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月霍羽琛

第1章 醉酒后,被送入婚房
耳边是熟悉的声音,像是隔着一层雾气一般,朦胧的传来。
“你是下了多少?不会出事吧?”
“没加多少,她本来就不能喝酒,所以才会那么快。”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她送出去吧,霍家的人都等急了。”
“爸妈,那边不会发现吧……”
“发现什么?到时候我们就说,她是自己喝醉的。你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嫁给霍家那个废物!”
……
上车,下车,再上楼……
等耳边说话的声音终于消失的时候,巫月已经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今天是月中,玉盘似的圆月挂在夜空中。
温柔的月光洒在巫月的面庞上,让她多了几分不属于凡尘的仙气来。
“呜~”
巫月躲光似的翻了个身,毛茸茸的脑袋一头扎进了柔软的被子里。小小的身躯蜷缩起来,是没有安全感的象征。
同时,浴室的水声停下。
浴室敞开的门内,霍羽琛只裹了一条浴巾。
碎发落下的水珠顺着轮廓分明下颚线流下,顺着锻炼得当的肌肉线条,一点点滑下。
许是听见了那猫儿似的轻哼,锐利的眸子落在床上的小鼓包上,随后眉头狠狠的一皱。
呵,这群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他洗个澡的功夫,人都敢送到他床上!
“起来!”
他冷声呵斥。
话落已经到了床边,正准备将巫月提起来直接扔出去,一股淡淡的甜香却忽然传入鼻尖。
巫月揉着眼睛摇摇晃晃的坐起来,带着水雾的眼睛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嗓音甜软的像是棉花糖:“你是谁呀?”
领口随着她揉眼睛的动作滑落肩头,露出精巧的锁骨,和略带些粉色的肩头来。
连带着那少女初醒的朦胧,仿佛最毒的蛊,一下子便让刚刚泡过凉水的霍羽琛再次……
“该死!”
霍羽琛低咒一声。
如果是往常,他自然不会如此狼狈。
可偏偏今天是月中……
上流圈子里都传,霍家七爷有隐疾,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发病。
更有甚者,传言他实则是狼人,会对月变身嚎叫。
不过,狼人是假。
如狼似虎倒是真……
柔和的月光洒在少女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照亮绑着蓝色蝴蝶结的纤细手腕。
还有她带着水雾的朦胧的眸子。
霍羽琛眸色又暗沉了几分,觉得面前这只小白兔实在太秀色可餐了些。
心里的声音叫嚣着,将这不谙世事的小家伙吞吃入腹。
让她好好见识一下世道险恶。
可理智还是占了些上风。
“出去!”
低声呵斥伴随着凶狠的眼神,直接吓得巫月身体一缩。
原本就有些发红的眼角,像是三月的桃花一般漾开粉色。殷红的唇嘟起来,就那么可怜巴巴的看着霍羽琛。
因为酒精而变得乱糟糟的脑袋里满是委屈:
“爸爸,我真的没推姐姐……”
爸……?!
霍羽琛身体一僵,磨了磨牙。
“是姐姐把我叫去艺术楼,然后自己摔下去的,但是监控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我真的没有推她……”
“我也没有打杨阿姨,是她每天拿针扎我,还说如果我敢说出去就把我赶出去……”
少女哭的委屈。
散落的乌发歪向一边,露出弧度优美的脖颈。
牛奶般的肌肤上,是细细密密的针眼,有些甚至已经变得乌青。
霍羽琛沉默了一瞬,手指轻轻拂过那处。
男人的手有些粗糙,带着微凉的寒意,让巫月不适的咬住下唇。
却还是乖巧的忍耐了下来。
“而且我不能喝酒的,爸爸你忘了吗?我八岁的时候你醉酒回家之后灌了我好多酒,如果不是奶奶及时发现把我送去医院,我就死掉啦!”
“爸爸我是不是不是你的女儿啊?”
“为什么我听奶奶的话,努力做一个乖女孩,你还是那么讨厌我?”
“为什么还要把我赶出家门?”
“我明明,只想要一个家呀……”
少女软糯的声音轻飘飘的落在风中,带着化不开的悲伤。晶莹的眼泪从略显幼态的脸庞滑落,即便是哭,也是安静乖巧的。
可越是这样,就越容易激发出一些兽性来。
霍羽琛额角的青筋凸跳了两下,压着心底的燥热,冷冰冰的开口:“看清楚,我不是你爹。”
“啊?”
巫月张开嘴巴,有些呆呆地盯着面前高大的男人。
随后歪头眨了眨眼。
又眨了眨眼。
总算看清了这张陌生的脸。
“啊!”
又是某种小动物一般的惊呼声,巫月跪坐在床上,眼泪都被吓停了。
眼前的男人清隽俊美,若清风霁月,又独有一种冰封似的冷硬气场。如今正皱着眉头,表情很凶的看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
小丫头被吓得有些结巴,手足无措的跪坐在床上,像是一只小白兔浑然不觉的盯着面前的大灰狼。
随后小心翼翼的伸出小爪子,扒拉了一下大灰狼的脑袋:“你流了好多汗,没有事吗?”
少女的指尖温热,像是玉石一般落在霍羽琛的额角。
惹得男人眸色一黯。
狠狠抓住这只纤细的手腕,原本想要甩开。
可偏偏体内的某个恶魔忽然蠢蠢欲动了起来。
他的眸子在瞬间充血,整个人朝着前面扑过去,将毫无防备的巫月压在了身下。
肌肤相触,火热灼人。
巫月第一次跟男性那么亲密,整个人的大脑都变得一片空白,鼻尖是独属于男人的气味环绕。她慌张的想要用手推开霍羽琛,然而却不知自己现在的行为与其说是自救……
倒不如说是撩火。
“小丫头,再动就别怪我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在耳畔,像是某种诱人犯罪的恶魔低语。
巫月身体都软成了一块面团,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却还是听话的不敢再动。
夹杂着哭腔的声音小声的恳求:“先生,能不能放开我?”

第2章 霍家七少有隐疾
少女的味道,像是夏日的冰淇淋。融合了清甜的水果糖和醇厚的奶香,让人欲罢不能。
“看你表现。”
霍羽琛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头就压在巫月的颈窝处,任由炙热的呼吸炙烤少女纤细的皮肤。
……
“查清楚了吗?”
凌晨五点,霍羽琛穿着浴袍慵懒的靠在床头,眼角余光落在身边的小家伙上,不自觉的勾了勾唇。
吓得陈特助打了个哆嗦。
夭寿了!
霍七爷刚刚是不是笑了?
这特么……
“嗯?”
霍羽琛回过头来,锐利的眼神险些给陈铭射了个窟窿。
吓得他赶忙正色,一本正经的汇报:
“人是本家那边送来的,原本应该是与您有婚约的许家大小姐。但许家估计不愿意,所以送了个二小姐来顶替了。”
“哦?”
霍羽琛挑眉,眼中划过一抹玩味。
“她不受宠?”
“是的。巫月小姐是跟母亲姓的,十几年前她的母亲忽然失踪,随后父亲许浩就带回来了一对母女。也就是许家现在的夫人,和大小姐许依梦……”
陈铭一边说一边暗自咋舌,这许家也真够乱的。
许浩原配夫人刚失踪,就能无缝衔接新欢。甚至还带回来一个比巫月还大的女儿。
这不要脸的程度,怕是也只有霍家上一代家主才能超越了吧?
“听说她推了她姐姐?”
霍羽琛不经意的发问,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先前小丫头哭着解释的模样。
陈铭点了点头:“巫月小姐的风评并不好,听说经常耍大小姐脾气,甚至还……”
他话说了一半,顿时感觉到周身空气都冷了几分。
抬头,刚刚好对上了霍羽琛冰锥子似的眼神,吓得打了个哆嗦。
“但是,这豪门的事情谁知道呢。指不定是别人乱说……”
温度稍稍回升了一点。
霍羽琛冷声吩咐:“我要许家人污蔑她的证据。”
你咋就知道是污蔑?
陈铭内心吐槽,但是嘴上还是诚实的:
“是!”
陈铭声音洪亮的应下来。
出门。
关门。
随后靠在门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今天也是靠着求生欲成功活下来的一天呢!
“不过boss不会真的把巫月小姐……了吧?”
他低语一句,随后立刻摇头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
怎么可能?
他家boss,堂堂霍家七少,圈内令人闻风丧胆的七爷,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美人计打倒?
怎么可能会动本家那边送来的女人?
如果是真的,那他就……
“轰!”
一声闷雷响在窗外,惨白的闪电割裂天空,短暂的照亮了昏暗的走廊。
而就在这短暂的瞬间,一个脸色惨白的女人正端着托盘缓缓靠近。
妈呀!鬼呀!!!
陈铭心中疯狂惨叫,动作却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脸上的表情都依旧是那一副严肃的死板模样。
“陈特助好。”女人的声音悠悠传来。
好你个头,老子差点都被你吓死了!
陈铭内心哇哇吐槽。
顺了口气,终于看清来人。
吴雨是本家那边送来的佣人,所以陈铭就是再气,也还是得挤出来一个笑脸:“嗯,吴小姐大半夜是有什么事吗?”
“夫人那边吩咐了,今天是七少的新婚夜,让我及时来换洗床单。”
“既然知道今天是七少的新婚夜,就不应该那么早去打扰。”
陈铭说完,吴雨却直接绕过他敲了敲房门:“怎么?老夫人的吩咐有错?”
说罢也不等里面应声,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光线昏暗,唯有一盏床头灯照亮霍羽琛的侧颜。
让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多了几分诡谲神秘。
吴雨的眼神带着几分痴迷,视线划过床上睡得正香的巫月,表情一僵,啪的一声按了身边的开关。
水晶灯将室内点亮。
霍羽琛一手迅速遮在巫月的头顶,眼角含怒:“谁让你进来的?”
许是怕吵醒旁边熟睡的小丫头,所以声音并不大。
但里面夹杂着的怒意却雷霆万钧,听得人胆寒。
吴雨慌忙低头:“是老夫人……”
“滚。”
霍羽琛没有给她任何机会,冷冷的抛出一个字。
“七少,您想忤逆老夫人?”
吴雨震惊的盯着霍羽琛,然而对方只是勾了勾唇角,将手指贴在了唇边:“嘘,你吵到我家小丫头睡觉了。”
话落,掀开被子躺下。
全然没有将吴雨放在眼里的意思。
嫉妒像是野草一般疯长。
吴雨做梦也想不到,神邸一般的霍羽琛真的能看上许家这种小门小户。
甚至还为了这么一个死丫头,训斥帮老夫人做事的她!
“七少,老夫人是让我来换床单的!”
她故意拔高了声音,眼神恶狠狠的盯着那边的巫月。
“唔……?”
一声猫儿似的轻哼传来,睡梦中的巫月嫌吵似的翻了个身。
随后直接撞到了一个火热的怀抱里。
啪的一下。
直接就醒了!
大眼睛瞪着面前陌生的脸,大脑直接失去了思考能力。
刚睡醒还带着红晕的脸上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这男人是谁?
霍羽琛瞧着她这懵逼的小模样,没忍住勾了勾唇。
随后叹了口气,无奈的起身。
“对不起,家里的下人没规矩,把你吵醒了。”
低沉的声音仿佛陈年的佳酿,里面的温柔像是要把人融化在里面。
然而这一句话却仿佛一把火。
直接把他怀里的巫月给煮熟了。
这男人是谁?
好好看……
声音也好温柔好好听……
等等?
稍稍恢复了的大脑开始运转,昨晚的记忆回笼。
她被父亲逼着喝酒,然后被抬出来,然后……
记忆定格在自己被扑倒,和男人炙热的唇。
随后……断片了……
吴雨隔得远,再加上霍羽琛护的严实,看不清巫月的容貌,却能从被子的轮廓看出她缩在霍羽琛怀里。
她嫉妒的面目全非。
但是又不由得安慰自己。
娱乐圈的,老夫人送的……霍七少身边从不缺美人儿。
就连世界巨星angel脱光了爬到他床上,最后还不是被光溜溜的扔出去?
这回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姐,怎么可能真跟霍少有什么?
他迫不及待的上前,恨不得现在就验了床单,然后帮霍羽琛把人抬出去扔了。
“七少,老夫人吩咐了……”
谁料话刚出口,就被霍羽琛的冷笑打断。
“看样子,你们对我的能力有些怀疑?”
随后忽然起身,用被子将巫月卷成了麻花一样抱起来,抬起下巴指向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
“满意了?”

第3章 这奶娃娃,成年了没?
床单上的痕迹像是一朵鲜艳的花。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不,不可能!”
吴雨摇着头低呼。
霍羽琛怎么会碰女人?
明明这些年老夫人送来那么多女人,只有她被留下了。
虽然只是作为佣人伺候。
但是吴雨一直坚信她在霍羽琛这里是不同的。
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成为霍羽琛的女人。
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霍羽琛没工夫管吴雨。
感受着手上的水渍,他不用低头看就知道怀里的小丫头是什么表情。
当下心情烦躁了几分。
只想赶紧把这个老夫人派来的眼线赶出去。
“确认了就快点换掉,我这不养废物。”
废物?!
吴雨抬眸想要争辩,然而却在霍羽琛那冰冷的眼神下溃不成军,慌忙低头。
咬着唇,不甘心的换掉了床单,转身出门。
室内再次安静下来。
唯有小丫头低声的抽泣,像是小锤子似的,一下下敲击在霍羽琛的心头。
带来一种新奇的微妙感受。
他看着怀中哭的一抽一抽的小丫头,挑眉:
“怎么?昨晚的事情全忘了?”
昨晚……
巫月想起刚刚被单上的红色血迹,脸蛋涨红,刚刚停了一会儿的眼泪再次决堤。
“你,你混蛋!”
霍羽琛活了二十多年,骂他的人不少。
最脏的,最恶毒的诅咒,他都听过。
唯独没听过有人骂他混蛋的。
而且这好像还是这小丫头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最恶毒的话了。
他忽然心情不错,将巫月放回了床上。
还没做什么,就看见小丫头像是蚕宝宝一样,蜷缩在被子里往后面蠕动。
极其别扭的跟他保持距离。
霍羽琛玩味一笑,探身上前:“我哪里混蛋了,嗯?”
“你……”
巫月想要说些什么,结果话到嘴边却说不出。
身体因为不断靠近的男人,害怕的颤抖着。屈辱但是不甘的盯着霍羽琛。
“不要误会了,你是许家人亲自送来我房间的,所以真说起来,吃亏的或许是我。”
霍羽琛大言不惭的说着,随后坐在了床上。
身体后仰,一点点逼近后退的小丫头。
“那你也不能!”
巫月咬紧下唇,努力凶巴巴的盯着霍羽琛。结果那表情看在对方的眼中,就像是一只小奶猫,毫无威胁的挥舞着自己的小肉垫。
低低的笑声自男人的口中倾泻而出。
像是某种令人着迷的毒药。
巫月又羞又气又急,没留意自己已经退到了床边。身体后仰的瞬间,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朝着床下摔了下去。
只发出了短促的叫声。
然而腰肢却被一只大手瞬间揽住。
霍羽琛半撑在床上,两人的鼻尖几乎相贴,呼吸缠绕在一起。
炙热和属于对方的气息让身体产生异动。
心跳随着男人靠近的俊美容颜越擂越快。
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出胸腔。
陌生的感觉让巫月慌乱,却又意外的与昨夜模糊的回忆重叠……
她手足无措之间正对上男人眼中戏谑的光。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伸手抓住了霍羽琛的肩头。
低头,闭着眼睛狠狠的在上面咬了一口!
“嘶!”
霍羽琛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丫头使得力气不小,仿佛要将自己的委屈全部发泄一般,任由血腥味蔓延。
“原本以为是只小奶猫,没想到是只小老虎。”
霍羽琛轻笑着任由她咬,甚至空出一只手来轻轻拍着巫月的后背。
一下,一下。
像是某种安抚。
随后,他便感觉到小丫头的力道小了一点。
“记得呼吸啊,小家伙。”
他听不见巫月的呼吸声,还低声的提醒一句。
然而话音刚落,低低的抽泣声便响在了耳畔。
这小丫头是水做的吗?
怎么那么能哭?
可奇怪的是,分明他最讨厌女人哭,却唯独对怀里这个小丫头生不出一丝厌烦来。
甚至还好心的放开她,抽出纸巾,抹了抹她小花猫似的脸。
“别哭了,昨晚的事情你忘了,但我没有对你做什么。”
只是没忍住那香甜的味道,稍稍亲了亲……而已。
霍羽琛私心的掩去了后半句,随后便看见哭的可怜的小丫头猛地抬起头。
“那,血……”
“猜到老太婆会派人来查,所以提前让助理带来的。”
说完挑眉:“你不会真以为,我做了什么的话,你现在还有力气跟我扑腾?”
“我……”
巫月双腿磨蹭了一下,手在被子里检查了一下内衣……这个男人好像的确没有欺负她。
可是她的脸却忽然更红。
不安的看着霍羽琛的肩膀。
她刚刚咬上去的那一处,如今还有一排小巧的牙印,甚至还在往外冒血。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她从被子里钻出来,小手慌张的摸向自己制造的伤口。发现止不住血,又侧过头把脑袋凑上去。
一口含住。
柔软的舌头在上面舔舐,不时地吸吮着将要冒出的血迹。
麻痒的感觉通过伤口,传入浑身上下。
这丫头……在勾引他?
霍羽琛眉眼一冷,伸手提着巫月的后衣领,将她提到自己面前来。
结果对上巫月单纯懵懂的眼神,瞬间失语。
这丫头,好像真的不知道她在干嘛……
在外叱咤风云,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霍七爷,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看不透一个小丫头。
不是因为她太有心机。
而是因为巫月太过单纯直白,像是一尘不染的雪莲,让人不敢相信真的存在于世间。
“那边有药箱。”
他指了指一边,果然看见巫月乖巧的跑下去拿,甚至忘记了自己只穿了一件衬衫……
霍羽琛的眼神在纤细的双腿上不着痕迹的巡视了一番,随后淡淡收回。
啧,没二两肉。
昨晚盘着他的时候倒是有劲。
巫月不知道身后的大灰狼正想什么。
她乖乖的提了药箱回来,熟练的找出了外伤的药膏和纱布。
“可能会疼,我会小心的。”
她像是对小孩似的低声哄着。
她自己怕疼,每次挨打之后自己消毒都会疼哭。
而许依梦每次就算划破手指,也都要到爸爸妈妈那儿哭天抢地的撒娇。
所以巫月以为所有人都是怕疼的。
包括面前这个看起来刚毅帅气的男人。
但霍羽琛不是什么自小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对比他的过去,这个小小的伤口根本算不上什么伤害。但他却装作疼的厉害的样子,坏心眼的欣赏着小丫头自责的小表情。
脑袋里琢磨的却是另一件事。
以前发病的时候,他都是靠着意志力强忍。
一夜将自己折腾的体无完肤,也不想去随便找个人解决需求。
可昨晚,这个忽然出现在他床上的小丫头颠覆了他的认知。
虽然他没有真的做什么,但却没有感到平常发病的痛苦。
这是巧合,还是……
他低头看向巫月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不过好歹不是老太婆那边原本定下的女人。
还是留下观察观察吧。
指不定,这看似乖乖的小丫头,就是老天给他送上门的“药”呢?
霍羽琛打定了主意,薄唇溢出一抹坏笑:
“你亲爹不要你了。”
巫月擦药的手一顿。
垂眸敛去眼中的难过,轻声“嗯”了一声。
她其实在昨晚被灌酒的时候就明白了,但现在被人活生生的撕开伤口,面对这个现实。
心脏还是像被人攥紧一般,透不过气。
她明明已经很乖很听话了。
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她呢?
为什么不要她了呢?
为什么……
“但是你可以住我这里,作为我的女人。”
霍羽琛一把捏住了巫月的下巴,强迫小丫头跟自己对视。
看着她因为惊恐瞪大的眼睛,还有瞬间通红的脸蛋,眉头舒展了一些。
他不喜欢看这丫头蔫蔫的样子。
“我,我不想……”
她宁愿无家可归也不想出卖身体。
不想让自己跟记忆中那个肮脏的女人重叠……
然而却惹得霍羽琛一声轻笑:“只是让你装作我的妻子,帮我应付一下老太婆罢了。我答应你,如果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强迫你。”
当然,如果小丫头愿意,他也绝不会客气就是了。
毕竟昨晚的浅尝过于甘美。
让他险些沉迷。
巫月用纱布在霍羽琛肩头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小心翼翼的问。
“真的?”
霍羽琛额角青筋蹦跶了两下,想给那个蝴蝶结拽了。
但低头看向小丫头毛茸茸的发顶。
不知怎么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我不骗你。”
话落,没料到巫月忽然抬头。
那双亮晶晶的,带着骐骥的眸子,就那么毫无预兆的撞进了他的心里。
“那你,可以帮我交学费吗?”
学费???
霍羽琛震惊之余眼神下移,在某处转了一圈。
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奶娃娃,不会还未成年吧?

第4章 太乖了,会被欺负的
“你多大?”
“18。”
霍羽琛松了口气。
虽然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有些麻烦,但好歹成年了,让他少了点罪恶感。
也难怪这小丫头那么单纯。
就是那地方……还真不像是成年的样子。
营养不良?
要不要回头带去医院瞧瞧?
他的眼神不由得再次看过去,嘴上却自然的转移注意力:
“大学?”
“C大的电子工程系,我考上了。”
巫月小声的说着。
但是语气里有几分难掩的自豪。
霍羽琛挑了眉头,“那可是顶尖学府了,你一个小丫头,很难得。”
C大的电子工程系一向走自主招生路线,不光对于统考文化课成绩要求变态,而且还要单独考验计算机水平。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专业已经有快十年,没有女孩子考入了。
“行,我会负责你上学的所有费用。”
在刚刚被夸奖的时候,巫月的小脸上就露出了星星点点的笑意,而如今笑容蔓延。
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来。
她终于能上学了!
终于能继续研究她喜欢的领域了!
这一刻,先前的阴霾全部消散。
她对于霍羽琛已经卸下了所有的防备,由衷的感谢他:“谢谢您的资助,我一定好好陪您演戏,乖乖的不惹麻烦。”
谁料霍羽琛听完却摇了摇头。
“那可不行。”
他看着小丫头忽然僵住的表情,坏心眼的顿了顿才补充:“我不需要你乖。”
不需要乖?
巫月有些茫然的看着霍羽琛。
奶奶说过,她不讨人喜欢,所以一定要乖乖听话,才可以得到一点点爱。
可是霍羽琛现在却说……
“太乖了要受欺负的,我不希望我的女人那么逆来顺受。”
他说完,捏着巫月的下巴的手用力,让她距离自己更近。
另一只手隔着柔软的唇瓣,轻点了一下她的小虎牙。
“刚刚这一口就咬的不错,下次在别人面前,也记得亮出你的小虎牙和小爪子。”
看小丫头听得似懂非懂,他又补充了一句:
“尤其记得小心刚刚那个佣人,如果被欺负的哭了鼻子,我可不管。”
“哦,好。”
巫月还是不懂,但却乖巧的点头。
样子像是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垂耳兔,让人忍不住想要rua一把。
霍羽琛一向从心,所以确实那么做了。
顺着少女毛茸茸的发顶,滑向柔顺的发尾,落在脊背嫩滑的肌肤上。
在巫月还没来及开口拒绝之前,将她往怀里一带。
直接躺在了床上。
“那么现在睡觉吧。晚安,我的霍夫人。”
被子盖上隔绝了外界的光线。
巫月的脸埋在霍羽琛的胸膛上,不知道脸上火热的温度是因为男人的怀抱,还是因为“霍夫人”这三个字……
明明只是逢场作戏。
却偏偏如此令人心动……
巫月不自在的动了动,然而头顶立刻便传来了男人略有些不悦的声音:“乖乖睡觉,霍夫人。”
“但是你刚刚说过,我可以不乖的。”
巫月大着胆子,尾音拖长,有一种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上扬音调。
听在耳朵里娇气的很。
霍羽琛没料到自己被这小丫头摆了一道,淡笑出声,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学的倒快。”
嘴上这么说着,怀抱却松了一些。
任由巫月转身滚到了床的另一边,抓着被角,背对着他蜷缩起来。
原本巫月以为她一定睡不着的。
然而不知为何,才刚刚闭上眼睛,一阵安心的感觉便涌了上来。
随后她便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朦胧中,仿佛有人轻轻为她盖上了被子。
又好像是家里那只大狗也追到了这里,找到她之后欢快的舔她的脸和脖子……
等巫月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她的酒已经全醒,坐在床上一脸懵的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随后捂住脸,羞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竟然跟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
而且还答应了人家,要做人家太太!
越想越羞,以至于床边站了一个人她都没有察觉。
“一大早,你倒是能睡。”
吴雨站在床边,打量着巫月,眼中满满都是不屑。
不愧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小家子气。新婚第一天直接睡到了中午,像是要闹得人尽皆知似的。
还在这装什么害羞。
真不知道七少是怎么看上这种女人的!
她这么想着,然而却在巫月抬头的瞬间,直接失语。
昨晚巫月几乎全被裹在被子里,所以她没有看清容貌。
然而现在,当少女无暇的面容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她整个人的呼吸都忍不住一窒。
略显幼态的脸上是精致的五官,微红的面颊配合上有些发红的鼻头,便是她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甚至还忍不住,对这张脸的主人生出了一瞬的怜爱……
狐狸精!
吴雨几乎在瞬间反应过来,低声咒骂了一句。
眼中立刻爬上了一抹嫉妒和厌恶。
该死。
七少肯定是被这张脸勾了魂!
可是之前怎么没听说过许家这个大小姐那么漂亮?
她正琢磨,巫月却已经赶忙从床上跳下来。习惯性的露出一个甜笑来:
“姐姐好,麻烦您来叫我起床啦。”
她一向对任何人都很有礼貌,哪怕是下人,她也会乖巧的道谢。
虽然之前在许家,下人都只会背地里嘲笑她……
“呵,哪能让您叫我姐姐啊,您现在可是霍夫人。”
吴雨阴阳怪气的抛下这句,看见巫月因为“霍夫人”三个字更红几分的面颊,顿时嫉妒的冒火。
眼里涌上一抹恶毒。
“今天是你新婚第一天,按照霍家的传统,你得亲自把鸡汤端上桌,吃了鸡屁股,才能早生贵子。”
巫月听说这是霍家的传统,也没有多疑。
直到进了厨房,看见那冒着白色热气的砂锅,才意识到不对劲。
整个厨房,别说是隔热手套了。
就是一块抹布或者厨房用纸都找不到!
“霍夫人,怎么还不动手?”
吴雨在一旁冷冰冰的开口。
“太烫了,我不……”
巫月话刚说完,就被打断:“端不了?可这是霍家的传统,如果你做不到,那就等着我禀告老夫人,让你滚出霍家!”
滚出去……
巫月身子微微一颤。
咬住下唇,伸手就要去端那砂锅。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脑海中忽然响起了霍羽琛昨晚说的话。
“不要太乖,会受欺负的。”
不要太乖吗?
巫月忽然抬起头,大着胆子看向吴雨:“端汤是下人的活,应该你来!”

第5章 听说,你欺负我家小丫头?
“你!你一个暴发户的女儿,真当被霍七少给睡了,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吴雨被巫月那句“下人”给刺了一下,恨不能把巫月撕了。
老夫人说亲的时候都已经调查清楚。
许家现在的家主许建业当年一穷二白,是靠着第一任老婆才有如今的产业。
说不好听就是个吃软饭的暴发户!
现在有钱了也改不了身上的穷酸气!
而她吴雨的父母都是在霍家伺候了一辈子的,她更是自小便跟着老夫人长大。
看的见的都是上流的人。
怎么能被一个暴发户的女儿叫“下人!”
“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在古代最多也就是个陪床丫头。还凤凰,我看你这辈子就是只山鸡!”
“我如果是你就乖乖听话,不然的话,怕是丢了初夜还要被赶出去!”
巫月张口就想要否认。
“我,我没……”
昨晚霍羽琛只是抱着她睡觉而已,并没有趁着她醉酒就对她做什么……
但是话到嘴边,忽然就想起来要装夫妻……
一时间纠结的脸都红了。
吴雨看着她的表情,却以为她是被自己骂的心虚羞耻了。
眼里划过一抹得意,指着巫月的鼻子:
“还不快点去端!”
巫月被吼得一哆嗦,逆来顺受惯了,本能就想要妥协。
可脑海中出现了霍羽琛昨晚的话。
若大提琴一般蛊人的声音,混合着男人炙热的呼吸,响在她的耳畔。
“我可不希望我的女人受欺负……”
巫月猛然抬头,挺起小胸脯,还双手掐腰给自己打气。
“我不端!如果烫伤了,霍少回来了肯定……啊!”
巫月话音未落,手就被吴雨攥住。
她胳膊纤细,转眼间就被捏出红痕。本就娇小的身材,哪里有吴雨这种ˢᵚᶻˡ伺候人的力气大?
吴雨使劲一拉,巫月便踉跄一下。
险些扑到滚烫的鸡汤上去!
“呵,你就是个让七少发泄病情的工具,就是我今天把你弄死了,七少眼皮子也不会眨一下!”
“哦?”
低沉的男声就在此刻出现。
而下一秒,骨头碎裂的劈啪声混合着吴雨的惨叫,一同响起。
巫月只觉得自己被抓住的手腕一轻,随后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面前滚烫的砂锅扑过去。
突然的变故让她脑袋发懵,情急之下只来及闭上眼睛。
口中溢出一声类似小动物似的闷哼声。
可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出现,反而是腰肢被一双炙热的大手攥住。
随后巫月整个人都向后,撞到了一个极为硬挺的怀抱中。
“诶?”
巫月茫然的睁大眼睛。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吴雨手腕被一只大手攥着,表情因为疼痛而扭曲在一起。
额头上片刻之间已经布满了冷汗,脸上煞白一片。
可即便是这样,她看着巫月的眼神依旧是阴狠毒辣的。
巫月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往身后的怀抱里缩了缩。
原本她就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柔软的头发披散在胸前,可却遮不严实。
所以从霍羽琛的角度,还是能清楚的看见里面的白色小蕾丝。
嗯,还是昨晚那件。
他攥着巫月腰肢的手不自觉紧了紧,眼神淡淡移开,落在吴雨身上。
方才微黯的眸子瞬间只剩一片冰冷。
“陈铭。”
陈铭面无表情的站出来:“七少。”
“去跟老夫人说,这下人不中用,退回去。”
“是。”
陈铭虽然声音没有什么波澜,但内心是高兴的。
毕竟他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爱好。
就是贼爱记仇。
于是乎脚步都轻快了几分,三两步到了吴雨的面前,照旧皮笑肉不笑:“吴小姐,跟我回老宅吧?”
“我不回去!”
吴雨叫到破音。
同时,霍羽琛手臂一挥。
直接将吴雨甩了出去。
狠狠的砸上壁橱!
花纹精致的镶金白瓷盘从里面摔落,锋利的碎片四溅,声音刺耳。
巫月本能的伸手捂耳朵,却只摸到了霍羽琛的手背。
刺耳的声音被隔绝。
但那双手心的热量却好像顺着血流融入身体。
带来一种温暖和酸涩。
巫月吸了吸鼻子,小手转了个弯,紧紧攥住了霍羽琛的袖口。
身后的胸膛坚毅而温热,这是……她未来的依靠。
不安的情绪忽然就被抚平。
她勇敢的抬眼,看着半分钟前还在欺负她的人。
吴雨疼的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方才被攥住的手,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般,极其诡异的垂着。
她不知费了多少心思才获得老夫人的信任,来监视霍羽琛 。
如果被送回去,一切就全完了!
她一定会被当做没用的弃子!
被分去干最下等的活,甚至有可能被赶出霍家,自生自灭!
她不能这样!
吴雨猛然看向霍羽琛,眼中对巫月的怨毒在瞬间变成了满满的无辜和哀求。
“七少,您如果把我退回去,老夫人会把我赶出去的!”
“我当然知道。”
霍羽琛手指捏着巫月小巧的耳垂,笑得一派温和:“你不是说要把我家小丫头赶出去吗?现在轮到你了。”
“七少!”
吴雨震惊的瞪大眼睛。
原来霍羽琛全部都听见了?
可他为什么一开始没有过来制止,而是拖到现在?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霍羽琛的声音就再次传来:“哦,你刚刚是不是还说了什么别的?”
【你就是死了,霍少眼皮子也不会眨一下】
想到这一句,一股凉气瞬间从吴雨的脊背处爬了上来。
霍家七少自小阴晴不定,阴鸷暴戾。
从前霍家一老奴因为对他母亲出言不逊,便被七少亲手砍了双腿。
而这些年在国外,更是传言他与黑道勾结,凶残只会有增无减!
“七少,您不能杀我,我是老夫人的人!你没资格……!”
她惊恐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陈铭捏住她的脖子,脸上依旧是那一副似是而非的笑意。
另一只手上早已戴上了隔热手套。
在霍羽琛的示意下,一点点将砂锅里滚烫的鸡汤灌入吴雨的口中。
至于那溅出来烫毁这女人脸的……
不是他的错,只怪这女人没有配合的张大嘴。
*
卧室。
霍羽琛闲适的躺在床上,感受着怀中小丫头紧张的发抖,眼神讳莫如深。
“你在怕我?”
说不清喜怒的声音。
可巫月还是感受到了男人周身散发出的危险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