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棠景骁

第11章 醋意
陆雪怡再也坐不住了,她立即打电话到苏家,询问苏清棠的情况。
“苏文城,苏清棠究竟有没有死?”陆雪怡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
那边,苏文城非常肯定的说:“我亲自把她丢到海里,亲眼看见她沉下去的,怎么可能没死!”
陆雪怡仍然带着狐疑:“今天的新闻你也看了吧,为什么那个苏院士和苏清棠那么像?”
“我也正纳闷了,她明明已经死了啊。”苏文城也是不解。
陆雪怡的神色更是凝重了起来,她打算给儿子景辰办理转院手续,转到景家名下的私人医院。
不管那个苏院士是不是苏清棠,她都要让景骁父子和她划清界限。
陆雪怡来到儿童医院,看见景骁守在病床旁,声音低柔的给景辰讲故事。
景辰问景骁:“爸爸,阿棠妈妈下班了吧?”
景骁停顿一下,淡淡嗯一声。
阿棠妈妈?
陆雪怡的心中滋长强烈的危机感,立即走进去:“骁哥哥,我咨询过专家,食疗根本无法治愈他的病症,我打算给小辰转院。”
景骁皱眉:“先做一个疗程。”
“我调查过那个苏院士,她在国外就是炒作出名的,我们不能走弯路耽搁给小辰治病啊。”陆雪怡坚持要转院。
“雪怡,你如果真的关心小辰,就应该多陪陪陪他。”
“骁哥哥,我还不是为了给爷爷配药吗,海外那边有一种新型进口药,可以让爷爷摆脱植物人的糟糕现状,所以我才着急赶过去的。”陆雪怡一脸的委屈。
只有她心里清楚,她买那进口药就是为了断景震天的命。
只有景震天彻底死掉,她才能心安。
景骁语气温和些许:“谢谢你,雪怡,小辰的病症已经得到缓解,暂时不用转院。”
陆雪怡气的暗自咬牙。
“景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苏院士说她有物品遗落在你这里了。”时音走进来,小心翼翼的说。
陆雪怡眼角抽搐一下,肺都要气炸了。
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苏院士!
“什么物品?”景骁问。
“是一支口红,苏院士说她不小心放进了你的口袋里。”
察觉到衣袋里的确有一支口红,景骁皱眉。
那个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对,就是这支香奈儿口红。”时音肯定的说。
景骁递给她:“告诉苏院士,不要随便将私人物品放在异性身上,这种行为很轻浮。”
时音汗颜,眼中透着暧昧:“对于苏院士来说,景先生又不是别人……”
景骁脸色阴沉,没有说话,时音拿着口红识趣离开。
“骁哥哥,难道新闻上说的是真的吗,你在和苏院士交往。我看了那个视频,她很像苏清棠。”陆雪怡压着愤怒,哀怨的开口。
“虽然像,但是无法证明她是三年前的苏清棠。”景骁淡淡的说。
他早已经查的透彻,姓名,样貌相差无几,可是户口身份显示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陆雪怡心里咯噔一下。
“那你为什么还允许她给小辰治病,如果她真的是苏清棠,绝对会害小辰,骁哥哥,你忘了苏清棠是怎么间接害死我姐,又怎么捅伤爷爷的吗?”
“我没有忘记,我允许她接近,就是为了揭穿她,让她原形毕露。”景骁阴冷冷的说。
陆雪怡心中好受些许,可又猜不透景骁真正的心思。
景骁找了苏清棠三年,哪怕苏文城拿出苏清棠的死亡证明和销户证明,他依然不死心。
他是真的因为痛恨苏清棠吗?
陆雪怡不管那么多,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让那个苏院士消失。
*
在电话里,得知时音去景骁那里拿口红,陆雪怡也在场,而且脸色非常难看。
苏清棠笑了。
对她而言,这不过是送给陆雪怡的一小碟开胃菜。
苏清棠坐东,邀请苏遇去口碑最好的食味楼用餐,苏遇却看中了一家烧烤店,二人找一个靠窗的地方,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吃烧烤。
“阿棠,接下来你该怎么做?”
“从景震天那边入手。”苏清棠说。
“当初景骁认定是你害的景震天,他怎么可能让你接近他。”苏遇感到棘手。
“我先治好景辰的病,然后你再去私人医院那边安排一下。”
苏遇点头:“可以,阿棠,你也要小心,别被景骁暗算了。”
苏清棠点头:“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苏遇一脸的宠溺,拿着餐巾为她擦拭嘴角:“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苏清棠握着苏遇的手:“谢谢你,哥。”
如果不是苏遇,她早已经魂归大海,是苏遇救的她,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他是她此生的恩人。
苏遇温润一笑,眼里透着深情。
景骁坐在车内,透过窗户看见这一幕,阴沉着脸,心里头有一股怒火在熊熊燃烧。
小辰生病后,一日三餐都是景骁亲自搭配烹饪,他是准备回家给小辰做晚餐的,却在回去的途中看见苏清棠和男人亲密接触的画面。
这一幕,尤为刺眼,让他无故生出一丝醋意。
他捏着方向盘,力道加重,猛的刹车。
“是她吗?”这个时候,烧烤店内走进来几个人高马大的纹身男。
领头的一进门,看向苏清棠,眼里凶狠。
“匿名女士提供的照片就是她,没错。”旁边一个男人小声的说。
随即,几个男人围上苏遇和苏清棠。
苏遇见状,握着苏清棠的手,护着:“请问你们有事吗?”
纹身男直接将苏遇推开:“有事,你给我老实待着。”
苏清棠见状,恼火:“你们要干什么?”
“哈哈,干你呗,妹妹,加个联系方式,陪哥玩一下。”纹身男说完,开始动手动脚。

第12章 是男人,你都来者不拒
苏遇见状,挡住纹身男的手不让他得逞。
“骚扰别人属于违法行为,趁我没报警之前赶紧走!”
“报警是吗,拖进房间把他腿打折!”纹身男嚣张至极,身后两个男人过来直接要对苏遇拳打脚踢。
“这位大哥,不就是联系方式吗,我给你,叫你的人住手。”苏清棠按捺着想要暴揍这帮人渣的冲动,语气变的柔和起来。
“可以啊,联系方式发过来,大哥带你快活去。”说完,跟着几个男人轻浮大笑。
旁边的客人全部买单离开,显然不敢招惹这帮人,只剩下苏清棠和苏遇。
苏遇握着手机,想把自己的下属召集过来,苏清棠一个眼色,示意他按兵不动。
“不如这样吧,这是我的住址,回头你找我,一定要来哦,我家还有一个小姐妹,我也把她介绍给你。”苏清棠嫣然一笑,将地址又发给纹身男。
“你还挺有诚意的,好,就这么办了,今晚我请客,想吃什么只管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快活嘛。”纹身男猥琐的说。
苏清棠给他敬酒:“大哥真义气,就冲这,我也要交定你这个朋友了!这是我家钥匙,拿着,干杯!”
苏遇一直捏着酒杯不动,苏清棠暗中捅一下他,他只好强颜欢笑的给那帮人敬酒。
苏清棠在一帮男人面前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景骁坐在车内,看着苏清棠,愤怒值极速上升,险些要失去理智。
那帮人和苏清棠约定好了之后就离开了。
苏清棠总算松了一口气。
“阿棠,你就不应该把住址告诉他们,这下好了,他们等下肯定去骚扰你,看来你必须换个地方住。”苏遇担忧的说。
苏清棠笑了笑:“那地址不是我的。”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拦住二人去路,车灯照的苏清棠几乎睁不开眼。
高大的身影从那束强烈的光芒中走来。
是景骁。
他不容苏清棠开口,直接捏着她的胳膊,将她带进车内。
车门关上,锁死,启动引擎。
苏遇在后面追,景骁完全不管,加快车速,直接将苏遇甩多远。
苏清棠冷笑:“景先生,我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只要是个男人你都来者不拒,想必这几年你都是从男人堆里滚过来的。”
“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我高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景骁更是恼火,捉住她的手,迫使她靠近几分。
“我不准。”景骁霸道的说。
“你凭什么不准?”苏清棠问。
“凭我是你丈夫。”他欺近她一分,低低的说。
“景先生千万别这么说,我承受不起。”苏清棠眸光清冷无温,看着挡风玻璃外面的繁华街道,眼中的恨一掠而过。
景骁恼火:“一边承受不起,一边又招惹我,又当又立吗?”
“那只是一个错误,我为此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你现在有妻有子,幸福成双,还想怎样?”苏清棠和他对视。
景骁低首,以吻封缄,炽烈如火。
“景骁,你发情也要找对人唔……”
“对你的惩罚远远不够,苏清棠,你给我记着,这只是一个开始。”景骁松开她,按开电子车门。
吐出一个字:“滚。”
苏清棠下车,苏遇开车追了过来。
“阿棠,他有没有伤害你。”苏遇关切的问。
“没有,我们走吧。”苏清棠显得很淡定。
苏遇没再问,带着苏清棠上车。
刚上车,那个纹身男就打电话给苏清棠。
“妹妹,你在家吗,我就在你楼下。”
“大哥,我在呢,你上来吧,客厅卧室随便躺。”苏清棠殷勤至极。
*
陆雪怡刚洗完澡,从洗浴室走出来,她坐在梳妆镜旁,开始化妆。
她等下要去找景骁,然后和景骁商量结婚的事。
三年了,景辰都三岁了,景骁却一直迟迟没有娶她的打算,每次她都旁敲侧击的问什么时候结婚,而景骁每次都是给她一个答案:他目前和苏清棠还没有解除婚姻关系,为避免重婚,他必须确定苏清棠究竟是死是活。
陆雪怡想到这,拨打一个陌生号码:“有没有动手?那女人弄死了没?……什么,还没动手?我告诉你,过了今晚,我必须看到她死亡的消息,不然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陆雪怡气的挂断电话,卧室突然走进来一个魁梧的纹身男。
“你是谁?”
“哎呦,妹妹,打扮这么漂亮是为了迎接我吗,我可太喜欢了!”纹身男搓着手,上前一把抱着陆雪怡。

第13章 陆雪怡,被折磨的滋味好受吗
陆雪怡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油腻男抱着,又气又恨,扬手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你是谁,谁允许你进来的?”
纹身男捂着被扇的脸,一脸凶相。
伸手,还了陆雪怡一巴掌。
“啊!”陆雪怡痛叫,直接倒在了地上。
“嘿嘿,妹妹,不是你让我进来的吗?”纹身男伸手暗中陆雪怡的头:“看清楚了,这是你给我的钥匙。”
“滚开,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陆雪怡迷惑不解,却又愤怒至极。
“行啦,别装了,起来陪哥哥玩。”纹身男一下子将陆雪怡提拎起来,甩到床上。
“放开我,别碰我!”陆雪怡要起身,直接被他压制。
“真是给你脸不要脸,哥们几个都进来吧!”纹身男一拳打晕陆雪怡……
楼下,隐蔽的林荫道下,月光洒照在车厢内,照在了苏清棠那张冷淡的脸上。
她拿起手机,给景骁打电话。
景骁正在开车前往医院,他要将准备好的食物送给儿子小辰。
苏清棠一直在给他电话,看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他心中烦躁。
苏清棠的来电显的很急促,景骁直接按了拒绝接听。
苏清棠看着手机,给景骁发了一条消息:陆雪怡这边好像出事了。
如苏清棠所料,发出的消息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任何回复。
她并不需要景骁的回复,她只要在这个时间段发给他就行了,至于他信不信,跟她没关系。
“我们下车吧。”苏遇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苏清棠回过神,清冷的眸子变得温和些许。
“好,是该行动了。。”
苏遇握了握她的手,然后下车,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陆雪怡的卧室,一片狼藉,陆雪怡浑身是伤的躺在那里,奄奄一息。
“老大,该怎么处置这个女人?”
“不是交代了嘛?弄死她,制造她上吊自杀的假象。”纹身男摸着陆雪怡的脸:“虽然有些不舍得,但是我们拿钱办事,没办法,妹妹可别怪我们啊。”
陆雪怡心一咯噔,恨恨的看着这帮人:“拿钱办事……你们拿谁的钱……”
“哈哈,我们也不知道,就知道是一位匿名女士,你死了,你的怨魂去找她吧,别找我们。”纹身男说时,掐住了陆雪怡的咽喉,想要把她掐死。
“匿名女士……”不就是她自己吗?
这帮混蛋,她拿钱让他们去弄死那个苏院士,他们居然跑来这里要弄死她!
这究竟是谁搞的鬼?
陆雪怡越是挣扎,纹身男掐的越狠。
苏清棠突然出现,
苏清棠走了过来:“住手!”
纹身男看见苏清棠,顿时意识到自己掐错人了。
“我说妹妹,你怎么才来,害的我把你的小姐妹当成你。”纹身男走过来,手准备搭在苏清棠的肩膀上。
苏清棠一巴掌扇过去:“你们这群人渣畜生,私闯民宅,深夜行凶,该死!”
纹身男的几个小弟朝苏清棠包围过来,苏清棠的身后,苏遇为首的几个黑衣人将他们包围。
纹身男当然也不服,开始带人打斗,可他们在专业打手面前几乎零战斗,很快被打趴在地,哎呦哎呦直叫。
苏清棠踩着这些人的身体,走向被掐晕的陆雪怡,冷冷的勾唇:“带陆小姐去医院。”
陆雪怡浑身是伤,被折腾的不成样子,意识渐渐清醒时,听见有人在叫她。
“陆小姐,你没事吧?”
苏清棠一脸关切的询问着。
陆雪怡看见苏清棠这张脸,无尽的恐惧席卷而来,她激动的大叫着。
“苏清棠,你居然没死!你为什么没死!”
她不是被丢进大海了吗?!
苏清棠凑近几分:“是啊,但是我命大,没死掉,你是不是很失望?陆雪怡,被折磨的滋味好受吗?”
声音如同地狱幽灵。

第14章 景骁,你从来都不相信我
陆雪怡听罢,痛恨的伸手,掐着苏清棠的脖子:“是你,你让那帮人玷污我!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雪怡,住手。”景骁走进来,制止陆雪怡过激的行为。
苏清棠捂着被掐红的脖子,后退着,愤慨的说:“陆小姐被那帮人渣害成这样,我很痛心,她情绪过激也在所难免。”
景骁试图让陆雪怡冷静,严肃的纠正:“雪怡,是她救了你一命。”
陆雪怡摇头,哭着说:“不是的,骁哥哥,是她指使那帮人毁我清白,取我性命!”
苏清棠一脸的无辜:“陆小姐,如果我想害你,就不会送你来医院,更不会报警将那帮恶人绳之以法。”
“雪怡,没有证据可不要凭空污蔑。”景骁皱眉。
“是真的,骁哥哥…那些人亲口告诉我,是受她的指使要玷污我,要弄死我,千真万确!”陆雪怡躺在景骁的怀中,哭的泪眼婆娑。
景骁看着苏清棠,眸色沉冷。
苏清棠不卑不亢,处变不惊。
走出病房,手腕一紧,被追随而来的景骁狠狠的钳制。
苏清棠还没反应过来,被景骁抵迫在了冰冷冷的墙壁上。
“你又发什么疯?”苏清棠皱眉。
“如果我没记错,你和那帮人在一起喝过酒,显然你们认识。”景骁冷声开口。
“他们骚扰不成,扬言要打断我哥的双腿,我不想将事情闹大,只好给他们联系方式,以此来脱身,光凭这些就断定我伤害陆雪怡,是不是太牵强了?”
“我们之间的恩怨没必要牵扯到雪怡,苏清棠,最好不是你。”景骁心中的天秤显然偏向陆雪怡。
苏清棠早已经习以为常,三年前就是因为他的偏爱,纵容陆雪怡一次次的伤害她,把她折磨的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而他这个丈夫全然视而不见。
要知道,陆雪怡在他心中可是最善良可爱的小天使呢。
“景骁,你从来都不相信我,你只相信你的雪怡,既然她说我害她,我可以考虑去坐实她的话,来一场真正的伤害。”
景骁力道加重,拽住她的长发,迫使她看着他:“苏清棠,你敢。”
“我是毒妇啊,有什么不敢的。”苏清棠声音轻柔,却带着自嘲和酸楚。
“先生,警方那边的调查结果出来了。”助理赵峥走了过来,向景骁汇报。
景骁松开苏清棠:“幕后凶手是谁。”
“经调查,指使那帮人的幕后真凶是一个匿名女人,但是匿名女人的电话号码却显示…是陆小姐的弟弟陆宇航……”
景骁听罢,沉默。
苏清棠冷笑,离开。
景骁心知,他错怪了苏清棠,一贯孤傲的他却放不下身段向她道歉,只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等她的背影完全消失,他才慢慢的抽回视线。
“先生,要不我帮你把苏院士追回来吧。”
“不用了。”景骁简略三个字,转身去了陆雪怡的病房。
苏遇在医院外面等着苏清棠出来,看见苏清棠,他容颜大霁,迎上去。
“阿棠,景骁没有欺负你吧?”每一次她和景骁见面之后,他都担心的不行,生怕景骁伤害她。
苏清棠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没有,哥,今晚八点有直播,我必须赶时间准备。”
“放心吧,一切都已妥当。”苏遇握着她的手。
“哥,你真好,谢谢你。”苏清棠莞尔,两个人一起上车,离开。
远远看去,像是一对亲密恩爱的恋人。
医院六楼的病房,景骁站在落地玻璃窗旁,看着这一幕,眼眸幽沉,带着杀人般的刀光剑影。
“查一查这个苏遇。”
“好的,先生。”
赵峥应声而去,离开。
陆雪怡依旧哭哭啼啼,景骁有些烦躁。
“骁哥哥,你不相信我吗?难道你忘了景爷爷和姐姐的事情吗?”
“我没忘,雪怡,我希望你也要记住。”他说完,离开。
可怕的危机感蔓延到了陆雪怡的全身。她的直觉告诉她,景骁似乎在质疑她。
绝不能让景骁质疑她!
陆雪怡握紧拳头,杀苏清棠的心更是强烈。
她要让苏清棠死,死不成,再死第二次,第三次,她总会找到机会的!
儿童医院,苏清棠开始直播。
她将食疗菜谱归类,什么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什么是预防贫血的,什么是治疗高血压等等。
她每讲一道食疗法,专业细致,需要搭配什么,忌口什么都会罗列的一清二楚。
有粉丝开始给她刷礼物,苏清棠亲切的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这个时候,一位头号粉丝连续给她刷了跑车,火箭以及至尊礼包不下十个。成功跻身为榜一。
“哇,这位大哥好阔绰!真是家里有矿!”
时音在一旁小声的感叹。不止是时音,周围的工作人员和线上的直播粉丝都惊叹不已。
接下来,那位榜一继续给苏清棠刷礼物,什么贵刷什么,不到五分钟,刷了不下几百次,而且一直在ˢᵚᶻˡ持续上涨,直播平台都震惊了,直播间热度近亿。
“榜一绝对是景骁!”
“啊啊,我也感觉是景骁!”
“在直播间刷礼物求婚,土味式浪漫吗哈哈!”
苏清棠不会相信是景骁,而且她不希望这位榜一一直给她刷礼物,而忽略了她的养生食疗攻略。
“这位大哥,不用刷那么多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苏清棠感谢的同时,不忘阻止。
榜一大哥发来私信:可以交个朋友吗?
苏清棠回复:可以,大哥,有什么身体方面的问题可以咨询,我会一一解答。
对方回复:我们互相关注,可以吗?
苏清棠想了想,回复:可以。
很快,苏清棠关注了对方,点开他的头像,头像设置是一张少年感十足的侧影。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第15章 妈妈,你别不要我
直播现场,这位榜一一直在给苏清棠刷礼物,从没间断,苏清棠不想再让他继续刷下去了,关闭了打赏功能。
对方私信,发了一个问号。
苏清棠没有回复。
这一场直播空前绝后,苏清棠成了全网最火的直播女王,名利双收。
这是苏清棠想要的结果。
下了直播后,那位神秘的榜一没有再发信息了。
苏清棠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手机,发现有几个未接来电。
是景辰打来的。
苏清棠为了景辰能方便联系她,特意给他买了一款电话手表。
苏清棠拨打了过去。
“阿棠妈妈,我想你,你什么时候过来?”那边,景辰奶声奶气的问。
“嗯,我也想小辰,我这就过去看小辰。”苏清棠挂掉电话,准备离开直播场地。
“苏院士,很多患者和粉丝打电话过来,声称想要见你。”
“时院长,麻烦你告诉他们,明天我会在复苏防治院等他们,请他们提前预约。”
复苏防治院是苏清棠名下的医疗机构,也是她治病救人的主战场。
时音点头,按照她说的去做。
苏清棠去了景辰的病房。
“阿棠妈妈!”景辰看见苏清棠,乌溜溜的眼睛光芒异彩,下床,开心的跑到苏清棠的身边。
苏清棠将他抱在怀中。
“小辰,这是我给你买的樱桃,喜欢吃吗?”
“只要是阿棠妈妈买的,我都喜欢。”景辰接过樱桃,语气欢快。
苏清棠看着他,不由在他脸上亲一下。
景辰受宠若惊,看着苏清棠,抱着苏清棠的脖子,在她脸上吧唧一下。
“阿棠妈妈,我想让你做我永远的妈妈。”景辰眼巴巴恳求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可是小辰有自己的妈妈呀。”苏清棠说。
“可是她一点都不爱我,她不是我妈妈,如果她是,爸爸早就和她结婚了。”景辰神色坚定。
苏清棠愣了一下。
三年前,陆雪怡明目张胆的在她眼皮底下和景骁厮混,一次次挑衅她,让她腾出景太太的位置,不就是方便自己上位吗?
正好她死了,景骁巴不得赶快将陆雪怡娶过门,更何况当时陆雪怡还为景骁生了儿子,景骁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儿子是非婚生子女?
景辰见苏清棠不相信,立即拿出一张照片:“阿棠妈妈,我觉得你就是我的妈妈,这是你和爸爸的结婚照,我在爸爸的抽屉里翻出来的。”
苏清棠看着这张照片。
的确,这是她和景骁的结婚照。
当时照的很敷衍,景骁一脸阴沉的看着镜头,显得很不耐烦。
如果当初不是景老爷子非要要求照结婚照,他根本就没有和她合照的打算。
“小辰,这个人不是我,只是长的像而已。”苏清棠思绪从记忆中抽回。
景辰一下子哭了,眼含泪水:“我不信,是你不想要我,妈妈,你别不要我,我很乖的,真的。”
苏清棠看着这样的景辰,有些难受。
“怎么可能,我最爱小辰了,我是小辰永远的阿棠妈妈。”
苏清棠为他擦拭眼泪,有些心酸。
看见小辰,她想到自己曾经的孩子。
那个被景骁和陆雪怡杀死的孩子。
“姓苏的,放开我儿子!”陆雪怡看见苏清棠抱着景辰,失去理智的闯进来,气势汹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