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释封曜

第1章 不用道歉
西郊墓园。
林释攥着一张老旧发黄的报纸站在母亲杨听雪的墓碑前,闭上眼,仿佛还能看见八年前母亲惨死大火之中的画面。
她攥着报纸的手用力捏了捏紧,片刻,拿出打火机,将手中的报纸缓缓点燃,报纸上头版头条“杨城著名医学博士杨听雪研发、制造假药,非法临床试验致多名儿童死亡,已于昨晚畏罪放火自焚”的字样,被红色的火光一点一点吞噬。
林释清冷而又惊艳的面容被火光映衬分割成了一半火红,一般晦暗,好似暗夜里的鬼魅。
可是那炙热的火光,却浇不熄她眼底的冰冷。
“我一定会找出你的科研报告,查出当年那件事的凶手,替你报仇雪恨,让真相大白。”
报纸彻底燃烧成了灰烬,火光彻底熄灭的同时,林释在心中对着母亲的墓碑暗暗发誓。
她小心地将墓碑擦拭干净,又将墓碑周围都打扫完毕后,纤瘦肃杀的身影才没入黑暗之中。
临近回家路过一条小巷,林释掏出一部超出寻常厚度,在市面上完全见不到的手机,打给好友沈寂。
“意国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基本上差不多了,不过对方可是点名要怪医圣手来的,我替你来还要冒你名号,说吧,打算怎么谢我?”
沈寂是林释这八年来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性格古怪,但医术超群,擅长用不同寻常的怪办法来治疗病人。
这一次就是代替她去给意国黑手党的老大前去治病的。
林释想了想,这件事确实是沈寂帮了她的忙,是该好好谢谢他。
林释回道:“你之前不是想学我的银针三十六法么?等我在杨城的事情办完了,就教你。”
“真的?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啊,不过……你真的打算回杨城你那个亲爸身边了?当年他抛下你和你母亲给有钱人家的千金做上门女婿,现在又想利用你和封家攀上关系,你要调查当年的事帮你母亲报仇,也不用通过这种方式。”
“这种方式最容易进入封家。”
沈寂想了想:“你决定了就好,自己小心点,对方当年既然能将一切抹得干干净净,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万一你顶不住,记得等教完我银针三十六法之后再死……”
“滚!”
林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刚滑动屏幕挂断电话,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也随之涌了上来。
林释心神一凛,动作极为的迅速地绷紧神经,然而还是来不及了。
她的身体猛地被一股大力按在墙上,紧接着一阵冷冽的男性气息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覆盖了上来,掌心死死地抵住了林释的唇。
“别动,配合我一下,我不会伤害你。”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林释漂亮的桃花眼中瞬间闪过一抹寒凉,因为就在男人说话的同时,她的喉管处,正在被一枚刀片抵着。
刀片细小,只藏在对方的指缝之间,但是却很锋利,只要轻轻一划,就能将她的喉管割开。
夜色漆黑,县城的小巷内没有路灯,即便是如此近的距离下,她也看不真切身前这男人的面容,但却能看清他一双宛若枭鹰一般幽邃锐利的眼眸,和他指缝间的刀片一样锋利。
这人身上的气息,绝对不是普通的拦路劫匪或者混混。
不知道对方来意,又被捂着唇,林释只能轻轻点头,但此刻她的眉眼之间,却充斥着浓重的冷和燥。
见林释点了头,带着细碎笑意的声音这才从对方喉咙溢出:“这才乖。”
“去你那边看看!”
“他中了一枪,应该跑不远,快点!”
突然,远处有人声传来,林释瞬间明白了过来。
这人应该是在被追杀,血腥味就来自于他身上的枪伤。
男人似是十分不悦地“啧”了一声,紧接着朝林释低声说道:“得罪了。”
林释挑眉,还不等明白男人这句“得罪了”是什么意思,就见男人已然松开了捂着她唇的手掌,亲吻了上来。
唇齿相接的一刹那,林释差点没直接炸了。
她眼中寒芒四溅,宛若带着实质,要将面前的男人千刀万剐、四分五裂。
可男人指缝间锋利的刀片,依旧抵在她的喉管,让她除了配合,别无他法。
林释心中的怒火瞬间燃起,她用力捏紧手指,冷冷地逼视着面前的男人。
而男人却微眯着眼眸,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很快,有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来到了林释和男人的附近。
“找到了么?”
“没有,就看见一对小情侣在打野战,现在的小姑娘还真是好骗,都这样那样了,就不能领人家小姑娘开个房?”
其中一个黑西装的人调侃着说了一句,林释眉心一蹙,紧接着就感觉到面前亲吻着她的人,唇角似乎是向上挑了挑。
林释凉凉地朝着男人瞪了一眼。
“行了,别多管闲事,赶紧再去找找。”
脚步声远去,很快有车子离开的声音响起。
封曜将唇从林释的唇上抽离开一些距离,枪伤和流血已经让他的喘息微微有些急促。
但他并没有马上将林释松开。
面对这样的情形,他怀中的小姑娘明明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年纪,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恐,尤其是一双桃花眼,像是蒙着寒霜一般,寂静而又凉薄。
不过不管怎么说,刚刚是这小丫头救了自己,自己还非礼了她……
“人已经走了,可以放开我了么?”
封曜正想着,林释的声音已经响起。
声音冷,人更冷。
封曜喉咙里有细碎的笑声溢出,封曜微微喘息着挑了挑眉,拿开了抵在林释喉管上的刀片,后退了一步:“抱歉,刚刚情况紧急……”
“不用道歉。”
林释没什么情绪地打断了封曜的话,随即用极快的速度猛地上前一步,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封曜眼中有惊艳一闪而过,低低地看了一眼林释抓在他肩膀上的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却是没有躲也没有挣扎。
下一秒,一道清脆的“咔嚓”声在两人耳边响起。
林释语调凉凉:“道歉的话,我还怎么卸你这条胳膊?”

第2章 下手挺狠啊
林释面无表情的留下一句话,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懒得再赏给封曜,直接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又冷又飒,狠戾果断。
枪伤让封曜身子斜斜地靠在墙上,望着林释离开的背影,狭长的凤眸不由得微微眯起。
怪不得之前那么镇定,原来是个练家子,而且一招就能卸掉他的胳膊……
想起林释那双宛若沁了寒霜一般的眼睛,封曜不由自主地低笑一声,笑的动作牵引了枪伤和被卸掉的胳膊,疼得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啧,小丫头下手挺狠啊!”
……
林释很快就回到了家。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门外的汽车声就响了起来。
林释打开门,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门口,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车旁,正是林释的亲生父亲林伯寰。
虽然人到中年,但林伯寰依旧长了一张俊朗儒雅的脸。
“你是……林释?”
林释点了点头,满是凉薄的眼中,没有一丝情绪。
“都长这么大了,我们走吧,你唐阿姨和哥哥已经在家里等了。”
“嗯。”
林释应了一声,跟着林伯寰上了车。
车子驶离县城,朝杨城的方向快速驶去。
十八年缺失的亲情让林释和林伯寰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可沟通的。
最后还是林伯寰率先打破沉默:“林释啊,爸爸当年不是故意丢下你不管的,你也知道爸爸是入赘到唐家的,没有什么话语权,但你要相信,这么多年爸爸无时无刻不在惦记你,无时无刻不想把你接回去,其实当年你妈妈出事的时候我就有想过……”
“我知道。”
林释原本不想和林伯寰演什么父女重聚的戏码,但林伯寰提到了她的母亲,林释低垂着的眼眸之中瞬间划过一抹寒凉,便不动声色地打断了林伯寰的话。
他不配提起母亲!
林伯寰看着林释乖巧的模样,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好,爸爸就知道,你最善解人意最乖了……那个,之前跟你提的婚约的事,你没意见吧?
我本来就是入赘,带上你总不能在唐家白吃白喝,而且像你这样的身份,能够嫁进封家,也是天大的福分。”
“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你唐姨和哥哥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他们知道你要来都很高兴,都在家里等着呢,等会到了你就见到了。”
林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轻轻点头,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凉薄和疏离。
接下来两人一路无言的抵达了杨城。
林释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跟着林伯寰进入到了唐家别墅。
“你唐姨和哥哥一定在等你,一会儿见了面要有礼貌,要问好知道……”
林伯寰正嘱咐着,突然就停了下来。
因为唐家硕大的客厅内,此刻竟然空无一人。
林伯寰之前说的什么很好相处,知道她来了都很高兴,早早等在家里的话,在这一刻,不攻自破。
林伯寰尴尬地看着林释笑了笑:“时候不早了,你唐姨和哥哥应该已经睡了,我先带你回你的房间,早点休息,至于你转学的事情,按照你之前的成绩,怕是只能找个普通的高中,不过你放心,你唐姨既然答应了就会尽量帮你安排。”
“学校的事情,我妈活着的时候已经帮我安排好了。”
林释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句,林伯寰闻言瞬间眼睛一瞪,显然是没想到林释会这么说。
“什么?安排好了?去哪里?”
“杨城中学。”
杨城中学是杨城最好的高中,有人说只要进入了杨城中学,那么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大学的校门,所以在杨城中学里面上学的学生,不但身份非富即贵,成绩也是个个优异。
林伯寰口中林释的那个所谓的哥哥,唐婉卿的儿子唐潇,就在天城中学。
所以林释这么一说,林伯寰顿时就板起了脸,伪装了一路的慈父形象,也瞬间崩塌。
“你以为杨城中学是什么地方,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别说你妈已经死了八年了,就算她还活着,就凭她当初那件事……给你安排好的关系,到了现在还能管用?
来之前我不是同你说得好好的么,我一个上门女婿带着你一个拖油瓶本来就不容易,怎么还给我找麻烦!”
林释眼底一片冰冷,凉薄的眼凝视着林伯寰,那双眼明明和初见时一样凉薄,但却好似带着穿透力,让林伯寰到了嘴边的话,竟然生生地就那么咽了回去。
林伯寰:“你……你也别多想,算了,你妈那边既然已经有了安排,那你明天就自己去试试吧,我明天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林伯寰是笃定了林释根本进不去杨城中学,所以也不打算去丢那个人,便让林释自己去碰碰壁,到时候不行,自然是要回来求他。
林释没说什么。
她原本也没想要让林伯寰跟着一起去。
说定了上学的事情,林伯寰带着林释去到了二楼给她准备的房间之后便离开了。
林释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本笔记本电脑。
电脑是纯黑色的外壳,上面没有任何的logo,打开之后界面也只有一片纯黑色,没有任何光标。
林释修长的双手快速在键盘上敲击着,很快,电脑上便弹出了一条消息。
“天堂组织的Queen向你发起了挑战,接吗?”
林释眉心一动,回道:“Queen脑子有病?”
主动找死,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也不能这么说,这两年自从你崛起之后,天堂组织的生意被你抢走不少,肯定心里憋着气。”
林释:“心情不好,不接。”
林释快速的回完一条消息,便关掉了电脑。
同一时间,帝国大厦117层。
江焱一边给封曜处理伤口,一边幸灾乐祸:“哈哈,堂堂曜爷居然能被人伤到?还被卸了一条胳膊?快快快,告诉我,是哪位壮士?”
封曜懒散地窝在沙发上,灯光垂直而下打在他妖冶的脸上,平添了几分魅惑。
他神色平静,就像是伤不在他身上一样,听到江焱幸灾乐祸的话,也只是淡淡的抬了抬眼,但就是这一眼,就让江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第3章 腿挺长~
江焱求生欲很强的立刻转移话题:“不过好好的,你一个人跑到洪川那个穷乡僻壤去做什么?”
封曜这才开了口:“我查到老师八年前就死在洪川县,她还留下了一个女儿,如果科研报告还在的话,应该在她手上。
另外,伤我的和卸我胳膊的人,不是一伙。”
江焱闻言表情严肃了起来:“你遇到了两拨人?”
“不是,只有一波,对方很小心,而且有备而来,你去查一下。”
江焱将取出的子弹扔在托盘上,给封曜的伤口贴上绷带。
“好,我知道了……不对啊,那卸掉你胳膊的是什么人?”
封曜顿了顿:“一个小姑娘。”
江焱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了下来,转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大了一双眼睛看向封曜。
一个小姑娘把他们家曜爷的胳膊卸了?
他家曜爷跟人家耍流氓了?
江焱脸上露出一抹坏笑:“长得好看么?”
封曜回忆了一下,当时小巷里的光线很暗,他没有太看清楚她的样子,但是却记得她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只是那双眼睛,却又冷又凉薄得让人心惊。
封曜玩味地勾笑了笑:“腿挺长。”
江焱眼中露出一抹了然,故意拉长尾音:“哦~”
“你脑子里一天都装些什么黄色废料?”封曜冷冷地瞥了江焱一眼:“最近没事做了?我听说非洲那边的问题好像挺棘手,不然你去待两天?”
江焱脸上一苦,连忙再次转移话题:“我突然想起来,组织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想要你跟King来一场对决,已经向地狱组织那边下战书了,你要不要准备一下?”
封曜没什么反应地站起身,白皙修长的手指如青葱一般,一颗一颗将衬衫的纽扣系上,系到上面的时候留下两颗,精致迷人的锁骨若隐若现,整个人看起来又欲又撩。
“不用准备,King不会接。老爷子大寿,明天中午的时候跟我去杨城中学接一下承飞。”
“接咱大外甥啊,行!”
……
翌日,清晨。
林伯寰作为上门女婿,即便家里有佣人,每天早上都要亲自起来给唐婉卿做早饭,十几年来雷打不动。
唐婉卿洗漱好下楼的时候,早饭已经做好了。
林伯寰讨好地将早饭端到唐婉卿面前,唐婉卿连眼睛都不抬一下。
“人接回来了?”
“接回来了,应该在房间里。”
唐婉卿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一个农村来的野丫头,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今天不是还要带她去新学校吗?”
说话间,唐潇也从二楼走了下来,坐在了餐桌上。
唐婉卿看了唐潇一眼:“潇潇都起来了,她还不起来?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林伯寰主动和唐潇打招呼:“潇潇早,快吃早饭吧。”
唐潇连应都不应一声。
一个窝囊不争气的唐家上门女婿,他没什么好理的。
林伯寰倒是也习惯了,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只是讨好地朝唐婉卿继续说道:“学校的事情昨晚和她聊了一下,她说她妈去世之前给她安排好了杨城中学。”
提到杨城中学几个字,唐潇的眼皮才稍稍抬了抬。
转学进杨城中学?
呵!
杨城中学从来都没有转校生!
唐婉卿嗤笑一声:“就她那个妈,还好意思给她安排?还杨城中学,就她那个成绩,还妄想进杨城中学?真是异想天开。”
林伯寰脸上有些挂不住,心底对于林释的厌恶也深了几分。
昨天接回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个乖巧听话的,没想到这才过去一个晚上,就给他惹了这么多麻烦。
林伯寰完全忘记了是他昨晚亲口答应的林释,朝着唐婉卿讪讪一笑:“我去叫她。”
说完,林伯寰就上了楼。
只是,当他粗暴地推开林释房间门的时候,却发现里面早已经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林释的身影?
不但人没了,连她昨天一起带回来的那个背包,也一起不见了。
……
杨城中学教务处。
高三一班的班主任陶心如正在对着林释毫不掩饰地嘲讽着。
“杨城中学作为整个杨城最好的高中和全国重点高中,就你过去这个成绩,还想转进来?”
一班是杨城中学高三理科重点班,全学年排名前三十的学生都在一班,作为班主任的陶心如对于成绩不好的学生,一向没好感。
四班班主任罗军闻言眉心皱了皱。
“话也不能这么说,总要让林释同学试试,如果她通过了入学考试,当然可以转学进来。”
罗军的四班学生成绩要差一些,但对罗军来说,只要是学生,就不能轻易放弃。
陶心如冷哼一声:“我看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杨主任你说呢?”
杨主任想了想,觉得为了杨城中学的名声考虑,还是要给林释一个机会,反正她也达不到标准。
想着,杨主任掏出四张卷子放在林释面前。
一张语文、一张数学、一张英语、一张理综,加起来满分一共750。
“这四张卷子,四个小时内做完,如果总分能达到730分,我就同意你转学。”
满分750分,要730分才能达到标准,条件可以说是十分苛刻了。
杨主任也是想让林释知难而退。
林释从始至终都微垂着眼眸没有说话,对于陶心如的讽刺,仿佛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就是人看上去凉薄的厉害。
听杨主任这么一说,林释随即轻轻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拿起笔便开始做题。
一旁的陶心如见到林释竟然还真的“装模作样”的开始做试卷,忍不住讥笑起来:“杨主任,你就是太好心了,居然还给她机会,就她以前的成绩,别说是七百三十分了,一百三十分都难。”
也难怪陶心如这么说,毕竟林释带来过去在洪川县的成绩单,简直不能看。
罗军怕打击林释的自信心,忙不迭地替林释说话:“陶老师,话也不能这么说,过去成绩不好不代表以后成绩不能好啊,万一林同学能做到730分怎么办?”

第4章 全科满分!
杨主任也没想到林释竟然会真的开始做试卷,眉心不由得轻轻蹙了蹙,但他话已经说出去了,林释也已经开始做了,他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抬手朝着陶心如和罗军摆了摆手。
杨主任起身:“我们出去说吧,不要打扰林释同学考试。”
见杨主任都这么说了,陶心如和罗军也只好先跟着他一起出办公室。
从始至终,不管三人做什么,林释都在专心致志地做试卷,丝毫没有一点受到打扰的意思。
而另外一边,陶心如刚一走出教务处就忍不住吐槽:“杨主任,你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罗军不服气:“怎么能是浪费时间,我们教育工作者就是应该有教无类,不放弃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热爱学习的孩子。”
陶心如嗤笑一声,讥嘲地看着罗军:“行啊,有教无类,我把话放在这里,那个林释要是能达到730分,我就把那四张卷子吃了!”
说完,陶心如便昂头挺胸,趾高气扬地走了。
办公室内听见这话的林释眸光微微动了动。
罗军气得直哆嗦,杨主任上前拍了拍罗军的肩膀。
“你也别生气,陶老师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个林释的成绩单你也看过了,过去总分加一起才能勉勉强强达到100分。
那套试题是我从市里拿来的模拟题,根本没外传过,难度之大别说是她,就算是唐潇和宇承飞,都不一定能达到730。
估计,也就当年的封曜能达到吧。”
罗军刚刚被陶心如怼的,现在心里正好憋了一口气:“杨主任,我相信林释同学,不管她能不能达到730分,这个学生我都要了。”
“你……哎!”
杨主任知道罗军说的是气话,索性也没有再多劝什么。
两人又聊了一会,很快,四十分钟就过去了,罗军第一节课没有课,便陪着杨主任一起回到了教务处办公室。
两人进去的一瞬间,林释刚好放下笔。
“我做好了。”
林释没什么情绪的说了一句,杨主任闻言随即朝着身边的罗军默默地看了一眼。
罗军有些着急:“林释同学,这才四十分钟,还有很多时间,你四张卷子都答完了?就算是答完了,你也可以检查一下啊!”
林释轻轻摇了摇头:“不需要。”
说完,林释将卷子递给杨主任。
罗军心情低落极了,心底也有些懊悔刚刚在门外赌气时说过的话。
杨主任漫不经心地接过卷子扫了一眼,只一眼,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
他立刻双手拿起卷子,端正坐好,甚至还拿出红笔来,一道一道题地批改起来。
一旁的罗军看见这幅架势,也连忙凑上前,当看见卷面上的情况之后,连带着看向林释的目光都变了。
空气安静极了。
杨主任批完试卷全部放下,脸上已经写满了不可思议。
罗军更是捧着四张卷子爱不释手。
面对两人的目光逼视,林释就仿若置身事外一般,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罗军激动地上前手:“林释同学,你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分吗?”
林释表情淡淡的:“要是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满分。”
“对对对,就是满分,数学满分、语文满分、英语满分、理综满分,林释同学,你就是个天才啊!我叫罗军,是四班的班主任,你愿意不愿到我的班上学习?
虽然我们班没有刚刚那个陶老师的班级成绩好,但我……”
“好。”
不等罗军一句话说完,林释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根据消息,封家的外孙宇承飞就在四班。
而她来杨城,就是为了接近封家。
罗军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杨主任,没什么事我先带林释同学去班里了。”
虽然性子凉薄了一点,但小姑娘人长得漂亮,成绩也好到爆,最主要的是之前陶心如那么嘲讽,她都不急不恼,冷静自持,这么好的学生,这回他可真是捡到宝了。
杨主任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直到林释和罗军消失在办公室,才彻底反应过来,颤颤巍巍地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校长。
“校长,我们学校来了一名天才!”
校长李国远接着电话眉心一皱:“都是当教导主任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
杨主任三言两语没法解释清楚刚刚他受到的震惊。
“不是的,李校长,这个林释真的是个天才,我拿了市里保密的模拟题给她做,结果她居然全科满分。”
李国远批阅着手上的文件,“全科满分……等等,你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林释,双木林,释然的释……”
杨主任还没等说完话,李国远已经“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人呢?”
“已经被罗军领走了。”
得到了林释的消息,李国远直接挂断电话冲了出去。
杨主任拿着电话先是微微一怔,紧接着便不服气地嘟囔道:“还说我呢,你那么大一个重点中学的校长,不也沉不住气嘛!”
……
林释跟着罗军进了教学楼。
罗军兴奋地向林释介绍:“这边就是我们高三楼,一到四班在二楼,前面就是我们的班级了。”
“罗老师。”
林释淡声朝罗军询问:“刚刚那个陶老师在几班?”
听林释问起陶心如,罗军脸色瞬间一僵。
虽然林释刚刚已经答应了他,要去他们班,但陶心如所在的一班毕竟是高三理科重点班,按照林释的成绩,要去一班也是无可厚非。
罗军心里一酸,但还是朝林释笑着回答道:“陶老师在一班,林释同学,你要是想去一班的话也没关系,一班的成绩确实要比我们四班好。”
罗军正说着,两人正好走到一班门口,林释转眸,刚好看见陶心如正站在讲台上对着下面的学生训话。
林释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林释:“陶老师,麻烦出来一下。”
陶心如停了下来朝门口看去,见到是林释和罗军,一双眉毛瞬间拧紧,脸上的嫌弃和轻蔑顿时浮现出来。

第5章 自己没长手?
陶心如朝一班的学生说道:“先上自习!”
说完,便走出了教室。
待到陶心如一走出教室,一班的同学顿时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我靠,你们看见了么,那是哪里来的美女?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那么好看的女生,我怎么不知道?”
“不知道,不过她身上穿的那是什么啊,地摊货吧?加起来有一百块钱吗?”
坐在第一排的唐潇淡淡的抬眸朝着林释看了一眼,眉心轻轻一皱,倒也没说什么,便重新低下头开始看书。
陶心如走到走廊,看着罗军和林释。
“怎么?不是要四个小时么?现在才过去不到一个小时,是不是题太难了,根本不会?我就说你们之前是浪费时间,不过早点认清楚自己的实力也好,人啊,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
罗军虽然不清楚林释突然来找陶心如做什么,但是听见陶心如这么讽刺林释,他作为林释的老师,自然要挺身而出。
何况,林释根本不是陶心如嘴里说的那样。
罗军板起脸,“陶老师,林释已经通过考试了,而且都是满分。”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陶心如表情宛若吞了苍蝇一样,完全不相信罗军说的话:“罗老师,为了一个学生,为人师表,你不至于连这种大话都要说吧?”
罗军不服气地将手中刚刚林释做的试卷向前一递:“这是林释刚刚做的试卷,杨主任亲自批的,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看看。”
陶心如不可置信地将试卷结果,看着试卷上满满的红色对号,和一科科试卷上的满分,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幻莫测。
“这……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乡巴佬居然真的做了全科,满分!
罗军看见陶心如那张脸一会儿变换一个颜色,跟调色盘似的,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陶心如死死的攥着试卷,不甘心而又不情愿地将试卷往罗军面前一甩:“通过就通过了,怎么,你们是来炫耀的?”
林释没理会陶心如的讥讽,而是眸光凉凉地睨了陶心如一眼。
“刚刚在办公室外面,是你说只要我能通过考试,你就把这四张卷子吃了的吧?”
说完,林释从罗军手中直接接过卷子,往陶心如面前一递。
“吃了吧。”
一番话,林释说的声音并不大,语气也没什么特别,仿佛她说的只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可无形之中,却又仿佛带着一股无形的逼仄感和压迫感,尤其是那双漂亮到犯规的眼睛投射出的光,凉的简直摄人心魄。
饶是陶心如,对上林释这样的表情和目光,心下也忍不住微微瑟缩了一下,但她很快又反应过来,阴沉着脸朝一旁的罗军质问道:“好你个罗军,居然跟我玩这套是吧?”
陶心如当然不会觉得这是林释的主意,只认为是罗军来跟她挑衅。
罗军也惊呆了,没想到林释竟然听到了之前在教务处外面他们说的话,听到也就算了,还真的带着他来找陶心如,所以面对陶心如的质问,罗军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林释眉心却烦躁地皱起:“要我帮你?自己没长手?”
陶心如闻言,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抬起手指向林释:“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道十分浑厚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见这个声音,陶心如顿时脸上一喜。
校长来了!
校长李国远今年五十多岁,国字脸,整个人都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李校长,这个林释是今天打算转到我们杨城中学的,我当时看了她之前的成绩,不同意她转学进来,罗军老师却不同意我的意见,所以我们之间有了点小争执。
结果这个林释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通过了考试。
通过了考试也就算了,居然还来公然侮辱我,让我吃试卷,骂我没长手,像这样品行恶劣、不尊重师长的学生,我们杨城中学坚决不能收!”
陶心如得意扬扬、挑衅着看向林释和罗军。
敢得罪她?这就是下场!
“不是的校长,林释同学没有……”
罗军见陶心如恶人先告状,还颠倒黑白,生怕林释受委屈,也连忙向李国远解释,可是没想到他刚开口说了一句,李国远就摆了摆手示意他停止。
“不用说了。”
罗军脸色焦急地看着林释,可林释依旧和之前一样,整个人又淡又凉薄,就好像现在发生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国远:“事情我基本都ˢᵚᶻˡ清楚,陶老师,你向林释同学和罗老师道歉吧。”
空气突然安静了。
陶心如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看向李国远:“李校长,你说什么?你要我向他们道歉?”
李国远最讨厌重复说过的话,随即皱起眉头:“如果陶老师不想道歉也可以,那就信守承诺,把试卷吃了也行。”
陶心如脸上的得意和挑衅全都消失了。
“李……李校长……”
“还是陶老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不想干了是么!”
见李国远一脸严肃,言之凿凿的样子,陶心如知道李国远是说真的,瞬间脸色发白。
她本以为李国远来了会为她做主,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论是让她给林释道歉还是吃试卷,都是让她无法接受的。
可她也绝对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就被开除。
陶心如死死的攥起拳头,暗自咬着牙,终是不情不愿地朝着林释和罗军说道:“对不起,罗老师,林释同学,之前是我不对。”
“林释同学,你觉得这样处理还可以吗?”
李国远问向林释。
陶心如此刻还在暗自恼怒,所以没有注意到,但罗军却是看了个清清楚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罗军总觉得,李校长向林释询问意见时的语气,有点小心翼翼。
林释眉眼清冷的淡淡扫了一眼李国远,却是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像是完全不在意这个校长一般,随即转头看向罗军。
“这样可以么?”既然是要帮罗军出气,自然是要问当事人的意见了。
“啊?啊。”
罗军反应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林释是在询问自己,有点茫然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