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南洲周翘

第一章:洗眼费用
周翘正在给一个姑娘做美甲,放在一旁的手机不停地响。
周翘用余光扫了一眼,没准备接,她低头继续封层。
眼前的姑娘却好心提醒周翘:“老板,要不你还是先接电话,我不着急。”
周翘抬头,眼前的姑娘浅浅一笑,单纯又天真。
她按掉了手机:“没事,你这个快好了。”
姑娘嗯了一声,两人都没在说话。
周翘认真在做事,姑娘用做完的那只手回复微信,干净的脸始终带着浅浅的笑。
周翘忽然觉得年轻真好,可她明明也才二十二岁。
这姑娘沉浸在微信聊天中,过了一会儿,周翘伸了伸酸痛的脖子,说道:“好了。”
姑娘低头欣赏了片刻,拍了一张照片,她问:“老板你觉得这个好看吗?”
周翘愣了愣,“你觉得好看才最重要。”
姑娘大概想从周翘这得到一个认可,伸出两只手仔细地看了半天,嘴角有藏不住的笑。
“老板,我这个美甲是我的室友帮我团的,我再报一遍订单号可以吗?”
“可以。”
周翘收拾完桌面,走到电脑前坐下。
姑娘正要将订单号报给周翘,一阵推门声后,进来了三个男生。
“赵悦为了一个破美甲,你让我等你两个小时。”
宋泽埋怨着,另外两个在长沙发上坐下了。
“哎呀,我这不是弄完了吗?”
赵悦娇嗔解释着,顺手挽住宋泽的手臂,“付钱呗。”
周翘握着鼠标的手停顿了一秒,看向眼前的男生,嘴角扬了扬,眼神又瞥向赵悦,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
眼前的这个男生原来是个大冤种!
“18000”
周翘冷笑着,指了指收款码,“扫这就行。”
宋泽眉宇微皱,整个人半靠在收银台边上,问周翘:“她两根鸡爪子是镶了黄金?”
“宋泽!”
赵悦面子挂不住了,尤其陆其明和靳南洲还在这,宋泽这个样子有点打她的脸。
这种场面周翘见过不少,她懒得跟一群小屁孩见识,她目光落在赵悦脸上,“是扫码还是用订单号?”
周翘猜眼前这个纯真无害的姑娘可能是最毒的。
赵悦被问住了,瞪了周翘一眼,没吭声。
陆其明和靳南洲两人对视一眼,嘴角泛起冷笑,也在心底鄙视宋泽。
想要姑娘,18000也舍不得!
宋泽也看着赵悦,心里的火气不打一处来。
三番两次放他鸽子,上来就要他付钱。
“怎么偿?打扑克?”
宋泽这会眼神变了,看向赵悦多了一分不屑,也不枉费陆其明骂他傻子。
赵悦装着一副听不懂的模样,锤了一下宋泽的肩膀,“你想什么呢?快付钱!”
此时周翘的脸色并不好看,她忍着火没发。
“躲开一下!”
坐在沙发上的靳南洲清冷地说道。
宋泽和赵悦纷纷回头,周翘才注意到这个气质耀眼的男生,长相帅气,气场也足。
是这三个男生中最帅的那一个!
过了几秒,周翘就听见:收钱吧到账20000元。
得,还多给了2000。
赵悦喜笑颜开,颠颠跑到靳南洲面前,“南洲学长谢谢你,这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靳南洲嗤的一声,摆明看不上赵悦这拙劣的伎俩。
宋泽一副吃了狗屎的模样,瞪了靳南洲一眼。
靳南洲无所谓地往后靠了靠,赵悦身上的香水味有点冲人,他朝陆其明使了个眼色。
陆其明瞬间了然,“走了我的大少爷,我和南洲还饿着肚子呢。”
几个人准备走了,周翘才回神,从抽屉里找出一叠现金数了2000,走到靳南洲面前,“给,转多了。”
靳南洲睨了她一眼,并没有接:“当洗眼睛的费用。”
这话一出,周翘瞬间悟到了。
这三个男生都不是什么善茬。
赵悦的面色瞬时涨红,这种被羞辱的感觉,周翘太懂了。
无非是赵悦太捞女了一点!
周翘转身将2000放在赵悦的手里,赶客了:“慢走不送。”
走在最后的宋泽警告赵悦道:“下次你来这种地方别他妈的叫我来接你!”
这种地方这几个字特别大声,仿佛周翘这美甲店有毒一样。
周翘听了,也只是撇嘴冷笑。
狗东西!她在心里骂。
她起身去拿手机,却与回头的靳南洲对视着。
那一眼,让周翘浑身的寒气冒了上来。
凛冽如刀。
又深情缱绻。
太过于矛盾!
周翘突然有点怕,可他们并不认识呀!

第二章:替谁跟我谈
美甲店在大学城商圈内,消费群体主要是学生居多。
艺术学院,非富即贵的人一大把,像赵悦这样的女生,自然也不少。
毕竟,爱美的女生,哪个美甲只做基础款。
周翘翻动手机屏幕,明睿的消息一条接一条。
老婆,我好想你呀。
老婆,你忙完了吗?
周翘盯了手机屏幕一会,不想理她才是重点。
她懒,看了时间,明睿这会也不在上课,直接拨了个视频通话。
刚接通,却被换成了语音通话。
周翘眼底泛起一丝冷意,手机放在一边,她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着明睿。
一阵窸窣慌乱后,明睿试探着:“老婆?”
周翘懒懒嗯了声,听不出任何异样。
明睿讨好地笑了笑,“想我了?”
此刻,他光着上身,旁边还躺着舞蹈系的校花宋意。
进展到一半突然被打断,宋意的脸色并不好看,她瞪着明睿快点挂掉。
明睿眉宇微皱,拉了拉被子,转到床的另一边躺下,搂着宋意的肩膀,在她的耳边呵气,惹出一阵浅浅的坏笑。
轻轻地,却落尽了周翘的耳里。
周翘翻动屏幕的手停了几秒,面无表情地问:“怎么了?你不舒服?”
明睿咬了一口宋意的脖子,旖旎声一寸一寸刺激周翘的神经。
“嗯,昨晚画了一晚上,有点累。”
周翘哦了一声,点开十几个小时之前收到的高清照片,原本平复的心情,此刻又泛起苦涩。
画了一晚上?
应该是搞了一晚上!
明睿担心周翘怀疑,假意打了个呵气,说着:“宝宝,你忙完了也回去休息哦。”
张口就来的关心,令周翘作呕。
“好呀。”
周翘笑着。
“我挂了哈。”
“嗯。”
绿她,绿得如此心安理得。他从不叫她宝宝的,今天一下子露了嘴。
她瞟了一眼通话时长,有点寒心,她从前怎么没发现明睿这么狗呢!
但周翘没想过和明睿撕破脸。
毕竟,他们需要彼此。
明睿的朋友彭峰生日,聚会时间早早就定下了。
据说是,家里有钱。
明睿需要和这一群人混熟,搭上通往上流的线。
周翘很明白,她也不过是明睿目前的跳板而已。
到了聚会地点,周翘推门而进。
一家KTV的包间。
没有纸醉金迷的旖旎,也没有暧昧气息。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周翘一眼就找到了明睿。
宋意坐在他旁边,他身上还穿着自己送的卫衣!
周翘忍着火没发作。
看向明睿的目光藏了一丝冷。
又上下打量一番宋意,长相漂亮,身材匀称,一副纯,欲模样。
只不过婊,里,婊,气。
明睿推开宋意,过来牵周翘,“老婆你来晚了。”
边说,边要去吻上来。
一股淡香扑过来,周翘偏了头,明睿吻到了她的唇边。“怎么了,害羞了?”
一把将周翘搂在怀里,还不忘给彭峰使眼色。
等明睿放开她时,宋意已经坐到了角落。
周翘不明白,她看起来是有多好骗,明睿把她当傻子一样糊弄。
明睿拉着周翘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把玩着周翘的手,俨然热恋中的情侣模样。
周翘嘴角微扬,笑得牵强。
彭峰接了个电话,推门出去了一会。
再进来,后面来了五个人。
周翘半眯着眼,还没看仔细,听见彭峰说:“你们能来,可真给我面子。”
宋泽哼了声,“靳公子要来捉,奸。”
话音刚落,彭峰尴尬地笑了。而周翘明显感觉明睿突然变得僵硬,心跳加了速。
她回头,佯装茫然看向明睿,“捉谁呢?”
明睿没应声。
周翘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开了手边的灯,尴尬无处遁形。
她才注意到半倚在门边的男生。
黑色衬衫称得他的皮肤更白皙,两个扣子没扣,露出脖颈的大片肌肤凛冽禁欲,袖子微卷,手肘紧绷有力,浑身散发着疏离清冷的气息。
原来是他!
周翘的目光很直接,一旁的明睿顾不上不安,扯了她一把。
视线刚要收回,却与靳南洲四目相对。
锋利如刀,周翘踉跄了一下。
她有点害怕地收回视线,却听见一旁站着的宋泽嘲讽她:“小姐姐你连你男朋友都看不住吗?”
说完,宋泽瞪了一眼明睿。
明睿搂紧了周翘没应。
胆小怕事的模样,更让宋泽瞧不起。
靳南洲放任着宋泽制造尴尬,周翘不适应这种场合。
她往前走了一步,明睿松开她,有点害怕地站在原地。
“谈谈吧。”
她走到靳南洲面前,很是丧气。
靳南洲扫了她一眼,声音冷淡:“你替谁跟我谈?”

第三章:道歉要有诚意
周翘忍着心里的不快,回头瞪了一眼明睿。
“替他!”
周翘指着明睿,迎上靳南洲的目光。
靳南洲神色疏离,嗯了一声,推门走了出去。
周翘跟了上去。
两人前后出了KTV大门,靳南洲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拿在手上把玩。
“想怎么谈?”
他像是询问天气一般,言语冷淡,仿佛刚才的尴尬与他无关。
周翘皱着眉:“成全他们?拆散他们?”
她不痛不痒地提议。
靳南洲垂眸瞥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舞。
忽而,手机里高清的视频映入周翘的眼里。
“你男朋友绿了我,也绿了我朋友。”
周翘看出了那一双纤细的手,美甲图案她认得。
她有些难过,眼眶里闪着泪。
“你们想怎么样?”
她带着哭腔,看着靳南洲,仿佛做错事情的那个人是他。
靳南洲不说话,只盯着她看。
周翘心里捏了一把汗,刚才那一瞬,她不过是在耍赖。她太清楚他们这群人的做法了,无非一个比一个狠。
清朗的环境,两个人对视,周翘只感觉心跳加速,浑身的不安都在叫嚣。她舌头舔了舔唇瓣,晕开一抹干燥。
或许,这样的夜晚令人沉醉。
靳南洲慵懒地笑着,“我想怎么样都行?”
低沉的声音,勾得周翘心里一痒。
很快,她又理智回笼。
“你找明睿吧我走了。”
她站远了一点,低头打车。
“嗯。”靳南洲应了一声。
很快,周翘打得车来了。
她快速坐上车,催促司机开走。
靳南洲还站在原地,月光撒下来,更添了一抹清冷气息。后视镜里的他渐渐消失,周翘收回了视线,捏着手机不说话。
明睿的消息一条一条的跳出来。
周翘想看不见都难。
来南市之前,那些人耳提命面,句句嘱咐,一涌而上,在她的脑海聚集。
这一次不帮他,她连家都会没有了。
“麻烦你送我回刚才上车的地方。”
司机很快改变了路线,车子往回开。
一分一秒,周翘都觉得煎熬。
到KTV门口时,靳南洲正和魏然在抽烟。
猩红的火光中,魏然拍了一下靳南洲的肩膀,安慰着:“你也不喜欢宋意,无所谓。”
靳南洲白了他一眼,“你喜欢林果?”
毋庸置疑,无光欢喜,只是在台面上,有些难看罢了。
魏然再笑,“懂了。”
他碾碎了烟头,往里面走。
靳南洲抖掉烟灰,抬眸间看见了周翘。
她额头有细汗,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微喘着粗气。
想必经过了一番挣扎。
靳南洲想到了另外一个女人,和她一样,不停地为一个男人善后。
滑稽又愚蠢。
周翘看见靳南洲,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还没动手。
两个人遥遥望着,像是要把彼此吸进眼里。
他们心知肚明,他们所要的目的不一样。
靳南洲把烟头扔进垃圾桶,转身要往里走。
周翘赶紧小跑,追了上来,她扯住靳南洲的衬衣一角。
仰头看着他,却不说话。
靳南洲任由她扯着,头顶的灯光落下来,他们的影子在地上相依,像一对情侣似的。
周翘脸一热,慌忙松开了手。
为了明睿,她只能硬着头皮道歉:“对不起,我代替明睿向你和你的朋友道歉。”
靳南洲俯身下来,单手挑起周翘的下颚,素净的脸粉黛未施,纯洁如雪,激起了他的破坏欲,他想在她这,留下他的痕迹。
结果放她走了,又自投罗网。
再善良的猎人,现在也想着收网。
“道歉要拿出诚意。”
靳南洲在周翘的耳边提醒。

第四章:她发了狠
副驾驶上,周翘侧身打量靳南洲。
受惊了的兔子一样,红着一双眼睛。
靳南洲此刻倒像是一个坏人,强行一个好女人下地狱似的。
他压着心里的那股燥意,脚下的油门越踩越重。
周翘紧张地攥紧安全带,一声不吭。
她知道他心里有怒气,撒在她身上,总比明睿受伤好过。
到了酒店。
周翘跟在靳南洲身后,局促不安。
她和明睿在一起五年,亲密关系不过轻吻而已。
而眼下,她居然跟一个见过两次的男生进了酒店。
她恨透了这一切。
靳南洲拉上窗帘,懒懒靠着沙发。
周翘咬着唇,一下子冲到靳南洲面前。
没多想,她跨在他腿上坐下。
双手捧住靳南洲的脸,俯身吻了他的唇。
青涩毫无技巧的吻,惹得靳南洲喉结微动,他眸深如墨,并没有迎合,也没有反抗。
送上门的,他压根不用多费心思。
周翘眉头皱了皱,她停了下来,凑在靳南洲耳边微微喘息。忽而,她在靳南洲白皙的脖颈上用力咬了一口。
靳南洲吃痛,推了她一把,捏着她的下颚,眼神发狠。
“不想活了?”
周翘顺着他的话,点头。
她也想过一了百了,可她不甘心,凭什么同样是女儿,她们的命运差这么多?
靳南洲看出了周翘眼里的决绝,他突然没了兴致。他伸手将周翘推开,从沙发上起身。
来了电话,靳南洲开门出去接。
之后再也没有进来。
周翘该侥幸,今晚她还是完好的。
隔天一早,周翘被电话吵醒。
远在北市的明母梅莉打了电话。
她不想接,任由电话想了几分钟。
之后又是微信。
长篇大论,一字一句,说着这些年的付出。
周翘不想看,也不想回。
她给明睿发了消息,起身回美甲店。
周翘不想欠靳南洲的,她给靳南洲打电话没人接,只好添加微信。
靳南洲在医院守了一夜,早上刚公寓休息。
这会睡得正熟。
周翘回美甲店,明睿在门口等着。远远望见周翘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他怒气横生。
“你们睡了?”
他言语直接,刺得周翘懒得解释。
周翘弯腰去开门,明睿扯着她,“你说是不是睡了!”
“让开!”
周翘提醒明睿,她要开门。
明睿往旁边躲,眼神没了之前的怜爱。
“你说呀,到底睡了没有!”
“没有!”
周翘冷冷看着明睿。
明睿一脸不相信。
“我特么跟你在一起五年,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你跟靳南洲进了酒店,你说你们没睡,你糊弄鬼呢!”
美甲店门口有三三两两的人驻足,周翘捂住明睿的嘴。
明睿在北市被家里人宠坏了,之前也在她的面前撒泼卖惨,她都能忍。他的力气很大,挣脱了周翘,“你别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妈的!”
周翘浑身颤抖,被无力感包围:“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这些事不是你搞出来的吗?”
明睿犹如一头野兽发了狠,他不顾周翘的挣扎,捧着她的脸,“你特么好好看看,我才会是你老公,你明目张胆绿我!”
他咬着周翘的唇,发了疯一般,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里。
周翘像个木偶般,没有挣扎,承受着唇瓣上的刺痛。
她自暴自弃地想,今天她死在明睿手里该多好。
她的眼睛淌下一滴泪,正在她思绪恍惚间,她的手机响了。
是明母。
周翘像泄了气的皮球。
明睿放开了她,瘫坐在地上喘粗气。
她扶着门把,眼眶猩红。
“我可以抵命!”
她发了狠。

第五章:这么激烈
明睿震惊地看了周翘一眼。
今天之前的她,再委屈也没说过这样的话。
他有点慌,担心周翘再说出令他不安的话,摸了摸鼻子走了。
周翘松了一口气,接了明母的电话。
门口这么一闹,周翘没了心情。
她和几个约好的客户发了消息,关门到楼上睡了一觉。
再醒来,暮色四合。
窗户外的商圈依旧是灯火璀璨,周翘看了手机。
靳南洲同意了她的好友请求。
周翘发了自己的名字,很快,她也收到了三个字。
靳南洲!
周翘心里一紧,他就是靳南洲。
有些小心思冒了出来,一秒过后,又消失不见了。
周翘想起他的那张脸,疏离又清冷。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发。
反而是靳南洲,过了一会,拨了个视频过来。
周翘是懵的,慌乱中,她点了接通键。
靳南洲还在床上躺着,他的浴袍微敞开,肌肉匀称,纹理清晰。
周翘的唇被明睿咬破了,淌着血珠,微微肿了。
明睿毫发无损的模样,周翘便知道,靳南洲并没有对付他。
“谢谢你。”
周翘道谢。
靳南洲并没有说话,黑眸盯着周翘的唇,胸口闷了一点燥,“这么激烈吗?”
周翘低头捂住嘴摇头。
靳南洲嗤了声,“挂了。”
周翘嗯了一声,只有嘟的声音。
靳南洲将手机往旁边一丢,掀开被子起身。
刚才还在一旁看戏的陆其明,笑着问:“怎么?欲,求,不满?”
靳南洲没答。
陆其明又说:“明睿这种渣男,怎么还有个女人对她这么死心塌地?这么相爱吗?”
靳南洲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依旧不语。
辛辣的味道,令他皱眉。
陆其明冲着靳南洲不怀好意地笑,猜测着:“保不齐是明睿,很让她满意,离不开?”
靳南洲去衣帽间穿衣服,陆其明悻然闭了嘴。
片刻,靳南洲和陆其明一起驱车去了医院。
豪华病房里,顾瑶正半躺着。
她脸色苍白,手背上还插着针管。
陆其明走在前面,敲了门。
顾瑶抬头,清瘦的脸蛋上有明显的笑。
“你们来了呀。”
她声音欢快,清风拂面一样的暖。
再抬头,靳南洲走了进来。
陆其明借口抽烟,将空间留给了两个人。
病房里有些安静。
顾瑶拉住靳南洲的手,情绪有些低落,“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靳南洲摇头,俯身在病床边坐下。
顾瑶趁机一把抱住靳南洲的腰,嘴角藏着狡黠的笑:“你想不想我呀?”
“想。”
靳南洲答着。
“我也想你。”顾瑶撒娇,“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跳舞呀?”
靳南洲摸了摸顾瑶戴着假发的头,没有说话。
顾瑶一张脸耷拉下来,一下子没了斗志。
她原以为,这几年靳南洲细心的照顾,她是会被原谅的。
可他的态度,还是和之前一样。
他的心,像一块冰冷的石头,捂不热的。
“南洲,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顾瑶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靳南洲没答,原本带着温暖的手垂了下来,他推开顾瑶,“你多注意休息,我下周再来。”
顾瑶的眼泪噙着泪,咬着唇点头。
她有点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任性!
出了病房,靳南洲舒了一口气。
陆其明是他无数不多的朋友自然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好意提醒道:“你如果是为了靳家照顾顾瑶,大可不必这么牺牲自己,你明知道她……”
靳南洲冷眼扫过来,打断了陆其明的话。
是冒牌的,却也是顾家承认的,这是唯一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