年了!已经过去六年了,你怎么敢、怎么能、怎么还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当年你把我的尊严,我对你的好,对你的喜欢踩在脚底下,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宋让是个配不上你的穷小子,甚至在我求你爱惜自己一点,不要那样做时……你是怎么回我的?」
「我让你等我两年,我一定带你过上好日子,我们不止有爱情,还会有面包、婚房,我会给你买一切你喜欢的东西,可你怎么说?」
「你说『宋让,不需要了,等了太久的东西,就不是我想要的了!』池朝朝,你还记得吗?!」
「我爸去世,我妈丢下我时,我没哭。奶奶没钱治病去世后,我没跪,我从没对这个世界过服软。但是池朝朝,我曾经那么喜欢你,我不舍得你,我爱你爱到下着大雨那晚,甚至哭着跪下来求你,我说『朝朝,别走』,不要去爱上别人,不要去当别人的情妇,可你怎么说的呢?你说你爱钱!」
「你池朝朝这辈子最爱的就是钱,为了钱出卖尊严也无所谓!你只是年纪小,不懂事,错以为爱情就是天,就能当饭吃,可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想明白了,所以你告诉我『宋让,哪怕你再为了我跪到全校皆知,我也不会回头』,池朝朝,这些你都忘了吗?」
我哭得泪流满面,他掐着我的下巴,又痛又恨地说:「所以你现在还怎么敢、怎么能拿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以为我能当那些事情从没发生过吗?」
「是不是我一直以来对你太过纵容,从没有报复过你,你就还敢心存妄想?!」
我的脸被他的手一推,狠狠推到一边。
他就像对我厌恶至极,再也不愿看我一眼。
「池朝朝,合同我不会签,只要你在这家公司一天,我就绝不合作。」
「当年我最落魄时,你放弃了我,如今的我也做不到那么大度,让你再因我创造的利益而沾光。」
「池朝朝,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要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12
宋让离开了,他带走了落在地上的红豆酥,却也为我们曾经的那些年画上了句号。
他痛恨我吧,恨那么一个嫌贫爱富、卑劣、将他年少最真诚的一颗心踩碎的我。
可他从不知道,当年的我也身在泥泞里,我没办法拯救他、陪伴他,再继续下去我只会把他拖进地狱!
我无声哭到狼狈,再一个人坐到天色渐暗。
今天天气不好,下午四点便已经乌云压顶,天黑得晕晕沉沉,几声轰隆的雷鸣以后,豆大的雨落下来。
我已经不知道脸上的湿意,到底是泪还是雨了。
我麻木踉跄地往外走,晕晕沉沉在系统里打了外勤卡。
回到家时,我竟然发现钥匙掉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开锁师傅来了后,已经很晚,我走进屋里还没来得及关门,就再也撑不住了,滑坐在地上。
湿衣服已经干了,贴在身上仿佛要把我最后一点暖意也吸走,我应该是发烧了,烧得双眼模糊。
更痛苦的是我的小腹开始不规律的抽痛,就像有人伸进腹腔里狠狠地掏,痛得我脑袋一片空白,我再也忍不住,没出息嚎啕大哭。
真的太痛了,我的心也痛,身体也痛,我坚持着去拿药,却再一次摔倒在地板上,头部迎来重击。
不知过了多久。
「朝朝!!」
我好像听到宋让的声音,我想睁眼,却睁不开。
渴……我嗓子着火般疼,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宋让……宋让……我在心里一遍遍喊这个名字,原来人痛到了极致是没办法再思考的。
宋让把我抱出去,崩溃狂奔。
九点时钟响,这座城市灯火通明,我终于睁眼,那人穿着熟悉的西装却不再矜贵,他的衬衫因为我而皱了,他英俊的面容不再冷静平和。
「宋让……」我没出息地笑了。
这应该是一场梦,宋让……他怎么可能还来找我呢?
「医生!医生!」
宋让抱我下车,我感觉到有滚烫的眼泪落下来,滴到了我的脖子里,我被烫得渐渐意识清醒。
我苦笑:「宋让,你原谅我了吗……」
「对不起朝朝,我来晚了!八点一到,我就来找你了,可是还是迟了。」宋让哽咽,「三年,我迟了整整三年……」
三年……什么三年呢……我一定是痛傻了,什么话都能听错。
我用尽力气勾勾他的手指头:「宋让……是六年啊。」我们分手了六年。
宋让看着我不说话,只是眼眶泛红,沉默得让我心痛。
再然后我实在没力气了,连笑都笑不出来了,彻底晕了过去。
13
我确诊癌症这事还是瞒不住了。
宋让作为唯一的陪护,医生把病情完完全全和他说了。
不过,宋让好像并不吃惊,他更多时候在思考,问医生有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有没有特效靶向药,只要能治好我,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我痛得半睡半醒。
夜深人静时,我看到宋让一个人静静站在窗前,他仰头看月亮,偶尔回头看我,那一眼,深情难言。
「宋让……」我轻轻喊他。
「朝朝。」宋让垂眸,敛了所有思绪,「好点了没?」
我豆大的眼泪不争气地落下来。
「嗯,好很多了。」
我注视着宋让,曾经那些错过的细节,全都一股脑往脑海里钻。
同学聚会那一晚,一开始的宋让那么冷漠,可八点过后的他却那么主动,甚至行为比我更激烈,就像思念成疾的人,恨不得把我揉进骨子里。
还有早上醒来的他,又变回了冷冰冰的样子,质问我为什么会在他家里。再后来,夜晚出现的宋让总是那么的温柔。
一切的一切,都有迹可循。
「宋让。」我含着眼泪看着他。
终于问出了那句话——你是真正的宋让吗?
宋让看着我,他背对着月光,柔和的光线洒落在他身上,像穿越了时空。
宋让僵了一下,然后缓步朝我走过来。
他慎重蹲在我面前,就像我曾无数次想过的、见过的、梦见的求婚场面一般。
他认真对我说:「朝朝,我是宋让。」
「这世上有且只有唯一的一个宋让,无论是过去的,现在的,还是未来的,一直都只有一个从始至终坚定爱着你的宋让。」
无论他恨不恨我,哪怕我过去伤透了他,他都爱着我,从来不曾改变。
我哭得不像话,紧紧抱住他:「可是……可是我不明白。」我像是要把所有痛苦都倾诉出来般,「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晚上的你对我好,白天的你却对我凶,我不明白……」
「我就好像被人放在热锅上用油烧,一会儿烫得不行了,就拿出来用冷水泼一泼,过一会儿冷了,又放进去再烧一烧。」
我捂着我的心口:「宋让,它疼……它这里疼得要命。」
「我有时候甚至想,要不然算了吧……你恨我吧,一恨恨到了骨子里,这样我或许就不用再期待,就不会再痛了。」
「朝朝,对不起。」
宋让永远是冷静的,不表于情的,可他现在眉头紧皱,写着我不懂的痛。
14
这一晚,我们都默契的没有睡。
好时光那么短暂,哪怕我还低烧着,小腹也在隐隐作痛,我也不愿睡。因为我害怕白天醒来,又要面对恨我的宋让。
宋让无声叹息:「朝朝。」
他问我:「莫比乌斯环,听说过吗?无论从哪里开始,都可以和你相遇。」
这一夜,我就这么靠在宋让怀里,听他说那些我觉得匪夷所思,压根不敢相信,这世上根本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
他告诉我,他是未来的宋让,经历过未来三年后的事情,根本不是这条时间线上的人。现在发生的,除了关于我的一切,其它全是他曾经历过的「过去」。
而这一切的开端,是他得知我的死讯。
那天,他在大学群里收到消息,有人问:池朝朝去世了,有没有人知道?
大家议论纷纷,说我当年嫌贫爱富,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按理来说道德底线都不要的人应该过得很好,怎么死那么早。
终于有人出来答疑:「癌症走的,朝朝的一个同事是我朋友,我也是直到现在才听说,她全家都得了癌症,她的爸爸妈妈在她休学后第二年走的,一年死一个,当年最后卖了房子也没救回来。」
「天呐……那岂不是……」
「没错,我们好像都误会她了。」
「朝朝这些年一直单身,和宋让分手九年了……一直没再恋爱,一个人赚钱治病,直到上周去世。」
宋让说那晚他呆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信息一条条刷过去。
我突然想起我和宋让在大四那年,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当时的我们都没有办法承受的事情。
例如经管院的一位女同学,恰好是大学副校长的女儿,她明恋宋让三年,甚至曾经张扬放话说,要将我取而代之。她明里暗里针对我,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池朝朝配不上宋让,只可惜我当时心大,而宋让也满心满眼都是我,我俩感情根本不受影响。
她不懂,为什么我池朝朝家世平平,学业也不出彩,却能被宋让捧在手心里。宋让这样惊为天人的男神,有不一样的未来,明明只有她这种「二代」才能配得上。
她曾经去找宋让告白,许诺只要宋让和她在一起,她就负担宋让出国留学的所有花销。
可那时宋让只说了一句话:朝朝在哪,我在哪。
这句话不伤人,可足够笃定,足够无情。
甚至连让她一颗少女心,安放的余地都没有。
后来,她不知道从哪打听了消息,知道宋让上大学的所有开销,都是我家出的,她就像一个绝不承认自己失败的人,终于找到了别人不爱她的借口。
她掀起了一场校园网暴,让所有人知道宋让家贫,是我池朝朝从高中起就养着的小白脸,明指暗指宋让作风不好,为钱卖身,没有科研脊骨。
那时,正好是宋让保研的关键时期,想要带他的导师,正是宋让最尊敬的行业大拿。
在学业上深造,是宋让少有的梦想。
后来,这件事被保研的竞争对手拿来大做文章,多方力量下场,宋让成了「道德有瑕疵」的人。就连宋让最尊敬的教授,都来过问了这件事。
那时无论多难,宋让都没有想过放弃我,他甚至背着我,从操场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那时操场也是一个「环」,我还记得宋让对我说了一句话。
他说:「我的朝朝,让你受委屈了。」
就是这么好的宋让,在夜风中轻吻我。
「将来我一定会有很多钱,强大到不让你再受一点这样的委屈。」
他要改变世界,照顾好「大家」,也照顾好我和他的「小家」。
可是愿望多美好啊,一切都还来不及实现的时候,我爸妈先查出了癌症晚期确诊。
治病需要很多很多钱,宋让是那么好的人……他如果知道,一定会放弃读研,先找份工作,赚钱陪我一起渡过难关。
我不想连累他,让他和我共同经历这样的成长。
所以,我演了那一出分手大戏。
我突然「长大」了,说爱情不能当做面包,主动找条件更好的人恋爱。宋让不相信,我便努力让他相信。
这出戏演得太逼真,我的固执与卑劣瞒过了所有人。
宋让恨我,同学误解我,我甚至串通了爸妈瞒得滴水不漏,休学、卖房、搬家,治病。
我妈当时还问我:「朝朝,你会不会后悔?」
我摇头说不会后悔,永远也不会,就让宋让永远恨我吧。毕竟这个病有遗传性,我甚至连给宋让一个家的能力都没有。
结婚生子么?叫宋让经历一次失去家人的痛苦?
我爸妈那时化疗得头发都掉了。
后来我知道宋让成功保研,一心扑在科研上,他过得好,那就足够了。
那一年的我是个小笨蛋,笨拙地爱着一个人,一个世上最好的宋让。
15
「朝朝,吊唁会那天,我去了。」
宋让说,他给我补办了一场后事。
我没有家人了,他也没有家人了,这些年我们错过太久,以至于那天整个灵堂只有我的一张黑白照片。
闺蜜替我觉得不甘,也觉得他可怜。
那天闺蜜心软给了他一串钥匙,告诉了他我生前租房的地址。
「朝朝没留下什么,东西都在这里了,过几天我会搬走烧掉,替她退租。宋让,这是她最后存在于这个世上的痕迹。」
宋让说:「那一晚,我在那间屋子里坐了一整夜,我拉开的抽屉,才看见那些你珍藏了多年的东西。」
我记得,都是高中时我偷拍他的照片、我们一起出去玩时的照片、纪念日的照片……他给我买的小礼物,每一件我都有好好收着。
宋让抵着我的头,鼻音浓重地说:「我这才知道,原来在分手这些年里,你就是靠着这些照片撑过每一个难捱的日子。」
「癌症后期,你应该是痛得受不了了,经常翻看那些照片,好几张都磨出了边,皱了几张。」
我哭了,听到宋让说:「朝朝,这段感情里我们都太爱对方了,什么都藏在心里。」
太遗憾了,也太痛了。
这么多年我们都想着彼此,却白白蹉跎了时光。
宋让叫我摸摸他的心脏:「你摸摸。」
「它痛到不跳了。」
我顿时哭得不像话。
宋让摸我的头,把脸埋在我的肩窝:「就是那晚,我从你家离开以后,回去开始做梦。」
他说,他开始梦见「过去」。
「第一个梦境,就是同学聚会那一晚,我站在酒店的洗手间里,一开门就是酒店走廊。」
「朝朝,我在门外听到了所有人起哄,问你我呢?我想起三年前也有这么一回,也是同学聚会,为了见你一面,我去了。」
他说,那是直到我死前,我们这几年里唯一的一次交集点。可那次,他在洗手间堵了我以后就走了,再也没回酒席上。
而这一次,梦里时间轮转,他毅然决定回席,一开门终于看到了我。
「朝朝,我看到你坐在人群里,手里端着一杯酒,明明很难过,却还是在笑,一杯又一杯地接着喝。」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走不动了。」
「朝朝,那时我就知道我疯了,想你想到疯了……」
再后来的事情,不用他再说,我都有印象了。
我喝醉了,跟着他上车,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我直接钻他怀里去了。
这还不算,我还借酒撒疯,强吻他。
我脸红发烫,不敢看宋让:「好了,别说了……」我低低笑。
宋让抱住我,让我坐在他的腿上,轻轻掐我腰上的软肉。
「那晚,你仗酒行凶。」
「不是……我是命短壮人胆。」我小声反驳。
他笑:「嗯,我却是思念成疾。」
他以为他在梦中,所以放肆。
直到第二晚,他满怀期待早早睡下,又回到了梦里。
「这一晚的梦,周围的一切,还有身体上的痕迹都在告诉我,这可能不仅是一个梦。」
宋让那么聪明,于是他做了个实验。
从他接管了这条时间线上的宋让的身体的那一刻,直到他打通我的电话,喊了那声「朝朝」以后,他才终于相信,不曾善待他的命运给了他一次奇迹。
「朝朝,这一次我过来了,你要好好治病,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我心酸,点点头:「好啊,我一定好好配合,努力活下去。」
宋让抱住我,我们俩都没再多说。
或许都在想着,这一次我们能有不一样的未来。
16
我开始期待夜晚的到来。
八点一到,温柔的宋让就会来到我身边。
可是没几天,我听到了领导传来的消息:「宋总住院了。」
宋让积劳成疾,晕倒在办公室。
我脑中一片空白,急忙打听宋让住院的地方,借着合作伙伴的名号去看他时,正好和宋让冷漠的目光对上。
他看到我着急的样子,愣了一下,眼底竟没藏住那一点柔和。
「宋让……」
「你来干什么?」
我红着眼睛看他,想到了夜晚他曾说过的那句话。
他说,朝朝,这段感情里我们都太爱对方了,什么都藏在心里。
于是我说:「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一个秘密。」
曾经我觉得配不上他,不想他因为我而改变人生轨迹,觉得自己给不了他什么,所以宁愿一个人扛着。
哪怕曾经最难的那段日子已经过去了,也没想过为自己辩解什么。
但这一次,我觉得自己也该做些什么了。
就当是为了宋让,为了我。无论如何,我都该主动看看。
宋让冷着脸,不耐烦地清空病房:「说吧,池朝朝。」
这回,我什么都没说,先过去摁住他的脑袋,深深吻他。
宋让睁大眼,而后他似是服了输,反客为主教训我。
真好,他还是我的宋让。
在我面前,永远没有原则,次次输得狼狈。
他气得瞪我,我对他笑:「好了,那些年藏着的秘密,我都和你说。」
……
后来,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宋让都抽空休息。
治疗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我主动和夜晚的宋让说:「我会好好配合,乖乖治病,你在未来等我。」
宋让:「好。」
他温柔地摸摸我头:「我会在实在想你的时候,再努力做梦。」
我不怀好意:「做什么样的梦?」
结果我的下场就是被他抓着挠痒痒。
治疗到第二年的时候,我身体的状态急转直下,癌细胞扩散,没有合适的靶向药。
我开始化疗,头发掉得更多了
科学指标不好,但我装得很好,每天都过得很开心,缠着宋让带我到处玩。
白天,他带我回学校,我们在百级阶梯上手牵手,一步一步往下跳。
我还会对他撒娇,让他背着我,到小吃街南巷去买红豆酥,老奶奶见到我俩好好的,总是笑。
有时晚上,我还会拉着他一起去放烟花。
生活过得热热闹闹。
有时候是这个宋让,有时候是那个宋让。
后来,身体特别差的时候,我会避开夜晚的宋让。
因为我知道,让他再一次眼睁睁看着我死去,太残忍了。
我曾经听他含泪说过:
「朝朝,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我唯一能看见你的地方了。」
无论如何,就把它当做一场美梦吧。
时光折叠,他有幸在我死后,探取了虚无时光中的一段美好回忆。
已是足够。

宋让番外
1
医疗器械声连成一片。
所有人都在默哀。
我再次睁眼,这座城市灯火辉煌,可我再一次失去了朝朝。
2
心理医生说,这一切并不存在。
从来没人能在梦里回到过去。
我没有反驳他,而是轻轻转动手上的婚戒,我知道我曾经回去过。
3
一眨眼二十年过去。
我依然独身,坐在朝朝的墓前。
照片里她笑容开朗,年轻依旧。
我回想起有天夜里,她勾着我的小指头,悄悄对我说:「我最爱你呀。」
小笨蛋,明明两个宋让。
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