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棠景骁

第6章 苏清棠,你该死
陆雪怡连忙说:“狱警说她自己经常自虐,想以此来证明自己是精神病患者,骁哥哥,你知道的,精神病患者杀人不用负法律责任。”
景骁更是恼火,那一丁点的恻隐顿时消失不见:“苏清棠,既然你这么想当精神病患者,我成全你。”
“景骁,好痛,放开我……”苏清棠感觉骨头都被捏碎了。
景骁没听见一样,直接将她丢到车上,送去精神病院的疗养房内。
苏清棠一身狼狈,伤痕累累,但是那又怎样,这全部是她自作自受!
景骁一想到陆雪纯的死和命悬一线的爷爷,他就无法原谅苏清棠。
苏清棠被医用绑带捆绑在床上,无法动弹,她不断的反抗,看着冷眼旁观的景骁。
“景骁,我没有害爷爷,不是我,是陆雪怡,我也没有精神病,我是冤枉的!”
苏清棠辩解。
陆雪怡一阵慌怕。
这个贱人,都被折磨成这样了,逻辑还这么清晰。
“骁哥哥,景爷爷最疼爱我,我孝敬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害他?这太荒唐了!”陆雪怡哽咽着,伤心哭泣,柔柔弱弱,让人怜悯。
“雪怡,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伤害爷爷。”景骁为她擦拭眼泪,前一刻还是冷酷无情,这一刻却温柔至极。
陆雪怡躲在他怀中,暗中看一眼苏清棠,得意。
“哈哈哈,景骁,你现在就是个瞎子!你助纣为虐,一次次的纵容陆雪怡,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苏清棠真的快要被逼疯了。
“苏清棠,看来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记住,你是一个罪人,罪人就应该用尽余生去赎罪。”
景骁说完,带着陆雪怡,头也不回的离开。
苏清棠握着拳头,不断的挣扎。她不服,不甘,更不愿任人鱼肉!
“景骁,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景骁!你没有心吗!”
“别叫了,你肚子里有小宝宝,流产了我可不负责。”护理一脸不耐烦,继续扎紧医用绑带。
苏清棠顿时不动了,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她的心一片柔软,可闭上眼,她的脑海里全是景骁那张薄情寡义的冰山脸……
“景先生,你回来啦,这是我给你做的绣球芋头,我新学的,你尝尝。”记忆中的自己,系着围裙,端着亲手做的绣球芋头,想要和他一起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
景骁看都不看,直接上楼:“人品不行,做什么都是白搭。”
她那喜悦的样子顿时消失,神色变得黯然。
“景先生,你不要喝那么多酒,喝酒伤身,这是我熬的醒酒汤,你快喝下去。”她关心的端来醒酒汤。
“滚开!少在这儿假惺惺!”景骁直接推开,醒酒汤洒了一地,汤碗也碎落一地。
她没有任何怨言,默默的收拾一地狼藉。
景骁跑去盥洗室吐一地,她无声无息的走进去,为他轻拍后背,为他接漱口水……
她用尽所有的温柔感化景骁,终是徒劳,景骁就像刺猬一样,一旦靠近,她就会被扎的满身是伤。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作践自己了。
景家别墅。
景骁走向冷清清的客厅,坐在那里,默默的喝酒,一杯接一杯。
他满身酒气,恍惚中看见苏清棠,他伸手,一把将苏清棠拽入怀。
“苏清棠……”
“骁哥哥……”陆雪怡依偎在景骁的怀中,却听见景骁在叫苏清棠的名字,脑袋嗡一下,别提有多嫉妒了。
“你不但没有一点悔过之心,还变本加厉!苏清棠,你真该死!”景骁捏着陆雪怡的手,愤怒。
“骁哥哥,我是雪怡,你喝醉了,我扶你去房间休息。”陆雪怡听见景骁说苏清棠该死,心中似乎好受些。
“骁哥哥,你放心,我会让苏清棠尽快去死的。”陆雪怡抚摸着景骁精致完美的睡颜,轻飘飘的说。
她开始褪去景骁的衬衫,猩红的蔻丹手指触摸着他结实的肌肉纹理,一眼的痴狂和贪婪。
“今晚,我要成为骁哥哥的女人。”
叮……
陆雪怡正要进一步动作,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第7章 苏清棠这个名字不存在
陆雪怡很不耐烦的按了接听。
“谁呀,大半夜打什么电话?”
“是陆小姐吗,你的体检报告出来了……”
“我知道了,明天给我送过来。”陆雪怡要挂电话,迫不及待的要和景骁亲密,可是对方接下来的话直接给她重重的一击。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我马上过去!”陆雪怡穿好衣服,急匆匆的赶去医院。
到了医院,陆雪怡捏着体检报告,狠狠的将它揉成一团。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陆雪怡看着漫天的星空,她大吼着:“陆雪纯,就算你死一百次,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
陆雪怡去了精神病院,看着被绑在床上的苏清棠,她眼中闪耀着一丝狡黠的光,那一抹光最终停在苏清棠的腹部上。
苏清棠已经嗅到了陆雪怡浑身散发的阴谋气息。
“陆雪怡,你要干什么?”
陆雪怡走了过去,说:“苏清棠,你好好养胎吧,我不伤害你,但是如果你不听话,我就杀了你。”
等这个贱人生产后,她再除掉她也不迟。
苏清棠压抑着怒火,平静的说:“可以,把我身上的绑带解开。”
“你可是精神病患者,为防止你病情发作,不能解开,这是骁哥哥的意思,我不敢违抗。”陆雪怡一副无奈的表情,然后又说:“骁哥哥还说,你罪孽深重,要把你单独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好好反省。”
“陆雪怡,罪孽深重的人是你!”苏清棠握紧拳头,恨透了陆雪怡的装模作样。
“那又怎样?在骁哥哥的眼里,你是害景爷爷的罪人,而我永远都是无辜的,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我姐并非跳海自杀身亡,而是我推她下去的,哈哈哈,她和你一样,居然敢跟我争骁哥哥!分明就是找死!”
“你还是不是人,陆雪怡,你连畜生都不如!”
陆雪怡上前,狠狠扇苏清棠一巴掌,歹毒的说:“你尽情的骂吧,我才不在乎,只要能把我在乎的东西弄到手,我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陆雪怡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就在房门自动关合时,苏清棠却突然挣脱了绑带,跑过去,直接抓住陆雪怡的头发向后拽。
陆雪怡倒地,挣扎,苏清棠骑在她的身上,连续狠狠扇她耳光。
“苏清棠,你疯了!”
“呵呵,对啊,我疯了,我是神经病,神经病杀人是不犯法的,陆雪怡,今天我就掐死你!”苏清棠红着眼,遏制住陆雪怡的咽喉。
陆雪怡快要窒息,双腿不断的挣扎。
“住手!”景骁走进来,推开苏清棠,将捂着脖子的陆雪怡护在怀中。
陆雪怡抱着景骁:“骁哥哥,苏清棠太可怕了,她要掐死我!”
景骁那双深邃的火瞳充满愤怒:“苏清棠,你再敢欺负雪怡,我就剁掉你的双手!”
苏清棠哭了笑,笑了哭,撕心裂肺:“景骁,她是骗子!她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害了爷爷!她是一条毒蛇!”
“别试图把自己的罪孽安在雪怡身上!我一个字都不信!”
景骁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
吩咐护工:“把她绑起来,严加看管。”
他抱着陆雪怡,离开了。
苏清棠再次被绑带束缚,无法挣脱,她好累,也不想挣脱了,两眼空洞的看着景骁远去的背影,缓缓的闭上眼睛。
恍恍惚惚的煎熬着,苏清棠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日积月累的束缚令她身心麻木,而心中的憎恨却越来越清晰。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逃跑。
她看着自己隆起的腹部,感受着生命的跳动,似乎又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午夜,苏清棠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惨白的脸全是汗珠,她看着刺目的白色,用尽最后一丝力气。
“哇!”
洪亮的啼哭声在她耳边响起,她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她的孩子。
没有孩子,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刚才她做了一场梦一样。
“陆雪怡,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她看见陆雪怡穿着病服走进来,立刻下床索要孩子。
“苏清棠,你的孩子已经死了,你也去死吧!”陆雪怡用力推倒她。
“不可能的,我刚才还听见他在哭!”苏清棠摇头。
“可惜你再也听不见他洪亮的哭声了,骁哥哥说他是野种,看着膈应,就直接送他去天堂了。”陆雪怡轻飘飘的说着,笑了起来。
苏清棠在这一刻对景骁恨之入骨,她握紧拳头,浑身颤抖着。
“景骁,你会遭报应的,一定会的!”苏清棠血脉逆涌,吐了一滩鲜血,昏厥了过去。
“还愣着干什么?把她丢到海里喂鲨鱼!”陆雪怡吩咐身后随时待命的男人。
男人直接将苏清棠丢到准备好的垃圾桶内,消失在夜色中。
轰隆!
一道闪电划过,雷声入耳。
景骁从景盛大厦出来时,已经是倾盆大雨。
他站在那里,莫名的孤独袭上心头,上车,启动引擎,行驶在不是回家的路上。
他来到精神病院,病房里面空荡荡的,没有苏清棠的踪影。
他的心骤然一沉,皱眉,徘徊许久,打了一通电话。
“查一下苏清棠的下落。”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她抓回来。
“先生,苏清棠这个名字显示的是不存在。”
“上苏家调查。”景骁命令。
那边应声,挂断电话。
“先生,陆小姐产下了一个男婴。”司机拿着手机,迎上景骁,汇报陆雪怡那边的待产情况。
“嗯,去妇幼医院。”景骁内心没有一丝波动。

第8章 可以给我爸爸打电话吗
三年后,A国南城机场。
一群男男女女高举着接机牌,翘首盼望着养生女王的到来。
养生女王苏清棠,出身于中医世家,近两年在海外一直颇负盛名,因中医食疗出名,据说她的菜谱食疗法治好了各种身患绝症的病者。国内多家医疗机构想要高薪聘请她做宣传,都被她婉言谢绝。
她有自己的连锁医疗机构,并且每天都会在线直播免费食疗法,无偿为病人解除病症。
这一次来A国,就是去儿童医院治疗那些被病痛折磨的孩子。
“苏院士来了!”
为首的院长时音开心的叫着,看着前方一袭白衣的漂亮女人,迎了上去。
女人戴着墨镜,气质出众,一举一动透着骄傲和自信,风采动人,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苏清棠摘下墨镜,向接机的人热情打招呼,亲和力十足。
“苏院士,我们已经为你订了vip客房,你一路奔波,一定很累ˢᵚᶻˡ,先休息吧。”时音说。
“谢谢,我不累,先去医院。”苏清棠和时音握手,看起来精力充沛。
见苏清棠丝毫没有任何架子,时音和一帮接机人员顿时好感倍增。
上车后,苏清棠接到一通电话。
“阿棠,那家私人医院已经成功收购。”是哥哥苏遇的声音。
“很好,哥,回头我请客。”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我一时半会还回不去呢。”
“没关系,我早就来了,就等着你请客呢。”
苏清棠开心的笑了:“好,等我忙完去找你,你把地址发过来。”
挂了电话,苏清棠看着窗外的风景。
矗立于云层的景盛大厦,巍峨壮观,像是巨峰一样睥睨着整个南市。
沿途都是熟悉的道路,熟悉的风景,却令苏清棠倍感压抑。
她想到很多不好的事情,那些不堪的过往激起她内心深藏已久的恨。
苏清棠收回思绪,看着不远处的儿童医院,问时音:“时院长,医院里面有没有收容一个叫景辰的孩子?”
时音点头:“是的,上周入院的,是景盛集团创始人景骁的儿子,今年三岁,那个孩子简直是小号版的景先生,哎,长大后又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孩呢。”
“嗯,好的,到时候可以把他的病历发给我。”
其实她来之前,早就调查一切。
三年前,当她还在地狱中痛苦煎熬时,景骁和陆雪怡正缠绵悱恻,卖力的造人,这个孩子就是他们的结晶,是他们捧在手心的宝贝。
可是她十月怀胎的孩子却被他们当蝼蚁一样活活弄死!
凭什么?
苏清棠心中冷笑,眼中恨恸。
到了儿童医院,苏清棠细心了解孩子们病况,又策划了一些食疗方案,为直播做准备,但是要想提高人气,就必须为自己造势。
时音将景辰的病历发了过来。苏清棠点开,查看。
这孩子是重度贫血,血红细胞正在下降,如果不及时治疗,很有可能恶化。
但是对苏清棠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她有一套专门治疗这种病况的食疗方案。
“漂亮阿姨,我想爸爸了,你可以给我爸爸打电话吗?”
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走了过来,穿着条纹病服,睁着乌黑的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
他真可爱,小天使一样,然而,他却像极了一个人。
景骁。
苏清棠看着他,心中默默的念出了这个名字。

第9章 景先生,幸会
苏清棠知道,眼前这个小男孩就是景骁的儿子景辰。
她看着景辰,那颗心激起一丝母爱的泛滥。
都说恨屋及乌,她恨陆雪怡,恨景骁,甚至恨与他们有关的一切人和事,可对眼前这个懂事可爱的小家伙,她却没有半分恨意。
大人之间的恩怨与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孩子是无辜的,她也从没想过牵连孩子。
“阿姨?可以吗?”景辰见苏清棠一直盯着他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当然可以。”苏清棠将手机拿出来,给他。
景辰拿着手机,熟练的拨打了爸爸的电话,很快电话通了。
“爸爸,你什么时候过来陪我?”
那边的景骁停顿一下,声音低柔:“爸爸马上就到。”
“爸爸来的时候可不可以帮我买一束鲜花?”
“小辰,你对花粉过敏。”这个小家伙,总是做一些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要知道,儿子从来都是对鲜花避而远之。
“我想送给漂亮阿姨,因为她借我手机给爸爸打电话,爸爸说过的,得到帮助就要学会感恩。”景辰懂事的说。
景骁听罢,唇角勾起一丝宠溺的笑:“好。”
苏清棠有些意外。
她没想到,三岁的孩子,居然像是小大人一样细心绅士。
“谢谢阿姨。”景辰将手机还给苏清棠,站在那里一直盯着她看。
苏清棠揉了揉他的脑袋瓜:“我带你去病房吧。”
景辰点头,主动牵着苏清棠的手。
“阿姨,你的手好温暖,和爸爸的手一样温暖。”景辰仰着脸,小奶音简直要萌化人心。
“那以后阿姨天天这样牵着你。”
“我妈妈从来不牵我的手,我觉得她根本不是我妈妈,阿姨才是我妈妈!”景辰开心中又有些失落。
苏清棠听到这,蹲下身,将景辰抱在怀中:“阿姨是救治你们的白衣天使,你们每一个都是我的孩子。”
“好哎,那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当然可以了,不过要叫我阿棠妈妈。”苏清棠将他抱回病房。
“嗯,阿棠妈妈!”景辰开心的叫着。
苏清棠在他额头上亲一下,景辰别提有多高兴了,无意间朝门外看去,他乌黑的大眼睛顿时一亮,牵着苏清棠,走向站在门前的那个高大的男人。
“爸爸,阿棠妈妈是白衣天使,你快帮我把鲜花送给她。”景辰走过去,扯了扯男人的衣服。
景骁拿着一束鲜花,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失神,在近些的时候,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变的更加阴沉起来。
苏清棠…她果然没死…
景骁握着花束,力道加重,花刺扎伤了他的掌心,他毫无察觉。
苏清棠落落大方,走上前:“景先生,我叫苏清棠,幸会。”
他比三年前还要雅人深致,矜贵如天神的脸上似乎多了些许忧郁,但是睥睨天下的气场依旧让人望而却步。
苏清棠并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
她主动伸手。
景骁隐忍不发,握住她的手,力道有些重,甚至能感受到他脉搏的跳动。
但是很快又松开。
“小辰,这就是那个借你手机的好心阿姨吗?”景骁嘴角勾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冷意,双眸如寒星般凝视着苏清棠。
“嗯,爸爸,她是我的阿棠妈妈,阿棠妈妈是天使!”景辰不断的强调着。
苏清棠抿嘴一笑,然后很自然的接过景骁手中的玫瑰花:“景先生,真是让你破费了,不过这花我很喜欢,谢谢。”
门外,医护人员像是看见惊天大新闻一样,各种脑补。
“哇,景先生是要向苏院士求婚吗?”
“鲜花都准备了,婚戒安排上!”
“天,简直神仙cp,给我锁死了,使劲磕!”
有人将这一幕录制了下来。
拍照的是一个戴棒球帽的清瘦男人。
他将视频保存,默默离开了。
“……景先生,小辰虽然属于重度贫血,但是你完全不用担心,我有信心将他治好。”苏清棠避开景骁那双寒光似的眸,侃侃而谈,对自己的食疗法信心满满。
景骁像是没听见一样,低沉的说:“玫瑰花带刺,扎伤了手,烦请苏小姐给我拿一副创可贴,”
“好的,稍等。”苏清棠热心的跑去医务室。
再次返回的时候,不见景骁,只听见盥洗室哗哗的流水声。
苏清棠走了过去,将创可贴递给景骁。
景骁没有接,骨节分明的手一下子捉住她的胳膊。
“景先生……”
苏清棠被狠狠的拽进了盥洗室内。
砰一声,室门紧闭,将她与外面隔绝。
只有她和景骁。

第10章 苏清棠,很好玩吗
似乎一切都静止了,只有心跳声更加清晰。
苏清棠被景骁抵在墙壁上,无法动弹,久违的气息笼罩着她,压抑的她透不过来气。
“苏清棠,你终于肯出现了。”景骁握住她的脖子,咬牙,火光在眸里跳耀。
他找了她三年,依他强大的人脉关系网,明明老早就知道她的去向,可是每一次都抓不住,她就像一个幽灵一样,飘来飘去,行踪不定。
“是啊,我回来了,但是你别想再让我赎罪。”苏清棠冷笑。
“只要我一句话,整个南市将是你的地狱。”景骁眸光一狠。
“景骁,以前那个苏清棠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身份,苏清棠,苏院士。”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雨夜,她被丢进大海,像是无根的浮萍一样不断的挣扎,惨叫,她向岸上的男人大声的呼救。
男人不是别人,是她的亲生父亲苏文城
面对即将溺亡的女儿,苏文城不为所动,旁边的继母一直骂骂咧咧,让她赶紧去死。
“小棠,你不要怪爸,是景骁和陆雪怡让你死,他们给苏家一大笔钱,让我把你处理掉,正好你的孩子也死了,你就下去陪他吧,也免得他孤单。”
她永远记住这些话,永远记住爸爸苏文城冷眼旁观的样子。
每想一次,她的恨就会增加一次。
景骁捏着她的下巴,疼痛将她思绪拉回。
“那又怎样,很快我会让你原形毕露。”
“我等着哦。”苏清棠风情万种,主动攀着景骁的脖子,在他耳畔轻轻的说。
无意间,将一支香奈儿口红放进了他的衣袋里。
景骁欺近一分,揽着她的腰,迫使她更紧密的贴着他:“苏清棠,很好玩吗?”深重的力道带着惩罚。
苏清棠轻笑出声:“看见你一副讨厌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好玩极了。”
“呵呵,既然你想玩,我随时奉陪。”一个用力,狠狠咬破她的嘴唇,鲜血溢出,沾染彼此。
景骁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反而加深。
直到门外传来景辰的敲门声,景骁才松开她。
苏清棠气喘吁吁,脸色绯红,擦拭嘴角的血迹。
景骁开门,景辰走进来,挡在苏清棠的身边。
“爸爸,你不可以欺负阿棠妈妈!”景辰仰着脸,看着苏清棠嘴角的血迹,心疼的小眉头都拧成一团。
景骁的脸色降冷几分,带着景辰离开盥洗室。
苏遇发来一条消息。
“阿棠,视频曝光出去了,热搜词都想好了:养生女王苏院士被某景集团创始人求婚,哈哈,我又立了大功,快出来请客。”
苏清棠回复:嗯,我们是该庆祝一下。
*
一则景骁求婚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持续发酵,成为头条最火爆的新闻。
“听说这个养生女王以中医食疗为主,各种疾病在她面前都不是难题。”
“难怪啊,这么漂亮,医术又精湛,优秀的人就应该配天之骄子。”
“景先生前妻死了之后就一直单身,该不会就是等她吧。”
“有可能哦,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苏院士和他前妻一个姓哎,该不会是豪门替身梗吧!”
“哈哈,比言情小说还精彩!”
网民讨论的热火朝天,沾上景骁,苏清棠的热度持续上涨。
随即,儿童医院跟风发布一则新闻:苏院士要开食疗直播,并且还建立一个官方私人号。
“苏院士开直播,景先生很有可能是榜一。”
“直播内容或有景骁与苏院士订婚环节,精彩不容错过……”
苏院士,苏院士……
陆雪怡看着手机上的热度推送,气的险些没把手机摔了。
她离开了一天不到,突然冒出个什么苏院士!
这个时候,又自动弹出一个苏院士被求婚系列的视频,一个白衣女人接过景骁手中的鲜花,有说有笑,和景骁挨的很近。
苏清棠!
陆雪怡脑袋嗡一声。
她不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