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棠景骁

第1章 腾出景太太的位置
“叮……”
苏清棠将最后一盘菜端在餐桌上,接听了丈夫景骁打来的电话。
“苏清棠,到现在你还赖在景太太的位置上不走,真是厚颜无耻啊,你都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的吗?像你这种货色,哪点配得上景骁?”
电话那边不是景骁,而是陆雪怡,苏清棠的心没有一丝波澜,淡定如初。
自结婚以来,她都是在陆雪怡的挑衅和谩骂中度过来的,习惯了。
“人至贱则无敌,说的就是你这种不要脸的物种,景骁娶你是应付外界,你还真以为他喜欢你啊,他要喜欢你,怎么会和我在一起?苏清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吧。”
“我劝你,最好尽快和他离婚,人要有自知之明,要识时务,你是不被爱的那一方,继续霸着景太太的位置就不礼貌了,明白吗?”陆雪怡用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刻薄的话。
苏清棠直接挂断。
她看着一桌子丰盛的晚餐,默默的拿起筷子,味同嚼蜡的吃了起来。
陆雪怡每一次的嚣张都是景骁纵容而致,她不想浪费口舌,只想结束这一场错误的婚姻。
她小心翼翼的扮演妻子的角色,哪怕被景骁各种嫌弃,各种冷落,被景家人各种白眼和排挤,她也绝没有一丝怨言。
而且,景骁也看够了她在家胆战心惊的狼狈模样,现在,是时候离开了。
这桌晚餐本来就是她和景骁的散伙餐。
但是他现在和陆雪怡在一起,她也没必要等他了。
晚饭之后,苏清棠收拾了餐桌和厨房,准备上楼去把户口本找出来,为明天的离婚做准备。
“太太,先生还没回来呢。”佣人冷冷的说。
苏清棠怔愣一下。
以往都是这样,景骁不回来,苏清棠就必须一直在客厅等着,哪怕景骁夜不归宿,她也必须等着,等到景骁回来之后,她要迎上去,为景骁脱外套,拿东西。
而这一次,苏清棠只是停顿一下,选择屏蔽佣人的话,去了楼上的卧室。
景骁回来的时候,苏清棠正好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她擦拭着长发,没有以往的谨小慎微,从容走了过去,接过他手中的衣服。
“洗了澡早点睡吧,明天我们去民政局。”
苏清棠说完,转身要把外套放在衣架上,黑色外套似乎还沾染了女人的香水味。
她准备去洗手,手腕倏然一紧,被景骁粗鲁的拽了过去。
景骁身材高大,姿容绝色,相貌极为好看,是那种看一眼就能让人堕落沉沦的男人,完美的找不到任何瑕疵。
但是每一次的靠近,苏清棠只觉得恐惧。
“去民政局做什么?”景骁低沉沉的质问,薄荷的气息夹杂了酒的味道。
“离婚。”苏清棠第一次在他面前强硬一回。
景骁呵的一声冷笑,捏着她的下巴:“离婚?苏清棠,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只有亡妻。”
苏清棠倔强的和他对视:“我腾出景太太的位置,成全你和陆雪怡。”
景骁听罢,眼中怒火腾飞,重力将她丢到沙发上。
“只要我想,随时可以让她们登堂入室,还轮不到你成全 。”
“娶自己讨厌的人,看一眼都觉得影响心情,有意思吗?”苏清棠自嘲一笑。
“虽然没意思,但是可以从中获得报复的快感。”景骁走过来,扯掉她身上的浴巾,没有任何前奏。
苏清棠看见景骁的白色衬衣上有醒目的口红印,她知道,是陆雪怡留下的吻痕。
他和陆雪怡发生关系之后,回到家还能对她一顿输出。
苏清棠顿时反胃,别开脸,第一次伸手反抗:“我难受,不能这样。”
景骁抓着她的头发,牢牢按住,迫使苏清棠看着他:“苏清棠,相比小纯的死,你的难受又算什么?我应该让你更难受,更痛苦。”
苏清棠浑身疼痛,胃里翻江倒海,一阵作呕,吐了景骁一身。

第2章 好好跪着,不准起来
景骁气的眼角抽搐,掐住她的咽喉:“苏清棠,你该死。”
苏清棠张着嘴巴,发不出来声音,只觉得快要窒息,他看着景骁那双嗜血残戮的眼睛,一时有一种身在地狱的错觉。
景骁将她拎起来,走进浴室,拿着花洒将她浑身淋透。刺骨的寒冷由上至下,贯穿灵魂。
苏清棠冻的直哆嗦,倒在浴室的地板上。还没等她起身,景骁拽起她,脚步生风的离开卧室,去了后院的阁楼。
苏清棠再次被丢在地上,视线正对着那个牌位。
牌位上面,是一张美丽女人的照片,女人一头卷发,笑容甜美。
这是景骁为陆雪纯专设的灵堂。
一年前,陆雪纯跳海身亡,尸骨无存,景骁率人打捞了七天七夜,只捞到了陆雪纯的一件裙子和鞋子。
景骁将她的衣物埋葬起来,建了衣冠冢,每年都会祭奠。不但如此,他还在这栋静谧的阁楼上给陆雪纯设了灵堂,只要景骁心情不好,就会强行把苏清棠带来这里下跪赎罪。
在景骁眼里,陆雪纯是苏清棠害死的。
一年前,爸爸为了帮妹妹苏漫颜争取《顶流之路》的女主角,将神志不清的苏清棠送给制片方潜规则,等苏清棠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旁边是竟那个掌控A国经济命脉,威震四方的景骁。
当时房间里面莫名其妙涌出来很多媒体记者,将这件事曝光,甚至有的还以她的名义发视频,声称她已经怀了景骁的孩子,即将要奉子成婚。
正此时,陆雪纯跳海身亡……
景骁恨透了苏清棠,娶她仅仅为了报复。
苏清棠跪在那里,看着陆雪纯的遗相,眸色黯然。
景骁从来都不相信,她也是受害者。
“今天是小纯的祭日,好好跪着,不准起来。”景骁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清棠,眼里无情。
苏清棠没有还嘴,忍着疼痛,默默的跪在那里。
景骁目视陆雪纯的遗照,阴冷的深眸变的柔和,他拿出一颗爱心钻戒,摆放在灵前。
陆雪纯死后的一年,他一直都活在愧疚中。
好久,景骁走了。
苏清棠的膝盖都麻了,又过了好久好久,苏清棠那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景家大门外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她迫使自己打起精神,继续支撑着。
尖细的酒红色高跟鞋噔噔噔的踏进来,清脆刺耳。
“你这景太太当的好卑微啊,真是活该犯贱。”陆雪怡走了过来,漂亮的脸上全是鄙夷和骄傲:“你知道这么晚我为什么会来景家吗,是骁哥哥打电话叫我过来的,他说他想我,让我过来陪他。”
苏清棠冷冷的说:“你如果有能耐,就去说服景骁跟我离婚。”
陆雪怡嫉妒的快要发疯,一脚踹倒苏清棠:“你以为景骁稀罕你这个贱货啊?娶你还不是要你跪在这里给我姐赎罪?你就是我姐的替补,明白吗?”
苏清棠的腹部一阵疼痛,起身还击:“我至少还是替补,而你陆雪怡,连替补都算不上,你只能躲在我的背后,无名无分,偷偷摸摸。”
啪!!
陆雪怡抬手,狠狠扇了苏清棠一耳光,苏清棠的脸上顿时多了显眼的巴掌印。
加上之前又被陆雪怡狠踹一脚,苏清棠摇摇欲坠的,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雪怡,她怎么了?”景骁突然出现。
看见苏清棠脸色惨白,正捂着肚子痛苦蜷缩一团,景骁心口莫名的一紧。
陆雪怡顿时心虚起来,情急之下,她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刀片拿出来,暗中划开自己的胳膊。

第3章 你欠我一个孩子
胳膊被刀片划伤,顿时鲜血直流。陆雪怡丢掉刀片,捂着胳膊,一脸的委屈。
“骁哥哥,我不是有意的,我走进来听见她骂我姐该死,实在气不过就和她起了争执,没想到她居然拿刀片刺伤我,出于自卫,才不得不还手……”
陆雪怡一边哭,一边解释。
景骁收敛起心中的那份恻隐,立即扶着陆雪怡,愤怒看向倒地的苏清棠:“苏清棠,没有死就继续跪着。”
苏清棠的腹部坠痛,紧紧的捂着,清秀的面容扭曲一团:“景骁,我的肚子好痛…带我去医院…”
“等你痛死再说吧。”
做错事就知道装可怜,装无辜,他怎么可能会相信她拙劣的演技?
呵,苏家人,骨子里流淌的都是是卑鄙无耻的龌龊血液。
景骁看都不看她,带着受伤的陆雪怡,头也不回的离开。
苏清棠腿部的血一点点流淌在地板上,晕散,她渐渐的没了意识……
*
医院,妇产科。
苏清棠睁开眼,刺目的白色映入眼帘,她动了动身子,一股热流涌出,小腹传来剧烈的疼痛。
“你刚做完清宫手术,躺着别乱动。”护士走过来,给她换输液袋。
“清宫手术?我怎么了?”苏清棠皱眉,问。
“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流产了……”护士还想说什么,看见景骁走进来,顿时闭嘴,识趣的离开。
流产,孩子。
她怀孕了……
苏清棠心口闷闷一抽,脑海中回忆在阁楼的灵堂内,陆雪怡踹她扇她的一幕,当她痛苦蜷缩在地,求景骁带她去医院时,景骁只冷漠的说了一句:等你痛死在说吧。
景骁就那么恨她,她耐心的温柔以待,也捂不热他那颗冰冷的心。
就这样吧,已经够了。
“苏清棠,你聋了?”景骁紧绷颧骨,英俊的脸上流露一丝憔悴和愠色。
苏清棠回过神,视线和他眸光交织,随即,又闭眼不去看他。
“怀孕为什么不告诉我?”景骁重复着第一遍时的质问。
“这是我的事情,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景骁,我们已经两清了,离婚吧。”苏清棠淡淡的开口。
景骁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睁开眼:“苏清棠,只要我不离婚,你永远都是景太太。”
“我不是景太太,你当初娶我就是为了报复我,你恨我害死陆雪纯,如今我的孩子被你成功扼杀,你还不满意吗,还想怎么折磨我?”
苏清棠红了眼眶,声音都是哽咽的。
“苏清棠,是你扼杀了她,你欠我一个孩子。老爷子那边催的紧,你最好给我尽快受孕。”景骁毫无感情的说。
“景先生真是矛盾,一边嫌弃我,一边还让我给你生孩子,你这样纠缠不清,该不会是喜欢我了吧?”苏清棠冷冷的笑问。
景骁的脸上多了几分阴森森的笑意,勾起唇角,低沉的说:“喜欢?你配吗?你能让我与小纯阴阳相隔,我为什么就不能让你母子分离?”
苏清棠心一沉。
她不能让景骁得逞,绝不能再怀孕了。
门外,陆雪怡无意听见景骁和苏清棠的对话。
她唯一听清楚那句话:老爷子那边催的紧,最好尽快受孕。
景骁是怎么想的?苏清棠那个贱人是害死姐姐的元凶,他为什么不肯离婚,还要苏清棠给他生孩子?
陆雪怡越想越不甘。
她要想办法叫苏清棠滚出景家!
陆雪怡眼光一狠,默默的离开了。

第4章 你应该判死刑
陆雪怡离开医院,直接开车去了景家祖宅,那里住着景骁的爷爷景震天。
景骁每周末都要带着苏清棠回去团聚一次,现在苏清棠流产了,景震天还不知道。
陆雪怡想到这,那双漂亮的乌眸透着一丝狡黠。
“景爷爷,你不知道,骁哥哥最近遇到一些事情。”陆雪怡给景震天泡了一杯茶,一脸的担忧。
景震天皱眉,拄着拐杖:“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雪怡叹了一口气:“苏清棠怀孕了,可她不想要骁哥哥的孩子,坚持要打掉,现在正在和骁哥哥闹离婚呢,并且拿孩子做威胁,要求分景家一半的财产。”
景震天一听,有些气愤的顿住拐杖,灰白的胡须一抖一抖的。
“有我在,她别想打掉阿骁的孩子!更别想离婚!”
“景爷爷,你赶紧阻止她吧,现在我们谁劝都不管用,也只有你出马了。”陆雪怡说。
景震天拨打了苏清棠的私人电话,此时,苏清棠正要出院,发现景骁的爷爷打电话给她,她按了接听。
“小棠,你立刻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事要跟你谈,这件事很重要。”
没等苏清棠开口,景震天挂了电话,显然,他是不会给苏清棠拒绝的机会。
苏清棠想了想,决定去见一下景老爷子。
想要离婚,景骁暂时肯定不答应,她只有先去说服景老爷子,再让景老爷子说服景骁,同意离婚。
苏清棠去了景家祖宅,刚进大门,景骁打来了电话。
苏清棠看着令她烦躁不已的来电铃声,最终按了拒绝接听。
她要好好和景老爷子谈一谈,不希望有景骁干扰。更不愿意去想景骁被她挂断电话时,是怎样的恼羞成怒。
到了景震天的卧室,苏清棠却看见了陆雪怡。
“……骁哥哥,你快过来,景爷爷出事了!”陆雪怡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在给景骁打电话。
而景震天则是躺在地上,腹部流血不断,昏迷不醒。
“爷爷,你怎么了?陆雪怡,你对爷爷做了什么?”苏清棠走上前,扶着流血不止的景震天。
陆雪怡冷笑:“苏清棠,我还想问你,你为什么要伤害景爷爷?你怎么这么恶毒?”
苏清棠见景震天已经气息微弱,她慌乱的打电话要叫救护车。
陆雪怡却走了过来,拿着匕首,继续要捅景震天。
情急之下,苏清棠伸手去夺匕首,两个人一直在撕扯不断。
“陆雪怡,我不准你再伤害爷爷!”苏清棠终于成功的将匕首夺过去,愤怒的挡在景震天身前,不允许陆雪怡靠近。
“骁哥哥,你终于来了,苏清棠捅死了景爷爷,我进来要阻止,她居然还要拿刀捅我!”陆雪怡看见站在门外的景骁,哭着跑了过去,哆哆嗦嗦,满脸的恐慌。
景骁看着满手是血的苏清棠和躺在地上昏死的爷爷,愤怒值飙升到极限,尤其看见苏清棠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带血的匕首!
“不是的,我进来就看见爷爷受伤倒在地上,是陆雪怡要害爷爷……”
啪!
还没说完,景骁上前,狠狠的给她一巴掌。
苏清棠只觉得半张脸都是木的,被扇的没有任何知觉,她张嘴,还想为自己辩解,景骁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
“苏清棠,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要你血债血偿,一命抵一命!”
景骁恨极了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千刀万剐!
苏清棠知道,她怎么解释,景骁都不会相信,在他眼中,她就是那种心机毒妇。
景骁狠狠的丢开她,她羸弱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板上,骨头都快要断裂,疼痛难忍。
“苏清棠,你罪孽深重,应该判死刑。”景骁抱着伤情严重的景震天赶去医院,临走时,冷冷的甩下这句话。
苏清棠的心一沉。
陆雪怡得逞的一笑,满眼的幸灾乐祸。
她走到苏清棠的面前,用尖细细的高跟鞋狠狠碾着苏清棠的腹部。
“啊!”

第5章 和别人珠胎暗结
苏清棠痛叫,那张惨白的脸扭曲成一团,陆雪怡见状,更是加重,反复的碾,不断的踹。
“苏清棠,连我姐都争不过我,你凭什么跟我争?你这个贱人,居然还敢怀骁哥哥的孩子,你配吗!”
“苏清棠,要不是你,一年前骁哥哥娶的人就是我了,这就是你跟我抢男人的下场!”
陆雪怡一脸的阴狠,得意的笑出声。
苏清棠意识一点点模糊,昏厥了过去,直到警车赶来,将她逮捕。
南市的监狱内,苏清棠浑身是伤的躺在那里,陆雪怡来探监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
“苏清棠,这是景骁托我带来的离婚协议,赶紧签了吧。”陆雪怡将离婚协议丢到苏清棠的眼前,语气充满欢快。
苏清棠吃力的拿起笔,想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景骁甚至都不愿意亲自过来,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看见你,甚至巴不得你立刻去死。”陆雪怡不忘打击苏清棠。
苏清棠看着离婚协议,迫使自己强打精神,签下自己的名字。
可是她的手之前被砸坏了,里面的骨头都折了,提笔都有些困难。
“赶紧签啊,知道你不甘心,可你一个死囚,怎么配得上景太太的身份?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之所以遍体鳞伤,也是景骁授意所致,你一天不签字,景骁一天都不让你好过。”陆雪怡目光狠辣。
苏清棠的手都是颤抖的,强忍泪水,在签名处艰难的写着苏字。
她和景骁一开始都是错的,所以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也永远都是错的。
相比于景骁的无情,她更恨将她推入火坑的苏家人。
她恨,可是她无力抗衡。
苏清棠没有任何力气写下去,突然天旋地转,昏倒。
陆雪怡气的不行:“别跟我装死,赶紧签了!”
说完,走过来踢她一下。
苏清棠没有任何反应,陆雪怡看见有狱警过来,立马慌张的说:“犯人突然昏倒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狱警见状,立刻叫来医生。
“犯人已经怀有身孕,身体非常虚弱,建议取保候审。 ”
医生说完,陆雪怡不解:“怀孕?怎么可能?她前段时间才刚流产!”
“的确是怀孕了,经检查,她的身体有两个孕囊,一大一小,另外一个大的胎心已经流掉了。”医生肯定的说。
也就是说,苏清棠当初怀的是双胞胎,只流掉一个,还有一个孕育在肚子里,安然无恙。
想到这,嫉妒填满了陆雪怡的胸腔。
没想到她肚子里的孽种还挺顽强!
陆雪怡皱眉,想了想,说:“我请求给她取保候审。”
*
苏清棠被陆雪怡安置在一间封闭的卧室内,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苏清棠总是浑浑噩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景骁来了,是陆雪怡打电话叫他过来的。
当景骁高大的身姿出现在门外,陆雪怡迎上,说:“骁哥哥,苏清棠怀孕了,我见她身体虚弱,就给她取保候审了,你不会怪我吧?”
景骁冷冷的看着床上的苏清棠:“怀孕?”
“是的,警方那边说,她为了逃避刑事责任,居然偷偷和监狱里的囚犯私会,然后成功受孕,虽然她行为可耻,可是她腹中的胎儿总归是一条生命,我实在于心不忍。”
景骁眼中的怒火一点点被引燃,握拳,走向苏清棠:“苏清棠,你还真是不要脸,为了逃避责任,居然和别人珠胎暗结,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
他有力的拽起奄奄一息的苏清棠,却发现她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不由浓眉一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