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泽西顾清

第一章血多久了

“出血多久了!”

声音清脆有力。

顾清一抬头看着眼前带着蓝色口罩的男人微微皱眉,心里嘀咕道,竟然是个男医生?

她以为妇产科大多是女医生的。

“半个月吧!断断续续的。”

男人在病例本上写了几个字后,轻描淡写的问道:“近半个月有xing生活吗?”

xing生活!!!

顾清一不知道自己的脸有没有红,但是耳根一阵发烫,她愣了两秒说:“没有。”

看着面前的男人,又鬼使神差的补充了一句:“我单身。”

男人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抬头淡淡地看了顾清一一眼,又低头写了几个字说道:“去里面检查一下,然后做个b超。”

说着话,男人就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里面的检查室。

顾清一跟着走了进去,只见男医生一边戴手套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旁边拿个垫子,把裤子脱了躺在上面。”

顾清一眉心一紧,有些错愕的看着男医生说:“你给我检查?”

她顾清一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让男医生做妇科检查,她整个身子都是拒绝的。

男人抬起头来,眸光停顿了一下,思量两秒说:“我的学生马上会进来辅助,我只看仪器图像。”

顾清一看了一眼旁边的电脑,点了点头,反正来都来了,也就今天有时间,不然又要拖很久。

果然如男人说的,随着敲门声进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大夫,冲着顾清一笑了笑:“你先躺好吧!”

顾清一也不矫情,脱了裤子躺上去,女大夫很专业,迅速给她做了检查。

“好了,可以起来了。”

顾清一礼貌的笑了笑:“谢谢!”

“不客气。”

顾清一抬头,看着男人走了出去,她扯了扯嘴角,大家都谈妇科男医生色变,原来也不觉得有多尴尬。

或许,是因为这个人?

她整理好衣服,拿着东西出了检查室时,看见男医生刚洗完手摘了口罩在喝水。

顾清一微微抬眸,正好看到侧脸,怎么形容?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一样,不似人间凡人,她见过长得帅的,但没见过长得这么帅的妇科医生!

似乎感受到注目,男人转过头来看了顾清一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b超一个小时之后就能拿到,不过这个支原体报告要48小时之后才出来。”

话毕,男人又坐到椅子上戴上了口罩。

顾清一微微皱眉,这几天跟进一个合同,她后天估计没时间来医院,犹豫了片刻问道:“医生,能不能加你一个微信?后天结果出来,要是没问题的话我就不过来了,有问题的话麻烦你通知我一下?”

听到顾清一这话,女大夫脸色微微一变,心中只道又一个被许医生颜值迷惑了的病人,但许医生可是医院的高岭之花,不是谁都能要到微信的。

女医生正想开口帮忙拒绝时,只见许泽西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二维码。

顾清一一展笑颜,急忙加上,这时候刚好又有一个病人走了进来,她也就没有逗留,说了句谢谢就走了。

刚出诊室微信就通过了,微信名就是许泽西,她发了个感谢的表情,许泽西没有回她。

收到许泽西信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中午了,这两天临时出差,连夜回来累得倒头就睡。

“顾女士,你的检查报告结果有些问题,需要来趟医院。”

她看着信息微微皱眉,回道:“一会儿就过来。”

发完信息,助理发来了合同样本,“清姐,xx的合同我发你邮箱了。”

她过了一遍合同,没问题之后发到了客户邮箱,随后去医院。

许泽西今天没有带口罩,而是带了一副金丝眼镜。

顾清一进去之后率先打招呼:“许医生。”

“坐。”

许泽西说着伸手拿过一旁的检查报告单。

“这是你的片子和报告单,初步怀疑是子宫肌瘤,这个地方有阴影。”他说着用笔帽在阴影处打了个圈,顾清一看到了那个阴影。

顾清一看着那个阴影愣了几秒,抬眸望向许泽西:“这个病严重吗?”

“不太乐观,还需要再复查一下,确定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

顾清一心里咯噔一下,接着问道:“良性和恶性都有什么影响?。”

许泽西看出了顾清一的担忧,开口说道:“先检查完再说,目前肿瘤不大,不要担心。”

顾清一第一反应就是生孩子,因为子宫是孕育生命的地方,她迟疑的问道:“会影响怀孕吗?”

许泽西抬眸,顿了两秒说道:“位置有些不好,可能会受影响,等结果出来。”

“。。。。。”

从医院出来后,她坐在车子上拿出手机上网查了很久,果然像她担心的那样,很多病例都是说要切除子宫,会造成不孕不育。

不孕不育?

怎么会这样?她还没谈恋爱,没结婚,没孩子!如果真的要做手术,以后岂不是不能要孩子了?

这些年她一心扑在工作上,对婚姻虽然没什么期待,但她一直想要个女儿的,如果结果不好做了手术,没孩子……

她有些不能接受。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是署名陈煜宁助理,便立马按下了通话键。

“顾经理,你好。”

“你好。”

“你发的合同我们陈总看了,但我们现在刚到机场,陈总要去城西的清吧见一个朋友,定那里签合同,你这边方便吗?”

顾清一立马来了精神,跟了这么久总算落定了,她没有立马急着应答,抬起下巴平静而自信的说道:“方便,我们几点见?”

“七点左右。”

“好的,我们一会儿见。”

“好,稍后我把地址发您邮箱,陈总时间有点赶,可能和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顾清一勾了勾唇:“没问题,一会儿见。”

“好,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顾清一看了一下时间,五点,还来得及,调整好情绪驱车离开医院。

六点半,顾清一提前到了清吧等着陈煜宁,幸好她提前来了,陈煜宁和助理没到七点就到了。

合同签得很顺利。

“陈总,合作愉快。”

陈煜宁饶有兴趣的看着顾清一沉稳的笑了笑:“顾经理不仅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在圈子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我相信我们合作一定会很愉快!”

顾清一莞尔一笑,端起桌子上的酒杯说:“陈总过奖了,我敬你一杯。”

陈煜宁嘴角微扬,也举起杯子:“合作愉快。”

一杯见底,助理看了一下手机,提醒道:“陈总,七点一时到了。”

陈煜宁朝外看了一眼,转头对顾清一说道:“顾经理,我先告辞了,期待下次见面。”

话毕,陈煜宁起身。

顾清一也跟着站了起来:“我送陈总。”

送到门口,看着陈煜宁离开,顾清一像泄了气的皮球,脑子里又不禁想起那些话,转身回了原来的座位,又点了一些酒。

一杯接一杯,不知道喝了多少。

入夜后,清吧里人渐渐多了起来,身边一片嘈杂。

“阿泽,阿泽,在这里!”

顾清一脑子里闪过许泽西的名字,顺着招呼声望去,竟然还真是许泽西。

路过她的卡座,许泽西正好也转过头来看到了她。

“许医生,这么巧?”

许泽西看着她眼神微变,嗯了一声,大概顿了几秒他才淡淡说道:“病人是不能喝酒的。”

顾清一有些尴尬,“工作需要,刚送走客户。”

许泽西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朝朋友卡座那边走去。

一个忙到连检查报告都没时间来拿的人,果然病了也是放不下工作的。

许泽西刚坐下,旁边的同伴就开口问道:“阿泽!刚刚那个美女你朋友吗?喊过来一起喝啊!”

第二章年轻弟弟体力真好

许泽西转头看了一眼女人的方向,说道:“她是我病人。”

“哟~真的只是病人?”

其他朋友起哄,许泽西有些脸红:“真的只是病人。”

“我就说嘛!我们禁欲系男神怎么对女人动心了,刚才大家还在说她很漂亮,说要去要号码呢,这下巧了,你认识,介绍介绍?”

许泽西长眸微微眯了眯,薄唇微张:“不熟。”

说着话,许泽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阿泽,你怎么每次都喝水?”

“就是。”

许泽西微微挑眉,慢条斯理的说道:“做手术的手不能端酒杯。”

“你们可知足吧!今天不是我生日,他都不会来?”

“也是!那我们敬我们阿泽一杯。”

“难道不是敬我这个寿星吗?”

“一起嘛!都敬!”

酒过几巡,许泽西余光瞥见一个男人坐在顾清一的身侧,他定了定神,只见那男人越靠越近,很自觉的抬手搭在顾清一的腰上。

但是下一秒就看见顾清一抬手打了那男人一巴掌。

男人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恼怒的吼道:“臭婊子!你干什么?”

顾清一不屑的看着男人:“滚!”

泡妞不成,被打了一巴掌,心里不痛快,看着顾清一冷笑一声:“老子看你一个人坐这里很久了,不就是来钓鱼的吗!装什么清高?”

顾清一眯了眯眼,拿起桌上的酒泼了那男人一脸。

“你他妈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

说着话,男人就逼了过来。

顾清一瞥了眼桌上的酒瓶,抓着酒瓶摇摇晃晃的就站了起来。

可能是起来得太猛,一阵晕眩,幸亏许泽西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顾清一的头贴在男人的胸口,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他枰然有力的心跳,鼻翼间回绕着男人身上那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你怎么过来了?”

许泽西微微蹙额,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本想推开,但是顾清一忽然抱着他的胳膊:“你不是应该和她在一起。”

男人见两人亲昵状,问道:“你们俩认识?”

许泽西淡淡的嗯了一声,拿起顾清一旁边的包,就准备走。

但男人伸手拦住了他们:“她好好的就打了我一巴掌,还泼了我一身酒,就想这么走嘛?我的衣服可是限量版。”

许泽西看了男人一眼,然后抬起头望向右上角的监控,沉声说道:“那就报警,我相信监控会告诉大家,她为什么打你。”

男人错愕的看了看监控,一时哑口无言,悻悻的离开了。

许泽西看着怀里的女人,很安稳的靠在自己的胸口,好像在念着什么,但是因为有音乐声和聊天的声音,听不清。

过了片刻,顾清一抬起头,正好撞上许泽西清冷的目光,暧昧的气息萦绕在空气里,这是她这个母胎solo第一次离男人这么近,陌生的暧昧感让她有些依恋,又有些不知所措。

“能自己走吗?”

顾清一听得不是很清,她仰着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许泽西:“你说什么?”

“能自己走吗?”

顾清一笑着摇摇头头:“我不走,我开车了,我开车回去。”

说着话,顾清一轻轻拍了一下许泽西的肩膀说:“我走了。”

许泽西微微蹙眉,看了一眼手里的包,跟上女人的脚步。

顾清一摇摇晃晃的走出清吧,扶着电线杆开始找车:“我车呢?”

“喝酒不能开车,我给你叫代驾,你住哪儿?”

顾清一闻声转过头去,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影子慢慢重合,她踉跄的扑在男人身边,微微勾唇,踮起了脚尖。

“哎!阿泽!你怎么。。。。。”

站在清吧门口的男人看见眼前的一幕,错愕的瞪大眼睛,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吞了下去,捏住手里的手机半晌才想起来拿手机去拍照。

早晨的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钻了进来,顾清一睁开眼睛习惯的伸了个懒腰,突然有种疼痛席卷而来,而且她感觉身上好像没穿衣服。

脑子里又闪过一堆乱七八糟的画面,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实是自己家,昨天晚上她好像带了个男人回家,她掀开被子看了一下心都凉了。

这时,浴室传来了开门声,她急忙扯过被子盖上,只见许泽西披着浴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她感觉好像被一道闪电劈中。

哐!

仿佛听见了世界崩塌的声音。

“醒了!”

声音淡淡的,没有丝毫意外,一切好像那么驾轻熟路。

顾清一顺着许泽西的八块腹肌下移到人鱼线再到白皙笔直的大长腿,表情凝固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许泽西看着顾清一微微蹙眉,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抽了两张纸快速坐到顾清一的堵着她的鼻子,然后又抬起手捏住顾清一的鼻翼。

顾清一微微皱眉,愣了几秒后推了一下许泽西一把说:“许泽西,你干什么?”

许泽西身子晃了一下,并没有生气:“你流鼻血了!”

流鼻血!

顾清一条件反射的将头抬了起来,可是下一秒又被许泽西扶正,许泽西看着顾清一一本正经的说道:“流鼻血不能仰头。”

最后两个字的语气稍微重了一点,话音未落,许泽西又紧紧捏住顾清一的鼻子。

顾清一疑惑的问道:“那为什么要捏着我的鼻子。”

因为被捏着鼻子,顾清一的嗓音变得尖锐。

许泽西不禁嗤笑一声,但是又立马收敛住笑容认真的说道:“这样可以快速的止血。”

“好了!”

许泽西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顾清一的脸瞬间唰的一下就红了,她压着眉头,装作镇静的看着许泽西,毕竟她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她咽了下口水问道:“我们昨晚——睡了?”

“嗯!”

许泽西这漫不经心的嗯字直击了她的心脏。

顾清一愣了一下,努力回忆了一下昨夜发生的片段,她深呼吸了一下装作镇静的问道:“谁主动的?”

许泽西见她问得这么直接,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是你主动的。”

顾清一一时语塞,因为她零碎的记忆在提醒她,就是她自己主动的,这下死了,完了完了,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只是表面上依旧装作镇定地问道:“嗯,许医生贵庚?”

“25。”

“需要负责么?”顾清一问。

许泽西眯了眯,看着顾清一缓缓说道:“我是第一次。”

第一次!

顾清一抬头有些错愕看向许泽西,缓解尴尬的冷咳了两声。

“那我——”

负责二字还未说出口,话已被许泽西抢了过去:“虽然是你主动,但我也会负责的。”

顾清一愣了一下,说道:“其实我——”

“不用解释,我都明白。”

“你明白啥,就你明白了。”说着话,就抬手想推开许西泽。

“你刚刚流了鼻血,别乱动。”

说着,他也不顾及顾清一,站起了身子,自顾自的拉开浴巾,开始穿自己的衣服。

顾清一感觉微微蹙眉耳根一阵热潮,表情再次凝固住,她不想看的,可是眼睛是自己动手的,那白皙笔直的大长腿,那腰线!还有那里,也没有见过别人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有点羞耻。

许泽西穿好衣服起身,他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说道:“我走了,你记得后天来医院。”

走到门口又回头补充了一句:“好好休息。”

顾清一脸颊绯红,她感觉全身酸痛,像是散架了一般,再看许泽西仿佛除了神清气爽,并无任何疲惫,年轻的弟弟果然是体力好!

第三章我没有随便牵别的女孩子

过了片刻,她好像听见外面传来关门声,微微蹙眉,抬手用力打了一下枕头,接着翻了个白眼,立马光着脚下了床。

打开房门扫了一眼客厅的各个角落,确定人是真走了,而自己的高跟鞋甩的天南地北,昨天穿的外套和包洒落在沙发上不同的边角处。

她的脑子里突然就出现偶像剧里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想到这里,顾清一感觉自己的耳根又一阵的滚烫。

她闭着眼睛叹了一口,这下真是死了,死了,有种想死的心,她这28年来都干了什么。

顾清一微微吁了一口气:“先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洗完澡收拾好之后,突然想起昨晚签的合同去哪儿了,她把家里翻了个遍之后,又打电话问了清吧的人,最后只好很不情愿的拨通了许泽西的微信语音。

许泽西接听之后淡淡的嗯了一声。

“许医生!”

顾清一看着手指甲端着声音说:“我昨晚有一个文件袋了,你看见了吗?”

“你等一下!”

那边顿了片刻后接着说道:“在我车上,我现在去趟学校,然后送给你。”

顾清一眉心一紧:“不用,你在哪个学校我去找你。”

“南大,我在停车场等你。”

“知道了。”

顾清一挂了电话,换了套白色西装,就出了门。

再见到许泽西的时候,他站在停车场门口,低头看着手机,纤长的手机时不时滑动着手机,侧面对着顾清一,穿着黑色针织毛衣,深灰色长裤,一道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果然长得帅的男人都自带光环。

顾清一微微蹙眉,有点帅,她虽然是事业脑女人,但也是颜狗,有一双擅于发现美的眼睛。

她愣了一下,往前走了两步,看见两个女孩跑到许泽西的面前,羞怯的说道:“泽西师兄,可以加下微信吗?”

许泽西抬眸冷冷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微信。”

说着话,许泽西又低头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

女孩错愕的瞪着眼睛看着许泽西,抬手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许泽西的手机说:“师兄——,这个不是——微信吗?”

许泽西低眸点了一下发送,然后将手机收了起来。

没有微信?还下一秒就被当场揭穿。

顾清一嗤笑一声,却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许泽西发的微信:“迷路了吗?这么久还没有到?”

她翻了个白眼,她深深的怀疑许泽西在取笑她吗,再抬头看见许泽西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

顾清一的唇角很礼貌的勾出漂亮的弧线,正准备开口打招呼。

许泽西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拉起她的手就往前走。

顾清一竟然鬼使神差的跟着许泽西走了两步,突然就反应过来了,立马条件反射的想甩开男人的手。

但是许泽西又握紧了一些,低声说道:“配合我一下,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搭讪了。”

顾清一微微皱眉,但是好像就被许泽西说服了,没有再挣扎。

“天啦!那个女生是谁啊!泽西师兄怎么会拉她的手了。”

“不知道啊!不会是泽西师兄女朋友吗?”

“不会吧!没有听说泽西师兄有女朋友啊?是我们学校的嘛?”

“没有见过啊!不过长得好漂亮!”

“……”

后面的惊呼声悉数蹿进顾清一的耳朵,她嗤笑一声,这是帅哥的烦恼吗?不过总是被人搭讪要号码什么的,确实很不好,这点她倒是深有体会。

但是她嘴上偏不那样说:“那你也不应该随便拉女孩子的手?”

许泽西微微眯起眼角,像是在解释:“我没有随便拉女孩子的手,也没有拉过别的女孩子!”

顾清一抬眸扫了许泽西一眼,许泽西这是在解释吗?为什么要说没有拉过别的女孩子。

她转头看了一眼,那几个女生竟然还在,她也感觉就这样拉着很尴尬,就开口问道:“你不是医生吗?在学校干什么?”

“读博。”

顾清一转头看了许泽西一眼,南大是名校,能申请到这里读博,学习成绩肯定不得了,这个许泽西长得帅,竟然还是个学霸,什么好事都被他占了。

许泽西拉着她停在一辆奇瑞qq面前,松开她的手说:“你等一下。”

顾清一看着眼前的白色qq不禁想笑,真的不是见到了,完全想不到有种贵族气质的许泽西医生能开这个车,和他的气质完全不符合,她记得这个车停产好多年了,按照许泽西的年龄算,那这个车可能买的还是二手的。

许泽西打开了车门,从车子副驾驶的抽屉里抽出文件袋递向顾清一。

顾清一接过文件敛唇收住笑容开口道:“谢谢,我走了。”

许泽西眯着眼角淡淡的嗯了一声。

顾清一抬眸看了许泽西一眼,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过头看见许泽西已经走了,她垂了垂长睫,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失落的感觉,微微抿了抿唇朝着前面走了。

回到公司之后,顾清一直接拿着合同去了总经理梁喻的办公室,透过玻璃看见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倚在办公桌边上,穿黑色开衩长裙,尽显腰部的曲线。

她眉心一紧,感觉心底一沉,思量两秒,转身就准备走,可是就感觉撞到了什么。

“对不起,顾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个实习生嘴里不停的道歉,脸上有些怯意。

“怎么了?”

温柔酥软的女声沉入耳底:“清一,你来了。”

估计男人都很喜欢吧,但是顾清一真的喜欢不起来,她转过头去,很敬业的勾起唇角。

对面的女人立马抬手握住顾清一的手轻声说道:“正好,快进来,我刚刚还在梁喻讲呢?我在米兰给你买了礼物。”

说着话,女人就想拉顾清一走进了梁喻的办公室。

梁喻放下手机微微抬眉,冲着顾清一沉稳的笑了笑:“清一,你找我吗?”

顾清一微微点头,扬了一下手里的文件夹说:“和陈煜宁的合同签好了。”

“是吗?”

梁喻眼前一亮,从椅子上起了身,走到顾清一的身边:“那我们晚上庆祝一下,能拿下辰时集团这个合同,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个新高度。”

“辰时集团?我也听我爸爸说过,那这个案子肯定能学到很多,清一你可真厉害,以后要靠你多多指教了。”

说着话,女人还歪头温柔的笑了笑。

顾清一微微蹙眉,有些疑惑:“嗯?”

“呃,对了!清一,忘了跟你说。”

梁喻低眸笑了笑:“从明天开始,之晴来公司上班,她说想去你的部门先试试,刚好遇到这个案子,你就先带带她。”

顾清一垂了垂长睫,一秒后又抬起下巴平静的说道:“好,不过我要请两天假处理一些私事。”

梁喻微微蹙眉,顾清一来他的公司五年了,还是第一次因为私事请假,很不符合常态,他有些担心的问道:“没有什么事吧?”

顾清一神情停顿了两秒,勾唇笑了笑:“没有,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

宋之晴转身拿起旁边的一个黑色袋子递给顾清一说:“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顾清一礼貌的笑笑:“谢谢!走了。”

说着话,顾清一就立马转身,立马敛住笑容,快速走出了梁喻的办公室。

第四章我看见亲你的女病人了

“什么?你和一个小弟弟睡了?”

顾清一瞪了林佳音一眼:“你是属喇叭的吗?这么大声。”

辛亏是这清吧里还有音乐声,时间还早,不然估计全世界都知道了。

林佳音惊讶之余,又忍不住嗤笑一声:“我们工作狂魔终于开荤了,我白天应该看看,今天不会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怎么突然想通了?还睡了个弟弟?还一夜情?真是不得了。”

顾清一睨了林佳音一眼,语气里有些无奈:“不是说了喝多了。”

林佳音有些不相信的撇了撇嘴:“什么情况,你那海量还喝多了?怎么可能?跟那个小弟弟喝的?”

顾清一想起自己子宫肌瘤的事情,眸光闪过一丝担忧,但是她觉得告诉林佳音,顶多就是多一个担心罢了,或许检查没有事。

她顿了两秒,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跟客户。”

说着话,顾清一就端起杯子准备喝,但是酒送到嘴边,她又想起昨天晚上许泽西说的那句话,突然觉得索然无味,将杯子放下了,拿起旁边的清水喝了一口。

“那那个小弟弟怎么样?干什么的?多高,长得帅不帅?活怎么样?”

活怎么样?

顾清一刚喝下的水差点就都喷了出来,她抬眼瞪了林佳音一眼:“怎么就不害臊?”

林佳音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都是成年人,你以前不懂那滋味,现在难道还不懂?你看你今天气色都不一样了?变得特别红润有光泽,果然女人还是需要男人滋润。”

顾清一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感觉脸有些烫,但是她实在不想再和林佳音讨论这个问题,便开口说:“我们走吧!吃饭去。”

林佳音撇撇嘴:“我这才刚坐下,酒都没有喝呢?这里也有简餐吧,我这几天跟我们家一个女艺人去了乡下,都快馋死了,哎!可惜你不是什么明星,不然你这个可是爆炸性新闻。”

顾清一没好气的看了林佳音一眼:“你少喝点酒,酒品那么差。”

林佳音嗤笑一声,看着顾清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可是酒也是个好东西,不喝多没意思,我都不快乐。”

说着话,林佳音就端起酒杯撞了顾清一的酒杯,看着顾清一阴阳怪气的笑着说道:“来,庆祝一下,你终于解决了人生的第一次。”

顾清一睨了林佳音一眼,看着杯中酒,平时,她可是会毫不犹豫的就把这杯酒干掉,她抬手将脸颊的头发别在耳后,然后站了起来说:“我去趟洗手间。”

“恩啦!”

顾清一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其实今天不是林佳音一个人说她今天气色好,她看了看,实在看不出自己的脸色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可是又好像有点不一样。

不应该因为自己生病,气色会变得很差吗?昨天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在车上看见自己的脸色惨白惨白了。

今天好像是没有昨天那么惨白了,难道真的因为昨晚和许泽西——

此时她的脑子里立马出现许泽西早上换衣服的身材,那腿,那腰,那——

顾清一微微蹙眉,感觉脸到耳朵都发烫了,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她立马捧了一手捧凉水洗了一下脸,整理了一下头发,走了出去。

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从眼前飘过,顾清一抬起头来,看见男卫生间的门砰的一下关上了。

她微微挑眉,然后转头朝着卡座走了过去。

刚坐下,林佳音就像看到了宝藏一样,眼睛里发亮:“一一,我刚刚看见了一个特别特别帅的帅哥,哇!特别像最近特别流行的那个流量鲜肉,但是感觉那个流量鲜肉更帅。”

林佳音是个过气经纪人,曾经很出名,后来又因为感情原因导致工作失误,这两年一直想能把一个艺人捧红,自己也跟着翻红。

顾清一嗤笑一声,配合的问道,事实上内心毫无波澜:“在哪儿?”

林佳音抬头瞄了瞄前面的座位说:“咦!刚刚还在那里呢?怎么不见了?不过他的同伴也不错,那个颜值也可以了,不过在那个帅哥面前就有点那么黯然失色了。”

顾清一顺着林佳音的目光看过去,看见那个卡座坐着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人,那个卡座是昨天许泽西坐的,她脑子里又出现那些零碎的片段,再看眼前的酒,还真的误事了。

她拿起自己的包说:“我们去逛街,我要买点东西。”

林佳音转了转圆溜溜的大眼睛说:“好啊!我也想买衣服,每天都觉得没衣服穿。”

——

边上卡座的男子微微皱眉,有些错愕的张了张嘴:“那不是!”

“东西也送到了,我走了。”

话音刚落,许泽西看了江哲远一眼就准备转身走。

“等等等!我跟你讲,我刚刚看到了一个美女。”

许泽西微微眯起眼角:“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我走了。”

说着话,许泽西就抬脚走了。

“不是,我跟你讲,你等一下。”

江哲远急的立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三步赶上许泽西,然后搭着许泽西的肩膀压着声音说:“是你那个女病人,我看见昨晚亲你的那个女病人了。”

许泽西微微蹙眉,转过头来看着江哲远:“在哪儿?”

江哲远指了指刚刚顾清一坐的位置说:“刚刚走了。”

许泽西抬眸,然后推开男人的说:“我也走了。”

江哲远嗤笑一声:“我说你不会是要去追人家吧?”

说着话,江哲远又跟了上去,搭上许泽西的肩膀嬉皮笑脸的说道:“昨晚你们两是一起走的,是不是,嘿嘿!我们禁欲系男神昨晚不会是破戒了吧!”

“滚!”

许泽西嫌弃的看了江哲远一眼,然后用肩膀脱开江哲远的手,接着就朝着门口走去。

——

顾清一发动了车子,推了一下方向盘,林佳音突然在旁边叫道:“哎!一一,快,你看就是那个帅哥,巨帅!”

说着话,林佳音还激动的指了指手:“你说他有没有兴趣出道啊!这么优质的条件,肯定会红吧!”

顾清一顺着林佳音手指方向,看见许泽西站在门口,她心下一惊,一时有些失神,感觉有个人影走了过去,她立马踩了刹车。

“啊!啊!好疼啊!”

顾清一微微蹙眉,然后看了旁边的林佳音。

林佳音也转过头来看着顾清一,眸光里飘过一丝担忧,声音有些颤抖:“不会是撞到人了吧!”

顾清一微微蹙眉,脑子里回忆了一下刚刚的画面,抿了抿唇说:“应该没有。”

她记得自己有及时停下车的,没有撞到才对。

“哎!你们撞人都不知道下来嘛!”

旁边有个人拍着顾清一的车子窗户玻璃骂道:“你赶紧下来。”

“我下车看看。”

顾清一说着话,把手机递给林佳音说:“你看看车载录像。”

“哎!一一,你小心点。”

林佳音说着话,立马打开了顾清一手机上的车载录像app。

顾清一下车看见一个大概20多岁的黄发小伙子躺在她的车前,抱着大腿哀嚎着,声音很有力。

黄发小伙子看见顾清一先是愣了一下,后面又立马装作虚弱的叫道:“你怎么开车的啊?不看路的嘛?”

又抱着自己的大腿说:“哎呀!好疼啊!我的腿是不是被撞骨折了啊!感觉好疼啊!”

“看,好像是撞人了哎!”

“是啊!是撞到了,都站不起来了,好像挺严重的,那个小伙子都站不起来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顾清一微微抬眉看了一眼周围人,然后低头看着小伙子说:“抱歉,你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啊?我都疼死了,肯定骨折了?”

第五章我不用手机

“还能怎么样啊?我都疼死了,肯定骨折了?”

“你骗鬼啊!”

这时候,林佳音从车上下来了,举着手机对着那个黄毛小伙子说:“我们的车根本就没有碰到你好不好,我们车离你还有十几厘米至少,是你自己突然倒在那里的。”

黄毛小伙子看着林佳音手上的视频,微微蹙眉,顿了两秒,支支吾吾的说道:“就是,就是你车突然吓到我了,所以我才摔倒了,我这身上可疼了。”

“哎!”

林佳音皱眉,瞪着地上的人重喝道:“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啊?碰都没有碰到你,你碰瓷呢?”

“碰什么瓷啊?你们别诬陷人,我和我朋友走的好好的,你们突然冲出来,撞到我朋友,还说我们碰瓷!开这么好的车。”

男人嗤笑一声,转头瞥了顾清一的车子讥笑道:“有钱就了不起,有钱就不想负责任啊!”

“就是,开这么好的车。”

旁边立马有人附和道:“哎,现在开豪车的人都很横,都想横着走。”

顾清一看了看旁边说话的人,一直就是那两个人搭腔,看来是团伙碰瓷的了,她转身走到了林佳音旁边拿起自己的手机说:“那就报警处理吧!”

“哼!你们还报警呢?你们喝了不少酒吧,我都闻到酒味了,酒驾撞人后果很严重的。”

顾清一抬头看着说话的人顺着那人的话说:“酒驾撞人确实挺严重,那我该怎么办?”

那个男人立马像变了一个人,眯着眸子,嘴角浮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凑近顾清一小声说道:“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你说你这么漂亮,开这么好的车,去坐牢都不合适,这样,你陪我兄弟点医药费和营养费,我们私了。”

“多少!”

男人装作很为难的说:“他是他们家顶梁柱,一家子都靠他养,估计要躺很久,一家人等着吃喝,也不多,给他个20万表表心意吧!”

顾清一嗤笑一声:“口气不小啊!张口就是20万。”

男人也跟着笑了笑:“你开这么好的车能差20万嘛!总比坐牢好吧!”

顾清一配合的点点头:“是这么个道理,我看电视里那些碰瓷的开口更高。”

“那是!”

男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失语,立马又补充道:“我们又不是那些坏心思的人。”

顾清一抬头盯着男人说:“我不甘心,你说我要是真遇见碰瓷的人我甘愿倒霉,人家也是工作,我还是报警吧,说不定我喝的酒没有达到酒驾呢!”

说着话,顾清一立马拿起手机佯装报警。

“等等!”

男人立马抬手阻止,然后又凑近顾清一低声说:“说实话,我们都在这里蹲点好几天了,昨天就盯上你了,可惜你昨天没开车。”

顾清一嗤笑一声,接着往后推了几步,冲着男人狡黠的笑了笑:“就你这智商还来碰瓷,别闹了。”

男人有些错愕的看着顾清一哆嗦的说道:“你什么意思?”

顾清一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说:“录音了。”

说着话,顾清一转头看着林佳音说:“报警了嘛!”

“当然!”

林佳音说着话,转头冲着地上的黄毛小子撇嘴笑了笑:“别演了,地上怪凉的。”

男人依旧不死心:“哼!你喝了酒,我兄弟确实也被你吓着了才摔倒的,我看巡捕来了,你可能好过。”

顾清一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的说道:“抱歉,我今天滴酒未沾。”

男人眉心一紧,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明明有酒气。”

“只是撒了点在身上,等会巡捕来了就知道,你们这个碰瓷加敲诈,不知道要不要严重。”

男人愣了片刻,盯准顾清一手机说:“你把录音删了,我们就走。”

顾清一微微勾唇:“想的美。”

男人皱起眉头,立马大步向前想抢顾清一的手机,可是下一秒就被人踹了一脚,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顾清一抬眼看着许泽西,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她就是算准了许泽西不会坐视不管,才放着胆子去套碰瓷人的话。

这时候,江哲远带着清吧的保安赶了过来。

“赶紧的,抓起来。”

男人见情况不对,连那个黄毛小伙子都顾及不了,爬起来拔腿就跑。

黄毛小伙子立马也爬了起来,跟着跑了,就连刚刚搭腔的人也散了。

“不用追了!”

顾清一喊住保安。

江哲远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顾清一:“这不有证据说他们是碰瓷的吗?干嘛不追。”

顾清一微微抬眉:“这点证据告不了他们。”

江哲远微微蹙眉:“那他们以后不是还会害人。”

林佳音抿唇笑了笑,满脸自信的说道:“放心,我自有办法。”

话毕,林佳音立马转头,注意力落在许泽西的身上,她立马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走到许泽西面前,微微笑着:“哈喽,帅哥,我是上纯影视的经纪人,有没有兴趣出道啊?”

“没有。”

许泽西语气一如既往的清冷。

“那这样,你考虑考虑,这是我名片,我们可是大公司,绝对不是什么皮包公司。”

说着话,林佳音就将自己的名片递向许泽西。

可是许泽西根本就没有接的意思,依旧拒绝道:“不用了。”

林佳音依旧不死心,清咳两声后,收回自己的名片,舔了舔唇说:“那要不留个电话或者微信啊!刚刚还要谢谢你。”

许泽西眼角微微眯起:“抱歉,我不用手机。”

又是这招!

顾清一忍不住嗤笑一声,抬眸刚好撞上许泽西的眸光,她感觉脸上一阵发烫,立马敛了笑容,转头看着林佳音说:“走吧!”

林佳音一脸备受打击的看着顾清一撇撇嘴:“好吧!”

顾清一转头不深不浅的看了一眼许泽西,接着转身朝着车子走去。

她上车之后给许泽西的微信发了个谢谢!

“你看,还说没有手机,那不是在玩手机。”

“那不就是很明显在拒绝你。”

顾清一抬头看见许泽西刚好也抬头看向自己的方向。

林佳音有些不服气的撅了撅嘴:“我知道啊!可是这也太狠了吧!一点机会都没有给。”

顾清一抿唇笑了笑,犹豫了片刻,还是不想先把他认识许泽西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可能一晚上都不安生,拿报告之前,她想清净点。

江哲远挂了电话,转头看见顾清一他们上了车微微蹙眉:

“咦?我怎么打个电话,人都走了,还说喊他们一起吃饭。”

许泽西转头看了江哲远一眼说:“我也走了。”

江哲远拉住许泽西:“你走干什么?你不都是一个人,回家除了跟你家狗玩一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明天上班。”

说着话,许泽西转身就走。

——

翌日,顾清一还是画了个精致的妆容,来到医院,就算是真的有事,死也要死的美美的。

她拿着单子到之前许泽西说的地方拿报告,刚走到导询台,就看见许泽西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白色大卦穿的整整齐齐的,连每一粒扣子都扣的很齐整,今天又带着金丝边框架眼镜。

转眼间,许泽西就走到了眼前,顾清一抬头冲着许泽西礼貌的笑了笑。

许泽西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接着又开口道:“不用担心。”

“嗯!”

顾清一挤出一丝笑容,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泽西这么一说好像心里确实舒服了点。

她将单子和就诊卡递给窗口的护士。