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廷深江甜

第1章 原来你喜欢野的
轰动半月的订婚宴如期举行。
而在顶楼的单独包间,叶廷深披着拖地的袍子从浴室出来。
手里还拽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怎么进来的。”
他沉着声音,一把将那女人甩倒在床上,脸色谈不上有多好。
可女人显然不想善罢甘休,用尽了蛮力把他扯过去,如水蛇一般缠绕住他,白皙的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
“投怀送抱都不要?”
江甜在他怀里卖弄着风骚,高挺的鼻梁骨和纤长的睫毛一起擦过叶廷深的胸肌,猫抓般瘙痒。
灯火正昏黄,气氛本暧昧,男人的呼吸声渐沉。
“江小姐,劝你自重。”
“自重?”江甜无辜的眼神在阴影下格外明亮。
她两条腿缠住叶廷深的腰,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压,“这话该说给叶总的未婚妻,订婚夜都和我的男人搞在一起。”
“叶总,你得赔我。”
江甜笑靥如花,眼底却压着恨。
都说他玩的花、来者不拒,江甜今天带上八成的把握,就为了报那积攒多年的仇。
在她愈发放肆的动作催化下,叶廷深狠狠掐住她细嫩的手腕,纵身将她压在身下。
“这是你自找的,弄伤了,别怨我。”
男人的声音嘶哑,双眸泛着欲意的猩红。
意识到自己得手了,江甜满意地勾了勾唇角。
她为了此行,早已使出浑身解数。
只是,有些东西装不出来。
江甜努力维持着刚才的放荡模样,试图掩盖自己的青涩。
叶廷深混迹多年,不过几个来回就摸清楚了她的水准。
雏鸡扮孔雀?有趣。
表面上主动迎合着,内心早已心急如焚,这个时间点,距离订婚宴开始只有五分钟了,未婚夫迟迟不到场,荆曼蓉就不觉得奇怪?
江甜抬眸看向时钟,却被叶廷深扭回来,强迫她用一双隐忍的眸看着他。
“早知道你喜欢野的,我就不装了。”
叶廷深掀唇,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
江甜不解其意,还未思考,就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廷深,我进来了。”
来的正好。
她誓要起身给荆曼蓉一个惊喜,怎料想叶廷深将她死死按在床单上、掀起被子盖住她的身子,转身去开房门。
“廷深?”
透过被子和男人浴袍的缝隙,江甜看见了身穿高定礼裙的荆曼蓉,和曾经让她满心欢喜的男友俞圣晔。
能做到带公司里的男同事来找未婚夫,叶廷深到底有多信任她。
江甜狠狠咬了下的舌尖,压下随时可能喷薄欲出的恨意。
多年的爱恋,也在此刻更像一场笑话。
叶廷深半掩着门,垂落在眼前的碎发遮住了双眸,声音难掩异常:“曼蓉,等我一会儿就好。”
江甜手心微微收紧,下意识想掀开被子让他们看到这香艳的一幕,比比谁能绿死谁。
似乎是猜到了她的动作,叶廷深先一步的快速关上了门。
下一秒,江甜就被叶廷深整个拎起来,丢进衣服堆里。
“穿好衣服,滚出去。”
面对他的命令,江甜肆无忌惮,身子斜斜地靠在床头,半眯着眼,眼神媚眼如丝:“怎么,怕你的未婚妻吃醋?”
她的嗓音勾人,软软的如一滩水,虚软无力的气息里,带着风情万种。
男人动作一顿,眼神沉下去。
门一开一关,被随便套了几层布料的江甜被丢出了包间,随之而来的高跟鞋砸向了她的背。
而后,是男人毫不留情面的关门声。
江甜怔松了几秒,随后垂下头,唇角弯起苦涩的弧度。
做到这份上也没让那匹野马放弃荆曼蓉,她心中怅然。
回到楼下原本属于她的座位,俞圣晔不知从哪里回来的,从荆曼蓉的捧花里给她随手拔了朵白玫瑰,凑近了江甜,又随手插在了她胸前的位置上。
“很适合你。”
看着那枝光秃秃的玫瑰,她低头看了一眼,“谢谢,很漂亮。”
半晌,手机突然收到一段视频。
江甜随手点开,本以为是什么广告,结果看见内容的瞬间,她险些被椰奶呛到。
视频中的自己香艳火辣,姣好的身形曲线被勾勒的一览无余,连她随手拨弄发丝的姿态都尤为性感。
叶廷深附带的照片也一并发送过来。
江甜轻松认出自己的裙子口袋,而口袋里,凭空多了片黑金色的东西。
伸手去摸,微微扯出来一截,她看得清清楚楚,是酒店的房卡……

第2章 怎么不喜欢呢?
看见这条消息,再看那台上挽着未婚妻的他。
刚睡完送上门的女人就接着订婚,叶廷深那么无耻,荆曼蓉知道么?
她挑了个最显眼的位置站好,可俞圣晔偏偏要来拉她的手。
这一幕被叶廷深收进眼底,江甜笑魇如花迎接他的目光……
叶廷深再没去看她,她也不在意,只是满意地攥紧口袋里的房卡。
订婚宴结束。
江甜为了逃离俞圣晔的监视主动前往公司加班,也是为了方便晚上去酒店找叶廷深。
在此之前,她要翻一翻荆曼蓉的办公桌,看看能不能找到当初荆曼蓉抄袭自己毕业设计的稿件。
“江甜,在我位置做什么呢?”
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拔凉拔凉。
“曼姐。”江甜从桌子底下探出头,举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我车钥匙掉你桌子底下了。”
“加班?”
“嗯,曼姐呢?”
荆曼蓉刻意用配戴钻戒的右手撩了下头发,“我得去廷深家里,他爸妈老想着我。”
去叶廷深家里?
可她分明看见,俞圣晔的车远远停在马路对面候着……
“新老板快来了,今天晚上辛苦你把剩下的工作做个收尾。”
“好。”江甜维持着纯真无害的形象,目送这位准新娘拎着皮包一扭一晃离开办公室。
这是替俞圣晔监视她来了。
江甜知道那个包里是什么。
是剩下的半盒杜蕾斯。
他自己在外花天酒地,却不允许江甜和其他男性有接触。
江甜最终从荆曼蓉坐垫底下的文件里抽出一张艳韵照片,也不算是毫无收获,她已经开始期待叶廷深看见它的反应了。
拍屁股走人。
江甜来到办公室门前,却怎么也拧不开把手,她很快意识到是荆曼蓉故意把自己锁在里边。
这里是八楼,翻下去不现实,苦思冥想耗了一夜,江甜终于瘫在办公椅上睡着了。
——
迷迷糊糊间,她感到有人在掏她口袋。
一睁眼,男人阴鸷的神情映入眼帘。
叶廷深?
难道荆曼蓉所说的新老板是他?
他收回房卡捏在掌心,“江小姐果真在哪儿都能‘睡’。”
江甜想抢回来,却被叶廷深先一步握住了两只手腕、举过她头顶,唇瓣轻蠕似在回味。
她将计就计发出一声轻哼,波光粼粼的双眸望着他,“叶总没等到人,想我了?”
“拿了卡却不来,还被关在办公室。”叶廷深感觉自己被戏耍,“我的时间很宝贵。”
江甜睡眼正惺忪、有着无法伪装的诱惑力,她扭动着腰腹,只为贴他更近一些……
“想来,可是叶总的未婚妻为了逼我加班,把门都给反锁了。”
叶廷深闻言,松开了手。
恢复自由的江甜献宝般亮出了昨晚翻出来的露骨照片,勾人的唇角扬起丝弧度。
男人只淡淡瞟了眼,“没你骚。”
她甩掉高跟鞋、双腿缠住了他,眼神娇媚至极,“既然我更对叶总的胃口,那不如选我。”
兴趣才被勾起来,任谁都不想轻易放过,叶廷深把荆曼蓉的赤身照片丢到一边,只一个眼神就让江甜心领神会。
她进步很大,如今已能牵着这段风月流动。
他揶揄的目光扫过江甜的大腿处,内侧发紫的红印还能对应上他的指节弧度……
此刻,江甜肩膀上的一块小疤引起叶廷深的注目。
回忆被冲撞。
他突然没了兴致,伸手推开身下那个可人的妖精,点评道:“开过荤的就是不一样。”
只此一句,掀开江甜掩盖青涩的遮羞布。
她强撑笑意,魅力不减,指尖轻点照片上的人,“不过看来,叶总没能让荆曼蓉尽兴。”
叶廷深再度瞟向静躺在地上的照片,鼻间低哼一声,“不过是半斤八两的货色。”
江甜骨头软,蜷缩在办公椅上的她体态娇小,却格外有料。
她的声音娇娇的,酥到骨子里:“既然都是一个货色,叶总娶她回家,岂不是……绿到家了?”
叶廷深动手在她腰上拍了一把,“那你想让我怎么办?”
“退婚啊。”她的笑容艳艳,说话肆无忌惮:“这对于叶总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么?”
“不难。”他手下的动作微微用力,丝毫不怜香惜玉,惹得江甜吃痛的娇叫了一声,看着留下浅红色的印子,才堪堪松了手。
“只是,目前来看你的诚意,并不够格。”
男人凛冽且肃穆的气质席卷她,仿佛一位被冒犯的神明。
最终,她还是没能在房间里待太久,被叶廷深毫不留情地赶了出来。
理由是,没有诚意。
路过全身镜,她停留了片刻。
她的长相清丽脱俗,属于三分清纯七分媚,一颦一笑都勾得人移不开步子的类型。
如若是平常,她不屑于靠这张皮囊获取什么。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被男友劈腿、设计被小三抄走、自己背上抄袭的骂名……
想到这儿,她手指收紧,眼神骤然一冷,指尖狠狠嵌入掌心,掐出一道一道的印。
她失去的一切,都要让他们偿还!
楼上。
叶廷深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把江甜的证件拍照发在了一个对话框里。
【小宋,辛苦一下。】
他的脑海里反复浮现出她肩膀上那块伤痕,指尖一遍遍抚过证件上女人的脸,笑得餮足。
江甜,好久不见。

第3章 叶总,这房卡得给我
当俞圣晔和荆曼蓉进入公司的时候,江甜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了。
她闭上眼,装作没有看见男友甩开小三时的慌乱。
俞圣晔傍富婆的水平确实不错,他们两个,胆子一直很大。
荆曼蓉出生于大家,但绝对算不上闺秀,生母本就是小三上位,如今也算取得真传,只不过眼光低、情也滥了。
半小时后员工到齐,俞圣晔领着新老板进来。
江甜与叶廷深对视的那一刻,还能看见他脖子上淡淡的咬痕。
俞圣晔将职员逐一介绍给叶廷深,尤其是提到荆曼蓉的时候,更是夸赞不已:“曼蓉一直很优秀,虽然是叶总的未婚妻,但是在公司却也没有一点架子,向来兢兢业业,不愧是叶总看上的女人。”
轮到江甜,却是三言两语直接带过。
根本没怎么把她当回事。
好在江甜也不介意,反正自己早就被叶廷深里里外外摸了个干净。
没一处是藏着的。
——
叶廷深开的第一场会就给足了下马威,那张俊朗淡漠的脸上不曾有任何的情绪,全程绷着脸面无表情。
整个会议室里,氛围很是压抑。
唯独江甜不是。
她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对自己的外貌更加自信。
桌下套着黑丝袜的腿不停往叶廷深的方向探,试图在男人冰冷的眸子里点燃几颗火星。
他对此视若无睹,连说话都不带颤。
江甜见状,便愈加放肆,结果下一秒就被点了名。
“景舟的外观改造项目,谁是主设计师?”
她赶紧把腿收回来,毕恭毕敬的站起,“叶总,是我。”
江甜一本正经的样子,叶廷深还是头一回见,他眯眼看向手机屏幕上小宋发来的资料。
‘抄袭’二字格外扎眼。
叶廷深暗自嘲讽,下的决定不容置疑:“换人。”
江甜有些错愕。
这是前任老板好不容易给她的机会,她一个背负抄袭污点的人本就难以被大众正眼相待,如今叶廷深说换人就换人,她花了两年得到的肯定刹那间付之东流……
眼看策划案即将被送入荆曼蓉带领的团队手中,江甜果断出声。
“叶总,景舟项目的建模已经完成,现在推翻重来必然赶不上甲方给的最终时限。”
她眼神坚定,“我们有能力做好。”
这不止是江甜东山再起的博弈,也是她身旁几位新人设计师期盼已久的机会。
她不知晓叶廷深为何要做此决定,但若只是为了针对她,至少江甜不能把整个团队拖下水。
“小甜,你别往心里去。”荆曼蓉把策划案退了回去,笑意浅浅,“叶总只是不放心让一个有过‘抄袭前科’的人担任主设计师,都是误会。”
这种时候倒是叫起‘小甜’了,江甜的脸色变得铁青。
抄袭前科?她倒也有脸提!
俞圣晔倒是安安静静的,没打算帮江甜说一句话,时不时地还用眼神示意江甜,让她别说了。
“小甜,等下再说,叶总还在呢。”他压低了声音,显然是打算让江甜低头。
“我没抄。”江甜表面从容,台下的双手却攥紧成拳,带点狠的盯着荆曼蓉,“谁抄谁心里最有数。”
“小甜,有错就改,没什么大不了的。”荆曼蓉满脸关切,眼睛则轻蔑的眯起,“我们知道你一定有苦衷。”
江甜险些没气的笑出声来。
叶廷深面无表情的欣赏完这一出戏,握紧钢笔的手放松了些,原本没打算再做调整的他,而今却起了兴致。
“既然江组长胸有成竹,那就带着方案来我这里做汇报。”
江甜感受到有东西压住了她那只不安分的脚,垂眼向下看,叶廷深泛着油光的皮鞋正踩着自己的白色高跟。
他的脚腕又用力了些,似在等她一个答复。
“知道了,叶总。”江甜在叶廷深的示意下重新落座,那男人的皮鞋再也没有挪开。
有了他的表示,江甜后半场会议没多搞什么小心思,只在叶廷深宣布散会的时候,抬脚愤恨地踩了回去。
众人纷纷回到岗位,江甜故意多整理了会儿笔记。
闺蜜方念是最后一个出去的,知道江甜计划的她很给力地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江甜身子往前倾,纤细的手指擦过叶廷深的下巴,最终在喉结处逗留。
“叶总,房卡。”她的大拇指在男人的喉结上反复摩擦,直到叶廷深吞咽的动作被她的手掌捕捉。
见他有了反应,江甜主动钻进他怀里、仰头亲吻他,不老实的小手一路往下。
叶廷深一把捏紧她的手腕。
江甜不信他会如此无动于衷,“叶总是觉得这里人多眼杂么,放心,我很安静的。”
他两根手指夹着房卡,语气里带着点玩味和挑衅。
“我说过,想要达到目的,就拿出你的诚意来。”
她微微一笑,将双手搭在叶廷深肩膀上,随后跪坐在他的大腿两侧,一把转椅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
“叶总要的诚意,马上就到。”江甜取走他手中的房卡,暂且离开了会议室。
叶廷深并未阻拦。
她很快折返回来,带着一电脑的‘好东西’重新坐到叶廷深的腿上,“我来给叶总看方案。”
鼠标轻轻一点,荆曼蓉不堪入目的浪荡模样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江甜笑意更浓,模仿着录像里的画面肆意挑拨,“娶妻,总该知己知彼,可了解她的人那么多,叶总是打算厚积薄发么?”
许是做的有些过了,放置在她腰间的手猛地收紧——

第4章 黑丝换白丝
叶廷深透过江甜的发丝,将寻乐求欢的荆曼蓉收入眼底,满屏春色并未在他眸中激起一点涟漪。
“哪里弄来的?”他伸手按下暂停键。
录像恰巧定格在荆曼蓉叫出声前,江甜倍觉可惜。
“俞经理手机里多的是。”她答着,扭过身子面对叶廷深。
精致的小脸一凑近,叶廷深不得不承认,江甜的长相很讨喜。
他又看了眼影像中的荆曼蓉,随后揽上那缠绕着自己、姿态妖娆的女人,“只看不做,这就是你的诚意?”
江甜眼中有水光潋滟。
她攥住叶廷深的领带,一边解一边亲吻他脖颈,心里暗骂:衣冠禽兽。
情欲皆到位,叶廷深狠狠揪了把江甜的黑丝袜,“不月兑,等着我撕?”
她全身的骨架都酥了,软乎乎的趴在会议桌上,足尖时不时擦过男人的脚踝,“叶总可别扯坏了,否则您的未婚妻问起来,我就说实话。”
叶廷深笑的意味不明,指节使的力道又大了些。
不过是她三言两语,总会有办法报复回去。
威胁他的代价,江甜一并受下,从头到尾都在逞强的她,面对叶廷深接二连三的小动作,还是挤出两滴泪。
当他捏着其下颚,迫使她回头的那一刻,江甜发红发烫的脸有股别样的韵味。
叶廷深拨开黏连在江甜嘴唇上的几根发丝,俯身下去,她的吐息变得很近。
会议室外的走廊上有人头攒动。
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喊:“曼姐晕倒了!”
叶廷深亲吻她的动作被拦截在半空,眼中复杂的情绪一点点归于平静,他沉声命令道:“穿衣服,别被看见。”
知晓他即将抽身离去,江甜快速搂紧他的脖子,做完了叶廷深方才没继续的事。
男人的身躯一顿,思绪被抽空了几秒。
待到回过神,他果断推开江甜,披上外套系上皮带,朝会议室大门快步离去。
“叶总就这么稀罕头顶上那点绿?”
“嘭!”
叶廷深关门的动作还是那般无情,刚才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可没见这样。
江甜咽下卡在喉间的酸涩。
她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不紧不慢地整理好仪容,顺手抓起一旁的丝袜,江甜清楚的看见上面破了两个大洞。
怎么看都是故意扯的。
叶廷深,道貌岸然的家伙,荆曼蓉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江甜看着手里的丝袜,想起荆曼蓉压在座椅下的赤身照,她决心要往叶廷深的办公室跑一趟。
出会议室的时候,正巧看见那个男人抱着他的未婚妻火急火燎冲下楼,江甜但愿她是真的有事。
在叶廷深办公室耍完了小心思,江甜退出来,和捧着资料的俞圣晔撞个正着。
“小甜,你找叶总有事?”
江甜和俞圣晔交往五年,一直都是那个乖乖女的形象,因为她蠢,俞圣晔从来不觉得自己干出来的勾当会败露。
“叶总带未婚妻去医院了,你们的设计方案恐怕得等他回来再看。”俞圣晔笑着挽上她的腰,却看见江甜的丝袜不见了,腿上还有些许红印。
见他起了疑惑,江甜赶紧找了个理由,“我好像有些过敏,那一条穿久了痒痒的。”
俞圣晔没理由不信。
“那就丢了吧,可能是材质不好。”
“嗯。”
几轮折腾下来,还被俞圣晔拉去处理了一堆烂摊子,身心疲惫的江甜总算回到自己办公桌。
方念脸上挂着姨母笑。
“怎么样怎么样?”她凑近江甜的脸,“评价下咱新老板的身体素质?”
江甜看向她八卦但真诚的脸,思索再三蹦出了句:“不太行。”
方念愣在原地。
——
荆曼蓉是下班前一小时回到公司的,没人知道她晕倒的理由,除了叶廷深。
她的脸色看上去不好,到了桌前盯着椅子迟迟没有坐下,江甜对此略知一二,想必是那张照片消失的缘故。
这时,手机突然弹出叶廷深发来的消息。
江甜拿起来一看,是那条被自己塞进他笔筒里的破丝袜,发现的倒挺快。
第二条消息接踵而至。
【黑的看过了,下次穿白的。】

第5章 若是偷,倒也能爱一晚
方念凑过来,看见江甜手机屏幕的那一刻激动到语无伦次,却又因为荆曼蓉在旁边不能大呼小叫。
她一把抢过江甜手机,直接在聊天框里边输入:“卧槽,看这意思下次是打算撕白丝?”
江甜白了她一眼。
而俞圣晔突然进来,给方念吓得手一抖,按到了‘发送’键。
江甜真想掐死这个不靠谱的女人!
她赶紧拿回手机,所幸两分钟内还能撤回,但愿叶廷深没看见。
俞圣晔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荆曼蓉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江甜的异常,他笑着宣布:“叶总说今晚请客吃饭,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大家收拾收拾吧。”
一听有免费的大餐吃,方念火速跑去收拾东西,丝毫不管旁边低头沉默的江甜。
而江甜看着屏幕上叶廷深发来的新消息,又瞥向左后方对荆曼蓉嘘寒问暖的俞圣晔,心一铁,拎包下楼。
公司楼下。
江甜刚走出去几步路,路边一辆布加迪就打了两下双闪,她心领神会。
直奔副驾而去,刚上车,男人沙哑的嗓音就贴近她耳朵:“求睡的步子就是轻快。”
江甜靠着椅背,有意无意展示自己曼妙的身段,她分明看见叶廷深的口袋里塞着她脱下来的东西,不免勾唇一笑。
“叶总最好马上发动,再等会儿俞经理就该牵着您的未婚妻下楼了。”
叶廷深半眯着眼,凛冽的眉峰微微扬起,“怎么,怕被看见?”
“不是。”江甜声线诱人,伸出去的手从他口袋里抽出节丝袜,目光似能看穿他,“怕的是叶总……等不及啊?”
叶廷深嘴角噙着一抹轻佻,“安全带,系上。”
见江甜乖乖扣好安全带,他一脚油门驶离公司。
看样子,叶廷深应该没看见方念发出去的那句话,江甜松了口气。
叶廷深把场地订在市内顶尖高档场所,车辆刚使进地下车库,一只手就搭在了他大腿根上。
他回握住她,阻止了她下一步的动作,江甜深邃的眼眸在黑暗中反着光。
车停在地下车库B3区,叶廷深刚熄火,江甜的吻就如暴风雨般落下。
“江小姐。”他掐住江甜的锁骨,将她推远了些,“你我之间,到底是谁更等不及?”
前排办事不方便,叶廷深下车打开后排门,江甜被一把推了进去,成年男性的重量很快压得她无法喘气。
叶廷深手握车钥匙,轻轻一摁,车门上锁。
狭窄的空间丝毫不影响他的发挥,江甜的指甲嵌进皮坐垫里,高跟鞋掉落在一边。
移动的光线晃了晃江甜的眼,她隔着玻璃,看见一个陌生男子抽着烟,亮屏的手机随着他的手在空中晃悠。
男子走过来,将后背靠在了叶廷深的车上,看那架势是想借叶廷深的布加迪自拍炫富。
许是感受到车体的震动,男子的脸凑近了玻璃,想从里窥探出什么。
江甜赶忙缩下去,把头压的很低。
车窗下摇,叶廷深阴冷的目光震慑住那人,“看什么?”
男子虽不认识叶廷深,但也被他身上高贵冷峻的气质唬住,接连道歉然后忙慌着跑开。
被这么一搅和,叶廷深兴致索然。
他最后再摸了把,便将衣服丢给江甜,“景舟的项目给你了,就当是这些天的回馈。”
“还有,我没有撕袜子的癖好。”
江甜浑身一颤,那条消息,叶廷深果然还是看见了。
方念那个该死的!
他系上皮带,面容沉静,还是那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就好像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
江甜难免猜测,叶廷深是不是睡别的女人亦是如此。
经验多了就能做到衣襟不乱?
叶廷深那肃冷倨傲的气息,很快冲散狭小空间内的暧昧气氛,他没等江甜穿好衣服,而是将车钥匙丢给她,先行下车离开。
头也不回。
江甜感觉自己像在做贼,替叶廷深锁好车就迈着酸疼的步子乘电梯上楼。
让一个路痴独自找店真是不友好,江甜东绕西绕总算摸到了他订的包房。
推门进去。
荆曼蓉正娇滴滴的趴在叶廷深肩膀上,男人神情温柔,不似方才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